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斯人已逝  (阅读 353 次)

副标题: 使用模组《黑暗边缘》

离线 秋叶EXODUS

  • 版主
  • *
  • 帖子数: 720
  • 苹果币: 1
【LOG】斯人已逝
« 于: 2019-09-22, 周日 23:04:33 »
 :em013

离线 秋叶EXODUS

  • 版主
  • *
  • 帖子数: 720
  • 苹果币: 1
Re: 【LOG】斯人已逝
« 回帖 #1 于: 2019-09-22, 周日 23:05:23 »
19:34<秋叶>   近来,你们接到了来自鲁珀特·梅里威瑟的联络,这位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教育事业的老绅士似乎需要你们的帮助。你们已经有段日子没见过他了,而这次联络显得急迫而慌张,到底发生了什么?
19:34<秋叶>   下午一点,你们准时来到了位于阿卡姆镇中心的圣玛利亚教学医院,经过简单的问讯后,你们很快便从护士那得知梅里威瑟先生目前正住在三楼的东侧的私人病房。
19:34*   秋叶 已将主题更改为:3月15日 阿卡姆 圣玛利亚教学医院
19:35<秋叶>   普罗维德注意到,与自己走向同一方向的还有一男一女两个人,他们也是来探望梅里威瑟的吗?
19:36<普罗维德>   “你们也是梅丽威瑟的学生吗?”
19:37<理查德>   “两位也是来看望鲁珀特先生的?”
19:37<理查德>   “真巧,我是他的侄子,理查德·卡塞尔。”
19:38<秋叶>   三位顺着楼梯向三楼走去,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19:38<普罗维德>   “是的,休假回乡,过来探望一下先生。”
19:38<格兰达>   “算是吧……我曾经听过梅里威瑟教授的讲座”
19:39<理查德>   “两位怎么称呼?”
19:40<普罗维德>   “我叫普罗维德*富兰克林,叫我维德就可以了”
19:41<秋叶>   谈话间,你们来到了鲁珀特的私人病房门口
19:41<格兰达>   “格兰达·希尔,波士顿奇点侦探事务所的一名文员。”
19:42<普罗维德>   “上次上老先生的课还是两年前,现在作为飞行员在美国空军服役”
19:43<理查德>   “哦,还是位飞行员!感谢您对国家的服务,年轻的先生。看来我们到了”
19:43<秋叶>   “你们来了?”病房门口,一位憔悴的白发女性用手帕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向你们道
19:44<普罗维德>   “您是?”
19:44<格兰达>   “您好……”
19:44*   格兰达 点头示意
19:45<理查德>   "舅妈,好久不见了"
19:45<秋叶>   她替你们打开了房门,病房内,虚弱的鲁珀特小声和病床旁的年轻男人说这些什么。
19:46<秋叶>   见你们过来,鲁珀特停下了和男人的谈话。
19:46*   普罗维德 望向鲁珀特先生旁边的年轻男人
19:46<理查德>   “舅舅!”
19:46<秋叶>   “咳,你们终于来了。”一开始大声说话,他便开始咳嗽。
19:46*   理查德 快步走到病床边上
19:46<理查德>   “您的病怎样了?”
19:47<秋叶>   “稍微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内人艾格尼丝,”鲁珀特先指了指为你们开门的女性,随后又指向那位年轻男人“犬子伯特兰。”
19:48<秋叶>   伯特兰向你们点头示意,又转向理查德:“这些医生都是些酒囊饭袋,真应该……”
19:49<秋叶>   “伯特兰!”鲁珀特打断了他的话“你们先出去吧,我有些话想对他们说……”
19:50<秋叶>   伯特兰和艾格尼丝应了声后便离开了病房,顺便带上了门。
19:50<秋叶>   鲁珀特向你们挥了挥手,示意你们走近一点。
19:51*   理查德 靠近病床
19:51*   普罗维德 走进一些
19:51*   格兰达 跟着凑过去
19:52<秋叶>   老绅士压低声音,缓声道:“在我年轻的时候,我和一些同学被卷入了一起事件,我们认为这是对神秘学的无知探寻。在年纪稍长的马里昂·艾伦的带领下,我们六人买下了阿卡姆镇以西几英里处的一间破旧农舍,就在罗斯角村附近。在那里我们可以秘密进行通灵术与其他精神研究。”
19:52<秋叶>   “唉,我们的工作带来了无法预见的结果。我们的最后一次召唤实验将一个邪恶的存在带到了这个世界上。我们没有尝试放逐那个东西,而是因害怕而放弃了那幢老房子,我们确信将邪恶带到这个世界上的魔法也会把它限制在那座空房子里,或是在不久之后将它送回去。然而,后来我发现,只要施术者还活着,将那个存在束缚在房子里的咒语就会一直延续。”
19:53<秋叶>   “我是我们当中的最后一人,我怕在我死后,那东西会被放出来,伤害到周围的人。我太老了,病得太厉害,胆子又太小,我不敢回到那房子里,尝试自己去放逐那个存在。我犯过很多错误,但我最深的罪恶就是在那个命运之夜放出了那个恐怖。我相信那个存在会在我死后逃脱它的禁锢。”
19:54<秋叶>   “带上这个盒子!“鲁珀特说着,虚弱地指了指床头柜上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金属盒子。
19:55*   理查德 捧起盒子端详着
19:55<理查德>   “这里面是?”
19:55*   格兰达 担心地看着教授,又望了望盒子,不确定该做出什么反应
19:55*   普罗维德 有些惊异的样子,但是看着老先生的状态,若有所思
19:55<秋叶>   “我能提供的所有帮助都在那里面。你们一定要找到方法,把那只怪物送回它来的地方,一定要确保这事就此画上句号!请你们帮帮我!”
19:56<秋叶>   理查德刚刚捧起盒子,鲁珀特就突然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
19:56<理查德>   “舅舅……您先好好休息”
19:56<理查德>   “虽然令人难以置信,但为了您我会去那里看看的”
19:57<秋叶>   唔,理查德来投个闪避
19:58<Oicebot>    理查德进行闪避17检定: 1d100=73=73
19:58<格兰达>   “既然您需要我的帮助,当然没问题。”
19:59<秋叶>   “咳咳——”突然,鲁珀特咳出了一大口混杂着血水的组织液,床头边的理查德躲闪不及,被喷了一身,衣服上和手上的盒子都溅满了舅舅咳出来的液体。
19:59<普罗维德>   “我会提供帮助的”
19:59<秋叶>   三位,理智检定0/1
19:59<Oicebot>    理查德进行san65检定: 1d100=46=46
20:00<理查德>   “哦!额……”
20:00<Oicebot>    普罗维德进行san45检定: 1d100=4=4
20:00<Oicebot>    格兰达进行50检定: 1d100=64=64
20:00*   理查德 急忙拿出手帕擦拭
20:00<秋叶>   鲁珀特咳出那口组织液后便再没了生机,直直地倒在了病床上。
20:01*   普罗维德 有些惊恐,但还能保持镇定
20:01<理查德>   “没事的舅舅……舅舅?”
20:01<普罗维德>   “快去叫医生!”
20:01*   理查德 连忙跑出房间
20:02*   普罗维德 冲到门口对着外面的人说道
20:02*   格兰达 冲到走廊上
20:02<格兰达>   “医生!病人晕过去了!”
20:03<秋叶>   应着你的呼唤,一大群医生、护士还有实习生鱼贯而入,把狭小的病房塞的满满当当。
20:04<秋叶>   医护人员七手八脚地对鲁珀特进行着抢救,而门外,伯特兰看向你们的眼神充满了怀疑和敌意。
20:04*   普罗维德 走到门外回避这一幕
20:04<秋叶>   一片混乱之中,你们被护士请离了病房。
20:06<普罗维德>   ”希望你的父亲能挺过来”
20:07<格兰达>   “抱……抱歉,教授他突然就……也许是说起话来情绪太激动了。”有些愧疚地对伯特兰解释道
20:07<秋叶>   伯特兰并没有理会你们的话,冷脸走进了病房。
20:09*   格兰达 叹了口气,望了望旁边的两人
20:09*   理查德 端详着手中的盒子,尝试打开它
20:10<普罗维德>   “站在这里不太好吧,我们还是出去说吧”
20:10<格兰达>   “您说得对,我们走吧……”
20:10<普罗维德>   “不要太难过了,理查德先生”
20:10<理查德>   “……我还好”
20:11<秋叶>   在医院走廊里,理查德打开了那个盒子,其中装有一封刚写成不久的信、一个黄信封、一本薄薄的皮纸封面笔记和一个奇怪的形似石棺的金制小盒。
20:11*   普罗维德 向外走去,找一处僻静无人的地方
20:12*   理查德 收起盒子
20:14*   普罗维德 尝试回忆医院附近有没有以前去过的餐厅咖啡馆
20:15<秋叶>   普罗维德记起,史密斯太太的咖啡厅就开在密大旁边,走过去不过五分钟的路程。
20:16*   普罗维德 凭借着以前学生时代的记忆,带着其他人走向史密斯太太的咖啡厅
20:16*   秋叶 已将主题更改为:3月15日 13:30 阿卡姆 史密斯咖啡厅
20:18*   理查德 找个人少的地方落座
20:18<秋叶>   五分钟后,终于逃离了那片混乱的三人在咖啡厅的卡座里坐了下来,这才得以查看那个盒子中的内容。
20:18<普罗维德>   “说真的,我还是难以相信他说的那些”
20:19<秋叶>   盒盖上残留下来的组织液散发出难以言说的味道。
20:19<理查德>   “我也是……但舅舅帮了我很多,至少他的……也许是遗愿了,我得替他完成”
20:20*   理查德 又用纸巾擦了擦盒子,再次打开盒子
20:20<格兰达>   “魔法和怪物……”
20:20*   格兰达 不敢置信地摇了摇头
20:20<普罗维德>   “是啊,看他的样子,他对于他自己的话应该有十足的把握”
20:21<秋叶>   理查德拿起盒中最上方的那封信,阅读了起来。
20:21<秋叶>   亲爱的朋友们:
20:21<秋叶>   自我年轻时那个噩梦般的夜晚之后,我已经目睹了许多诡异的事物。直至现在我才得以一瞥现实的真相,并将我的视野放大到整个世界。我曾尝试过以我那微不足道的方式与这些惊惧之物相抗争,以此来弥补我曾将它们中的一员带至我们世界的罪过。如今我仅剩下钱财尚可一用,我将利用它们来消灭那些邪物。这是我这个老懦夫为数不多尚且能做的事了。
20:21<秋叶>   我从未敢再回到那间农舍去修正我犯下的错误。我恐惧于我和我的朋友在那片乡野中释放出的东西。虽说至今为止它尚未引发任何恶果,但我害怕一旦我死去,那只怪物的束缚将被打破,届时那惊惧之物将来去自如。它将夺走的那些生命已然使我的良心不堪重负。
20:21<秋叶>   将这恶物逐出我们世界的方法仍被保存在那座受诅咒的房屋中——马里昂自那本《蠕虫之秘密》中译出了它们。我没有勇气去完成这一重任,但我希望你们有。若你们能将它逐出这个世界,那或许我的灵魂就能免遭地狱之苦。因为我害怕我所做的一切抗争都不足以使我摆脱这一负担。
20:21<秋叶>   我不敢奢望你们会原谅我的这一请求。
20:21<秋叶>   鲁珀特·梅里维瑟
20:23*   普罗维德 查看盒子里的笔记
20:25<秋叶>   普罗维德拿起盒中的薄笔记本翻阅起来,笔记中的字迹因为年代久远而略微褪色,但并不妨碍阅读。
20:26<秋叶>   1877年2月27日
20:26<秋叶>   马里昂·艾伦拿到了一件据说是来自埃及的文物。它看起来像是一具小金棺。在里面有一块大琥珀,封着一只未知物种的节肢动物。艾伦相当兴奋,因为这个盒子与奥恩图书馆中一本普通参考书中的描述完全相符。艾伦说另一本书——《蠕虫之秘密》——详细地阐述了这个金盒所拥有的力量。其中提及被封在琥珀中的那只动物其实束缚着一只神灯精灵,而它可以成为我们前往灵体世界的向导。艾伦还提到据书中记载,盒中原本应当有四块琥珀。但却没有提及其他三块琥珀的下落。
20:26<秋叶>   我们一致同意进行仪式来召唤这个神灯精灵并定好了日期,艾伦向我们保证它一定会很友善。我们选定了3月18日,周六的夜晚——也就是新月的前夜。
20:26<秋叶>   1877年3月19日
20:26<秋叶>   艾伦依照《蠕虫之秘密》指引我们开始了仪式。我们在壁炉里生起了火,在地上用粉笔画好了五芒星,在其中标画好了合适的符号,然后用两截放置在角落里的黑色蜡烛照亮了它,并以此环绕起那块困有邪恶灵体的琥珀。其他人围坐成了一圈,而我则作为被选定来警戒那只邪恶灵体的“守卫”坐在房间的角落里。至少我能舒舒服服地坐在椅子上,而其他几人只能在地上坐上好几个小时。
20:26<秋叶>   艾伦向火中扔进了一把粉末,这让其中涌出了一团气味秽恶的烟雾。并让火焰变成了晦暗的绿色与棕色。那些坐在地上的人开始吟唱起了艾伦从书中翻译出的那段拉丁语祷文。
20:26<秋叶>   在大概两小时后,我看见一缕烟雾从那块琥珀中盘旋着升起。它的表面看起来正在冒泡与熔化!我们成功了吗?我们终于达成了目标吗?我看见一个形体……
20:26<秋叶>   1877年3月20日
20:26<秋叶>   我们结束了这一计划,并发誓永远不再提起昨晚发生的事。我们为可怜的罗伯特的死编造了一个合理的借口——而这也能勉强解释为什么哈罗德发了疯。我们精心地伪造出了一起马车事故,而治安官也听信了我们的说法。我们告诉他说罗伯特在事故中摔断了脖子,而哈罗德则在瘸腿的马拽倒马车时让头撞到了石头。事已至此,早已无法挽回。而对我们剩下的人来说,那一晚的事情也永远地改变了我们。我将在此写下事情的真正经过,以免它被完全掩埋。
20:26<秋叶>   那个怪物出现在了五芒星的中央,形体不定且几乎完全隐形。它那可怖的声音原本应当算是一则对我们的警示,但我们实在是太过愚蠢。它先是开口说话,随后艾伦把那天杀的粉末扔向了神灯精灵,他那所谓的“伊本-加兹之尘”,紧接着我们就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怪物的原貌。
20:26<秋叶>   千言万语也完全无法描绘出这只的无面怪物。它涌动着,翻腾着,却从不显露出其完整的面貌。我被这骇人的怪物吓得呆愣在原地,钢笔也从我已无知觉的手中滑落。塞西尔和艾伦看起来也和我一样面如死灰。克劳福德则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尖叫。至于罗伯特,他站起了身,在我们来得及阻止他以前就走向了那怪物,就像要去拥抱我们这位恐怖的客人一样。
20:26<秋叶>   那怪物用手臂,或者说看起来像是手臂的附肢抓住了可怜的罗伯特,像撕碎一个洋娃娃一样拧断了他的脖子,然后把他已无生气的尸体扔到了哈罗德的腿上,自那以后,哈罗德歇斯底里的尖叫就没停过,直到我们将他交给治安官也仍是如此。
20:26<秋叶>   很显然,当时我们仍有机会,艾伦相信如果我们当时能保持镇静,那么我们就能逆转整个仪式并将那怪物驱回它原来所在的地方。但克劳福德在恐慌之中走上前去破坏了五芒星图案的一部分,他误以为这样能驱散那只怪物,然而这却只是打破了封印,让它变得毫无用处。在没了符文的束缚后,那怪物伴随着满载他那亵渎满足感的尖啸声冲出了房屋——如同一阵由沸腾的色彩化作的尖啸狂风一般消失在了窗外。
20:26<秋叶>   1877年3月24日
20:26<秋叶>   艾伦打算离开阿卡姆并前去寻找结束这一灾难的方法。他说他打算去拜访新奥尔良的神秘学学者。虽说我希望他能成功,但如今我对此事的预期已不再乐观。他坚持要我看管那个金棺,并且不让我把它拿给任何人看。更奇怪的是,他一再建议我不要拜访或者搬去波士顿。个中缘由我恐怕只能自己猜测,因为他肯定不会告诉我他的理由,他只是一再坚持称这是为了我的安全着想。
20:26<秋叶>   马里昂仍然认为那怪物可被摧毁,或至少可被放逐,但我们之中没人再有胆量去完成这项任务。我只希望他能找到能让我们安全地驱逐那怪物,而不是让我们中的其他人在其魔爪下丧命的方法。
20:26<秋叶>   1877年3月26日
20:26<秋叶>   我们现在确信那则将怪物召唤出的法术在某种程度上将它束缚在了那座房屋中。艾伦今早回到了那里,去拿回一些我们的个人物品并存放了一些仪式所需的材料。他说他听见那只怪物在他头顶的阁楼里横冲直撞,并持续不断地诅咒着他。他还说那怪物声称它只需慢慢等待我们一个个死去。待到我们最后一人去世,它就能自由地在地球上肆虐,尽情地杀戮与猎食。幸运的是,艾伦在一切看起来尚还顺利时刻下的防护刻文发挥了作用,并阻止了那怪物去往农舍阁楼以外的一切地方。得知它被困在农舍的阁楼之中,无法再度加害他人或许能让我今夜的睡眠安稳不少。
20:26<秋叶>   自我们愚蠢地将它从琥珀中释放出来后,我第一次再度拥有了信心。如果那怪物所言为实,那我们尚还有时间去寻求解决的方法。愿上帝在你的寻索之中与你同在,我的朋友。
20:26<秋叶>   1877年10月14日
20:26<秋叶>   我今天才发现马里昂·艾伦已经死了,死去足有数月。他于今年8月在新奥尔良被人杀害。我怀疑他把他曾目睹的事物告诉了不该告诉的人,并被那些人所杀害。报纸上提到了那个金棺,因此那些人可能一直在寻找这个东西。
20:26<秋叶>   如今我们中已有三人过世。我必须得做点什么了。我已经开始在大学中修习古代史课程,我将试图从这一角度入手去研究那间农舍的问题。或许我能发现某个远古奥秘,并用我自己的方法从那个怪物的手中救下我们的世界。
20:27<秋叶>   (剪报)1887年8月14日:港口发生残忍谋杀
20:27<秋叶>   新奥尔良讯——来自马萨诸塞州阿卡姆的马里昂·艾伦的遗体今晨被发现于巴拿马港旁。指认尸体的目击者声称曾在之前夜间看见这位谋杀的被害人在当地活动。虽说凶手明显出于抢劫目的犯下此案,但警方报告中提到被害人在前额被刻上了一个可怕的符号,并且被切掉了舌头。警方还报告称,艾伦先生曾在本周早些时间向警方报案,声称他正遭人跟踪,并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正受到威胁。按照他的说法,那些鬼鬼祟祟的追踪者的目标是一件他早已不在他手上的埃及文物。
20:27<秋叶>   (最后一页)
20:27<秋叶>   罗伯特·麦金,1877年3月
20:27<秋叶>   哈罗德·科普利,1877年8月
20:27<秋叶>   马里昂·艾伦,1877年8月
20:27<秋叶>   克劳福德·哈里斯,1910年1月
20:27<秋叶>   塞西尔·琼斯,1919年3月
20:27<秋叶>   鲁珀特·梅里威瑟
20:27<秋叶>   -
20:28<秋叶>   阅读笔记的普罗维德理智损失1d2,克苏鲁神话技能+1,然后,将神秘学的成长标记打勾。
20:30<Oicebot>    理查德进行检定: 1d2=2=2
20:31<Oicebot>    普罗维德进行检定: 1d2=2=2
20:32<普罗维德>   “这些东西让我感到不安”
20:33*   普罗维德 陷入沉思
20:33*   普罗维德 把笔记本交给其他人
20:34*   普罗维德 这些叙述唤起了普罗维德不好的回忆
20:34<秋叶>   除此了笔记和信件以外,盒中的那个黄信封里装着一份房契和一把钥匙,这套产业是在阿卡姆镇以西,罗斯角的一处农庄。
20:37<格兰达>   “看来这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了?”格兰达拿起钥匙晃了晃,“但如果一切都如教授所说,我们怎么能对付得了那样的怪物”
20:37<普罗维德>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教授也应该受过骚扰”
20:39<理查德>   “按照笔记的说法,我们也许还能趁它还被束缚在阁楼的时候举行仪式?”
20:41<秋叶>   趁着读笔记的功夫,桌上的咖啡渐渐凉了。
20:41<普罗维德>   “唔,如果这些东西真的存在的话。按照他的思路,在教授死后结界就会消失?”
20:41<普罗维德>   “我们都不确定还有多少时间。”
20:42<格兰达>   “别这么说,教授他……”
20:42*   格兰达 陷入了沉默
20:44<普罗维德>   “我应该会尝试帮忙吧,因为有些个人的原因”
20:45<普罗维德>   “为了我的一个朋友。”
20:45*   普罗维德 忧伤的样子
20:45<理查德>   “也许伯特兰和艾格尼丝舅妈知道些什么能帮到我们?”
20:46<秋叶>   你们离开病房已经一个小时有余了,也不知道现在梅里威瑟先生情况怎么样了。
20:46<普罗维德>   “还有谁知道这个物品的下落呢?”指了指金馆
20:47<普罗维德>   “如果他们知道这个在我们手上,情况就有一些复杂了。”
20:48<理查德>   “那我们直接去那里寻找那本古书?”
20:49<普罗维德>   “我觉得还是趁这个机会回医院问一下伯特兰吧”
20:50<理查德>   “那我们应该向他透露到什么程度”
20:50<格兰达>   “伯特兰先生现在恐怕没有心情和我们谈话……”
20:51*   格兰达 想起了离开医院前的事
20:51<普罗维德>   “我们应该向他打探一下,为什么老先生不信任他的儿子”
20:51<秋叶>   从伯特兰此前的态度来看,格兰达确实所言非虚。
20:58<格兰达>   “也许我们可以先调查一下线索?比如说那本蠕虫的秘密究竟是什么书?”
20:59<秋叶>   你们知道,奥恩图书馆是阿卡姆最大的图书馆,它是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骄傲。
20:59<普罗维德>   “也许可以去问一下旁边大学的其他教授,好像和鲁珀特一样的教授还挺多的”
20:59<理查德>   “嗯,那我们先去图书馆查询一下相关的资料吧”
21:00<理查德>   “也许还能寻访一下这方面的其他专业人士”
21:00<普罗维德>   “我觉得可以吧。”
21:01<格兰达>   “嗯,事不宜迟,我们快些出发吧”
21:02<理查德>   “好”
21:02<秋叶>   于是,你们驱车来到了这座久负盛名的图书馆前。
21:02*   秋叶 已将主题更改为:3月15日 15:10 阿卡姆 密斯卡托尼克大学 奥恩图书馆
21:04*   理查德 寻找有记载《蠕虫之秘密》的文献和相关资料
21:04<秋叶>   请投图书馆。
21:04<Oicebot>    理查德进行图书馆70检定: 1d100=14=14
21:05*   普罗维德 跟着其他人走进图书馆
21:05<Oicebot>    格兰达进行图书馆70检定: 1d100=55=55
21:07<秋叶>   理查德在图书馆的藏书目录里确实找到了《蠕虫之秘密》一书,但不知为何,目录的标签上标注着这本书禁止借阅。
21:09*   普罗维德 查看这本书的非常规借阅记录
21:10<普罗维德>   “我在大厅等你们”
21:11<秋叶>   学生模样的图书管理员看了普罗维德一眼:“您要找的那本书在三楼,但那上面的书只有经过我们馆长的同意才能借阅。”
21:12<普罗维德>   “现在的馆长是哪位?”
21:12<秋叶>   “亨利·阿米蒂奇教授。”
21:13<秋叶>   图书管理员颇为自豪地报上了教授的姓名。
21:13*   格兰达 寻找有关于埃及金棺的信息
21:13*   普罗维德 在脑海里搜索一下相关的记忆
21:17<秋叶>   格兰达翻阅了大量历史类书籍,终于找到了笔记里马里昂·艾伦所提到的那本“普通参考书”的副本。这本书中有一幅图和一片概述提到了这个金盒。书上写道,学者们对这个盒子所知甚少,但他们相信这个盒子曾经属于不为人知的诺法侞-卡法老——埃及第三王朝时期的一位王权篡位者。那具小棺被认为是诸神赐予诺法侞-卡法老的,据说棺内宿有精灵,可以召来以某种形式服务其主人。书中还提到,这个金盒为英国的一户贵族家庭帕金比-安德森所有。但自从它在1871年的一起盗窃案中失踪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21:18<秋叶>   格兰达可以再投个历史
21:21<Oicebot>    格兰达进行30检定: 1d100=40=40
21:22<秋叶>   格兰达注意到,这个精美而华丽的小盒子外侧刻有一圈埃及语,但格兰达的知识并不足以让她了解这些刻文的含义。
21:24*   格兰达 把盒子上的雕刻指给其他人看
21:24<格兰达>   “这上面好像写着什么”
21:25<普罗维德>   “你说的这位教授,他还在学校里吗?”
21:25*   理查德 看了两眼,完全看不懂
21:27<秋叶>   图书管理员看了看窗外的夕阳:“教授只有上午才会在他的办公室做研究,如果先生您要找他的话还是明天早上再过来吧。”
21:28<普罗维德>   “好的,请你帮我联系一下,就说鲁珀特教授需要他的帮助”
21:29<秋叶>   “这恐怕不行,您要是有要事找教授,还是亲自跟他说吧。”
21:30<普罗维德>   “希望能在明天早上和他见面”
21:36<秋叶>   图书管理员敷衍的点了点头
21:37*   普罗维德 在大厅等待他们出来
21:38<秋叶>   你们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当你们赶回医院却只听到了噩耗——鲁珀特·梅里维瑟先生病情突然恶化,于下午三点多抢救无效身亡了。
21:39<理查德>   “哦天呐……”
21:39*   理查德 难掩悲伤之情
21:39<普罗维德>   “唉”
21:40<秋叶>   而伯特兰和艾格尼丝忙于后事,无暇接应你们,看来今晚已经做不了什么别的事情了。
21:40<普罗维德>   “现在怎么办,直接去吗?”
21:42<理查德>   “事已至此,我们只能期望现在还来得及了”
21:43*   格兰达 紧张地点了点头
21:45<理查德>   “我们今晚准备一下东西,明天早晨再出发吧,夜里还是太让人不放心了”
21:45<格兰达>   “说得也是……”
21:48<普罗维德>   “我同意”
21:49<普罗维德>   “我打算去五金店买把猎枪”
21:50<普罗维德>   “随便带个煤油灯”
21:50<理查德>   “嗯,我去准备点工具,铲子斧子什么的”
21:50<理查德>   “考虑到那里废弃了有些日子了”
21:51<理查德>   “我会带上一些急救用品……以防万一”
21:51<理查德>   “明天早晨我们在刚才的咖啡馆会和吧,我有开车”
21:51<格兰达>   “我也看看有什么可以准备的……”格兰达一时想不出其他的必需品了
21:51<普罗维德>   “好的”
21:51<格兰达>   “没问题”
21:52<普罗维德>   “那再带点蜡烛好了”
21:54<秋叶>   趁着杂货铺和武器店没关门,理查德一行人赶紧离开医院,置办家伙事儿去了。

离线 秋叶EXODUS

  • 版主
  • *
  • 帖子数: 720
  • 苹果币: 1
Re: 【LOG】斯人已逝
« 回帖 #2 于: 2019-11-10, 周日 23:25:55 »
14:21<秋叶>   离开阿卡姆后一路向西,没过多久理查德便看到了路旁缺乏维护的指示标牌,上面显示罗斯角就在前方数英里处。
14:21<秋叶>   众人抵达罗斯角时天色尚早,这个村落比你们想象中的更加破败,全村只有寥寥数栋破旧的建筑。村落中央的天主教堂大门紧闭,拒绝着外人的造访。谷仓和牛奶库分列教堂两旁,另一侧是一家面积不大的杂货店。
14:21*   秋叶 已将主题更改为:3月16日 9:20 马萨诸塞州 罗斯角
14:22<秋叶>   如今并非农忙时节,虽然是大白天,却也少有路人经过。
14:22<秋叶>   你们绕着村子转了一圈,并没有找到鲁珀特的遗嘱中提到的农舍,也许需要找个当地人问一问。
14:22*   理查德 停车
14:23*   格兰达 有些好奇地四处张望
14:24<秋叶>   理查德把他心爱的小汽车听到了路边,虽然左前轮略微陷进了潮湿的泥土里,但应该不碍事。
14:24<理查德>   "你们刚刚看到鲁珀特说的农舍了么?我们是不是得找个人问问"
14:25<秋叶>   入眼之处除了破败的建筑和丛生的草木外别无他物。
14:26<普罗维德>   "是啊,向当地人打听一下吧"
14:26<格兰达>   “嗯,去向村里的人问问消息应该会比较好,总比我们自己去找要快些”
14:27*   理查德 下车
14:27<理查德>   "我们去杂货铺问问看吧"
14:29*   格兰达 从包里翻找出了笔记本,然后赶快下车跟了上去
14:29*   普罗维德 踏过泥泞的道路,望向镇中心
14:29*   理查德 前往杂货铺门口看看有没有人在
14:31<秋叶>   其貌不扬的杂货铺里别有洞天,耕作会用到的物品应有尽有,拐角处甚至摆了两大桶汽油。
14:32*   理查德 推门进去
14:32<秋叶>   坐在柜台后面的老板面无表情地看了你们一眼,话语就像他的头发一样稀少。
14:32*   普罗维德 跟上理查德
14:33<秋叶>   他似乎并不打算主动开口搭话。
14:33<理查德>   “老板,这汽油多少钱一桶啊”
14:35<秋叶>   “大桶40,小桶5块。”老板头也不抬地说道
14:37<理查德>   “您这贵了点”
14:38<秋叶>   “成本飙升,物价飞涨。您也可以不买。”
14:39<秋叶>   看得出来,他似乎不太欢迎外地人。
14:40<理查德>   “买买买,来两桶小的,顺便问您点事”
14:40*   理查德 付钱
14:41<秋叶>   他的表情缓和了一些,伸手指了指大油桶旁边的小红桶,示意你自己打油。
14:42<秋叶>   (在现代,这是严重违反操作规程的行为,请绝对不要模仿。
14:42*   理查德 愣了一下,叹了口气去拿桶自己打油
14:44<格兰达>   "请问……"格兰达鼓起勇气搭话,“您知道这附近也许有一所荒废很久的农舍……?”
14:44<秋叶>   (格兰达的APP有多高?
14:45<格兰达>   (OAO,75
14:45<秋叶>   (那你投一下吧
14:45<Oicebot>    格兰达进行检定: 1d100=23=23
14:46<秋叶>   “小姑娘,你也看到了,村子周围全都是荒废的农舍。”
14:46<秋叶>   “时代变了,什么都不好做了。”老板盯着理查德生疏的动作,叹了口气说着
14:49<格兰达>   “您说得是……这年头大家讨个生活都不容易呢。对了,我记得似乎那所房子多年前发生过事故,还有警察来了”
14:51<格兰达>   “唔,我们的一位老朋友是那块地产的持有人,他希望我们替他去取回一些遗漏的物品。”担心自己的问题会让人产生误解,格兰达赶快补充了一句。
14:51<秋叶>   “呸,你是说梅里威瑟先生家的农舍?以前他们都说那闹鬼,我才不信呢。治安官也说了,那只是普通的自然现象。”
14:52<秋叶>   “这位阿卡姆镇的先生从不欠缴税金,和老沃伦那家伙完全不一样。”
14:54<格兰达>   “没错,就是梅里威瑟教授托我们来的,您知道真是太好了。”拍了拍手里的笔记本
14:54<格兰达>   “请问我们该怎么到那个地方去呢?”
14:55<普罗维德>   “老沃伦?”
14:56<秋叶>   “从村子北面的布恩路出去,到第一个的小路左转,走两英里,看到一颗被闪电劈黑的树就到了。”老店长指了指村子北边。
14:56*   格兰达 仔细地记下了对方的话
14:57<格兰达>   “真是太感谢您了。”露出了真诚的笑容。
14:58<秋叶>   “嗯,昨天晚上有人失踪了,弄得大家有点疑神疑鬼,不过住在这里的都是好人,你们不用担心。”
14:59*   格兰达 望了望身旁的同行者们,看他们还有没有什么话想说。
14:59<普罗维德>   “谢谢,先生。农舍那里发生过什么事情吗?一般闹鬼应该不至于找治安官吧。”
15:01<秋叶>   “梅斯太太家里丢了几头羊,尸体是在那里被发现的。除了治安官手下的警员,就没有别人能管这样的事儿了。”
15:03<秋叶>   “那一带偶尔有野兽经过,你们最好留意一下,晚上记得带上油灯。”
15:06*   格兰达 点点头,也记了下来。
15:07*   理查德 拎起油桶
15:07<理查德>   “哎呦我可算弄完了,这一手油”
15:08*   理查德 离开杂货铺先把油放回车上
15:09<秋叶>   “慢着!”老板叫住了你
15:09<秋叶>   “桶不拿回来的话得另外付钱。”
15:10<理查德>   “啧,唉您这油这么贵桶还不能白饶我一个,行行行我给钱”
15:10*   理查德 再给钱
15:11<秋叶>   见你付了钱,老板才放你们离开。
15:12<普罗维德>   “梅斯太太她住在哪里?”
15:12<普罗维德>   “只是对于闹鬼这件事我有些好奇”
15:13<秋叶>   “这么喜欢闹鬼,那你去西边自己找啊!”老板十分厌恶你口中闹鬼的说法。
15:15<普罗维德>   “毕竟是梅里威瑟教授的房子,不得不在意啊”
15:16<秋叶>   老板吹了声口哨,不再理会你的问询。
15:17<格兰达>   “那些羊肯定只是被森林里的动物叼走了……只是如果有狼在农舍里筑窝了可就不好了。”向普罗维德使了使眼色。
15:18<格兰达>   “所以我们也许该先去问问梅斯太太……好提前做好准备,您说不是吗?”看向店主人
15:20<秋叶>   “嗯,那好,她就住在村西边那座有烟囱的房子里。”
15:21<秋叶>   “别说是我告诉你们的。”他补充道。
15:22<格兰达>   “当然,我们会注意的。”
15:22*   格兰达 再次道谢
15:22<普罗维德>   “打扰了”
15:23*   普罗维德 有些尴尬的走出杂货店
15:23<秋叶>   见你们关好门,老板又拿起他的报纸读了起来。
15:23*   理查德 回到车上擦擦手
15:25*   格兰达 跟着坐上车,翻开笔记本。
15:25<理查德>   “接下来去哪?”
15:26<格兰达>   “村子西边有烟囱的房子,羊被偷走的梅斯太太住在那里呢。”
15:26<格兰达>   “要先去打探一下情况吗?”
15:26<理查德>   “行,那我们先去看看吧”
15:26*   理查德 开车
15:27<秋叶>   罗斯角足够小,两分钟后你们就找到了梅斯太太的住所。
15:28*   普罗维德 下车来到住所的门口
15:30*   理查德 下车
15:30*   普罗维德 敲门
15:31<秋叶>   眼前的建筑的状况比周围的要好上一些,但依然显得十分陈旧,相比之下,不远处的牛棚和羊圈反倒是最近才修缮过。
15:32<秋叶>   好几分钟后,一个胡须茂密的中年男人开了门,阴沉着脸看着你们:“你们是谁?”
15:36<格兰达>   “先生您好,我们是……梅里威瑟教授的朋友。”
15:36<秋叶>   “所以呢?”
15:37<格兰达>   “呃,请问这里是梅斯太太家吗?”
15:38<秋叶>   “是,你们找我太太?”
15:40<格兰达>   “不,不必打扰……只是我们听说,最近梅里威瑟教授手里的那座农舍发生了些怪事。”小心地观察着对方的神色
15:41<秋叶>   “怪事儿?现在没有比麦菲特失踪更怪的事儿了!”
15:41<秋叶>   眼前的梅斯先生看起来十分不耐烦。
15:42<格兰达>   “村里有人失踪了?这……”
15:42*   格兰达 吓了一跳
15:43<普罗维德>   “麦菲特?他是什么人?”
15:43<秋叶>   “在这个节骨眼上,外乡人还是不要自讨没趣的好。”
15:43<秋叶>   这么说着,他顺势就要关门。
15:43*   格兰达 突然伸手抓住了门板
15:44<秋叶>   “还有什么问题?”梅斯先生停下了动作
15:44<格兰达>   “梅斯先生……请稍等一下。”格兰达提高了声音
15:45<格兰达>   “别看我这个样子……我好歹也是克利夫兰一家侦探事务所的成员,这件事兴许我们能帮得上忙。”
15:46<格兰达>   “当然……不是为了收取酬劳,只是因为教授曾经算是这里的居民。何况……我也不能对这种事坐视不管。”
15:46*   格兰达 努力摆出了坚定的表情。
15:47<秋叶>   “你是说,你们能找到玛姬·麦菲特?”
15:47<格兰达>   “这我不能保证,但我一定会尽全力。”
15:48<秋叶>   “那好吧,你想知道些什么?”
15:48*   格兰达 深呼吸了一下,回忆自己在打字机上敲下的那些文件都包含着怎样的案件信息。
15:49<格兰达>   “那就失礼了,首先是,麦菲特女士是什么时候失踪的?”
15:49<秋叶>   梅斯先生邀请你们进了屋,给你们一人倒了一杯凉水:“应该是昨天晚上。”
15:50<秋叶>   “天黑以后,她去检查自家的马匹,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她了。”
15:51<格兰达>   “谢谢……”接过了水杯,但赶快放下,好继续再笔记本上写字。
15:51<格兰达>   “她家在村里的哪个方位?马匹还留在马厩里吗?”
15:51<秋叶>   “她家住在北面的布恩路旁边,离这里有一段距离。”
15:52<秋叶>   “马除了受到惊吓以外倒是没什么问题,就是人不见了。”
15:54<普罗维德>   “布恩路,离那附近的一个农舍远吗?”
15:55<秋叶>   “梅里威瑟的农舍?不太远,也就不到两英里。”
15:56<格兰达>   “犯人可能袭击了马厩……”
15:57<秋叶>   梅斯先生喝了口水,等待着你的进一步推理。
15:58<格兰达>   “而且距离教授的农舍不远,也许和抓走羊会是同一个……”顿了一下,“人。”
15:59<秋叶>   “人可不会把羊啃成那样。”
16:00<格兰达>   “您的意思是,伤口看起来像是野兽咬的?”
16:01<格兰达>   “难道是教授说的那个……”悄悄地对旁边的两人说。
16:01<秋叶>   “是的,那两只可怜的小家伙胸口上开了个洞,我看是熊之类的野兽咬的。”
16:01<普罗维德>   “也是在晚上走失的?”
16:03<秋叶>   “不知道,羊圈倒了,我接到电话才急急忙忙赶回来的。”
16:05<普罗维德>   “那个时候,是您的夫人在家?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问一下那个时候是什么样的情况”
16:06<秋叶>   “那可不巧,内人现在不在家。”
16:07<秋叶>   “我推测,羊应该是早上跑出去的,其它的当天下午就找回来了,只有那两只可怜的小家伙遭此毒手……”
16:08*   普罗维德 缩回座位上
16:09<格兰达>   “是这样……”
16:09<格兰达>   “我想我们应该抓紧时间去农舍看看。”对其他两个人说。
16:10<理查德>   “恩,时候也不早了”
16:10*   理查德 看了看表
16:10*   理查德 发动汽车,等人齐上路
16:10<秋叶>   时针已经指向了10
16:11*   格兰达 道过谢就赶快跟着出去了
16:11*   秋叶 已将主题更改为:3月16日 10:15 梅里威瑟的农舍
16:12<普罗维德>   “得在晚上之前解决掉”
16:13<秋叶>   跟随杂货店老板的指示,你们顺着布恩路旁杂草丛生的小路一路向前,很快便找到了那颗焦黑的老树,还有一旁的老旧农舍。
16:14<秋叶>   这座农舍有着高高的尖顶,窗户被垂帘百叶窗掩上,窗户上的玻璃大多已经破碎,少数完好的窗户则因为经年的污垢变得斑驳不堪。
16:16<格兰达>   “千言万语也无法形容这只无面的怪物……”下意识地自言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