作者 主题: 【玄囿之垢】【第六章:古老摇篮】【七】灵肉合一  (阅读 100 次)

副标题: “好久不见呀,我亲爱的……野兽先生。”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519
  • 苹果币: 2
2019.3.16

20:37:17 <莫尔度> 上回说到
20:37:17 你们测试了湖之盾的效果,明白了这件神器能够制造出几可乱真的梦境
20:38:48 <莫尔度> 在激战过后的一场酣畅的睡眠之后,你们接连从睡梦中醒来
20:39:00 <莫尔度> 奈恩第一个发现,亨佩尔已经站在营地外面等待你们了
20:39:03 <莫尔度> 可以开始行动了
20:39:45 <切希尔·柳哨> “亨佩尔还是一样着急呐! 没关系,这次终于要真的出发了”
20:40:26 <依兰> “啊啊,果然惹他着急了……”有些不好意思地快步跑出营地
20:40:51 <亨佩尔> “你们已经耽误了太多的时间,能忍到现在我对自己都感到很惊讶。”鸟喙面具下传来听不出喜怒的声音
20:42:27 <亨佩尔> “我给你们十分钟做好最后的准备。”
20:43:49 <切希尔·柳哨> “好的好的,放心,我也已经迫不及待了。毕竟要把阿特拉斯救出来呢!”
20:44:00 <奈恩> “嗯嗯,这边已经准备好了!”
20:44:11 <瑞恩·夏尔> “对于法师而言,充足的睡眠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当然,现在我们随时都能出发。”
20:45:00 <奈恩> 四处看看猛然发现托马斯不在
20:45:23 <奈恩> “啊等等,托马斯不在,不会还在睡吧——”
20:45:33 <奈恩> 跑回帐篷叫托马斯
20:46:16 <莫尔度> 帐篷里躺还剩下的三个人睡姿迥异
20:47:02 <莫尔度> 月神祭司安静地躺在床上,她从昨天夜里就陷入了深度的睡眠之中
20:47:28 <莫尔度> 露奎蒂亚把被子紧紧地抱在怀里,在床上蜷成一团
20:47:45 <莫尔度> 而托马斯……他滚落到了地上
20:47:58 <莫尔度> 被子蒙在他的头上
20:48:57 <奈恩> “……托马斯,快快快起床了,十分钟内赶不到营地外集合亨佩尔先生要爆炸啦!”顿了顿,过去把被子从他头上扯下来
20:49:50 <莫尔度> 奈恩把被子扯下来,却发现托马斯正在睡梦中流着眼泪
20:50:02 <莫尔度> 他的脸上能看到两道明显的泪痕
20:50:37 <奈恩> “欸?”
20:51:09 <切希尔·柳哨> “这是,感觉做了令人伤心的梦啊”
20:51:25 <切希尔·柳哨> “托马斯,醒醒啦”
20:51:26 <奈恩> 摇晃托马斯
20:51:35 <莫尔度> 托马斯慢慢醒了过来
20:51:45 <托马斯> “……诶?啊,是梦吗……”
20:52:02 <莫尔度> 他揉了揉眼睛
20:52:13 <托马斯> “不好意思……睡过头了……”
20:53:25 <瑞恩·夏尔> “太阳晒屁股了,赶快收拾一下准备出发吧。”注意到了托马斯脸上的泪痕,但是并没有在此时提起
20:54:00 <切希尔·柳哨> “嗯,亨佩尔都要急死了”捂嘴笑
20:54:31 <莫尔度> 十分钟后,托马斯匆忙地收拾好行囊,跑出了帐篷,急不可耐的亨佩尔已经走出营地老远,朝着湖边走去了
20:55:10 <依兰> 没有去叫人 一直跟着亨佩尔
20:55:15 <奈恩> “呜啊,真的只等十分钟啊……”
20:55:43 <切希尔·柳哨> “我觉得能等十分钟已经谢天谢地了……”
20:56:16 <奈恩> “总之快点追上去吧”
20:56:21 <奈恩> 加快脚步
20:56:31 <切希尔·柳哨> 跟上去
20:56:58 <瑞恩·夏尔> “嗯。”向前追赶
20:57:10 <莫尔度> 你们追赶着亨佩尔来到了湖边
20:57:39 <莫尔度> 越接近月畔湖,气温就越低,茂密的针叶林中弥漫着淡淡的白色雾气
20:58:20 <莫尔度> 这和你们初来莫尔格瑞常常见到的灰色雾气不同,并不带给人恐惧感,反而让人感到安心
20:58:55 <莫尔度> 亨佩尔在难以落脚的森林中如履平地,你们只能勉强跟上他的步伐
20:59:14 <切希尔·柳哨> “诶,自从来了魔域,我都好久没见到这种雾了”
21:00:31 <依兰> “这么说切希尔以前见过这种雾?”
21:01:16 <奈恩> “原来还有这样的雾啊,没有讨厌的感觉,真好~”
21:02:07 <切希尔·柳哨> “就是干净的雾嘛,不像魔域这种脏兮兮的”
21:02:26 <奈恩> “我还是第一次见呢!”
21:02:39 <奈恩> 习惯性拿出小玻璃瓶装一瓶白雾
21:03:36 <莫尔度> 森林逐渐抵达尽头,视野在前方展开,绕过前方的土坡,你们终于来到了月畔湖边
21:03:47 <莫尔度> 除了切希尔以外的人,都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21:09:57 <莫尔度> 湖水静静地横在你们眼前,水面上浮起一轮皓月,凉风抚皱了月轮,月光不停地流动。洁白的雏菊缀满了湖边,清香微笑着欢迎你们,山丘上只露出几点星星来,这一切都仿佛宁静地睡着了,只有湖水载着月光向视线尽头流去。
21:11:16 <莫尔度> 你们的脚踏上了柔软的土地,盛开雏菊的黑色土壤就像是天鹅绒一般温柔
21:13:04 <依兰> “这里环境倒是不错……可惜这种情况,也没闲工夫欣赏……”
21:13:20 <切希尔·柳哨> “已经算是很有功夫啦”
21:13:50 <切希尔·柳哨> “上次来的时候要一边躲着那条龙,一边寻找卡曼达”
21:13:57 <瑞恩·夏尔> “这里不仅仅是雾气,整体环境和魔域都是天差地别。”第一次来到这片神奇的土地,被这里的环境吸引住了
21:13:57 <奈恩> “……”看着眼前的景色歪歪头,摸了摸胸口没说话
21:14:04 <切希尔·柳哨> “还有绮莉突然攻击过来!”
21:14:22 <切希尔·柳哨> “现在只是需要赶路而已,真悠闲啊”
21:14:29 <依兰> “……切希尔你一个人,真是辛苦了……”
21:15:28 <亨佩尔> “当梦境与现实融合到了极致的时候,产生的结果就是这片湖水了。”亨佩尔说
21:15:58 <莫尔度> 他毫不怜惜地走向水边,踩倒了好几朵雏菊
21:17:05 <瑞恩·夏尔> “绮莉攻击过来?原来切希尔你之前在这里和她交过手啊”看着湖边风景笑了笑
21:17:23 <奈恩> “但是感觉是个美梦啊,为什么说要毁掉它?”
21:17:46 <切希尔·柳哨> “很快就被卡曼达压制住了,所以也还好,但当时的情况下那可真是添乱啊”
21:17:50 <奈恩> 也跟着往水边走,听到切希尔的话小心避开花
21:17:56 <奈恩> 试图看看从湖面上往下看能看见什么
21:18:12 <莫尔度> 湖水就像镜子一样,倒映出奈恩的脸
21:19:15 <亨佩尔> “无论是美梦还是噩梦,都不应该侵蚀现实。”亨佩尔答道
21:19:29 <瑞恩·夏尔> “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联想到绮莉现在的状态,情绪回落了许多,也无心流连湖边风景了
21:20:30 <莫尔度> “最后再提醒你们一次,这片巨大的梦境有着有着超现实的特性,进入梦境就意味着让灵魂和肉体合二为一。”他说,“换句话说,在里面死去就再也不能复活。”
21:20:44 <亨佩尔> “现在从这里折返还来得及。”
21:21:12 <依兰>  “都到这里了就不用强调啦”
21:21:20 <依兰> “会怕就不来了”
21:21:34 <切希尔·柳哨> “哎呀,我们让你等了这么久,现在说要回去你不会气死吗?”
21:22:47 <亨佩尔> “哼,我对胆小鬼一向很宽容。”
21:22:59 <奈恩> “已经和同伴约好要接他们了,怎么可能会在这里掉头回去啦”
21:23:47 <瑞恩·夏尔> “既然已经来到这里了,我们会如何选择已然不需言喻。”
21:25:11 <亨佩尔> “那就好。”说完,亨佩尔直接朝前走去
21:25:49 <莫尔度> 他并未沉入水中,而是踏上了水面。两道涟漪从他的脚下荡开
21:26:54 <亨佩尔> “跟上来。”
21:27:09 <切希尔·柳哨> “不会沉下去啊!好有趣”
21:27:13 <切希尔·柳哨> 跟着跑上去
21:27:31 <依兰> 有些惊讶地张了张嘴 躲着花跟着踩了上去
21:27:38 <瑞恩·夏尔> “嗯。”没有思考太多,迈步跟上去
21:29:11 <奈恩> “欸,可以踩在上面吗”
21:29:13 <奈恩> 带点警戒地跟上,准备一有下沉趋势就起飞
21:29:33 <莫尔度> 你们沉默着走向湖心,距离越来越远,四周的白色雾气也越来越浓
21:30:09 <莫尔度> 最终,白雾彻底包裹了天与地,你们不再分得清方向,亨佩尔却仍然笔直朝前走去
21:30:28 <莫尔度> 不知过了多久,他停下了脚步
21:31:33 <莫尔度> 他从怀里掏出了一盏提灯——那正是被他称之为灵魂信使的东西
21:32:50 <亨佩尔> “你们必须通过我的信使来进入梦境之中,都过来把手放上去。”
21:33:24 <依兰> 照他说的伸出手
21:33:29 <切希尔·柳哨> 把手举起来摸
21:33:49 <瑞恩·夏尔> 把手放上去
21:33:55 <奈恩> “哦~”照做
21:35:15 <莫尔度> 你们把手放到提灯上,微微的暖意灼烤着你们的手心,这使得你们心头一松——没有注意到四周的变化
21:35:39 <莫尔度> ————整个世界在一瞬间倒转过来
21:36:23 <莫尔度> 你们不知何时,已经身处冰冷的湖水中,头朝下向下沉没
21:36:50 <莫尔度> 银白的月轮仍在你们的头顶,你们却不断接近月亮
21:39:23 <莫尔度> 湖水涌进你们的口鼻,你们却仍然能够呼吸,短暂的不知所措后已经适应过来
21:39:40 <莫尔度> 亨佩尔和你们一同下落,沉向月亮所在的湖底
21:39:51 <奈恩> 试图调整姿势让自己正过来
21:40:31 <莫尔度> 奈恩调整了自己的姿态,她不再下落
21:40:54 <切希尔·柳哨> “啊,奈恩停下了……”
21:40:59 <奈恩> “呜哇,正过来不行的吗!”
21:40:59 <切希尔·柳哨> 伸手拉她
21:41:13 <依兰> “看来必须倒着才能下去……”
21:41:43 <瑞恩·夏尔> “保持着原来的状态就可以一直前往湖底吧”
21:42:04 <莫尔度> 你们缓缓落向湖底,月光落在你们的身上
21:42:47 <依兰> 顺其自然地头朝下 双臂象征性地拨动湖水
21:43:13 <依兰> “还蛮舒服的其实,凉凉的……”
21:43:26 <切希尔·柳哨> “嗯……”
21:44:26 <莫尔度> 不断有巨大的黑色阴影遮住月光,让月光断断续续。这些黑色的阴影位于远方,就像是山峦一般巨大,上面缠绕着不停蠕动的某种东西
21:44:45 <莫尔度> 你们抵达了湖底
21:45:41 <奈恩> 双脚落地,顺手接住切希尔帮她正过来
21:45:56 <莫尔度> 说来奇怪,你们像是在水中,却又像是在空气中,湖底有着肉眼可见的青色水面,而月光就倒映在上面
21:46:34 <莫尔度> 湖中之湖,没有比这番景象更能说明此乃梦境的了
21:47:30 <切希尔·柳哨> “哎,谢谢”
21:47:48 <切希尔·柳哨> “差点因为发呆头着地了……”
21:48:09 <依兰> “到了啊……”有些不舍地正过来
21:48:20 <切希尔·柳哨> “这可真是超自然的场景……看着感觉都不太舒服了”
21:48:36 <奈恩> “不客气,我能双脚着地也是多亏切希尔嘛”摆摆手
21:48:39 <瑞恩·夏尔> “明明是梦境,感觉又带有着些许真实。这种感觉以前从来没见过”
21:48:45 <莫尔度> 你们的脚踏进了湖中的水里,这片水潭很浅,只淹到脚踝
21:49:06 <莫尔度> 水底是洁净的细沙
21:49:33 <莫尔度> 你们的落地把月轮搅成了一滩白色的光影
21:49:55 <依兰> 舀一捧沙子在手里揉一下
21:50:42 <莫尔度> 依兰舀了一些沙子,任凭它在手中流泻
21:50:58 <亨佩尔> “已经习惯了吗?”高处传来亨佩尔的声音
21:51:23 <奈恩> 循声抬头望过去
21:51:49 <依兰> “差不多?也不清楚怎么算习惯”
21:52:26 <瑞恩·夏尔> “适应的差不多了。”
21:52:28 <切希尔·柳哨> “嗯?你什么时候跑到上面去的”
21:53:24 <莫尔度> 在你们落地地点的旁边,一幢青色尖顶的建筑物斜着插在水中,亨佩尔就站在上面
21:53:58 <莫尔度> “能够在这里战斗就算是习惯了。”他随手挥出一剑,把尖顶上的雕塑砍得粉碎
21:54:49 <切希尔·柳哨> 试着拔出曲剑砍这个建筑
21:55:30 <依兰> “……就算是梦境,随意破坏文物也不好吧……”
21:55:30 <依兰> 抽出剑尝试性地挥舞了一下
21:55:34 <瑞恩·夏尔> 听到亨佩尔这么说,也跟着尝试调整状态,看看这种情况下施法有没有受到影响。施法一个魔法技俩
21:56:10 <托马斯> “亨佩尔先生是这么暴力的人吗?”托马斯小声问道
21:56:18 <奈恩> “战斗啊,那可要好好适应”跟着拔出星耀,挽了个剑花
21:56:40 <依兰> “是吧”认真地回答道
21:56:45 <莫尔度> 你们接连测试了一下,除了在水中行动受阻以外,状况都良好
21:57:16 <切希尔·柳哨> “感觉和普通的水下战斗没什么区别。这样就行了吧?”
21:57:31 <奈恩> “既然依兰这么说,那大概是吧?”
21:57:42 <切希尔·柳哨> “我们之后也都要在这种水下一样的地方战斗吗?”
21:59:32 <亨佩尔> “梦中的场景随时都可能发生剧变,你们必须适应这种变化。”
22:01:18 <瑞恩·夏尔> “嗯。”回想起记忆中和亨佩尔在梦境中的交手,做好了心理准备。
22:01:26 <切希尔·柳哨> “会变成从天上掉下去的情况吗?我们能自动安全落地吗?”
22:02:03 <依兰> “那种时候就用羽落术吧——”
22:02:14 <亨佩尔> “当然不可能,你们的法术难道是摆设吗?”
22:02:57 <瑞恩·夏尔> “我不会让大家存在坠落风险的,这个尽管放心。”胸有成竹
22:03:26 <切希尔·柳哨> “就是说环境的影响确实存在啊。那我们现在为什么可以呼吸?”
22:04:28 <亨佩尔> “梦境没有逻辑,你只需要去接受它。”
22:04:28 <亨佩尔> 说着,亨佩尔举起提灯,灯光指向了建筑物尖顶的方向,“该出发了。”
22:04:52 <切希尔·柳哨> “那不就不知道什么时候用法术才不浪费了嘛——”
22:05:04 <切希尔·柳哨> “往哪边走?”
22:05:49 <奈恩> “看来只能随机应变了,嘛,只要不会沉底就好”
22:06:08 <奈恩> 挥挥翅膀飞起来
22:06:26 <奈恩> “朝灯光的方向?”
22:06:55 <亨佩尔> “往灯光指引的方向,灵魂信使会寻找梦境中最强大的梦魇,奥尔曼吉就在那里。”
22:08:02 <切希尔·柳哨> “最强大的……梦魇?”
22:08:11 <切希尔·柳哨> “那找到了之后呢?”
22:09:02 <瑞恩·夏尔> “那么现在灯光的指向是……建筑物顶啊,这么说来我们要去那里是吧。”往上面看了看
22:09:08 <亨佩尔> “找到之后,我会指引你们前往你们要找的人的所在地,接下来就是我和他的私事了。”
22:09:08 <亨佩尔> 你们看不到亨佩尔说话的表情
22:10:49 <切希尔·柳哨>  凑到依兰旁边耳语
22:10:49 <切希尔·柳哨> “新晋猎人,梦魇你们都是要打死的吗?”
22:11:12 <依兰> “……虽然我相信亨佩尔先生一个人就能处理好……不过反正我们正好在场,加上我们搭把手也没关系吧?”
22:11:31 <依兰> “理论上是……”小声回应切希尔
22:12:42 <切希尔·柳哨> “没法变回来什么的吗……怎么人也会变成梦魇的……”
22:13:01 <亨佩尔> “随你们便,别妨碍我就谢天谢地了。”
22:09:08 <莫尔度> 亨佩尔丢下一句话,从房屋的顶上一跃而下,朝着灯光指引的方向疾奔而去
22:14:02 <依兰> “太细的我也不清楚……至少我是不知道变回来的办法,亨佩尔先生也没提过有什么办法……”
22:14:14 <依兰> 一边回答一边跟上去
22:14:27 <奈恩> “总之先跟上去看看情况吧,反正到时候我们想插手他也拦不住”
22:14:30 <切希尔·柳哨> “啊,辛迪,跟上去!”游到她头上
22:14:34 <奈恩> 飞着跟上去
22:14:58 <瑞恩·夏尔> “也得有插手的机会才行……”跟在亨佩尔后面
22:15:17 <切希尔·柳哨> “瑞恩不认识他说的这个奥尔曼吉吗?听起来原来是个人啊”
22:22:24 <瑞恩·夏尔> “唔,听起来很熟悉……奥尔曼吉……奥尔曼吉……”默念了好几遍,“奥尔曼吉?骑士团的副团长奥尔曼吉!”
22:22:24 <瑞恩·夏尔> 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奥尔曼吉是我曾经隶属月神骑士团的副团长,没想到他居然成为梦魇出现在这里……”
22:23:29 <切希尔·柳哨> “你连这个都忘得这么透彻啊!”
22:24:06 <奈恩> “欸,那这根本不是两个人的问题了吧!”
22:24:12 <切希尔·柳哨> “那你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在做什么?”
22:24:57 <瑞恩·夏尔> “别的不说,副团长的梦魇对月神骑士团的变故很可能知情。”有点懊悔的敲着脑袋,“甚至,他有可能是因为那次变故而变成梦魇的”
22:25:35 <切希尔·柳哨> “哪次变故啊,你们月神骑士团都有话不说吗!”
22:27:03 <瑞恩·夏尔> “变故的内容我也想知道!”也着急起来,“这应该是我失去记忆的关键拼图。都怪我最近一门心思都在卡达斯身上,差点把奥尔曼吉的事情给忘了”
22:27:17 <依兰> “……现在的奥尔曼吉,瑞恩你觉得怎么处理比较好……”
22:27:44 <依兰> “他跟你应该是熟人吧”
22:28:07 <奈恩> “要像对卡达斯那样抓起来吗?
22:28:25 <切希尔·柳哨> “亨佩尔可能会生气的”
22:28:36 <切希尔·柳哨> “我觉得你最好去跟他聊聊,他好像没把你算进去”
22:28:44 <切希尔·柳哨> “说是两个人之间的私事”
22:29:48 <莫尔度> 你们一边聊天一边前进
22:29:55 <瑞恩·夏尔> “他曾经是我的直属上级,在月神骑士团期间对我很好……”情绪波动已经使得无法做出决策,“该怎么做?……不知道,我不知道。但不论如何,得先跟上亨佩尔,见到奥尔曼吉副团长再说!”
22:31:08 <莫尔度> 湖中的废墟变得越来越多,这些青色的石质建筑物颓废破败,倾斜在水中
22:31:58 <莫尔度> 庞大的黑红色触手缠绕在建筑物上,仍在不断蠕动,将建筑物之间分解得支离破碎
22:32:50 <莫尔度> 这些房屋造型各异,但似乎无穷无尽,是一座城市都被这些黑红色的触手毁灭了吗?
22:33:05 <莫尔度> 遮蔽月光的黑影,也是这座青色的城市的一部分吗?
22:33:25 <莫尔度> 亨佩尔在建筑物的顶端纵身飞跃,速度快得难以想象
22:34:55 <奈恩> “这是……我在魔塚的记忆里见到的好像就是这座城市!”
22:35:20 <切希尔·柳哨> “嗯……你好像说过,那是什么事件来着?”
22:36:45 <奈恩> “在魔塚的记忆里,它们在这座城市里和一个长得很像卢娜的少女在战斗”
22:39:32 <切希尔·柳哨> “瑞恩呢?认识这里吗?”
22:40:08 <切希尔·柳哨> “虽然已经被破坏了,但还能看出房子的造型挺独特的”
22:40:15 <奈恩> “嗯……按月神祭祀的说法,说不定那个少女就是月神,受伤沉睡也是因为和魔塚战斗?”
22:41:03 <奈恩> “不过这些触手不知道是帮哪边的”
22:41:34 <瑞恩·夏尔> 眺望魔塚方向,试图辨识这里的建筑是否有印象
22:41:44 <莫尔度> 瑞恩对这座城市毫无印象
22:42:06 <依兰> “感觉不会是帮月神的……毕竟跟月亮完全没关系?”
22:42:14 <亨佩尔> 这时,忽然传来亨佩尔的警告声:“小心!”
22:42:34 <瑞恩·夏尔> “魔塚和这种类型的建筑我就没有印象了……”摇着头,说话过程中听到了亨佩尔的喊话
22:42:38 <奈恩> “唔!?”
22:42:41 <莫尔度> 一个黑影从天而降,朝你们落了过来
22:42:59 <依兰> 试图拉着身边的人躲开
22:43:27 <莫尔度> 多亏亨佩尔提醒,你们及时躲开了这个庞然大物的砸击
22:43:49 <莫尔度> 激起的水花飞溅,打湿了你们全身
22:43:52 <切希尔·柳哨> “这什么啊……魔塚吗?”
22:45:11 <瑞恩·夏尔> “这个黑影……来者不善”往黑影的方向看去,尝试辨认这个不速之客
22:45:24 <莫尔度> 这是一个由金色金属构成的巨怪,它正十二面体的头颅被切开,早已死去多时了,六只纤细的金属足部也有多处断裂,似乎经过了惨烈的战斗
22:46:58 <奈恩> “是魔塚没错……”
22:46:25 <莫尔度> 亨佩尔落到你们身边,警惕地看着面前的魔塚尸骸……在尸骸上站立着一个人影
22:47:21 <切希尔·柳哨> “上面还有个人……”
22:47:23 <奈恩> 握好武器看向人影
22:47:32 <依兰> “说魔塚魔塚到……”
22:48:02 <奈恩> “还想说这些家伙为什么一个个头被切开还能动呢,结果是被操纵的吗”
22:48:35 <依兰> “与其说被操纵,不如说是被扔下来了?”
22:48:25 <莫尔度> 那是一名身着色彩鲜艳的衣裙的少女,她左手捏着一柄弯刀,右手则握着一把长杖,长杖顶端有蓝色火焰激烈燃烧
22:49:44 <莫尔度> 她向着亨佩尔和你们甜甜一笑:“好久不见呀,我亲爱的……野兽先生。”
22:50:17 <莫尔度> 亨佩尔手中的提灯光芒闪烁,放射出你们从未见过的强烈光耀
22:50:34 <依兰> “……野兽先生?”
22:50:47 <亨佩尔> “是高等梦魇,要战斗了!”亨佩尔的面具下传来略带焦躁的声音
22:51:38 <切希尔·柳哨> 摆出战斗态势
22:51:38 <切希尔·柳哨> “这是谁啊你是不是要先解释一下!”
22:52:27 <依兰> 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抽出了武器绷紧了身体
22:52:28 <奈恩> 沉默着摆出战场之狼的架势
22:52:57 <奈恩> “和高等梦魇战斗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22:53:12 <瑞恩·夏尔> 警戒地看着少女,因为紧张咽了口唾沫。
22:53:12 <瑞恩·夏尔> “这个武器……她应该就是我们上回从遗迹出来的时候见到的少女吧……依兰应该很熟悉才对……你们还记得吗?”
22:57:16 <依兰> “……上次战斗的时候,这家伙吸取过我的精神力,还轻松打碎了我的魔法防护……”对奈恩说道
22:58:24 <切希尔·柳哨> “还有上次战斗?!”
22:58:57 <依兰> “有的……当时真的是九死一生……”回忆起上次战斗还有些后怕
22:58:50 <切希尔·柳哨> “等一下……这么说来好像……这裙子有点眼熟”
22:59:34 <奈恩> “啊……是遗迹见到的那个家伙”
22:54:08 <亨佩尔> “她是谁不重要,也没有什么可以注意的,直接杀掉就行。”亨佩尔拔出了双剑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