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阅读 1284 次)

副标题: 说是团记其实是段子集

离线 葡萄怪兽

  • Guard
  • **
  • 帖子数: 201
  • 苹果币: 0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于: 2019-08-06, 周二 00:43:57 »
*语音团团记,与其说是团记不如说是段子
**有艺术加工且记录者青年痴呆,可能有错漏,欢迎指正

前言
本团采用了Persona S规则,PC拥有人格面具,召唤人格面具时需要大喊面具的名称或者“Persona”,才能变身。
DM(友情提示):“一定要用日式英语念,口音才正宗!”

德鲁伊:“为什么我们团的面具名称那么朴素!这种东西不就是要中二狂拽的吗?!一团的可炫酷了,念都不会念,少于四个字都不好意思出门和人打招呼!”
邪术士(诚恳):“因为我是配角。”

第一场战役
可怕的女仆幽灵向我们冲了过来!
德鲁伊:“我要变身成黑豹!啃咬!啊骰败了,那我轻轻的舔了对方一口……”
接下来的战斗,骰不停的败,大猫不停的舔,一口接一口……


第二场战役
01
地上忽然钻出了4个食尸鬼。
坚持自己为说书人的邪术士:“那我掏出我的魔术袋,摸一下……啊,今天是巨山羊。”
DM:“你的巨山羊是大型生物对吧?那巨山羊占据在狭窄的通道中,其他队友根本无法看到敌人,视线所及范围内都是毛茸茸的。”
邪术士:“……那我跟它说没事了,回去吧。”
DM:“根据描述,魔术袋召唤的生物要第二天黎明才能消散。”
邪术士:“那我叫它爱干嘛干嘛去,去啃啃桌子吧。”

02
后面因法师失去前排掩护,巨山羊加入战场,队伍里半数人在外围因视线被堵住绝望的划水,半数人在内围冒着生命的危险输出但不停的败骰,只有巨山羊顽强的重伤敌人,成为了全团MVP……
全队:“羊……羊哥!QAQ”
DM:“战后,巨山羊眼露轻蔑的啃着餐桌,你们笼罩在巨山羊带来的安全感之下,在餐厅进行短暂的休息。”

03
盗贼兼牧师:“巨山羊好强啊,简直carry全场……那我们让它跟在后面帮我们断后吧,这样就不用担心有敌人从后面过来偷袭我们了。”
新的战斗开始,法师想要退后施法,发现后方被山羊堵住了。
全队:“天啊生路被堵住了。”
邪术士:“巨山羊断了我们的后路,简称断后。”

04
邪术士:“我用附赠动作命令我家山羊对敌人进行冲锋,然后冲撞,然后敌人必须进行力量豁免(一套combo)……而我,只能弱小无助的在角落使用魔能爆。”


第三场战役
01
在一个奇怪的房间里,出现了一个祭坛,四周的邪教徒幽灵高呼着“必须死一个!”,催促着用活物祭祀。
全队看向队伍里法师的猫头鹰。
法师:“不!不要打我的猫头鹰的主意!我和它永远不分开!”
法师(比划):“一只猫头鹰要10g可贵了,在5e里10g可是老大一笔钱!”
全队:“可是刚刚我们发现了12只猫头鹰。”(指上一场战斗的loot)
法师:“那好吧。”

02
法师:“等一下,为什么那些邪教徒说需要献祭,你们直接就开始考虑要献祭谁了?”

03
法师:“我会永远记住我的猫头鹰的名字,记住它的一小撮白毛。夜凌——猫猫——”
法师(上传图片):“我的第二只猫头鹰长这样。”
德鲁伊:“你这间隔还不到5分钟啊!”


战役间隙
在探索过程中,队伍路过一个堆满了骸骨的餐桌。
法师(注:上海人)愤怒:“他们不垃圾分类!”
盗贼兼牧师:“都是干垃圾,没问题。”
« 上次编辑: 2019-08-07, 周三 22:47:01 由 葡萄怪兽 »

离线 小狼希诺

  • 白狼天狗
  • 版主
  • *
  • 帖子数: 974
  • 苹果币: 7
  • 愿星星给予仰望者光芒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回帖 #1 于: 2019-08-06, 周二 16:48:16 »
葡萄真可爱


我很可爱,请给我团。

离线 丞相

  • 银渡鸦
  • Chivary
  • *****
  • 帖子数: 1259
  • 苹果币: 4
  • 还算可以的玩家,以及不行的GM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回帖 #2 于: 2019-08-06, 周二 17:35:40 »
最后一个,法师和贼弄反了。

另外觉得法师那句“为什么那些邪教徒说需要献祭,你们直接就开始考虑要献祭谁了?”振聋发聩
« 上次编辑: 2019-08-06, 周二 18:58:56 由 丞相 »
坑团率 90% 的GM

离线 tangys

  • 绝对萌新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84
  • 苹果币: 4
  • 想吃鱼了鸭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回帖 #3 于: 2019-08-06, 周二 19:57:48 »
最后一个,法师和贼弄反了。

另外觉得法师那句“为什么那些邪教徒说需要献祭,你们直接就开始考虑要献祭谁了?”振聋发聩

最后这个其实没反。
但是你们这个瞬间就开始考虑献祭了是不是不太对劲啊!

离线 葡萄怪兽

  • Guard
  • **
  • 帖子数: 201
  • 苹果币: 0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回帖 #4 于: 2019-08-07, 周三 22:45:41 »
最后一个,法师和贼弄反了。

另外觉得法师那句“为什么那些邪教徒说需要献祭,你们直接就开始考虑要献祭谁了?”振聋发聩

没有弄反啦!毕竟现在全中国只有上海人民会对垃圾分类有如此激烈的PTSD反应(……
哈哈哈这一句也好好笑,补充进去了!

离线 葡萄怪兽

  • Guard
  • **
  • 帖子数: 201
  • 苹果币: 0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回帖 #5 于: 2019-08-12, 周一 23:27:57 »
死亡闸门
01
DM:“现在,房间里充满了毒气,你们必须穿过有机关的门,才能逃离。好,现在在毒气房间的人过个体质,穿过闸门的人过个敏捷。”
邪术士:“……”(敏捷骰败)
盗贼兼牧师:“……”(敏捷骰败)
德鲁伊:“……”(体质骰败)
法师:“……”(体质骰败)
众人:“所以今天我们就要死在这道门这里吗?两个里面两个外面齐齐整整?”

02
邪术士:“我被闸门重击,一刀两断了。”
德鲁伊:“那我使用治疗术。”
邪术士:“啊我恢复了。”
法师:“这治疗术还那么厉害的,一刀两断的都能恢复。”
邪术士:“恩这就是我们鲜花领主的厉害之处了,你也可以信仰,我们会使用嫁接的方法进行治疗恢复。”


酒吧
01
酒客:“有件事我想找人帮忙,不知道这个任务你们愿不愿意接。是这样的,我有个妹妹……”
法师:“好!”
酒客:“???”
法师:“有妹妹还犹豫什么!当然接啊!”
盗贼兼牧师:“万一他妹妹50岁了呢?”
德鲁伊:“万一他妹妹是妹♂妹呢?”

02
酒客:“有个吸血鬼看上了我的妹妹,太可恶了!”
德鲁伊:“你有没有考虑过,自己去和他谈恋爱,这样吸血鬼就不会骚扰你妹妹了。”

03
酒客:“我和你们讲一个事情,你们不要害怕。”
队伍:“我们是专业的冒险者,不会害怕。”

04
DM:“你们进入屋子,看到了一位貌美如花的女性……”
盗贼兼牧师:“噢那这个任务必须接了。”

垃圾分类(续)
众人打败了垃圾堆里的蔓生怪。
法师:“就是因为他们不垃圾分类,所以长出了这么可怕的怪物!”

猫头鹰(续)
01
法师(上传图片):“发现了一只非常好看的猫头鹰。”
盗贼兼牧师:“这是下下只吗?”

02
法师(上传多张图片):“我是不是可以挑选12只。”
德鲁伊:“等等!这么多库存的吗?!”
« 上次编辑: 2019-08-26, 周一 20:15:45 由 葡萄怪兽 »

离线 小狼希诺

  • 白狼天狗
  • 版主
  • *
  • 帖子数: 974
  • 苹果币: 7
  • 愿星星给予仰望者光芒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回帖 #6 于: 2019-08-14, 周三 08:51:44 »
那个不是酒保,是酒客/村长家儿子


我很可爱,请给我团。

离线 tangys

  • 绝对萌新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84
  • 苹果币: 4
  • 想吃鱼了鸭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回帖 #7 于: 2019-08-14, 周三 10:12:32 »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 1 owl已经成为了某种全新的计价单位,对此,夜凌(猫头鹰Ver 1)始终有些惊恐地来回在侏儒的肩膀上蹦跶。

离线 葡萄怪兽

  • Guard
  • **
  • 帖子数: 201
  • 苹果币: 0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回帖 #8 于: 2019-08-27, 周二 00:58:19 »
猫头鹰(续)
01
法师:“我来看看今日份的猫头鹰,(上传图片)啊,爱了。”(???猫头鹰已经是日用消耗品了吗)
贼兼牧师:“哇好可爱,可以上前排了呢。”(????这个压榨猫头鹰冒险队是怎么回事)

02
在与美丽的妹妹见面后,大家后知后觉的想起了酒馆对面的屋子传来了女人的啜泣声。热心的冒险者们决定一探究竟。
邪术士兼诗人:“等一下,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召唤面具再上去。”
众人:“为什么?”
邪术士兼诗人:“如果是正常人的话,哭起来肯定紧闭房门,锁在卧室躲在被窝里默默哭泣,怎么会大开着房门?这分明有问题!”
众人:“哦~有道理。”
邪术士兼诗人:“让我摸一摸今天的魔术袋,啊,是只猫头鹰。”
贼兼牧师:“那可以用上今天的图片了。”

03
走到阁楼里发现是一个疯疯癫癫的女人,她珍惜的抱着一个娃娃,口里念叨着这是她的女儿,但凑近一瞧,这个娃娃面容极为恐怖。
众人:“…………”(因为被诡异的景象震撼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贼兼牧师(若无其事,亲切热情的套近乎):“哇~好可爱的孩子~你家孩子多大啦?”
邪术士兼诗人:“…………朱老师,太强了。”

04
大家发现,屋子里正常的食物都已经腐烂了,那位神智不清醒的夫人竟然是靠吃老鼠和昆虫过活。
法师:“我觉得放这位夫人在这里不行的吧,她看上去没有好好吃饭了,我们要不要给她抓一点老鼠在旁边。”
德鲁伊:“为什么要放老鼠啊!正常干粮不行吗?”
法师:“你看下面的食物都已经腐烂了……”
德鲁伊:“哦有道理……那不如让猫头鹰帮她抓老鼠吧。”
邪术士兼诗人:“那就让我的猫头鹰留在这里吧。啊,虽然只有一天,但也希望能帮到点什么。”(???为什么这个队伍那么平静的就接受了抓老鼠吃这个设定)

快乐饼
00
贼兼牧师:“有人要结婚吗?诺,好处是这样的。(展示典礼术描述:你接触自愿接受婚姻的束缚的成年类人生物。在接下来的7天内,每个目标若处于彼此30英尺范围内,则在AC上获得+2加值。一个生物只有在丧偶时才能再次从这个仪式中受益。)”
众人:“一个生物只有在丧偶时才能再次从这个仪式中受益……”(陷入沉思)

01
DM:“你们发现了一个岣嵝着背的老太婆,挨家挨户的敲门推销一种叫'梦幻饼’的糕点,一金币一个,号称吃了就能让人忘记烦恼。”
德鲁伊:“不会放了大麻吧?让我用医疗术鉴定一下……(投骰,败)真是一种健康的糕点!”
贼兼牧师:“那我用侦测魔法鉴定一下……(投骰)”
DM:“你完全没有看到魔法灵光。”
邪术士兼诗人:“不对,你这个糕点,既没有放毒品,又没有放魔法,怎么能让人忘记烦恼?分明是在骗我们!”

02
贼兼牧师:“哇,我好想吃啊。”
德鲁伊:“那你就吃呀。”
贼兼牧师:“可是我是队伍里唯一的牧师啊,倒下了就没有人救你们了。”
德鲁伊:“好吧,那我嗑一口饼吧……恩,DM,现在我感觉如何?”
DM:“你感到快乐得飘了起来,世界仿佛蒙上了一层滤镜,天空那么蓝青草那么绿,烦恼都离你远去。老太婆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而你傻笑得像一个孩子。”
众人:“……”(怜悯的眼神)
德鲁伊:“干什么!我很快乐!没有人想来一起嗑饼的吗?!”

03
经过讨论,众人决定把梦幻饼带给之前那位在阁楼哭泣的夫人。果然,在嗑了一口饼后,夫人停止了哭泣,傻笑得像个孩子,开心的唱起歌来。
德鲁伊:“你看,这就很奏效……我们可以把这些饼和普通的干粮参合在一起,留在这里给她吃。”
法师:“时不时嗑一口快乐饼这样吗?”
德鲁伊:“对,就像把猫罐头混入干猫粮一样。”

04
邪术士兼诗人:“我要走到阁楼窗边观察那位老太婆。”
DM:“你观察到,老太婆依旧挨家挨户的推销糕点,但在某一户人家她并没有推销。只见一对中年夫妻跪在地上,老太婆粗鲁的把他们的孩子拽走,绑起来塞进麻袋里,夫妻面露挽留的神色,但只是默默流泪,身边是包好的几个饼。”
贼兼牧师:“哇,那德鲁伊最后也会变成这样子吗?”
德鲁伊:“……”
众人:“……”(怜悯的眼神)
贼兼牧师:“那,现在有谁想和德鲁伊结婚的吗?”

05
为了抢救被绑的小孩,众人追了上去,拦截住老太婆。
法师:“你怎么能把孩子带走呢?”
老太婆:“他父母欠了我的钱啊!我把他带到磨坊去,不比和这样的父母在一起强吗?”
法师(陷入沉思):“怎么办,我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

诗人:“你带了孩子走,你也养不了他啊!”
老太婆:“我可以让他帮我干活抵债啊!小孩子又不是不会长大,养几年,就可以帮忙做工了!”
诗人(陷入沉思):“怎么办,我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

06
德鲁伊:“哼,这个饼是肉做的,你带小孩回去,不会是为了把他当成原料吧?说,这个饼是不是人肉做的?”
老太婆:“怎么会呢!我怎么会用人肉,不要信口雌黄!”
德鲁伊:“我要用我敏锐的洞察力洞悉她的表情!”(投骰,败)
德鲁伊:“……怎么办,我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

07
所幸5人队伍里还有3个人没有被老太婆所迷惑,洞察到做饼的肉果然有问题。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众人打倒了老太婆,让她露出了鬼婆的真面目。
DM:“你们注意到,街道两边的村民们在偷偷围观你们的战斗,看到你们打倒老太婆后,又冷漠的关上了窗户,假装什么都没有看见。”
德鲁伊(狼形态):“我现在还在傻笑吗?”
DM:“是的,你现在还是傻笑像个……哈士奇,在哈哧哈哧的哈士奇喘。”
德鲁伊(狼形态):“那我不管村民的态度,我就要蹲在鬼婆的尸体上,快乐的疯狂摇尾巴,兴奋的嗷嗷嗥叫。”
邪术士兼诗人:“我感觉,这个队友已经变不回来了。”

08
DM:“街上有瑟瑟发抖的小男孩,还有鬼婆的尸体,你们要怎么处置?”
诗人:“唉,我们不能把小男孩简单的送回他父母家去吧,那样对孩子不好,可能将来还会被卖一次。”
法师:“我们可以带着他走。那个小男孩可爱吗?”
贼兼牧师:“噫,你这个人怎么男女都可以,你想要和小男孩结婚吗?”

09
贼兼牧师:“糟糕,我应该在鬼婆死之前跟她结婚的。”

10
鬼婆留下了一个装着金币的口袋,还有半篮子的梦幻饼。队伍里形成了主烧派和主留派两种思想。
贼兼牧师&邪术士兼诗人:“烧了吧。”
法师:“不呀,我们可以留下来,然后去磨坊看看怎么做出来的……”
贼兼牧师:“然后你打算取代鬼婆成为村里的毒枭吗?”

11
法师:“留下来吧,这样以后我们遇到难搞的npc,就可以喂他们吃饼。”
德鲁伊:“对,这只是我们交朋友的一种方式……而且留几块的话,我也可以研究解药呀。”
贼兼牧师:“我觉得毒瘾这个没有什么可以解的,你就凭借你的意志力吧……”
德鲁伊:“……”
法师:“我觉得一个想要保管快乐饼的瘾君子队友,怎么听怎么不可靠……”
德鲁伊:“……”
DM(旁白):“于是,你们作为身怀几千金币的队伍,在大街上为了几块饼僵持不下了很久很久……”

12
最后,大家选择了把快乐饼全部烧掉了,只有法师偷偷的私藏了两个。
贼兼牧师:“所以说,有人想要和德鲁伊结婚吗?可以给她七天时间,七天到了还戒不了毒瘾就……”
德鲁伊:“……等等!我还没有染上毒瘾啊!不要已经开始用这种看死人的眼神看着我啊!”
« 上次编辑: 2019-09-20, 周五 23:10:28 由 葡萄怪兽 »

离线 葡萄怪兽

  • Guard
  • **
  • 帖子数: 201
  • 苹果币: 0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回帖 #9 于: 2019-09-16, 周一 23:06:26 »
中间偷懒了一回,于是几乎什么都不记得了……

吸血鬼
01
在教堂里,大家遇到了一位被命运捉弄的牧师,虽然他一生虔诚,但他的儿子却不幸在一年前被吸血鬼咬伤,正在逐渐转化为吸血鬼的过程中。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现在就杀死他的儿子,或者放任他的儿子每日痛苦的挣扎,直到不可控制的地步。
贼兼牧师:“话说,在我们离开这个镇子之前,要怎么处理那个儿子?”
德鲁伊:“吸血鬼是不是比较怕木桩、大蒜和流动的水?那只要我们制造出莫比乌斯环流动封闭水管,把吸血鬼塞进去,就可以封印他了。如果再加点大蒜,那我们回来后还能吃腌蒜。”
法师:“说得太有道理了,还可以加上马鞭草提取液和涂满大蒜的木桩。”
DM(制止):“不,这样不行。”
DM(更正):“三维需要克莱因瓶。”

——克莱因瓶腌蒜缸,计划启动中(不是

02
德鲁伊:“其实父子两个人一起当吸血鬼怎么样?他们可以快乐的活一段时间,而且经验值会翻倍(咦)”
贼兼牧师:“对,杀人是邪恶行为,杀吸血鬼不是。所以我们先把他变成吸血鬼。”
法师:“那就一起弄死,妙啊。”

——今天也是一个正义的队伍呢。

狼群
在荒原中,队伍遇到了大群恐狼。前排纷纷跑远揍狼,法师和邪术士留在原地被狼群包围,瑟瑟发抖。
法师(截图留念):“《我是如何克服恐惧并成为一名前排的》”
« 上次编辑: 2019-09-17, 周二 00:46:21 由 葡萄怪兽 »

离线 葡萄怪兽

  • Guard
  • **
  • 帖子数: 201
  • 苹果币: 0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回帖 #10 于: 2019-09-17, 周二 00:34:32 »
维斯塔尼营地
01
在维斯塔尼人的建议下,大家决定去最大的帐篷中找一位老夫人算命。队伍中的众人渐渐意识到,在无尽的一次次轮回中,找老夫人算命这件事或早或晚,总会发生,仿佛一种既定的命运。
众人:“……”(因集体社障发作站在门口不知道怎么开口)
贼兼牧师(灵光一闪):“既然这是一件既定的事情那么不管怎么样都会发生对不对。”
众人:“对哦太好了不用开场白了(长吁一口气)……老夫人您该说什么赶紧说吧。”

02
DM:“现在,你们开始抽牌吧。因为这是注定的命运,所以每一次轮回抽到的塔罗牌都是一样的。”
德鲁伊:“太好了,还以为上辈子死于抽卡太非。”

03
算完命后,大家或多或少得到了启示,并决定不理会命运的暗示(…)休息一晚再出发。在夜晚的火堆旁边,一位维斯塔尼人讲起来一位强大的巫师的事迹。
DM:“说来有趣,这位巫师……”
DM(呵斥猫):“皮蛋——!”
法师:“哇,这位巫师的故事太精彩了。”
德鲁伊:“这位巫师名叫皮蛋吗?”

04
冒险者们在路过的湖中发现异样,联想到了塔罗牌暗示命悬一线的湖边小孩。
法师:“我先让我的猫头鹰去勘探一番。(猫头鹰发现水草中有一个阴影)哦,我想问一下,你们谁会游泳……”
德鲁伊:“噢噢噢!我会!我已经会变巨章鱼了!我不管,我现在就要变成巨章鱼游过去!”
DM:“恩,于是在法师话还没说完的时候,德鲁伊已经变成了巨章鱼跳进了湖里。”
法师:“你先别着急嘛,我又没说那里有什么,万一那个阴影是抹香鲸,那该怎么办。”

05
很遗憾,救上来的小女孩已经在3、4个小时前溺水死去了。但是冒险者们没有放弃希望,仍然在思考复活小女孩的可能性。
法师:“虽然她已经死了,但是10天内都属于黄金抢救时间,还是有希望的。”
邪术士兼诗人:“那么长?这个dnd的黄金时间,真是不讲道理。”

05
德鲁伊:“首先,我们要确保遗体不能腐烂。我们可以使用大量的食用盐,把遗体腌制成腊肉,这样,就可以保存很长的一段时间……”
法师:“恩,还鲜美可口。”
DM:“等等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德鲁伊:“我只是想复制3r里那个黄色的防腐粉而已。”
法师:“你确定那是黄色的防腐粉而不是黄色的咖喱粉吗?是不是还有红色的辣椒粉和绿色的孜然粉?”

06
贼兼牧师:“其实本来就有遗体防腐这个法术呀,我就会。”
法师:“咦,还真有……施法材料还真是盐。”
德鲁伊:“哇,这个法术好厉害。”
德鲁伊:“(指施法材料:一小撮盐)以前需要一大袋盐,现在只要一小撮,真是太厉害了。”
邪术士兼诗人&诗人兼圣武士:“等等原来是这里厉害吗?!”

07
最终,冒险者们决定带小女孩去下一个小镇里的教堂,碰碰运气。在码头和一个酒鬼渔夫问完路后,渔夫忽然提出了鱼汤换酒的提议。
法师:“在一般的RPG里,这种交易都是赚的,但是在这里就不一定了,有可能他给你的不是什么好东西,比如快乐饼。不过这里交换没关系,因为我们已经……”
德鲁伊:“你是想说,已经有了一个染上毒瘾的队友了吗?”

小镇教堂圣骸骨遗失案
由于队伍想办法复活溺水小孩的善良行为,和信仰晨曦之主诗人兼圣武士周身虔诚和正义的气息,感动了教堂的牧师。牧师对冒险者小队委以重任,请求队伍帮忙追查圣骸骨遗失案件,并告诉了队伍案件目前两位嫌疑人的情况。夜晚,队伍决定兵分两路,由法师带着猫头鹰监视嫌疑人A,其他人去询问嫌疑人B。在监视中,基本排除了嫌疑人A的嫌疑,于是法师在对睡梦中的A做完恶作剧后,心满意足的去旅馆睡觉了。而其他人在另一边发现了嫌疑人B有很多不对劲的地方。
01
DM:“你们敲门后,听见老太太慌乱应答的声音。”
法师(激动):“啊,有异样!有没有人到旅馆叫醒我!”
其他人:“不,我们知道你需要睡眠,我们很贴心不会叫醒你的。”
法师:“那我……我在床上翻了个身。”

02
DM:“在应答后,老太太迟迟没有开门,你们听到,有桌子和木板碰撞的声音。”
法师(激动):“她会不会在用桌子和木板抵住门!我……我在床上又翻了一个身。”
诗人兼圣武士:“今晚法师睡得很不好啊噗。”

03
由于老太太迟迟不开门,队伍里的贼兼牧师感到了不耐烦,于是伸手掏出了袖中的铁丝,三下五除二利索的撬开了锁。
邪术士兼诗人(装傻):“哎这门怎么就开了?”
诗人兼圣武士(装傻):“啊一定是老太太刚刚打开了吧。”
于是,大家在没有阵营倾斜的危险下,高高兴兴的进入了屋内。

04
进入屋内后,冒险者们发现,老太太正是圣骸骨的盗窃者,而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她的儿子。她的儿子因出言不逊惹怒了镇长,被关进了牢笼。令人奇怪的是,按理来说老太太的儿子早就应该刑满出狱,现在却迟迟得不到释放。眼见儿子日渐消瘦,还得了感冒,老太太不得不铤而走险。
法师:“我在旅馆的床上又激动的翻了一个身。”
德鲁伊:“所以你偷圣骸骨是为了治感冒吗?”

05
原来,是有神秘人联系老太太说,只要她将圣骸骨给自己,就能帮助她儿子出狱。经过分析,这位要求老太太偷圣骸骨的幕后黑手身份没有那么简单,可能是镇上的治安队长,执行的甚至有可能是镇长的命令。想到要干掉一镇之长然后跑路,大家不禁感到刺激了起来。
法师:“你们跑路之前记得到旅馆叫醒我啊!”
德鲁伊:“不,我们相信你的实力,一定能杀出重围。”
法师:“……我在睡梦中不安的翻了个身。”

快乐饼(续)
在查案过程中,法师不停的贿赂城里的守卫,有喜欢金钱的就塞给他们金币,不喜欢金钱的就塞给他们酒水食物,里面撒上快乐饼的粉末。
法师:“自从我选择了带饼在身,我们的社交手段就开始变得多样了。”
« 上次编辑: 2019-09-22, 周日 00:36:19 由 葡萄怪兽 »

离线 tangys

  • 绝对萌新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84
  • 苹果币: 4
  • 想吃鱼了鸭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回帖 #11 于: 2019-09-17, 周二 22:31:23 »
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觉得我们是非常正直的。

看到邪教徒要献祭,大家纷纷出谋划策
教堂牧师苦儿子,我们也思考过要不要一家团圆
看到湖泊中一个小女孩,一把盐就直接撒上去了。

这都证明了我们的行动力,思想觉悟和道德操守。

离线 葡萄怪兽

  • Guard
  • **
  • 帖子数: 201
  • 苹果币: 0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回帖 #12 于: 2019-09-24, 周二 00:45:25 »
间章
在被狼群包围后,法师痛定思痛,新增了一张奥法骑士人格面具,正式开启了前排的职业生涯……

01
邪术士兼诗人:“各位下午摸鱼的时候可以想想怎么去营救老太儿子?”
贼兼牧师:“能救救,不能救就遗体防腐嘛。我已经很熟练了。”

02
德鲁伊:“我们觉得可以找一具普通骸骨,在上面施放光亮术,让老太装作不知情交给幕后黑手。在幕后黑手查看时,就会发现我们在骨架之中留下的卡片,上面写我们是心之怪盗团真正的圣骸骨被我们偷走啦,同时表示出我们对他们的计划很感兴趣,想要加入,如果想要回圣骸骨就和我们聊聊,怎么样?这样,就能得到弄清楚真相的机会。”
诗人兼圣武士:“这样的计划可,但是怕反派不来,或者只是派个不知道具体情况的小喽喽来探明我们的意图。还有个办法,直接让老太说东西偷到了,可是在我们手里,邪恶的冒险者贪图圣物,晚上来过,被我们抢走了,抓住我们就可以人赃俱获。我们直接守株待兔。镇长或者无论是谁只要想来袭击我们,罪名可以被当场坐实。反派也不是傻子,应该不会只派一个人来打我们5个冒险者。派多点人的话,总归更容易暴露。单独约出来,稍微担心没谈成再想抓他尾巴就会难。”
诗人兼圣武士:“‘圣物就在那个躲在酒馆睡觉的侏儒法师身上!’ 哼!他们根本想不到,这个侏儒是我们最强的前排!———这就是这个计划的核心之处!”
法师:“桥多麻袋!!!我睡了一觉,起来发生了什么!”
贼兼牧师:“你可能起不来了。”

03
诗人兼圣武士:“你成为了大家计划的核心!”
德鲁伊:“队伍里的ace人物!”
邪术士兼诗人:“真好啊,老唐。”
法师:“那万一,你们的ace人物顶不住了呢?”
德鲁伊:“没关系,我们有非常先进的防腐技术………”

04
法师:“今天起床后,你们看到这样的一幕,一个侏儒在角落里,盯着面前漂浮的法术书,嘴里念念有词,你凑近一听,赫然全是3个字——”
法师:“——护盾术。”
« 上次编辑: 2019-10-12, 周六 00:00:19 由 葡萄怪兽 »

离线 两重

  • 利刃需先锻火塑形磨尖试炼杀敌饮血。而咱不过是初寻的废铜。
  • Knight
  • ***
  • 帖子数: 407
  • 苹果币: 3
  •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它。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回帖 #13 于: 2019-10-09, 周三 09:00:12 »
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觉得我们是非常正直的。

看到邪教徒要献祭,大家纷纷出谋划策
教堂牧师苦儿子,我们也思考过要不要一家团圆
看到湖泊中一个小女孩,一把盐就直接撒上去了。

这都证明了我们的行动力,思想觉悟和道德操守。

“不对,你这个糕点,既没有放毒品,又没有放魔法,怎么能让人忘记烦恼?分明是在骗我们!”
* 两重 修正道:不仅如此,你们还将“快乐”带给了许多人,何等正直!()

 :em020 你们的团也太欢乐了。

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
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And eternity in an hour.
We are led to believe a lie,When we see not through the eye.
Which was born in a night to perish in a night,When the soul slept in beams of light.

离线 tangys

  • 绝对萌新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84
  • 苹果币: 4
  • 想吃鱼了鸭
Re: Curse of Strahd 2.0团团记
« 回帖 #14 于: 2019-10-09, 周三 09:06:03 »
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觉得我们是非常正直的。

看到邪教徒要献祭,大家纷纷出谋划策
教堂牧师苦儿子,我们也思考过要不要一家团圆
看到湖泊中一个小女孩,一把盐就直接撒上去了。

这都证明了我们的行动力,思想觉悟和道德操守。

“不对,你这个糕点,既没有放毒品,又没有放魔法,怎么能让人忘记烦恼?分明是在骗我们!”
* 两重 修正道:不仅如此,你们还将“快乐”带给了许多人,何等正直!()

 :em020 你们的团也太欢乐了。

昨晚的团简述如下:
《我是如何在法师对决中掏出三叉戟肉搏并获得胜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