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GURPS恐怖:疯狂档案】第四章:异能与装备  (阅读 399 次)

副标题:

离线 ACID67

  • Knight
  • ***
  • 帖子数: 582
  • 苹果币: 1
【GURPS恐怖:疯狂档案】第四章:异能与装备
« 于: 2019-12-11, 周三 18:11:24 »
我们三人小组蹲在空无一人的餐厅里,假装看不见旁边那个在自己呕吐物中缩成一团、喋喋不休的男人。
“听我说,我想说的是,你不能对汉堡王里搞脑外科手术要求太高。”我的手术水平很好,但没那么好,而且这个地方离无菌差得远呢。
“我的要求并不高。我要的只是个答案:他看到的是什么?”中尉在枪战中很棒,这没得说,但他在训练期间给人灌了太多模因迷魂汤。
“如果他把它描述出来,我们就能看到了。我们真的想看吗?我们想让自己知道吗?”这种难得的人性流露来自里安,就是她对于“外面那条奇怪的线”的好奇把我们扯进了这件案子。我想“现实考古学家”只是“愚蠢的想法瘾君子”的另一种说法。
“你就不能把它压制住吗?”就像我说的,中尉在枪战中表现得很好,但在神经解剖学上就没那么好了。行吧,神经解剖学算我的hajj。
“关掉他的布洛卡区?关闭模式识别和语言?你懂你要让他描述一个模式,对吧?描述要用语言,对吧?这太蠢了,即使对你来说,中尉。也许是你的布洛卡区给人……哦,waa faqri(阿拉伯语咒骂)”
“别爆粗。你想出办法了。”他是对的。我想到了。
“我不喜欢。你不会喜欢的。”里安睁大了眼睛。她也想到了。
“我们不必喜欢它。我们必须这么做。这会决定任务的成败。我们没有选择。”中尉听起来对我的顾虑很生气。
如果我是个好人,就不会那么喜欢接下来的部分了。
里安狠狠地打了中尉,完美的一击,打的是肩膀后面的神经点,然后我就扑倒在中尉的胸口上,把他肺里气都打出来了。这给了我抽出注射器的时间:在脖子上戳了一下,然后中尉就一脸震惊地瞪着我。
我现在有了更多的时间。首先,我尽可能地清理了地板,打开了野外湿件工具箱的塑料盖盖子。“这会很痛的。但因为你的布洛卡区被我关了,你就不能告诉我有多疼了,就是这样。”我趁着电脑启动,拿出酒精湿巾,仔细地擦拭电极和所有的针头。就像我说的,在战斗中有中尉是件好事,没必要让他感染。我的意思是,除了我要直接从那个“呕吐目击者”下载到他大脑的视觉皮层的那个感染。
刚有可靠情报告诉我,这个感染“会决定任务的成败”。


这个战役中的神秘能力大部分是历史B的产物、阿努恩纳库的技术、或是睡魔计划开发出来对抗他们的黑科技(the black technology)。

« 上次编辑: 2019-12-11, 周三 19:07:21 由 ACID67 »

离线 ACID67

  • Knight
  • ***
  • 帖子数: 582
  • 苹果币: 1
Re: 【GURPS恐怖:疯狂档案】第三章:异能与装备
« 回帖 #1 于: 2019-12-11, 周三 18:11:46 »
现实碎片

现实碎片可以是任何你想要的东西。一把被遗忘的铅笔刀,卡在叙利亚的粘土墙上长达40年之后它可以“变成”亚瑟王神剑;尼泊尔喇嘛庙的一盏翡翠灯可以让它的持有者制造危险的翡翠幻象来粉碎敌人;或者你可能只是想编一个适合你想讲的故事的矛或魔法头盔。你可以介绍《圣经》中的乌陵和土明之类的“有名字”古董,也可以介绍诸如由实心铝制成的飘浮卵形物之类完全的谜团。
现实碎片可能像明显的赝品,如温彻斯特城堡的那一面“圆桌”,或没有科学解释的谜之物品,如尼尼微废墟中发现的光学研磨透镜。宗教神器,如保护人类免受之前的大灾难的洪水方舟,或许多中世纪的作者声称在“痛苦一击”后消失了的圣杯,同样将神秘和神圣结合在一起。
现实碎片倾向于在科学测试下给出反常的读数,尤其是碳14或热释光年代测定法。许多似乎是明显的赝品,因其完全不符时代的构图、结构或艺术技巧而“被放弃”。在睡魔计划组织已知的现实碎片中,有相当大的比例是由水晶制成的,或者表面有某种釉彩。这究竟是因为水晶普通的坚固性,还是因为现实构造的元几何结构,仍不得而知。

现实碎片能力
现实碎片是向“硬派技术惊悚片”感觉的疯狂档案添加超自然异能与能力的绝佳机会。即使你不希望你的英雄们带着现实碎片到处跑,大量的邪教分子、豺狼和恶棍可以随时使用它们来拉平力量对比,或者在过程中增加神秘和奇迹。不要担心把碎片从你的英雄身边夺走。组织的政策非常明确:现实碎片要在邓科恩基金会或花岗岩峰里隔离,禁止在野外条件下使用。但是,如果PC真的把碎片放在身边,没有记录进档案,而且只在紧急情况下使用,那么,谁又能责怪他们呢?

现实碎片优势
现实碎片可能让人获得对敌人施加特效攻击/折磨的能力;IQ与意志减值、行动不能(特别是失神、幻觉、恍惚、癫痫、沉睡)、极度不适(狂喜)都是最合适的。现实碎片能提供的优势应该包括:被祝福者(尤其适合阿努恩纳库的NPC走狗)、并行思维、危险感知、蛮勇福星、命运、无需饮食、无需睡眠、逼真记忆、增强时间感、崇高目标、开悟、直觉、幸运甚至非凡幸运、昭示、种族记忆、唇枪舌剑、机缘巧合、变身(洛阿)、专心致志、超级幸运、超级记忆、世线道标、不老、模拟训练和狂野天赋。
拥有甚至只是遭遇现实碎片都可能唤醒商业嗅觉、人群学者、固有NLP、模因师和八面玲珑这样的天赋。现实碎片可能为凭空消失与气合这样的技能提供大师传承的替代品。
在灵能领域,现实碎片可能添加侦测(历史B)。其他的可能灵能副作用包括:预知、Taisher模板的各类ESP异能,ekimmu、kusarikku或ugallu使用的一套心灵异能,加上心灵控制、心灵探针、心灵读取或压制灵能,但不提供心灵护盾。现实碎片也可能唤醒各类灵能天赋,特别是ESP、概率改变、心灵致动和心灵感应的天赋。
由于这个设定的语言与认知主题,现实碎片也能提供沟通方面的优势:个人魅力、文化适应、共感、不可动摇、语言天赋、穿透嗓音、社交变色龙、水下交谈、动物交谈、次声交谈、声线。
同样符合主题的是与感知力有关的优势,包括360度视觉、敏锐感官、塑性皮肤、高光谱视觉、红外视觉、隐形、显微视觉、拟音、夜视能力、遮蔽、抛物线听觉、穿透视觉、边缘视野、扫描式感官、望远视觉、恐惧与紫外视觉。这里的大多数优势可能也是灵能;灵能变形+超元(+50%)可以模拟那种其他人看它总是觉得看到了应该看到的人的能力。
但现实碎片其实什么都能给:走壁可以有苏美尔蜘蛛女神uttu的护符提供,盟友可以由墓穴里找出来的巫沙布提俑或者游戏棋子提供,穿入可以由短暂离开历史A,进入历史B,穿过在历史B里不存在的建筑物来提供(最后这个能力要按“非常常见”:公元535年后修建的实体物品,来购买)

限制因子与劣势
几乎所有的现实碎片都应该带可被偷窃(-20%或-30%)和唯一(-25%)因子打包购买。泥土或水晶碎片也可能有能被可破坏的。碎片也可能消耗体力、可靠性差或难以控制,需要触媒(例如新鲜的人脑组织或粉碎的楔形文字泥板) ,或者有不便副作用,例如只能给用(纯正的)苏美尔语大声吟诵正确词组的人使用(最后这个例子可能符合可被偷窃里“该物品不能立即为窃贼所用”的设定)
当然,碎片可能引发或者用其他方式提供劣势:失忆症、恶咒缠身、错误认知(“我是英格兰的合法国王!”或“这个骨灰瓮能把我复活!”)、记忆闪回、执念(“保护那个碎片。它对我……很重要。”)、幻听与不幸只是无数可能之一。现实碎片甚至可能带来携带者自己意识不到的分裂人格!而且所有现实碎片等效赋予了异事磁铁。这些应该作为临时劣势限制因子而不是有物品限制因子的劣势购买,假如你能够把碎片放下然后走掉的话。前提是……碎片能让你自己走掉……或者能让你把它放下。
« 上次编辑: 2019-12-11, 周三 19:26:05 由 ACID67 »

离线 ACID67

  • Knight
  • ***
  • 帖子数: 582
  • 苹果币: 1
Re: 【GURPS恐怖:疯狂档案】第四章:异能与装备
« 回帖 #2 于: 2019-12-11, 周三 19:41:57 »
人类影响
大部分的阿努恩纳库能力套件只需要专注的意志和自律的身体,或者再加一支记号笔和一张纸,就可以激活。“睡魔计划”的现实考古学家认为,阿努恩纳库人与科技的关系与人类不同,这可能是因为他们首先发展了模因和生物雕刻方法,并专注于这些路径,也可能是因为他们已经超越了单纯的工具。


阿努恩纳库字母表
阿努恩纳库给人类的感觉皮层设定了对特定图像的本能反应。例如,“SANGUSH”符文会让看到它的人类在脑海中把使用者视为一个“正常的人”;闯入者只需要戴一个写有这个符号的头带、束腰外衣或大标语牌就可以在人群中自由行动。其他的符号会导致观看者因为恐惧而逃窜、进入催眠状态、毫无疑问地服从,等等。

刻写文字的技能是符文绘制(阿努恩纳库文)。具体的符文是符文绘制(阿努恩纳库文)技能的困难技法。人类不能设计新的符文,但他们可以通过死记硬背来学习一些。人类在刻写符文时必须高度集中,以避免其信息污染自己的思想;刻写符文的FP消耗代表的是这个。刻字需要12秒(属于战斗动作中的专注)。对于人类来说,刻写符文时大失败会导致只在自己的脑海里刻写出了符文:刻写者自己受到符文影响而且不能抵抗!
值得信赖的睡魔特工会被授权使用预先雕刻或预先印刷的文字,这些文字是用精心隔离的CAD程序制作,相当与拥有的符文绘制(阿努恩纳库文)-12和各种符文的对应技法12。(虽然有些文字在骰出较高成功度时会获得额外收益,但这些预先印刷的文字无法获得这些好处。)睡魔计划的管制人员会牢牢把控这些符文;每一次任务的开始与结束时都必定对他们进行检查。如果有特工在战场上失去了自己的符文,或者被发现擅自雕刻了自己的符文,那他就会遭殃。在现场制造的“一次性”符文必须尽快销毁;睡魔为此携带水性记号笔和闪光纸。
让目标看一个符文所需的检定取决于环境:假装出示证件实际上出示符文可能需要做戏;将路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一枚文字上可能是演讲;强迫一个不情愿的人看一张纸可能是摔跤!如果特工只是在恐怖分子院落的墙壁上粘贴符号,那么检定可能是艺术(书法或场景设计);骰出的越好,恐怖分子看到的象形文字越多。玩家应该建议他的角色如何使用符文;由GM决定是否需要检定,如果需要,检定什么。
大多数目击符文的人类会毫无抵抗地屈服,把编程当做是“自然行为”;就持续时间而言,默认失败度为20。那些谨慎的人(或者,在GM看来,重要的人)可以抵抗;抄写者必须进行符文绘制(不是符文的技法!)vs受害者意志的快速对抗并获胜。如果抄录者在这个检定中骰出了大成功,这个符文就会“烧坏”目击者相关的精神回路,有时会产生持久的影响。这种情况发生后,受害者必须做第二次意志检定;如果这次检定失败,将失败度作为负的特性点数,指向一个可以复制看到雕文的效果或环境的劣势!(如果目击者已经有了这个劣势,应该使这个劣势的意志或自我控制值恶化。)如果由于某种运气,尽管取得了大失败,但受害者还是成功地进行了抵抗,那么这些负数CP就会成为与符文相对立的劣势。

例1:拥有等效符文绘制(阿努恩纳库文)-12的狮子ugallu用KAR符号击中了格里高尔(意志 13)。GM为它骰出了个4,成功了8——也是大成功!格里高尔骰出了10,只成功了3,屈服于因惊恐而逃跑的冲动。他现在投第二个检定,检定无修正的意志。他投出了15,失败2。GM给他自控15-的恐惧症(猫),价值-2CP。

例2:就像上面一样,但格里高尔抵抗KAR的检定骰出了5,成功8。因为他们打了个平手,格里高尔成功地抵抗住了那个符文!然而,由于对方是大成功,他仍然必须再检定一次意志。如果他又是掷出了15,GM可能会给他过度自信(15)[-2],因为它与因惊恐而逃跑的概念相反。

阿努恩纳库符文同样可以与各种洗脑、催眠或其他说服技术一起使用。这需要在原有检定之外额外进行一次成功的符文绘制(阿努恩纳库文)技能检定。检定每成功1点,目标对原有检定的抵抗就有-1。(组织预先打印的符文会将目标的抵抗力固定降低3点)。玩家可以提议使用某个符文,或者GM可能根据行动的种类要求使用某个符文。在这种情况中,符文不产生通常的效果;刻写者通常只让对方一瞥符文或只展示一部分符文。

GM应该向闯入者的武器库补充一批其他符文。最明显的选择是能够复刻心灵支配系法术效果的符文,传心系法术也只需要多一点思考。其他符文可能引发生物反馈或自主神经反应,造成类似肉体支配系或治疗系法术的效果。GM也可以选择,所有的心理类优势与劣势,都存在一个能够临时赋予这个优势或劣势对应符文……甚至可能存在永久赋予的符文!甚至更复杂的效果也是可能的:闯入者的代理人使用名为MAMZAKU.MULAN的语言病毒,这种语言病毒可以让感染者毫无疑虑地相信书面文本(例如,写着“监狱”的带子就能把他们关住 ,看到“子弹”一个词可能杀死他们!)。向睡魔已经掌握的符文中添加新的符文,是很好的任务奖励,但新符文可能需要几周甚至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得到实战使用的许可。


BU.LU.UH(呕吐)
困难
缺省:符文绘制(阿努恩纳库文)-8
前置条件:符文绘制(阿努恩纳库文),不能超过符文绘制(阿努恩纳库文)
这个符文会引发反胃状态,持续5×(对抗失败度)秒。一旦受害,符文的目击者还会对这个符文产生畏怖,持续(对抗失败度)小时。
人类刻写BU.LU.UH消耗5FP。

GAZ(杀)
困难
缺省:符文绘制(阿努恩纳库文)-10
前置条件:符文绘制(阿努恩纳库文),不能超过符文绘制(阿努恩纳库文)-2
看到这个符文会引发一波杀人的仇恨,就好像目击者拥有狂暴(B124页)与嗜血(B125页)两个劣势一样。目击者通常会攻击他看到的第一个人。如果该符文是手持使用的,持有者必须用下一个动作提供一个目标(通过名称、描述、图像或用手指),否则目击者将直接攻击他!一次成功的催眠检定可以在催眠后植入一个目标的名字、位置或图像,在看到GAZ符文时就会触发。或者可以通过与符文一起书写的文本指定目标。一旦有了目标,符文的目击者就会立即以他能使用的最致命手段去攻击目标。
效果持续5分钟或直到目标死亡,以先到者为准。刻写者的检定每成功2点,效果额外持续5分钟(这并不适用于组织预制的符文)。
人类刻写GAZ消耗6FP。

GESHTUG.ULU(忘掉这个)
困难
缺省:符文绘制(阿努恩纳库文)-8
前置条件:符文绘制(阿努恩纳库文),不能超过符文绘制(阿努恩纳库文)+4
这个符文让受影响的人遗忘一件事实、技能或法术(如果战役里存在),或者完全抹除最多5分钟的短期记忆。刻写者的GESHTUG.ULU检定成功度每满2点,符文的展示者可以多去除一项记忆或者让目标遗忘的时间范围增加5分钟(组织预制的符文没有这个加成)。技能等在1小时之后回归;失去的记忆只有在治疗或者强烈提醒物(或其他冲击)之后才会回来。
符文的展示者必须明确传达对方应该忘记什么。通常的做法是直接说,但书面指示、速写、照片、手势都可以——耳聋无法抵挡这个符文!
只有闯入者了解的更强大符文,能够抹除几小时、几天甚至几年的记忆,或者将技能连着肌肉记忆一并抹除。
人类刻写GESHTUG.ULU消耗3FP。

GU.SHUB(忽视)
困难
缺省:符文绘制(阿努恩纳库文)-6
前置条件:符文绘制(阿努恩纳库文),不能超过符文绘制(阿努恩纳库文)+4
这个符文让目击者拒绝看到、想到与走向符文的展示者。刻写者也可以将其贴在门上、车窗上等,对大约8英尺×8英尺的空间产生同样的效果。目击者甚至不会意识到他们在回避符文;符文的展示者或地点对他们来说是“隐形”的。如果持有者对符文目击者发起了攻击,目击者必须检定无修正的意志,失败就会以全力防御回应——就像眼前突然冒出一个和人一样大的东西!
人类刻写GU.SHUB消耗6FP。

HUL(喜悦)
困难
缺省:符文绘制(阿努恩纳库)-8
前置条件:符文绘制(阿努恩纳库);不能超过符文绘制(阿努恩纳库)+2
看到这种符文会导致血清素暴涨,造成目击者陷入狂喜(见基本集)。如果大成功,符文会引发全面的恍惚(见基本集);组织预制的符文没有这个效果。
效果持续(失败度)分钟。重复暴露于HUL之下,可以引起成瘾(参见16-17页)。成瘾在目击者第三次观看之后(以及第三次之后的每一次观看),检定will+2失败时产生。成瘾风险在与该符文隔离一周后消失。
人类刻写HUL需要3FP。

IGI.NU.GAL(盲眼)
困难
缺省:符文绘制(阿努恩纳库)-10
前置条件:符文绘制(阿努恩纳库);不能超过符文绘制(阿努恩纳库)-4
符文的目击者在(失败度)分钟内,无法处理任何视觉信息,因为符文淹没了他的视觉中枢。他能看见的只有大脑重启与视神经链接时产生的色彩浪潮与符号。这个效果视为幻觉(见基本集);目击者即使能行动,所有的成败检定也-5。如果受害者的意志检定大失败,他基本上就是瞎了;所有的战斗检定以及依靠视觉的所有技能-10。
人类刻写IGI.NU.GAL需要5FP。

« 上次编辑: 2020-01-15, 周三 09:08:06 由 ACID67 »

离线 ACID67

  • Knight
  • ***
  • 帖子数: 582
  • 苹果币: 1
Re: 【GURPS恐怖:疯狂档案】第四章:异能与装备
« 回帖 #3 于: 2019-12-19, 周四 14:52:33 »

隐藏的劝导者
阿努恩纳库还在人类语言和文化中植入了模因,作为人类的“源代码”。只要对这些模因有足够的了解,代码的“用户”就可以说服几乎所有人,或人类整体,去相信几乎任何事情……包括“可靠的模因技术是不存在的”
根据主要受众的不同,睡魔计划以三种不同的方式利用阿努恩纳库的源代码。睡魔在一对一或与一小群人近距离互动时,使用神经语言学编程手段。这个手段在规则里主要以惑控技能(第18-19页)来模拟。当与大群体面对面或在现场打交道时,应用人类学成为首选手段,规则上使用人群学技能(p. 20)。而要影响一个社会群体(或整个社会),组织的模因学家依靠潜意识信息传递模因载荷(规则见第43-44页)。常识和主流学术界认为这三种技术都不可靠,这一点并非巧合。

神经语言学编程
20世纪50年代,精神病学家弗里茨·皮尔斯(Fritz Perls)以他在南非军队的战时训练经历为基础,提出了他的“完形疗法”(Gestalt Therapy),这种疗法不仅考虑了病人的经历,还考虑了经历当时的环境、感觉和情感内容。20世纪70年代,研究生理查德·班德勒(Richard Bandler)和语言学家约翰·格林德(John Grinder)将语言学应用到珀尔斯的方法中,创造了一种依靠语言(包括肢体语言)引导患者进入预期末状态的人类互动模式。具体的NLP技术包括匹配呼吸模式、不断检查和匹配受试者的眼球运动和其他微表情、以及巧妙编码的语言框架(包括利用某些单词的声音,或它们与情绪状态的关联),以促进特定的结果。NLP技术中的“锚定”则使用一种精神柔术,将不利的感觉反应(对恐惧或创伤)与有利的精神结果(如平静或接受)联系起来。虽然传统的精神病学社区认为,NLP在最好的情况下是未经实验验证的,在最坏的情况下是危险的偏执,但它在自助、运动训练、销售和“搭讪艺术家”(PUA)社区中已经获得了一定的时尚。
在皮尔斯于1942年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书《自我、饥饿和侵略》之后,睡魔计划意识到了皮尔斯作品的潜力,并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期间,用秘密资金支持他对完形疗法(以及某些从未发表过的方法)的发展。组织的语言学家(已经领先外部世界多年)迅速地将珀尔斯的方法应用到他们自己的目的上,在1966年创造了一种实用的神经语言学编程语言。到了20世纪70年代,组织的“锚定”方法使第一个睡魔“灵基”成为可能。
十年后,Bandler和Grinder复制了睡魔计划组织的研究成果,可能是从Esalen研究所泄露出来的小道消息中发现的。皮尔斯曾在Esalen研究所做过演讲,而组织曾偶尔将其作为招募基地和测试基地,直到1998年发生了闯入者袭击事件。如果没有组织对阿努恩纳库编程的了解,他们的方法仍然存在缺陷和风险。没有学过隐秘学识(历史B)的情况下,使用神经语言编程的惑控有-5减值,并且所有技能所需时间加倍。

应用人类学
应用人类学也被称为“人类动力学”、“数学社会学”或“心理史学”,它试图模拟人类的集体行为,就像牛顿物理学模拟大量粒子的行为一样。事实上,社会学家先驱阿道夫·奎特雷(Adolphe Quetelet)在1835年就把他的学科称为“社会物理学”,将统计模型应用于人类行为。社会物理学最伟大的历史支持者亨利·巴克尔(Henry Buckle)的早逝,以及表面上类似的马克思主义学说的兴起,将历史学界的主流转向了其他渠道。最近,学者如Serge Galam和Katarzyna Sznajd- Weron在一个新的和有争议的“社会物理学”中把复杂性理论的见解应用到历史、政治和社会学中,但是如果不了解人类社会的根本性质,外部世界仍然很难描绘出所观察到的现象。
睡魔计划的存在就是为了确保他们永远搞不明白,因为人类群体行为的基本本质是写在阿努恩纳库源代码里。尽管睡魔们知道代码的存在,但破译它似乎是不可能的,直到20世纪50年代控制论和博弈论的进步给了他们一个理解代码的潜在框架。睡魔计划组织内部长期不散的谣言说,破译阿努恩纳库的源代码是促使约翰·纳什在1957年患上偏执性精神分裂症的原因;尽管如此,组织还是在1959年得到了他们所谓“人群学”的基础(见第20页)。人群学的洞见提供了睡魔们称之为“应用人类学”的核心内容,即对人群的影响。“睡魔计划”正在进行的模因防御、侦察和小规模战斗同样依赖于人群学,尽管睡魔的行话通常是“应用人类学”只指代实地工作。在后方提供支援的人群学家被称为“模因鼹鼠”或(在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于1976年创造出“模因”这个词之前)“嗡嗡男孩”(buzz boys)。

阈下信息
睡魔模因项目的内容和策略源于人群学,但传播手段则是阈下信息。像NLP一样,“阈下信息”是一种技术,而不是一门像人群学或模因论那样的理论学科。“阈下”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在极限之下”,指的是在有意识察觉的极限之下的知觉。
对电场和阴影的阈下感知实验始于19世纪末。耶鲁大学心理学家E.W.在他1898年的著作《新心理学》中阐述了阈下说服的基本理论:阈下刺激直接传递给潜意识,“并能对随后的思想产生积极或消极的影响。”1913年,霍林沃斯向广告商推荐了阈下技巧,而阿利斯特·克劳利则把播放倒放录音作为一种神奇的训练工具。二战期间,心理学家塞缪尔·伦肖(Samuel Renshaw)使用一种能在屏幕上快速闪烁图像的透视镜训练盟军飞行员识别飞机。1957年,广告人詹姆斯·维卡里(James Vicary)声称,阈下图像增加了影院里可乐和爆米花的销量;第二年,记者万斯·帕卡德(Vance Packard)乘着义愤填膺的风暴,把《隐藏的劝导者》(The Hidden Persuaders)送上了畅销书榜。当Vicary在1962年被揭露是骗局时,尽管在披头四和犹大牧师周围的反掩膜重新引起了人们的兴趣,潜意识广告还是成为了一个滑稽的都市传说。
伦肖的透视镜还能提高阅读理解速度,让你能即时记住上百位数字。1952年,他加入了SANDMAN项目,开发了该项目的加速教学方法和改进的阈下技术。从20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嗡嗡男孩”在BBC和美国之音中植入了潜意识项目;到了20世纪60年代,美国和英国的大多数网络电视都出现了睡魔的阈下信息。卫星、电缆和网络进一步推动了创新:睡魔计划的数字化阈下节目YouTube上播放着,也在中国防火长城后的手机屏幕上闪烁。
该项目的大多数潜意识努力都是为了对抗闯入者病毒和Anunnaki的模因编程,试图为人群接种疫苗来抵御病毒的爆发,从而起到防御的作用。然而,在一些任务中,“模因鼹鼠”会发起攻击:利用复杂的公共意见研究和数据挖掘来提供微型目标数据,睡魔计划的模因学家可以针对地球上的几乎任何地方,调制出一个由模因和触发组成的阈下信息鸡尾酒。经过一周的模因轰炸后,睡魔计划的阈下信息干预让被模因轰炸“软化”的人群,抵抗睡魔的“间接影响”与“权力斗争”(GURPS社会工程,第61-67页)尝试时承受-6。GM可以让目标抵抗或对抗睡魔的交涉、威胁、领导力、商人、政治、宣传的检定也承受相同的-6。(GM可以将减值限制在与模因轰炸内容有关的人物上。)然而,由于这些阈下信息使用阿努恩纳库源代码为基础,目标人群对闯入者或其他阿努恩纳库工具的抵抗也-4!如果GM更喜欢使用政治变化和文化变化(GURPS无限世界,第105-106页),睡魔阈下信息增加让概念与提出检定都有+6,但阿努恩纳库行动也得到+4。正因为如此,几乎所有的睡魔潜意识模因攻击都被设计成在几周内在自我矛盾和不和谐中分解的形式。
在不了解阿努恩纳库源代码的情况下发送阈下消息只会产生微弱的效果。即使在政府级别的规模上进行,这样的潜意识作战也只能让特定的对抗或掷骰子往+1或-1偏转,而且不能影响有敌意的受众。

模因感染规则
接触强大的模因可能造成危险。GM可能希望使用给特定的模因或模因碎片使用基本集442-444页的“疾病与传染”规则,尤其是模因携带有怪异或令人恐惧的表达内容时。这个规则主要用于感染PC或友好NPC的外部模因;用模因感染具体的对手最好使用惑控技能或影响技能,感染一般NPC人群则是“模因轰击规则”的处理对象。
模因的“传播途径”总是看到或听到模因。抵抗力检定基于意志,且受抵抗阿努恩纳库编程、药物等的各类修正影响,以及下面的感染暴露程度修正:
·完全与媒体、互联网、暴露人群隔离:+4
·观看没有被直接污染的媒体:+2
·观看被污染的媒体但没有直接与其接触:+1
·与暴露人群说话:+0
·直接观看模因;与模因携带者说话:-1
·长期阅读或观看模因;与模因携带者长时间对话:-2
·主动参与模因(同人创作、论坛争论);与模因携带者深度交谈:-3
听众自身的情况也会修正抵抗力:
·与模因的目标受众不存在文化熟悉:+3
·与模因的目的直接冲突的劣势,修正对应不同的自控值:(6)或(9)+3,(12)+2,(15)+1
·与模因的目的直接冲突的其他特质:每有5点或-5点,+1
·大体符合模因目的的特质:按以上两个情况,但加值变为减值。
·直接针对听众所属人群或亚文化的模因:-2

模因的潜伏期由GM设定,但可以用“普通”模因潜伏期1d天作为方便规则,除非模因的设计者试图制造更快或更慢的响应。模因的伤害就是它的强度,将固定值转为骰子(规则在基本集269页),伤害会降低感染者的意志而非HP;通常,这种损失只适用于抵制或反对特定模因的努力,但GM总是可以为奇怪的连锁效应提供理由。一个敦促“向美国人投降”的模因也可能降低当地带路党的怯懦劣势的自控检定!
模因要么迅速消失,要么属于局限性模因。如果一个模因有循环周期,每天或每周骰一次,持续几天或几周,天数或周数与它的强度相等。局限性的模因不会循环;在造成最初的伤害后,它们终止活动,变成一个人物的怪癖或其他看似无关紧要的特征。(当然,除非GM认为它们含有催眠后的触发物或类似的精神地雷。)

其他模因则有更明显的攻击性症状。与疾病一样,只有当患者丧失了意志达到一定程度(1/3、1/2或2/3)时,它们才会完全显现。第31页的araddin僵尸只是一种可能性:GM可以置入目标或信仰,放大现有的劣势,或者添加新的错误认知、执念执、偏见、责任感或狂热(以及其他可能性)。劣势持续到模因消失,如果模因会消失的话!

治疗模因
模因伤害在直接暴露或模因攻击结束后,以每月1级意志的速度“愈合”。更快速的治疗需要专家技能(模因论)和心理学来诊断模因,然后洗脑、惑控或其他说服技能来对抗它。这可能很简单,例如只需要亲眼目睹一个明显无法否认的行为与模因的信息相矛盾;它可能包括反模因和几天的教学来弥补损害。还可能需要对大脑进行黑客攻击(如果是这样的话,减值是模因强度的一半)。无论GM决定采用哪种技能,成功都能立即恢复1d-2级意志,并将剩余的意志恢复速度提高到每周1级意志;关键的成功将立即恢复1d+1级意志,并将剩余的恢复速度加快到每天1级意志。
模因灌输的劣势的消退,可能伴随着这个过程,或者可能需要单独的精神治疗(Horror,第144-145页)。哪条规则适用可能取决于GM偏爱的战役风格:快速愈合促进了快速行动,但有造成荒谬感的风险;缓慢的精神恢复增加了残酷的现实感,但也冒着疏远玩家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