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绿湖【LOG】中间开始  (阅读 259 次)

副标题:

离线 坂田米洛

  • Peasant
  • 帖子数: 19
  • 苹果币: 0
绿湖【LOG】中间开始
« 于: 2019-06-29, 周六 01:22:24 »
23:01:08 <切葱机器人> 开始日志记录
23:01:41 <约翰> 路德维希感觉到帆船的速度缓缓地降了下来,接着静静地停在湖面上
23:02:04 <约翰> 水面一片平静,却给路德维希带来十分不详的感受
23:06:05 <路德维希> 握紧手杖“约翰先生,我们的船似乎被什么东西拦住了,请通知好大家做好准备……如果有汽油和火的话,提前准备好。我去看看”
23:06:42 <路德维希> 谨慎的船后侧的螺旋桨处去检查
23:07:13 <约翰> 约翰没有多说点了点头去通知其他
23:08:10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进行聆听检定:D100=5/71 极难成功
23:10:09 <约翰> 路德维希听到螺旋桨处传来蠕动的声音,以及轻微地船体被凿破的声音
23:12:22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抄起手边的钓竿,往螺旋桨处捅进行试探与干扰“各位!!这些怪物想凿穿我们的船!!”
23:15:16 <约翰> 钓竿戳上去并没有带来什么反应,看起来水底下的东西打定主意不浮上水面了
23:15:47 <约翰> “那我们应该快点让船启动起来!”
23:16:02 <路德维希> “该死,一旦船被凿沉就完了,难道没有什么办法阻止这些东西干扰船桨么”
23:16:23 <约翰> 吉他手甩了甩已经处理好的伤手看向路德维希
23:16:39 <约翰> “我记得……贝尔蒙特先生你不会游泳吧?”
23:16:57 <约翰> “有锋利点的刀子吗……?我看他们不像特别坚韧的样子”
23:17:08 <路德维希> “如果我会的话,大概现在就下去把它们赶走了——等等,你是什么意思”
23:17:19 <约翰> 吉他手沉默了一会
23:17:44 <约翰> “让我下去把卷住螺旋桨的绿藻割断,然后约翰先生快点启动帆船。”
23:19:16 <路德维希> “………………”快速的思考了一下,说出的话某种意义上让人觉得有些冷酷无情“那你必须穿上潜水服,并且身上挂着绳索,这样我们才能保证你下水的最大安全。否则我不会同意的”
23:20:11 <约翰> “当然,我不是热血冲头的笨蛋。等到我连续拉动四下绳索就把我拉上来吧”
23:20:34 <约翰> 吉他手开始穿起了潜水服
23:21:23 <路德维希> “约翰先生,有刀吗?最好长一点,再给他找一条结实的绳索,我们必须保证吉他手的安全”
23:22:04 <约翰> “等等,我来负责如果有什么意外之后的救援工作吧。”潘多拉也穿起了潜水服
23:22:45 <约翰> “OK,这应该是我船上最好的刀了。”约翰将一把长刀和绳索递给了吉他手
23:24:42 <路德维希> 深深的看了二人一眼“抱歉……只能把这个危险的活给你们了,我会尽可能护住船上的安全的”
23:25:33 <约翰> 吉他手将绳索绑在腰间,戴好了潜水头盔以及呼吸器做了一个OK的手势
23:27:52 <路德维希> 点点头,将绳索在船上捆好,手里握住绳子,做好随时拉他们上来的准备
23:28:31 <约翰> 吉他手将刀缠在了手上,深呼吸一口直接跳入了水中
23:28:43 <切葱机器人> 约翰进行了一次暗骰
23:32:35 <约翰> 路德维希看到水面开始冒出大量的白色气泡,一些绿藻以及些许血色浮上了水面
23:34:09 <切葱机器人> 约翰进行幸运检定:D100=20/80 困难成功
23:34:35 <约翰> 路德维希感到自己握住的绳子被拉扯了四下
23:35:07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迅速拉动绳子,将水下的吉他手拉上来
23:35:21 <路德维希> “约翰先生!!试试启动帆船!”
23:35:47 <约翰> “没问题!可以启动了!”约翰发动了帆船,船体开始缓缓地加速起来
23:36:08 <约翰> 吉他手被拉出了水面,路德维希看到吉他手痛苦地咳嗽着身上的潜水服以及潜水头盔都破损了
23:36:33 <约翰> 手上的伤口更加严重,大量的鲜血顺着手臂滴落到湖面上
23:36:39 <约翰> “咳咳咳!”
23:37:21 <路德维希> “该死!”将吉他手拉起来迅速送进休息室“贝瑟妮!潘多拉!来帮忙给他包扎!”
23:38:30 <约翰> “好!”
23:38:59 <约翰> 帆船被约翰设置到了最大航速,后面的水面只留下螺旋桨搅动水面带来的白色波纹
23:39:13 <约翰> 潘多拉和贝瑟妮扶着有些神志不清的吉他手走向了休息室
23:39:41 <约翰> “贝……贝尔蒙特先生……我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接近这里”
23:39:50 <约翰> 贝瑟妮突然说了一句
23:40:36 <路德维希> “……我相信你,贝瑟妮。请带着潘多拉小姐和吉他手先生躲好,我会掩护好你们的”
23:41:02 <路德维希> 拍拍身上的左轮与手杖“我现在才明白,这就是我家族的使命”
23:41:35 <路德维希> “约翰先生!还有汽油和火吗?!有个大家伙要靠近了!我们要准备好!”
23:43:53 <约翰> “哦!准备好了!”
23:44:10 <约翰> 约翰气喘吁吁地将油桶递给了路德维希
23:44:23 <约翰> “该死,我现在得去控制好航线!只能拜托你了!”
23:46:12 <路德维希> “拜托你了,约翰先生。别忘了火机”
23:46:23 <约翰> “接着!”
23:46:31 <约翰> 约翰将他的打火机丢给了路德维希
23:46:56 <约翰> 渐渐地后面的水面不在平静,路德维希看到了有一个巨大的阴影从水底浮现
23:47:07 <路德维希> 接住打火机,收入怀中“接下来……”
23:47:20 <约翰> 其大小已经接近于路德维希所处的帆船了
23:50:20 <路德维希> 握紧手杖,走到甲板中央“要来了……我必须,嘶———呼,面对他!”
23:51:40 <约翰> 一只巨大的完全看不到身体构造的口器从水底跃出,从它的口器中涌动着无数绿藻构筑而成的触须以及利刃
23:52:30 <约翰> 真正见识到超出常识的只存在于家族传说中的怪物,路德维希感到了身为人的渺小
23:53:10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进行意志检定:D100=62/80 成功
23:56:23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骰出了: D3=3
23:58:11 <约翰> 路德维希只感觉自己如同被鳄鱼盯上的斑马一样,内心不断地涌现恐惧和无力
00:00:11 <路德维希> 死死握住手杖,为了给自己鼓劲,用力一甩将手杖变形,大声将恐惧与勇气吼出来“路德维希 贝尔蒙特!!必不辱先祖之名!讨伐邪魔!来吧!”
00:01:54 <约翰> ——————战斗开始————————
00:02:28 <约翰> 战斗顺序:路德维希→怪物
00:03:14 <路德维希> 先行试探,甩开变形鞭的刀刃攻向这难以名状的怪物身躯
00:03:25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进行斗殴检定:D100=12/90 极难成功
00:04:11 <约翰> 路德维希的刃鞭抽到怪物身上,带走了一片绿藻
00:04:29 <约翰> 怪物仿佛并没有什么生物的感觉似得,加速游动了起来
00:04:53 <切葱机器人> 约翰进行触须缠绕检定:D100=32/55 成功
00:05:02 <路德维希> “绿藻太厚了吗?!如果不能解决绿藻的话,就没法对他造成更多伤害”
00:08:49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进行闪避检定:D100=35/88 困难成功
00:10:23 <约翰> 路德维希矮身躲过了缠卷过来的触须,距离近到路德维希能够闻到上面传来的不详与亵渎的臭味
00:11:48 <路德维希> 【难怪家里的人一直逼我学这些技巧……原来,根本就不能挨这些怪物一下攻击啊!】
00:13:49 <路德维希> 踌躇了一下,决定将汽油桶在这里用掉“如果不解决这家伙身上的绿藻,就很难对付它!”
00:13:57 <约翰> ——————————第二轮——————
00:17:17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将汽油桶向这只庞然大物头顶上方抛出,在快要接近顶部时用鞭子将汽油桶击碎
00:18:32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进行斗殴检定:D100=10/90 极难成功
00:19:33 <约翰> 路德维希的刃鞭准确地打中了油桶,将油桶内的汽油四洒在怪物身上
00:21:06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趁机将约翰给的打火机点燃抛向这怪物
00:29:03 <约翰> 打火机落在怪物的身上,一下子点燃了挥发中的汽油
00:29:16 <约翰> 熊熊烈火吞没了怪物
00:29:27 <约翰> 它发出一声咆哮后潜入了水底
00:29:39 <路德维希> “该死!我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
00:29:55 <路德维希> “失策了,不应该提早用掉汽油的”
00:29:56 <约翰> “该!该死!刚刚那是什么东西!”路德维希上方传来了约翰的声音
00:30:11 <路德维希> “不用管!快点靠岸!在水上对我们不利!”
00:30:30 <约翰> “抓紧了!伙计~!船已经来不及减速了!!”
00:30:49 <约翰> 路德维希看到帆船以非常快的速度冲向了码头
00:31:30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急忙靠近帆船的桅杆,搂住它避免自己被甩出去
00:31:30 <约翰> 接着极大的惯性以及撞击声传来,同时还伴随着码头上的木头被碾碎的声音
00:33:00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进行敏捷检定:D100=80/80 成功
00:34:24 <约翰> 路德维希差点被摔了出去,不过他极其勉强地借着桅杆保持住了平衡
00:34:40 <约翰> 同时路德维希还听到船舵那边传来约翰的痛叫声
00:35:05 <路德维希> “咕?!”稳住身体后迅速前往后方确认同伴的情况“各位?!没事吧?!”
00:37:41 <约翰> “撞到了一下……嗷……我的腰”
00:37:56 <约翰> 休息室传出惊呼声以及慌乱地脚步声
00:38:03 <路德维希> “快下船吧,约翰先生!我去确认休息室的情况!”
00:40:28 <路德维希> 急忙走进休息室确认同伴的情况
00:42:52 <约翰> 路德维希进入到休息室看到里面的摆设全部飞到了墙的一边
00:43:17 <约翰> 潘多拉和贝瑟妮被吉他手压在身下正在吃力地爬起身来
00:44:34 <路德维希> 急忙上去将几人搀扶起来“没事吧各位?!”
00:46:57 <约翰> “到……到岸了吗?”
00:47:23 <约翰> 潘多拉被路德维希扶起身有些痛苦地问道
00:47:28 <约翰> “没……没事的,贝尔蒙特先生。”
00:47:40 <约翰> 贝瑟妮将吉他手扶了起来
00:47:52 <约翰> “抱……抱歉,我实在没有力气。”
00:48:18 <路德维希> “对,我们到了,那个怪物暂时被我击退了。我们现在要赶紧下船”
00:48:56 <路德维希> “贝瑟妮,吉他手就交给我,你和潘多拉快点离开帆船!”接手将吉他手扶住
00:48:57 <约翰> 几人点了点头,忍住身上带来的疼痛离开了休息室
00:51:03 <约翰> “贝尔蒙特先生,你没事吧?刚刚还有什么怪物?”吉他手有些虚弱
00:51:29 <路德维希> 扶着吉他手离开帆船,给这个老伙计鼓劲“我没事的,至于那个怪物就别问了——你不会想知道的”
00:55:43 <约翰> “你说的没错,刚刚水底下看到的东西已经快让我发疯了”
00:55:54 <约翰> 吉他手晃了晃脑袋试图驱散刚刚看到的记忆
00:56:53 <路德维希> “好了,别再想那些事了,现在我们已经从着该死的湖上逃出来了,你是我们所有人的英雄,吉他手先生”
00:58:55 <约翰> “哈,贝尔蒙特你才是、”
00:59:08 <约翰> 吉他手用掺扶着贝尔蒙特身上的那只手拍了拍贝尔蒙特的肩膀
00:59:30 <约翰> “我们快让约翰先生带着我们离开这吧”
01:00:04 <路德维希> “与我的祖先相比,不值一提。咱们得先去看看大作家,搞不好在半小时前,他就已经在自己的手稿里写到了我们的遭遇,我现在很担心他”
01:01:58 <约翰> “嗯,我们快走吧”
01:02:59 <路德维希> “约翰先生!咱们需要快点返回别墅!得给吉他手包扎!还有我们的大作家恐怕也要吃亏!”
01:05:07 <约翰> “庄园不应该是最安全的吗?大作家他怎么了?”
01:05:15 <约翰> 约翰揉着他的腰看向路德维希
01:06:35 <路德维希> “如果我说,大作家一直在消耗自己的精神力,将我们现在发生的事,在半小时前就写在他的稿子上呢?”
01:06:58 <路德维希> “他可是最先被湖底下的怪物影响的人……不管怎么说,咱们现在的处境并不安全”
01:07:14 <约翰> “嘿,如果几个小时前你说这句话我可能觉得你疯了。现在我想可能是这个世界疯了。”
01:07:32 <约翰> 约翰帮着路德维希一起搀扶吉他手走向宅邸里
01:07:53 <路德维希> 并不打算再隐瞒下去,将自己之前所发现的告诉同伴们“走吧!就算解决不了,咱们也要逃离这里!”
01:08:32 <约翰> 约翰点了点头“那我去发动巴士,潘多拉小姐拜托你去找司机。”
01:08:57 <约翰> “吉他手和贝尔蒙特就去找大作家吧。”
01:09:02 <约翰> “那……那我呢?”
01:09:16 <路德维希> 突然想到什么“……还有约翰先生,我希望你能给我探索一下伯爵先生房间的许可”
01:09:22 <路德维希> “贝瑟妮小姐,你就跟着我吧”
01:09:42 <约翰> “现在这个时候还要去伯爵房间吗?我们得赶紧走!当然你想看就看吧!”
01:10:04 <路德维希> “我得——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伯爵的房间可能有我们需要的真相与护身符”
01:10:25 <路德维希> “走吧!时间不等人!”
01:13:00 <约翰> 路德维希一行人回到了庄园里,约翰一个人走向了巴士那里
01:13:16 <约翰> 潘多拉也去仆从的住处去寻找巴士司机
01:16:45 <路德维希> 领着吉他手和贝瑟妮去找作家,在接近作家房间时,将吉他手交给贝瑟妮“贝瑟妮,小心点……如果我们的大作家有点不对劲,你就带着吉他手去楼下”
01:17:22 <约翰> “嗯……好的……”
01:17:27 <路德维希> “希望是我想多了……作家先生!我们回来了!”深吸一口气,推门
01:19:08 <约翰> 推开门,路德维希并没有看到作家的身影,他的打字机依旧放在书桌上,他的座位上仿佛被什么藻类覆盖过一样,地板上以及床上还有大量让人作呕的浑浊的痕迹,整个房间中飘荡着一股腐朽而亵渎的气息。
01:19:11 <约翰> ————————————save————————————
01:19:16 <切葱机器人> 正在保存日志

离线 坂田米洛

  • Peasant
  • 帖子数: 19
  • 苹果币: 0
Re: 绿湖【LOG】中间开始
« 回帖 #1 于: 2019-07-01, 周一 01:56:39 »
22:45:18 <切葱机器人> 开始日志记录
22:45:35 <约翰> ————————————————————
22:45:57 <约翰> 路德维希的面前,只有空无一人的房间以及那让人作呕的腐朽气息。
22:46:16 <路德维希> “该死,来晚了!”
22:47:00 <路德维希> 走进房间进行搜索,想看看作家是否留有线索“贝瑟妮!待会和我一起去找潘多拉!我有不好的预感!”
22:47:13 <路德维希> “而且我们不能把吉他手这个伤员搬来搬去”
22:48:12 <约翰> “贝尔蒙特,我想我没问题!只是需要缓缓”
22:48:21 <约翰> “好,贝尔蒙特先生。”
22:48:54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进行侦查检定:D100=27/70 困难成功
22:51:45 <约翰> 路德维希查看了一圈房间,并没有找到任何外来生物入侵的痕迹,只有一条通向窗户的潮湿的足迹。
22:54:23 <约翰> 窗户外通向了一个小阳台,没有什么能够藏匿的地方,通过阳台可以看到碎石路。打字机上以及旁边还有几张稿子。
22:55:14 <路德维希> 确认了窗户外的情况后,下了狠心决定看看作家留的手稿上写的是什么,哪怕是……危险的未来,也必须要用勇气去面对
23:02:39 <约翰> 路德维希拿起稿子翻阅了起来,前面写上了一行人在船上的遭遇(不!我该早点写出来告诉他们的!)最后一张上写着《沉睡的神明即将从恒古的梦境中苏醒,祂伟大的意识的一部分就可以让凡间生命得到升华!哦……牠是多么崇高而伟大,仅仅只是一丝意识都饱含着人类历史以来的所有美丽和艺术的集合。不……不……!我在写什么?有什么东西在我的脑海里低语……我必须记录下来!远古的血脉之子也将因牠的醒来而成为牠的眷属……不!不会是她……!不应该是她!一定要警告贝尔蒙特先生注意……我的手我的手正在腐烂!dgnosdgnisogn 伟大!伟大!格尔乌哈扎!》
23:03:49 <路德维希> “…………”
23:05:25 <约翰> 最后的名字完全不是英语里具有任何意义的词语,只是一个胡乱而无序的发音概念组成的字句,但是却让阅读的路德维希感到深深地恐惧。
23:05:51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进行意志检定:D100=29/80 困难成功
23:06:20 <切葱机器人> 约翰的San Check:
23:06:20 <切葱机器人> 1D100=23/80 成功
23:06:20 <切葱机器人> 你的San值减少1点,当前剩余79点
23:07:08 <路德维希> 【该死!我应该拦住他不继续写下去的!看样子是他受这东西的影响已经变异了……不过多亏了他,我终于知道了那个不对劲的地方】强忍着将手稿撕碎的冲动,把手稿收了起来
23:08:05 <路德维希> “贝瑟妮!我们去找潘多拉!”
23:09:23 <约翰> “好的!作家先生留下了什么吗?”贝瑟妮一脸紧张地看向路德维希
23:09:31 <路德维希> 帮忙扶起吉他手,带着二人前往屋外去寻找潘多拉“吉他手,下面我会把你交给约翰先生照顾。潘多拉小姐和贝瑟妮小姐跟着我去寻找最后的碎片!事到如今除了你们,无论是谁我都不能相信了”
23:10:02 <路德维希> “……除了他失踪的原因外,可能还有你的事,贝瑟妮”
23:10:23 <约翰> “……我……我的事情?”贝瑟妮的脸色不是特别好看
23:10:56 <路德维希> “没事的,我会保护好你们的。前提是,你们都在我身边”
23:11:09 <约翰> “放心吧,贝尔蒙特。我认为约翰先生可能更需要我的照顾!”吉他手站起身来举了举拳头,他看起来好多了
23:11:47 <路德维希> “那就拜托你和约翰先生准备好巴士,随时准备逃跑。剩下的就交给我和贝瑟妮、潘多拉就好!”
23:13:49 <约翰> 吉他手点了点头自行出发去找约翰
23:14:42 <路德维希> “贝瑟妮小姐,咱们边走边说,你简单吸收一下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拉着贝瑟妮去寻找潘多拉
23:15:10 <约翰> “是……是!”
23:15:30 <约翰> 贝瑟妮被路德维希拉着手勉勉强强地跟上
23:16:27 <路德维希> “根据我至今的调查与推测,这次旅行是伯爵大人为了唤醒某个存在而组织的。降临仪式需要4个梦见那个存在的人与一个沟通力极强的人作为交流者!也就是你、我、吉他手和作家,交流者应该是潘多拉!”
23:17:52 <路德维希> “我记得你曾和我说过你的家族与温德米尔伯爵家有渊源!所以现在的你和有沟通者潜质的潘多拉有着最大的风险!我必须时刻与你们在一起,随后——我们要去伯爵的房间,找到当年他失败的记录,再次阻止那东西的降临!”
23:18:38 <路德维希> “现在只要记住我的话,不用深究!待会我们就会去伯爵的房间寻找最后的线索!”
23:19:25 <约翰> “我……我明白了……”一下子大量的信息让贝瑟妮无法一下子消化,她沉重地点了点头没有多问什么。
23:20:50 <路德维希> “也不用露出这么沉重的表情啦!既然无法消化那就索性不要深究,我可是贝尔蒙特!我会保护——我手可触及的一切的!”伸出手揉了揉贝瑟妮的脑袋安抚着
23:20:56 <路德维希> “我们可还没输啊!”
23:23:07 <路德维希> 【如果那东西醒了,贝瑟妮也会陷入不幸的,这下更没有什么理由逃跑了!必须要找到潘多拉!】
23:25:06 <约翰> 贝瑟妮露出了笑容“我相信我们可以做到的!”
23:25:31 <约翰> 路德维希来到了宅邸外侧,路德维希看到了在仆从房间附近的潘多拉
23:25:35 <路德维希> “所以说,我最喜欢你这幅笑容了,贝瑟妮。”
23:25:42 <约翰> 她的神情十分凝重
23:25:45 <路德维希> “潘多拉小姐!”
23:25:57 <约翰> “贝尔蒙特先生,作家先生怎么样了?”
23:26:25 <路德维希> “非常糟,潘多拉小姐。我们现在需要你”
23:27:02 <约翰> “我这里也非常糟糕,仆从和司机都不见了……!”
23:27:22 <路德维希> “并不意外,潘多拉小姐……作家也失踪了”
23:27:39 <约翰> 潘多拉指向旁边的仆从住处,可以看到几扇房门都已经打开并且里面乱糟糟的。
23:27:54 <路德维希> “这次优厚无比的旅行,从一开始就是一场针对我们所有人的陷害”
23:27:59 <约翰> “……真是不意外”
23:28:01 <路德维希> 看向仆从的房间确认情况
23:28:24 <约翰> 仆从房间内可以看到是被什么东西突袭了一般,地板上还有一些血迹和绿藻的碎片
23:29:15 <路德维希> 【伯爵拿我们当做降临仪式的祭品……仆从怕是遭遇了那个存在的属下的袭击……甚至他们可能就是留下羊皮卷轴给我的人】
23:30:49 <路德维希> “约翰与吉他手……希望他们二人会开车,我们不能指望已经消失的司机了”
23:30:51 <约翰> “我已经猜到你想要去那里了,所以我向约翰先生拿到了钥匙~”
23:31:01 <约翰> 潘多拉拿出一把古朴的钥匙晃了晃
23:31:21 <路德维希> 用力的点点头“太好了!潘多拉小姐!看来时间还站在我们这边!”
23:31:46 <路德维希> “事不宜迟,我们走吧!”
23:32:25 <约翰> 潘多拉点了点头,看向贝瑟妮“让我们瞧瞧贝尔蒙特先生的厉害吧?”
23:33:03 <路德维希> 握紧了手里的手杖“你们谁懂射击,我把我的左轮与子弹交给你们”
23:34:12 <约翰> 贝瑟妮弱弱地说“嗯……我学过……”
23:34:24 <约翰> 潘多拉惊讶地看了一眼贝瑟妮
23:34:46 <约翰> “没想到贝瑟妮小姐居然会学这个!”
23:35:38 <路德维希> 点了点头,将左轮交到贝瑟妮手上“那就拜托你了,贝瑟妮小姐……我一定会保——不,没什么……潘多拉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从别墅里找点被伯爵当做装饰的武器给你”
23:36:12 <路德维希> “虽然我很想说大话保护你们,但这不是我的风格……咱们走吧”
23:36:59 <约翰> “我对刺剑很熟练,想来伯爵这样的大贵族应该会存放一些刺剑作为装饰”
23:37:29 <约翰> 潘多拉搂住了路德维希的肩膀“贝尔蒙特先生,不必多说什么。我们会相信你的~”
23:38:07 <路德维希> “谢谢了……感谢你们”
23:41:53 <路德维希> 带着潘多拉与贝瑟妮前往伯爵的房间,顺便给潘多拉找了趁手的武器
23:42:50 <约翰> 路德维希在三层走廊找到了一把刺剑,上面装饰着好看的花纹和宝石
23:43:26 <路德维希> 拿起来掂量了一下分量,转手交给潘多拉“潘多拉小姐,你看这把是否合适”
23:43:54 <约翰> “勉强可以用,这把其实装饰的意义更大一点。可能几下就坏掉了”
23:44:37 <路德维希> “也许在伯爵房间还能找到更好的……现在的话,坚持一下吧,潘多拉小姐”
23:45:55 <约翰> 三层的走廊非常安静,走廊里明明应该被打扫的非常干净,却有些不寻常地绿藻碎片散落在昂贵的地毯上。
23:46:40 <路德维希> “看来,不会那么容易让我们过去了……潘多拉小姐,麻烦你护卫后方,贝瑟妮小姐在我身后,我来开路”
23:47:47 <约翰> 路德维希看到这些绿藻碎片一路延伸到伯爵的私人书房
23:48:27 <约翰> “嗯……如果是刚刚船上的那种怪物的话,可能我学的跆拳道都比刺剑有用……”
23:48:37 <约翰> 潘多拉端详着手上的刺剑回应
23:49:09 <约翰> 贝瑟妮检查起左轮手枪的情况点了点头,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压下内心的不适
23:49:48 <路德维希> “如果是……人形的话,还是最好用武器比较好,只要能搅碎那奇妙的绿藻。”
23:52:45 <约翰> “刺剑……只是刺,用来搅碎的话可能几下就坏掉了。”
23:52:59 <约翰> 潘多拉叹了口气将刺剑别在腰间
23:53:05 <约翰> “我会见机行事的”
23:53:12 <路德维希> “放心吧,剩下的就交给我来处理”
23:53:38 <路德维希> “你们看,这绿藻一直延伸到伯爵的私人书房,看来那里有一场小埋伏在等着我们”
23:55:46 <路德维希> 示意二人躲在两边,自己当先踹门“那么……走吧!”
23:58:38 <约翰> 路德维希一脚踹开了房门,书房这昂贵的木质房门并没有什么阻挡的能力,而门被踢开的一瞬间路德维希就捕捉到了两只比寻常人高一些的绿藻构成的类人生物,祂们身上的绿藻不断蠕动着维持身体的构造,并在书房中漫无目的地打乱书籍。
23:58:56 <约翰> “……!”贝瑟妮下意识地瞄准其中一个开了一枪
23:59:07 <约翰> “砰!”
23:59:54 <路德维希> 【贝瑟妮还是太紧张了……必须要安抚好她,至于这两怪物……我不想深究他们是谁,但——他们似乎在阻止我们发现重要的信息】
00:00:21 <约翰> 一声让人感到耳鸣的枪声响起,子弹打碎了绿藻怪物的一部分肩膀,飞散出去的部分失去了生命力,但是怪物很快构造好身体将注意力投向了路德维希这里。
00:01:02 <路德维希> 用手杖指向怪物“来吧怪物,想复活你们的主子的话,就得先打倒我”
00:01:09 <约翰> 路德维希看到了右侧怪物的面容,祂看起来十分面熟……不,他的面容就是失踪的作家。
00:01:40 <路德维希> “贝瑟妮,干得不错。不要紧张,射击讲究一击毙命,不要被恐惧驱动”
00:05:07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的San Check:
00:05:07 <切葱机器人> 1D100=94/75 失败
00:05:07 <切葱机器人> 你的San值减少1d3=2点,当前剩余73点
00:06:41 <约翰> 路德维希想到作家之所以变成这样的原因,还有他虽然沉闷但是对于这一切的努力……与现在面前这个让人作呕的生物产生了极大的反差
00:08:06 <路德维希> 死死抓住手杖,强忍住内心的不甘于自责,用力将手杖变形“虽然不能争得你的原谅,吾友,至少我会让你以人类的身份——”
00:08:31 <约翰> ——————战斗开始——————
00:09:06 <约翰> 火器先攻:贝瑟妮 战斗顺序:路德维希→潘多拉→贝瑟妮→作家→绿藻怪物(?)
00:11:13 <约翰> “作家先生,愿你在天堂得到安息!”贝瑟妮握住手枪瞄准了作家的头部开枪
00:11:25 <切葱机器人> 约翰进行射击检定:D100=82/85 成功
00:12:56 <切葱机器人> 约翰进行闪避检定:D100=92/35 失败
00:13:07 <切葱机器人> 约翰骰出了: 1D10=4
00:14:20 <约翰> 子弹极大的动能擦过了作家摇晃着的头颅,没能带来决定性的伤害
00:14:35 <约翰> 而且这只怪物的弱点是否是头部还存在疑问
00:18:54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抄起变形鞭攻向曾为作家的怪物,目标是作家负责执笔的手臂与身躯
00:19:34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进行鞭打检定:D100=5/90 极难成功
00:21:55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骰出了: D8=1
00:22:35 <约翰> 刃鞭擦过作家的手臂与身躯,带出了一些绿藻碎片
00:22:50 <约翰> 但是这种伤害对于他来说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00:23:10 <路德维希> “啧……失手了”
00:26:19 <切葱机器人> 约翰进行跆拳道加踢检定:D100=40/85 困难成功
00:26:40 <切葱机器人> 约翰骰出了: 2D6+1D4=(3+5)+4=8+4=12
00:28:45 <约翰> 潘多拉的鞭腿仿佛重锤一般踢碎了作家的胸口(路德维希来个侦查)
00:30:30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进行侦查检定:D100=32/70 困难成功
00:31:06 <约翰> 路德维希看到一枚充满锈蚀的硬币从作家破碎的身体飞射而出,落在了一旁的地上
00:31:20 <路德维希> 【又是硬币……?】
00:31:41 <约翰> 而原本作家却化成了一地绿藻,朝着那个方向蠕动过去。
00:32:07 <路德维希> “潘多拉小姐,贝瑟妮小姐,之前在湖上的怪物就是绿藻与硬币组成的,而这部的怪物似乎也是一样的!”
00:33:01 <约翰> “贝尔蒙特先生!我认为那个硬币就是核心!”贝瑟妮举起左轮手枪瞄准硬币
00:33:17 <切葱机器人> 由于-15 约翰进行精确射击检定:D100=39/85 困难成功
00:33:37 <路德维希> “说得对!接下来就以那东西为攻击目标!我会负责把硬币给打出来的!”
00:34:37 <约翰> 一枚子弹从枪口射出,准确地命中了那枚硬币,在火花四射后这枚硬币被打成了碎片
00:34:53 <约翰> 而蠕动着的绿藻也失去了活力
00:35:23 <约翰> 那只不知名的绿藻怪物此时也扑向了贝瑟妮,它无视了一旁的潘多拉
00:35:34 <路德维希> 【糟了?!】
00:35:34 <切葱机器人> 约翰进行触须缠卷检定:D100=93/75 失败
00:36:06 <约翰> 贝瑟妮吓了一跳,但是一个闪身躲回了走廊外面
00:36:15 <约翰> “!!”
00:37:59 <约翰> ———第二轮———
00:38:38 <约翰> 贝瑟妮由于在房间外,没法第一时间开枪攻击绿藻怪物
00:39:13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再次甩开变形鞭,准备将仅剩的绿藻怪物捆住“不许再碰 我的同伴!”
00:39:30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进行刷拉拉检定:D100=35/90 困难成功
00:41:49 <约翰> 路德维希的刃鞭没有将怪物卷住,而是将它分成了几块,其中一块飞快地朝后退去其他几块则蠕动着爬向远离的绿藻块。
00:42:15 <路德维希> “硬币在那块绿藻里!”
00:43:19 <约翰> “明白了!”潘多拉对着那块远离的绿藻块追击
00:43:33 <切葱机器人> 约翰进行跆拳道下劈踢检定:D100=94/85 失败
00:44:06 <约翰> 绿藻块飞快地躲过了这一击,潘多拉重重地劈在了地板上
00:44:18 <约翰> “我……我来!”
00:44:26 <切葱机器人> 约翰进行左轮射击检定:D100=13/85 极难成功
00:44:28 <路德维希> “没关系!冷静一点!”
00:44:40 <切葱机器人> 约翰骰出了: 1D10=2
00:45:42 <约翰> 子弹打碎了这块绿藻,将一枚锈蚀的硬币打飞出来,同时其他绿藻开始朝着硬币蠕动并聚合了起来
00:46:02 <约翰> 怪物再次组合完毕,朝着贝瑟妮扑击而来
00:46:14 <切葱机器人> 约翰进行触须缠卷检定:D100=67/75 成功
00:46:26 <切葱机器人> 约翰进行闪避检定:D100=18/45 困难成功
00:47:36 <约翰> 贝瑟妮非常惊险地将身边的花瓶丢了过去,这些触须卷住了花瓶将花瓶绞碎。
00:48:00 <约翰> ————第三轮————
00:49:17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移动到贝瑟妮前方,掩护贝瑟妮“贝瑟妮!就躲在我身后射击吧,我不能让你再冒风险了!”
00:49:37 <路德维希> 再次甩开鞭子直取怪物的身躯
00:49:46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进行鞭打检定:D100=76/90 成功
00:50:47 <切葱机器人> 约翰进行闪避检定:D100=67/25 失败
00:50:56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骰出了: 1D8+D4=8+1=9
00:51:17 <路德维希> “别小看贝尔蒙特家啊!!!!”
00:52:15 <约翰> 极其锋利的刃鞭将怪物的胸膛抽个粉碎,这只绿藻怪物大部分身体都失去了活性,一枚硬币飞了出来。
00:52:28 <路德维希> “出来了!”
00:52:43 <约翰> 潘多拉摆好架势“贝瑟妮交给你了!我来补充!”
00:52:48 <约翰> “好……!”
00:52:56 <切葱机器人> 约翰进行精确射击检定:D100=52/70 成功
00:53:29 <约翰> 随着一声枪响,那枚硬币在半空中被打碎了,剩下的绿藻也失去了活性彻底陷入了死寂。
00:55:44 <约翰> “……嗯!”贝瑟妮握紧了拳头“愿你们都在天堂能够得到安息,阿门。”
00:55:46 <路德维希> “漂亮!”
00:56:45 <约翰> “我说过不能小看贝瑟妮小姐,作家先生一定会得到安息的。”
00:57:10 <约翰> 潘多拉蹲下身子将站在脚上的绿藻拂去
00:57:21 <约翰> “不过,他们为什么要弄乱这里?”
00:57:57 <路德维希> 将鞭子收回“那么,接下来就拜托两位了。这两个怪物到这里一定是想销毁我们需要的东西——阻止降临仪式的关键。所幸他们已经没有多少智力了”
00:58:26 <路德维希> “我对找书不太擅长……”
00:59:02 <约翰> 潘多拉和贝瑟妮点了点头
00:59:25 <路德维希> “不过…如果这房间里有什么暗道和机关的话,我可以帮帮忙”
00:59:46 <约翰> “那贝尔蒙特麻烦你去伯爵的卧室之类的地方找一下线索吧?我们找书也需要一定时间~”
01:00:10 <约翰> “嗯,贝尔蒙特先生有潘多拉小姐在,我们如果有事情会喊你的。”
01:00:23 <路德维希> 点点头“那你们小心一点,如果发生什么——嗯,那就好,那我去了”
01:00:49 <路德维希> 不再多说,迅速前往伯爵的卧室搜查
01:01:54 <约翰> 路德维希使用了钥匙打开了伯爵卧室的门,这里至少很安全也没有什么被入侵的痕迹。
01:02:11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进行侦查检定:D100=21/70 困难成功
01:03:06 <约翰> 路德维希在伯爵的私人抽屉中,找到了一本伯爵的日记
01:03:46 <约翰> 还有一块护身符一样的东西
01:03:46 <路德维希> “又是书……这次旅行我看了太多不妙的文字了,不管怎么样,先行看一下好了”
01:04:11 <约翰> 伯爵显然有着良好的写日记习惯,这本厚厚地日记本已经快被写完了
01:04:19 <约翰> 大量的内容都是伯爵每天的日常
01:05:00 <约翰> 路德维希看的头昏脑胀直接选择翻到最后一章
01:06:01 <约翰> 路德维希看到了
01:08:12 <约翰> 《我再也受不了这些噩梦了……这一切都是祖先的错,为什么会由我来承受?我该离开这里……房子就交给乔纳森吧!如果他也收到噩梦困扰的话,希望我留下的那些美食和美酒可以补偿他!》
01:08:43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进行半吊子的贝尔蒙特家神秘学检定:D100=84/35 失败
01:09:08 <约翰> 路德维希只能勉强判断这个护符具有祝福和庇护的作用,但是具体意义却不得而知了。
01:09:34 <路德维希> “看来我算是误会这位伯爵了,不过这种甩锅的选择还真是……等等,乔纳森是谁?”
01:10:05 <路德维希> 将日记收好“还是交给贝瑟妮与潘多拉来研究这本日记吧,还有这个护符…”
01:11:19 <路德维希> 返回私人书房,向两位女士提供自己找到的线索
01:21:49 <约翰> 路德维希来到了私人书房,看到了潘多拉与贝瑟妮正将一张地图摊在书桌上查看
01:22:10 <路德维希> “我回来了!总算有些发现了,不过需要你们帮忙!”
01:22:29 <路德维希> “你们在……看什么?”
01:22:42 <约翰> “没问题,贝尔蒙特先生。我们找到了这个地图是300年前举行仪式的位置……”
01:23:14 <路德维希> 急忙走过来确认“是在哪?温德米尔湖中心?还是那个消失的村庄?”
01:23:53 <约翰> “是村庄,当年那个消失的村庄。”
01:24:00 <约翰> 潘多拉指了一下地图上的位置
01:24:13 <路德维希> “果然……当年那个村庄是被献祭掉了”
01:24:47 <路德维希> 将贝瑟妮的手拉过来,把自己从伯爵那找到的护身符放在她手心“这个归你了”
01:25:03 <约翰> “这……这个是?”
01:25:55 <路德维希> “我是个半吊子,只能大概猜出这东西有祝福与庇护的功效。恐怕温德米尔伯爵一直没有被噩梦折磨的发疯,就是多亏了它。而贝瑟妮你……你比我们更需要这个东西的庇护”
01:26:23 <路德维希> “抱歉了,潘多拉小姐,我只能用这把鞭子来保护你了”
01:26:32 <约翰> “可是……贝尔蒙特先生和吉他手先生都也……”
01:26:42 <约翰> “我不感觉那个噩梦可怕啊……”
01:26:49 <路德维希> 说了个俏皮话后,将自己发现的日记交给二人“然后……这个”
01:27:00 <路德维希> 【就是因为噩梦不可怕……你才更需要这个】
01:27:14 <约翰> 不过贝瑟妮还是听话地戴上了护身符
01:27:18 <约翰> “这是……日记?”
01:27:53 <路德维希> “根据我家族的经验,你更需要这个,放心的戴上。至于这个日记,是当代伯爵留下的记录”
01:28:12 <约翰> 贝瑟妮接过日记开始阅读起来
01:29:10 <约翰> 潘多拉则拉住路德维希的手离开了房间“贝瑟妮~你专心找一下线索,我要和贝尔蒙特先生谈一下”
01:29:15 <约翰> “好的,潘多拉小姐。”
01:29:37 <路德维希> “诶?啊……贝瑟妮小姐拜托了”任由潘多拉把自己拉出去
01:31:33 <约翰> “呼……希望刚刚那个护符有用。你知道吗?刚刚贝瑟妮接触到了硬币碎片之后,突然开始念起一个……嗯……格尔乌哈扎,这样的单词。而我感觉不妙将那些东西踢的远远,贝瑟妮也恢复了正常……她甚至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我想……这件事情应该告诉你比较好。”
01:32:56 <约翰> 潘多拉确认贝瑟妮听不到之后,快速地将刚刚的事情告诉了路德维希
01:33:07 <路德维希> 点点头“这就是我给她护身符的目的,后面也拜托潘多拉小姐你保护好贝瑟妮……你的预感是对的,贝瑟妮因为家族血统原因与这里……有更深的渊源”
01:33:46 <路德维希> “……这也是我为何坚持要解决这次事件……只是逃跑的话,贝瑟妮恐怕连……人类都无法做了”
01:34:12 <约翰> “而且,有个不幸的消息。当代伯爵可能是无辜的,他的私人书房大部分都是关于解除诅咒和祝福相关的巫术书籍。”
01:34:34 <约翰> “甚至连三流杂志的辟邪指南都有……”
01:35:22 <路德维希> “这个我也是刚知道的,可惜他最终还是失败了,将锅甩给了我们的约翰先生……你们从他的收藏中,有找到有帮助的东西么?”
01:36:03 <约翰> “有……一张这栋宅邸的旧设计图显示,1层的图书馆有个密室。”
01:36:19 <路德维希> “密室……?”
01:36:30 <约翰> “那个密室的名字被涂抹掉了,并且标注温德米尔后裔绝对禁止进入”
01:37:02 <约翰> “如果这栋房子有那么久的历史的话,我猜……那可能是神启者伯爵的密室。”
01:37:41 <路德维希> “……也就是说里面藏有关键的东西,禁止温德米尔后裔……也就是说贝瑟妮会有危险么”优先考虑到贝瑟妮
01:37:58 <约翰> “我也这样认为,所以……这个发现我没有告诉贝瑟妮。”
01:38:10 <约翰> 潘多拉盯着路德维希看了一会
01:38:24 <约翰> “希望能够保护好她,让她远离这些东西。”
01:38:55 <路德维希> “那贝瑟妮就交给你了,你务必带她远离这些东西,至于这个密室……他们应该不会禁止贝尔蒙特家的人进去不是么?”
01:39:33 <路德维希> 故作轻松的说着“既然我们已经收集到了这么多的线索,那么密室应该就是我们的最后一站了”
01:39:41 <约翰> “除魔的贝尔蒙特家族当然会被邪恶人士禁止,可是在场的没有一位是邪教徒吧?呵呵~”
01:40:25 <路德维希> “那么——就让神启者温德米尔伯爵见鬼去吧”
01:40:32 <约翰> “结束之后,贝尔蒙特先生。我想告诉你我的真名~”
01:40:48 <约翰> 潘多拉说着挽上了路德维希的脖子
01:40:54 <路德维希> “我也一样,所以,我期待——唔?!”
01:41:02 <约翰> “我……!我有发现啦!啊!打扰了……!”
01:41:18 <约翰> 贝瑟妮抱着日记本走了出来,又缩了回去
01:41:25 <约翰> “没事~我们已经谈完了~”
01:41:50 <路德维希> 浑身僵硬的看着面前的潘多拉与贝瑟妮“是、是啊,谈的差不多了——潘多拉小姐,拜托你了”
01:42:09 <路德维希> “贝瑟妮,有什么发现么?”
01:45:16 <约翰> “伯爵的日记上说,如果要让那个存在继续沉睡下去的话,必须需要一名温德米尔的血脉沟通并奉献自己的灵魂!”
01:45:30 <路德维希> “……………………”
01:46:06 <约翰> “而上一代的温德米尔伯爵,在举行这个仪式前就不幸遭遇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为国牺牲了。”
01:46:29 <路德维希> 【不对……如果必须是温德米尔的血脉进行沟通,那作家说的极具亲和力的沟通者又是怎么回事】
01:47:06 <路德维希> 【贝瑟妮小姐与温德米尔家有关系是必然的……难道这里的沟通者另有所指?约翰?潘多拉?】
01:47:35 <约翰> “现任伯爵却不愿……嗯……”
01:47:56 <约翰> “总之,日记上的发现就是这些……”
01:48:09 <路德维希> “必须要是温德米尔的血脉吗……贝瑟妮,其他人的话不行么?”
01:48:13 <约翰> 贝瑟妮抱着日记神情非常的低落
01:48:25 <约翰> “我不知道,这是伯爵的家族传统……”
01:49:14 <约翰> “我在看一些小说里提过,只所以只能是同样血脉的人是因为一样的血脉具有固定的天赋……”
01:49:27 <约翰> 贝瑟妮思考着回答路德维希的问题
01:49:46 <约翰> “就好像贝尔蒙特先生的家族,就算不经过训练也很有天赋吧?”
01:51:31 <路德维希> “大作家生前曾告诉我沟通神明的仪式,需要4个见证梦境的祭品与一个拥有亲和力的人作为沟通者”
01:52:40 <路德维希> “我不知道是否是因为伯爵受困于家族思想,但我知道的沟通者的条件要宽松许多”
01:54:50 <约翰> 贝瑟妮一下子想到了什么
01:55:01 <约翰> “那……我也可以让祂继续沉睡下去?”
01:55:06 <约翰> ——————————save——————————
01:55:27 <切葱机器人> 正在保存日志

离线 坂田米洛

  • Peasant
  • 帖子数: 19
  • 苹果币: 0
Re: 绿湖【LOG】中间开始
« 回帖 #2 于: 2019-07-03, 周三 02:05:13 »
22:11:44 <切葱机器人> 开始日志记录
22:11:48 <约翰> ——————————————————
22:12:34 <约翰> 贝瑟妮紧紧地攥着拳头,眼神中充满了坚毅
22:13:12 <路德维希> 忍不住走过去,揉了揉贝瑟妮的脑袋“贝瑟妮小姐,你成长不少”
22:13:43 <路德维希> “不过——这个,是我的责任哦?是贝尔蒙特家的责任”
22:16:14 <约翰> “虽然我并不赞同贝尔蒙特的话,但贝瑟妮小姐也不必觉得这是自己需要承担的责任~”
22:16:28 <约翰> 潘多拉微笑着将贝瑟妮手中的书拿了过来
22:16:41 <约翰> “而且,那只是传承多年的错误,也许我们有别的办法”
22:17:57 <路德维希> 耸了耸肩“当然,抛去家族责任一说。我是目前唯一一个见过那个存在正体的人,刚好它也看到我了。所以说我最合适并不是开玩笑”
22:19:27 <约翰> “总之那是不得已的办法!贝尔蒙特请你不要先考虑这一点!”
22:19:39 <约翰> 潘多拉看起来有些不忿
22:21:37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认真的看向潘多拉与贝瑟妮“相信我吧,我是我们之中唯一直面过那个东西的人,我的血脉也藏有与那东西对抗的力量——最重要的是,我并不是一个笨蛋”
22:22:37 <约翰> “嗯……那我继续为贝尔蒙特先生寻找线索吧!”贝瑟妮点了点头
22:22:42 <约翰> 潘多拉沉默了一会没说什么
22:23:36 <路德维希> “是的~从目前收集到的线索来看,我的确是最适合给那东西催眠的人。潘多拉小姐也不要露出这幅表情,太不适合你了”
22:26:07 <约翰> “那你该好好努力了~”潘多拉笑了笑,拉住路德维希的手紧紧地握住“我们下去吧”
22:27:00 <路德维希> 点点头,将贝瑟妮的手也拉起来“那么,我们走吧。去拯救——不,去完成这次奇妙的冒险吧”
22:32:32 <约翰> 路德维希拉着两人来到了楼下,前厅处看到有些焦急地吉他手正在小跑过来
22:32:59 <路德维希> “怎么了,吉他手……?”隐隐约约有不详的预感
22:35:54 <约翰> “不……你们怎么样?我刚刚听到了枪声!”
22:36:14 <约翰> 吉他手看起来面色不好,身上的伤口还多了几处
22:36:38 <路德维希> “那是因为我们干掉了几个怪物,收集了线索——你身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难道还要怪物?”
22:37:06 <约翰> “是的……我们在维修巴士的时候,遇到了……绿藻一样的怪物。”
22:37:39 <约翰> “巴士的发动机,被人破坏掉了。”
22:37:53 <路德维希> “啧……还要办法修复吗?”
22:38:17 <约翰> 贝瑟妮听完之后松开了路德维希的手跑到吉他手身边关切地询问起来
22:38:24 <约翰> 吉他手苦笑地摇了摇头
22:38:41 <约翰> “比起我,约翰先生有点不妙。”
22:40:58 <路德维希> “他怎么了?!”
22:41:15 <约翰> “他被怪物打伤了,由于我们没有反应过来,怪物最先攻击的就是他……”
22:42:04 <约翰> “接着他就昏迷了,好像还开始做起了噩梦。现在我将约翰先生背到了舞厅,让他休息。”
22:42:23 <路德维希> 沉思了一下“那让潘多拉小姐和贝瑟妮小姐去看看吧,这点是我疏忽了……”
22:42:31 <约翰> 吉他手指向一旁的舞厅方向
22:42:36 <路德维希> “本来想让你们跟着车先行逃离这个地方的……”
22:43:27 <路德维希> “两位,跟着吉他手去舞厅看看约翰先生吧,也许你们能给他做点治疗”
22:45:12 <约翰> “贝尔蒙特,你自己要注意。”潘多拉点了点头,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22:45:28 <约翰> “走吧,吉他手先生。专门的事情交给专家负责,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22:47:49 <约翰> “嗯,刚刚那两个怪物都亏了贝尔蒙特先生非常顺利地解决了”
22:48:42 <路德维希> “那么拜托你们啦,我去搞定剩下的事——潘多拉小姐,我们之前说的事……拜托了哦?”
22:50:02 <约翰> “嗯,相信我,吉他手先生也在这里。”
22:52:14 <路德维希> “好嘞!那么,待会见啦”故作轻松的挥了挥手,前往一楼图书馆寻找密室
22:54:03 <约翰> 路德维希在一楼的大图书馆中,找到了开启通往密室的机关
22:58:01 <约翰> 内侧的一个书架缓缓地打开了,内里是一个狭长而黑暗的隧道
22:58:14 <约翰> 从隧道传来的气息让路德维希想起梦中的所感所闻
23:04:37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一步步走进去,手里捏着手杖“为什么感觉自己是在往下走……往湖中心”
23:08:24 <约翰> 越往深处走路德维希越明白为什么要禁止血脉成员进入,因为路德维希现在开始听到奇异而混沌的呓语声,随着深入而愈发清晰,如果是家族血脉恐怕感受要比自身更加明显,不到需要安抚那位存在的时刻理智正常的人都不会选择进入这里。
23:10:19 <路德维希> “还好没有拉着其他人进来……吉他手、潘多拉,尤其是贝瑟妮,如果他们走到这里,恐怕已经会撑不住了吧?不管怎么样,我必须走到——那东西在的地方,结束这场闹剧”继续前进
23:14:17 <约翰> 路德维希来到了最深处,这是一间非常古旧的房间,想来应该没人打扫却一丝灰尘都没有。
23:15:04 <路德维希> 环视了一下四周,看看有没有所谓的沟通工具之类的东西
23:15:15 <约翰> 房间的正中央有一个古怪石材雕刻而成的雕像,它双膝跪地双手托举,手上是一本看起来既有厚实又有轻薄感的古书。
23:16:59 <约翰> 这本书籍的质地非常怪异,既不像是皮质也不算纸质,上面封面的文字是从来没有见过的楔形一样的文字。
23:17:14 <约翰> 但路德维希却直接明白了这几个词藻的意思
23:17:29 <约翰> 《绿之册》
23:17:55 <路德维希> “还真是,符合这个神和它的手下的名字,就是那个绿藻吧?”
23:18:21 <路德维希> 走到雕像处,确认这本书“那么……如何才能与这位神明大人沟通呢?”
23:19:13 <约翰> 仅仅只是观察这本书籍,路德维希感觉自己脑内的呓语清晰到可以明辨,那是赞颂词。
23:20:02 <约翰> 这让路德维希感觉自己的大脑十分胀痛,内心也被一种不可言喻地想法填充
23:21:53 <路德维希> 将目光转移开,半跪在地上捂住自己的脑袋“呜哦哦哦哦哦……?!”
23:23:21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进行意志检定:D100=27/73 困难成功
23:23:46 <约翰> 靠着出众的意志力,路德维希压下了内心的那股感觉
23:24:02 <约翰> 同时路德维希还注意到,四周的墙壁上刻着大量文字
23:24:03 <路德维希> 【别他妈……小瞧贝尔蒙特啊啊啊啊啊!】
23:24:26 <约翰> 《父亲所做的一切都是错误的,绝不能让祂醒来。》
23:24:46 <路德维希> “我也知道是错误的,那么怎么样才能让他醒来啊!”
23:25:03 <约翰> 《为什么温德米尔会有这样的存在?!这不是我们承受的!》
23:25:23 <约翰> 《短命而悲哀,宿命是逃不了的》
23:25:37 <路德维希> 突然意识到什么“这难道是……历代温德米尔伯爵们在沟通前留下的遗言吗……?”
23:25:59 <约翰> 《我希望的后代可以像平常人一样活下去》
23:26:42 <约翰> 《咿呀!伟大的格尔乌哈扎!请您原谅我们这群卑微的虫子!》
23:30:26 <约翰> 记录到这里就停止了,还有许许多多无法构成句子的疯狂呓语刻写在上面。
23:30:56 <路德维希> 环顾四周看看有没有能刻的东西,准备自己也刻点什么上去
23:32:27 <约翰> 看起来这些刻下字句的人是自己带着什么来到这里的,路德维希甚至还能看到仿佛骨粉和血迹的混合一样的刻句。
23:35:45 <路德维希> 掏出自己的手杖,用尖端在墙壁上刻字
23:37:59 <路德维希> “我为了拯救我的朋友到此,我名为贝尔蒙特,我要打破温德米尔血脉的宿命”
23:44:13 <约翰> 刻上字路德维希感觉自己的勇气都增加了一点,那股不详的呓语也不再让路德维希感到恐惧
23:45:53 <路德维希> 用手杖敲了敲地面“好了,温德米尔的伯爵们,我该怎么和你们的神沟通呢?”
23:46:18 <路德维希> 自言自语的环顾着房间,尝试着找到点线索“总不能让我把那该死的书看完吧”
23:47:25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进行侦查检定:D100=90/70 失败
23:47:57 <约翰> 路德维希在房间寻找了一圈,除了这个雕像和书籍以外没有更关键的东西。
23:49:05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进行神秘学检定:D100=87/35 失败
23:50:20 <路德维希> “啊啊啊啊,到底该怎么沟通啊!你们这群人发疯前到是给后人点提示啊!”
23:50:31 <约翰> 路德维希认为这里没有更值得寻找的线索了,一切的关键恐怕就在书籍之中。
23:51:23 <路德维希> 回到雕像前,将那本书取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嘶……呼,相信自己,我是个出色的笨蛋,看不太懂的。只要找到我需要找的内容就好”
23:58:55 <约翰> 接触到书籍,路德维希感觉到一股生物版的触感,这本书仿佛有着生命一般自动打开了一页。
23:59:21 <约翰> 上面用楔形文字写满了各式各样的赞颂词,以及许多怪异而扭曲的插画
23:59:26 <路德维希> 【来吧,你这搞不好就是生物做的邪书】
23:59:49 <约翰> 家族的家传知识告诉这些插画都是非常不详的生物以及魔法仪式过程。
00:00:40 <路德维希> 将搜索的重点放在沟通仪式,而非召唤、附属生物上,为了保护自己的精神而快速翻阅
00:01:34 <约翰> 每一次翻阅路德维希感觉自己的精神仿佛被极其亵渎的东西污染了一般,脑海中那异常而让人作呕的赞颂声再次响起。
00:02:24 <路德维希> 空着的右手紧紧抓住自己的手杖,来回把玩以分散注意力,当然……还有为了以防万一
00:03:47 <路德维希> “老天……沟通的部分在哪?!我真不想把这玩意继续看下去,我可是贝尔蒙特家的人——虽然的确西蒙祖先曾做过类似的仪式……该死”保持碎碎念让自己的精神不被书中的内容吸住
00:06:24 <约翰> 最终路德维希锁定到了一页,整整一页用来为一个存在作画,不知为何明明只是古怪纸页上的图画,却让路德维希感觉这个画有着意识一般,路德维希的思维完全无法这个东西是如何画在上面的,那既不是生物也不是现实中应该存在的任何形状构造而成的存在,而正上方写着这个存在的名字《格尔乌哈扎》
00:07:25 <路德维希> “这个名字!就是他们嘴里反复强调的东西!就是……我梦里看见的东西吗?如果你能沟通的话,就让我们谈一谈!”
00:21:35 <约翰> 路德维希并没有得到回应,书籍自动化成了一片绿藻附着在路德维希的手上
00:21:59 <约翰> 同时路德维希的脑海中得到了一个启示,前往仪式之所。
00:24:27 <路德维希> “嚯,真是够先进的,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现在就把这绿藻甩掉”嘴上这么说着,但仍然谨慎的按照启示前往仪式之所,他不希望因为自己的鲁莽导致灾难发生
00:36:53 <路德维希> 整理了一下情绪,离开密室前往舞厅,担忧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臂
00:38:08 <路德维希> 【虽然想烧掉那本书……不过,烧掉的话,可能下一次苏醒就没人知道该怎么办了】
00:38:22 <约翰> 路德维希撩开了自己的衣袖,看到这些绿藻仿佛活物一样寄生在自己的手臂上
00:38:27 <路德维希> 【至少……暂时不行】
00:38:50 <约翰> 每次一蠕动都开始介入路德维希的身体循环,而这些动作却让路德维希感觉不到一丝疼痛
00:38:59 <约翰> 甚至还夹杂一丝喜悦。
00:39:13 <路德维希> 长叹了一口气,将袖子重新挽上“……真是……可笑啊”
00:39:36 <路德维希> 不再多说什么,急忙前往舞厅与同伴会合
00:41:25 <约翰> 来到舞厅,路德维希就看到吉他手和潘多拉丝丝地压着约翰,而贝瑟妮在一旁举起手枪对准了仿佛发狂了一样的约翰
00:41:41 <路德维希> “约翰他怎么了?!”
00:42:17 <约翰> “逃不掉!命运是无法逃脱的!!我不应该带着你们来这里!”
00:42:46 <约翰> “该!该死!刚刚从湖那边传来很奇怪的歌声,然后听到这个歌声之后约翰先生就!”
00:42:55 <路德维希> “闭嘴吧,约翰先生。约翰列侬就是像你这样自暴自弃的?我马上就要,打破那个命运给你看”
00:42:57 <约翰> 吉他手丝丝地压住约翰解释道
00:43:27 <路德维希> 点点头“大概是仪式,那东西降临的前奏。看来我们时间不多了,各位”
00:43:46 <约翰> 约翰看起来丝毫没有听到路德维希的话语,仔细看来他的瞳孔仿佛都消失了,身上的血管凸起的十分狰狞。
00:44:06 <路德维希> “我已经找到了阻止那东西苏醒的方法了,现在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00:44:47 <约翰> “不!你无法阻止这一切!你只是可悲的虫子!”约翰的喉咙已经发出了不似人类的声音
00:45:04 <约翰> “贝尔蒙特拜托你打昏他!”
00:45:07 <路德维希> “潘多拉小姐,愿意陪我去一趟仪式之所么?吉他手先生,麻烦你和贝瑟妮把约翰捆好,在这里等待我们回来”
00:45:30 <路德维希> “明白了”走过了毫不留情的对着约翰出手,准备击昏他
00:45:36 <切葱机器人> 由于斗殴 路德维希进行检定:D100=32/90 困难成功
00:46:09 <约翰> 路德维希将状况糟糕的约翰打昏了过去,他身上的异变也暂时停止了。
00:46:36 <路德维希> “先把他捆起来吧,我们的时间可不多了”
00:46:36 <约翰> “贝……贝尔蒙特先生……你要危险的地方的话,手枪还给你……”
00:46:56 <约翰> 贝瑟妮将左轮手枪交给了路德维希
00:47:30 <约翰> “吉他手先生,麻烦你也将我……捆起来……我的脑海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呼唤……”
00:47:35 <路德维希> 想了想,将手枪递回去“它是你的了,贝尔蒙特家的人果然还是适合用鞭子”
00:48:10 <约翰> 贝瑟妮远远地躲开了路德维希“不……我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但是我一靠近贝尔蒙特先生你……那个声音就愈发清晰了。”
00:48:18 <约翰> 她摇晃着头蹲在了地上
00:48:39 <约翰> 吉他手十分沉默地将约翰捆了起来,接着又拿着绳子走到了贝瑟妮身边
00:48:53 <路德维希> 听到这话,苦笑了一声,退开了“我知道是什么原因,放心吧,很快就会结束的,我会阻止这所谓的宿命的”
00:49:07 <约翰> “我想……贝尔蒙特先生还是和潘多拉小姐早点出发吧。我看着贝瑟妮小姐和约翰先生。”
00:49:22 <路德维希> “就像我之前说的,潘多拉小姐陪我走一趟吧,只要我能解决,他们就会没事的”
00:49:31 <路德维希> “这里就交给你了,吉他手先生”
00:49:34 <约翰> 潘多拉将手枪从路德维希手上拿了下来,交给了吉他手
00:49:56 <约翰> “我想吉他手先生才需要一些东西防身,我和贝尔蒙特不需要这个了。”
00:50:31 <路德维希> “是啊,我们本来就不需要这个,走吧,潘多拉小姐”
00:52:31 <约翰> “你们两个要小心,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00:52:55 <约翰> 吉他手将左轮手枪接过后郑重地查看枪的情况
00:54:08 <路德维希> “放心吧,这是最后了。顺便一提,如果等了太久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带着贝瑟妮快走吧”
00:54:28 <路德维希> “不过,应该用不着逃,我会尽我所能的。走吧!”
00:58:18 <约翰> 路德维希在潘多拉的带领下前往了大地崩裂之所,也是300年前的村庄最后的位置
00:59:53 <约翰> 这里的地形极其诡异,大量从地底凸起的石棱以不符合欧几里德几何学构造的姿态互相交错,上面还有许多蠕动着的绿藻以及倒挂着的尸骸。
01:00:25 <路德维希> “潘多拉小姐,虽然脚步不能停,但我得拜托你点事”
01:00:29 <约翰> 仿佛是将当年那些村民的尸体再次从地底中传到了地面
01:01:48 <约翰> “虽然现在不合时宜……贝尔蒙特,请你叫我朱迪吧~”潘多拉……不,朱迪转过头看向路德维希
01:02:24 <约翰> “这样想很悲观,但是至少我想让贝尔蒙特你知道我的名字。”
01:02:48 <路德维希> 把袖子撸起来,像潘多拉展示了自己被绿藻附着的手臂“……好的,朱迪,你也可以叫我路德维希。”
01:03:19 <约翰> 朱迪看向了远处耸立在无数石棱中的怪异石台“路德维希……你被附身了……?”
01:03:29 <路德维希> “现在时间紧迫,我会尽快和那东西沟通,让他继续睡它的觉去,这样才能拯救所有人,也包括贝瑟妮、约翰和我自己。麻烦你时刻注意我以及我的手臂的情况——我会用鞭子缠住这只手,如果有不对,就麻烦你把这只手扯下来”
01:03:54 <路德维希> “这算是找到沟通办法的代价,我能感觉到这东西在干扰我的精神”
01:04:03 <约翰> 路德维希接近这里时,这些绿藻异常地活跃起来,路德维希感受到这些东西开始更改自己的手臂的构造了。
01:04:33 <路德维希> “………………你看,我们需要尽快了…一旦解决之后,这个手臂可就不能留了,所以,拜托你了”
01:05:22 <约翰> “独臂的你也很帅,路德维希。”朱迪将刃鞭的柄握在手中,坦然接受了这个可能的结果
01:05:29 <路德维希> 甩开鞭子,将鞭子缠住被绿藻附着的手臂,将刀刃插入其中
01:05:59 <约翰> 路德维希丝毫没有感受到疼痛,仿佛这只手臂已经失去了知觉一样。
01:06:00 <路德维希> “哈哈~那太好了,我挺担心这一点的。咱们快走吧”
01:06:40 <约翰> 朱迪点了点头,紧紧地握住了刃鞭的柄端,跟着路德维希朝着石台前进。
01:07:01 <路德维希> 安排的差不多后,前往启示中提到的仪式之所,想尽快与那个存在沟通,保住贝瑟妮与约翰
01:07:39 <约翰> 当路德维希靠近石台的时候,石棱上的绿藻覆盖上了那些尸骸,祂们非常无序地舞动着双臂并用非人类的声音喊出
01:08:19 <约翰> “苏醒!吾主格尔乌哈扎!伟大!永恒!”
01:08:53 <路德维希> “好好好,明白了,别挡着沟通者的道”
01:09:20 <约翰> “吾主是集一切美好与伟大的存在,世界也要为吾主送上赞歌!”
01:09:39 <约翰> “……路德维希,你能听的懂它们在说什么吗?”
01:10:11 <约翰> 朱迪忍受着这对于她来说非常刺耳而烦躁的声音,担忧地看向路德维希
01:10:47 <路德维希> “大概就和……仙福永享、法力无边类似的蠢话一样,听得懂大概是因为手臂的原因。再坚持一会,朱迪,我知道这很艰难,我马上就结束它”
01:11:49 <约翰> 随着路德维希踏上高台,这些怪物停止了赞颂并极其让人作呕地发出蠕动和诡异的咯咯声。
01:12:33 <约翰> 路德维希甚至隐约看到历任的温德米尔伯爵缓步走向高台的身影以及那些被吞噬殆尽的无辜村民。
01:13:03 <路德维希> 举起自己那被附着的手,看向历代温德米尔伯爵与无辜的村民们
01:14:00 <约翰> 历代的温德米尔伯爵也举起手看向了各自的存在,仿佛这一刻时间和空间在这里异常地聚合在了一起,人类所认知的时间在此时毫无意义。
01:15:01 <约翰> 有的温德米尔伯爵一脸恐慌,有的温德米尔伯爵十分坚毅和崇高,而最前端的那一位脸上带着扭曲而癫狂的笑容嘴中还在赞颂着伟大的存在。
01:15:58 <约翰> 他身后的温德米尔伯爵脸上只有愤怒以及悲痛,四周开始响起无辜的村民被吞噬时发出的悲鸣和骨头被绿藻绞碎的声音。
01:16:01 <路德维希> “可惜我不是温德米尔家的人啊——不过,我还是会……阻止你的,神启者温德米尔”
01:16:40 <约翰> 此时路德维希也走到了高台的最顶端,四周的一切也从路德维希的视野中消失了。
01:17:07 <约翰> 路德维希仿佛来到了无尽地深渊,四周传来熟悉地高压和窒息感。
01:17:18 <路德维希> 【好了……来吧】
01:17:59 <约翰> 眼前的只有无法看到具体样貌的极其庞大的黑影,一个巨大的圆形眼球微微地睁开了,但是祂并没有注意到路德维希的存在。
01:18:50 <约翰> 路德维希的脑海中突兀地出现了一段拗口生涩但充满亵渎意味的祈祷词,这是与祂建立沟通所用的咒文。
01:19:31 <路德维希> 虽然万般不情愿,但还是不得不念出这段咒文,准备开始与这东西进行沟通
01:19:57 <约翰> 路德维希感到视线注意到了这里,一瞬间路德维希看到了祂的全貌。
01:21:35 <约翰> 那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生物,不,用人类浅薄的生物概念根本无法囊括祂的存在,仅仅只是看到路德维希感觉到无数的信息和亵渎的呓语冲刷着自己心灵的壁垒。那不可描述无法直视的存在,此时终于将注意转移到了路德维希的身上。
01:21:53 <切葱机器人> 路德维希进行意志检定:D100=23/73 困难成功
01:22:12 <切葱机器人> 由于救命啊啊啊啊 路德维希骰出了: 1D10=3
01:23:30 <约翰> 这时路德维希感觉自己依然是人类的手被另一个人握住了,也抑制住了路德维希想要崇拜和归附的念头,路德维希的心灵得到了一丝恢复。
01:24:23 <约翰> “路德……渺……人……也不能屈服”耳边传来断断续续地听不清的话语
01:24:24 <路德维希> 【是……朱迪吗?】
01:25:39 <路德维希> 【我才不会,放弃人类、放弃贝尔蒙特家的身份,绝不会屈服!!!】
01:26:35 <约翰> {التواصل العائلي——}
01:27:27 <约翰> 路德维希突然感觉脑海里产生了无法理解的语言,但又如同是自己所想出来的一样找不到来源。
01:27:45 <约翰> 说着这个语言的声音,依然是路德维希自己的声音
01:28:33 <约翰> 路德维希接着明白,这是让自己表明来意。
01:30:11 <路德维希> 犹豫了一会,谨慎的挑选言辞“我是来告知,现在还不是苏醒的时候,请继续安睡吧”
01:30:19 <约翰> {वह अनुवाद करें जो आप अनुवाद करना चाहते}
01:30:50 <约翰> 脑中的语言再次变化,仿佛这只是将那位存在所说的转化成任何可知的存在。
01:31:30 <约翰> 路德维希明白了,如果需要继续沉睡,这位存在需要贡品。
01:32:24 <约翰> 路德维希甚至感到这个存在诡异地和善,但这种和善只是对于存在本身而言,人类的渺小导致这种和善都可能是灭顶之灾。
01:34:02 <路德维希> “…………虽然我并非最初引导你降临的温德米尔的后裔,而是一个试图改变他们宿命的人。如果你需要贡品,那就换一换口味吧,我是贝——我名为路德维希,第一次踏入此地便证明自己、尝试明晰一切的人类!”
01:34:37 <路德维希> “我作为贡品,足够让你继续安睡了吧!”
01:34:37 <约翰> {Важный человек Спальное место}
01:35:39 <约翰> 这位存在非常友善,祂表示愿意给路德维希提供新的庇护,而踏入沉睡之所的贡品非常让祂满意。
01:36:25 <路德维希> 【新的庇护?】
01:36:40 <约翰> {โปรโมชั่นระเหิด}
01:37:04 <约翰> 存在愿意让路德维希得到升华和晋升
01:38:08 <路德维希> 【你的意思是……是指被那些绿藻……变成你的眷族?】
01:39:33 <约翰> {Խթանում, սուբլիմացիա}
01:40:08 <约翰> 存在出奇地有足够的耐心,祂解释了路德维希依然可以保留人类的外表。
01:42:16 <路德维希> 【……非常慷慨的提议,但我想作为一个人类去生存或死亡,外表只是一种自我欺骗。感谢您的仁慈,请收下我这个贡品,您能继续安睡、不再干扰温德米尔血脉就是我最大的愿望】感知到这个存在的确与自己所知的其他存在有着惊人的友善,所以在称呼上也变的更加温和
01:43:54 <约翰> {身边之人为吾之贡品,吾接受,汝可归去。}
01:44:09 <约翰> 终于祂所说的语言变成了路德维希可以直接明白的话语
01:45:16 <路德维希> 【身边之人……?朱迪?!不,我才应该是贡品,让她回去可以吗?!我恳求您!】
01:46:15 <约翰> 路德维希感到了存在的疑惑,接着脑海中浮现了温德米尔血脉献上贡品的画面。
01:48:02 <约翰> 有的贡献了自己忠心的仆从,有的贡献了自己的子嗣,有的选择了友人,而神启者伯爵将整个村庄、妻子、亲属全部贡献出来。
01:49:56 <约翰> 存在非常仁慈地接受了一切的贡品,并给予了对应的回应。祂选择继续在这沉睡之所,庇护着温德米尔一系的荣华富贵并继续沉睡。
01:52:07 <路德维希> 【原来如此……但是,您注意到了吗?这一切都改变了,你面前的不再是会牺牲他人的温德米尔,而是如今站在您面前的我。我贝尔蒙特家的后裔,我无意献祭自己身边之人,我也不追求荣华富贵,我决定献出自己只求您能长久的安睡,不再引导着每一个温德米尔的子嗣。】
01:52:45 <约翰> {汝之选择,吾接受}
01:52:55 <路德维希> 【感谢您】
01:53:31 <约翰> 路德维希看到那个巨大无比的眼睛缓缓地闭上,而自己的感官也逐渐被从身体剥离。
01:53:45 <约翰> 意识陷入了黑暗。
01:53:56 <约翰> ————————END————————
01:54:07 <路德维希> 【西蒙、里希特、祖斯特……我的祖先,我没有让你们失——】
01:54:51 <约翰> 结束了
01:55:20 <约翰> 讲讲这个结局的后续吧
01:55:28 <路德维希> 好~
01:57:01 <约翰> 潘多拉将路德维希的尸体带走并火化,在犹豫了许久之后将骨灰做成了钻石并镶嵌在戒指上,接着在德古拉城堡的那个地方的修道院成了一名修女。
01:59:28 <约翰> 吉他手在活着离开这里之后,创作了一首名字为《贝尔蒙特》的曲子,并将这首曲子传唱于世界各地,并且最后选择了参政意图改变英国的颓废。成为议员后,将温德米尔伯爵庄园永远地封闭起来。
02:00:51 <约翰> 贝瑟妮回到了自己的家族,在和吉他手的理念产生分支后选择了分开,她现在调查到了在日本的贝尔蒙特族裔,并前往那边接受训练。
02:01:20 <约翰> 约翰彻底地因为接触神祇而失去了心智,被送入了精神病院中。
02:02:56 <约翰> 作家最后一份手稿被几位友人收藏起来,后续的文风影响了一代恐怖小说作家,尤其是最后的这份手稿,被世人奉为经典。
02:03:09 <约翰> 以上,就是这次绿湖的结局。
02:03:19 <路德维希> 辛苦啦~
02:03:37 <路德维希> 算是,普通好结局吧——
02:03:46 <约翰> 格尔乌哈扎依旧沉睡于温德米尔湖,那异度的沉睡之所。
02:04:00 <约翰> 虽然主角死了
02:04:10 <切葱机器人> 正在保存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