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记录】CODA:世界老去  (阅读 888 次)

副标题:

离线 肉冻云雀舌

  • 版主
  • *
  • 帖子数: 680
  • 苹果币: 0
  • 愿他人的原力与你同在。
【记录】CODA:世界老去
« 于: 2019-12-29, 周日 22:27:14 »
PC介绍:
独行总督,饰演缇尔,(前)掠夺者。
云忆,饰演布洛斯都其亚,天使米迦勒的使徒。
团队赞助者
美迪特瑞尼尤罗帕
"我是他们描绘梦想和怨恨的画布,他们希望和疑虑的容器。一面镜子,仅此而已。"
”就在最初的(日子里),在一切戒律存在之前,
空中回响着我们那骇俗的疯癫。
让我们彼此接受吧,
让我们展露隐藏着的那真实之面,
那早已被吞噬的,在每一个遗忘之年。”

Dark and red glows the winter sky
Two souls divided by the threads of time

离线 肉冻云雀舌

  • 版主
  • *
  • 帖子数: 680
  • 苹果币: 0
  • 愿他人的原力与你同在。
Re: 【记录】CODA:世界老去
« 回帖 #1 于: 2019-12-29, 周日 22:27:38 »
<奥德修斯 2019/12/29> ——世界老去——
<奥德修斯 2019/12/29> 序幕:阿卡迪亚
<奥德修斯 2019/12/29> 或许所有的孩子都曾听过一个故事,一个关于世外桃源,乌有之邦,所有人在其中过着幸福与自由的生活的故事。
<奥德修斯 2019/12/29> 尽管你们的童年早已离开你们而去,投入到记忆深处那不知名的角落,但当你们沿着帝国驿道前进时,那个指着“阿卡迪亚”的路牌仍然将记忆深处的天堂唤醒了一些。
<奥德修斯 2019/12/29> 废土总是会给人虚假的希望,不是么?
<奥德修斯 2019/12/29> 抱着一只金色蜥蜴的卓尔,与一位凶恶如幼狮的少女,此刻正并肩走在一条虽无人修缮,但久经风雨的道路上。路旁插着一个歪歪扭扭的木头牌子。
<奥德修斯 2019/12/29> [▲阿卡迪亚▲]
<奥德修斯 2019/12/29> 路上的风有些大,或许沙尘暴要来了?
<缇尔 2019/12/29> 随便瞟了一眼木牌,裹紧了头上的兜帽与面纱:“要找个避风的地方。”
<布洛斯都其亚 2019/12/29> “……嗯,大概会要躲好一会儿,说不定还得顺便过夜了。”
<缇尔 2019/12/29> “走。”迎着风眯眼远眺,尝试在破败的荒野中寻找一处容身之所
<布洛斯都其亚 2019/12/29> 布洛斯都其亚看了看周围,思考着跟上了缇尔说:“……你对于寻找休息的地方有什么头绪吗?”
<缇尔 2019/12/29> “废弃房屋、马车、土坡,或者刨个洞,都可以。”
<奥德修斯 2019/12/29> 在道路两旁的荒野,倒塌的土屋和木屋中,缇尔看到了一处还算完整的砖屋,门紧闭着,屋顶的一部分倒塌了但似乎还有一部分是不漏风的。
<缇尔 2019/12/29> “走吧”率先向砖屋走去,顺便拔出了短剑
<布洛斯都其亚 2019/12/29> “……嗯。”
<奥德修斯 2019/12/29> 随着你们接近砖屋,首先是缇尔,随后是布洛斯都其亚,听到了里面传来了...奇怪的,响声。
<奥德修斯 2019/12/29> “咔嚓,咔嚓...咯吱...”
<布洛斯都其亚 2019/12/29> “……好像,里面已经先有什么东西了?”有点犹豫的把怀里宗主的分身往怀里护了护,提诺做好了战斗准备
<缇尔 2019/12/29> 回头比了个噤声的手势,轻手轻脚地往砖屋墙角靠,挪到不知是否完好的窗边往里瞅一眼
<奥德修斯 2019/12/29> 透过被用布条封住的窗户的一角,缇尔看到了里面有数只绿色的,身材瘦削的,有着外骨骼甲壳和巨大镰形前肢的昆虫,正围绕着似乎是类人生物的尸体啃食着。
<缇尔 2019/12/29> 危险的生物。
<缇尔 2019/12/29> 这么评价着,往四周看了看还有没有其他勉强容身之所,毕竟没有打算让自己代替屋里的尸体成为食物
<布洛斯都其亚 2019/12/29> “……里面是什么?”手中悄悄的捏好了巫术箭的手势,提诺轻手轻脚的靠近退开来的缇尔悄声问
<缇尔 2019/12/29> 指了指窗让她自己看
<奥德修斯 2019/12/29> 很遗憾没有,那些倒塌的土屋和木房都已经残破地不成样子了。
<奥德修斯 2019/12/29> 不过缇尔看到了一个洋娃娃掉在窗口附近的地上,穿着红色的小裙子...红色显得有些不自然,似乎是之后染上去的。
<缇尔 2019/12/29> 凑过去闻闻,是血么?
<布洛斯都其亚 2019/12/29> “……”提诺从窗口的空隙看了看,皱起了眉,想了想后,向缇尔说:“……试试看干掉它们吧,哪怕是为了我们自己。”
<缇尔 2019/12/29> “不确定的对手,意义不大。”蹲在地上看着洋娃娃
<奥德修斯 2019/12/29> 不是血,是果子的味道。应该是浆果做的染料吧,挺廉价的。
<缇尔 2019/12/29> 眨了眨眼舔了一下:“里面可能有吃的,那可以试一试。”
<奥德修斯 2019/12/29> 缇尔舔到...上面沾着的土粒。不过果子还挺甜的...这儿附近哪儿来的果子!?
<缇尔 2019/12/29> “很有趣”捡起了布娃娃
<布洛斯都其亚 2019/12/29> “……有趣?”
<奥德修斯 2019/12/29> 小小的,可以正好装进你的口袋里。布娃娃的头顶还有一个用于挂着的圆环。
<缇尔 2019/12/29> 递给他:“浆果汁。”
<布洛斯都其亚 2019/12/29> “……浆果?可是这个地方……是被带来的吗?”
<缇尔 2019/12/29> “不清楚。”
<布洛斯都其亚 2019/12/29> “……那么,现在要离开,还是试试看战斗?”卓尔少年看了看那破旧的屋子问:“……离开的话,不一定还能在短时间里找到其他落脚的地方了。”
<缇尔 2019/12/29> “上吧”抽出第二把短剑摸到门边
<奥德修斯 2019/12/29> 你们二人一齐推开了门,门内,四只绿色昆虫似乎早就发觉了你们的存在,前肢展开了巨大的镰刀——
<奥德修斯 2019/12/29> 两只绿虫首当其冲,他们绿色的镰爪分别向你们二人袭来,进攻协调有序。
<奥德修斯 2019/12/29> 其中一只似乎被布洛斯都其亚怀中的金色蜥蜴吓到了些,镰爪往回缩了缩,另一只手则在缇尔的护膝上留下一道划痕。
<奥德修斯 2019/12/29> ——缇尔的回合——
<奥德修斯 2019/12/29> 你的双刃划破了虫子的绿色外骨骼,里面露出了柔软的躯体,是弱点!
<奥德修斯 2019/12/29> 另外两只昆虫则也围了上来,但并没有对你们发出进攻,似乎是战略性的围绕。
<奥德修斯 2019/12/29> ——布洛斯都其亚的回合——
<布洛斯都其亚 2019/12/29> “你小心点,我先离开一下。”说完这句话,布洛斯都其亚出现在隔着桌椅的房间另一边,向缇尔刚刚攻击的虫一指就是一发魔能爆射出
<奥德修斯 2019/12/29> 金黄色的光束击中了绿色昆虫的外骨骼,但被弹飞偏斜,最终击中了屋顶。
<奥德修斯 2019/12/29> ——虫虫们的场合——
<奥德修斯 2019/12/29> 虫子们对在一阵光芒中瞬间消失的布洛斯都其亚似乎感到非常迷惑,但还是没忘记先继续对缇尔发起进攻。
<奥德修斯 2019/12/29> 昆虫们的这次进攻抓破了缇尔腰间的脆弱皮衣,皮肤上留下了一道红色的划痕。
<奥德修斯 2019/12/29> ——缇尔的回合——
<缇尔 2019/12/29> “麻烦啊”忍住疼痛,表情没什么变化,对刚才暴露弱点的虫子下死手
<奥德修斯 2019/12/29> 愤怒的缇尔一剑将昆虫钉在地上,另一剑插入它脆弱的身体,昆虫嘶鸣了一声,就不再动弹。
<缇尔 2019/12/29> “三个。”
<奥德修斯 2019/12/29> 另外两只昆虫见状,则将其镰爪护在身前。
<奥德修斯 2019/12/29> ——布洛斯都其亚的场合——
<奥德修斯 2019/12/29> ——缇尔的回合——
<缇尔 2019/12/29> 转身砍向自己右侧的巨虫,同时不准备让汁液溅在身上,洗起来还挺麻烦的。
<奥德修斯 2019/12/29> 缇尔挥出短剑,一次被格下,另一次则穿透了他的防御,划破了它的脖颈,里面渗出了透明的体液。
<奥德修斯 2019/12/29> 此时,她左边的绿虫则向她挥出了镰爪。
<奥德修斯 2019/12/29> 镰爪擦破了她的小腿,渗出了些血。
<奥德修斯 2019/12/29> ——布洛斯都其亚的回合——
<布洛斯都其亚 2019/12/29> “缇尔,别硬碰硬,如果撑不住就退出去吧。”布洛斯都其亚一边说一边手一指受伤的虫,向其射出了一道魔能爆
<奥德修斯 2019/12/29> 一道光精准地击中了受伤的绿虫露出的脆弱身体,穿透了它,它瘫倒在地上,四肢不停地颤抖,想要爬起来却做不到。
<奥德修斯 2019/12/29> ——缇尔的回合——
<缇尔 2019/12/29> “不碍事。”说着冲向最后一个虫子,双剑齐出准备了结这场战斗
<奥德修斯 2019/12/29> 缇尔一剑破开了剩下的最后一只绿虫因为刚刚的进攻而疏忽的防御,另一剑刺入它的头部。它在她的剑上挣扎了一会儿,想把剑从自己的脑袋里拔出来,但最终失去了声息。
<布洛斯都其亚 2019/12/29> “……真的没事吗?算了,反正现在战斗也结束了,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缇尔 2019/12/29> “没事。”平淡地说,关好门走到尸体旁边拿短剑切下他们的衣服包扎伤口
<布洛斯都其亚 2019/12/29> “……暂时也只能希望是这样吧。”叹了口气,卓尔少年走到尸体旁边查看两具尸体
<奥德修斯 2019/12/29> 两具一男一女的尸体,应该都还算年轻,面部和身体都已经被啃食的无法分辨。
<缇尔 2019/12/29> 毫不顾忌地翻他们的尸体与随身物品
<奥德修斯 2019/12/29> 你不仅翻找了他们的尸体,还搜了搜整个房间。收获不错,你找到了一个装着浆果的玻璃罐子差不多可以吃几天,两袋水,还有两枚朴实无华的银戒指。
<布洛斯都其亚 2019/12/29> “……趁着现在风沙还没开始,我先把尸体都拖出去,顺便把这两个人埋了吧……缇尔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吧。”
<缇尔 2019/12/29> “不错。”把玻璃罐子和水摆在地上,然后收起银戒指:“不用那么麻烦,丢出去就好了,荒野里有的是野兽收拾。”
<布洛斯都其亚 2019/12/29> “……自然循环吗?也行……”叹了口气,看着女孩一身伤,卓尔少年也不想跟她吵,叹了口气把宗主的分身放在肩上,卷起袖子开始动手收拾尸体
<缇尔 2019/12/29> 喝了口水,帮着一块把尸体拉出去,顺便把比较完整的外衣布料切下几块收起来当绷带储备
<奥德修斯 2019/12/29> 那些绿虫把尸体“减重”了不少,你们快就把尸体放在了外面。
<奥德修斯 2019/12/29> 在远方,沙尘暴...不,一股绿色的,夹杂着闪电的风暴正在从东方的地平线逼近。
<缇尔 2019/12/29> “……”默默地回去,把屋里还残留的家具拖动着加固门窗,自己还不想被活埋或者吹跑
<奥德修斯 2019/12/29> 你们冲回了屋里,开始进行加固的工作....
<奥德修斯 2019/12/29> ——SAVE——
« 上次编辑: 2020-01-03, 周五 09:13:10 由 肉冻云雀舌 »
团队赞助者
美迪特瑞尼尤罗帕
"我是他们描绘梦想和怨恨的画布,他们希望和疑虑的容器。一面镜子,仅此而已。"
”就在最初的(日子里),在一切戒律存在之前,
空中回响着我们那骇俗的疯癫。
让我们彼此接受吧,
让我们展露隐藏着的那真实之面,
那早已被吞噬的,在每一个遗忘之年。”

Dark and red glows the winter sky
Two souls divided by the threads of time

离线 肉冻云雀舌

  • 版主
  • *
  • 帖子数: 680
  • 苹果币: 0
  • 愿他人的原力与你同在。
Re: 【记录】CODA:世界老去
« 回帖 #2 于: 2020-01-03, 周五 09:07:58 »
<奥德修斯 2020/1/2> ——世界老去——
<奥德修斯 2020/1/2> 序幕:阿卡迪亚(2)
<奥德修斯 2020/1/2> 你们冲回了屋内,即使在门里,即将来临的风暴在平原上肆虐,挂起石块,碾碎废墟,卷飞生物的声音仍然依稀可闻。
<缇尔 2020/1/2> 靠着一面结实的墙坐下来,一言不发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总是还算是躲过了一劫吧。”提诺从肩膀上把伪龙抱下来重新抱在怀里,也找了个地方坐下,闭目休息
<奥德修斯 2020/1/2> 你们靠着墙歇息着,虽然刚刚经历过袭击的身体得到了放松,但摇晃的墙壁令你们的精神时刻无法得到放松...
<缇尔 2020/1/2> “或许。”
<奥德修斯 2020/1/2> 「一小时后」
<奥德修斯 2020/1/2> 风暴似乎向更西部进发了。幸亏你们的房屋还没有倒塌。
<缇尔 2020/1/2> 站起身来,紧了紧绷带,重新背上背包:“走。”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嗯。”点了点头,提诺起身,跟上了缇尔的脚步
<缇尔 2020/1/2> 推门出去,继续沿着路走
<奥德修斯 2020/1/2> 你们推门而——
<奥德修斯 2020/1/2> “嘎吱嘎吱...砰。”
<奥德修斯 2020/1/2> 门挣脱了门框的束缚,直直地倒在了地上。在今后的数十年里,如果它没有被人捡走的话,它将在大地上慢慢消解,如同所有事物一样回归虚无。
<奥德修斯 2020/1/2> 在门外,是一片狼藉,在地上摔成肉饼的长翅膀奇怪大蜥蜴,本就是房屋残骸的废墟残片四处扎在地上。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真是一片狼藉……”叹了口气,提诺踩着门板走出门外:“还得寻找今晚的落脚点,所以如果要离开,我们还是尽快比较好。”
<缇尔 2020/1/2> “嗯”掏出短剑切下几块蜥蜴肉:“走。”
<奥德修斯 2020/1/2> 这臭蜥蜴皮还挺厚,你差点把剑弄断!
<缇尔 2020/1/2> “……”把皮一块捡走,说不定还值几个钱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别带太多东西,会浪费多余的体力的。”提诺忍不住出声劝说
<缇尔 2020/1/2> “有用。”把皮背在背后:“到聚落有可能换一顿饭”
<奥德修斯 2020/1/2> ...
<奥德修斯 2020/1/2> 时间已近夕阳,在地面上投出半长不长的影子。
<奥德修斯 2020/1/2> 在半路上,你们经过了一位年轻女旅者的尸体,她似乎是被风暴吹倒,头朝地不幸而死。
<奥德修斯 2020/1/2> 身上穿着还算是完整的衣服,死前手里捂着一个袋子。
<缇尔 2020/1/2> 不假思索地过去把衣服扒下来,然后查看袋子里的东西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抱歉,失礼了。”提诺低声说到,弯腰把女子的尸体拖到路边用石块之类的掩埋
<缇尔 2020/1/2> “这才浪费体力”瞥一眼同伴,继续翻找
<奥德修斯 2020/1/2> 在布洛斯都其亚的劝导下,缇尔给这位女性留下了最后的一些尊严,仅仅是获得了一套完整的外套和外裤。至于在她的袋子里,尽是些碎掉的玻璃和奇异的味道。
<奥德修斯 2020/1/2> 和一个小盒子。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就当是拿了她的东西的交换吧。”
<缇尔 2020/1/2> “随便你。”打开盒子往里看看
<奥德修斯 2020/1/2> 你打开了巴掌大小的盒子,里面是一颗紫色的水晶,盒子的内壁用金丝缝纫出几个词,写着这么一句话。
<奥德修斯 2020/1/2> “Imperium sine fine.”
<缇尔 2020/1/2> “什么意思”看不懂,于是抬起头来看向同伴:“你还挺斯文的,认识这个?”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什么东西?”
<缇尔 2020/1/2> 把盒子里的水晶拿出来,然后递过去盒子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在石堆上压上一块大的石头代替墓碑,提诺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接过盒子查看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皱了皱眉,提诺用了一个通晓语言来读懂盒子里的文字
<奥德修斯 2020/1/2> 盒子里的文字倒是挺简单的。
<奥德修斯 2020/1/2> “永恒的帝国”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永恒的帝国……这跟那块水晶有什么关系?”提诺念出文字,想了想抬起头向缇尔伸出手:“可以让我看看那个吗?说不定不是普通的水晶。”
<缇尔 2020/1/2> “唔……”犹豫了一下,不过既然自己之前输了,也无所谓,摊摊手把水晶递过去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谢谢。”提诺接过水晶,仔细的观察了一下
<奥德修斯 2020/1/2> 成色极好,几乎毫无杂质。虽然看不出来有什么魔法,但是刚刚被你埋葬的那位女士似乎身份也不太普通。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永恒帝国……”提诺想了想:“……难道是说,曾经的黎菻?”
<缇尔 2020/1/2> “那是什么?”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是很久之前的一个国家,曾经非常强大繁盛,而且高傲,如果说有哪个国家敢自称永恒,那么大概就是它了。”
<缇尔 2020/1/2> “听上去更有理由让这宝石多值点钱了”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或许吧,不过那个国家已经复灭了很久了,在50年前世界变成这样之前就……所以如果有东西被留下来,那么恐怕应该不会是普通的纪念品吧。”
<缇尔 2020/1/2> “紫宸或许有识货的买家,到时候敲他一杠。”
<缇尔 2020/1/2> 理直气壮地说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吾主……你觉得这个可能是什么魔法物品之类的吗?”提诺托起水晶举到怀里的宗主分身面前问
<奥德修斯 2020/1/2> “布洛斯都其亚,这颗水晶和魔法没有关系。“他怀里的伪龙轻轻伸出翼爪触碰了它,随后就以天界语回答道:“旧世界的遗产在新的世界也并非没有意义。而有时,早该死去之物却要比生者与现世更令人神往。”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或许吧。”想了想,提诺点了点头,把水晶还给缇尔:“既然不是什么危险和重要的东西,那就随便你处置吧。”
<缇尔 2020/1/2> “好”收进腰包里,满意地拍一拍:“走吧”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嗯。”
<缇尔 2020/1/2> 继续出发~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把盒子也一起还给缇尔,提诺用斗篷缠在手臂上替怀里的伪龙遮挡住风沙,跟着缇尔重新上路
<奥德修斯 2020/1/2> 由于路上风暴的耽搁,你们入了夜,也没看到所谓的阿卡迪亚在哪儿,只能沿着路一直走。
<奥德修斯 2020/1/2> 垂死的太阳咽了最后一口气,名为月亮的僭主如今统治了这片天空。而也是在这时,道路的前方,两道白光若隐若现。
<缇尔 2020/1/2> 拔出剑:“小心。”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嗯,你也是。”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先等待一下看看情况,还是先靠过去一点看看?”提起了警戒,提诺眯起眼睛看着白光问
<缇尔 2020/1/2> “绕着走”
<奥德修斯 2020/1/2> 光芒逐渐逼近,带着沉重的脚步声...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那……好吧,那就绕开。”
<缇尔 2020/1/2> “看来绕不开了……”撇了下嘴角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那就,做好准备吧。”
<奥德修斯 2020/1/2> 你们严阵以待,准备迎敌...
<奥德修斯 2020/1/2> 轰隆隆——
<奥德修斯 2020/1/2> 两个全身铁板,人形直立,迈着沉重整齐步伐的奇怪东西向你们走来,肩膀上伸出来一个冒着光的东西,似乎就是之前的光源。
<缇尔 2020/1/2> 微弓下身子,随时准备扑出去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这、这是?”皱了皱眉,提诺在脑中寻找着符合的东西:“机关?”
<奥德修斯 2020/1/2> 两个奇怪东西走到你们身前,停了一下,之后继续向你们来的方向走了。
<缇尔 2020/1/2> “什么鬼东西……”嘀咕着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总之,好像只是路过?”
<缇尔 2020/1/2> “……那就不管了,我们继续走吧”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嗯,走吧……”看着那两个东西擦身而过的走远,提诺转回身点了点头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不过它们来的那个方向……难道说,阿卡迪亚现在都是那种东西吗?”
<缇尔 2020/1/2> “不知道,没见过”
<奥德修斯 2020/1/2> 经过了这段小插曲,你们继续前进,深入黑夜...
<奥德修斯 2020/1/2> 当月亮高傲地把自己置于天穹之顶时,你们终于在道路尽头见到了光。
<奥德修斯 2020/1/2> 「阿卡迪亚」
<奥德修斯 2020/1/2> 「Αρκαδίας」
<奥德修斯 2020/1/2> 金色的驿站名字被投射在夜空中。
<缇尔 2020/1/2> “到了。”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嗯,终于到了……”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看来大概总算不需要在野外过夜了。”
<缇尔 2020/1/2> “未必比野外安全,小心被贩奴队抓走”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是……不过总得先过去看看再说,野外的危险可不止是人身自由的安全问题。”
<缇尔 2020/1/2> “走吧”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嗯。”
<奥德修斯 2020/1/2> 你们接近众多道路汇聚于此的驿站,它四周围着墙,上面站着你们之前见过的奇怪生物,一些商队在门口等候着,似乎正在犹豫要不要进去。
<奥德修斯 2020/1/2> 在门口,从门顶下面垂下来一根铁管,上面连着一个长方形金属块。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好奇怪的地方……”
<缇尔 2020/1/2> “是啊”
<奥德修斯 2020/1/2> 那些风尘仆仆的商队看着你们,为你们让开一条道路。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呃……请问那边是什么情况?您们……不进去吗?”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提诺小心的借着夜色用斗篷藏好怀里抱着的伪龙问
<奥德修斯 2020/1/2> 布洛斯都其亚的潘罗帕口音让这帮联盟商人倍感亲切,一位穿着生锈盔甲的佣兵看向他,说道:“不让进,说是驿站有什么...紧急事态。”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哎?有说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奥德修斯 2020/1/2> 他们一起摇了摇头。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那看来在这里只能等了?”提诺靠近门口,看了看金属板上有没有写了什么
<缇尔 2020/1/2> “麻烦”皱眉
<奥德修斯 2020/1/2> 当布洛斯都其亚靠近门口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个男声!
<奥德修斯 2020/1/2> “这位先生,驿站仍处于封锁状态,请耐心等候!”
<奥德修斯 2020/1/2> 似乎是从上面的金属长方体传出来的。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呃……那么,请问可以问一下发生了什么事,以及封锁大概什么时候才可以解除吗?”
<奥德修斯 2020/1/2> “很遗憾,我不能说...等等。”
<奥德修斯 2020/1/2> 他停顿了一会儿,声音突然变大:“好了客人们!紧急状态已经解除,现在可以进来了。我重复,紧急状态已经解除,现在可以进来了。”
<奥德修斯 2020/1/2> 随着他的宣布,大门缓缓打开。
<缇尔 2020/1/2> “……”有些无语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哦,太好了,谢谢。”笑了笑,提诺转身向缇尔招了招手示意:“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总算是不需要露宿了。”
<奥德修斯 2020/1/2> 商队一拥而入,只剩下你俩在门口了。
<缇尔 2020/1/2> “走”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嗯。”
<奥德修斯 2020/1/2> 你们进入了驿站内,里面有着数个建筑。
<奥德修斯 2020/1/2> “流浪者之乡” “放逐之所” “韵律”
<奥德修斯 2020/1/2> 用彩灯装点的牌子这么写道。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2> “……先去找落脚的地方吧?”提诺仔细的看过那些牌子,指了指名字看起来最像是旅馆的“流浪者之乡”的牌子向缇尔问
<缇尔 2020/1/2> “我还以为这是一家店铺。”
<缇尔 2020/1/2> “嗯。”
<奥德修斯 2020/1/3> 你们进了“流浪者之乡”,一位穿着黄色雨衣的,面部与人类相似但确实金属制成的“生物”和一位舒着红色双马尾的,脸上有雀斑的绿眸少女一起坐在前台后面。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您好,请问这里是旅店吗?”
<奥德修斯 2020/1/3> “是的,要住宿吗。”黄雨衣看向你们,温和地问道。
<缇尔 2020/1/3> 站在同伴的身后懒得说话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嗯,请问多少钱一晚?”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我们可能需要两个房间……嗯,普通的就好了,谢谢。”
<奥德修斯 2020/1/3> “一个金币就足够了。”黄雨衣回答道,身边的女孩笑嘻嘻地伸出手要钱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嗯,给您……”一边付钱,提诺一边有点好奇的看着黄雨衣,虽然也知道失礼所以很努力的压制自己的目光,但是还是忍不住的时不时扫一眼
<缇尔 2020/1/3> 看到同伴有钱松了口气,不用动粗了
<奥德修斯 2020/1/3> “之前的封锁让您久等了,这是您房间的钥匙。”
<奥德修斯 2020/1/3> 他从雨衣里拿出两串钥匙。
<奥德修斯 2020/1/3> 112和113。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谢谢……嗯,虽然失礼,不过可以问些事情吗?”
<奥德修斯 2020/1/3> “请问。”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雨衣。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呃,请问您是……?”提诺仔细的想了想,一时有点找不到不那么失礼的词,只能问的比较含糊
<奥德修斯 2020/1/3> “从种类来看,我是构装生物,构装体,机器人,怎么称呼都行。”他的机械面部丰富多变,你能明显察觉出微笑:“从个人来看,我是莫顿。这里的负责人。”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您好,莫顿先生……抱歉,老实说我是第一次见到您这样的存在,所以有点失礼了。”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阿卡迪亚好像有不少您这样的存在……真是让人忍不住好奇这里到底为何这样特别。”
<奥德修斯 2020/1/3> “看来您是第一次来阿卡迪亚。”他看了一眼缇尔,皱了皱眉:“这里特别,因为有我们。”
<缇尔 2020/1/3> “对我有意见么?”挑了挑眉,冷冷地看着他
<奥德修斯 2020/1/3> “你的标记,不要给别人看。”他淡淡地说。
<缇尔 2020/1/3> “哼”拉了拉衣服,遮盖一下刺青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我们确实是第一次过来,所以对这里可以说是一无所知,抱歉,似乎让您费心了?”
<奥德修斯 2020/1/3> “没有。”他摇了摇头。
<奥德修斯 2020/1/3> 旁边的女孩站起身,用青涩的声音说道:“我带你们去你们的房间~”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嗯,谢谢,麻烦您啦。”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把编号112的钥匙递给缇尔,提诺向莫顿点头致意后,跟着女孩身后离开
<奥德修斯 2020/1/3> 女孩带着你们进了旁边的侧门,里面是一道走廊。没两步就走到了112和113。
<缇尔 2020/1/3> 接过钥匙跟着走
<奥德修斯 2020/1/3> “这儿就是你们的房间啦,可以住一周,走的时候把钥匙给莫顿就行~”她蹦蹦跳跳地走了。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嗯,谢谢。”
<缇尔 2020/1/3> “好。”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那么,今晚我们就先好好休息吧。”提诺走到113的门口打开房间门对缇尔说:“有什么事,明天再一起去处理,晚安?”
<缇尔 2020/1/3> “嗯。”自顾自地回屋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不在意的笑了笑,提诺也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准备休息了
<奥德修斯 2020/1/3> 你们回到各自的屋内,久违地在床上睡了一觉。
<奥德修斯 2020/1/3> ——SAVE——
团队赞助者
美迪特瑞尼尤罗帕
"我是他们描绘梦想和怨恨的画布,他们希望和疑虑的容器。一面镜子,仅此而已。"
”就在最初的(日子里),在一切戒律存在之前,
空中回响着我们那骇俗的疯癫。
让我们彼此接受吧,
让我们展露隐藏着的那真实之面,
那早已被吞噬的,在每一个遗忘之年。”

Dark and red glows the winter sky
Two souls divided by the threads of time

离线 肉冻云雀舌

  • 版主
  • *
  • 帖子数: 680
  • 苹果币: 0
  • 愿他人的原力与你同在。
Re: 【记录】CODA:世界老去
« 回帖 #3 于: 2020-01-08, 周三 06:02:40 »
<奥德修斯 2020/1/3> ——世界老去——
<奥德修斯 2020/1/3> 第一幕:光明领主
<奥德修斯 2020/1/3> 清晨,你们在各自的房间里醒来,这里的房间还算干净整洁,夜里没有奇怪的声音,不用怕虫子爬进嘴里...
<奥德修斯 2020/1/3> 这钱花的真值!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早安,吾主。”
<缇尔 2020/1/3> 穿好衣服,拿好武器,出门觅食
<奥德修斯 2020/1/3> “早安。”伪龙蜷缩在你的身边。
<奥德修斯 2020/1/3> “早餐?去“放逐之所”咯。”那个绿发女孩儿轻松地回答缇尔。
<缇尔 2020/1/3> “噢”提着短剑进去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打理好自己,提诺小心的抱起伪龙,用斗篷掩盖住,也出门来得前台:“早安,请问可以给我解释一下这个地方吗?”
<奥德修斯 2020/1/3> “啊?”绿发女孩儿非常疑惑。这时的布洛斯都其亚也正好看到缇尔出了门。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嗯,就是这个地方都有些什么特别的商店之类的……哎?缇尔你要去哪里?”
<缇尔 2020/1/3> “觅食。”
<缇尔 2020/1/3> 站在放逐之所的门口晃晃短剑
<奥德修斯 2020/1/3> “想买东西啊,那就去找商队的头头们咯。他们会在头顶上插一根羽毛,很显眼的。”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嗯,那这里有什么其他特别的地方吗?”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比如不能靠近的地方,值得注意的地方什么的。”
<奥德修斯 2020/1/3> “韵律的二楼——那里姑且算是个剧院——是管理层。闲人免进。”她点了点头。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嗯,没有其他的了吗?那么谢谢。”点了点头,提诺谢过女孩后转身走到缇尔身边:“我们一起去吧,我也想看看其他地方。”
<缇尔 2020/1/3> “随你。”推门进去
<奥德修斯 2020/1/3> 你们出了流浪者之乡,进了放逐之所。
<奥德修斯 2020/1/3> 看来是个小酒馆,U字型的建筑一边是吧台和吧台椅,一边是长椅和桌子,中间则是一个小舞台,上面用绳子挂着一把鲁特琴。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两份早饭,谢谢。”提诺走到前台点餐
<缇尔 2020/1/3> “啊,不用打架,省了不少事”
<奥德修斯 2020/1/3> 前台站着一个有着四肢胳膊的构装生物。
<奥德修斯 2020/1/3> “2铜,谢谢。”他冷漠地吭声道,随后转身进了帘子后面传来香气的厨房。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好的。”提诺点了点头付了钱,转身跟缇尔找了张桌子坐下
<缇尔 2020/1/3> “嗯。”有点不自在地坐在椅子上
<奥德修斯 2020/1/3> 你们坐在桌子上,不一会儿,一个有着梯形的躯体,下面撑两条细腿的构装生物在它的顶端托着一个盘子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幸好,没把你们的早餐摔到地上。
<奥德修斯 2020/1/3> 它微微前倾,盘子从它的顶端滑到了桌子上。上面是两盘肉和两盘煎蛋。
<缇尔 2020/1/3> “这个是开胃菜么?”看向布洛斯都其亚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呃……你不够?”
<缇尔 2020/1/3> “当然不够了”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提诺看了看正常份量的早餐,默默的在心里扶额,转向服务员说:“……麻烦再给我多上三份这样的。”
<奥德修斯 2020/1/3> 小送餐构装体默默地走了。
<缇尔 2020/1/3> “在野外不一定什么时候能吃饱饭,所以一顿吃饱是很重要的”一本正经地说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我们暂时还会待在这里,所以至少中午饭在这里吃应该也是没有问题的。”
<缇尔 2020/1/3> “那其实一顿也能吃很多。”
<缇尔 2020/1/3> 平淡地说:“有东西吃的季节应该多吃一些”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嗯,那你尽管吃,只要不把自己撑着就好了。”
<缇尔 2020/1/3> “放心”把剑放在桌子上开始大口吃起来,毫无风度可言。
<奥德修斯 2020/1/3> “滋滋滋——”
<奥德修斯 2020/1/3> 小构装生物费劲地把三份早餐撑着送了过来,又费劲地把它们放到你的桌子上。
<缇尔 2020/1/3> “好——”满意地吃了起来!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谢谢。”提诺重新交给小构装体三个铜板,然后也开始吃起了自己那份
<奥德修斯 2020/1/3> 小构装体如释重负,带着三个铜板回了前台后面。
<奥德修斯 2020/1/3> 这里的肉烤的有些老了,蛋倒是很好吃。布洛斯都其亚很快完成了自己的营养摄取任务,而缇尔过了一会儿也超标完成了。
<缇尔 2020/1/3> “不错,不饿了。”满足地点点头
<缇尔 2020/1/3> “跟着你能吃饱饭,不错。”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那么,接下来我们找个地方把你带着的东西买了吧——我顺便去看看有没有什么任务可以接的。”
<缇尔 2020/1/3> “可以”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那走吧,去商队那边看看。”想起缇尔昨天拖回来的那块皮,提诺就有点汗颜
<缇尔 2020/1/3> 点了点头,站起来跟着同伴
<奥德修斯 2020/1/3> 你们出了放逐之所,一出门就看见了商队们聚在了一起,正在设立一个临时的贸易战。他们把早就绑在了随行的野兽,不论是马,驴子还是蜥蜴身上的折叠式广告牌和牵着的移动店铺统统摆好,并在谁在哪里做生意这方面达成协定。
<奥德修斯 2020/1/3> 你们看了一眼,卖什么的都有,大多数都是什么都卖,只有少数专卖店。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嗯,还真多人,比预想的还要繁荣呢。”
<缇尔 2020/1/3> “没见过这么多商队呢,除了抢劫的时候。”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你可千万别动手抢,不然的话你可能会出不去的。”
<缇尔 2020/1/3> “废话,我还会数数。没有必胜把握的时候我们通常不会动手的”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虽然我想说的重点不是这个……不过算了,总之先一家家的看一下问一下吧。”
<缇尔 2020/1/3> “嗯”
<奥德修斯 2020/1/3> 你们找上的第一个商队的头领,是一位长着白胡子穿着红衣服的矮人。他仰着头看你们。
<奥德修斯 2020/1/3> “看上什么了?我这儿什么都有,武器,箭矢,护甲,补给。噢,不做奴隶生意,阿卡迪亚不让。”他摊了摊手,指了指自己的货架。
<缇尔 2020/1/3> “蜥蜴皮,卖掉。”从身后拽出皮子
<奥德修斯 2020/1/3> “哦?”他接过蜥蜴皮,捧在手里掂了掂重量。
<奥德修斯 2020/1/3> “感觉有些普通啊,2金币。”
<缇尔 2020/1/3> 懒得讨价还价,随同伴决定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你觉得可以吗?”提诺看了看缇尔,悄声说:“也可以多问几家,对比一下的。”
<缇尔 2020/1/3> “嗯……以前卖东西也不归我管呢”认真地想了想:“无所谓吧”来自某个对金钱没什么概念的家伙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那就可以吧,毕竟是你的东西。”
<缇尔 2020/1/3> “嗯。”
<奥德修斯 2020/1/3> “爽快。”矮人从自己的兜里掏了掏,一阵叮当响之后摸出来了两金币。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顺便问一下,有什么要交给佣兵的任务吗?”
<奥德修斯 2020/1/3> “呃。噢,怪不得。我想想...“他搓了搓自己的胡子。
<奥德修斯 2020/1/3> “据说在这边的西北边的一个废墟——听说以前是个塔楼——里有一个完全由光组成的人。搞得这边的商队人心惶惶。你们要是能去调查一下是怎么回事儿的话,可以去找那个人。”
<奥德修斯 2020/1/3> 他指了指市集另一边的一位头顶戴着好几根羽毛装饰的帽子的女士。
<奥德修斯 2020/1/3> “她是商队派来负责这篇区域的,也是对此忧心忡忡的。”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好的,谢谢。”提诺点头谢过矮人,转身走向那位女士
<缇尔 2020/1/3> 默默地跟过去
<奥德修斯 2020/1/3> “佣兵?”这位理着利落短发的精干女士打量着你们,她锐利的眼神似乎想把你们的一切秘密都发掘出来。
<缇尔 2020/1/3> “怎么了?”毫不畏惧和示弱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是的,我听说您有什么事情似乎正需要人帮忙。”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提诺向女士微微躬身行礼道
<奥德修斯 2020/1/3> “真是个奇怪的组合。”她撇了撇嘴,交给你们一张纸。
<奥德修斯 2020/1/3> “在阿卡迪亚的西北方,接近审判席边境的一处塔楼废墟里,我们的商队只要接近那里,牲畜就会莫名其妙地死亡。对我们的活动很不利。”
<奥德修斯 2020/1/3> 纸上面写着100,签着一个姓名:阿蕾。
<奥德修斯 2020/1/3> “去把这事儿解决了,在经过我们的验证之后,就会有100金币的报酬。这张纸别丢了。”
<缇尔 2020/1/3> “活的死的有要求么?”
<奥德修斯 2020/1/3> 她摇了摇头。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谢谢——所以,总之解决了这个问题就好了吧?”
<缇尔 2020/1/3> “嗯”继续沉默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明白了,应该也没有任务时间限制吧?”
<奥德修斯 2020/1/3> “反正,到时候来找我就行。我大部分时间都在阿卡迪亚。”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那,用地图之类的方便我们找到那个废墟的东西吗?毕竟您知道,现在城镇外基本到处都是废墟。”
<奥德修斯 2020/1/3> “呃。”她皱了皱眉,挠了挠头。
<奥德修斯 2020/1/3> “没有。地图上也不会标注每个废墟的位置。”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那,看来还要花不少时间去找呢。”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叹了口气,提诺收起那张纸点了点头:“好吧,这个委托我们接下来了,不过看起来需要点时间,完成之后我们会回来找您汇报的。”
<奥德修斯 2020/1/3> 她点点头。
<奥德修斯 2020/1/3> “祝你们活着回来。”
<缇尔 2020/1/3> “噢。”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那,我们的下一个目标就是那个西北的废墟了……嗯,距离这里大概多远?”
<奥德修斯 2020/1/3> “两天路程。”她补充道。
<缇尔 2020/1/3> “好。”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有点远……要先回去跟莫顿先生他们说一下呢。”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缇尔,我们先买点干粮之类的东西吧,这次路途还是有一些远的,还是确保库存比较好。”
<缇尔 2020/1/3> “好。”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点了点头,提诺去找其他的商人购买干粮
<奥德修斯 2020/1/3> 布洛斯都其亚雷厉风行,用了两金币买了一周的干粮。
<奥德修斯 2020/1/3> 就是有些重。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呃,缇尔,我把你的那份给你自己带?”
<缇尔 2020/1/3> “把你的那份也让我带着吧。”接过包背在身后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嗯……那麻烦你了,谢谢。”
<缇尔 2020/1/3> “嗯,”点了点头:“什么时候出发。”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提诺松了口气说:“去跟莫顿先生他们说一下就可以出发了,退不退房间都总得说一声比较好,因为我们可能一周不一定能回来。”
<缇尔 2020/1/3> “你去吧,我在门口等你"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好,那么你一个人小心点。”
<缇尔 2020/1/3> “不用担心我”去驿站门口
<布洛斯都其亚 2020/1/3> 点了点头,提诺转身往流浪者之乡走去
<奥德修斯 2020/1/3> 莫顿让布洛斯都其亚收下钥匙,并告诉她这一周是按照实际居住的夜晚来计算。在经过了整顿后,抱着米迦勒化身的伪龙的他与缇尔再度会合,又一次开始了奔波的生活。
<奥德修斯 2020/1/3> ——SAVE——
团队赞助者
美迪特瑞尼尤罗帕
"我是他们描绘梦想和怨恨的画布,他们希望和疑虑的容器。一面镜子,仅此而已。"
”就在最初的(日子里),在一切戒律存在之前,
空中回响着我们那骇俗的疯癫。
让我们彼此接受吧,
让我们展露隐藏着的那真实之面,
那早已被吞噬的,在每一个遗忘之年。”

Dark and red glows the winter sky
Two souls divided by the threads of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