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红松籽  (阅读 444 次)

副标题:

离线 severebd

  • Peasant
  • 帖子数: 7
  • 苹果币: 1
【log】红松籽
« 于: 2019-04-29, 周一 19:11:05 »
KP:半只猫
保罗:severebd
冯泽宇:萧昊
卡尔:邪恶的残疾人
威廉:ELFAFN
艾莉娜:晨曦
结团时间:2019.3.27
« 上次编辑: 2019-04-29, 周一 19:12:45 由 severebd »

离线 severebd

  • Peasant
  • 帖子数: 7
  • 苹果币: 1
Re: 【log】红松籽
« 回帖 #1 于: 2019-04-29, 周一 19:12:58 »
导入
劇透 -   :
<KP-半只猫> ------Long Long Ago------
<KP-半只猫> "你疯了么?!这样做的话我们都会 死!"
<KP-半只猫> "不...有人会活下去,不过不是现在, 我们探究的太多了!"
<KP-半只猫> "该死,我们距离真理只差一步了!无数 寻求哲理的人都没能达到,难道你向让 我放弃?!我们还差一点就能到达古希 腊的哲人都无法知道的真相!"
<KP-半只猫> "很遗憾...那真相太过于炙热了,而 且...那不是理想国...没有人应该知晓 这件事。"
<KP-半只猫> "到此为止了么......"
<KP-半只猫> 又是这个梦,这个梦纠缠着你数月已久, 如今你又一次梦见了两个人的对话,在 醒来之后那两人的相貌和名字都无法记 起,或许他们在梦中根本就没有相貌? 没人知道...只是在无数次重复同一梦 境后,那些对话的碎片也变得能够拼凑 起来。
<KP-半只猫> ----Rosso Pinolo----
<KP-半只猫> 没有人会愚蠢到把真实的情况记录下来, 但是「故事」正是人们将记忆隐藏的地方
<KP-半只猫> ----保罗 麦道夫----
<KP-半只猫> 天资聪慧而富有正义感的保罗在考取了医学执照之后,毅然踏山上了战场,叙利亚的地狱让他变的更为坚毅,而战争虽然摧残了他的肉体和精神,但并没有磨灭他内心中的光芒。回到家以后,尽管面临着更大的苦难,但家人之间相互扶持,终究会有解脱的一天吧~
<KP-半只猫> 【或许这就是一次机遇,不是么?】
<KP-半只猫> 一边是正在收拾的行囊,保罗手拿着这封来自那不勒斯的信件,心里这样想着。
<保罗> 保罗看着手中的信件陷入了沉思
<保罗> 彼得对他说,这很可能是他母亲的远亲,他的母亲来自于意大利。
<保罗> 保罗并不记得他自己母亲的事,他的母亲杰西卡女士在他出生不久就亡故,没有照片,也没有回忆。
<保罗> 而且保罗根本不信彼得的那套说辞,他不相信彼得会知道任何他母亲的信息。
<保罗> 不过无论如何……
<保罗> 保罗看向信中关于遗产继承的部分
<保罗> 他同意彼得的意见,这是一次机遇。
<保罗> 如果麦道夫家能够拥有更多实业资产,也许可以扭转家族的困境。
<保罗> “不过在此之前”保罗喃喃自语道
<保罗> 他打了一个内线电话吩咐他的秘书在网上搜索以下信息
<保罗> 1. 卡洛 菲尔马奇的背景;2. 卡洛 菲尔马奇的联系方式;3. 维苏里奥庄园的地址与规模;4. 卡洛 菲尔马奇所拥有的橄榄油庄园信息,是不是和维苏里奥在一起,规模如何
<KP-半只猫> 过了不久你的秘书给你发来了一些在网上搜集到的情报。
<KP-半只猫> 家族的姓氏为菲尔玛奇(Fiammaci),这是他们的家徽,现任家住卡洛·菲尔玛奇在 1944 年刚刚成年时就接替了家主之位,将家族生意转向了橄榄油制造、葡萄酒酿造以 及时尚产业。发展到今日,可说是那不勒斯和庞贝地区非常有势力的人。
<KP-半只猫> 还有传言说,这个家族从古罗马时期就存在了,曾有很多旁枝的族人,分散到世界各地。
<KP-半只猫>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小的文件
<KP-半只猫> 里面说,在二战时期,这个家族曾经进行军火生意。
<KP-半只猫> 但之后就没有具体的信息了,也没有标注信息的来源。
<KP-半只猫> 最后还有个地图
<保罗> “好吧,如果这是全部能找到的信息的话”我对秘书说“你帮我准备一份正式的书信,就说纽约麦道夫家族的保罗愿意接受菲尔马奇家族的邀请,并期待这次见面,写的正式一点。然后帮我准备行程,我10号晚出发,预定11号抵达那不勒斯”。
<KP-半只猫> “好的先生,我这就去办。”
<KP-半只猫> “对了,彼得先生还让我给您这个,他说或许您到时候有用。”秘书递给了你一个文件夹,之后转身出门了。
<保罗> “他不给我送行么?”
<保罗> “这家伙在想什么”我打开文件夹看看
<KP-半只猫> 你看到,这是一些关于一个黑手党的信息。
<KP-半只猫> 卡莫拉家族是意大利三大黑手党之一,起源 于意大利那坎帕尼亚地区的不勒斯市。家族 通过毒品交易、敲诈勒索来筹集经费,曾经家 族的活动导致所控制地区谋杀率的居高不下。 卡莫拉据传说在 16 世纪就已经成立了。
<KP-半只猫> 卡莫拉有十三支 宗派,并且与正统靠血脉建立的氏族黑手党 或是由决策人控制的黑手党不同,每个宗派 都是各事其主,不被同一首领控制。而控制那 不勒斯的也只是其中的一支宗派。
<KP-半只猫> 卡莫拉家族有着等级制度,但是却不限于血 统地招收成员,可以说几乎抛弃了旧规。家族 在那不勒斯地区主要控制海港进行走私和毒 品进出口,与许多国家的企业都有来往。他们 以企业家自居,垄断那不勒斯的垃圾处理,将它变成了一本万利的富矿来开采,还插手伦 巴第、彼埃蒙和艾米里-罗马尼等地区的建筑 业、运输业、体育和商业税务豁免领域,获得 巨额利润。
<KP-半只猫> 而在那不勒斯的卡莫拉家族,上一任教父死于暗杀, 而他的妻子和女儿下落不明。现任教父依靠 这种血腥的手段上位。
<KP-半只猫> 文件到这里就结束了
<KP-半只猫> 结束的十分突兀。
<保罗> “这是……”
<保罗> “彼得不亲自对我说这些事,却给我这些文件,是和这次的行程有关么”
<保罗> “无论如何,似乎剩下的事只有到了那不勒斯才知道”
<保罗> 卡洛,玛尔菲奇
<保罗> 1944年就成为家主,已经在为74年了
<保罗> 而且是二战时期接手的家族
<保罗> 保罗又回想起最近困扰自己的梦境
<KP-半只猫> 你大群里骰)
<KP-半只猫> 尽管梦境中的事情十分暧昧不清,但你从他们周围模糊的景物中感觉到,那是十分古老的建筑。
<KP-半只猫> 出发的日子临近,带着帮助家人的希望,保罗登上了前往那不勒斯的飞机,为了家人竭尽全力,而他的家人又何尝不是呢?望着窗外远去的地面,渐渐的陷入了沉睡……
<KP-半只猫> 鲜血-————-火焰-——-烟尘———惨叫———
<KP-半只猫> 这一切是那样的熟悉,你捂着左腿在地上蜷缩着,痛苦的呻吟声在这纷乱的战场中显得如此微不足道,周围的一切变的模糊而暧昧,只有火光依旧。
<KP-半只猫> 恍惚间,你听到有人在说话,不可思议的是,这声音十分清楚。
<KP-半只猫> "准备已经充足了,就算是柏拉图也无 法企及我们将要见证的真理了。
<KP-半只猫> "不过...我一直想问,你真的了解柏 拉图?"
<KP-半只猫> "不,我不了解。"
<KP-半只猫> "那你为什么老提到柏拉图?"
<KP-半只猫> "嗯...也许大家都认为他很厉害吧, 或许我也可以说我们即将与阿波罗或 是赫利俄斯比肩吧...谁知道呢?"
<KP-半只猫> 你极力的寻找声音的来源,但眼中只有火焰,飞舞的火星看起来是成千上万的微小 光点......但是当看到它们那难以言喻又超越常理的扭动时,你们意识到,这无数光点是有生命!它们所及之处,烈焰滔天,一切 发出了令人心生恐惧的炙热与恶臭,是它们带了这一切!
<KP-半只猫> Sc 1/1d6
<KP-半只猫> 从梦中惊醒的你发现,自己仍然在飞机上,与额头上冷汗密布的你相比,旁边的乘客睡的时分安详,嘴角带着微笑,好像提前看到了那不勒斯美丽的风景,而睡意全无的你只能望着窗外,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KP-半只猫> ————————导入结束————————
<KP-半只猫> ----冯泽宇----
<KP-半只猫> 很多时候,命运就是如此奇妙的,在遥远意大利的奶奶所带来的外国血统,给了他在个人生活上的便利,尽管没怎么见过这个老人,但还是对她心怀感激和亲切。而对什么都三分热度的他,也在大学的抉择时选择了意大利语,这可能就是血脉中所蕴含的天赋与本能的抉择吧~
<KP-半只猫> 冯泽宇手中看着这封信,看着信上的落款有些出神,或许是在模糊的记忆中,隐约听过这个姓氏,亦或者是血脉的吸引,总在不断的催促着他前往那遥远的地方。当然,手边收拾好的行李箱和整理过的证件,也预示着,他将要远行。对于一个将要成年,独立生活的人来说,着可以说是一次机遇,也是一次逃离和放松,更是在那3分热度驱使下的一次说走就走的旅程吧~此刻,正是出发的时刻了~
<冯泽宇> 说服父母之后,我收拾好行囊,带上我亲爱的笔记本——啊,对,差点忘了要调查一下这事是真是假……虽然只是个半吊子,但调查这种事情的真伪对我来说不算难!
<冯泽宇> ……吧?
<冯泽宇> 我要用电脑搜查落款人名字和那个庄园的有关信息。噼里啪啦打键盘。
<KP-半只猫> 其实在你向父亲的询问中已经得知了,在你奶奶的祖辈,却是有一支族人在那不勒斯生根发芽,那就是菲尔马奇家族。
<KP-半只猫> 但你的父亲也并不知道更多,在网上的查询中,你对这个家族有了些大致的了解。
<KP-半只猫> 家族的姓氏为菲尔玛奇(Fiammaci),这是他们的家徽,现任家住卡洛·菲尔玛奇在 1944 年刚刚成年时就接替了家主之位,将 家族生意转向了橄榄油制造、葡萄酒酿造以 及时尚产业。发展到今日,可说是那不勒斯和庞贝地区 非常有势力的人。
<冯泽宇> 他是有儿子还是儿子死了?这里没发生过什么命案吧,不然这么快想脱手,还搞几个继承人,这怕不是养蛊。我狐疑。
<冯泽宇> 但好奇还是战胜了我的疑虑,管他的呢,我这么帅就算被坑也肯定是卖去当鸭子,走了。
<冯泽宇> 我做飞机去意大利那不勒斯。
<KP-半只猫> 海关检查的小姐姐略显羞涩的看着你的护照,不时的抬头看看你,又将头低下去,你对此十分的熟悉,也很习惯,或许这就是所谓天赋吧~终于,你坐上了飞往那不勒斯国际机场的飞机,不久之后,熟悉的土地渐渐的被你甩在身后。
<冯泽宇> 我老实等下飞机,不搞事。
<KP-半只猫> 睡去吧~英俊之人~睡去吧~自我之人~然后再一次~梦见那红色的~松籽~
<KP-半只猫> ————————导入结束————————
<KP-半只猫> ----卡尔·加洛林----
<KP-半只猫> 宿命不得不说是一个神奇的东西,有些人拼尽全力想得到的东西,有些人却天生拥有。卡尔·加洛林就是这样一个受上天眷顾的人。好似古希腊神话故事一般,墨西拿乡下的牧羊人突然有一天,决定前往遥远的埃及,并在这趟旅途中,得到了许多……知识……财富……甚至是宠物。许多人想拥有的,在一次旅行中,便让卡尔全部得到了。这或许就是宿命的眷顾吧……
<KP-半只猫> 没有太多的牵挂,四处旅行就成了卡尔唯一的乐趣,他热衷于在路上和萍水相逢的人分享自己的见闻,还有炫耀他的尼采,就像一位吟游诗人那样,自由而洒脱。刚刚结束一场旅行,卡尔在家中过着自己悠闲的时光,一封来自那不勒斯的信件,让他在此感受到了什么,那是一种来自身体深处的感召,当即,卡尔遍决定再次踏上自己的旅程。
<KP-半只猫> 船渐渐靠岸了,站在甲板上的卡尔,望着夕阳,思索着接下来的行程,而肩上的尼采,正转动着它的脑袋,四处张望着。
<卡尔> ”那不勒斯呀,是座好城市呢“向着北方向望去思索着接下来的旅途会是一番怎么样的故事呢,内心坦然的迈出了第一步
<KP-半只猫> 现在是8月10日黄昏,海风并没有四周燥热的空气,卡尔塔上了意大利南部的土地。
<卡尔> 在港口拥挤的人流中拄着拐杖向着自己的目标前进着,因为之前的一些经验有些警戒的看着过往的人群提防着遭到扒手的眷顾
<KP-半只猫> 肩上的尼采让卡尔在人群中显得十分醒目,应该不会有人,对这个看上去奇怪且衣着并不是那么鲜亮的人下手吧~
<卡尔> 来到了在这里我像一位朝圣者一样热切的希望早日到达那不勒斯,港口试图买一份地图
<卡尔> “请问这里到那不勒斯的路怎么走,能给我一份地图吗”向着外面的小摊问到
<KP-半只猫> “哦~你来旅游的么?这么晚了,可赶不到那不勒斯啊。”
<KP-半只猫> “给。”小贩说这,递给你一份旅游地图。
<卡尔> “啊~是呀 听说那是一座好城市,谢谢你好心人”感谢这位小摊后打开地图开始规划自己的路线
<KP-半只猫> 卡尔在港口买到了一份旅游地图,就目前的天色来看,或许在北方不远的焦亚陶罗过夜是个不错的选择。
<KP-半只猫> 而前往那不勒斯,只要沿着公路一路向北就可以到达,当然,也有火车可以选择。
<卡尔> “天色确实也不早了 看来得加紧时间上路了”打算沿着公路北上 试图在途中看看能不能搭便车
<卡尔> ”第一站就是焦亚陶罗了“拄着拐杖向北方走去
<KP-半只猫> 卡尔一路向北,尼采在他头上盘旋,或许是上天的眷顾,他遇到了一位好心的货车司机,赶在晚上9点多,卡尔到达了意大利国内最大的一个海港的城市——焦亚陶罗。
<卡尔> ”感谢你 好心人“谢别了司机以后前往一家普通的旅馆
<KP-半只猫> 卡尔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了一家汽车旅馆,附近有开往北方的长途车站,或许明天一早,可以从这里乘车。
<KP-半只猫> 这是卡尔进入梦乡之前最后的思考了。
<KP-半只猫> ————
<KP-半只猫> 今夜的星空无比璀璨,你又做了那个梦,关于那两个声音……不过,这次有所不同。
<KP-半只猫> 你看见了星海,看见了银河,看见的熊熊燃烧的恒星,而你的身体渐渐上升,远离了地面,不断的靠近那恒星。
<KP-半只猫> 这让你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放松,好像即将回到母亲的怀抱,而原来的地面,房屋……在离它们远去的同时,这一切看上去是那样的令你厌恶,好像你根本不属于这里。
<KP-半只猫> ……我……?
<KP-半只猫> ……是……?
<KP-半只猫> 当你看向自己的双手时,眼前只有明亮的火焰,一种全身被火焰焚烧的感觉使你惊醒。
<KP-半只猫> 你惊魂未定的看向窗外,恰巧与尼采四目相对,你感受到了它关切的眼神。
<KP-半只猫> 黎明以致,是时候继续踏上旅途了……
<KP-半只猫> ——————导入结束——————
<KP-半只猫> ----威廉----
<KP-半只猫> 富足的生活,高等的教育,幸福的家庭,在外人看来,威廉的童年是如此令人向往,但这一切的代价只有他自己清楚,一切按父母的安排进行,努力完成任务,得到褒奖。与之相对的就是无尽的孤独,没有时间和别人接触,也没有兴趣……直到……那一次邂逅。
<KP-半只猫> 那是一个充斥着寒冷的冬日,遍地都是雪。一缕缕泠冽的微风试图吹散午后仅存的温暖。哈着气从图书馆走出的威廉低着头踱步着,想从这一成不变的严寒中逃离。然而就在威廉思索着下午茶可能充斥着的浓郁芬芳时,一双红宝石般的眸子顿时划入眼帘。眸子的主人一头银发,却不如威廉想到丝毫冬日的艰难,而是那迎着雪透出的温暖曦光。柔弱的她此刻静静地站在那里,怀里抱着几本书嘟着嘴有些不解的威廉。感受到那不解的目光,威廉猛然发现自己竟是不经意间因她的样貌所睁住,一动不动挡住了女孩子的去路。
<KP-半只猫> 这可能就是一生一次的邂逅吧,之后的日子里,艾丽娅成为了威廉的全部,不断的表白,不断的被拒绝,但他没有丝毫的气馁。
<KP-半只猫> 那不勒斯的夏季是如此的炎热,失落的威廉从机场出来,显然,他又一次告白失败了。尽管他已经不知被拒绝多少次了,但每一次都是这样,会失落痛苦,之后重新振作。
<KP-半只猫> 威廉在家放好行李之后,来到了附近常去的酒吧,他常来这里,独自一人喝闷酒到深夜,今天或许也是如此吧~
<威廉> “来杯酒吧,老样子”
<KP-半只猫> "哟~这是谁来了?"老板是位爽朗的中年人,在吧台拿着酒。
<KP-半只猫> "看上去又失恋了吧?呵呵,还是老样子……好嘞。"说着,老板给你取了4瓶moretti,放倒了你的座位上,一个角落的位置,你常在这里一个人喝闷酒。
<威廉> 我喝着小酒,随便看看酒吧里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之类的
<KP-半只猫> 酒吧里都是些熟客,看着隔壁桌相互调笑接吻的男女,你倍感心酸,不由的苦酒入喉吨吨吨 起来。
<骰子娘露娜> ELFDXN进行检定: D100=73/60 失败
<KP-半只猫> 那么,你看到,今天酒吧的情侣格外的多,似乎整个世界都在嘲讽你。这让你觉得痛苦万分。sc 0/1
<威廉> 。sc0/1 50
<骰子娘露娜> ELFDXN的Sancheck:
<骰子娘露娜> 1D100=85 失败
<骰子娘露娜> 你的San值减少1点,当前剩余49点
<KP-半只猫> 威廉桌上的酒瓶逐渐增多,时间快到了深夜。
<KP-半只猫> 有些微醺的威廉走出了酒吧,在路上,不巧的是被3个穿着破旧的黑人青年拦住了去路。
<威廉> “...干嘛”
<KP-半只猫> "嘿,伙计?我们兄弟几个想喝酒去,来帮支援点呗~"为首的一个青年慢慢靠近你说道。而另外两个也围了上来。似乎他们想对你不利。
<威廉> 抽枪突袭试图斗殴击晕一个然后开火
<KP-半只猫> ——战斗轮———
<骰子娘露娜> ELFDXN进行检定: D100=62/80 成功
<威廉> a
<KP-半只猫> 伤害
<骰子娘露娜> ELFDXN骰出了: D10=2
<威廉> 我要再补一枪
<KP-半只猫> 你一枪打中了混混A的左肩,但没造成什么伤害,反而激起了他的凶性,一拳向你挥来。
<骰子娘露娜> 由于50 磕破骰出了: D100=71
<威廉> 反击
<骰子娘露娜> ELFDXN进行检定: D100=73/80 成功
<骰子娘露娜> ELFDXN骰出了: D10=2
<KP-半只猫> 你趁着空档又开了一枪,滑过了混混A的右臂,刚好对称。
<KP-半只猫> 剩下两个见老大被打了,直接扑了过来。
<骰子娘露娜> 由于50 磕破骰出了: D100=84
<骰子娘露娜> 由于50 磕破骰出了: D100=79
<骰子娘露娜> 磕破进行了一次暗骰
<KP-半只猫> 混混BC对你的袭击只是掩饰,他们真正的目的是带着他们的老大混混A逃跑。
<KP-半只猫> “你给我记着!”
<威廉> 我要继续开火可以吗
<KP-半只猫> 扔下狠话之后,这三个黑人青年就从小巷子逃走了。
<KP-半只猫> ————战斗轮结束————
<威廉> 没有
<KP-半只猫> 刚才的事情让威廉逐渐清醒过来,也让他发泄了不少,轻松了许多的威廉回到家中,发现信箱里有一封信。
<KP-半只猫> 在信的后面还有一个纸条。【
<KP-半只猫> 【威廉少爷,请您好好考虑,11日上午,我会登门拜访,届时给我答复就好。--拉斐尔·迪欧奇】
<KP-半只猫> 酗酒之后的人总是睡意浓厚,威廉直接倒在了床上,渐渐熟睡了。
<KP-半只猫> 还是熟悉的感觉,还是那个梦境,但这次,或许是太过思念艾丽娅,两人的对话渐渐模糊,逐渐变成了那个午后,你拦在了她面前,注视着她的火红的双眸,宛如冬日的火光,让你深陷其中。
<KP-半只猫> 红色--红色--红色--
<KP-半只猫> 如血如火,恍惚之间,周围突然变成了被烈火燃烧的城市,你也深陷其中……烈火焚烧着你的身躯,那灼热的痛苦宛如实质……
<KP-半只猫> 你从睡梦中惊醒,随即【叮--咚--】的声音传来,门铃响了。
<KP-半只猫> ————————导入结束————————
<KP-半只猫> ----艾莉娜----
<KP-半只猫> 从弗洛伦萨到那不勒斯,大概需要5-6小时的车程。艾莉娜驾驶着自己的爱车飞驰在公路上,越往南天气也越加炎热,大开着车窗,金色的秀发在风中飞舞,伴随着摇滚乐,一只胳膊还搭在窗框上,又有谁能想到,这是一位有着贵族血统的淑女呢?
<艾莉娜> 让我翻下地图
<艾莉娜> 我选择先去首都罗马游玩一天
<艾莉娜> 嗯从罗马出来以后走沿海公路前往那不勒斯
<KP-半只猫> 不断向南的旅途上,你看到了罗马的指示牌,随性而为的你当即决定,现在罗马城玩一天,在前往那不勒斯。将近中午,终于抵达了罗马城区,定好旅馆之后便开始游览,市中心的斗兽场遗址可说是一定眼看的地方,走过西班牙广场,看过梵蒂冈的圣彼得大教堂,虽然短短半日,却也十分的尽兴,在旅馆解决晚餐之后,便进入了梦乡。
<KP-半只猫> "你在做什么?你这样做违背了大祭 司的指导!"
<KP-半只猫> "一开始我们只是要做大理石的生意, 但是我们却得到了智慧,我们可以做到 更多。"
<KP-半只猫> "但是...那样做不会太热了吗?!"
<KP-半只猫> "看看我们城邦旁的那座高山,我们可 以在那里进一步的尝试,相信我...... 相信我...."
<KP-半只猫> "我们是家人。"
<KP-半只猫> 很显然,艾莉娜又做了一个梦,内容和之前有着很大的差异,两个人没有争吵,这一次双方的态度似乎还很友善,然而旅行的疲惫并没有让她记得更多的内容。第二日清晨,便启程沿海公路前往那不勒斯了。
<KP-半只猫> ~~启程吧~~启程吧~~叛逆之人~~逃离之人~~启程吧~~自由之人~~那闪烁着的**会给你指引~~
<KP-半只猫> —————单人导入结束—————
<KP-半只猫> 你跟着前面的车子,一路行驶的较为缓慢,在欣赏周围的同时,你可以清楚的看到周围的本地人。
<KP-半只猫> 他们看到你们这两辆价值不菲的车子驶过,眼中充满了嫉妒和仇恨。
<KP-半只猫> 可以过个侦查
<KP-半只猫> 你看到在角落里,有些体态臃肿的怪人,他们把自己缩在大衣之中,好像根本感不到炎热。
<KP-半只猫> 他们把自己的手插在口袋中,缩在角落。
<KP-半只猫> 其中一位……似乎嘴里还叼着………………某种……鱼干?
<艾莉娜> 那么艾莉娜看到他们的穿着感觉似乎有些奇怪
<艾莉娜> 心想或许是那不勒斯的特色过会问问拉斐尔先生吧

离线 severebd

  • Peasant
  • 帖子数: 7
  • 苹果币: 1
Re: 【log】红松籽
« 回帖 #2 于: 2019-04-29, 周一 19:23:39 »
1
劇透 -   :
<KP-半只猫> ————————那不勒斯旅游团————————
<KP-半只猫> "早上好,各位旅客欢迎来到那不勒斯国际机场!"
<KP-半只猫> Buongiorno,是意大利语早上好的意思。就算是不会意大利语但只要是来到意大利土地上的人就会见到当地人如太阳般热情的打招呼,Giorno在意大利语中的天同时也是太阳的意思,那么这样一种赞美太阳的日常用语毫无疑问也反映了当地的天气!
<KP-半只猫> 拖着行李走出机场的游客们首先见到的就是明媚的阳光和蔚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如同拥有自我意识那样在天空中嬉戏。阳光洒在机场的建筑上,仿佛要把一起都染成了金色,难怪有人曾说在意大利挂起的风是黄金之风,不过明媚的天气带来的是不低的温度,在还没有离开机场的空调区域时就能够感受到明显的升温。虽然达不到非洲的温度,但和你们所生活的地方相比还是有一些炎热的。
<KP-半只猫> 尚且并不相识的2人,巧合的同时走出了机场,在外面出租车的等待区排满了人,一些中产阶级穿着的人在一旁似乎在和乘客交谈,看样子他们应该就是私自拉乘客的黑车了。机场的时钟显示当地时间是8月11日早10:30.@保罗 @冯泽宇
<骰子娘露娜> 保罗进行侦查检定: D100=90/25 失败
<骰子娘露娜> 冯泽宇/帕特里克【混血大学生】进行侦查检定: D100=43/25 失败
<KP-半只猫> @保罗 机场门口,游客来来往往,一位身着兜帽的男子低头走过了保罗的身边,而在四处张望的保罗并没有看到他,两人不小心发生了碰撞,幸运的是并没有摔倒。
<KP-半只猫> "抱歉。"
<KP-半只猫> 小声的道歉声传入了保罗的耳中,转头望去,已经不见了那个人的踪影。
<保罗> 我要检查一下随身物品
<KP-半只猫> 保罗检查了一下自己的随身物品,发现并没有缺失,尽管如此炎热的天气还穿着严实的人十分诡异,但又有谁会在意那么多呢?
<保罗> 我觉得天气很热,脱掉了大衣和西服夹克
<KP-半只猫> @冯泽宇 你发现,在不远处发生点什么。
<KP-半只猫> "五十欧元啦,先生五十欧元就可以把您拉到旅店,那边出租车一时半会也排不到的, 巴士的话几乎更是等不到的了。"
<KP-半只猫> 在两人不远处,一位身穿蓝色夹克上面有瓢虫装饰的金色卷发青年,正在向着一位拉着大件行李箱的亚洲男子劝诱着,同时指了指停车场的方向。
<KP-半只猫> 就在此时,一位身穿棕色西服套装,踩着铮亮棕色雕花皮鞋,看上去只有25,26岁的男人走向了你。@冯泽宇
<KP-半只猫> 男人抬起了带着蓝宝石戒指的手看着手里的文件,几次抬头似乎进行了一番对比之后开口,以一种温和又给人谦虚感的声音询问:
<冯泽宇> 我嚼着口香糖拖着行李箱,把耳机摘下来光明正大的看八卦,先打量下那个亚洲人长得怎么样,再施施然把视线移过去,看看那位朝我来的人。左右瞅瞅身边有人没,指指自己,歪下头,露出疑惑表情。“嗨?”
<KP-半只猫> "您好,我是菲尔玛其先生派来接机的。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您就是冯泽宇先生吧?"
<冯泽宇> “啊对,您贵姓啊?”我笑嘻嘻地伸手和他握手,吹出一个泡泡,啪地吹破再继续吹。
<KP-半只猫> “您好,本人是叫拉斐尔·迪欧齐,负责帮年事已高的菲尔玛其处理各种事物。”
<KP-半只猫> "我刚刚接到了艾莉娜小姐和卡尔先生,如果之前你们提供给我们报销费用的行程没有错的话,应该也到机场了。"男人半自言自语半与冯泽宇交谈,同时指了指停在一旁的黑色劳斯莱斯轿车。
<KP-半只猫> 卡尔正坐在车中,而在这辆黑色的加长劳斯莱斯幻影后面,是一辆黑色的钢铁巨兽,好像公路上的坦克,里面坐着一位金发女子--艾莉娜。两位都是今早来到那不勒斯后,在吃早饭歇息时被找到的,虽然很意外,但这可能就是菲尔马奇家族在当地的能量吧~
<冯泽宇> “哇,酷!”我对他的工作表达了高度赞誉,好感up,“我还是头一回不是在杂志上见到这玩意。谈完正事可以借我出去兜兜风吗?别人开车也ok。”
<冯泽宇> 一边说一边步伐轻快地朝那边走过去。
<KP-半只猫> 在冯泽宇走向车子后,拉斐尔又四处寻找了一下,发现了刚脱掉外套的保罗。
<KP-半只猫> “那不勒斯很热不是么?”
<KP-半只猫> “您就是保罗先生吧,我是菲尔马奇先生派来接机的。”
<保罗> “的确很热”我摸了摸自己的络腮胡子“感谢你来接我,请问如何称呼?”
<KP-半只猫> “您好,我叫拉斐尔·迪欧齐。”男人示意指了一下一旁的行李:"需要我帮您吗?"
<保罗> 那么我先递上秘书为我准备的正式回函。“麦道夫家族的保罗这次愿意菲尔马奇家族卡洛的邀请,并很期待与家主见面。行李就拜托了。我腿脚稍微有所不便。”
<KP-半只猫> “请随我来。”说完拉斐尔接过了行李箱,带你走向了一辆黑色的加长劳斯莱斯。
<KP-半只猫> 这时从车的驾驶位子上下来了一位身体有些肥胖黑色头发身穿灰色西服的男人过来,急忙接过两人的行李,放到了车的后备箱里。
<保罗> 我看到我的同伴皱了皱眉头。“迪欧齐先生,这几位是?”
<KP-半只猫> “这几位和您一样,也是菲尔马奇先生的远亲,也是继承者候补。”
<冯泽宇> 我坐进车里,然后伸出个头看看保罗:“嘿,需要帮忙吗?”
<保罗> “我还以为菲尔马奇也和我一样,是一位犹太人”
<保罗> 看向冯,“请问,您是?”
<冯泽宇> “冯泽宇,也是你的竞争者啦。”嘴上说着竞争者,语气好像在聊游戏队友,看他没反对又刺溜出来,愉快地扶他坐下(?)
<保罗> 接受冯的帮助,坐下
<保罗> “从姓名上,您是中国人?冯XX,抱歉我发不准音。”
<冯泽宇> 我要坐最外边靠窗户的位置!坚定。
<卡尔> “你们好呀,我是卡尔,一位平凡的作家,现在正在周游各地寻找灵感,这次有幸和你们相遇,很高兴认识你们。”对着新来的客人们介绍自己
<冯泽宇> “你好,我也喜欢看小说。”和他握手,顺便把手里的口香糖给这两位分分。
<保罗> 拒绝口香糖
<冯泽宇> (是外貌)
<保罗> “这还真是……意外呢”我的兴奋之情渐渐消失,变成疑惑的神色,有点做作,让两个同伴也注意到。
<艾莉娜> [坐在车上的艾莉娜看到了他们三位后心中也并不在意,毕竟她只是来散心的继承权什么的完全无所谓]
<保罗> “本来我只是怀疑,不过见过二位之后,我确定了。这次所谓的邀请恐怕并不单纯”我要用认真的眼神看着两个男的
<保罗> )
<冯泽宇> “欸?为什么?”我好奇。
<保罗> 我从文件夹里把菲尔马奇家族的资料交给他们两位,“你们两位先看看这个,然后我们再谈”
<冯泽宇> 我超好奇,大刺刺凑过去看。
<卡尔> “哦 这是什么"撇过头看一眼
<保罗> “看完之后,我希望能得到两位的感想”
<KP-半只猫> 自称拉斐尔的男性见3人都上了车,就来到了后面艾莉娜那里,而身穿灰色西服的肥胖男人坐回了驾驶的位置上。
<KP-半只猫> "艾莉娜女士,这里的人已经接到了,接下来将带您去酒店入住,请您跟在后面就好。"
<保罗> 我要回头看一眼
<艾莉娜> “好的,拉斐尔。”
<KP-半只猫> “路上的风景很不错,我会让司机开的慢一些,以便让您能好好欣赏。最后,再次欢迎您来到那不勒斯。”
<KP-半只猫> 之后拉斐尔就坐上了劳斯莱斯的副驾。
<艾莉娜> “嗯,谢谢”
<KP-半只猫> 车缓缓地启动,这辆劳斯莱斯车内的空间十分的宽敞,红色的绒毛垫子非常的温馨。法兰绒的座椅坐上之后非常的多舒服,柔软的坐垫让整个人都陷下去,跟飞机上的座位完全不同。组两侧还放有许多的饮品,其中包括了各种酒类和果饮。
<KP-半只猫> 车内的冷气,也让你们觉得倍感舒适。在后面的座位和驾驶坐中间有着厚实的防弹玻璃,你们有足够的私密空间。
<KP-半只猫> 就这样,在星辰的指引下,你们4人来到了那不勒斯的土地上。
<KP-半只猫> 经有古人说过这样的一句话:
<KP-半只猫> Vedi Napoli, e poi mori
<KP-半只猫> 朝至那不勒斯,夕死可矣。
<KP-半只猫> ----Vedi Napoli----
<KP-半只猫> 你们3人在车上用意大利语进行着交谈,手边就是从冰柜里取出的冷饮。而后面的艾莉娜跟随着前面的车子经驶入了市区。
<KP-半只猫> 你们四周是黄色色调为主的标志性意大利建筑,楼房上的木质百叶窗向外敞开,但是这些建筑绝对谈不上什么美丽,因为大量建筑的墙皮脱落,呈现出破败的景象。
<KP-半只猫> 街上有很多人,因为8月份正是那不勒斯旅游的旺季,只要简单的观察就能轻易的辨认出游客以及本地居民,那些衣着光鲜带着墨镜的就是游客,而街边穿着衬衫神情冷漠似乎有着敌意的人们就是本地居民。
<保罗> “迪欧齐先生,我一直很好奇,您到底是怎么找到我们的,我是美国人,冯先生是中国人,卡尔先生看起来也不太像是本地人吧”用随便问问的口气说
<冯泽宇> “啊……对欸。”忽然意识到自己压根就是为了玩没想那么多,心虚一下,也奇怪起来,“难道是比我更厉害的黑客吗?”
<卡尔> “我?我是西西里人,早年去了趟埃及,从此就很喜欢旅游,现在正在为我的新书寻找灵感,那不勒斯是我的的第一站”
<艾莉娜> 【作为散心而来的艾莉娜一路上边开车边欣赏周围的景色虽然是一个意大利人但是因为家庭原因并没有来过海边城市一时间感到异常新奇】
<骰子娘露娜> 艾莉娜进行侦查检定: D100=56/56 成功
<保罗> 我觉得自己有点白痴,尴尬的笑了笑
<保罗> “总之两位先看看这份资料吧”
<卡尔> “嗯~ o(* ̄▽ ̄*)o”
<冯泽宇> 我看看。
<保罗> 家族的姓氏为菲尔玛奇(Fiammaci),这是他们的家徽,现任家住卡洛·菲尔玛奇在 1944 年刚刚成年时就接替了家主之位,将家族生意转向了橄榄油制造、葡萄酒酿造以 及时尚产业。发展到今日,可说是那不勒斯和庞贝地区非常有势力的人。
<保罗> 还有传言说,这个家族从古罗马时期就存在了,曾有很多旁枝的族人,分散到世界各地。
<保罗>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小的文件
<保罗> 里面说,在二战时期,这个家族曾经进行军火生意。
<保罗> 但之后就没有具体的信息了,也没有标注信息的来源。
<冯泽宇> 我觉得好像没什么可疑的,但是这位帅哥既然这么严肃就不让他下不了台了。我嚼口香糖。
<保罗> “二位还记得你们的邀请信么?”
<卡尔> “哦 有点意思”
<冯泽宇> “我奶奶是意大利人,这个好像不奇怪吧?”我颇有兴致地看他能说出什么。
<保罗> “信中是这么写的,卡洛说自己是离开家庭去意大利南部寻求机会”顿了顿。“然后根据这份资料,他是在刚成年的时候就成为了菲尔马奇家族的家主”
<保罗> “一个外来的青年,在二战中的意大利,在刚成年的那一年成为了一个古老家族的族长,然后发展到今日成为那不勒斯一大势力。这个故事不觉得奇幻了点么。”
<保罗> “而且,他又是怎么找到我们的呢?我可是完全不相信我有什么意大利亲属”
<冯泽宇> “哇,龙傲天。”我兴奋的点在奇怪的地方,“这么说的确有点奇怪,可你不还是来了吗?而且就算有问题,我也当旅游,不会出什么事吧?”
<冯泽宇> “嗯……我不是杠精,你继续。”
<保罗> “简单说吧,我不觉得卡洛真的是我们的远亲,我们被聚集在这里是为了别的目的”先无视冯继续
<卡尔> ”我对自己祖上的事不怎么了解“无奈的摇摇头
<保罗> “你们……最近睡的好么?”
<冯泽宇> “不怎么好,总是做梦,两个人吵架,烦得要死。”
<冯泽宇> “我都想进去帮他们闭嘴。”
<卡尔> ”emmmm,除了奇怪的梦其他都还行“
<骰子娘露娜> 译文:梦到啥奇怪的东西啦?
<保罗> “梦,是吧,是不是一个梦想理想国的愚者,和他不知道阻止的朋友?”
<冯泽宇> “哇。你怎么知道,我的梦里没你啊。”我哈哈开玩笑,“嗯……难道你们也?”
<卡尔> ”是。。。。恩 你怎么知道的“
<冯泽宇> “不会是被诅咒了吧,下降头什么的。”
<保罗> “我想不到其他原因了,两位都是普通人吧,这件事远没有看起来的单纯,如果为了钱搭上小命可就不好了“
<保罗> ”在梦里,我能感觉到邪恶……“
<保罗> ”就在那不勒斯这里“
<卡尔> ”无论如何 这可真是有趣“我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
<冯泽宇> “所以你来了?”对这人多了点敬意,“酷……有点像超级英雄。如果真出什么事情了就麻烦你保护我了,我可是个除了脸啥都没的年轻人啊。”
<冯泽宇> 理直气壮。
<卡尔> ”这也是一种命运不是吗?“新房45°
<保罗> ”我是为了家族的利益而来,这关系到很多人。“我叹了一口气。”算了,我警告过你们了。“
<卡尔> ”方向 我没那么傻 我是有备而来的“那拐杖指了指车顶
<冯泽宇> 我惊了,怎么你们都很大佬的样子。难道只有我一个咸鱼?
<KP-半只猫> 随着你们的交谈,车子平稳的转过了又一个弯道,这时海岸线出现在车子左边,海水的纯净的海蓝色,宛如被温暖的日光照耀着的蓝宝石那样,发出耀眼又美丽的光斑,想比如果是印象派的画家来到这里也会被那美丽的景象折服吧。
<卡尔> ”爱丽丝如果不跳进树洞怎么会有之后的故事呢?“我翻起手中的书说到
<冯泽宇> 我在路上打开手机玩fgo,顺便热情安利两人。
<保罗> 我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着冯,顺便看看废狗
<艾莉娜> 【继续边开车边欣赏风景(反正撞不过我233)】
<卡尔> 礼貌拒绝表示要保住头发
<保罗> 我装一个
<KP-半只猫> 你们看到这里有许多私人游艇、帆船和豪华游轮都停在海边,这里或许是富人们喜爱的区域。
<冯泽宇> 哇我超开心,我要彩虹屁吹保罗,说他又酷又有眼光。
<冯泽宇> 看看外面,随手侦查一下(?)
<KP-半只猫> 随着车子的行驶,你看到外面金色的海滩和许多穿着比基尼的妹子在海边嬉戏。
<卡尔> 拿起手中的书随便念一念”吾日三省吾身,到巴黎乎?达维也纳乎?登七丘之城乎“
<冯泽宇> 哇妹子,我要目测他们的size。
<KP-半只猫> @卡尔 你看着手里的书,念了几句诗,窗外的阳光让你觉得十分温暖。
<KP-半只猫> 车子开的十分平稳,这让今天起的十分早的卡尔有些昏昏欲睡。
<KP-半只猫> 灵感,请)
<骰子娘露娜> 邪恶的残疾人进行智力/灵感检定: D100=53/70 成功
<KP-半只猫> 朦胧中,你好像又听到了两人的谈话。
<KP-半只猫> 无法看周围具体在哪里但是毫无疑问是鲜红的色彩。
<KP-半只猫> "哥哥……真的只能这样了么?"
<KP-半只猫> "错误总有人要来承担的!"
<KP-半只猫> "不!一切都太晚了!"
<KP-半只猫> "至少…………"
<KP-半只猫> 对话断续而不连贯,周围的红色光景不断切换,逐渐……
<KP-半只猫> 声音消失了。
<KP-半只猫> 转而你看见那红色的光芒翻转向你袭来!
<KP-半只猫> sc 0/1d3
<卡尔> 。sc0/1d3
<骰子娘露娜> 邪恶的残疾人的Sancheck:
<骰子娘露娜> 1D100=23 成功
<骰子娘露娜> 你的San值减少0点,当前剩余60点
<KP-半只猫> 看见那燃烧的火焰似乎要将自己笼罩,但你很清楚,这不过是梦境而已,片刻之后,你便清醒了过来,窗外还是碧蓝的大海与金色的海滩。
<卡尔> ”get out of my head“用手揉着自己的眼角让自己清醒一些
<保罗> “你梦到了什么”我直直的看向卡尔
<卡尔> 我向他们说明一下我刚刚看到的
<冯泽宇> “这还有点酷……不对!还真是诅咒啊?”
<KP-半只猫> 尼采在另一个空着的座位上,时不时还喝几口冰镇饮料。
<保罗> “红色的光芒么?不是无数小光点?“
<卡尔> “不是”摇摇头
<冯泽宇> “我总感觉听不出什么,难道是他们在向我们求助?嘿,这方法还挺别致。”
<保罗> “我……之前看到过很多无数的小光点……我知道这听起来很疯狂,但我相信,不,我确定他们是怀有恶意的……”我顿了顿,叹了口气。“不过既然我们的梦不一样,也许的确有什么”
<保罗> “其实,我有一个奇怪的想法“
<冯泽宇> “是什么?”
<保罗> ”就想我刚才说过的,如果做梦是把我们聚集在一起的理由的话,那梦本身是不是就是所谓的菲尔马奇的起源“
<保罗> ”我们也许不是卡尔的血亲,但我们都是菲尔马奇的血脉“我指了指资料,”毕竟,菲尔马奇血脉遍布世界各地“
<保罗> ”但这样,我更坚信了,这趟旅程是危险的“
<冯泽宇> “你说得我都想跑了……所以,见机行事?”
<保罗> ”那些小光点……“我颤抖着”是带来毁灭的源头“
<保罗> ”我是希望你们离开的“
<卡尔> “风险与收获并存不是吗”合上书 鬼魅的一笑
<冯泽宇> “好的,我决定他们给我报销之后就溜。一起溜吗?”
<冯泽宇> 我要和他们相约逃跑.jpg
<保罗> 笑一笑并拒绝,开始觉得冯很有趣
<卡尔> “这样的旅途也不是第一次了 我会追逐自己的命运”坚定的说到
<KP-半只猫> 终于,汽车停在了一个酒店的门前。拉斐尔在副驾驶下了车打开了后面的车门,这时酒店中身穿着红色制服的接待也走向了这边,为你们打开了车门。
<冯泽宇> 我下车,拿起一个耳机塞进左耳,侦查周围。
<KP-半只猫> "先生女士们,这里是我们为你们预定的临时住所,皇家大陆旅店Royal Continental Hotel,在旅店对面就是美丽的海岸线已经那不勒斯有名的蛋堡。"
<冯泽宇> 我下车,拿起一个耳机塞进左耳,侦查周围。
<艾莉娜> 艾莉娜打开车门,把枪盒拎在手中后示意酒店侍从把行李箱带到属于她的房间里
<卡尔> 我拄着拐杖下了车 伸出右手招呼尼采该下车了 向着旅馆走去打量一下这里的环境
<KP-半只猫> 你看到这是一栋十分豪华的酒店,大约有10层,对面就是海滩,不远处就是神秘的蛋堡。
<保罗> 我最后一个下车,先慢慢的远离其他人。让拉斐尔和酒店接车员去照顾其他人
<KP-半只猫> @艾莉娜 侍应接过了你的行李跟在你后面,另一个接待将你的车开到了停车场停放好。
<艾莉娜> 随后艾莉娜想起了前面觉得可能有节日的事情开口向拉斐尔询问道“拉斐尔,那不勒斯最近有什么节日么,我似乎看到很多穿着奇怪的人在大街上”
<艾莉娜> 点了点头同时并没有忘记给侍从小费
<KP-半只猫> “节日?应该没有。不过这时候游客倒是很多。”
<艾莉娜> 皱了皱眉回想起那些穿着厚大衣的人开口说道“那么最近温差很大么,我看到很多人穿着厚重的大衣”
<KP-半只猫> “那些人啊。他们应该是本地人,那些外来的移民后裔总有些奇怪的习惯。”
<冯泽宇> “酷——对了,我们什么时候见那位……呃。”我忘了那个来信人是名字,想了会儿决定放弃思考,“那个老大?”
<保罗> ‘是卡洛“
<保罗> 我走上前去,对最后一位继承人(我眼里)打招呼。
<KP-半只猫> “是卡洛 菲尔马奇先生。”拉斐尔提醒道。
<保罗> “刚才有些匆忙,似乎您也是受菲尔马奇先生邀请的继承人?”
<KP-半只猫> “你们之后有很充足的了解时间。”
<艾莉娜> 艾莉娜看了一眼保罗说道“你好先生,你们不用在意我,我对财产并没有什么需求”随后便进入酒店了
<卡尔> ”恩“点头 然后向里面走去
<冯泽宇> “好吧,客随主便嘛。”我手插兜,无所谓.jpg不过我看见了唯一一个女性,我瞥一眼习惯性目测size(……?)
<保罗> 跟上
<KP-半只猫> 拉斐尔与前台交流了一会,拿着4张房卡朝你们走来。“这4间房的布置都一样,你们可以选一下。”
<KP-半只猫> 房间号分别是501,502,504,506.
<保罗> “女士优先”
<艾莉娜> 艾莉娜看到了前台突然想起了什么对前台说道“请问能给我提供一些礼物的包装带么”
<艾莉娜> 那么艾莉娜拿过了506
<艾莉娜> 对保罗说道“谢谢”
<冯泽宇> “502!吉利!说不准能来段露水情缘啥的!”
<保罗> 我说完,转头向拉斐尔问到。“请问您知道圣方济教堂的位置么?”
<KP-半只猫> “好的女士。”那个帮你拿行李的服务员,从前台拿过了一个精致的礼盒和丝带。
<卡尔> 肩上尼采叼走504的钥匙
<KP-半只猫> “等下和行李一起帮您送上去吧。”
<艾莉娜> “好的,谢谢”
<冯泽宇> 我心里嘀咕那妞真是波涛汹涌呼之欲出,脸也好看啊可惜太高冷了。
<冯泽宇> “!!!”我忽然盯着尼采的鹰双眼放光,用梦幻的语气问,“我能摸摸你的鹰吗?我洗过手了。”
<卡尔> ”那得看它愿不愿意了“
<冯泽宇> 那我试探伸手.jpg
<艾莉娜> 艾莉娜试图通过荒野上的经验判断一下鹰的健
<KP-半只猫> @冯泽宇 骰一个d100)
<骰子娘露娜> 冯泽宇/帕特里克【混血大学生】骰出了: D100=36
<KP-半只猫> 尼采对你的抚摸没什么反应,或许不怎么讨厌你。
<KP-半只猫> @艾莉娜 过)
<骰子娘露娜> 艾莉娜进行生存检定: D100=13/50 困难成功
<KP-半只猫> @冯泽宇 见你得寸进尺,尼采飞起来啄了你的手一下。
<保罗> 我看他们玩鹰,翻了翻白眼
<冯泽宇> 我好委屈,但我也爽了,我给鹰大爷买点好吃的。
<卡尔> ”唉“看见这人把鸟当猫撸有些无语的摇摇头
<KP-半只猫> @艾莉娜 你觉得尼采的眼神锐利,双抓有力,翅膀健壮,从没见过比尼采更好的鹰。
<艾莉娜> 那我要对卡尔说“不错的老鹰,好好对待它”

离线 severebd

  • Peasant
  • 帖子数: 7
  • 苹果币: 1
Re: 【log】红松籽
« 回帖 #3 于: 2019-04-29, 周一 19:32:09 »
log贴不上去,放弃了。
« 上次编辑: 2019-04-29, 周一 19:38:18 由 severeb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