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urse of Strahd 团记 第六期  (阅读 286 次)

副标题: (我本人第一次真正入戏的一期,跑团的感动我确实的体验到了。)

线上 零之起源

  • Peasant
  • 帖子数: 13
  • 苹果币: 0
Curse of Strahd 团记 第六期
« 于: 2019-08-07, 周三 01:49:03 »
第二十四天

顺利复活传奇吸血鬼猎人后,阿尔德拉继续尝试复活旅店老板……
可是旅店老板却并不愿意复活,而这一次失败的复活神术让我们整个团队的资金储备几乎彻底归零。
没有叹息的余裕,我们便按照计划启程前往原本是伯克茨村所在地的沼泽。
当然大部分路程是依靠摩登肯的传送,毕竟时间宝贵——而且实在太方便了。
我们来到了沼泽边缘,再往前便全是齐腰深的水,这一片地区似乎是因为多年前月光河的泛滥而全部淹没了。
依靠我和丹召唤的魅影驹和浮碟,我们尽可能在不把鞋子弄湿的情况下向着目标地区靠近,
但当我们渐渐靠近了记忆中伯克茨村的位置,看到了那一片倾颓的废墟后却是没有继续骑乘。
显然这是为了能够更加灵活的随机应变……根据之前在幻境中所记忆下的地形,我们面前是两大片农舍的废墟,
更远处是教堂和墓地,教堂旁边的山坡高地上则是村长的家,那儿也是这里唯一完全没有被水淹没的废墟。
除此之外,村子中央有一颗巨大的枯树,村子四处都分布着,感觉很是异样的稻草人。
它们全都立在水面以上,带着让人不舒服的气氛。并且一路走来,我们没有看到任何一只渡鸦的身影。

然而正当我们刚刚是接近废墟时,不知何时落在队伍后方的丹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产生了爆炸,一个比平常更巨大的火球,从丹的体内爆发,覆盖了周围一大片区域。
我们立刻进行警戒,片刻后却发现那完全是丹自己弄出来的事故,阿尔德拉赶忙过去给丹治疗,而丹因为这一次施法事故似乎暂时不能启用其他人格的力量了。。

当布鲁诺走过一个稻草人身前时,感觉自己似乎被它看了一眼似的,绷紧神经的布鲁诺极为烦躁的抽出斧头,就要砍上去。
却被阿尔德拉阻止,但阿尔德拉看起来似乎也想试一试这稻草人似的,示意布鲁诺稍微拉开距离,便用圣焰开始灼烧的稻草人。
当然在那之前我有尝试进行辨识这些稻草人,可是却什么都看不出来。
一瞬间而已,遍布整个废墟的十几只稻草人全部朝我们看来……战斗开始了。

它们的行动非常迅速,队伍中只有我勉强能比他们先动……在确定他们是怪物后我再次进行了辨识,
终于回想起有些女巫似乎会把这样的稻草人当做手下,守卫自己的巢穴或类似的地方,并且他们很容易被火焰击伤。
看到这里我稍微松了口气,这一战至少我和丹可以对方进行有效的压制……然而对方对非魔法伤害的抗性却让队伍中的其他人略感棘手,只能希望它们不要太强吧。
不然即便能赢,对方这个数量必定会大幅削减我们的资源。我可不相信这些稻草人会是我们在这片沼泽中遇到的最强大的阻碍。

最先行动的我,观察了对方的排布决定延后行动,虽然将好不容易抢到的先机让给对方是个非常危险的决定,但是他们过于分散的排布,实在不利于我进行战斗,于是我向后方退去,在角落中等待时机。
果然那些稻草人迅速的向我们靠近,他们看似并没有对我们进行直接的攻击……只是瞪着我们,却让首当其冲的阿尼亚,阿尔德拉,丹三人完全动弹不得,直接倒在了水中窒息。
明明更加靠近的布鲁诺,似乎是因为身在废墟之中,那些稻草人并没有对他产生任何兴趣。看准这一点的vikin拿着他的长弓也进了另一边的农舍废墟,用弓箭不断射击它们。
退在了队伍后面的我虽然被一只稻草人绕后,但所幸没有的大碍,似乎只要挺过了它诡异的目光就不会有事。
待到稻草人移动完毕,我果断的朝它们聚集的地方丢出了火球术,结果却让我忍不住皱起眉头,我确信这是一次效果很不错的攻击,但那些被击中的稻草人却连重伤迹象都还没有显露。
看来它们确实很经打……随着战斗的继续,之前倒下的三人虽然脱离了目光的影响,却很快被稻草人用身体压制,依然窒息在水中。
虽然非常肉痛,但我此时只能选择继续消耗宝贵的法术位,毕竟此时还站着的三人中布鲁诺和vikin都没有魔法武器,面对这样一大群敌人,必须由我担当主攻,即便我本来只是个做后勤的法师。
又是两个火球术轰下去……稻草人们已经倒了一大半。这时丹也终于从水底挣脱出来,他赶忙放出一个火球,将最后一片聚集的敌人击溃,接下来我们一边帮助仍在窒息的队友,一边击溃剩下的散兵残勇。
万幸的是当战斗结束时,没有任何人因窒息而昏迷。

在一旁的废墟中稍稍整顿,我们向着伯克茨村的教堂走去……
那无疑也是一座晨曦之主的教堂,其后的墓地已经完全淹没在水中,难以辨认。
阿尔德拉稍作祈祷便带着我们前往村长家,vikin和阿尼亚仍在山坡下的废墟中待命,当然我们所有的行动都在他们的射程范围之内。

一踏入坍塌的屋内,我们便感觉到一股诡异的寒气,索性我们都足够坚强,没有受到影响。
一个幽灵,一个村长的幽灵,游荡在屋内。他的肚子被划开,肠子流了一地,神色痛苦而充满恐惧,对我们大喊着出去出去,你们是什么人?
为什么要进到我的屋子里?任何试图交流的意图都被他的歇斯底里打断。无奈之下我们赶忙退出屋子,但愿这样能够安抚他。

这一次由阿尔德拉打头,礼貌的敲门询问进入的许可。
却被严厉的拒绝,幽灵只是仿佛疯狂般的不断朝我们喊着,黑暗将至黑暗将至,快离开这里,远远的离开这里。
即便我们表明来意,即便我们展现自己对抗黑暗的决心,甚至拿出了鸦族圣徽……却仍然无法得到对方的认可。
或者说对方似乎并没有足以进行正确判断的神志。
最后,我决定开门见山……直接提及了预言,过早凋零的玫瑰。
然而对方仍不为所动,但本应在远处的阿尼亚不知何时来到了旁边,她更进一步的点明了塔季杨娜的名字,
这一次村长表现出了不一样的神情,原来村长就是塔季杨娜的父亲,还问我们是不是她女儿的朋友。最终他告诉我们,塔季杨娜和领主斯特拉德散步去了……很快就会回来。

我们几人对视一眼,决定先去寻找塔季杨娜的踪迹,虽然她肯定是已经去世……
但和领主去散步这个线索却可以和书中幻觉中看到的景象相对应,或许能够成为突破点。
遵循着之前的记忆,我们在完全被水覆盖的沼泽中,找到了之前斯特拉德和塔季杨娜秘密交谈的那条河的河岸,
然而当我们试图搜索时一个急流从旁边打来将我直接冲倒在水中,很快一个漩涡就在我的身旁出现,危机感让我竭力向岸边游去……总算是有惊无险的上岸了。
虽然衣服湿完全湿透让我感觉不舒服,但是我们本来下半身就一直泡在水里,所以倒也不算太大的恶化。

然而这一次惊险的搜索,倒也不算毫无收获……我顺利的找到了塔季杨娜的墓,墓碑上是一个少女持着玫瑰的画像,目前完好无损,似乎没有被盗掘过的迹象。
若是我们所料不错,第3件用来对抗斯科拉德的宝贝应该就在那墓穴之中,虽然我随身一直带着铲子,但是考虑到身边同伴们的感受,我还是没有擅自行动。
正当我们准备进行讨论时,突然离墓碑最近的几人,特别是靠的最近的阿尔德拉……刚感觉脚下似乎被什么东西抓住了,就被按进了水中窒息。
然而除了丹之外的所有人什么都看不见……只能通过丹的描述了解到我们已经被一大群水生食尸鬼包围了。

知道敌人是不死生物,我第一时间冲到阿尔德拉旁边,使用雷霆步将它带出了包围圈,
紧接着阿尔德拉就举起了他的圣徽试图驱散这些不死生物,却发现他们的等级并不算低,只能勉强逼退它们而已。
本来就在队伍后方的vikin试图拉开距离,靠自己的力量挣脱了钳制的阿尼亚也向后方退去。
然而就当我们打算打上一场硬战的时候,发现我们所有人都远离了墓碑的食尸鬼便不再纠缠我们,回到墓碑附近,团团围成一圈又钻入了沙子中,消失不见。
显然他们是在守护这些墓碑,那些食尸鬼的身上似乎还有些许布料的残片,但光凭这些实在难以进行任何判断。

我们回到村长家中,继续与他对话,但他人是非常疯狂的,高吼着黑暗将至,让我们赶快离开……
但阿尔德拉举起鸦族圣徽,召唤出阳光……告诉他即便是在这样黑暗的世界里,光明也是存在的…
第1次带着黑暗赠礼沐浴阳光,我畸形的身体重新回归正常,虽然更快的移动速度对战斗有利,但我还是不喜欢那种丑陋堕落的模样。
而村长的神色在阳光中也明显不一样,似乎清醒了不少。我们紧接着告诉他,塔季杨娜已经永远不会回来了,我们在月光河边发现了她的墓碑。
村长似乎并不惊讶,他告诉我们当年塔季杨娜从鸦阁的婚礼上逃回村子,正是村长亲手将之杀死,为了让她的灵魂免于被斯特拉德俘获。
之后便将塔季杨娜的衣冠冢葬在了月光河边,在里面封存着一柄塔季杨娜从鸦阁中带出的宝剑的剑柄,那是一柄能够用来对抗斯特拉德的宝剑。
之后整个村子都被斯特拉德诅咒了,村长本人以及支持村长的人们要么疯狂要么堕落,并且作为不死生物永世不得安宁,村子本身也被泛滥的洪水淹没,那些守着墓碑的水生食尸鬼正是村民所化。
我们正尝试征求开启墓碑的同意,毕竟就算是衣冠冢,就算其中有可以对抗斯特拉德的宝物,打开墓穴也应该征求亲属的同意。

就在这时,一阵诡异的波动跨空而来……不知何时,村子中央的巨大枯树已经变成了一座移动树屋,4只鬼婆已经包围在村长家外。
正当我们试图对此做出反应时,不知从哪里,一发取满的死亡一指直接将我击溃,虽然靠着人格力量的切换,我没有倒下……
但是我们却由此知道了除了那4个鬼婆之外还有一个使用高等隐形术躲藏起来的更高级别的鬼婆。
经过之前的两场战斗,我的法术位早就已经消耗的很厉害,本来是打算在战斗一开始的时候就使尽全力,至少拼掉对方一个。
但看现在这个架势,我选择给自己拍了一个闪现术,虽然并没有立刻逃跑的意思,但或许在这个时候我心中就已经存在了退缩的意图。

果不其然,区区十几秒后,我目之所及所有的队友伤的伤倒的倒,根本无法与对方对抗……
我们使出的任何法术几乎都会被对方反制,物理攻击又难以造成有效伤害。
在又一次取满的死亡一指将阿尔德拉击倒后,我和战场另一边的vikin都彻底丧失了继续与之对抗的念头……这根本不是战斗,别说打赢了能逃掉都算是胜利。

本来在战斗开始时就在农舍中待命的vikin匍匐在水底以极慢的速度潜行向北撤退,现在村长家中的我则靠着闪现术和全力疾驰向南边移动……
虽然鬼婆从地面和空中追击我,甚至追到了以太位面之中。却还是被我千钧一发之际逃脱了法术反制的范围,用任意门逃走了。
之后我立刻给自己上了隐形术,稍作整顿后开始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毕竟我现在是完全落单,除了vikin之外的其他队友已经不可能在战场中存活。
和vikin的汇合是第一要务,经过谨慎的思考,我决定慢慢的绕路,返回伯克茨村附近,最终我在月光河墓碑旁看到了正在等待我的vikin。
他告诉我,树屋已经又变成了巨大枯树,鬼婆们都在树屋里面,而同伴们的尸体则被这里的水生食尸鬼们搬运到了村中的墓园。
可惜当时离开墓碑的只有一部分食尸鬼而已,vikin并不能趁机将宝剑挖出。

考虑到我们都已经伤痕累累,势单力薄……别说是与敌人对抗,就算想要夺回同伴的尸体,也是难上加难。
即使留在这里也没有任何好处,一旦天黑就真的危险了。于是我们在潜行出伯克茨村的范围之后……立刻骑着魅影驹飞奔回到了魔邓肯的豪宅。

我在第一时间将我们在伯克茨村所见所闻的情报告诉了摩登肯……包括鬼婆,宝剑,食尸鬼,诅咒和我们全面溃败的悲惨战绩。
我的本意只是想着情报是我们这一战唯一的战果,至少要将之分享给与我们有着共同目标的盟友,而且我还事后辨识出了推动那树屋的动力正是我们正在寻找的第二颗生命宝石。
即便我们没有机会拿到这些东西了,这些信息对魔邓肯这样的强者获许还是有用的。
然而摩登肯是个比我想象中还要积极的人,虽然嘴上说着“别来烦我”,一副嫌弃的样子。却立马动身去了伯克茨村,把我们死去的同伴的尸体全部搬了回来,
还表示明天就带着我们剿灭那些鬼婆,我甚至怀疑要不是他今天只准备了些研究性的法术,是不是刚刚就会把那些鬼婆全都灭掉了?

或许这就是一位传奇法师的尊严吧。
我和vikin一夜无事,进行了正常的休息……
而我的其他同伴们却只能等待黑暗力量的复活,想必是非常难受的吧。

第二十五天

一早,被黑暗力量复活的众人各自又增添了新的诅咒,
其中丹的新变化和狼人似乎有很高的重合度,他现在变得更像狼人了。
虽然大多数人都疲惫不堪,但我们并没有选择继续在白天休息。
毕竟这次可是有一位大佬在战斗,我们只要在远处喊666就行。
魔邓肯肯先是将我们放在了沼泽边缘一处安全的地方,之后就一个人独自进入了战场……
随着一阵绚丽的声光效果,战斗在出乎意料短暂的时间内就结束了。
等到我们靠近时,木屋已经被摧毁,三只鬼婆的尸体躺倒在旁,正是之前我们在风车,那里没有击杀的三只鬼婆。
另外两只更强大的似乎是负伤逃跑了。我们迅速的彻底拆解了树屋的残骸,拿到了第2颗宝石……
它正是巫师美酒庄园在久远的过去遗失的第1颗也是最强的宝石,充沛的生命力量流转在其中。
摩登他表示如果把宝石交给他,似乎能把它加工成一件可以让生命力不断回复的魔法物品。
不过考虑到这毕竟是一件有主之物,我们并没有立刻作出决定。
搜刮了鬼婆的巢穴,我们发现了一些金币以及一块有魔法的石头,其他更多的东西全都归了摩登肯,毕竟人家才是主力。
之后我们去往了村长家,又一次用阳光唤回了他的神智……他告诉我们可以去拿剑柄了。
当阳光再次消失时,村长的灵魂又一次无理智的高呼起来,黑暗已至!黑暗已至!……却是留下了泪水。

离开村长,我们去到墓边……顺利的挖开了坟墓。除却塔季杨娜的衣冠之外,一个铅盒静静的躺在其中……
打开后一柄精致的剑柄出现在我们眼前,紧接着一个声音就高声嚷嚷起来“本大爷终于出来啦,哈哈哈哈哈哈”,
发现这是一柄心智武器,而且性格似乎非常的残念,其他人都退避三舍,不想和他扯上关系。
不知是受了什么驱使,或许是太过想要得到对抗斯特拉德的力量,或者是纯粹的看不惯这家伙的轻佻……
我一把上前抓住剑柄,高呼呵斥道:我们前来寻找你,是听说你是一柄能够对抗斯特拉德的宝剑,我发誓将要亲手击溃斯特拉斯,让他彻底消灭。你可否助我一臂之力!?
或许是感受到了我心中的仇恨,或许是因为我接受了圣武士的修行……它也用强烈的想要制裁斯特拉德的意志回应了我,并且允许我使用它。
前提是,我要制裁我所见的每一个不死生物以及斯特拉德的走狗,并且要发挥他完全的力量我必须要在每一次挥动他时,高声赞美他。
至于他的名字,似乎在他的剑刃被毁掉的时候就已经遗失,现在的他称自己为“吸血鬼杀手”。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拿那把剑后我就非常想砍砍什么东西……为了以防万一,我离开伯克茨村时是绕开村庄走的,
吸血鬼杀手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质问我为什么要绕开村庄,那里是不是有不死生物?
我好说歹说给糊弄了过去,虽然我确实很想砍点什么,但是砍那些村民化为的食尸鬼却无法让我坦然的高兴。
当然更重要的是,疲惫的队友不一定经历得起这么一场多余的战斗。
等我们平安回到了豪宅之中,时间已经是下午……在休息点极端稀少的现在,已经不是适合活动的时间了。
一夜无事,我们进行了完备的修整。

第二十六天

一早,我们对接下来的行程安排起了一些争执。
从距离上来说,我们下一站的行程应该是前往维斯塔利亚人的营地。
但是丹认为我们在拿到宝石后,应该第一时间将它还给美酒巫师庄园。
经过一番无果的争论,阿尔德拉选择使用预言术寻求问题的答案,预言的结果让人胆战心惊——往西所见的一切都只是废墟。
似乎不仅是美酒巫师庄园,更多的地方都已经被毁灭了。

丹使用传讯术联络酒庄主人,没有任何回应,这个悲观的景象让丹不再对此坚持。
之后,因为修道院也在西边的缘故,虽然觉得是多虑了,但丹还是联络了修道院院长……
幸运或者不幸的是修道院院长回应了这次联络,他表示不对婚纱的期限设限,只希望我们能尽快拿给他。
考虑到修道院的婚纱还有4天才能做好……鸦阁的婚礼则是在9天之后。
于是暂时可以选择的目标就只剩下维斯塔尼亚营地和琥珀神殿了。

我们花了很短的时间抵达了营地,这里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果然维斯塔尼亚人是受到庇护的,除了在他们的眼中再看不到饮酒作乐的笑容之外,一切都很正常。
我留在外围的黄昏精灵中寻找卡西米尔,其他人进入大账中和维斯塔利亚人的首领交谈。
虽然我也很想跟过去看看,但是考虑到吸血鬼杀手对斯特拉德爪牙的仇恨……我不觉得这是个明智的选择。

阿尔德拉对那位似乎恢复了冷静的首领,说,希望能尝试复活那个女孩,弥补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
那位首领顿时瞪红了眼睛……颤抖着咬着牙齿。他告诉阿尔德拉,自己好不容易接受了这一切……如今你又将希望摆在眼前,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最终在阿尔德拉的坚持下,首领同意让他试一试……当然所有的施法材料都由这位首领慷慨的拿出。
然而阿尔德拉在施展神术后,却怎么都找不到小女孩的灵魂……只有一股黑暗力量,循着呼唤的线似乎想要钻入小女孩体内,阿尔德拉立刻切断了神术。

首领疑惑的看着他,在阿尔德拉,将这番情况如实相告后……首领藐求阿尔德拉再试一次,哪怕一次也好……他无法承受,突如其来的希望有这么快的消失。
可是阿尔德拉却不敢轻易继续,又无法拒绝……为谨慎起见他用预言术进行询问,请问复活这个小女孩会怎么样?
然而他连接到的那个回答他问题的存在,这给了他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回应,满月之时,幼小的黑暗之王将重临世间。
之后他又一次询问了同一个问题,得到的依然是相同的答案……这就很难说是错误的预言了。
然而不知是出于何种考虑阿尔德拉,面对这位父亲的貌求……最终还是决定再试一次。或许是怜悯,或许是罪恶感,又或许只是纯粹的,对于营地中潜在威胁的顾虑……
总之,当阿尔德拉终于决定再试一次时,他使用鸦族圣徽召唤出纯洁的阳光,又使用尸体圣化净化女孩的遗体,这一次他轻而易举的找到了小女孩的灵魂,
虽然黑暗的诅咒紧随其后将小女孩变成了狼人,但是阳光的力量在下一秒就又将这黑暗力量的影响驱散。

之后发生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了,只知道营地首领感谢了他们,还许诺可以奖励他们金钱又或者为他们带来外界的奇物,
他们选择了奇物,甚至为了增加成功率,还倒贴了300gp给首领。
首领承诺可以带回5件奇物,越低级的成功率越高……反之就越可能失败,大概四五天以后就可以弄到手。
不能够需要一把魔法斧头,vikin想要精灵斗篷和一把魔法短弓,其他人也有各自的需求……整理了一份清单交给首领后,他们便出了帐篷和我以及卡西米尔汇合。

我找到卡西米尔的时候,他似乎也早就在等我们……
非常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到琥珀神殿,看来他妹妹的灵魂早已在梦中将他折磨得疲惫不堪。
为了对抗斯特拉德,也为了对抗神殿中可能存在的黑暗,他早已经准备了一大堆适合战斗的法术。比如火球术啊,火球术啊,以及火球术……
队伍会合后方便一起返回魔邓肯的豪宅附近,拜托他将我们传送到琥珀神殿,不过传送似乎也并非无所不能,摩登肯表示他只能帮我们传送到之前在书中幻境里看到的关卡前面。

刚一传送完毕,我们便从空气中感觉到了一股异于他处的刺骨严寒,
除了因为新的黑暗赠礼而变得全身冰冷的阿尔德拉外,其他人都受到了影响……
面前的关卡中已经没有人类士兵的守卫,但是在两座门楼和一座三层的塔楼上却共有三个巨大的怪物雕像,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够忽略的样子。
关卡正面的绿色火焰帷幕和幻境中的相比已经暗淡了不少,但仍然是个威胁,虽然大概是能够通过解除魔法进行压制,但能有效多久还未可知。

我拿出了“吸血鬼杀手”,浮夸的赞美了他的睿智……他表示自己不仅知道这个关卡的通关密语甚至连神殿中的密语都知道,
原来这里是秘密之神的法师在远古时期设下来阻挡外界入侵的结界,但就在我还没问出个所以然之前…丹和布鲁诺已经靠着飞行术飞跃了门楼。
看到这一幕,吸血鬼杀手才缓缓表示——不能从这个门楼的上方通过。

果不其然丹和布鲁诺刚一越过界限,满楼左右两边的两个石像叫活化成血肉之躯,向他们攻去。
丹和布鲁诺首先选择降到地面稳住阵脚,阿尼亚和vikin在后方射击……
我直接一个箭步窜到门楼正下方,施展浑身解数打出一个带着闪电光芒的火球术,将一只打到几乎濒死,另一只重伤,很快濒死的那只就死了,血肉重新化成石头散落一地,砸了我满头满脸,
我用迷踪步跳上它原先所在的位置……这时另一只,已经扑到了丹和布鲁诺身旁,离开了除我之外其他尚未越过关卡的伙伴的视野。
幸好这时的那只怪物已经被布鲁诺打的摇摇欲坠,我仅仅只是释放了一个普通的攻击戏法,就让它彻底倒下了。

身在塔楼上的那个最大的雕像始终没有动静,布鲁诺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飞到楼顶触摸它,研究它,
确定了这玩意儿以前确实是个强大的怪物,但是早已经被石化到彻底无法恢复的程度了。
紧接着布鲁诺在结满冰霜的楼顶上,发现了一个活板门……他用斧子敲啊敲啊敲,敲了半天才敲开……
2楼有数个穿着破旧铠甲的骷髅,布鲁诺谨慎的进入其中,开启神圣感知……一瞬间,他发现自己已经被藏在4周墙壁里的多达8个幽灵团团包围。
他及时的将这个信息传达给我,但身处塔楼外下方的,我们并不能帮助他什么……虽然我一度想过几个方案,但又很快否决掉,
最后只能刚正朴实的准备着火球术,一旦他们和布鲁诺分开就轰过去。然而当不能脱离了危险,撤退出塔楼时,他们并未追击,而是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讨论一番之后,我们中有人觉得不用鲁莽行事……说不定他们不一定是敌方。就在这时从塔楼内传来了幽灵的声音……
他许诺要告诉我们对抗斯特拉德的秘密,并且还会给我们宝藏。如此刚正朴实的陷阱,让人实在不忍无视,我自告奋勇的选择独自踏入其中,
就连吸血鬼杀手也表示里面或许真的有些什么能帮助到我们的东西……我高举着吸血鬼杀手,身上带着阿尔德拉和丹给予我的加护,甚至我还自己使用了闪现术。

1楼什么动静都没有,然而一上二楼我就因为闪现的效果进入了以太位面……
那是幽灵二话不说就向我围攻而来。好了,既然最后一次面皮也已经被撕破,我只好把同伴们都叫进来了。
幽灵的攻击没有对我造成任何伤害……唯一可惜的是我没能把他们诱导到物质位面里来。
之后这样的事情又重复了一次,我又毫发无伤的接下了他们的攻击……直到第3次,闪现终于失灵了,它们不得不到物质位面来追击我们……
经过一番战斗,最终还是阿尔德拉驱逐了这些不死生物,看来鸦族圣徽确实对不死生物有着很大的克制。
期间我小试了一下吸血鬼杀手的威力,可是两刀“吸血鬼杀手万岁!”至圣斩都没有砍死对面一只幽灵,最后还是布鲁诺帮我补得刀,
这个事实让吸血鬼杀手的尊严大受打击他表示非常不喜欢我,他要求拥有一个更强的持有者。
于是我很慷慨的表示愿意把他送给布鲁诺使用……结果这家伙立刻就沉默不语,完全不出声了。
看来之前布鲁诺和vikin对它的调戏和嫌弃他还一直记挂在心里呢,虽然我不是什么厉害的战士,但好歹还是个偶尔会奉承他的人呢。

暂时驱散幽灵之后我们在塔楼里找到了很多牺牲者遗落在这里的宝藏……
这些东西确实对我们与斯特拉德的战斗确实有那么一丁点作用。
临走前不能落在塔楼正面入口附近刻下了警告后人的文字,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但也算是尽了一份心意。

离开狭窄崖壁上的关卡,我们继续前进……不久一座200尺长20尺宽的大桥横亘在我们眼前,
桥的中间有一个跪坐着祈祷的人形生物,桥的上方和下方都有迷雾,从中传出翅膀扇动的声音。
我们远远的向桥中间的人喊话,那似乎是一位戴着面具的圣武士,他信奉晨曦之主……
他表示我们不能继续前进,前方的黑暗力量太过强大,并且前方绝对不会有任何好事发生,不能让任何人靠近。
在一番争论,说服和决心的展示后,他依然不愿意放我们过去,无论是圣徽还是宝剑都无法让他相信我们,
特别是在布鲁诺表示了自己能够听到黑暗的声音时,那更是用看死人的眼光看着布鲁诺,一边为他祈祷祝福一边表示绝对不会让布鲁诺过去。

期间阿尼亚和布鲁诺用丰富的经验判断出对方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人物……
圣武士并不愿意回答,关于天上那些翅膀扑动的声音到底是什么……
我们尝试向迷雾中射箭也都没有任何收获……
之前一直很括燥的吸血鬼杀手,此时出奇的安静……

因为我们没有和他继续对话,很快圣武士又跪回去祈祷……
他在祈祷时将双手放在嘴唇上,我们不止听不见,甚至也无法从读唇中看出他的祷词,阿尔德拉因此对对方的身份和立场产生了怀疑,
虽然他非常信任和自己拥有同一信仰的教友,但这些天来数次经历的背叛和黑暗,让他不得不有所提防。
阿尔德拉,找阿尼亚要过那吧只能由善良之人持有的斧子…在进行详细的说明后…递给了对方。
圣武士是安然无恙的拿起了斧头,阿尔德拉又希望对方能够接下自己的面具,以真面目面对我们……
这时这位圣武士便要求我们发誓,如果我们再看了他的面容后愿意放弃,继续前进他才会拿下面具。
最终阿尔德拉,vikin,丹,三人发下了这个誓言,并且承诺如果其他伙伴打算突破这座桥,不会给予帮助……
圣武士拿下面具,我们看到他的真面目竟然是一具骷髅。

这震撼的景象深深的打动了阿尔德拉,他向对方献上敬意,并决定遵守誓言不再前进……vikin似乎也不打算往前了。
但是显然队伍中的其他人,卡西米尔是无论如何都要去,哪怕我们在这里不再协助他,只靠他一个人他也会去。
布鲁诺则是无论如何都想解决心中的黑暗低语,丹愿意协助他们,并且自己想去看看。
至于我,从个人的角度上来说,我是非常想去看看的……作为这片异常的大地上黑暗的本源……那里一定有无尽的未知秘密,在等待着我。
他们就像芳香的蜂蜜或者更胜一筹的迷幻药一般勾动着我内心里最原始的欲望。
可是,以我们目前的战力水平……以及这些天来我们经历的黑暗……
我并不觉得企图揭开一切黑暗秘密是一个明智而合理的选择,常常伴随着危险和一系列的后续灾害。
哪怕我如此渴望着,也必须为其他人负责。
如果是为了“正确”的事情,哪怕放弃自身的欲望,哪怕放弃属于我的预言……或许如今的我也是做得到的。
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我已经决定不去探索神殿中的黑暗了。

不过虽说如此,协助仍然想要前进的同伴依然是我的职责……
我和丹分别协助卡西米尔与布鲁诺进行传送,丹似乎想要稍微晚一点再过去先看看情况。
然而传送的结果却令人惊讶,所有的传送法术都被重新定位到桥的正中间,在丹和卡西米尔反应过来之前,圣武士举起自己的大剑,就砸在了桥上……直接把桥的中间砸塌了。
布鲁诺和卡西米尔失足掉落……丹立刻给布鲁诺上了飞行术,但是卡西米尔却在没有任何辅助的情况下,开始自由落体,一下就掉了200尺……这家伙今天居然连一个辅助飞行或降落的法术都没有记过。
布鲁诺曾伸手想要拉住他,却失手了。看样子再过不了几秒,卡西米尔就将永远的和我们失去联系……所有人都放弃了他。
看着这一幕,我的心突然涌起一阵绞痛……“不!”哪怕并没有什么交情,,但他是我的预言之人,哪怕我不再想去实现他的愿望,我也必须对他的生命负责……
而且是我亲手将他传送到那里的,若是他因此而死,就是我的罪过。

我想都没有多想,直接一个任意门跳到了它身边二十尺距离,谨慎的计算没有触发传送法术的重定向……
又立刻使用羽落术降低了我们两人的下落速度。此时若是布鲁诺全力向下救助我们,是能够追上的。
​然而此时迷雾中,扇动翅膀的真身终于显形,那是一只巨大的怪鸟。一现身就向下俯冲而来……
幸好阿尼亚一直戒备着四周,怪鸟一出现就连中两只放逐箭,暂时被定在空中动弹不得,但这也只能争取数秒的时间。
不能够似乎判断出了这短短数秒的时间不足以救助下落的我们​……他只能尽力保证自己的安全,尽可能的向“对岸”飞去。
我则靠着这个时间,拿出自己带勾爪的绳索,尽可能的向卡西米尔抛去,尝试过两次后终于用绳索将自己和卡西米尔连接在了一起。卡西米尔努力的拉动绳索,最终我们手牵着手,暂时成为一个整体。
这时那只怪鸟也动弹了起来,一个俯冲就将丹给抓住​,丢下了悬崖。幸好丹反应及时,让自己飞了起来。
万幸那只大鸟似乎是被阿尼亚和vikin的弓箭骚扰的很不舒服,并没有继续向下追击我们。很快飞进雾气中,消失不见了。

丹飞回了我们来时的方向,又协助布鲁诺飞到桥下拉住我和卡西米尔去了对岸。
就这样,​本来已经决定不去探索黑暗秘密的我。……因为一时冲动的救人之举,竟是被迫的来到了对面。
不,说是被迫,或许过于虚伪。若是我此时想要回去,虽然有点浪费,但是绝对可以到达对岸。
无论我是怎么来到这边的,都无所谓了,此时我确实是遵循着自身的欲望留在了这里。

然而当我们企图继续往前时,那只大鸟又一次从天上落下,直直的站在了我们面前,堵住了我们唯一的前进方向​。
而在我们身后,100尺左右,愤怒的圣武士正一步一个踉跄的向我们走来……他看起来状况不是很好,却非常坚定的想要阻挡我们。
vikin迅速上前和圣武士攀谈,企图拖延时间……但圣武士根本不为所动,继续一步一个踉跄地向我们走来,但即便他不想减速,它的速度也是越来越慢……
当他走到距离桥头很近的地方时终于他永远的倒下了,完全没有了生息。

我和布鲁诺以及卡西米尔并不打算和怪鸟纠缠,虽然也考虑过由我和怪鸟作战,让他们先走的计划,
但是既然来都来了……不亲眼看一下神殿内的景象,我是不会甘心的。
靠着隐形术和飞行术我们顺利绕过了巨大怪鸟的阻碍,向着神殿的方向飞去。

另一边,vikin把圣武士的遗骨带到了阿尔德拉面前……他们那边具体发生了什么,我并不清楚……毫无疑问是发生了一些争吵吧。
在四人理念的对立和碰撞下,阿尔德拉一边安葬圣武士的遗骨,一边悲哀的发现那遗骨并未死去,就像之前拿着斧头的骷髅一样,不停的蠕动着,想要重组身体。
然而在他的眼中,已经再没有任何灵魂和信念……只有对生者无尽的怨恨。

最后争论的结果是,丹,vikin,阿尼亚都打算继续向前探索……但是阿尔德拉不愿意违背自己的誓言,
以晨曦之主的名义发下的誓言,对他而言有着太重太重的分量。阿尼尔的一番无信者的言论,并不能他分毫。

然而这样真的可以吗?我在这里抛下阿尔德拉,在这黑暗大地的迷雾中他孤身一人必死无疑。
而即便我们真的能够狠下心,失去了阿尔德拉的支持,其他人又能走多远呢?
队伍此时面临的分裂绝非正确的景象,可惜被知识和秘密的诱惑蒙蔽了的我想不到这么多,根本预料不到后方到底发生了什么。
愿一切顺利,如果未来有人还能够看到这些文字……或许就能证明我们其实并非此刻看起来的那样固执、愚蠢和盲目。

离线 小狼希诺

  • 白狼天狗
  • 版主
  • *
  • 帖子数: 981
  • 苹果币: 7
  • 愿星星给予仰望者光芒
Re: Curse of Strahd 团记 第六期
« 回帖 #1 于: 2019-08-08, 周四 17:27:00 »
奖励:
+6xp
+300gp
大多数问题都可以归根结底到一句话上:你不够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