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世设背景下的书籍】《初识魔法学派与施法者》  (阅读 1398 次)

副标题: 不,我告诉过你了,我们并不需要生吃一只蜘蛛。

离线 肉冻云雀舌

  • 版主
  • *
  • 帖子数: 680
  • 苹果币: 0
  • 愿他人的原力与你同在。
伟大而又全能的尼古拉斯著

魔法学派
魔法早在文明的黎明时便颇为活跃,而对于魔法的系统学习与教育体系则时至今日也正在被不断完善。
到了赤苋(Amaranth)时期,对于魔法的掌控虽仍仅限在一小部分人群之中,但与魔法所相关的产品则早已得到大众的欢迎。在商业发达的潘罗帕半岛,魔法家具在中产阶级家庭中已然成为生活品质的象征。
就如同如今赤苋的观星家所观测到的众多世界一样,赤苋的魔法,无论是神术还是奥术,都可被归纳于八大魔法学派之中。以下是这八大学派的简略介绍。

防护
在曾经的黎菻和平时期Pax Aleruma,防护系法术是需求较少同时并未受到大多数研究关注的一门学科。尽管如此,仍有一两个防护系法术在魔法教学时作为基础之一,例如护盾术Shield和虔诚护盾Shield of Faith。近年来,随着与天使,魔鬼与恶魔之类的天外来客的接触逐渐增多,例如防护善恶Protection from Good and Evil和放逐术Banishment之类的法术被研发出来并被那些常与此类生物接触之人(例如近年兴起的名号各异的圣武士教团与一些渴求异界知识的学者)学习并使用。更有成果的防护系研究者,则甚至可将他人法术的效果反转甚至抵挡。

学习防护术的关键,依靠于施法者本身的耐性。此耐性并非指施法者肉体能承受的伤害,而是指其能否面不改色且心不惊慌。一名优秀的防护系法术实践者,善于面对迫在眉睫的危险时仍能将复杂的咒文与姿势完美地使出。而对于那些抵挡天外来客的法术来说,对于异界风景的古怪与陌生具有强大的承受能力也是学习并施展这些法术中必要的一部分。

随着曦和帝国的军事实力的逐渐兴起和五十年和平的结束。防护系再一次为人所看重且被认为是更加“实用”的学科,而选择成为一名防护师来寻求更好的就业机会的出身平凡的法师并不在少数。

咒法
咒法系是一门严肃的学科,一名魔法学徒在学习咒法系前通常就已经在别的领域具有不错的成绩。咒法系最为人知的主要成就,是将异界生物或精魂召唤到自己身边并为自己服务,这里的代表法术有灵体卫士Spirit Guardians和获得魔宠Find Familiar。而近几年来,一些奥术施法者所做的新实验则允许他们通过反推召唤实体的过程,将自己和他人传送到心仪的位置。这类法术的代表则是迷踪步Misty Step与任意门Dimensional Gate

对于咒法师而言,一名“大师”的界限处在召唤Summoning和缚誓Binding之间。大多数的咒法系法术使用者都仅能做到召唤Summoning,即使被召唤而来之物在短时间为自己所服务。而咒法系大师则可以通过一种被称为缚誓Binding的仪式令所召唤来之物在长时间之内为自己所用。而这常常是大多数咒法系研究者的瓶颈期,大多数突破了此瓶颈之人则都将不能做到缚誓的咒法师认作为学艺不精或是新手。

就如同这门学科本身一样,自称为“咒法师”的奥术研习者常常具有较高的学术与社会地位,而他们大多数也绝非滥竽充数。“召唤Summoning”与“缚誓Binding”之间的区别更多为内行所看重,在普通人眼中,咒法师们则是神奇与奥妙的代表。咒法师同时也是最早与天使,魔鬼,恶魔以及各式各样的元素生物取得联系的一批人,因此他们之中也多出异界知识的大师。

预言
对命运惊鸿一瞥的追求从未停止过。预言学派具有悠久的历史传统同时也在几乎每个文明中都曾占有一席之地。部落酋长渴望在自己的继承人选择上寻求意见,已故之人的家眷则希望得知死去亲人轮回后新的身份。预言师们不仅要在家中进行他们复杂的研究,亦常常被重金聘请去远游进行对命运之网的解读。众多的法师为了更好的研究文献与进行实验,学习预言系法术以解读或是获取更多的信息,通晓语言Comprehend Languages和秘法眼Arcane Eye都是法术书中的常客。

对于预言系的学习者来说,细心与耐心是最为重要的品质,因为不论是解读文献还是阅读命运,他们工作中的重要一部分都是在无尽且庞杂的信息之中提取出起有意义或是用户渴望的一部分。任何粗心或是急躁都可能导致这份信息的丢失,而重新阅读通常都需要长久的时间。预言系的学习者发明了多种方式来锻炼自己的注意力,近日兴起的其中一种便是猎梭Shuttlehunt。这一锻炼方式要求练习者在高速运转的纺织梭道上抓住飞行的梭子,尽管失败意味着剧痛,但的确有成效。一些平民出身的法师会潜入纺织厂并进行此类练习,这在近日引起了不少抗议。一些人认为优秀的预言师同时也是优秀的弓箭手,这一观点未被证实。

预言师的重要性从未被低估过,但近日一群自称为追魂者Soulbuster的预言师自愿联合起来尽其毕生所学定位变化之神的位置来将其绳之以法。他们的工作最近有了成效,变化之神被确定在瑞岱岛。

附魔
尽管有时并不认为是正派法术,甚至不被认为具有研究价值,附魔法术的应用同时也能追根溯源到魔法刚刚兴起的时期。魅惑人类Charm Person和祝福术Bless的使用范围几乎可以从北方的大裂痕到南方的沸海群岛。由于该类法术的普遍应用,对抗附魔系法术效应的训练同时也在有所需求的人口中传播开来。上到一名树敌众多的将军,下到一名在魔法较为流行的市集做生意的商人,当他们发现自己有着不自然的情绪流动那一刻,他们便可发现自己中招了。这种训练自然也由精通附魔系的施法者所提供,费用并不低廉。

很多研究者认为附魔系法术并不是正当的研究,但这实际上是因为无论他们再怎么投入精力去研究附魔系的个中奥妙,他们仍不能精通于此道。因为附魔的重点在于其研究者的同理心,即其重点在于你是否了解你身边的人,而这正是大多数的奥法研习者无法成为附魔系高手的原因。附魔系法术的作用在于影响他人,而其精髓则是通过给予其施法对象的思维尽量少的刺激来激发出最为自然的情感,无论是崇拜还是恐惧。一名市井之徒在附魔系法术上可能达成比某些大法师还要高的成就,因为附魔系法术本质上便是欺骗,而一名优秀的附魔系大师会在施加其法术影响的同时施加最为精湛的实际骗术。

由于附魔系法术本身的广泛应用,此法术的学习者同时来自各行各业。我们虽鲜见到有人自称为“附魔师”,但事实上河边的摆渡人,酒馆内的吟游诗人,都可能时刻准备着以甜言蜜语施加以其心仪的影响。

塑能
大多数人第一次认识法术是从他们儿时的故事集中,塑能系法术在这样的故事中则登场最多。从火球术Fireball到闪电束Lightening Bolt,再到疗伤术Cure Wounds和治愈真言Healing Words,塑能系法术在当今世界角落里未被记载的故事中仍展现着其强大的力量。

在塑能系法术的学习中,不论是毁灭还是恢复,最为重要的特质都是情感与不被动摇的意志。对于操纵塑能法术造成伤害的人来说,他们最需要培养的情感则是愤怒。他们要明确地意识到自己的目标是对自己造成威胁的敌人且自己要以最为干净利落的手段将他解决。为了更好地行使自己的意志,他们可以将自己的目标看作是怪物,野兽,或是任何需要被立刻杀死抹去存在的生物。唯有了解到自己将目标消灭的必要性,塑能系的法术才可发挥出最大的威力。而这点对于以塑能系法术医疗之人也是如此,他们也要将受自己医疗之人看作一份受了损伤需要修补的物件,而治疗者的天职便是将其修复到其原来模样。这两者都需要无比坚定的意志,而这意志以为着坚信自己行动可绝对成功且不被失败动摇。他们要相信自己手中火焰可焚毁一切所解除之物,也要相信自己可以将血肉填补,将内脏修复。

塑能系在战争中自古以来便得到了广泛的应用。曦和帝国近日起新建立的军队编制“旭日军“将塑能系法术在战斗中的应用发挥到了极致,这支军队的全员都同时是治疗与伤害法术的大师,并有着据说能让”太阳的光辉普照世界直到永远“的秘密武器。

对于一般的法师等施法者来说,专修于塑能系法术更多地是为了在不稳定的生活中自保。因为在如今的世界中,虽然五十年的和平已然过去,但既然战争仍未开始,那么的话对塑能师的需求便不会增加。

幻术
幻术系在很多时候的境遇与附魔系类似,易容术Disguise Self和无声幻影Silent Image也尤其受到有渗透需求之人的欢迎。但对于幻术的抵抗训练却难以同抵抗附魔术的训练一般奏效,因幻术本身也是一门高深秘法。

就如同附魔系,幻术系也是一门讲究欺骗之道的艺术。然而比起附魔系对人本身观察的细致入微,幻术系的学习者应将他们研究的重点放在对周遭环境的观察和拟真。幻术的重点在于描绘出真实的五感体验。通过平时对周遭事物细致入微的观察与丰富的生活经验,施法者方能完美地模拟出气味,物理互动效果,纹理,触感乃至是味道。幻术便是如此道理,它的研习者是环境的模仿与再造大师,而其中精英所投射的影像不依靠特殊方案例如真知术True Seeing则几乎无法发现其破绽。

真正的幻术师就如同他们的造物一般难以被其发现真实身份,他们或许会混在街头艺人之内表演戏法,但当你看过七彩巨龙自天空中飞翔并喷下彩虹光芒的吐息后,你边应该能得知你刚刚把硬币放进他帽子里的人并不是等闲之辈了。

死灵
过去人们对死灵术谈虎色变,但当人们发觉那些牵扯到复活的法术(例如死者复活Raise Dead)也属于此类后死灵术便得到了更多的宽容和理解。亵渎尸体,创造不死生物,抽取生命能量,延长寿命仍是严格受到禁止的死灵术,而遗体防腐Gentle Repose则是一门收取较少费用以作为慈善的服务。尽管复活死者并不违法,但通常是为了在某件争端上得到解决方案,因为将一个已经经过了轮回的灵魂召回将会导致那个灵魂目前所占据的身体暂时停止运转,而这对灵魂和身体本身都可能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对于魔法团体来说,死灵术也是一门精妙的学科,因其本质是对于生命与灵魂的操控。但由于其实践用途大多数将受到执法者的关注,大多数选择研习死灵术的学者都将其研究局限在理论以内。而这些理论对学界了解生命,灵魂,和轮回本身都起到了巨大的帮助。死灵术的历史悠久,但合法的死灵术学习材料受到严格的管制,唯有具有较高社会地位的学者能有机会研习这些材料。在学习过程中,由于学习材料常常是古老的文献,学者通常会使用预言系的解读,咒法系的缚誓来帮助自己整理,归纳和阅读这些资料。因此也就造成了学界对于死灵系学家大多数都是魔法大师的刻板印象。

死灵师并不多见,但至少这个头衔现在不会招惹充满正义感的卫兵。但除开内行人对死灵师的刻板印象外,外行人仍对死灵师具有一定分的畏惧,而倘若有任何死灵师作恶的消息,整个群体的名声都将一落千丈。死灵师主要的工作之一提供遗体防腐Gentle Repose的服务,因为有些家庭或村落极其敬重其中长者的言语。死灵师将首先使用死者交谈Speak With Dead来确认受术者灵魂本身是否同意,随后施展遗体防腐Gentle Repose来延缓受术者灵魂进入轮回的时间,随后死灵师将与其客户签订一个长期契约,即如果出现争端,他将复活受术者来帮助解决。一般来说死灵师会将这种复活次数最多限定为3次,因为普遍认为灵魂具有回到轮回的权力,这项服务在受术者不愿意继续时将立刻结束。

变化
变化系法术是潘罗帕半岛上冉冉升起的明星。大多数的民用魔法产品都出自变化师的鬼斧神工Fabricate,而他们在制造这些物品时则会用到心灵遥控Telekinesis,活化物件Animate Object等手法。而传统的变形术Polymorph和羽落术Feather Fall也是变化系法术的智慧结晶。

如今的变化系研究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实用变化学Applied Transmutation,另一类则是理论变化学Theoretical Transmutation。实用变化学的研究着重于创新和研发新的魔法产品,而这一类新研究如今正有着从变化系分裂出去的趋势,乃至于出现了一类名为奇械师Artificer的新兴施法者。理论变化学则着重于更为传统的变化系本身,这一派的变化师热衷于拥有复杂的变量的实验,并通过研究物质世界的本质来了解更为宏大之物。理论变化师执迷于寻找新的材料来帮助自己进行实验,因此他们中的一些人曾旅行到世界的尽头,而一切都是为了探寻世界之本质。

实用变化学是目前学界最热门的魔法研究学科,可以预见的是,只要和平持续下去,实用变化学的经济效应将受不到任何影响,甚至会一直上升。部分理论变化学家和学界批评实用变化学对研究本身没有足够的投入和尊重,且担忧民用魔法产品的安全性和稳定性。
团队赞助者
美迪特瑞尼尤罗帕
"我是他们描绘梦想和怨恨的画布,他们希望和疑虑的容器。一面镜子,仅此而已。"
”就在最初的(日子里),在一切戒律存在之前,
空中回响着我们那骇俗的疯癫。
让我们彼此接受吧,
让我们展露隐藏着的那真实之面,
那早已被吞噬的,在每一个遗忘之年。”

Dark and red glows the winter sky
Two souls divided by the threads of time

离线 肉冻云雀舌

  • 版主
  • *
  • 帖子数: 680
  • 苹果币: 0
  • 愿他人的原力与你同在。
Re: 【世设背景下的书籍】《初识魔法学派与施法者》
« 回帖 #1 于: 2019-11-16, 周六 13:58:26 »
施法者
或许你刚刚才从魔法自动售货机里买了一袋曦和茶叶,又或许你因为你邻居刚刚购置的魔法琴而羡慕不已。这些事实或许又在告诉你,相比有很多人会魔法,因此他们才能制造如此神奇的魔法物品吧。答案是并不。事实上,绝大多数人都不会魔法,魔法物品之所以能大规模地生产仅仅是因为技术高超的施法者为企业们制造了可以用于生产魔法物品的魔法物品,而这些生产魔法物品的魔法物品则是小孩都可以使用的。(据说在某些工坊里的确是小孩在使用。)
也正是因为施法者数量的稀少,大部分人连德鲁伊与法师都分不清。本书的后半段将为读者讲解几种主要的施法者。
团队赞助者
美迪特瑞尼尤罗帕
"我是他们描绘梦想和怨恨的画布,他们希望和疑虑的容器。一面镜子,仅此而已。"
”就在最初的(日子里),在一切戒律存在之前,
空中回响着我们那骇俗的疯癫。
让我们彼此接受吧,
让我们展露隐藏着的那真实之面,
那早已被吞噬的,在每一个遗忘之年。”

Dark and red glows the winter sky
Two souls divided by the threads of time

离线 肉冻云雀舌

  • 版主
  • *
  • 帖子数: 680
  • 苹果币: 0
  • 愿他人的原力与你同在。
Re: 【世设背景下的书籍】《初识魔法学派与施法者》
« 回帖 #2 于: 2019-11-16, 周六 13:58:49 »
法师
能被称为法师的人,是最为优秀也最为常见的施法者。他们自魔法被开始使用时就一直存在,不论种族,不论出身,凡是将其平生精力全部投入于探索魔法,掌握魔法,精进魔法这三件事上者,皆应被称为法师。
如今我们世界上的绝大多数奥术魔法,要么是为法师所发现,要么是为法师所发明。法师们不仅练习,研究魔法,同时还传授它。而在我们如今的世界,有以下几所法师学校。
   中央魔法学院与黎菻图书馆The Central Academy of Magic and Alerum Library
   在曾经被称为中央王国——如今被称为赤苋朝贡国——黎菻帝国曾经的中心地带的东部,屹立着中央魔法学院与它的附属建筑——黎菻图书馆。这座学院是为了庆祝黎菻王国与曦和王国的大婚而成立的,而自那时起,学院便保持着同时研究并教授神术与奥术的传统。不止是法师,也有牧师在这里进行受训。随着帝国的分裂后,中央魔法学院以及其周边地区维持了五十七年的中立地带。中央魔法学院的教学理念是博采众长,融会贯通。所有的魔法学派都在这里得到了教学,同时学院也欢迎除法师外的奥术施法者,如吟游诗人,来到学院做客或进行长期学习。
这里是黎菻与曦和两国曾经友谊的最后象征,但自赤苋初年起便一直被野心日渐增长的曦和帝国虎视眈眈。不仅是因为中央魔法学院本身的地位,同时也是由于它名下的黎菻图书馆,全世界占地面积最大,藏书最为丰富的图书馆。
   黎菻图书馆最初建立的目的,便是收藏黎菻与曦和的历史记录,政事记录,宗教典籍等重要文字记录。同时,这座图书馆也是传统与怀旧之神——莱博维茨最大的教堂,而莱博维茨的牧师也一直是黎菻图书馆唯一的管理者,除此地之外再无他处可见到他们。原本,黎菻图书馆仅对学院的高级讲师与管理者开放,但自从黎菻/赤苋帝国灭亡之后,学院反而采取了对全部学员开放图书馆的政策。这一举动使得中央魔法学院如今成为了学习魔法与神术以及其他人文学科真正的殿堂。
   也因此,黎菻图书馆成为了曦和帝国最为痛恨的目标。图书馆内对外展示的文件也包括了黎菻与曦和真实的历史,这对于曦和如今污名化黎菻的历史教育政策百害而无一利。为了彻底摆脱曾经附属公国的过去并建设一个真正伟大,配得上曦和恩惠的人间天国,黎菻图书馆必须在曦和之火中被焚烧殆尽。
   沸海天文台Aboilsea Observatorium
   沸海天文台于黎菻帝国殖民沸海群岛初期时建立,位于如今的黎菻尼亚-天照-小潘罗帕境内,其初衷是在沸海群岛上进行不受人打扰的观测群星与其他世界的工作。少有人打扰的沸海天文台也很快受到了那些热衷于独自研究,潜心工作的法师的青睐。随着法师的迁入,法师的仆从与学徒们也一并搬入,而此地也便自然地成为了一处法师学院。
   沸海天文台真正开始有了学术意义上的成就,是源自于第一次接触。尽管占星家们早就已经注意到了在遥远的天际之外存在着其他的,更为古老且更为强大的文明世界。当听闻赤苋皇帝要向外世界进军之时,天文台们同时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不论是短讯术,还是动物信使,还是规模更大的法术——向皇帝发出了警告。然而,赤苋皇帝的傲慢已然无可挽救,第一次接触与黎菻的终结也就此发生。随着第一次接触后,沸海天文台第一次认识到了宇宙的残酷,并将其研究公开发表:
   我们的世界,我们曾经的帝国不过是茫茫星海中的沧海一粟。在我们的认知之外,名为天使,恶魔,魔鬼的三个互相为亘古宿敌的强大无比的文明在黎菻帝国数千年之久便开始了互相之间的征战。他们已经将这个宇宙中的大半划入了其势力范围,而很快我们的世界也将被纳入其中——在他们在我们的世界互相征伐之后。
   某些历史学家认为,赤苋时代的开始不仅是是第一次接触与黎菻的终结,人们对于这个世界与异世界的新认识也是赤苋时代的一大特色。如果这一说法能得到广泛承认,那么沸海天文台——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是时代的开创者之一。自那之后,天文台成为了异界生物与异界研究的中心,咒法与预言是天文台的先锋学科。在这和平的五十七年间,天文台在扩宽我们的知识领域上做出了最大的贡献。假如某日中央魔法学院被曦和所毁灭,那么沸海天文台将成为世界上下一个魔法学习的中心。
   然而,天文台并非万事无忧。身在黎菻尼亚-天照-小潘罗帕之中,三方对峙的紧张政治环境使得天文台的学者不得不担心,倘若战争之火在沸海上燃烧,自己能否安全?近日,天文台中部分的咒法系大师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意见,而那便是将整个天文台变为一个可随时传送的移动建筑。这样既可使天文台远离战火,同时也可使天文台能在其他的位面更方便地进行其研究。这一提议过于激进,但其支持者不在少数。
   自由法师公会Guild of Free Mages
   与经受过正统学院训练相对的是,是那些非学院派的法师们。有时也被称作野法师这一蔑称的他们称自己为自由法师。在帝国时期,帝国法律对于法师的管理严格且严谨。未完成中央魔法学院训练的法师将会被认为是潜在的危险分子,并会遭到关押的风险。而随着帝国的崩塌,自由法师的时代也随之来临。魔法学院并非免费,而每年因为种种违反校规行为而被退学的法师也不在少数,种种因素导致了自由法师这一群体的出现。
   自由法师公会分布于潘罗帕共和国内的各个城市中,基本上每个城市都可以找到公会的建筑。由于一些显而易见的原因,自由法师与学院派法师之间有着巨大的分歧,而分歧有时则演化成冲突。与此同时,自由法师公会与潘罗帕共和国内正在逐渐崛起的企业维持了良好的关系,前者需要稳定的资金来源,而后者则需要魔法产品。尽管对着学院有着普遍的厌恶,但是一对一的师徒关系在自由法师工会之中并不罕见。同时,学习魔法也成为了儿童或青年人的一条出路,而自由法师公会只收取极少的入会费。尽管如此,其一对一的教学关系和不受人监管的教学质量却常常为人诟病。有时,一名渴望成为魔法学徒的儿童到了青年才发现自己只不过是做了一个令人厌恶的老头子几年的免费佣人。总之,从零开始的魔法研习者加入自由法师公会后鲜有成才,而公会与学院之间的负面关系则更断绝了这些不幸者在魔法一途上未来的道路。
    曦和神学院 Xi-he Divinity School
   建立一座属于自己的魔法学院也是日御维新这一复兴计划的一部分。在曦和帝国的赞助与支持下,曦和神学院于赤苋历五年建立,同时也是第一座在赤苋时代开始后建立的魔法学院。曦和神学院对曦和人免费开放,但拒绝外国人入学。神学院教授的并非只有魔法知识,同时也包括对曦和神教义与曦和自身文化的学习。单从魔法教学上来说,神学院主要教授塑能系魔法,因这一系魔法被认为最接近于曦和的教义。同时,神学院也是曦和帝国内的科研中心,很大一部分的教学资金被用于研究军事理念与军事科技。由于仅限于曦和本国人入学,有关神学院的具体信息少之又少。
   最近的流言称,神学院在战争科技上出现了巨大的突破,并“研发出了前所未闻的恐怖武器”,尽管部分人认为是危言耸听,但神学院已经逐渐成为了曦和帝国逐渐增长的威胁度的代名词。
团队赞助者
美迪特瑞尼尤罗帕
"我是他们描绘梦想和怨恨的画布,他们希望和疑虑的容器。一面镜子,仅此而已。"
”就在最初的(日子里),在一切戒律存在之前,
空中回响着我们那骇俗的疯癫。
让我们彼此接受吧,
让我们展露隐藏着的那真实之面,
那早已被吞噬的,在每一个遗忘之年。”

Dark and red glows the winter sky
Two souls divided by the threads of time

离线 肉冻云雀舌

  • 版主
  • *
  • 帖子数: 680
  • 苹果币: 0
  • 愿他人的原力与你同在。
Re: 【世设背景下的书籍】《初识魔法学派与施法者》
« 回帖 #3 于: 2019-11-16, 周六 14:00:38 »
德鲁伊
很少有人对德鲁伊这一群体略知一二,而当他们看见自己的邻居变成一只鸟飞走时只会认为:“阿,又是什么厉害的法师技巧?”
实际上差得远了。德鲁伊与法师是根本不同的两个群体,他们的文化不同,其魔法本质也不一样。或许法师是世界上第一批开始使用魔法的人,而德鲁伊结社则是这个世界存在之初就已经形成。德鲁伊的魔法来源于这个世界,或是它的自然状态本身。而这一状态最为广泛也最容易理解的体现便是森林,海洋,河流,山脉等自然风景。尽管越来越多的德鲁伊的生活方式与常人无异,但他们之中那些恪守其上古誓约的少数如今仍在车轮与道路尚未触及之地实践着自己的传统。他们无疑是令人肃然起敬的。当然,这并非意味着入世的德鲁伊就不值得令我们敬佩,正好相反,这些踏入他们并不熟悉的世间的自然斗士勇气可嘉。就如同法师依赖于学院或公会一样,德鲁伊也有着自己独特的社会结构——结社。以下是如今我们所知的几个结社。
沸海诸结社The Aboilsea Circles
在帝国殖民沸海群岛之前,沸海群岛上的诸多结社便已存在,并统一称为沸海诸结社。在殖民初期,沸海诸结社一直与外来的帝国保持敌对关系,并曾经多次与帝国在群岛上发生冲突。帝国采取了与当初开拓拉那草原时一样的怀柔政策,并以本土德鲁伊作为代表多次与沸海结社进行谈话。很快,一切敌对行为都被停止。而沸海结社则开始主动帮助帝国进行她对沸海群岛的殖民行动。
这一结果,与沸海群岛的地理条件密不可分,沸海之所以被称为沸海,正是因为其海面上鲜有平静之时。巨浪狂啸,台风龙卷,这些恐怖的自然灾害才是沸海的日常气候。沸海诸结社的德鲁伊们无力凭自己之力平息愤怒的大海,甚至也无法救下落海的水手。然而,有着来自黎菻帝国的力量,德鲁伊们终于可以不再惧怕海洋,并安抚它与文明和谐共处。而倘若没有当初沸海诸结社的支持,帝国恐怕也永远无法殖民沸海群岛。沸海诸结社向殖民者们传授了自己是在群岛与大海上的生存经验,并为他们标注了海底潜藏的暗礁与凶猛的生物。作为回报,殖民者为沸海诸结社带来了来自于大陆的丰富物资的同时,也不乏本身认同于德鲁伊理念,并加入沸海诸结社之人。
尽管帝国的分裂似乎使得整个世界天翻地复,沸海诸结社的命运却没有遭到太大的改变。他们仍是沸海上的明灯,落海者的救命恩人,海洋生物之友与波涛中的领路人。但他们并没有对沸海上三岛联盟Triple Pact  内紧张的政治局势视而不见,而对诸结社来说,沸海的和平对他们如今相对来说安稳的生存状态来说是必要的。
   世界守护者The Wardens of the World
防止世界被异界生物所入侵,自古便是上古誓约的一部分。一直以来,世界各地的德鲁伊们都在一丝不苟地履行着这一誓约,并尽心尽力地消灭任何来自异界的怪物。然而,第一次接触的发生超出了他们的预期,一场异界生物对本世界的全面入侵——尽管看起来风平浪静——已经发生了。世界上所有的大德鲁伊,代表着各自的结社,共同发表了联合宣言,并成立了世界守护者组织。这一组织致力于从各种异界力量,不论是天使,恶魔还是魔鬼手中保护这个世界,最少也至少要维持三方势力间的平衡。并非只有德鲁伊才能加入世界守护者,但组织内地位较高的成员的确大部分为德鲁伊。世界守护者几乎囊括了世界上所有的德鲁伊组织,而除去一般的结社外,其中还存在着几大派系。
      护门人Gatekeepers
   曾几何时,精类生物与德鲁伊们——出自对于自然共同的热爱——订下了长久的盟约。然而,如今这一盟约只有少数德鲁伊仍在履行。他们对于类人生物的文明对于精类生物文明的侵略感到愤怒但又无能为力,而如今他们只能身体力行来守护精类生物最后的乐园,妖精荒野。自称为护门人的德鲁伊们将其精力放在两处,第一处为阻挠一切试图打开前往妖精荒野的大门的贪婪的类人生物势力,第二处为从他人手中保护如今在数量上岌岌可危,仍留存于现世的精类生物。护门人的成员对于文明的态度并不一致,他们之中既有保护自然和精类生物的原教旨主义者,也有渴望精类生物与类人生物和平共处的和平主义者。他们加入世界守护者的原因却十分统一,异界生物的入侵间接导致了精类生物的衰退,而他们因此对异界生物有着共同的仇恨与厌恶。
      腐烂信使Envoys of the Rot
   曾经的叛徒,如今的盟友。最早的腐烂信使们对于不死生物这种奇特的生命形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们研究他们,学习他们甚至创造他们。这种种离经叛道的行径使得他们被各自的结社共同除名,并被谴责为上古誓约的弃誓者。这群孤独的异议者终于聚集到了一起,并成为了如今被称作腐烂信使的德鲁伊结社。将他们与其他德鲁伊分开的,是他们奇特的理念。他们认为,不死生物也是一种生命形式,因此也应当如同所有的生命形式一般受到尊敬。他们最常使用的实验材料是孢子与真菌,在历史上他们因将这些材料实验于无辜者身上而受到其他德鲁伊结社的数次围剿。然而,随着第一次接触的发生,德鲁伊的使命到了最危险的时刻。腐烂信使接受了大德鲁伊们的邀请,并加入了世界守护者。尽管他们承诺不再会对无辜民众进行试验,世界守护者中的大多数成员仍对他们抱有浓厚的偏见,认为他们不过是一群披着德鲁伊皮的卑劣死灵法师。
      德鲁伊公社The Druid Commune
   德鲁伊公社是如今成员最多,分布最为广泛的德鲁伊组织。他们最为具有代表性的特点是他们的高度世俗化。一名德鲁伊公社的成员虽然仍会认同并执行基本的德鲁伊理念,但他们并不受许多禁忌(如有关人造金属物品使用的禁忌)的束缚。公社认为,为了更好地履行德鲁伊的职业,实用主义应当成为新时代德鲁伊理念的一部分。虽然在不遵守禁忌或是传统上受到了诸多古典或原教旨主义德鲁伊的批评,但公社的开放性与世俗性使得许多能认同德鲁伊基本理念的个体选择加入公社,德鲁伊的成员数量与力量在数个世纪以来第一次得到了巨大的增长,这也意味着世界守护者组织的壮大。公社的体制颇为松散,成员更多地是直接听命于上属而不需要去参加传统的,数十人乃至数百人围成一圈举行的结社会议。尽管公社舍弃了诸多德鲁伊传统,但在世界守护者组织内,公社的理念为守护者们所带来的帮助是无人可否定的。
团队赞助者
美迪特瑞尼尤罗帕
"我是他们描绘梦想和怨恨的画布,他们希望和疑虑的容器。一面镜子,仅此而已。"
”就在最初的(日子里),在一切戒律存在之前,
空中回响着我们那骇俗的疯癫。
让我们彼此接受吧,
让我们展露隐藏着的那真实之面,
那早已被吞噬的,在每一个遗忘之年。”

Dark and red glows the winter sky
Two souls divided by the threads of time

离线 肉冻云雀舌

  • 版主
  • *
  • 帖子数: 680
  • 苹果币: 0
  • 愿他人的原力与你同在。
Re: 【世设背景下的书籍】《初识魔法学派与施法者》
« 回帖 #4 于: 2019-11-16, 周六 14:01:44 »
吟游诗人
几百年前,音乐也包含着神奇的魔法力量这一事实便已得到了学界的广泛认可,并促生出了音律魔法这一学科。而也自那时起,一群专精于这一科目,并不局限于自己的研究室,反而将整个世界作为自己魔法的试验场的人便进入了我们世界的舞台。他们便是吟游诗人。吟游诗人不仅是编曲,乐器的大师,他们最为神奇之处在于将他们所创造的音乐中的魔法激发出来,并凭自己的意志随意使用。吟游诗人是罕见的施法者,而他们的天性便是旅行来获取更多的经验。凭借这些经验,他们方可创造出新的音乐,激发出的新的魔法。虽然他们四海为家,但吟游诗人之间仍组建了松散的组织。以下为我们所知的吟游诗人组织 。
   末世鸣禽Songbirds of the Apocalypse
   一群悲观主义者。属于末世鸣禽的吟游诗人认为第一次接触象征着我们世界历史的终结,他们相信力量超乎我们想象的古老文明很快会将它们之间的全面战争的战火燃烧到我们的世界上。届时,我们的世界要么成为其中一方的战利品,要么成为一片三方都不感兴趣而离去,毫无生机的废土。然而,这种悲观主义催生出了伟大的人性,末世鸣禽的吟游诗人们将每一日当作自己生命中的最后一天活着。他们的首要目标是为周围注定要毁灭的一切带来快乐,在他们眼中这是将死之人应得的安慰。而他们的次要目标则是尽量学习这世界上的知识,因为倘若自己在末世之战中幸存,自己应成为我们文明最后的守墓人。末世鸣禽的成员常常身着彩衣来让自己看起来欢乐,但对他们的理念略知一二的人都明白他们内心或许早已死去。
   尤里西斯的使者Legates of Ulysses
   尤里西斯的使者隶属于部落联合的伟大领袖,尤里西斯。他们是尤里西斯的亲信,为尤里西斯工作并传达他的话语。他们是部落联合的外交官,同时也是部落联合的耳目。虽然部落联合五十七年前对紫宸城的劫掠所留下的恐惧仍深深地印刻在人们的心中,但如今的部落联合稳定并和平,而尤里西斯的使者也能方便地在国境之间出入。当人们见到一名尤里西斯的使者时,没人明白他们前来此地的原因和时间。或许那位使者在的时候出现了一些可怕的谋杀案或是重大的丑闻被揭露,但从来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些事与使者有关。尽管帝国与共和国都对部落联合的使者在自己境内的活动略有不满,但他们都深知部落联合这座沉睡了已久的战争机器的恐怖。于是,尤里西斯的使者如今仍在整个世界神出鬼没,戴着不为人知的目的,做着不为人知的事。
   宏音华彩Megaphonium Fanfare
   相较于其他的吟游诗人组织松散而又不固定的成员模式,宏音华彩——作为如今最受欢迎的表演组织——中的成员更多时候一起行动来为他们的观众带来美妙的魔法音乐演出。宏音华彩欢迎世界上所有的技艺高超的吟游诗人参加,并为其提供丰厚的酬金。宏音华彩的主要活动范围处于潘罗帕共和国内,不过除了商业活动频繁的共和国也无他处可举办宏音华彩的盛大演出了。在共和国内,任何参选者倘若能请来宏音华彩为其造势,他的对手将会弃权,因为他将获得第一的支持率这件事已经成为事实。然而,如此声势浩大的组织在近日却遭受了不善的揣测,有些人认为宏音华彩是某个大企业用于操纵选举的工具,而更为多疑者则认为宏音华彩是曦和帝国所指派的间谍,来到共和国内进行颠复活动。而至于事实如何,唯有保密措施严密的宏音华彩内部成员们知道了。
团队赞助者
美迪特瑞尼尤罗帕
"我是他们描绘梦想和怨恨的画布,他们希望和疑虑的容器。一面镜子,仅此而已。"
”就在最初的(日子里),在一切戒律存在之前,
空中回响着我们那骇俗的疯癫。
让我们彼此接受吧,
让我们展露隐藏着的那真实之面,
那早已被吞噬的,在每一个遗忘之年。”

Dark and red glows the winter sky
Two souls divided by the threads of time

离线 肉冻云雀舌

  • 版主
  • *
  • 帖子数: 680
  • 苹果币: 0
  • 愿他人的原力与你同在。
Re: 【世设背景下的书籍】《初识魔法学派与施法者》
« 回帖 #5 于: 2019-11-16, 周六 14:02:08 »
牧师
对众神的祭祀历史悠久,而在凡人之间代行神之事务的人便是牧师了。牧师并非一般的祭祀,比起祭祀,他们与神的关系更为紧密,同时也受到了足够的武装训练来确保了他们可以将神之旨意完美执行。真正的牧师实际上数量稀少。如今是一个凡人的力量胜过神力的时代,人们将更多的信仰放在自己身上而非神上,对于众神投入真正信仰的,除了曦和帝国这一政教合一的国家之外,不过是那些生计与神密切相关的人。工匠信仰工匠之神,商人信仰商人之神,等等。神的重要性并不在神力之上,而是在于神的理念将祂的认同者们团结在了一起,拜神这一行为从而具有了社交性。而当这一群体渴望将其理念扩散传播之时,牧师也便应运而生。而一名牧师的诞生也并非仅仅是信徒的意愿,实际上,只有神明也愿意将神力借出时,牧师才成为了牧师。

术士
血脉之力深不可测。作为强大的魔法生物,龙这一独特的物种在凡人间所留下的血脉导致了后来的一部分人天生便可以施展魔法。这些人,以及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拥有了天生魔力的人,如今被统称为术士。成为一名术士的原因千奇百怪,从最为经典的祖上与龙通婚,到令人无法相信的“被强大魔力所辐射”,再到随着第一次解除而兴起的“天使/魔鬼/恶魔/元素生物选中了我”。无论如何,在这个年代,你邻居家的小孩因为天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可以开始喷火——虽然肯定值得上报纸——已经不值得大惊小怪了。术士的原生魔力如果不善加指引,可能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前往魔法学院进修是觉醒了术士潜力的人的常见选择之一。(但不要选择自由法师公会,否则你的导师可能对将你解剖很感兴趣。)

邪术师
在世界各地与外界,遍布着被称为的宗主强大存在。他们可能是退避到了妖精荒野的强大妖精,可能是一名渴望在我们世界部署先遣部队的天使/恶魔/魔鬼,可能是在繁星和宇宙中的古老存在,甚至可能是一把智能武器。这些宗主的崇拜者并不少见,但能真正被宗主赋予魔法力量的只有寥寥数人。这些人既有主动寻求之人,又有被动接受者。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与宗主签订了某种契约来换取力量,而失败达成契约则可能招致惨痛的代价。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邪术师,比如被逐出了学院的自由法师,希望话术变得更为巧妙的市井之徒,不择手段追求胜利的士兵,或是单纯想长寿的老人。而他们所获取的力量是否值得他们付出的代价,这个问题便只有邪术师们自己知晓了。
团队赞助者
美迪特瑞尼尤罗帕
"我是他们描绘梦想和怨恨的画布,他们希望和疑虑的容器。一面镜子,仅此而已。"
”就在最初的(日子里),在一切戒律存在之前,
空中回响着我们那骇俗的疯癫。
让我们彼此接受吧,
让我们展露隐藏着的那真实之面,
那早已被吞噬的,在每一个遗忘之年。”

Dark and red glows the winter sky
Two souls divided by the threads of time

离线 学语新风

  • Guard
  • **
  • 帖子数: 227
  • 苹果币: 0
Re: 【世设背景下的书籍】《初识魔法学派与施法者》
« 回帖 #6 于: 2020-04-04, 周六 20:51:00 »
我喜欢这些描述,朋友。

离线 肉冻云雀舌

  • 版主
  • *
  • 帖子数: 680
  • 苹果币: 0
  • 愿他人的原力与你同在。
Re: 【世设背景下的书籍】《初识魔法学派与施法者》
« 回帖 #7 于: 2020-04-05, 周日 00:59:27 »
我喜欢这些描述,朋友。
禁止翻译腔。
团队赞助者
美迪特瑞尼尤罗帕
"我是他们描绘梦想和怨恨的画布,他们希望和疑虑的容器。一面镜子,仅此而已。"
”就在最初的(日子里),在一切戒律存在之前,
空中回响着我们那骇俗的疯癫。
让我们彼此接受吧,
让我们展露隐藏着的那真实之面,
那早已被吞噬的,在每一个遗忘之年。”

Dark and red glows the winter sky
Two souls divided by the threads of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