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urse of Strahd 团记 第二期  (阅读 136 次)

副标题:

离线 零之起源

  • Peasant
  • 帖子数: 12
  • 苹果币: 0
Curse of Strahd 团记 第二期
« 于: 2019-07-01, 周一 03:07:46 »
​第一天

      我是一位旅途中的学者,也是一位年轻的精灵法师,被突如其来的雾气逼迫到了一片陌生的土地上。
或许是因为我一路紧绷着神经,我平安无事的独自穿过森林抵达了一座当地的村庄。
无论从村民的气质还是建筑的氛围而论,这里都算不上正常,而村民们看着我的眼神则不言而喻的提醒我……这里少有人类以外种族出没。
在我打算去当地酒馆打探消息时,一位年轻的村民找上了我,他自称伊斯马克,他简单的向我介绍了这片土地的情况,并希望我能对他提供帮助。
我跟随他前往当地村长家​,并见到了她的妹妹…伊斯马克又返回了酒馆…我则继续打听详细的情报。
      黄昏时分,伊斯马克从酒馆回来时带来了一只多达六人的全副武装的队伍,​由5名人类和一名矮人组成。
大多都是娴熟的武器使用者,还有一名看起来气质不凡的术士……他似乎在不久前的战斗中受了重伤急需修养。
我们互相介绍认识,大多数人对我对我报以善意的期待,只有那个矮人战士布鲁诺似乎对我身上的学者气息不屑一顾。
我觉得我能从客观意义上理解他的想法,但我也从未想去博得一颗石头脑袋的好感。
     天色已晚,其他人早早的休息了​,我找到伊莉娜打算和她单独聊聊,女战士阿尼亚也加入了进来……
我仔细询问并确认了伊莉娜并没有被斯特拉德侵犯过,没被吸过血,更没被秘密转化成吸血鬼衍体。
我稍微松了口气,至少这一趟护送之旅并非从一开始就是徒劳​。

第二天

      一早,那位术士一醒来便疯疯癫癫,似乎把过去的记忆都忘了,眼睛消失只剩下两个黑窟窿,肺部不停冒着出浓烟……
牧师阿尔德拉的次级复原术让他找回了理智,但却对它身体上的变化无能为力。
我们和兄妹两人用板车护送村长的遗体前往教堂墓地。虽然缺少必要的道具,但在牧师的指点下我们每个人都尽可能的保持庄严肃穆和十二分的警戒。
我们选择了最远的行进路线……希望让村中所有人看到这一切,更希望能唤醒些什么。
一些村民渐渐聚集,远远的跟在后面……游荡剑客卡恩潜行混在其中,我走在队伍的最后并让魔宠猫头鹰在肩头充当我背后的眼睛。
      一路平安的抵达教堂前,我们听到了诡异的惨叫声……游荡剑客潜行进去打算侦查。
但牧师一眼看到了晨曦之主的徽记和那正在祈祷的当地神父……大踏步的走进了过去,在神父身边一同祈祷。
那神父的祷词似乎并不那么正规,所许的愿望则是想拯救被诅咒的儿子。
这时那惨叫声又传来了,是从地下,很清晰:“父亲,我好饿!”
我与游荡剑客分头尝试搜索向下的通路……我在一个小房间发现了被堵死的活板门。
我们表明来意,同时询问牧师是否需要帮助,但当我提到他的儿子时他只是催我们赶快给村长下葬。
      在这位神父的带领和主持下,我们顺利安葬了已故的村长,这个长期经受着精神压迫,死于心脏病的男人终于能安息了——但愿如此。
兄妹两人先行返回家中收拾心情和行李……我们则决定要解决教堂中的问题。
一番追问和说服后神父很不情愿的告诉我们他的儿子追随一位法师讨伐施特拉德失败后中了诅咒,但没伤过任何人,并且一定有救,恳求我们不要伤害他。
圣武士vikin主张彻底的将之消灭才是对其灵魂的救赎,但也有人持不同意见,甚至人有提议不进行干涉。
在一番激烈的讨论后我们最终决定用木桩和棺材将神父的儿子封印…减少隐患…但留下一丝希望。
      在保证不会杀死他儿子后,神父允许我们进入了地下室……那个吸血鬼衍体轻易挣开铁链向我们扑来。
女战士圣武士和矮人将它团团围住,牧师术士和游荡剑客从旁攻击……我则在较远处压制它的回复能力。
不一会它便身受重伤……非魔法攻击对它效果并不好,为了一鼓作气将它打倒我也加入了攻击的行列却不想它比预料中更顽强……
硬是突出重围跳到圣武士身上大口啜饮,不一会身上的伤口就全部消失了,就像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一样。
圣武士当场彻底失去战斗能力。我为自己的判定失误极度懊悔,我不是一个人……震惊于同伴的倒下,术士,牧师也再不留手…
直到将木桩确实的插入它的心脏前都没再给他任何可乘之机。在我们离去前,神父将儿子放入了棺材并移到墓地……
      我和女战士以及牧师三人先行将圣武士带回村长家安置,还为他布置了一个警戒术以防不测。
     接下来整只队伍为了采购旅行物资前往当地商行,一位奸笑的老板和他的傻子随从接待了我们,张口就是10倍的价格……
讨价还价只让情况变得更糟。我们没买任何东西便离开了。
     之后我们又听到了第一天时那个女人的哭声,便前去查看…术士从前门进入调查…
原来哭泣的是一位名叫玛丽的母亲,她的女儿失踪了……但她坚信身边的一个来自瓦拉吉镇玩具商的丑布娃娃就是她的女儿戈尔图达。
术士回忆起在鸦阁中有她女儿的线索……游荡剑客从后窗潜入其他房间,没有发现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只有许多腐烂的食物和吃剩的老鼠标志着屋主的艰辛。
当然这些细节其他人都是在后来才知道的,那时我曾想,如果我当时进入了屋内,或许会忍不住给这可怜的母亲留下些干粮和金币吧,幸好没有进去。
      最后,趁着出发前仅剩的一点时间,同时也是基于队伍中部分成员的仁义之心,我们挨家挨户的敲响还有人烟的村民家的门,询问他们愿不愿意和我们一同前往据说更安全的瓦拉吉镇。
没有任何人回应我们的邀约……就在这时一位老婆婆提着篮子从我们对面走来,也同我们一样挨家挨户的敲门,叫卖一种“梦幻糕点”,一金币一块,能让人脱离苦海。
我们买了两块,一块留着,另一块被掰开,发现原料是来自多达五种动物的肉。
挥之不去的诡异感让我忍不住询问她来自哪里,在哪制作的这糕点,她说自己来自风车磨坊……
术士…丹,立刻声称自己是那磨坊的继承人,那老太婆说要看证据,丹便拿出了他的地契,却不想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那老太婆就敏捷的抢过地契撕毁,嘲笑着我们原地消失了。
我们当即决定以后一定要去那磨坊中讨还这一着。
      当夜我们依然回到村长家休息……所有人都做了相同的梦,无数亡灵组成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向着鸦阁奔袭,最终都徒劳的消失在黑暗中……

第三天

      一早,休整后醒来的圣武士也陷入了癫狂…他产生了强烈的癔症,哪怕喊出“我的手腕中寄宿着黑炎龙!”这种话也毫不奇怪……
而他的右手上也确实出现一个狰狞的伤口仿佛随时都会崩开。
幸好牧师再次用他可靠的神术唤回了伙伴的理智。
      今天我们和兄妹二人按照计划启程前往瓦拉吉……刚走出村子两个小时,我的猫头鹰发出急促的警告,
迷雾和一大群恐狼已经团团包围了我们。我们背挨着背,艰难的战斗着…
      这些恐狼非常聪明,知道从弱小的对象开始攻击…5只恐狼围住了伊斯马克,在他做出任何抵抗前便杀死了他。
而我则只来得及召唤出幽影刃并将之投掷出去击伤狼群中的一只,便被足足6只恐狼近身了。
——我非常的庆幸,野兽终究只是野兽,居然把我当成优先围杀的目标,若是换了队伍里其他人说不定真难办了。
在护盾术的帮助下,只有一只恐狼击中了我——虽然让我流了不少血,但我毫无动摇,依然专注于战斗。
     矮人和女战士顶替了伊斯马克的空缺,同时我们发现这些野兽完全没有攻击伊斯莉娜的意图。
术士赶到了我身边,放出大量火焰把我身边的狼群都烧成了重伤……但数量却没减少。
而当那几只不长眼的恐狼又一次打算围杀我时……我已使用了剑歌之术,所有攻击都落空了。
狼群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开始转而围攻术士,术士虽然极度重伤却依然用火焰喷了它们满脸,又被我借机铲除了一只。
     很快战士们那边似乎也解决了战斗,大局已定,所有的尸体和昏迷的恐狼都消失了。
从半空中响起一个傲慢的鼓掌声——斯特拉德把我们视为他的玩具,从容的从我们身上取乐——但我确信,我们总有一天会让他笑不出来。
      战后伊斯莉娜请求我们将兄长的遗体带回村中安葬,但两个小时的路程却让意见产生了分歧……
我同意返回,但更多的人——包括顽固的布鲁诺——坚持要继续前进。
最终,一旁用神术为伊斯马克修理好易容的阿斯德拉向伊斯杨娜发誓说以后一定会让伊斯马克返回故土……
说服了她将兄长的尸骨暂时安置在瓦拉吉镇。伊斯杨娜勉强答应了,但那失望的神情和一路上的沉默表明了她的不满。
      我们顺着道路来到了一个路口,这有个空荡荡的绞刑架,但当我们靠近时两具惨淡的尸体凭空出现。
尸体的模样很是眼熟,一个是丹,另一个是刚刚死去的伊斯马克…尸体看起来非常逼真,我的魔宠靠近观察也没发现什么异样。
担当我们出于同伴情谊想将他们放下来时他们便完全消失了。
      接着我们发现一只渡鸦在不远处的墓地中一直盯着这边,我们靠近墓地它便飞走了。
墓地中都是空墓…布鲁诺判断出这些墓碑都有数百年历史了,卡恩发现一块墓碑上用剑刻下了一行字“不要停止反抗”,墓穴中有一把极为锋利的刺剑。
阿妮亚搜索了其他墓穴,找到掉落在地上的几枚金币和一些墓穴内的碎宝石。
原想拿走刺剑和金币就离开,不继续亵渎这片墓地。
但伊斯莉娜突然冷哼一声表示这毫无意义。于是阿尼亚便立刻把那些碎宝石也拿走了。
而我则默默掏出来自己的铲子打算把这挖个底朝天,却被所有人一同制止了,直到现在我都觉得这简直难以理喻。
​      我们继续前进,在橡木湖边找到了维斯坦尼人的营地,他们和巴洛维亚村那些死气沉沉的民众很不相同,饮酒作乐弹琴吃肉衣着光鲜且富有活力……
他们热情的招待了我们,卡恩秀起了舞技并带着他们一起跳舞。其他人似乎也很开心,只有伊斯杨娜独自缩在角落的阴影里…幸好细心温柔阿尼亚已经去陪她了。
我则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试探他们…为何如此快活,为何如此富有……难不成你们和那吸血鬼是盟友?
在得到模棱两可的敷衍和坚定的否认后我发现他们居然完全没有说谎的迹象。但即便如此我依然不信任他们。
      之后我们依照他们的指引前往营地首领伊娃夫人​的帐篷,她是个年老的占卜者,并且很主动的提出为我们做占卜,甚至没有索要哪怕一分钱的报酬。
我们接受了占卜,预言指出了打倒斯特拉德的三样宝物的位置“渡鸦巢穴”“湖中之塔”“过早凋零的玫瑰”,并且还预言了数件我们将要经历的事情。
其中有一个在某个湖中拯救小孩的预言非常紧急……我和阿尔德拉当即提议从橡木湖开始连夜搜索,布鲁诺和丹也打算去,却被警告晚上不要离开营地。
      我们和伊娃夫人商量以两倍的价钱购买了营地中的一辆四轮货车和两匹训练过的马,这样至少我们不需要再用脚赶路了。
虽然马车一定会被塞的很满,但依靠布鲁诺娴熟的技术应该足以驾驭——希望如此。​

第四天

     一早,考虑到瓦拉吉镇路途遥远我们只是简单的遥望了一下橡木湖便匆匆启程了……
经过一座桥,一片蜿蜒的谷道,再穿过一整条长长的老路,我们来到了瓦拉吉镇高大的木质城墙前。
塔楼上的守卫呵止了我们,并对所有人严格搜身才放我们进入其中。
作为被盯得最紧的两人——我理解这些人类为保卫自己家园做出的努力,布鲁诺则只是不太喜欢这里木质的城墙结构。
      进入镇中,我们直奔当地的蓝水旅店打听情报——他们在门前挂着渡鸦的装饰…一个11岁的男孩帮我们安置了马车。
在金币的慷慨轰炸下,旅店老板用上好的狼肉招待了我们,可惜这里的酒依然和巴洛维亚村里的一样难喝。
老板提供了不少情报,包括西方的修道院,湖中废弃的法师塔,,北面湖边另一个维斯坦尼亚营地等等……
而丹也在这次谈话中想起来不少有用的当地常识,一一告诉了我们。
     在我主动的询问下,酒店老板表示渡鸦是幸运的象征,并且自称这里就是渡鸦最多的地方。
我在心中怀疑立刻怀疑这里便是预言里的渡鸦巢穴,或者与之有关,但老板却故意岔开了话题拜托我们去帮他调查酒精供货地的情况。
原来就这么难喝是货源出了问题。我们答应了这个请求,并且知道了,虽然夜晚很危险,但在瓦拉吉镇内情况会稍好一些,于是我们决定今天不那么早休息。
——————
事实上,这里我要做个标注……
或许别人不知道,但作为不需要睡眠的种族,每天冥想后多出的几个小时我一直倾听着周围的动静。
无论是在巴洛维亚村,还是在维基坦尼人营地,目前为止我尚未听到任何夜晚袭击的声响。
——————
     一行人和伊斯丽娜一同前往瓦拉吉镇的墓地,打算将伊斯马克的尸体暂时安葬了,只有对此兴趣缺缺的丹仍留在了旅店中。
在教堂里我们看到了许多瑟瑟发抖祈祷着的镇民。
据当地牧师所言,夜里总有这样突然在噩梦中惊醒的民众前来寻求教堂中的圣物,一块圣徒之骨的庇护
但是我们队伍中的牧师阿尔德拉却没有感觉此地有任何圣所的气息。
果不其然,当我们走到一个偏僻处时,那牧师突然露出了惊恐慌张的表情向我们求帮助,我们确认了这表情并非演技。
     跟着他来到了一扇密门前,里面是个封闭的地下空间,据他所说,那块圣物原本就是安放在这里的,却在三天前被盗窃,他怀疑是某个信徒所为。
他说这扇门只有他能打开,我和卡恩立刻搜索了这个空间确认了确实任何没有密道。vikin仔细调查了门上的痕迹发现了锉刀的痕迹。
我们仔细询问了自那天起便没有再来教堂的信徒,一位是教堂的掘墓者,另一位是个母亲,她还有个儿子。
      vikin主动请缨独自前去调查那两人,其他人则开始为伊斯马克挖掘墓穴……
挖到一半时vikin回来了一趟报告说没在掘墓人处发现任何圣物的线索,接着又去调查另一家了。
当我们将墓穴挖好,便把伊斯马克放入其中,伊斯丽娜站在墓前久久不愿离去。
我们都知道她需要时间接受这一切,便安静的离开了。
当我们抵达那位母亲家门前时,卡恩发现了vikin留下的暗号,指引我们去广场汇合。
vikin说在那母亲家里发现了锉刀,而他的儿子现在正戴着头套被囚禁在广场中的笼子里。
这些笼子里关着的都是犯了当地“蓄意不幸”之罪的罪人。瓦拉吉镇的镇长似乎宣称保持快乐便可以保护城镇的安全,每个月都举办奢侈的庆典,任何不幸者都要受到惩罚。
广场的守卫似乎非常不满我们在夜间的闲晃,对我们发出了警告,我们暂时假意顺从。直到我们确认​了目标的位置,并拟定了引开守卫的计划……
     期间我也把这个消息传达给了旅店中的丹,但他最后还是没有参与进来。
     计划还算顺利,卡恩努力纠缠着两个守卫,我则启用侦测魔法,调查广场附近,但没有发现任何魔法的灵光​……
而vikin则直接撬开了笼子的锁竟仿佛要把那个儿子带出去,显然这鲁莽的举动不在我的预料之内……
     我心里大呼一声不妙,立刻疾走着远离了广场,毫不停歇的赶往蓝水旅店。
趁着魔法的效用还在,我在旅店内外所有能够合法进入的区域巡视了一番,也没有任何魔法的痕迹。
于是我派出了我的魔宠,让它从外部飞进阁楼里调查……旅馆老板曾自夸那里有许多他养的渡鸦。
通过视觉的联接,我看到了阁楼里无数的渡鸦、两个活板门、和一个带锁的箱子。不等我细看,渡鸦们便冲过来包围了我的魔宠,却并未进行攻击,让我有足够的时间将它召回安全空间。
渡鸦们很快也包围了我,但却依然没有攻击,我不动声色的保持冷静,仔细观察着他们​发现确实只是一些普通的渡鸦。
很快它们便全部消失在了夜色中。我根据之前的所见的活板门的位置,推断出了密道的存在,并认为入口就在后厨。
     不久后,除了vikin之外的其他人也回到了旅店,我和他们分享了这个信息并提议卡恩可以尝试调查那个箱子,或许预言的宝物就在那里。
但​最终我们觉得哪怕那真的是非常重要的东西,还是该取之有道,还是先帮助酒馆老板解决他的麻烦,以换取信任。​
夜很深了,我们在酒馆的大通铺中结束了这漫长的一天。
      其实我根本毫无睡意,甚至又提议过一次连夜赶去北面的扎诺维奇湖调查那个预言中​需要被救的孩子。
但因为种种很现实的原因,我不得不尊重团队的意见——先把城里的事处理好。

第五天

     一早,在外监视一整晚的vikin​和终于稍微抚平心神的伊斯丽娜都返回了旅馆。
街上似乎有人正在宣布名为“烈阳”的祭典即将举行……
这天我们一早就分头行动,阿尼亚作为本镇人在镇上有自己的财产,她要去看看。
另一组人去了掘墓人家里,但没找到他。
昨晚唯一没露面的丹前往了广场,并顺利应付了警卫的询问。镇中心的广场已经完全戒严了,那位母亲和儿子已经双双被抓,大大的通缉令上是身份样貌皆不明​的劫狱者。
我则和其他几人前往了教堂,找到了掘墓者,在得知我们的调查毫无进展后那位牧师非常严厉的责问了他。
最终他坦白,他确实目击了那位母亲偷走了圣物。
汇合后,结合现状我们推论现在圣物很可能在镇长手中,而我甚至进一步推理,认为镇长早就看教堂不顺眼了。
即便他暗中策划着想要铲除教堂势力,也是毫不让人意外。据说那位镇长从来不到教堂礼拜,而那近乎病态的快乐政策又和教堂中瑟瑟发抖的信众们形成鲜明对比。
但我最终没有选择说出这些指控去警告教堂,怀疑毕竟只是怀疑。
     此时临近中午,我们在镇内采购了一番——因为这里的物价非常正常。
还顺便得知一位令人厌恶的女巫在出售魔法服务,但我们当时并未前去拜访。
回到旅馆时vikin已经睡醒了,而本想把伊斯丽娜安置在自己家里的阿尼亚得知伊斯丽娜已经和酒馆老板达成协议,留在这里工作……
而老板则警告vikin,说镇长正在四处搜寻他……我们对此很惊讶,因为vikin昨晚是蒙了面的,而且广场的通缉令上也没有他的容貌画像。
我们当即决定离开镇子,一是去完成各种调查和委托,二也是为避避风头,这里的镇长很可能已经与我们敌对了。
     vikin为自己易了容,虽然万分惊险但我们还是顺利通过北面的门出镇了。
同时我们得到警告,以后我们这些外来者再也不被允许进入镇中——除了身为本镇居民的阿尼亚。
      向北一路来到湖边,那里有个小码头,3只船停在那里,大约200尺外,一个模糊的身影在湖中钓鱼。
阿尼亚认出那是个镇里的酒鬼,阿尔德拉用极大的嗓门呼喊他,告诉他这里有美酒——布鲁诺的背包里确实有——让他回到了岸边。
我们和他攀谈,了解到湖对面的山脚下有个喜欢乱放烟花的疯法师,正如伊娃夫人的另一条预言所述……
    正当我们打算向他租借一条船时,一股血腥味从他之前的船上飘来…vikin和丹还有卡恩吸引住了酒鬼的注意力…阿尔德拉不动声色的走过去观察。
突然一颗曳光弹从阿尔德拉手中飞出,那个男人一瞬间就被杀死了,阿尼亚惊讶的看过去,看到的却是那位牧师混合着愤怒和悔恨的脸。
原来那船上有个被开膛破肚拉出内脏的维斯坦尼亚小女孩,正被那酒鬼当成一片片鱼饵用来钓鱼。
丹看到这一幕似乎受了刺激,放出一大片火焰把那酒鬼的尸体烧成了灰。牧师用神术整理着女孩的易容,并将她小心的抱在怀中。
     我们乘船抵达了湖对岸的山脚,一路搜寻,山坡渐渐变得陡峭……一只鹿突兀的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
或许在其他地方这很常见,但在这巴洛维亚可就很不寻常了。果不其然,那鹿看到我们后瞬间变回了人形,并高声指责我们是斯特拉德的走狗!
任何辩解他都听不进去……就在我们考虑是否要动用武力时,突然他使用了一个我和卡恩都无法辨识的强大法术。
只有丹认了出来…竟然正是大名鼎鼎的TS!
然而那个法师不知是因为疯的不轻还是对我们有所留手,到我们能够行动时,竟没有任何人受伤……
     vikin第一个英勇的冲了上去,却被一只大手直接拍飞数十尺,滚下山坡落入湖中。
丹作为当时唯一的知情者似乎被对方强大的实力吓得不轻,远远的向反方向逃离了这场冲突。
几位壮汉随后上前包围了疯法师,继续尝试交涉却徒劳无功,阿尼亚见状直接把他擒抱了起来,任凭疯法师用脖子躲避着她的嘴巴也绝不松手。
阿尔德拉走上前尽自己所能的为这位法师治疗身上的伤口并使用冷静术安抚他。而我则在最后靠近了他,用绳子把他捆的严严实实。
​      或许是他意识到了我们没有伤害他的意思,即便他仍认为我们是吸血鬼的爪牙,却也稍微安分了一点。甚至不小心透露出他在这山脚附近有个秘密基地。
所有的劝说和神术都无果后​我们怀疑是因为次级复原术的等级不够……打算带着他去寻找更高级的施法服务者。
    期间卡恩提议用护甲封印对方的施法能力,这个妙计得到了许多人的赞赏,但最终因解开绳索的风险太大,没有执行。
基于差不多的理由,我们除了用绳子束缚这位法师的行动力,将它嘴巴和眼睛都用布条堵上之外,便再没侵犯他了。既没有拿走物品,更没有伤害他。
——————————
又一条想加上的注释
说来这几天的冒险似乎都是这种情况啊。
从巴洛维亚的教会,到村外的狼群,从维斯塔尼亚的营地到瓦拉吉镇的旅店,净是些没有油水的事儿。
虽然我并不在意,但我很怀疑是不是所有人都和我一样心大。​
——————————
      我们一行回到湖的南岸,驾着马车​抵达了附近的维斯塔尼亚营地,那是一个小山包。
周围是一圈黄昏精灵的房子,维斯塔尼亚的马车围在中间行成一个更小的圈,最中间则是一个巨大的帐篷。
我早前就听说,目前巴罗维亚的黄昏精灵已经只剩下男性了,并且已经在漫长的岁月中失去了生育能力……
但当我实际穿越他们的聚落时还有有些难以置信,那种隐隐弥漫的绝望感,让我感到不适。
这里的维斯塔尼亚人同样非常殷勤的招待了我们​……但这次我们没有那么好的心情玩乐。
     得知他们的首领的女儿失踪了,阿尔德拉询问了首领的位置,便带着我们前去拜访。
还未及近,便听到鞭子抽打的声音和斥责声惨叫声……我们看到一个壮汉正用鞭子打着一个年轻人的脊背,旁边还有另一个男人,
在年轻人又发出一声惨叫时,那男人出声叫停……似乎是说那年轻人已经得到了教训。
     拿鞭子的男人这时也看到了我们​,阿尔德拉双手捧着小女孩的尸体向前一步,说明了来意,那壮汉几乎是飞扑过来抱住了自己的女儿。
压抑着暴怒询问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将所见所为如实相告,并保证罪人已经受了最痛苦的死亡,连尸体都被焚毁。
     那壮汉再没有心情招待我们,便独立回到帐内了。另一个男人,似乎也是这里的首领……
他和我们交谈时,言辞中毫不掩饰对我们这种试图挑战斯特拉德的冒险者的厌恶。
我出于试探的目的刚想反讽两句“听你这么说,倒像很不希望斯拉德被打倒啊……”话还没说完就被他阴测测的声音打断了
“哈哈哈……我们……这里…所有人……全部…都是为斯特拉德服务……的。”​
     我立刻收声,神经紧绷的扯着嘴角…我立刻就完全相信了他的话,甚至做出来大量饱含恶意的揣测…​…
但我的伙伴似乎还有好几人觉得这只是个玩笑,虽然我们都从丹的口中知道了维斯塔尼亚人是为斯特拉德办事的,但之前橡木湖营地的遭遇太有迷惑性了。
直到​我们仔细确认了这个男人的表情,才确信他确实在努力的压制着对我们的杀意……
     虽说如此,当晚我们依然选择​了借住在这个营地中。
卡恩又一次发挥他优异的舞蹈技能和维斯塔尼亚人结交,赢得满堂喝彩。
而我则打听到这儿黄昏精灵的首领确实如预言中所述被噩梦所扰,只是他目前正外出搜寻首领的女儿。​
至于之前的计划,让维斯塔尼亚人去瓦拉吉镇中邀请女巫前来治疗疯法师的交涉,也并不顺利,他们毫不掩饰对那位女巫的厌恶,并不情愿帮助我们。

夜已深了,我们各自休息​。
总比别人多醒几个小时的我一边梳理情报一边回想着这几天的行程……虽然略显杂乱无章,却也姑且还算有趣。
这支队伍的未来大概还是可以期待一下的——只要我提前为每一个明天做好最坏的准备。
« 上次编辑: 2019-07-01, 周一 21:06:41 由 零之起源 »

离线 小狼希诺

  • 白狼天狗
  • 版主
  • *
  • 帖子数: 974
  • 苹果币: 7
  • 愿星星给予仰望者光芒
Re: Curse of Strahd 团记 第二期
« 回帖 #1 于: 2019-07-01, 周一 14:53:01 »
奖励:
+10xp
+1000gp


我很可爱,请给我团。

离线 布布

  • DnDBot信者
  • Diver
  • ******
  • 帖子数: 3398
  • 苹果币: 2
  • 爱光魂(<ゝω·)☆
Re: Curse of Strahd 团记 第二期
« 回帖 #2 于: 2019-07-04, 周四 10:41:04 »
这届新人好厉害!.jpg

原来一天团就过了游戏时间5天!好充实?!
完结的团,不是一帆风顺,而是成功克服了种种困难。
(然而已经变成了蹬轮子社畜鼠)
—————
如今我是结团率150%的主持人啦!>//W//<

离线 CJ的黄泉

  • Knight
  • ***
  • 帖子数: 342
  • 苹果币: 0
    • http://
Re: Curse of Strahd 团记 第二期
« 回帖 #3 于: 2019-07-07, 周日 00:00:46 »
* CJ的黄泉  捏捏充实的布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