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玄囿之垢】【第五章:追忆城堡】【十】谁的记忆,谁的梦?  (阅读 242 次)

副标题: 这里现在脏得十分真实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500
  • 苹果币: 2
2018.11.24

劇透 -   :
20:03:13 <莫尔度> 上回说到,你们打败了幻象中的星光骑士
20:03:37 <莫尔度> 在幻象消失之前,你们看到了伊诺卡的过去,知道了她的身世
20:04:13 <莫尔度> 在一切都结束之后,留给你们的只有一个空空如也的石棺
20:04:25 <莫尔度> 于是,你们打算从这里离开……
20:04:27 <莫尔度> 可以开始行动了
20:05:46 <依兰> “嗯……这里还有什么遗漏的东西吗?”四下看看
20:06:46 <莫尔度> 主墓室里一片昏暗,已经什么都不剩了
20:07:12 <切希尔·柳哨> “我看已经不剩什么啦,咱们出去吧?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可以出去了”
20:08:10 <伊诺卡·阿基特> “准备好了之后,就原路返回吧。”伊诺卡的声音仍然带有一丝疲乏
20:08:43 <奈恩> “能原路返回的吗?我们是传送过来的来着”
20:09:10 <瑞恩·夏尔> “赞成,是时候离开这里了”环顾了一圈主墓室,看看四周有没有其他出路
20:09:42 <露奎蒂亚·葛莱本> “先出去看看吧?”露奎蒂亚指着主墓室的入口处,“你们看,那边的光好像……消失了?”
20:09:45 <依兰> “总之先离开墓室吧……伊诺卡看起来也需要休息”
20:09:46 <奈恩> “唔,伊诺卡姐姐不需要再多休息一下吗?”有点担忧地看看她
20:10:03 <依兰> “这里也不适合休息吧……”
20:11:31 <依兰> 一边回答奈恩 一边顺着露奎蒂亚所指朝外看
20:11:58 <瑞恩·夏尔> “入口的光消失了?”往入口方向看
20:11:58 <伊诺卡·阿基特> 伊诺卡笑了笑:“还是先从这里出去吧,大家也不想一直待在阴暗的墓穴里吧。”
20:12:44 <依兰> “阴暗倒没什么,就怕还有什么危险……”
20:12:48 <奈恩> “我觉得就算出去环境也差不了多少……唔嗯,好吧,那伊诺卡姐姐要是不舒服随时跟我说,我背你走”
20:13:09 <莫尔度> 你们走到入口处,通道里青色的冷光已经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带有腐蚀斑纹和苔藓的石壁
20:13:18 <奈恩> 跑到伊诺卡旁边拉着她的手走
20:13:57 <切希尔·柳哨> 观察之前的光可能是从哪里来的
20:13:59 <伊诺卡·阿基特> 伊诺卡拍了拍奈恩的肩膀,说:“你伊诺卡姐姐还没脆弱到需要被这样照顾的地步呢。”
20:14:26 <莫尔度> 之前似乎是墙壁在发光
20:15:56 <切希尔·柳哨> “现在光怎么没了呢……没有能源了?”
20:16:01 <切希尔·柳哨> 摸摸墙壁
20:16:22 <莫尔度> 切希尔摸了一手污垢
20:16:29 <奈恩> “等你打起精神来再跟我说这句话吧!”冲她吐吐舌头,转回头跟着观察通道
20:16:56 <莫尔度> 和之前看起来光滑洁白,泛着月光的墙壁完全不同
20:17:19 <切希尔·柳哨> “噫……真脏,先前的墙就像幻觉一样……”
20:17:31 <瑞恩·夏尔> 看着满是污垢的墙壁,眉头因为厌恶紧皱着,“之前光滑的墙壁难道是幻术?”
20:17:35 <切希尔·柳哨> “瑞恩你要不要摸一摸,现在它脏得非常真实”
20:17:37 <依兰> “怎么感觉突然过了很多年一样……”
20:17:39 <奈恩> “说不定就是幻觉?之前我们也没摸”
20:19:29 <露奎蒂亚·葛莱本> “你们别堵在这里了,还继续走吗?”露奎蒂亚站在后面说
20:20:09 <瑞恩·夏尔> “啊?别别……别了吧,我宁愿它虚假一点”听到切希尔的话,脖子下意识的往后缩
20:20:32 <莫尔度> 你们走出通道,来到了墓室最下层倒置的大厅里
20:20:58 <莫尔度> 那里原本的一池黑水已经完全干涸了,地上空留下一些黑色的污迹
20:21:05 <瑞恩·夏尔> “虚假的东西有时候也是好的,咳咳”说着快速从通道里走了出来
20:21:12 <切希尔·柳哨> 想到突然经过很多年的法师塔,感觉有点在意
20:21:27 <莫尔度> 铁链和吊灯砸在地上,一具巨大的骨架七零八落地散落在地
20:21:45 <奈恩> “唉?干掉了,黑水也是幻觉?”
20:21:49 <莫尔度> 铁链上爬满了锈迹,看起来和之前也完全不同
20:22:11 <奈恩> 掏出之前收集的瓶子看看里面还有没有液体
20:22:34 <依兰> “好多锈……真的是一下过了好多年一样……”突然间有些担心
20:22:35 <切希尔·柳哨> 试图通过锈迹判断这些铁链大致经过了多久
20:22:36 <莫尔度> 奈恩拿出了之前的瓶子,里面看起来只剩下少许黑色的粉末了
20:22:42 <莫尔度> (自然知识)
20:22:42 <莫尔度> 20:23:28
20:22:42 <莫尔度> Incubator 被群主 星星眨眼莫尔度 解除禁言
20:23:41 <隐秘力> Ryan Shire 投骰(超高的自然知识):
20:23:41 <隐秘力> 1d20+20=10+20=30
20:24:09 <切希尔·柳哨> .r 1d20+25
20:24:09 <隐秘力> 偷心魔剑切希尔 投骰:
20:24:09 <隐秘力> 1d20+25=3+25=28
20:24:16 <奈恩> “唔唔,也变成粉末了……不过不妨碍研究,大概”撇撇嘴把瓶子收回包里
20:24:41 <依兰> 观察一下骨架
20:26:00 <莫尔度> 从骨架的大小来看,这可能是之前你们与之战斗的那个怪物留下的
20:26:41 <切希尔·柳哨> “感觉……这些铁链比起之前经过了数百年啊”
20:26:43 <奈恩> “这应该是之前吊着的那个怪物吧?明明之前吊着都会再生的,现在竟然变成骨头了?”
20:26:57 <奈恩> 拿刀戳戳骨架
20:27:02 <依兰> 拿出袋子“奈恩,你觉得这些骨头……怎么样?”
20:27:24 <莫尔度> 骨头看起来仍然非常坚硬,只是肮脏不堪了
20:27:28 <切希尔·柳哨> “说不定依兰说的是对的,真的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我以前遇到过时空乱流的情况……”
20:27:30 <依兰> “至少我记得有些骨头是能当施法材料的?”
20:27:41 <依兰> 装几节骨头
20:28:02 <伊诺卡·阿基特> “时空乱流的情况是指?”伊诺卡似乎产生了兴趣
20:28:09 <依兰> “……不、不会吧?我随口说的啊……要是真的,那外面的世界……”
20:28:37 <奈恩> “当然是带回去研究了!”撸袖子开始捡骨头
20:28:43 <瑞恩·夏尔> “感觉像是来到了几百年以后这里的样子,光辉不在、铁链老化、血肉消失……”
20:28:45 <切希尔·柳哨> “就是绮莉那个时候啊,她在一座塔里自己待了三年”
20:29:15 <伊诺卡·阿基特> “如果说那次是因为迷雾引起的,那么……”伊诺卡沉吟道
20:29:52 <切希尔·柳哨> “如果和那个时候一样的话,倒是不用担心外面的情况,因为出去之后一切是正常的”
20:30:01 <切希尔·柳哨> “有问题的只有建筑的内部”
20:30:19 <切希尔·柳哨> “说不定现在这个样子才是它现在的本来面貌呢”
20:30:46 <伊诺卡·阿基特> “我们继续前进吧。”伊诺卡点头道
20:30:56 <瑞恩·夏尔> “说的我越来越不想在这里久留了”加快步伐前进
20:31:32 <切希尔·柳哨> “不过还是有些区别的”
20:31:47 <依兰> “咦?这样么……但我们在内部也没感觉过那么久啊……难道是幻象中的时候……可那时伊诺卡应该在外面……”
20:31:47 <依兰> 一边嘀咕着一边跟着其他人
20:31:59 <奈恩> “哇,你们等等——区别在哪儿呀?”赶紧把骨头装好跟上大家
20:32:28 <切希尔·柳哨> “当时我从三年前的塔里带走了一些书籍,回到三年后的塔里之后我身上那些书还好好的,而留在塔里的都烂掉的”
20:32:39 <切希尔·柳哨> “但你瓶子里的水也变了呢”
20:33:13 <奈恩> “唔……这就很奇怪了”
20:33:15 <莫尔度> 你们沿着台阶朝上走,穿过变成天花板的地板,来到城堡内部
20:33:37 <依兰> “总之还是先出去看看吧……还是感觉很担心……”
20:34:05 <瑞恩·夏尔> “这些疑点,出去之后应该多少就有个答案了吧”
20:34:17 <莫尔度> 这里的景象已经彻底改变了,楼梯崩毁,门窗腐朽,化作一片废墟
20:34:53 <切希尔·柳哨> “哇……感觉空气里都是灰尘了”
20:34:58 <莫尔度> 你们在这片废墟中看出了明显的战斗痕迹————楼梯像是被巨大的力量所摧毁,墙壁上则残留着明显的烧灼痕迹
20:35:10 <莫尔度> 但这些痕迹看起来也像是数百年前留下的了
20:38:17 <奈恩> “这里也都面目全非了……这些战斗痕迹,感觉比入口的那个洞还要年代久远了啊”
20:38:29 <奈恩> 随手摸摸墙上的灼烧痕迹
20:38:57 <莫尔度> 奈恩伸手一摸,干瘪的石块就脱落下来
20:39:29 <奈恩> “呜哇,我不是故意的!”缩回手
20:39:42 <露奎蒂亚·葛莱本> “是盗墓贼和那些守卫战斗导致的?”露奎蒂亚猜测道
20:40:25 <切希尔·柳哨> “这里到底先后来过几波人啊……”
20:40:58 <奈恩> “至少不是在墙上挖洞毁了留言的那波,那个也挺新的”
20:41:38 <瑞恩·夏尔> “真是令人捉摸不透”好奇心最终战胜了对混乱环境的厌恶,四下观察周围的破败景象
20:41:44 <依兰> “所以才说啊……这里是不是热闹过头了……”
20:42:14 <奈恩> “就是就是,说好的不能随便进呢!”
20:42:34 <切希尔·柳哨> “而且,虽然外面这么热闹,但最内部的守墓机关还好好的,棺材里还铺着宝石”
20:43:09 <依兰> “对啊……要说是盗墓贼被干掉了,又没有尸体……还是变成灰了?”
20:43:12 <奈恩> “但是棺材里的人不见了”
20:43:24 <伊诺卡·阿基特> “不……机关有损坏的。”伊诺卡说,“墓室里原本有六座石像,但我到的时候,只剩下4座还在活动,而且都有残缺。”
20:44:16 <切希尔·柳哨> 眼前一亮
20:44:16 <切希尔·柳哨> “那么就是那个开洞的人干掉了机关,盗走了尸体咯?”
20:44:40 <伊诺卡·阿基特> “这种可能性非常大。”
20:44:43 <瑞恩·夏尔> “这些盗墓贼真是和机关斗智斗勇……尸体不见了,的确有可能是被盗走了没错”
20:45:08 <奈恩> “盗走尸体后还把棺材盒上,供奉了花吗……真是奇怪的盗墓贼”
20:45:15 <依兰> “留下那么多珠宝不要么……这些盗墓贼真是……特立独行”
20:45:30 <切希尔·柳哨> “那,说了半天,棺材里是谁?是那个骑士吗?”
20:46:12 <露奎蒂亚·葛莱本> “也许这盗墓贼就是喜欢尸体……”露奎蒂亚说,“那个女骑士长得还算标致,也不奇怪吧?”
20:46:12 <依兰> “挺有可能的,但事到如今似乎很难确证了……”
20:46:38 <切希尔·柳哨> “挺有可能的吗?!”
20:46:59 <切希尔·柳哨> 用夸张的表情看着依兰
20:47:08 <依兰> “……”愣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20:47:45 <奈恩> “女骑士长吗,那说不定就是回忆里站在我们位置的那个人干的呢”摸摸下巴
20:48:02 <瑞恩·夏尔> “倒不如说,根据现在的已知情报只能做出这种初步推理”送了耸肩表示遗憾,“虽然可信度还是有待商榷”
20:48:23 <奈恩> “看女骑士的表情,总感觉那个人跟她关系不浅”
20:49:01 <伊诺卡·阿基特> “奈恩觉得,墓主并非女骑士吗?”伊诺卡问
20:52:20 <奈恩> “欸?啊……”听到伊诺卡的问题一愣,摇摇头“不知道,我瞎猜的啦”
20:53:19 <奈恩> “要是墓主人是女骑士的话,还摆个自己的雕像跪在棺材前守着,那不是自……咳嗯,怪怪的吗?”
20:55:16 <露奎蒂亚·葛莱本> “总不能是那个怪物吧?”露奎蒂亚说,“我看壁画上的那个怪物那么大,也塞不进棺材里吧……”
20:57:11 <切希尔·柳哨> “说到那个女骑士,伊诺卡,我们在你晕倒的时候其实也看到了一些影像呢”
20:58:04 <切希尔·柳哨> “你晕倒之后那个骑士的雕像就变成你的样子了,我们在梦里看到的也是长得和你一样的骑士”
20:59:06 <伊诺卡·阿基特> “……那是某种幻术?”伊诺卡皱眉
20:59:43 <依兰> “很像幻术,不过又似乎蕴含着某种真实性……”
21:00:02 <依兰> “好像是有关你的经历”
21:00:20 <奈恩> “说是幻术感觉又有点太真实了……我们还和那个女骑士打了架呢”
21:00:26 <依兰> “比如有个场景是你和女爵”
21:00:53 <伊诺卡·阿基特> “…………”伊诺卡沉默了,等待着你们的下一句话
21:00:53 <切希尔·柳哨> “你把前总管兼吸血鬼杀了对不对!”
21:02:33 <伊诺卡·阿基特> “是这样没错。”停顿了两秒,伊诺卡答道,“你们还看到了什么?”
21:03:58 <切希尔·柳哨> “我们交换情报嘛”
21:04:13 <切希尔·柳哨> “伊诺卡看到了什么,也告诉我们!”
21:04:54 <奈恩> 整理着语言刚要张嘴,听到切希尔的话顿时哽住了
21:05:02 <莫尔度> 你们第一次感到伊诺卡的目光变得有些躲闪
21:05:15 <伊诺卡·阿基特> “这……”
21:06:10 <切希尔·柳哨> “关于你自己的事,你现在不想说就先算啦,你给我们说说为什么阿尔克夫前总管是吸血鬼吧!我觉得其他人也很想听听这个,是不是啊”
21:06:51 <瑞恩·夏尔> 默契的点点头,看着伊诺卡的表情,等待伊诺卡的答复
21:06:58 <奈恩> “唔嗯……这次我站切希尔这边”
21:07:00 <切希尔·柳哨> “那时候你们都没有惊讶,像是本来就知道这件事!”
21:07:34 <依兰> “……我是觉得我们看到的既然是伊诺卡的过去,就该直接告诉她啦……不过前总管的情况应该不要紧,说说也无妨?”
21:09:28 <伊诺卡·阿基特> “事实上,阿尔克夫的前总管吉谢尔,应该在芙蕾雅的父亲手下时就是吸血鬼了。”伊诺卡斟酌了一下语言,说道
21:10:26 <伊诺卡·阿基特> “但是他一直隐藏着自己,直到杜罗希尔过世之后,才露出獠牙来。”
21:11:13 <伊诺卡·阿基特> “在他打算将芙蕾雅赶下位时,我正好来到阿尔克夫,如果再晚来一些,他就会得逞了。”
21:12:08 <瑞恩·夏尔> “逼迫芙蕾雅让位,是想自己统治阿尔克夫?”
21:12:52 <伊诺卡·阿基特> “正是如此。事实上,他还转化了一些自己的眷属,那些吸血鬼在后来被我们清理了一部分,而另一些则逃出城外了。”
21:13:06 <奈恩> “那下水道的那些吸血鬼也是他的党羽吗?”
21:13:33 <伊诺卡·阿基特> 她继续说道:“下水道里的那些吸血鬼,很可能也和他有关。”
21:15:02 <切希尔·柳哨> “你觉得他和阿布瑟德会是什么关系?”
21:15:40 <奈恩> “果然啊……如果是当初有他当靠山,下水道吸血鬼能弄到枪也不奇怪了……”
21:16:06 <伊诺卡·阿基特> “我的猜测是……阿布瑟德接手了他的一部分势力,打算完成和他类似的目的。”伊诺卡说,“阿布瑟德知道正面出手没有胜算,就把目标投向了阿尔克夫的地下遗迹。”
21:16:32 <伊诺卡·阿基特> “不过,被你们阻止了。”
21:17:21 <依兰> “现在说起来真有点后怕……当时也是命悬一线……”
21:17:25 <奈恩> “伊诺卡姐姐当初在清理他的手下时就见过阿布瑟德了吗?”
21:17:55 <切希尔·柳哨> “看来是没见过吧,他应该是后来的”
21:18:33 <伊诺卡·阿基特> “在那之后,我在追踪那些残党的时候见过那个浑身被黑色缠绕的吸血鬼头领,但没想到那竟是一名死亡骑士。”伊诺卡轻轻摇头说
21:19:57 <切希尔·柳哨> “你们居然真的见过?!然后就……和平分手了?”
21:20:08 <切希尔·柳哨> “他没为难你吗?”
21:20:24 <伊诺卡·阿基特> “被他逃掉了。”伊诺卡说
21:20:36 <切希尔·柳哨> “阿布瑟德……逃掉了”
21:20:41 <切希尔·柳哨> 对伊诺卡肃然起敬
21:20:45 <依兰> “哇……不愧是伊诺卡……”
21:21:12 <瑞恩·夏尔> “该说‘果然是伊诺卡’吗”轻松的笑了
21:21:16 <奈恩> “毕竟对手是伊诺卡姐姐!”
21:22:06 <伊诺卡·阿基特> “不管怎么说,打倒他的还是你们,我终究还是没有派上用场。”伊诺卡微笑说
21:22:20 <切希尔·柳哨> “不不不,我觉得现在还是你比较强”
21:22:21 <奈恩> “不过他这么早就渗透进来了啊……最后挑在切希尔来了之后动手,运气真差”惋惜摇头
21:22:44 <奈恩> “伊诺卡姐姐只是太忙了没空亲自去而已啦”
21:23:13 <切希尔·柳哨> “比起我,不如说是挑在阿特拉斯来了之后动手的”
21:23:32 <依兰> “是啊,结果论上没去而已……那,现在总管的事说完了,我们看到的伊诺卡的过去?”看一下切希尔
21:23:59 <切希尔·柳哨> “嗯,依兰来吧!我正好还没想好要怎么说呢”
21:24:13 <瑞恩·夏尔> “伊诺卡的过去……吗”一时不知道怎么说起,为难的眼神看向依兰
21:24:28 <奈恩> “啊,那一段啊……”回想起内容,垂下眼睛
21:24:42 <依兰> 观察一下伊诺卡的表情
21:25:53 <莫尔度> (察言观色)
21:26:05 <依兰> +3
21:31:40 <依兰> 咽了咽口水
21:31:40 <依兰> “伊诺卡,我能猜到,你大概一直在寻找杀害你母亲的人吧?我们确实看到了他……当然,那只是幻象,并不能百分之百确保真实性——不,那恐怕确实是——嗯,直说吧……杀你母亲的人,是你的父亲,‘冕王’……当时你的母亲正准备杀死他……”
21:32:30 <奈恩> 边听着依兰说话边观察伊诺卡的表情
21:33:07 <瑞恩·夏尔> 心里五味杂陈,担忧的看着伊诺卡
21:33:27 <伊诺卡·阿基特> 伊诺卡轻轻呼出一口气,低声说:“连这也看到了吗……”
21:34:05 <依兰> “嗯……并没有窥测你隐私的意思,实在是身不由己……抱歉……”
21:34:27 <伊诺卡·阿基特> “不瞒你们,我已经取回这记忆了。”伊诺卡说
21:35:02 <依兰> “……哎?是这样吗——”十分惊讶
21:35:15 <伊诺卡·阿基特> 她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寂寞,“那只是一场可悲的政治斗争罢了,劳烦诸位挂心了。”
21:35:44 <奈恩> 摸摸再次拉住伊诺卡的手握紧
21:35:51 <奈恩> (默默)
21:35:51 <莫尔度> 伊诺卡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
21:36:56 <伊诺卡·阿基特> “沙克拉塔剑阵,那是精灵军中的独特法术,只有冕王才能将它用得那么漂亮。”
21:37:11 <莫尔度> 伊诺卡说
21:37:43 <伊诺卡·阿基特> “调查出真相之后,我就已经不再在意它了。”
21:39:09 <切希尔·柳哨> “你自己记起来就好说了……我还挺怕要我们告诉你这事”
21:39:18 <奈恩> “……那伊诺卡姐姐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呢?”
21:39:22 <依兰> “……嗯,是啊,都过去了。现在的你足够出色,这就够了,不是吗?”冲她笑笑
21:40:05 <瑞恩·夏尔> “已经知道了啊……”像是遗憾又像是松了口气一般,小声的叹了口气,“看到伊诺卡你还是这样就放心了”
21:40:32 <伊诺卡·阿基特> “我会先作为芙蕾雅的骑士,完成自己的使命的,大家放心吧。”
21:42:07 <切希尔·柳哨> “先?听起来还有后啊”
21:42:52 <奈恩> “嗯……”点点头,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继续说道,“那如果真的有哪天要离开,至少要好好道别哦?”
21:44:42 <伊诺卡·阿基特> “……只是想要取回完整记忆的念头更加强烈了。”伊诺卡说,“我为什么会拥有伊诺卡的名字,以及在我触碰那神像之后发生的事,有个声音告诉我要尽快想起来。”
21:45:05 <伊诺卡·阿基特> “不过目前,还是芙蕾雅更重要一些。”她笑了
21:45:35 <依兰> “芙蕾雅确实有个很好的骑士”
21:45:54 <切希尔·柳哨> “你说的使命,是指什么啊?”
21:46:32 <伊诺卡·阿基特> “拯救阿尔克夫,我答应过。”
21:46:50 <切希尔·柳哨> “看来就是此次事件完结之后了”
21:47:15 <切希尔·柳哨> “这么一想,芙蕾雅还需要别人陪伴啊——”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其他三个人
21:50:46 <瑞恩·夏尔> “拯救阿尔克夫,真是宏大的愿景。”一边赞叹一边感慨,“我也希望这里有朝一日,迷雾消散、大家能安居乐业——虽然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
21:51:05 <奈恩> “……我也有自己的使命,大概没办法一直留在阿尔克夫的”注意到切希尔的视线,摇摇头
21:52:07 <莫尔度> 你们在城堡里边走边聊,终于来到了最上层的入口附近,从前面向上,就是月蚀灵庙的上层建筑了
21:52:25 <奈恩> “而且,就算有再多其他人陪着,伊诺卡姐姐离开后留给芙蕾雅的伤口也不会消失的……伊诺卡姐姐,要好好做出选择啊”
21:53:15 <伊诺卡·阿基特> “……嗯。”不知是不是想到了芙蕾雅的脸,还是因为疲惫,伊诺卡有些出神
21:53:27 <切希尔·柳哨> “啊对了,来说说剩下的一段记忆吧,正好这段记忆对我们来说是最模糊不清的,必须要伊诺卡给我们讲讲怎么回事”
21:55:51 <切希尔·柳哨> “我们看到你和几个精灵在荒原上对抗大批的异形怪物”
21:56:20 <切希尔·柳哨> “那时候的你还没有调查清楚杀害母亲的人是谁”
21:56:29 <切希尔·柳哨> “然后你就攻击了我们!”
21:57:04 <依兰> “……不能这么说吧……那是幻象、幻象啦……”
21:57:08 <伊诺卡·阿基特> “……是指幻象中的我?”
21:57:14 <切希尔·柳哨> “是的”
21:57:34 <奈恩> “嗯,比被说教时感觉还可怕……”
21:57:39 <依兰> “嗯……我们好像担任了你记忆中敌人的角色”
21:57:45 <伊诺卡·阿基特> “在那之后发生了什么?”
21:57:51 <切希尔·柳哨> “这是因为骑士雕像攻击了现实中的我们吗?还是因为那个时候在你面前,在我们站着的位置,出现了什么敌人吗?这个问题我很想搞明白”
21:58:43 <切希尔·柳哨> “我们获胜之后,你的两位同伴倒下了,你有这个记忆吗?”用探询的目光看着她
21:59:08 <瑞恩·夏尔> “之后我们解决了战斗,不过到底是我们的视角附体的是当时伊诺卡的敌人,还是有其他原因,这个不得而知”
21:59:09 <伊诺卡·阿基特> “果然……”伊诺卡说,“是因为我战友的牺牲。”
22:00:00 <奈恩> “因为你战友的牺牲?”
22:00:11 <伊诺卡·阿基特> “我的故乡,精灵国度迷斯·亚兰塔曾经因为卓尔的阴谋,受到它们操纵的怪物攻击,我则作为边防军战斗在第一线。”
22:00:58 <伊诺卡·阿基特> “后来……我所在的小队的战友,因为敌人的诡计,全部战死了。”
22:01:47 <伊诺卡·阿基特> “你们所见到的我,大概就是陷入极端愤怒当中的,当时的我。”
22:09:44 <奈恩> “唔,队友牺牲的话会是那个反应也很正常,而且还在牺牲后变成了……那种样子”说到最后迟疑了一下
22:10:34 <奈恩> “她们会变成那样也是因为卓尔吗?”
22:12:30 <伊诺卡·阿基特> “嗯……卓尔利用诡计,让怪物寄生……”伊诺卡有些说不下去了
22:13:46 <依兰> 想到那两个人死后的样子,有些明白了“……觉得痛苦就略过吧……我们……也大致看到了……”
22:16:11 <奈恩> “唔嗯,因为我们在遗迹里也见到了那些怪物,所以还是忍不住问出来了,抱歉……”
22:18:24 <瑞恩·夏尔> “原来如此。不过话说回来,我们在那段记忆中,看到的是你的同伴在一声令下就变成了两座巨人魔像。而那种魔像和我们在神殿里遇到的一样,我们在想这个会不会和你的身世有关系……”一边说一边关心的看伊诺卡的表情变化,准备看情况不对随时打住话头
22:19:12 <伊诺卡·阿基特> “那大概是幻觉,墓室中的魔像和记忆混合了。”伊诺卡摇头
22:19:50 <瑞恩·夏尔> “我初步推测是,这种魔像是我们在幻觉中面对的敌人——果然。”话说到一半,正中下怀的拍了下手
22:22:09 <切希尔·柳哨> “在你斩杀怪婴之后,我们看到你身边出现了一座石像,就是那个攻击你的守墓石像”
22:22:26 <切希尔·柳哨> “你对它有印象吗?”
22:23:17 <伊诺卡·阿基特> “……确实有一座石像,但和守墓石像并不一样。”
22:23:52 <切希尔·柳哨> 看看她是否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
22:24:51 <伊诺卡·阿基特> “那座石像是卓尔精灵的破坏计划的核心……他们利用一善一恶,被封印两位神明的灵魂作为魔法的核心,打算毁灭我们的国家。”
22:24:57 <莫尔度> 伊诺卡解释道
22:25:53 <伊诺卡·阿基特> “我破坏了石像,释放了两个神明的灵魂,并凭借善神的力量挫败了他们……这应该是我最后的记忆。”
22:26:27 <伊诺卡·阿基特> “我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在恐惧国度了。”
22:27:19 <依兰> “神明居然被封印了……”难以置信地说道
22:27:42 <奈恩> “啊……那个女骑士,就是被封印的善神?”回忆着当时看到的场景推测
22:28:00 <奈恩> “石像破裂后她就冒出来了”
22:28:09 <切希尔·柳哨> “应该是那守墓石像替换了影像中神的位置吧”
22:28:16 <伊诺卡·阿基特> “……”对这个问题,伊诺卡似乎也难以回答
22:29:19 <切希尔·柳哨> 忘记问了,伊诺卡对我说的“怪婴”有什么反应吗
22:29:47 <切希尔·柳哨> 我想通过这个推测那些寄生怪物是不是婴儿,还是也被替换的
22:29:47 <莫尔度> 伊诺卡听到这个词的时候,面色比较悲伤,应该是想到了死去的战友
22:30:31 <奈恩> “哈,这段影像真难懂,看到的东西都混得乱七八糟的……”叹气
22:30:44 <切希尔·柳哨> “伊诺卡,虽然说来很难以开口……不过我们在刚才那个铁链吊着骨头的地方,遭遇了那些怪婴”
22:31:26 <切希尔·柳哨> “那里有一摊黑水,铁链封印着怪物,铁链一旦解开,黑水里就会冒出那种怪物,因为可能是线索,所以必须告诉你”
22:32:40 <伊诺卡·阿基特> “谢谢……”伊诺卡说,“不过目前我对那个怪物也没有什么头绪,在记忆中不存在那样的敌人。”
22:32:58 <切希尔·柳哨> “然后呢,那个”用没摸墙的那只手抓抓头发
22:33:34 <切希尔·柳哨> “你现在知道了,我们看到了不少关于你的事。那你现在有什么愿意说的了吗?”
22:34:02 <瑞恩·夏尔> 在一旁默默看着切希尔询问,一言不发的听着
22:34:39 <伊诺卡·阿基特> “……我知道的,已经全部告诉你们了。”伊诺卡说,“你们竟然看到了这么多记忆,我……”
22:35:14 <莫尔度> 她把头转了过去,竟然看起来稍微有点羞腼
22:35:49 <奈恩> 本来安静地等着伊诺卡继续,见到这个表现惊得瞪大了眼睛
22:36:17 <依兰> “……没、没关系啦,我们不会告诉更多人的——对吧——”
22:36:21 <依兰> 看看其他人
22:36:21 <切希尔·柳哨>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啦!有空的话我也可以给你讲一些我的羞羞的事!”
22:36:52 <奈恩> “唔嗯,不会说出去的!”
22:37:06 <伊诺卡·阿基特> “不,我也并不是……”
22:37:34 <莫尔度> 你们说着,走到了通道尽头
22:37:39 <瑞恩·夏尔> “我已经忘了”用自己拙劣的演技试图掩饰
22:37:49 <莫尔度> 出乎意料的是,你们看到前面好像蹲在一个人
22:39:03 <依兰> “……咦?”眯起了眼睛
22:39:36 <奈恩> 歪歪头,试图看清是谁
22:39:52 <瑞恩·夏尔> 试图辨认是谁
22:40:09 <莫尔度> “啦,啦~啦——”看起来像是一名少女,她穿着色彩斑斓的衣服,唱着不成调的歌谣
22:40:36 <莫尔度> 听到你们的脚步声走进,她有些吃惊地站起身来,一脸惊愕地回头
22:41:02 <切希尔·柳哨> “咦?”睁大眼睛,“这里居然有人”
22:41:04 <莫尔度> “呀!是小丑小姐!”她开心地朝着依兰挥手
22:41:38 <切希尔·柳哨> “你熟人?”
22:41:55 <奈恩> “小丑小姐?”跟着看依兰
22:42:08 <依兰> “……哎?是你?”吓了一跳,本能地想去抽剑,到一半又停住了
22:42:38 <依兰> “……认识……不过,上次见面,好像是敌人……”观察着对方的神态
22:42:39 <瑞恩·夏尔> “又是依兰的熟人啊,人际关系真广呢”
22:43:27 <莫尔度> “好不容易找到的新家,又被毁掉了……”她的语调听起来却一点也不在意,“不过,这也是命运吧~”
22:43:45 <切希尔·柳哨> “敌人啊……”握住剑
22:43:58 <依兰> “新家……是指这个遗迹?”
22:44:17 <奈恩> “……敌人?是在哪里见到的啊?”视线转回女孩身上,同样警戒起来
22:44:18 <莫尔度> “下次再见啦!”她朝着你们提起裙摆行礼,然后跑到黑暗中,消失了
22:44:41 <依兰> “哎?!就走了?!!啊等等——”试图追她
22:45:40 <莫尔度> 依兰跑到前方,只看到头顶的破洞,再也不见女孩的踪影
22:45:50 <切希尔·柳哨> “走得很干脆啊”
22:46:27 <瑞恩·夏尔> “依兰,你,呃解释解释?”有点摸不着头脑
22:46:42 <奈恩> “嗯,看起来没什么敌意呢”
22:46:53 <切希尔·柳哨> “把这里当家的人可不一般”
22:47:57 <依兰> 叹了口气“我也一头雾水啊……上次也是,说着莫名其妙的话,莫名其妙地攻击了我……说到底,梦魇怎么会跑这里来——啊等等,难道说——这里该不会是在梦里吧?!”
22:49:19 <切希尔·柳哨> “在梦里……也有可能?现在谁都说不好这是哪里”
22:49:29 <奈恩> “欸,她是梦魇?”也跑到洞口往上看
22:50:08 <依兰> “是啊,上次在梦境里,亨佩尔跟我说的……好像是他一直在追的一个的敌人……”
22:50:17 <露奎蒂亚·葛莱本> “你们从刚才开始,一直在聊听不懂的话……”露奎蒂亚跑到洞口,开始往上爬
22:50:31 <瑞恩·夏尔> “不好说,没准忽然就梦醒了呢”一半调侃一半认真的接话
22:50:52 <露奎蒂亚·葛莱本> “别管他们了,我们先走!”她拉上呆呆立在一边的月神祭祀,从洞口爬了上去
22:51:03 <切希尔·柳哨> “听不懂吗?你不是也经历了那些幻象?”
22:51:17 <依兰> “……经历不同,认知不同,自然会有不理解的”
22:51:21 <奈恩> “嗯,那个梦魇的事我也听说了,可惜亨佩尔先生不在这里——喂,你们等等啊,上面有危险怎么办!”
22:51:25 <露奎蒂亚·葛莱本> “我又不认识……她。”露奎蒂亚瞥了一眼伊诺卡
22:51:27 <奈恩> 跟着往上爬
22:51:48 <依兰> 跟着往上
22:51:49 <露奎蒂亚·葛莱本> “也不知道阿尔克夫是怎么样的城市……”
22:52:18 <奈恩> “去亲眼看看就知道啦”
22:53:43 <依兰> “……就结论来说的话,应该是像黑暗中的星星一样的城市吧”
22:53:53 <莫尔度> 你们爬上地面,走出了月蚀灵庙,看到迷雾已经消散,天空显露出一片红色,熟悉的黑月也高悬于空中
22:54:35 <莫尔度> 你们这才发现,这幢建筑位于一片茂密的森林中
22:56:31 <莫尔度> 走出灵庙的大门,你们看到门前广场的拱门顶端,一个人正坐在上面
22:57:19 <瑞恩·夏尔> “迷雾散去才能看清周围的环境啊……欸,拱门那边坐着的是?”远远眺望
22:57:29 <莫尔度> 这个戴着鸟喙面具的红发男人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你们,一边擦拭着手中的剑
22:57:30 <依兰> “又是一个人……这回不知道是谁……”
22:58:09 <切希尔·柳哨> “亨佩尔!你找过来啦!”
22:58:14 <切希尔·柳哨> 向他挥手
22:58:15 <奈恩> “啊,亨佩尔先生好久不见~”看清了坐着的人,冲他招招手
22:59:07 <莫尔度> 他纵身从几十尺高的拱门上跳了下来
22:59:15 <亨佩尔> “哼,终于搞完了吗。”
22:59:43 <依兰> “是亨佩尔先生啊——才提到你呢——嗯,这边搞定了”
22:59:46 <亨佩尔> “看来你们已经终结了这里的梦境了。”
23:00:09 <依兰> “……果然这里是梦境吗”
23:00:28 <瑞恩·夏尔> “是这样,好不容易啊”活动活动身子
23:00:40 <切希尔·柳哨> “是梦境啊,难怪和时空乱流有区别呢”
23:00:50 <奈恩> “欸,果然啊?”好奇地四处张望,“怪不得刚才会遇到那个梦魇”
23:00:59 <亨佩尔> “如果这里没有梦境的味道,我根本不会来这鬼地方浪费时间。”他说
23:01:11 <切希尔·柳哨> “那你为什么不进来嘛?”
23:02:43 <依兰> “……是因为进不来吗?”
23:02:51 <亨佩尔> “愚蠢,我如果也进去,谁能带着已经陷入梦境的幻觉之中的你们脱离出来?”亨佩尔骂道,“真是一群不自知的家伙。”
23:03:13 <切希尔·柳哨> “诶?是你带我们出来的吗?”
23:03:34 <切希尔·柳哨> “你做了什么?我们完全没留意到!”
23:04:23 <瑞恩·夏尔> “感觉在里面的行动都是我们自己意志决定的呀,我也没留意到”摇摇头
23:05:00 <奈恩> “对呀对呀,不是我们自己走出来的吗?而且还跟各种敌人战斗过,根本不算毫无抵抗能力嘛!”
23:05:09 <亨佩尔> “切开了你们所在的地方罢了。”亨佩尔说,“曾经有一个强大的怪物在这里沉睡了数百年之久,这里满溢着它在沉睡中留下的梦。”
23:06:02 <亨佩尔> “如今,梦的主人已经不在了,梦也变得脆弱起来,你们才能这么容易从我切开的地方走出来。”
23:07:02 <切希尔·柳哨> “原来所有东西都变旧了是你干的啊……”
23:07:47 <依兰> “变成骨架的那家伙……真是多亏了亨佩尔先生,我们当时也只能暂时绑住它……”
23:08:42 <切希尔·柳哨> “那你能知道那个怪物是什么东西吗?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我们虽然进里面转了一圈但几乎什么都不知道”
23:09:44 <瑞恩·夏尔> “这样一来就解释得通了,可真是有劳啦”回想了一下刚才遗迹内部的变化
23:10:07 <亨佩尔> “我怎么会知道,我只知道这根本就不是噩梦,反而是个安详的梦。”
23:11:00 <依兰> “……唔……听起来我们不该打扰这里的……”有些内疚地说
23:11:15 <亨佩尔> “只是做梦的那家伙太过于强大,才能使人沉浸其中。”
23:11:44 <亨佩尔> “这场梦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场心甘情愿的死亡。”
23:11:46 <莫尔度> 亨佩尔说
23:11:58 <奈恩> 不知什么时候掏出手账刷刷刷地记着
23:12:22 <切希尔·柳哨> “哈?但里面的东西好像对于攻击我们感到挺愉快的”
23:12:35 <亨佩尔> “回味完了就赶紧走吧,我真是受够了。”亨佩尔说
23:12:39 <切希尔·柳哨> “听起来不像是它们的梦,难道是那个棺材里的人?”
23:13:14 <瑞恩·夏尔> “说的也是,我们在这里也耽误的够久了,是时候出发了”
23:13:16 <切希尔·柳哨> 一边说着一边准备离开
23:13:50 <依兰> “……嗯,是该去下一个地方了”
23:14:18 <奈恩> “那这个梦境也算是在侵蚀现实了吗?还是只是传送时出错了导致我们误入梦境?”边跟着走边问
23:14:48 <亨佩尔> “梦境本质是强大的精神世界,这当然算。”
23:16:04 <莫尔度> 你们一边说,一边朝着北方走去,穿过这片一直隐藏在迷雾中的森林
23:16:36 <莫尔度> 两个小时后,你们走出森林,来到了一片荒漠前
23:16:46 <奈恩> “原来如此……嗯嗯,果然需要更多研究啊”喃喃自语地记录着
23:17:17 <切希尔·柳哨> “这儿的地形可真丰富”
23:17:27 <莫尔度> 在山坡的后方,能看到一座倾斜的高塔,而一个巨大的黑色物体穿过高塔的顶端,插在它的上面
23:17:44 <莫尔度> ————切希尔对这奇异的景象很熟悉
23:18:03 <莫尔度> 越过这座高塔,月畔湖应该就在几百英尺以外了
23:23:47 <切希尔·柳哨> “月畔湖就在这座塔之后”
23:24:26 <依兰> “听起来不远了?”说着看了一眼祭司
23:25:00 <伊诺卡·阿基特> “我收到卡曼达的联络了,他们应该在东北方向暂时驻扎。”这时,伊诺卡似乎收到了传讯
23:25:18 <伊诺卡·阿基特> “我们直接和他们汇合吧。”
23:25:29 <莫尔度> 祭司看起来暂时没有反应
23:25:32 <切希尔·柳哨> “太棒了!我们马上过去吧!”
23:25:42 <切希尔·柳哨> “亨佩尔,我会跟他们说,让他们不来烦你的”
23:26:08 <亨佩尔> “那就好。”亨佩尔走在队伍的最末尾
23:26:15 <瑞恩·夏尔> “赶上大部队了吗,太好了”由衷的说道,语气也轻松了不少
23:26:50 <奈恩> “不过亨佩尔先生似乎说过要提前过去做准备来着?”
23:27:32 <莫尔度> “我当然会去,不需要你提醒。”亨佩尔的心情越来越差
23:28:49 <莫尔度> 你们朝着卡曼达等人驻扎的地方前去的时候,辛迪扯了扯切希尔的衣服
23:29:11 <辛迪> “主人,不去看看那塔吗?还有那个夺心魔飞船也不知道怎样了”
23:31:05 <奈恩> “只是跟预定不一样所以问问而已嘛,反应真大”暗自吐吐舌头咕哝道
23:31:09 <切希尔·柳哨> “夺心魔……它不是应该飞走了吗?”
23:31:25 <切希尔·柳哨> 一时反应不过来有什么需要去看的
23:32:02 <辛迪> “那算了吧,就是有点好奇。”辛迪摸了摸头发,说
23:32:18 <切希尔·柳哨> “别算了呀,你好奇什么,跟我说说!”
23:32:37 <辛迪> “就,不知道这俩地方怎么样了?”
23:34:04 <切希尔·柳哨> “呃……你们有人对那个塔感兴趣吗?”
23:34:18 <辛迪> “算了算了,当我没说啦。”辛迪说道
23:34:51 <伊诺卡·阿基特> “我们还是尽早和卡曼达汇合比较好吧。”伊诺卡也说
23:35:02 <切希尔·柳哨> “就是关绮莉的那座塔,我之前去过,应该已经比较安全了,大概”
23:35:03 <依兰> “夺心魔飞船吗……有是有啦,不过现在大概不合适?”
23:35:10 <奈恩> “那座塔是?”
23:35:19 <依兰> “回程的时候看有没有空?”
23:35:28 <奈恩> “嗯,还是先去汇合吧”
23:36:02 <切希尔·柳哨> “回程的时候怎么会有空啦!我辛迪难得有感兴趣的东西,那你们先走,我陪她过去看看!”
23:36:43 <瑞恩·夏尔> “绮莉之前所在的……欸等等,我也去!”
23:37:24 <伊诺卡·阿基特> “你们需要多长时间?”伊诺卡问
23:38:56 <切希尔·柳哨> “晚饭我们回来吃!给我们留饭哦!”
23:40:12 <瑞恩·夏尔> “会尽快回来的……应该!”
23:40:51 <奈恩> “欸!真的去吗?说好的阿尔克夫方的交涉都交给你呢……”拽住切希尔,暗示地看了眼亨佩尔
23:41:27 <切希尔·柳哨> 郑重地握住伊诺卡的手
23:41:53 <切希尔·柳哨> “伊诺卡,亨佩尔的事就拜托你了!一定不要让军方的人靠近他!”
23:42:28 <切希尔·柳哨> 看着她的眼睛
23:42:59 <伊诺卡·阿基特> “……”伊诺卡无言地看着切希尔,又转头看了一下发出啧嘴声音的亨佩尔
23:43:07 <瑞恩·夏尔> “亨佩尔,你可以相信伊诺卡,在她的安排下,肯定不会有人打扰到你的”笑了笑,拍拍亨佩尔的肩膀
23:43:15 <亨佩尔> “……行吧,三个小时搞定,可以吗?”
23:43:29 <依兰> “……呃……还是要去么……”不安地看着亨佩尔,“那……你们注意安全,尽快回来吧……我会注意给你们留饭的——”
23:43:53 <切希尔·柳哨> “没问题!我们会用最快速度飞过去的!”
23:43:56 <瑞恩·夏尔> “谢啦,依兰”对依兰竖起拇指
23:44:07 <切希尔·柳哨> “不过,奈恩你真的不去吗?”
23:44:19 <奈恩> “唔,伊诺卡姐姐那边需要我帮忙吗?”看看伊诺卡
23:45:23 <伊诺卡·阿基特> “奈恩你想去就去吧,这边交给我也没事的。”
23:46:40 <切希尔·柳哨> “哼哼哼,你不会吃亏的,其实这座塔还和托马斯有点关系……”
23:47:19 <切希尔·柳哨> “虽然我觉得不该说些什么,但你可以去自己发掘一下”
23:48:03 <奈恩> “……好吧,那也算我一个吧!”
23:48:49 <切希尔·柳哨> “依兰,其他人就拜托你了”意有所指地看向她
23:49:04 <切希尔·柳哨> “我们三个小时以后准时返航!”
23:49:14 <奈恩> “那边就麻烦伊诺卡姐姐和依兰了,加油~”跑到切希尔旁边站定,回身对她们做个鼓劲的姿势
23:49:41 <莫尔度> 你们安排好行程之后,在法师塔前分开了
23:50:18 <莫尔度> 在切希尔等人走向塔的方向时,月神祭司悄无声息地跟在三人一龙的身后
————————————————————SAVE————————————————————
« 上次编辑: 2019-07-20, 周六 15:39:54 由 千面相 »

离线 269322880

  • Guard
  • **
  • 帖子数: 130
  • 苹果币: -1
更新突然变快
我已经跟不上这个思必得了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500
  • 苹果币: 2
更新突然变快
我已经跟不上这个思必得了
没事,后面就没了,慢慢看(
所以你倒是说点有意义的话啊!

离线 269322880

  • Guard
  • **
  • 帖子数: 130
  • 苹果币: -1
我恕水平太差
感觉像说的都像画蛇添足多此一举

离线 逸·水寒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81
  • 苹果币: 0
梦里啥都有,闯入他人的不明记忆也不在话下,不愧是梦。不论谁人为何梦着安详的死(或许是有什么转化前的魂灵),总之道逝者安息吧。不知不觉自己和阿基特一般心累了,这便是生者的负担
专门把夺心魔飞船和塔提出来是能博一眼球,不过···总感觉一到这种桥段,往往都不会再见到期待的某些东西了(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