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武侦高二创】关于在故事完结之后的一些故事  (阅读 412 次)

副标题: ——总而言之,稍微写点二次创作之类的怀念一下这个长团吧

离线 云南劲爆大象部落

  • Peasant
  • 帖子数: 15
  • 苹果币: 0
一、苏姬的述职报告
以下内容来自南京武侦高档案库:
劇透 -   :
南京武侦高等专科学院 述职报告
姓名:苏姬
种族:人类
性别:女
年级:四年级
入学时间:2054年
目前状态:提前实习期
战力综合评定:A+
该生有较为片面的施法能力与优秀的身体能力,可适应在一般环境下的各类作战,可同时胜任前排作战与单元远程支援,同时对团队具有一定辅助作用,可以满载外骨骼状态进行较高强度的突击作战,建议编入攻坚队伍。
个人简历
2054.9——至今       南京武侦高等专科院校
2051.9——2054.6   云南省■■■■中学
2045.9——2051.6   云南省■■■■小学
以下为该生述职报告。

武侦高见习武侦苏姬述职报告:

我是苏姬,南京武侦高校四年生,经过2年实习,现将2年内工作情况汇报如下:
一、完成工作情况
2056年9月我正式作为一名实习武侦开始进行武侦活动,编入原2号队,与同校路待雪、何纵、觋罪歌、贺新凉同学,以及原1队成员沈红叶、端木绫、秦嘉卉、茉莉、赢灵衣共事。在此期间,我们两支小队通过办理李昊南躯体被盗案,深挖线索,排查情报,确认该案涉及一名未登记八环施法者及其背后的庞大势力。
在之后的侦办工作之中,我小队协同上级,一同对该案件进行了深挖彻查,过程中与该势力有过数次战斗,确认对方为拥有严密等级、庞大力量的违法组织,在该起案件办理过程中我小队同样出现过伤亡,后参与了南京武侦总部被袭事件中对总部的护卫工作。
2057年初,为侦办案件的需要,1号2号小队共同前往日本进行交换生实习,同时也是为了核查日本有关线索,此部分涉及案件机密,不予汇报。
在2057年日本交换实习完成后,因事务变动、人员调用原因,现小队为原1、2号小队整合,代号【龙与美人】,沈红叶任队长,队员:苏姬、路待雪、秦嘉卉、端木绫。小队以正面作战能力为主,继续针对李昊南躯体被盗案继续摸排,寻求新的突破口。该次我小队从北兰岛遗迹打捞行业发现线索,深挖彻查,查出了代号【ROL】的女子与该八环施法者所领导的势力存在联系。后查实,该势力正谋划以引导北兰岛世界能量风暴,以日本草薙剑打开传送门为手段将该能量风暴定位于崇明岛。经我小队努力作战后,已关闭引导风暴程序。后我小队乘胜追击,先后击毙该势力主要头目【风眼小队】、【后藤奈美】、【走私者】,击退【PMC】部分战力,剪除了该八环不明施法者的羽翼。
此事件经过南京武侦处理调查,及2年的侦办,现已确认该八环施法者为出于不明原因,对社会抱有极端个人暴力犯罪意图,先后采取不同程度的行为造成了数次社会安全危害,包括南京武侦总部被袭一案。目前该犯罪团伙首脑在外潜逃,主要头目【风眼小队】【后藤奈美】、【走私者】已由代号【龙与美人】小队击毙,【PMC】安全保卫公司因损失风险而退出该次任务。
二、个人成绩经验
在此次未注册施法者及其势力的打处过程中,我积极协同小队成员一同参与了案件侦办、线索摸排与各类作战。在侦办过程中,我利用所学知识,帮助队伍辨别相关敌类、法术、奥秘物品,通过交涉等方式做好了情报信息的收集工作。在战斗过程中,我配合队友,做好边锋职责,与前锋的沈红叶与端木绫同学配合默契,同时做好了侦察者路待雪同学以及狙击手秦嘉卉同学的护卫工作,在保证了自身战斗力的情况之下以法术及单元进行了支援。我作为歌者,在战斗中能够保证自身一定程度生存能力的同时,逐步让自己能够做到打得动,打得到,扑得倒,控制好的程度,这一切是与小队的合作是分不开的。我感谢我的每一个队友,他们在我成长的道路上给了我很多的启迪与帮助。
三、个人问题教训
目前为止,我在工作中还存在着诸多问题,譬如其他技艺方面研习不足,法术学习程度不够,已知法术不够多,面对较高防护减免的敌人无力,以及对接触性伤害明显应对不足,过分依赖变身能力的问题。今后的日子里,我会从该几方面考虑,努力弥补不足之处。
四、今后计划
目前暂定目标为继续与同小队同学继续执行任务,共同提升,争取做到更好。未来的目标为寻找类似【黄道带】的武侦组织,进行高强度战斗服务。

离线 云南劲爆大象部落

  • Peasant
  • 帖子数: 15
  • 苹果币: 0
Re: 【武侦高二创】关于在故事完结之后的一些故事
« 回帖 #1 于: 2019-12-28, 周六 01:42:59 »
二、XX年之后的女子会
劇透 -   :
"你说,爱情到底是什么?”
如此说着的路待雪晃着手里的玻璃杯。她瘪着嘴,看着杯子里澄澈的棕色液体。
“我怎么知道?我还想问你呢大先知。”
用餐具叉子插起一块肉的是依然戴着一顶贝雷帽的黑发女人,她有些咬牙切齿,却又有些无奈。
“我和黛西都才刚出完任务回国,这饭都没吃呢,求求你讲点人话吧姐姐。”
“我,我觉得还是听待雪说说吧,苏姬。”
被她称作黛西的女性是坐在这张桌子上的第三个人,这位绿色长发的女性正捧着一杯果汁小口喝着,此刻听到了同伴不客气的话语,方才出声。
嚼着食物的黑发女人苏姬没说话只是摊了摊手,随后看向话题与这一次小聚会的发起人,银发的先知陆待雪,看着她又叹了口气。
“你们啊,就听我说一下嘛,这一次姐是真的受伤了。”
这人又把视线移回了手里的酒杯,带着几分委屈地抱怨起来。
“我遇到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不管是哪个,不管是哪次,全都是大猪蹄子。”
“你哪次都是这样说的。说吧,这一次的男人又怎么了?”
苏姬这才把嘴巴里的东西咽下去,正慢条斯理地切着下一块肉,便随口一问。陆待雪听了有些烦恼地捂了捂额头,叹了口气。
“是前天吧,我突然地就从天启视野里看到了他两天之后……算一算就是今天的这个时候吧,悄悄背着我约了个另一个女孩打炮,我就在他绿我之前就先和他分了。”
“老天,你这毛病就不能改一改吗,你这天启一开就等着单身一辈子吧。”
苏姬略微停下动作感叹了一句后便毫无动摇地继续切割,反倒是一旁的黛西还摇了摇头。
“不管怎么说,既然是对方的出轨,那就不是待雪的错了呀。”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我这也太倒霉了,你知道这是我第几次分手了吗?这是第四十四次了,四十四次啊黛西!”
陆待雪苦酒入喉心作痛,不由得拍了一下桌子强调了那个两位数,随后满脸不忿捏紧拳头。
“我就觉得全天下的渣男是不是都被我给撞上了!怎么会那么多的男的没一个稍微好一点的,就上次我和你们说的那个,不知道我是个先知的那人,一心想着我是路家大小姐,还想给我下药!”
“那你还得说说上次那个重金买了个据说能够防护侦测的奇物,然后来和你谈恋爱的。多好一男人,要脸有脸要身材有身材,能打架,会烂漫,就是他不馋你身子只是馋你帮他看点国家机密的。我记得那次抓那个间谍你还得了个嘉奖……哎哟姐姐你踢我做什么!”
说着风凉话的苏姬被人从下面给了一脚,随后踢人的路大先知也算是早已习惯这人不怎么安慰人的事实,她长叹了口气。
“也算我求你,姐姐你可做个人吧,别老是说烂话,我这失恋呢你还夹冰带雪的。”
“要我说主要还是你胸不够……嘶——哎你这小婊砸还会掐人了!”
“你就不会说点好的!”
黛西看着这一黑一银两个女人闹起来了,只是喝了口果汁,随后才问道。
“虽然现在问起来有点晚,待雪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嗯?”
路大先知被问到了,她不由得思考起来,随后叹了口气。
“男的,活的,不绿我的。”
“你拉倒吧,这样的人又不是没出现过,我看,两年前吧,你拉我和嘉卉喝酒的那一次。你一直在说那个男的像是个木头一样,坐在那里除了看着你傻笑啥都不会做,他没绿你对吧,你不还是和他分了。”
苏姬死不住口,继续吃着,这一次路待雪倒也没有反驳,只是长长叹了口气。她低头看着手里的酒杯,将之慢慢地在手里摸索旋转。
“哪有什么确认喜欢的类型就会不变的,这又不是按图索骥便能水到渠成的事情,喜欢的人的缺点也会因此接受,不喜欢的人会把原本能接受的地方也给抹黑,要这样说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感情。黛西你和红叶当年在一起的时候,也根本不是按照对方就是你心里的那一个他的标准去套的吧?”
黛西只是尴尬地摆下了果汁,她挠了挠脸,随后摇摇头。路大先知像是放了气的气球一般垂头丧气,然后一口干了手里的酒。
只有苏姬还在吃,她不光是吃,还能抽空继续说风凉话。
“要我说,你这个天启视野,必须得控制一下了。这天启一闹,男友白钓,不管是谁,总会有人担心被一个先知惦记着,男人也总是需要一些隐私的嘛。你说如果我是你男友,我觉得我女朋友一个先知,随便一个预知就能够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去打游戏,什么时候悄悄藏了私房钱,什么时候在【抖手】上刷一刷女主播,什么时候多看了街上哪个狐狸精的大长腿,然后统统秋后算账,这谁受得了啊。”
这风凉话是吹得路大先知心里拔凉拔凉的,她搓了搓下巴,脸上还是不爽地看着这个东奔西跑的武侦姐妹,开始想要预知未来看看她下一次倒霉是什么时候。
“苏姬姐姐,你真是我亲姐,我能控制我早找一个好男人嫁了还轮得着你这瞎哔哔呢?我这不是没办法嘛!这东西嘎嘣一下跳出来,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都做不到,哦你意思是我应该假装不知道,然后现在和你们喝着酒,还预知一下我的那个男朋友正抱着谁是吗?”
苏姬被对方盯的有些毛,她的贝雷帽不由得高耸了起来,她摘下了帽子,挠了挠长在头顶的两只被吓得竖起来的虎耳,随后叹了口气。
“不结婚就不结婚呗,你们先知的成婚率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别怕,这不是还有我也单着嘛,还有嘉卉。”
“啊……说起嘉卉,前几天她发了新的ins,好像是在西藏呢。”
黛西从一旁的提包里取出了碟板,随便操作两下之后投影出了一张立体照片,那个风元素女性倒提着一把长步枪,背对镜头坐在石头上,正伸手抚摸一只依偎在她身边藏羚羊。
苏姬顿时精神了,一拍手,随后对着这照片不断地点手指。
“你看看,待雪,这叫什么,这才叫人生价值,和你整天和大猪蹄子斗智斗勇根本不是一个水平的你懂吗?”
“不是,你现在说这个也没意义啊,我就真的想安定一些,找个能给我安全感的人不行吗?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被家里找回去之前一直在苦兮兮地过日子。我也没那么远大的目标,那么多的情怀,我实际上只想找个能让我感觉安心的另一半过过日子就挺好了。”
这位国宝级的先知小姐对自己的先知能力并不怎么看重,或者说,她根本没打算让这个能力用到最合适的地方去。这家伙就直接这样自暴自弃地瘫在椅子上,头靠着椅背上沿,脸朝着天花板。
“哎哟我好烦啊……我真的好烦啊……”
苏姬和黛西对视了一眼,都耸了耸肩。苏姬挪了挪椅子,把自己的老虎尾巴给放了出来,往路大先知的脸上拍了拍。
“好了,冷静点,大先知,你还有不少的时间去甄选男人呢。今天难得我和黛西回来,你看看联系不联系得上阿绫,或者看看灵衣。”
“得了吧,那两个人比你们两个更难约。”
路待雪摆了摆手赶开了那老虎尾巴,随后就这样侧着脑袋搁椅子靠背上,等死一样地看着苏姬。
“那你呢,苏苏,你又是怎么一直到现在都单着,别说你和我一样也没安全感?”
“哟,还要扯上我了是吧?”
苏姬把右手肘放在桌子上,托着脸颊,摇摇头。
“别扯开话题了,待雪。说到底你还是没啥安全感,不顾我也挺好奇的,你不是先知吗,继续这样找到一个能够接受你的男人不就得了,或者直接看看,你未来的好丈夫在哪里。”
“我记得我从以前一起在武侦高的时候我就说过很多次了,别老是把我当万能的。你这人是装老虎把自己都给装的虎头虎脑神志不清了吧?”
这两个人又拌嘴了半天,随后苏姬才将盘子一推,在她的面前的盘子里已经空了,奔波在外的武侦难得有了一顿饱餐。
“说到底你到底为什么会那么没安全感啊,虽然说你以前没被家里人找回来之前听说过了一段苦日子,但我也没听说过你那段时间到底有多难。”
虽然说平日里的闲聊也提到过这位现在国宝级的大先知在被自己那个显赫的家族找回来之前,是过了一段时间的苦日子,但是具体到底是如何程度的贫穷使得这位大先知直到现在都没怎么说过。
先知大人侧目看了一眼苏姬手边空了的盘子,分量足够的肉排留下了不少的油腻在盘子的中央,她指了指那个盘子。
“有时候,我的晚餐就是这个。我最喜欢找的工作就是收盘子的工作,从懂事开始就很喜欢收盘子 ,在收到洗碗水箱的地方之前,看着没什么人盯着的话,我就会舔一舔。其实一个人要苟活下去虽然不容易,到也不难,现代社会不想饿死的话只要肯想办法,愿意努力,还是能够活着——但那只是不饿死,而不是不饿。”
她晃了晃自己的酒杯,看着她的两个姐妹脸上变得微妙起来的神色。各自的成长环境终究太过于迥异,很难真正预料到对方的成长过程。她似乎有些微醺,把酒杯轻轻放桌上,挠挠头。
“行,那我给你们讲一段。”
劇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