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COC】芝加哥之王(持续更新)  (阅读 260 次)

副标题:

离线 水玉精灵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44
  • 苹果币: 0
【log】【COC】芝加哥之王(持续更新)
« 于: 2019-10-22, 周二 10:15:46 »
在那个繁荣的20年代,芝加哥犯罪猖獗;这是一个充满暴力、恐吓、贿赂和背叛的世界。帮派之间陷入暴力斗争之中,他们都野心勃勃想要推翻艾尔“疤面”卡彭(Al “Scarface”capone)并成为下一任的芝加哥之王。一个悬而未决的帮派谋杀案将调查员新引入了这场为了控制风城(即芝加哥的别称)的致命斗争之中。
« 上次编辑: 2019-10-22, 周二 10:49:10 由 水玉精灵 »

离线 水玉精灵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44
  • 苹果币: 0
Re: 【log】【COC】芝加哥之王(持续更新)
« 回帖 #1 于: 2019-10-22, 周二 10:15:58 »
KP:北落

PL:
团团-凯罗尔·威尔逊(私家侦探)
劇透 -   :



GH-乔妮·华生(娇弱女子,退役军医)
劇透 -   :


莱诺-布蕾妮·奥斯蒙德(娇弱女子,侦探助理)
劇透 -   :


猫毛虫-菲利普·皮诺·里苏特(黑帮会计)
劇透 -   :


缓缓归-艾琳·瑞文(娇弱女子,交际花)
劇透 -   :



« 上次编辑: 2019-10-22, 周二 11:16:42 由 水玉精灵 »

离线 水玉精灵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44
  • 苹果币: 0
Re: 【log】【COC】芝加哥之王(持续更新)
« 回帖 #2 于: 2019-10-22, 周二 10:18:41 »
现实时间:2019.10.20
模组时间:1931.11.5-1931.11.6

噩耗

劇透 -   :
<KP> 时间:1931年11月5日下午
<KP> 地点:凯罗尔侦探事务所
<KP> 现在已经是下午4点40了,又是一天没有工作的凯罗尔窝在办公室的椅子上晒太阳
<KP> 他慢慢的喝着一杯咖啡,旁边布蕾妮有一下没一下的扫着地
<KP> 门铃响了
<布蕾妮> 放下扫帚去开门
<KP> 门口报务员递给你一封电报
<KP> 是寄给凯罗尔的
<布蕾妮> 递给老板
<凯罗尔> “谁啊,布蕾妮——”
<布蕾妮> “boss,有你的电报。”
<凯罗尔> “辛苦你了。”
<凯罗尔> 凯罗尔眯着眼睛接过电报
<KP> 凯罗尔打开来,里面的内容非常简短
<Dicebot> 那,请多多指教了,过去名为子非狐_L的布蕾妮。
<KP> 正在调查兰泽蒂谋杀
<KP> 案。有重要发现需要
<KP> 你帮助。同调查队来
<KP> 芝加哥尽快。沙利文
<KP> 这样写着。
<KP> 杰克沙利文是你的老朋友了
<KP> 他也算你的同行
<凯罗尔> 我
<凯罗尔> 回忆一下
<KP> 是业界有名的强硬,野但是诚实。他参加过一战,两次获勇气勋章,在第二次马恩河战役中了一枪。当他回到美国,他(像很多老兵一样)发现很难找到工作。换了几次工作,包括当过短暂的职业拳击手之后,沙利文住在了芝加哥然后开办了他自己的侦探所。
<KP> 你们两个合作过几个案子
<乔妮> 我现在在来他家收房租的路上
<KP> 算是你的老朋友了。
<凯罗尔> 兰泽蒂谋杀案呢?是怎么回事?
<KP> 布蕾妮和凯罗尔过一个知识
<Dicebot> 布蕾妮骰出了: D100=31
<Dicebot> 凯罗尔骰出了: D100=79
<KP> 兰泽蒂这个案子
<KP> 你们理所当然的关注过——
<KP> 诺鲁诺·兰泽蒂,一个芝加哥盗匪,在几周之前惨遭谋杀。
<KP> 当时美国各大主要报纸,包括你们侦探社订阅的芝加哥论坛报上都对此刊登了相关报道
<KP> 芝加哥(INS):黑帮歹徒布鲁诺·兰泽蒂残缺不全的尸体于昨日早晨在排水渠中拖出。
<KP> 一个送奶工在他往常送货的路上,也还是黎明之前时发现了兰泽蒂的尸体。兰泽蒂终年31岁,是臭名昭著的马凯特公园帮(Marquette Park Gang)的一名成员。
<KP>     警方现在还毫无线索,但是他们将兰泽蒂的被害与今年初著名的犯罪头目艾尔·卡彭被指控之后,敌对帮派之间的暴力斗争升级联系在了一起。
<KP>     根据库克镇警长办公室的发言人拉菲·麦克提格所说,在这场黑帮恩怨平息之前,还会有更多的生命被夺去。
<布蕾妮> “唔。那个强盗被谋杀的案子吗……之前报纸上好像看到过呢。怎么样boss?要接吗?”
<凯罗尔> “啊啊……”
<凯罗尔> “这么说来,好像又快要到付房租的时间了。”
<凯罗尔> 这种时候有活干就不错了吧。
<KP> 看来,乔治沙利文也卷入了这场案件——而且他搞不定。
<布蕾妮> “不想付的话我也可以帮忙打发走房东的。”乖巧
<KP> 看来这案子颇为扎手才会求助于你。
<KP> 就在这时
<KP> 你们的门铃又响了。
<凯罗尔> “不不不,可千万别这么打发,算我求你了布蕾妮。”
<布蕾妮> 去开门
<凯罗尔> “……等等,该不会是……”
<KP> 说曹操曹操到
<凯罗尔> 凯罗尔发出了一声呻吟。
<KP> 你们的房东就站在门外。
<乔妮> “亲爱的侦探先生”
<布蕾妮> 看过去
<乔妮> 我进来坐下
<布蕾妮> 眼神:需要我帮你打发他吗.jpg
<凯罗尔> “咳咳……”
<KP> 你坐下了。
<布蕾妮> 倒了茶,根据boss反应是给他上还是泼他身上
<乔妮> “我想你知道今天是几号”
<凯罗尔> “啊,我想您肯定是想和我分享一下今天的天气。”
<乔妮> “是啊,今天是个大晴天,正是收房租的好日子”
<布蕾妮> 那么倒了茶
<凯罗尔> 凯罗尔的脸上换上了一副笑容
<凯罗尔> “那个……”
<凯罗尔> “由于最近经济不好……都没什么人上这里来了。”
<凯罗尔> “这不是。”
<凯罗尔> “我刚刚接到手了一个案子”
<凯罗尔> “要是能解决,一定能分到一笔钱!”
<乔妮> “一个案子?”好奇
<布蕾妮> 乖巧.jpg
<凯罗尔> “所以华生太太,能不能再……”
<凯罗尔> “啊,关于这个,”
<凯罗尔> 凯罗尔把电报拿出来
<乔妮> 我沉默着看完了电报,然后放下问“报酬如何!”
<乔妮> 我沉默着看完了电报,然后放下问“报酬如何?”
<凯罗尔> “还没讨论,我今天晚上正打算和沙利文见面。”
<KP> 虽然如此
<乔妮> “那我和你过去。凯罗尔先生,你现在有个机会。”
<KP> 在这个没有手机只能打电报的年代
<KP> 你今晚也约不到了。
<凯罗尔> “啊,或许是明天或者后天晚上。”
<凯罗尔> 凯罗尔发现华生夫人居然想要跟过来
<布蕾妮> “那我也要去。”
<凯罗尔> 立即换了口风
<布蕾妮> 乖巧.jpg 可爱.jpg 兴奋.jpg
<乔妮> 我喝了口茶“我最近很无聊,而这件事足够有趣。假如你以助手的身份雇佣我的话,那你可以不用交这个月的房租,把你获得报酬分我一部分就可以了。”
<凯罗尔> “呃……是,是吗!”
<布蕾妮> 眨眨眼
<凯罗尔> 凯罗尔一听到可以不付房租
<布蕾妮> 把扫帚递过去
<凯罗尔> 立即两眼放光
<乔妮> “是的,我只要30%,无论多少”
<凯罗尔> “好,那就30%。”
<KP> 那么你们就说定了。
<凯罗尔> 反正干这一行根本没什么钱
<KP> 在侦探看来,这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买卖
<凯罗尔> 凯罗尔估计这位房东夫人恐怕不怎么了解行情,一口答应了
<KP> 在乔妮看来,花钱买乐子也能给自己的平凡生活添点刺激
<KP> 夜幕降临,你们照老规矩
<KP> 打算去艾琳的酒吧来上一杯。
<KP> 这位美丽的小姐是半个芝加哥城的梦中情人
<乔妮> 我也去,我要看看作为脱口秀狂热者的老公是不是又去酒吧了
<KP> 却是你们的酒友。
<KP> 不意外的
<凯罗尔> 凯罗尔在这里还兼职有一份演奏钢琴的打工
<凯罗尔> 作为顾客来消费倒是很少
<布蕾妮> 过去与酒友一起吨吨吨伏特加
<KP> 凯罗尔弹完一曲,布蕾妮和乔妮的桌上出现了菲利普·里苏特
<KP> 你们几位互相熟识,于是聊了起来。
<菲利普> “晚安,女士们。”
<菲利普> “介意我和你们凑一桌吗?”
<布蕾妮> “嘿!一起吗!”吨了伏特加,有点上头了
<乔妮> “没关系”一杯度数不太高的酒
<艾琳> 跳完一场舞,持着吧台旁的酒杯看到了这边,随后噙起微笑凑近
<菲利普> 看了看布蕾妮手里的瓶子
<乔妮> 我要观察我老公在不在这
<布蕾妮> 伏特加.jpg
<凯罗尔> “今天的曲子怎么样?”
<Dicebot> 北落师门进行了一次暗骰
<菲利普> “啊,我就不和你分享了。”要一杯威士忌
<凯罗尔> “你好,菲利普。”
<KP> 在。
<艾琳> “真巧呀,晚上好。”
<KP> 你老公看到了你,也凑了过来。
<凯罗尔> “啊,还有我美丽的艾琳小姐……晚上好。”
<菲利普> “晚上好,凯罗尔。今晚的曲子很好。”
<布蕾妮> “嘿~晚上好艾琳~”冲上去mua
<凯罗尔> “你今晚也和其他时候一样光彩照人。”
<乔妮> 那我和老公马林说一下这个事,然后交代一下工作事情,秀一下恩爱
<KP> “亲爱的,你怎么也来了”他亲了你头发一下。
<菲利普> “您也晚上好,艾琳小姐。”
<KP> “这都是你的朋友们吗?大家好,我是马林,内子承蒙关照了。”
<艾琳> 凑上去亲了一下
<布蕾妮> “你好你好,”挂在艾琳身上,“要一起喝吗?”
<凯罗尔> “您好,房东先生……”
<艾琳> 随后转过去微笑:“哦,谢谢你凯罗尔。曲子真棒。”
<凯罗尔> 凯罗尔苦笑了一下,想要掩饰自己付不起房租的窘迫。
<乔妮> “我和我们可爱的侦探先生做了个约定,作为助手调查一起有趣的案件”我跟他说,“你知道的我最近,还是梦见以前的事……总之,我最近想找一下乐子。”
<乔妮> 微笑着盯着交际花
<艾琳> “咦,又有新的有趣的案件了吗?”
<凯罗尔> “谢谢。我很担心自己做了侦探以后技艺会不会生疏。”
<凯罗尔> “呃……”
<凯罗尔> “是的。”
<KP> “……亲爱的,我只希望你能安全。”马林忧虑的盯着你,“不过我也知道你不适合平庸的生活,所以只要你决定了我就全力支持你。”
<布蕾妮> “哦哦。那个。你们应该知道的吧?报纸上都有登过的那个,黑帮混混被杀的那个。人手越多越好吧?要一起吗?”
<乔妮> “抱歉了亲爱的,之后补偿你。”我捧着他的脸亲上去
<凯罗尔> “我有个叫沙尔文的朋友,他说他有兰泽蒂谋杀案的线索,”
<凯罗尔> “就是那个最近死掉的帮派成员。”
<艾琳> “哎呀,那岂不是很危险……”
<KP> “哦,我永远爱你。”你们接了个吻。“凯罗尔先生,”房东先生转过头来说,“您是位优秀的侦探,我太太就交给你了。”
<艾琳> 露出了担心的神色
<艾琳> “凯罗尔,还有亲爱的布蕾妮。”
<菲利普> “兰蒂泽?那个案子我在报纸上看过,闹的挺大的吧?”
<布蕾妮> “我会加油的!”(..?
<Dicebot> 艾琳骰出了: D100=28
<凯罗尔> “正是……”
<Dicebot> 菲利普骰出了: D100=77
<凯罗尔> “虽然被警方定义为帮派械斗”
<乔妮> “你也不要在手术过程中突然说起脱口秀。”我打趣道
<凯罗尔> “不过恐怕还藏着更进一步的阴谋。”
<KP> 那么菲利普脸上露出了疑惑
<KP> 看来他忙于算钱,并没有听说过这回事
<凯罗尔> “嗯……反正我侦探的直觉是这么告诉我的。”
<菲利普> “帮派械斗……那你带着两位女士没问题吗?”
<凯罗尔> “……两位女士吗……”
<布蕾妮> 盯
<凯罗尔> 凯罗尔开始思考
<KP> 马林下一场脱口秀表演快要开始了
<凯罗尔> 自己和“两位女士”
<凯罗尔> 到底谁更能打。
<艾琳> “就是马凯特公园帮的一名成员,被送奶工在下水道里发现了他残缺不全的尸体……这样的事啦。”
<凯罗尔> 这真是一个深刻的命题。
<KP> 他抱歉的跟乔妮吻别,然后去后台准备了
<乔妮> “我是退伍军队护士,我想保全自己还是可以的。”微笑道。
<艾琳> 看到菲利普的困惑,于是简单地解释了一下
<布蕾妮> “我觉得我比boss能打。”实事求是
<菲利普> “哦,那是我失礼了。”举起双手
<凯罗尔> “啊,没什么,菲利普你有这样的担心也是很正常的。”
<布蕾妮> 那我决定举一下会计
<凯罗尔> “或者你可以来这里显示一下自己的男子汉气概?”
<Dicebot> 由于我举 布蕾妮骰出了: D100=74
<凯罗尔> 凯罗尔打趣道。
<艾琳> 看着他们的对话,咬着嘴唇笑
<布蕾妮> 那我掂了两下 没掂起来 于是换了个目标
<艾琳> “如果真的很有趣的话,我倒也想去见识一下哎……可以吗?”
<菲利普> 突然被女士掂了两下,迷茫.jpg
<凯罗尔> “哎?”
<Dicebot> 布蕾妮骰出了: D100=86
<布蕾妮> 那我再换个目标
<凯罗尔> “艾琳小姐……您刚才也说会很危险吧。”
<乔妮> 点了杯酒作为给马林的润喉,继续听其他人快乐聊天
<凯罗尔> 凯罗尔倒是真不知道艾琳的底细
<菲利普> “呃,我就算了。我只是个坐办公室的,不太想遇到被人踹门以上的危险。”
<艾琳> “嗯嗯,我重要的朋友都参加调查了,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我会很担心的。”
<艾琳> 双手在胸口合十,闭起一只眼睛微笑
<布蕾妮> “有事情的话让boss顶前面就好了,没关系的!”分分钟卖了老板
<艾琳> “……而且不是说很有趣吗?”
<凯罗尔> 被艾琳可爱的样子吸引到,差点呛了一口酒在喉咙里。
<凯罗尔> “咳咳,咳咳……”
<乔妮> “我们可爱的侦探看起来不擅长应付女人呢”打趣道
<布蕾妮> 继续拿起伏特加吨吨吨
<凯罗尔> “没、没这回事……”
<凯罗尔> 凯罗尔摆了摆手
<菲利普> 看了一眼这个三女一男的配置
<凯罗尔> “好吧,就当是为了满足可爱的女士的好奇心。”
<菲利普> 突然感到了参一脚的欲望
<艾琳> “嗯——那就谢谢啦!”
<凯罗尔> “再过几天,我应该会约沙尔文在这里见面。”
<凯罗尔> “你们要是有兴趣的话”
<布蕾妮> 点头
<KP> 凯罗尔过个灵感
<艾琳> “我相信凯罗尔先生和亲爱的布蕾妮!”
<凯罗尔> “到时候准时来这里就可以了。”
<Dicebot> 凯罗尔骰出了: D100=71
<凯罗尔> 过了
<菲利普> “……好吧,坐办公室的也还是得有点绅士风度。既然女士们都参与了,那么让我也参加吧?”
<凯罗尔> “好啊,欢迎你,菲利普。”
<布蕾妮> “哦!”碰杯
<凯罗尔> “或者我问问去他办公室方不方便。”
<凯罗尔> 凯罗尔转念一想
<凯罗尔> “或许直接过去更快,嗯。”
<凯罗尔> “不如这样……”
<布蕾妮> “谁开车?”
<菲利普> “我没车。”
<艾琳> 艾琳完全没考虑过需要自己开车的可能性
<凯罗尔> “现在好像有点晚了……明天吧。”
<乔妮> “我的车停在凯罗尔家院子里了……”
<凯罗尔> “明天早上……下午1点?”
<凯罗尔> 凯罗尔本来想说早上,不过担心几位晚班的朋友起不来
<凯罗尔> “诸位来我的侦探事务所集合,我们一起过去便是。”
<艾琳> “呀,你真体贴。”
<艾琳> “保证会准时到的——”
<乔妮> “可以。”我点头
<凯罗尔> 那么,给在场的人都发了一张自己的名片,上面有事务所的地址。
<凯罗尔> “如果你们有什么委托,或者单纯只是想见我的话,也随时欢迎。”
<乔妮> 毕竟是我家的房子所以不需要名片也知道地址,但还是收下了
<KP> 虽然其余人都对你(和你的工作)了如指掌,但是菲利普不啊——
<布蕾妮> 虽然知道地址但还是收了
<菲利普> “谢谢。”
<艾琳> 眨眨眼,虽然早就知道了但还是把名片仔细地收进手包
<菲利普> 仔细收好
<KP> 所以你成功的让菲利普收下了你的名片。
<KP> 也许,这就是迈向成功的第一步吧——你的内心充满了光明和希望。
<KP>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
<凯罗尔> “啊,那边在叫我演奏下一曲了——那么,祝大家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KP> 今天是1931年11月6日,周五下午1点。
<KP> 初冬的芝加哥到处都凛冽着萧瑟,一阵来自密歇根湖的寒冷而凛冽的风将这一季节的第一片雪花吹来,打着转飞进了凯罗尔的衣领里
<乔妮> 昨晚和丈夫好好讨论了一番什么时候要孩子,下午出门时神清气爽,开着车来到事务所
<KP> 你们在事务所集合了。
<凯罗尔> 那么直接就出发吧 不客套了
<艾琳> 换上大衣,这时的打扮看起来完全是娴雅的淑女了
<KP> 好在车上是暖和的,你们都上了车,根据凯罗尔指的路往前开。
<菲利普> 穿着大衣和围巾过来了
<KP> 路上没有什么特别的,杰克·沙利文的办公室位于霍尔斯特德和35号大街的交汇处,布里奇波特的爱尔兰区主区,离你们约有两个街区
<KP> 但是——当车慢慢接近目的地的时候,事情却有点奇怪了。
<KP> 你们发现前方传来躁动的声音
<KP> 交叉路口停满了急救车、警车和消防车,灯光闪耀,鸣声阵阵。还有一大群人围着。
<艾琳> “……嗯?”眯起眼睛从车窗看过去
<凯罗尔> “额……不会吧。”
<凯罗尔> 凯罗尔皱起眉头
<布蕾妮> 下车
<凯罗尔> 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布蕾妮> 顺便把boss也拉下车
<KP> 前方不能再开,你们只好下车。
<乔妮> “看来我真的挑中了有趣的事”下车,拄着拐杖跟着大家
<菲利普> “怎么回事……”开始感到担忧
<凯罗尔> “走,我们也去看看。”
<凯罗尔> 凯罗尔下车,跑上前去
<KP> 你们快步跑过去,眼前的一切证实了你们不祥的预感——
<艾琳> 跟上凯罗尔
<乔妮> 因为瘸腿跑不动,慢慢走
<KP> 沙利文的办公室已经成为了灰烬;人行道上到处是破碎的玻璃和瓦砾。
<KP> 这栋建筑已经被警察完全封锁,20码处拉起了禁止通行的隔离带
<布蕾妮> “唉?唉???”
<凯罗尔> “……喂”
<艾琳> “……哎呀。”
<凯罗尔> “还真和我想的一样啊!”
<KP> 旁观者在叽叽喳喳的嚼着舌头,警察和消防员在这栋建筑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奔忙着。
<凯罗尔> 看起来是火灾吗?还是爆炸?
<艾琳> 听听看这里的旁观者们在说什么
<凯罗尔> 凯罗尔从远方看着现场
<KP> 艾琳骰个聆听
<菲利普> 我也听听
<乔妮> 我观察一下
<菲利普> 围观的人在说什么
<Dicebot> 由于观察80 凯罗尔骰出了: D100=78
<乔妮> 有没有明显的伤者和尸体
<Dicebot> 艾琳骰出了: D100=58
<Dicebot> 菲利普进行聆听检定:D100=47/70 成功
<KP> 你们并不能看到更多的伤者,也没见到尸体,只有一滩废墟而已
<Dicebot> 由于发现自己没点侦查 乔妮.华生骰出了: D100=3
<布蕾妮> 我直接去拦个警察吧
<KP> 布蕾妮拦住了一个警察。
<菲利普> “有人被抬走了……?那就是说还是有伤者或是死者咯?”
<菲利普> 嘀咕
<乔妮> 我吸了吸鼻子,拉住侦探小声道“火药爆炸”
<KP> 警察看了看你们,“你们是谁啊!闲杂人等速速离去!不要在这里妨碍我们,没看我们忙着呢!”
<艾琳> “唔……难怪他们说听到了很大的声音。”低声
<凯罗尔> “他们在说什么?”
<凯罗尔> 问艾琳
<布蕾妮> “那个、我们是沙利文先生的朋友!他住在这里,请问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人受伤吗?”
<乔妮> “先生,我是一名执业医生,需要帮助吗?”
<艾琳> “啊,只是说这之前听到了很大的响声而已。”
<KP> 他摇摇头,“沙利文?是这里的居民吗?如果你们要找人的话,受害者已经被送往芝加哥综合医院了,不过我们还没确定他的身份。”
<菲利普> “我听到他们说有个人被抬走了。”
<KP> “没有更多的受害者,这里不需要医生了。”
<艾琳> “嗯……打扰了,能请问一下,是什么时候听到的巨响吗?”
<凯罗尔> “嗯……”
<乔妮> “好的,愿他平安无事”我画了个十字
<菲利普> “那么,去医院看看?”
<艾琳> 去问一下刚才在聊天的两人
<KP> 他们说具体时间记不太清了,大约是上午的样子。
<布蕾妮> 点点头
<艾琳> 向他们道谢
<KP> 你们马不停蹄的开车来到了芝加哥综合医院
<KP> 这个存在已久的医护中心,位于湖岸路和31号大街的交汇处,可以俯瞰密歇根湖。
<乔妮> 打听一下伤者在哪,确认是不是沙利文
<KP> 大厅里病号很多,来来往往的
<KP> 他们指了指急诊,“送那去了。”
<KP> 然后匆忙的离开了。
<乔妮> “去看看吗?”
<凯罗尔> “可以。”
<艾琳> “嗯,去看看吧。”
<布蕾妮> 那就去急诊
<艾琳> 跟过去
<KP> 急救室的人忙的脚不沾地
<KP> 病号的呻吟与哀嚎和医生简短的医嘱、护士操作的声音交织在一起
<KP> 显得繁忙而令人焦躁
<KP> 急救室旁边有专供家属休息的等候室
<KP> 还有手术室——正在亮着灯。
<布蕾妮> 茫然,觉得不好意思在这种情况下拦人问呢
<布蕾妮> 去家属休息室看看有没有有空的护士
<KP> 布蕾妮看了一眼等候室,除了正在等待患者诊疗结束几个家属之外就没别人了。
<艾琳> “抱歉,我们这里是上午爆炸案的家属,请问伤者需要签字吗!”
<KP> 艾琳拦住了值班护士,她抬了抬眼,“爆炸案?说名字。”
<艾琳> “沙利文。”
<KP> “是有这个人。”
<艾琳> “他怎么样了!”
<Dicebot> 艾琳骰出了: D100=76
<乔妮> “我作证,她是沙利文的家属,您应该见过我我是来医院交流过的执业医生”
<Dicebot> 由于信誉70 乔妮.华生骰出了: D100=89
<Dicebot> 菲利普进行劝说检定:D100=11/80 极难成功
<KP> “你们真是他家属?”
<KP> 护士怀疑的看了看你们,“我们有责任保护患者隐私。
<菲利普> “是的,我们听说他工作的地点发生了爆炸,就急急忙忙赶过去了。”
<菲利普> “在那边听说唯一的伤者被送到这边,又马不停蹄赶过来,出门的时候身份证明都没想起来带。”
<菲利普> “请您至少让我们听听他的情况怎么样了?”
<KP> “好吧……接下来请你们冷静,”护士将信将疑的说,“患者的情况很糟糕,但是我们会全力救治的。他现在正在手术,主刀的马歇尔医生是我们科的优秀医生,请你们耐心等待。”
<KP> 她指了指等候室,“有消息我们会尽快通知你们的。”
<凯罗尔> 凯罗尔等朋友们和护士交涉玩。
<艾琳> “非常感谢……哦,实在太令人担心了。”
<菲利普> “好的,非常感谢您。”松了一大口气的表情。
<KP> 你们被领到了等候室坐下。
<KP>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KP> 焦虑在空气中都能凝结成水滴
<布蕾妮> 焦虑
<KP> 过了一会儿,你们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子冲到急救科
<乔妮> 在胸口划十字
<KP> 她跟值班护士简短的交流了几句
<KP> 然后也被值班护士带到了等待室,跟你们说,“她说她也是沙利文的家属,你们……认识?”
<KP> 这是一个穿着体面,有着浓浓的金发、浅绿色的眼睛的小姐
<凯罗尔> “你好……”
<KP>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你们,很明显,她不认识。
<凯罗尔> “我是沙尔文的同行。”
<艾琳> 无辜而困惑的表情:“嗯,沙利文先生是凯罗尔先生最好的工作伙伴。”
<KP> 好在护士不管你们之间的八卦,她很快就走了
<凯罗尔> “就在昨天他和我发了电报,我们正打算讨论案件的事情……您是他的?”
<Dicebot> 凯罗尔骰出了: 1D100=9
<凯罗尔> 过了
<凯罗尔> “啊……我想起来了,您就是……”
<凯罗尔> “你是他的秘书海伦吧?”
<凯罗尔> 凯罗尔灵光一闪
<凯罗尔> 叫出了她的名字
<KP> “哦!凯罗尔先生!抱歉,我居然刚刚没想起您来……”你发现她的双眼通红,强打精神笑了笑,“沙利文这两天老在说要请您过来……”
<凯罗尔> “对对对。”
<凯罗尔> “他是不是掌握了一些线索?”
<KP> “他昨天做好心里准备才给您打电报,没想到今天就发生了这种事……”
<凯罗尔> “关于他在电报里说的”
<艾琳> 默默地给这位海伦小姐递去手帕
<凯罗尔> “……”
<KP> “是,是的……等他醒来之后会跟你说的。”她显然也心急如焚。
<KP> “他会活下来的……对吗?”
<KP> “哦不,他一定会的。”
<艾琳> “再稍微等待一下吧,据说主刀的马歇尔医生医术非常精湛。”
<布蕾妮> “.......”
<艾琳> 柔声安慰她
<凯罗尔> “……安心。那家伙的生命力”
<凯罗尔> “比蟑螂还要顽强一些。”
<乔妮> “您请先冷静,我们慢慢等。”
<凯罗尔> 胡乱地安慰着对方
<布蕾妮> [晚安]
<KP> “是啊,”她嘴角往上签了一下,“他是多么厉害。”
<凯罗尔> “爆炸发生的时候,你不在事务所吗?”
<KP> 她摇了摇头。
<KP> 等候室再一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乔妮> 想起了以前战场上的丈夫的身姿,理解她的感受
<KP> 时间再次一分一秒过去,穆西达小姐如坐针毡
<凯罗尔> 那么随便聊点什么让他分心吧
<乔妮> “海伦小姐……您知道吗,事务所是爆炸,并且是火药爆炸……我想这可能不是意外”
<KP> 她坐了下来——但是又很快站起来——一直反复,然后开始不停地踱步,焦虑地搓起手来
<布蕾妮> 不知道如何安慰人.jpg
<乔妮> 叹了口气,“您能想到什么吗?沙列文先生的仇家?”
<KP> “原来是这样……我就知道他们不会放过他的。”
<布蕾妮> “是不是、和他在查的案子有关?”
<KP> 她敷衍的点点头
<凯罗尔> 额。
<KP> 显然现在并不是问话的好时机。
<KP>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一名医生进到急救室,和值班护士说了两句之后也被领到了等待室。
<KP> “你们谁是杰克·沙利文的家属?”
<凯罗尔> 举手示意
<KP> 海伦小姐快速从椅子上站起来
<艾琳> 睁大眼睛看向这个医生
<KP> “医生,我是他的秘书!请问沙利文怎么样了?”
<KP> 医生看了看她,然后看了看凯罗尔,沉痛地摇摇头,“我是本次主刀医生马歇尔,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凯罗尔> “…………”
<乔妮> 闭上眼为死者祈祷
<凯罗尔> 凯罗尔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缄默不言。
<KP> 穆西达小姐突然脱力的倒在椅子上,开始难以控制的啜泣起来。
<布蕾妮> “........”不忍
<艾琳> “……”
<KP> 她悲痛欲绝的哭泣,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布蕾妮> 给她递纸巾
<凯罗尔> 就让她哭一会吧。
<艾琳> 轻柔地拍抚她的后背
<艾琳> 让她哭一会儿
<菲利普> 想了想,确实也没啥能做的
<菲利普> 默哀吧
<乔妮> 我要把主治医生叫到一边,“我是华生医院的乔妮华生,沙利文是我的朋友,关于他的尸体我可以看一眼吗?他是爆炸伤势太重而死的吗?”
<KP> 马歇尔医生有些不忍的看了看她,对你们说,“你们也是沙利文的家属吗?接下来可能还需要你们来确认一下尸体。”
<凯罗尔> “可以。”
<乔妮> 我去
<凯罗尔> “请你带路吧。”
<凯罗尔> 我去
<布蕾妮> “我去。”
<艾琳> 你们都去的话,我在这里陪一下海伦小姐吧
<凯罗尔> “海伦小姐就交给你了……”
<凯罗尔> 凯罗尔对艾琳还是挺信任的。
<菲利普> “我在这边陪着她们吧。”
<凯罗尔> “好。”
<凯罗尔> 嗯
<KP> 凯罗尔、乔妮和布蕾妮三个人跟随马歇尔医生前往停尸间。
<KP> 马歇尔医生对你们说,正式的尸检还没进行,它只能大致猜测:沙利文在火中严重烧伤,但是他可能死于烟雾窒息。
<乔妮> 烟雾窒息算是火灾死亡比较常见的死因,我点点头
<KP> 你们很快来到了太平间
<凯罗尔> 凯罗尔没怎么再听医生说了什么,他一心想看尸体。
<KP> 即使已经死了,杰克·沙利文那轮廓清晰的相貌特征还是很容易辨认出的,凯罗尔一眼就认出了他
<KP> “辨认一下,的确是乔治·沙利文没错吧?”
<KP> 医生说
<乔妮> 我观察一下尸体
<布蕾妮> 虽然我没有医学 但我也想观察
<Dicebot> 北落师门进行了一次暗骰
<乔妮> 或者医学一下?
<KP> 那么你们很明显地发现
<KP> 沙利文尸体的可见部分有清晰可见的小刮伤和烧伤的数量
<Dicebot> 由于我灵感居然有90 乔妮.华生骰出了: D100=85
<Dicebot> 布蕾妮骰出了: D100=84
<Dicebot> 凯罗尔骰出了: D100=28
<凯罗尔> 过了
<凯罗尔> 噫!
<凯罗尔> 我观察80呀
<凯罗尔> 哦 一定要我指令吗!
<Dicebot> 凯罗尔骰出了: D100=22
<凯罗尔> 我看看他的衣物,虽然大概都烧成灰了
<KP> 已经被脱光了
<乔妮> “一些有趣的细节……”我拉了拉侦探,把他叫到一边说“他身上小伤口是飞溅的玻璃碎片造成的。”
<凯罗尔> 手里有东西吗?
<凯罗尔>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KP> 马歇尔医生点了点头,“这是爆炸的证据,但是这些事情还是留给警察比较好。”
<乔妮> “不错的想法,说不定爆炸前他手里拿着玻璃器皿,然后里面的东西——”
<布蕾妮> “嗯……”看向其他人
<KP> 确认了尸体之后,你们跟随医生回到了等候室
<KP> 其余三人跟随医生前往确认尸体的时候,艾琳和菲利普留在了等候室陪伴穆西达小姐
<KP> 穆西达小姐的情况显然相当不好
<KP> 她显然与沙利文的感情非常好,突闻噩耗,她悲痛欲绝
<Dicebot> 由于太好了 艾琳骰出了: D100=16
<艾琳> 等她哭过发泄过之后,轻柔地安慰他
<艾琳> 等她哭过发泄过之后,轻柔地安慰她
<菲利普> 在旁边安静的守着两位女士
<艾琳> “沙利文先生在天有灵,一定也不希望您如此哀痛,会有损您的身心。”
<KP> 艾琳的安慰逐渐起了效果,穆西达小姐的情绪慢慢平稳下来
<KP> 但是她依旧小声的啜泣着,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扑棱扑棱的往下掉
<艾琳> “况且,您是最清楚的——他的死不是简单的意外。”
<KP> “为什么……杰克是那么好的一个人……为什么……”
<艾琳> “是的,不能让他就这样走得不明不白,”凝视着她,“而且,海伦小姐您身为知情人,也可能会有危险。”
<KP> 虽然艾琳对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但是很显然穆西达现在的状态已经无法做出回应了。
<KP> 她迷茫的点了点头,瘫坐在椅子上,被这个噩耗打击的神志不清。
<艾琳> “在此我恳请您,和我们一起回侦探社好吗?”
<KP> 就在这时,前去确认尸体的三个人回来了
<艾琳> 握住她的手,给她一点温暖
<凯罗尔> “我们回来了。”
<菲利普> “有什么发现吗?”
<KP> 穆西达小姐摇了摇头说,“你们还是送我回家吧……我不会有危险的。”
<乔妮> “沙利文先生的尸体……我们回去再聊吧”
<KP> “非常抱歉……我,”她又哭了起来,“我今天实在是控制不好情绪。”
<布蕾妮> “先送她回去吧。”
<凯罗尔> “护士,作为死者的家属,还是让我们看看遗物吧。”凯罗尔搭讪一边的护士道。
<乔妮> “我倒是觉得,要是沙利文先生的死是人为,那么他们也不会放过亲近的穆西达小姐……”
<艾琳> “只要您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但您能确认吗?”
<KP> “没关系的。”她哭着点点头,“他们并不知道我家在哪。”
<乔妮> “他们到底是……穆西达小姐,请您好好跟我们讲讲吧,在路上”
<乔妮> “如果您希望杀害沙利文先生的凶手得到应有的罪名的话。”
<布蕾妮> “那我们还是先送你回去吧。等你冷静下来我们再来考虑这件事。”
<艾琳> 示意名片
<布蕾妮> 把侦探的名片给她
<布蕾妮> “如果需要帮助的话请来这里。”
<KP> 那么你们把她送回了家。
<KP>  穆西达小姐的情绪稍微好一点了,她对你们送她回家非常感激。
<乔妮> “我们要不要看看附近有没有奇怪的人,保证一下安全?虽然可能是我多心了……”
<KP> “谢谢你们,和蔼的绅士小姐们。很抱歉今天我状态不好,不过如果想要知道兰泽蒂案更多的情况,请你们明日再来拜访吧。”
<凯罗尔> (所以真的不能看遗物吗!就算是没什么价值的衣服碎片也好啊JPG
<凯罗尔> “那我们明天再来。”
<乔妮> 作为前军人,乔妮的战争ptsd在持续发作中
<KP> 穆西达小姐住在弗里蒙特街与比斯尔街之间的阿米蒂奇大街上,你们看到房东太太把她接了进去。
<艾琳> 担忧地目送
<KP> 你们担忧的目送她消失在屋里
<布蕾妮> “.......怎么办boss。”
<KP> 然后回到了事务所。
<KP> 现在是周五的下午,将近5点了
<凯罗尔> “唔……今天就先这样吧,很晚了。”
<KP> 今日的突发状况也让你们疲惫不堪。
<菲利普> “一上来就是这种情况,真令人难过……”叹气
<布蕾妮> 那我出门之前能过个乔装吗
<布蕾妮> 我要换男装了
<Dicebot> 由于给点力 布蕾妮骰出了: D100=40
<KP> 你现在是一个男人了。
<布蕾妮> “走吧。”
<KP> 那么除了艾琳要上班之外
<KP> 其余的人吃过晚饭之后就前往了案发现场——沙利文的办公室
<KP> 那么你们吃过晚饭之后就前往了案发现场——沙利文的办公室
<KP> 被烧得只剩下墙的沙利文的办公室依旧被保护了起来
<KP> 拉着隔离带
<KP> 但是跟白天热闹的场面不同
<布蕾妮> 看看周围有没有人
<KP> 现在围观群众已经散去,警局的工作人员也只剩下了一个巡逻警察在看守
<凯罗尔> 警惕地注意着巡逻警察的死角
<凯罗尔> 然后悄悄摸过去
<KP> 他很显然不是很喜欢这份工作,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踱步。
<乔妮> 我注意着他巡逻的路线,小心绕开他视线走
<菲利普> 小心地在外围观察
<KP> 他看了看天色,开始不耐烦地嘟囔
<Dicebot> 由于潜一潜 乔妮.华生骰出了: D100=60
<KP> 乔妮隐藏住了自己的身形
<KP> 摸了进去。
<乔妮> 那么我用我的瘸腿缓慢绕过了守卫
<凯罗尔> 我等乔妮过去以后再潜行 避免自己暴露了连累了他
<Dicebot> 凯罗尔骰出了: D100=92
<凯罗尔> 啊!
<KP> “是谁!”
<布蕾妮> 无奈地看着boss
<凯罗尔> “警官你好。”
<凯罗尔> 无奈地举起双手
<KP> 凯罗尔拙劣的隐藏技能让他显得更加狗狗祟祟
<KP> 嫌疑度IMAX了
<KP> “你在这里干什么呢!老实说!要不就跟我回警局!”
<凯罗尔> “我的朋友在今天上午的爆炸案中牺牲了。”
<凯罗尔> 凯罗尔打算实话实说
<KP> 巡警挥舞着棒子冲了过来,看来并没有打算相信你的鬼话
<凯罗尔> “哎!停!别打别打!”
<艾琳> 在一旁看戏……嗯,望风的艾琳见状,本想撒谎,但见凯罗尔实话实说,结果对方还不信,耸了耸肩
<艾琳> “跑!你再跑!”
<艾琳> “躲到这里我就抓不到你了吗!”
<菲利普> 从远处给侦探打手势叫他快跑远点
<Dicebot> 由于潜行 布蕾妮骰出了: D100=36
<KP> 他看到旁边出声的艾琳,“你又是谁???”
<布蕾妮> 那我要打他咯。
<艾琳> 踩着高跟鞋生气地走过来,甚至无视巡警
<KP> “唉,别跑!”
<艾琳> 一把揪住侦探的领子
<凯罗尔> “哎哎哎!”
<Dicebot> 由于手下留情 布蕾妮骰出了: D100=87
<艾琳> “你跟那个狐狸精的事我已经发现了!”
<凯罗尔> 装作很无辜地被艾琳揪起来
<艾琳> “躲到这里也是没用的,还想骗谁呢?”
<Dicebot> 由于踹 布蕾妮骰出了: D100=27
<Dicebot> 布蕾妮骰出了: 2D6=4+3=7
<凯罗尔> “没有啊你听我解释啊——”
<KP> “靠,”你们引起的骚乱让这个巡警懵了一下
<KP> 结果被布蕾妮一jio抽在了后脑勺上
<布蕾妮> “对不起对不起...”双手合十
<菲利普> 在远处哇哦.jpg
<KP> 这个可怜的警察干脆利落的飞出2米,抽搐了一下,不动了。
<凯罗尔> “……”
<菲利普> 走过去
<凯罗尔> “他不会死了吧。”
<艾琳> 松开手吐吐舌头
<凯罗尔> 小心翼翼
<菲利普> “……他还活着吗?”
<布蕾妮> 把人抱起来拖到角落里
<艾琳> “对不起……不过布蕾妮,你可真利落啊。”
<布蕾妮> “我有手下留情啦,大概没死吧……”
<菲利普> 去探探还有没有气
<布蕾妮> “大概。”
<布蕾妮> 忐忑
<艾琳> 去探探还活着吗
<KP> 菲利普把手指放在他鼻子下,还活着
<KP> 布蕾妮把他扛到了角落处。
<凯罗尔> “总,总之快走吧。”
<菲利普> “还有气”比OK
<KP> 藏了起来。
<布蕾妮> “对不起了警察先生!”
<菲利普> “明天估计会看得更紧了……”叹气
<KP> 乔妮探出了个头
<布蕾妮> 跑了,进去了
<艾琳> “哎……”
<乔妮> 乔妮等着你们
<KP> 显然也被你们的壮举吓到了。
<菲利普> “趁现在赶紧侦查完吧。”
<艾琳> 摇了摇头,快步跑进去
<菲利普> 也跟进去
<艾琳> “也太老实了吧,凯罗尔先生……”
<KP> 好在现在这周围人烟稀少,也没有人目击你们的恶行,至少今晚,你们有大把的时间搜索犯罪现场了。
<KP> ————————————SAVE————————————
« 上次编辑: 2019-10-22, 周二 10:38:06 由 水玉精灵 »

离线 水玉精灵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44
  • 苹果币: 0
Re: 【log】【COC】芝加哥之王(持续更新)
« 回帖 #3 于: 2019-10-22, 周二 10:30:13 »
小窗私聊情报

艾琳
劇透 -   :
<KP> 你听见他们在小声交谈
<KP> “这件事发生的好突然,你有没有听见啊?”
<KP> “当然听见了,这么大的声音谁没听见啊!”

菲利普
劇透 -   :
<KP> “你知道没,我看见有个人被抬走了
<KP> 你听见了这句话。

乔妮
劇透 -   :
<KP> 对于这种破坏形式,从战场上回来的你再熟悉不过了——
<KP> 是爆炸。妥妥的爆炸。
<乔妮> 哦哦
<乔妮> 能看出更多吗?粉尘爆炸还是火药?
<KP> 火药。
<乔妮> 好的
<KP> 这些是由飞溅的玻璃碎片引起的
<乔妮> hum……要是室内爆炸的话,玻璃应该会往外飞吧
<乔妮> 怎么会弄到他身上呢?

凯罗尔
劇透 -   :
<KP> 既然沙利文这么急,明天干脆去他办公室找他一下好了
<KP> 你这么想着。
<凯罗尔> 哦
<KP> 反正离的又不远(
<凯罗尔> 他办公室就在这里附近吗
<KP> 都在芝加哥
<KP> 大概几条街的距离吧
<凯罗尔> 现在过去他会在吗
<KP> 不会了。
<KP> 深夜造访是失礼的行为
<KP> 你还真认识
<KP> 她是杰克沙利文的秘书
<KP> 海伦·穆西达
<凯罗尔> 好
« 上次编辑: 2019-10-22, 周二 10:44:00 由 水玉精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