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兽人与饼》3rdnd跑团记录  (阅读 251 次)

副标题: 本次开团dm为 1359760923【咕咕斯】 本人在得到批准后更新以下log

离线 玩家二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兽人与饼》3rdnd跑团记录
« 于: 2019-04-26, 周五 16:01:04 »

团引:这是一座人类村庄,虽坐落于边境,但是却从未有过战乱。数百年前,善龙神巴哈姆特在此处降下神迹,拯救了陷入饥荒中的村民。神迹是一张永不变质肉饼,无论被切成多少份,都会立刻复原如初。无数的人慕名前来,但是饼无法被带出这个村庄,也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久而久之,这里便再次荒废下来,直到一个兽人部落的到来。
  你们一行人在离这里144英里外的剑盾城接到了这个村庄的委托,虽然村民们筹齐的100金币你们完全看不上,但是他们诚恳的请求和巴哈姆特的神迹还是让你们前往了这个村庄。


冒险开始:
19:33:52 <DM> 你们乘坐马车来到了这个边境的小村子,风吹起黄沙与枯草,在墙角的地面形成一个个小漩涡。
19:34:14 <DM> 虽然夏季已经过半,但这里的植被并不茂盛,而田地更是难被废弃的布满杂草,干枯的稻草与被随意的丢弃在田野中,一片荒凉的景色
19:34:49 <DM> 村子的南边的木墙上挂着几名兽人,看起来都还活着。据村民所述,他们潜入村庄是为了寻找圣物的所在地,一大批兽人马上就会袭来
19:34:57 <DM> 开始扮演
19:35:20 < 雷恩> “你们谁去看看那几个兽人死了没有啊”
19:35:36 <陈墨> “不去”
19:35:42 <陈墨> 现在几点了
19:35:55 <陈墨> “好像要到吃中午饭的时间了”
19:35:57 <DM> 太阳高悬
19:36:03 <安蔻.莫> 悬挂在村口的兽人显然是一种警告,【此地民风甚是彪悍】安寇心想,而后决定径直往村内走去,随时注意路边有没有带有武装的成年村人。
19:36:26 <DM> 有一些,不过很少
19:36:27 <梦欣> “这种东西果然还是恶心”
19:36:31 <陈墨> 来自东方美食国度的陈墨打算做一顿好吃的
19:36:38 < 雷恩> “我觉得还行”
19:37:13 <陈墨> 马上去村子里买点瓜果蔬菜和肉
19:37:17 < 雷恩> “我们去村里找个酒馆吧,这都中午了”
19:37:26 <陈墨> “我觉得可以”
19:37:30 <梦欣> “酒馆/斜眼笑可以有”
19:37:35 <DM> 陈墨想买点蔬菜
19:37:41 <陈墨> 还有肉
19:37:47 <梦欣> “敢跟我来上两巡吗?”
19:37:50 <DM> 不过这些东西很少,并且价值很贵
19:37:54 < 雷恩> “来啊”
19:37:58 < 雷恩> “走走走”
19:38:05 <陈墨> 不打算亏待自己
19:38:07 <陈墨> 买
19:38:10 <梦欣> “走!看我今天把你灌倒”
19:38:16 <陈墨> “我来做饭”
19:38:21 <DM> 你花了两金币购买了食材
19:38:22 < 雷恩> 大步开始往村里酒馆走去
19:38:34 <DM> 你们一行人来到酒馆
19:38:50 <陈墨> 看看酒馆干不干净
19:39:03 <安蔻.莫> ”战友们。“安寇转过身同一路前来的伙计们讨论道。“这片聚集地很快就会迎来一场战争,兽人战团的入侵必是棘手的挑战,不过此地勇敢的农民还没放弃抵抗,我提议,我们先去同当地临时武装的指挥部达成联系,而后计划下一步的援助行动。”
19:39:05 <梦欣> 敲一敲桌子“老板!两杯大的麦酒”
19:39:23 < 雷恩> “先喝酒”
19:39:25 <陈墨> “老板,借用下你的厨房”递过去一个金币
19:39:28 <DM> 村子的酒馆很杂乱,喝酒的村民也有很多,你们看的一些村民有着伤势,不过不是很严重
19:39:34 <DM> @圣武(厨子)陈墨 老板同意了
19:39:46 <陈墨> 我拿着食材去厨房做饭了
19:39:52 <DM> 看见你们的装备,老板迅速的给你们端上酒水
19:40:06 < 雷恩> “来,干”
19:40:13 <安蔻.莫> 说完自己的建议,安寇打量起这酒馆里头的环境,她觉着战事迫近,应该会看到一些想要在末日前狂欢放纵的士兵。毕竟并非所有人都必须遵守军纪,那些民兵更是如此。
19:40:16 <陈墨> 做土豆烧肉,素炒白菜,乱炖
19:40:20 <梦欣> “来”然后一杯见底
19:40:24 <梦欣> “好酒!”
19:40:32 <DM> 投吧
19:40:34 < 雷恩> 痛饮三大碗
19:40:54 <DM> @安蔻.莫 40/40hp ac20 你看不见正规的士兵,想来这个村庄也没有
19:40:58 <DM> @圣武(厨子)陈墨 (+2)
19:41:14 <DM> 不过那些身上有伤的人貌似有点底子
19:41:27 <骰子> 间桐樱-魔女 16AC 34/34进行检定:d20=16
19:41:56 <围观群众> R D
19:42:05 < 雷恩> r和d之间有个空格
19:42:05 <骰子> 屠鸽者~凯斯进行检定:d20+8+2=(18)+8+2=28
19:42:23 <DM> 陈墨做出一顿好菜
19:42:40 <陈墨> OK
19:42:41 <DM> 整个酒馆都飘散着香气
19:42:50 <骰子> 玉清道人进行检定:d20+8+2=(12)+8+2=22
19:42:53 <安蔻.莫> 安寇凑近了在狂饮之中的伙计,一把夺下他们的杯子放在桌上。“看那儿,这地方有不少乡民已经武装起来了,他们一定知道现在是谁在带领大家组织反抗。”说着,安寇指了指那些身上有伤的酒客们。
19:43:06 <DM> “手艺不错啊”老板称赞
19:43:09 <梦欣> “不愧是陈墨手艺真好”闻到味道后感叹到
19:43:21 < 雷恩> “味道还行”
19:43:23 <DM> @安蔻.莫 40/40hp ac20 “额…”
19:43:40 <陈墨> “哈哈哈,还好还好,要不要一起,做了很多”感谢老板的夸赞,邀请他一起
19:43:57 <陈墨> 端着菜到那两个喝酒的人旁边
19:44:05 <陈墨> “别光喝酒,来,吃饭”
19:44:11 <陈墨> 招呼队友
19:44:15 <梦欣> @安蔻.莫 40/40hp ac20 “喔噢,看来事情挺严重的”
19:44:54 < 雷恩> “吃完了,该干活了”对老板道“这里是谁在组织武装反抗呢”
19:45:02 <梦欣> 听到后回复冒险者的状态“我们速度解决吧,看来这次事情并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
19:45:33 <DM> @战士 雷恩 ac20 hp45/45 “我们村子的守卫呀”
19:45:35 <安蔻.莫> “虽然说法有点苛刻,但我并非直接从基层一路提拔到现在的位置,我不太会和那些平日里可能并非是战士,只是大难临头拿起武器保护家园的... 士兵讨论。”安寇点了点头,而后接着说道。“毕竟,直接去询问他们的指挥官是何人,会不会... 太直白了?”
19:45:55 < 雷恩> “嗯……我已经问完了”
19:46:30 <安蔻.莫> 瞧见有同伴已经在打听了,安寇便坐在了他的旁边权当陪衬。
19:47:34 < 雷恩> “所以我们要去哪帮忙阻止兽人?”
19:47:49 <陈墨> “你们决定,我到时候干就是了”
19:48:04 <梦欣> @矮人牧师伟特AC25 HP40/40 (我就是这类打字慢的,哭唧唧)
19:48:24 < 雷恩> “先去找村长问问情况吧”
19:48:28 < 雷恩> 走了
19:48:32 <陈墨> “好”
19:48:40 <陈墨> 快速扒拉几口饭
19:48:43 <陈墨> 溜了
19:49:00 <DM> 你们休息够了之后 找到了村长
19:49:10 <梦欣> “行吧”拍桌子起身“老板酒不错”
19:49:24 <DM> “欢迎下次再来”
19:49:48 <DM> 村长一身粗布衣物,干净整洁,看起来不是很老,但也有50岁左右,咳嗽不停
19:50:05 <DM> “咳咳,几位就是接受我们任务的冒险者吗”
19:50:21 < 雷恩> “就是我们”
19:50:25 <陈墨> 不说话,默默计算多久开饭
19:51:06 < 雷恩> “所以现在需要我们干什么”
19:51:14 <安蔻.莫> “你好, 老乡绅。我是来帮助的。”安寇请走上前寒暄道。“村口吊着的兽人战俘真是令人刮目相看,此地民风一定彪悍。”
19:51:23 <梦欣> “是的”立马恢复冒险者庄重的状态“我看来这次事情好像不简单,能否跟我们说明一下”
19:51:41 <DM> “兽人很可能会再次袭击,到时候还得麻烦你们保护村子了”
19:52:03 < 雷恩> “自然如此”
19:52:05 <DM> @安蔻.莫 40/40hp ac20 “那里,他们杀了我们好几个村民,我们气不过才那样的”
19:52:30 <梦欣> “哎,果然啊,放心,我们的到来,绝对不会让这件事发生的”
19:52:30 < 雷恩> “兽人的数量大概有多少”
19:52:41 <DM> “我们不太清楚”
19:53:14 < 雷恩> “不知道具体数量就有点难办啊”
19:53:36 <安蔻.莫> “作战行军是义务之责,但我还是想多问一句。”安寇听完村长简短的叙述后,她反问道。“勇敢的反击才的确不会让恶行得寸进尺,不过那些兽人,是从哪个方向攻过来的呢?”
19:53:55 <DM> @安蔻.莫 40/40hp ac20 “之前是从南门那边”
19:54:27 < 雷恩> “我们去南门看看情况吧”
19:54:35 < 雷恩> “你们去不去”
19:54:47 <梦欣> “走吧”
19:54:55 <DM> “不过我们村子守卫现在就六七个了,民兵也只有30多名,他们要是夜晚来袭,我们怕是守不住全部的防线”
19:55:06 <梦欣> “这件事情不简单还是一起去比较好”
19:55:18 < 雷恩> “那就走吧”
19:55:28 <陈墨> “村子有什么比较结实的地方吗?”
19:55:38 <陈墨> “晚上把村民聚在一起”
19:55:45 <安蔻.莫> ”是南方么,明白了。“安可听完,转过头去骰其他伙伴讨论道。”我常年驻扎于圣殿堡垒里,最近两年才加入传信骑士的行列,还不曾远行过,你们可知道南方有什么臭名昭著的兽人军阀或者将军么?“
19:55:47 <DM> “额,没有”
19:55:52 <陈墨> “然后依托地形防守”
19:55:54 <陈墨> “。。。。。。”
19:56:03 <陈墨> “那算了”
19:56:09 <陈墨> 不说话
19:56:12 <陈墨> 跟着队友
19:56:28 <DM> 那么你们要现在去南门吗
19:56:34 < 雷恩> 去吧
19:57:22 <DM> 你们很快便来到了南门
19:57:29 <陈墨> 跟随
19:58:26 <安蔻.莫> 站在村子南门入口处,安寇极目远眺四周的地势,试图看看这村子之前遭受过入侵的地域环境是个什么样。
19:58:55 <DM> @安蔻.莫 40/40hp ac20 远处是山脉,不过村子前面的空旷的地面
19:59:11 <DM> 雷恩觉得没有死
19:59:53 < 雷恩> 去看看这几个兽人
19:59:59 <陈墨> “你们还好吗?”
20:00:24 < 雷恩> “垃圾们,还活着吗”
20:00:29 <安蔻.莫> ”伙计们,瞧。“安寇的手臂挥向了周围一圈的山川地貌,而后说道。”四面环山,村落却偏处空旷地势,这样敌众可依地形快速转移,我们这一趟不太好确定那伙兽人的老巢了。“
20:00:49 <DM> “………”兽人
20:01:19 <陈墨> 突然想到,晚上的食材还没有着落
20:01:29 <陈墨> 马上进村子买
20:01:41 < 雷恩> 拍拍兽人的脸(啪啪)“活着就啃一声”
20:02:12 <安蔻.莫> 安寇瞧见有队友在同那些绑着的兽人打招呼,也被此情景吸引,转过身去好奇的看着队友的行为。
20:02:16 <骰子> 屠鸽者~凯斯进行 咬 检定:d20+10=(16)+10=26
20:02:30 <骰子> 屠鸽者~凯斯进行 非致命 检定:d3=2
20:02:44 <DM> 雷恩被兽人咬了一口
20:02:56 < 雷恩> 对着他的头来一拳
20:02:57 <DM> 力气挺大
20:03:03 < 雷恩> 给他看看颜色
20:03:11 <梦欣> “竟然还没死?””拔刀
20:03:14 <安蔻.莫> ”当地人的俘虏,我们处置不好吧?“队友对兽人施暴的行为让安寇觉得不安,于是在队友缩回手之后在他耳边小声的提醒道。
20:03:21 <骰子> 战士 雷恩 ac20 hp45/45进行检定:d20+8=(20)+8=28
20:03:28 <DM> 暴击
20:03:40 <骰子> 战士 雷恩 ac20 hp45/45进行检定:d20+8=(5)+8=13
20:03:50 <DM> 暴击成功
20:04:29 <骰子> 战士 雷恩 ac20 hp45/45进行检定:1d3+3=(2)+3=5
20:04:32 <DM> 雷恩一拳把兽人打昏
20:05:04 < 雷恩> 继续问另一个
20:05:24 < 雷恩> “该你了,你也要咬我吗?”
20:05:27 <DM> 另一个依然不说话
20:05:32 <DM> 不过没有咬你
20:05:40 < 雷恩> 对着肚子来一拳
20:05:54 <骰子> 战士 雷恩 ac20 hp45/45进行检定:d20+8=(7)+8=15
20:06:06 <骰子> 战士 雷恩 ac20 hp45/45进行检定:1d3+3=(3)+3=6
20:06:16 <DM> 那么他也昏了过去
20:06:36 <DM> 你看到还剩下2个没昏
20:06:37 <安蔻.莫> 在这位伙计脸转向另一个兽人,即将再次施暴行的时候,安寇拉住了他的胳膊。”你这么做是在折磨犯人,你是要处死这些兽人么?“
20:06:54 < 雷恩> “算了,你来问吧”
20:07:03 < 雷恩> “懒的打了”
20:10:12 <安蔻.莫> 安寇决定就算是审问,也该公平对待每种存在,于是这一次她靠近了另外两个没有昏迷的兽人,对着其中一个说道。”你有一把子力气,兴许在你的伙计们里头也是个好兄弟,但现在你战败了,被束缚于这儿,接受烈日无情烘烤,我问你,你想要再次获得自由吗?“ 安寇一边用忧郁的眼神看着面前兽人的双眼,一边冷静的说道,她已经做好被这兽人吐口水的准备,毕竟这些生番能听懂人话的算是少数。
20:11:00 <DM> 过个交涉
20:11:08 <骰子> .2进行 交涉 检定:d20+5=(7)+5=12
20:11:26 <梦欣> /托腮
20:11:59 <DM> “呵”兽人笑了一下,闭上了眼睛
20:12:18 <DM> 看起来他不相信你
20:12:23 < 雷恩> “这个混蛋”举起拳头
20:12:52 <安蔻.莫> “有一些进展。”面对闭口不谈的暴徒,安寇却不以为然。“至少,这一个,他听得懂我们的话语。”
20:14:43 <安蔻.莫> 而后安寇转向了剩下的一个兽人,同样和面前身材强壮的异族战犯对视后说道。”同样的提议,也对你有效,若是想获得自由,至少你得开口答应出几句。“
20:15:05 < 雷恩> “你可以试试不开口”
20:15:06 <陈墨> @安蔻.莫 40/40hp ac20 (你是战士?)
20:15:11 < 雷恩> 掏出巨剑
20:16:36 <梦欣> “哎,冷静点伙伴”
20:16:47 <梦欣> 拍了拍雷恩的肩
20:16:48 <DM> @安蔻.莫 40/40hp ac20 “什么条件”
20:16:55 < 雷恩> “这个垃圾在挑战我的底线啊”
20:17:13 <梦欣> “让我来,我说几句,他要是不开口,你直接宰了就行”
20:17:15 <DM> 兽人看了看巨剑和安,选择了较为平和的一方
20:19:04 <DM> @圣武(厨子)陈墨 你买完了食材
20:19:26 <安蔻.莫> ”很好,你为你和你其他的同伴赢得了一个机会。"安寇点了点头说道。“很多勇夫不会畏惧死亡,我相信你们也不例外,不过我也相信你们不想死的籍籍无名,一次糟糕的侦查行动让你们陷入了如此僵局,我想能做出这样调度的头儿并不见得高明,如果你愿意说出你最上层军官的名号,并还能回忆起上一次你们扎营的地儿,在那自大而自满的兽人头目被击败后,我保证你们会被安全的流放。”
20:20:37 <DM> “我们的首领是凯诺将军,不过我不会告诉你们扎营的地点”
20:20:43 <DM> 通用语
20:20:56 < 雷恩> “呵,还挺横”
20:21:26 <陈墨> 看看时间
20:21:30 <梦欣> “来让我来试试”推开他们,靠近兽人
20:21:30 <陈墨> 去酒馆
20:21:34 <DM> 下午
20:21:42 <陈墨> 把食材放到老板那里
20:21:45 <梦欣> 小声的说
20:21:52 <梦欣> #我走到队友交涉的兽人身边尽量不让雷恩听到“刚才和你交流的是我们这少数的好人,你却不接受,难道你想和雷恩交流吗?啊?他折磨兽人的方法可能我都不忍心看到呢,哦对对,我记得上次,他才把我重剑插入兽人菊花疯狂搅动呢,那叫声可惨了,我建议你还是老老实实说,毕竟我和他也不是坏人”(恐吓)
20:21:54 <陈墨> 问他旅馆在那,我去订房间
20:22:06 <安蔻.莫> “将军?”安寇倒显得非常诧异,在深思一会后很有礼貌的反问道。“不要误会,这个词儿让我觉得诧异,不过比起来,我听过的一切有头有脸的兽人都会自称为酋长或者【大佬】 偶尔也会有什么军阀的。 出于挑战一位强者的尊敬,你愿意告诉我为什么他被称为将军么?”
20:22:19 <DM> @圣武(厨子)陈墨 这名圣武士,你觉得你的神明派你过来是解决村庄危机,而不是来游玩的
20:22:35 <陈墨> 我相信我的队友
20:22:45 <陈墨> 我订好房间马上汇合
20:22:50 <DM> @梦欣 45hp 15ac 投吧
20:23:17 <骰子> 梦欣 45hp 15ac进行检定:d20+8=(6)+8=14
20:24:49 <DM> @安蔻.莫 40/40hp ac20 “我们部落用这个称呼形容强者”
20:24:57 <骰子> 屠鸽者~凯斯进行检定:d20+4-2=(4)+4-2=6
20:25:09 <DM> 这个兽人好像被你吓到了
20:25:33 <梦欣> “嗯,那么,刚才说的据点是在哪里呢”和善的眼光
20:25:41 <DM> 不过他依然坚持不透露据点在哪
20:26:18 <梦欣> “喔噢,看来是想跟雷恩谈话,那么就如你所愿吧”拍了拍雷恩“交给你了”
20:26:28 <DM> 有历史或者地方的可以过一个知识
20:26:31 <梦欣> 然后递给重剑
20:27:33 <DM> @圣武(厨子)陈墨 陈墨和队友汇合了
20:27:39 <安蔻.莫>  果然,事出有因,一位领袖邪恶的念头让这个兽人部落做出了万劫不复的战争之举,对于自己的审讯已尽力的安寇对那位一直在搭话的兽人说道。“你为你青面獠牙的同伴争得了活下来的机会,我没什么问题了,我会试着同那些被你们激怒的村民争取一间有一席之地安眠的牢房,此外你有什么除了逃跑之外目前想要满足的愿望么?”
20:27:58 <陈墨> “怎么样?”
20:28:05 <陈墨> “你们没干什么坏事吧”
20:28:29 <DM> “我自认为没有”
20:28:44 <DM> @安蔻.莫 40/40hp ac20 “食物和清水”
20:28:52 <陈墨> 我问的队友
20:29:03 <安蔻.莫> 安寇朝着赶过来的圣武士同行招了招手道“这些大块头非常配合,暂且没什么问题了。”
20:29:11 <陈墨> “你为什么觉得没有,你们杀了人家好几个村民诶”
20:29:35 <陈墨> “别人来你们部落,杀你们几个人,你们会觉得你们没干坏事?”
20:29:57 <安蔻.莫> 听完兽人的需求,安寇点了点头,而后解下腰间的陶壶试图挨个先喂他们清水。“先解渴吧,毒辣的太阳下难的安逸,争取牢房还要一会时间。”他同除了那些兽人劝慰道。
20:30:24 <DM> @圣武(厨子)陈墨 “对”
20:31:25 <DM> @安蔻.莫 40/40hp ac20 “……谢谢”
20:32:02 <安蔻.莫>  "家庭教育 社会环境 以及世俗伦理都和我们不一样,和这些旷野里求活的异族争辩这样的问题会让麻烦变得尖锐。“喂完水的安寇同自己的圣武士同行劝道。”世上正是有如此多的不公亟待解决,才会有我们的存在,放松点,兄弟。“
20:32:46 <陈墨> 气的拔出剑
20:33:34 <陈墨> 看了看队友
20:33:40 <陈墨> 又插回去了
20:33:48 <安蔻.莫> ”要和我一起再见见那村长么?”安寇同其他伙计提议道,而后半开玩笑的说着。“这些兽人并非无可救药,至少没有一头恶龙在幕后操纵他们不得不作恶。只要那位将军落马,想必兽人战团必鸟做兽散。“
20:35:25 < 雷恩> “我无所谓,我讨厌这些兽人”
20:36:32 <安蔻.莫> ”我也不喜欢脑子里都是肌肉,还长着獠牙的男人,但也老天让他们存在必然有天的道理。“安寇同那位战士同伴说道。
20:37:04 <DM> @圣武(厨子)陈墨 (短团不用想暗卫了)
20:37:49 < 雷恩> “算了,现在我们要干啥”
20:37:57 <陈墨> @安蔻.莫 40/40hp ac20 (你是圣武士?)
20:38:18 <安蔻.莫> “好了,我真得去找那位村长了,不管怎么样,那些兽人的确成了有组织有领导的战帮的事情必须让这村子里的其他人都知。”安寇说完,便返回村内去找那位德高望重的乡绅商讨了。
20:38:36 <DM> 你们再次来到了村长的房间
20:39:25 <安蔻.莫> “老乡绅?“安寇朝房间内喊了一声,想确定村长是不是还呆在屋内。
20:39:41 <DM> 还没进去便听见了剧烈的咳嗽声,看到你们进来,村长随手把一个东西放进了怀里
20:40:01 <DM> “咳咳,各位来这是有什么事吗”
20:40:11 <陈墨> 看看那是啥?
20:40:17 <陈墨> 好奇的圣武士
20:40:36 <DM> 你没看清
20:40:41 <陈墨> OK
20:42:20 <安蔻.莫> ”的确,要事相商。“安寇直奔主题的同那位村长说道。”那些兽人俘虏所言,他们的战团就是附近的部落汇聚而成,而他们的领导者是一位被兽人们尊成为将军凯诺的强者,这种级别的军事组织已经不是篱笆能阻拦的了,我希望你能尽快通知所有村里头的成年人这件消息。“
20:42:41 <DM> “啊,那我们怎么办”
20:43:57 <安蔻.莫> ”这座村子我初来乍到,不知老人妇女和儿童的数量是个多少?如果全部是青壮,我觉着乘夜幕可以撤退到最近的都城里求得援助。“安寇先提出了一个较为简单的撤退方案。
20:45:02 <DM> “我们村子有100人左右,除了30多民兵和8名守卫,其他都是没有战斗能力的老弱病残”
20:45:40 < 雷恩> “这种情况只能先暂时撤到附近的城里了”
20:46:01 <陈墨> “先撤吧”
20:46:05 <安蔻.莫> 大量老弱的消息让安寇明白撤退只会是一场无可挽回的屠杀,而后她看向了自己的同伴,眉头紧锁,好像没什么主意。
20:46:09 <DM> “不过这附近没有什么大的部落,不可能这么厉害吧”
20:46:43 <DM> “大部落也不可能在乎我们这小村子”
20:47:15 <安蔻.莫> “说的极是,在确定一个在离开我们庇佑后村子也能安然无恙的办法我会直接去会一会那位凯诺将军。”安寇点了点头说道。
20:47:51 < 雷恩> “让那群垃圾兽人看看我们的厉害”
20:47:52 <安蔻.莫> 然后,她继续用无助的眼神看着其他同伴,她希望那些佣兵老油子和历战军士们有点办法。
20:48:25 <陈墨> “或许他们是朝你们村子的一些东西来的?”
20:48:37 <陈墨> “那个饼?”
20:48:45 < 雷恩> “我好像听说过这个传说”
20:48:50 <梦欣> “话说,村长,刚才你装兜里的是啥啊”听到队友说的话问道村长
20:49:03 <DM> @梦欣 45hp 15ac “没什么”
20:49:11 <DM> @圣武(厨子)陈墨 “很可能”
20:49:21 <梦欣> “嗯哼……”盯着村长
20:49:26 <陈墨> “那必须得跑啊”
20:49:57 <陈墨> “你知道兽人怎么说的吗?他居然不认为自己在你们村子里杀几个人是错事”
20:50:11 <陈墨> “到时候大军压境,肯定是片甲不留,寸草不生啊”
20:50:32 <DM> 村长有些慌乱
20:50:40 <DM> “要是能走我们早就走了啊”
20:51:00 <DM> “离开这里,我们没有神迹,有没有田,会死的”
20:51:24 <DM> “还不如留在村子拼一拼,我不信会有大部落来打我们村子”
20:51:29 <陈墨> “我的意思是”
20:51:40 < 雷恩> “他的意思是我们去把兽人部落歼灭了吧”
20:51:41 <陈墨> “老弱病残先出去避一避”
20:51:41 <安蔻.莫> ”别着急,我不会逃跑的,传信者从不抛弃任何值得被救赎的子民。“安寇虽不明白队友们所说的是什么,但赶忙对那位着急的村长安抚道。
20:52:00 <陈墨> “青壮留守”
20:52:05 <陈墨> “不然打起来”
20:52:16 <陈墨> “老弱病残我们人不够,保护不了”
20:52:32 <陈墨> “再说,神及不是带不出村子吗?”
20:52:47 <DM> @圣武(厨子)陈墨 他们不会走的…再说谁去掩护他们呢
20:52:49 <陈墨> “到时兽人只有放弃,你们在回来啊”
20:52:54 <陈墨> “不过几天”
20:53:02 <陈墨> “谁不会走?”
20:53:04 <DM> 路上野狼猛虎什么的都是危险
20:53:23 <陈墨> “那干脆全部都走”
20:53:29 <陈墨> “饼扔在村子里”
20:53:40 <陈墨> “反正神记也带不走”
20:53:48 <DM> “………”
20:53:57 <DM> “咳咳”
20:54:14 <陈墨> “我不信兽人大军还蹲在这里不走了”
20:54:17 <DM> “你们说他们会有一大群兽人,有什么证据吗?”
20:54:30 <DM> 村长摇了摇头,恢复了理智,看着你们
20:54:40 <陈墨> “外面的兽人俘虏招的”
20:54:55 <DM> “他们的话能信?”
20:55:11 <陈墨> “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
20:55:22 < 雷恩> “既然这都不走那你们就等死吧”
20:55:24 <陈墨> “那村民全都要死在这里”
20:55:46 <陈墨> “你有证据证明他们说的是假话吗?”
20:55:58 <DM> “各位大人,我们请你们来是解决事情的,不是让你们来帮我们搬家的”
20:56:16 <DM> “现在你们来这只听了兽人们说话,甚至没做过侦查”
20:56:30 <DM> “咳咳……”老者又开始咳嗽起来
20:56:49 < 雷恩> “所以我们要做啥,你说啊,我们去做”
20:57:05 <梦欣> “村长,看你身体不太好啊”
20:57:15 <陈墨> “也是,那村子里有熟悉地形的人吗?身手灵活,善于潜行的那种”
20:57:17 <DM> @梦欣 45hp 15ac “老毛病了”
20:57:19 <陈墨> “你看到了”
20:57:31 <陈墨> “我们4个擅长正面搏杀”
20:57:38 <DM> @圣武(厨子)陈墨 “很遗憾,原先有,但现在没有了”
20:57:42 <陈墨> “。。。。。。”
20:58:10 <DM> @战士 雷恩 ac20 hp45/45 “咳咳,保护村子不受兽人袭击,其他的你们可以自由发挥”
20:58:14 <安蔻.莫> “我同伴让村民们撤走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我们虽然都是身经百战训练有素的义士,但那些兽人现在在暗处,我们在明处实在是为人刀俎,如果我们为了打探兽人的消息离开镇子,那么等到兽人战团杀将过来,没有了我等的援助,想必要付出的代价一定比上次的对抗他们的侦查队伍还要惨痛,希望村长先别着急,我等在此也是为了大家的安稳商讨大计的。”安寇看村长咳嗽的厉害,打心眼里有些担心,这老人家会不会有什么隐疾?只得先开口缓和一下气氛。
20:58:23 <陈墨> “你打算让我们4个外乡人,在一个不在根底的地方,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跑”
20:58:34 <陈墨> “村长,实话和你说”
20:59:10 <陈墨> “如果兽人人数少点还好说,但你看到了,人一多,村子里肯定死人”
20:59:19 <陈墨> “外出避两天肯定不会死人”
20:59:20 <DM> “兽人们白天被阳光照射会目眩,他们一般在夜晚行动”
20:59:36 <陈墨> “但关键是,夜晚我们战斗力更弱”
20:59:57 <DM> @安蔻.莫 40/40hp ac20 “可我们真的走不了啊”
21:00:03 <陈墨> “为什么走不了”
21:00:07 <梦欣> “村长不想走,一定有什么必须要在这的理由吧,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理由吧”微笑“不过,现在的危险,可能不止我们四个就能搞定,即使如此,也要留下,看来……村长,你瞒着什么啊”
21:00:10 <DM> “那各位你们说应该怎么办”
21:00:16 <陈墨> “你先说”
21:00:19 <陈墨> “为什么走不了”
21:00:26 <DM> “原因我都说了”
21:00:37 <安蔻.莫> “这样吧,既然没什么好主意,我们四位晚上分两波协助民兵执守,分别先从提防最有可能的夜袭开始。”同样,安寇对其他人提出了自己身为女流之辈尽心想出的最可能办法了。
21:00:54 <DM> “路上的野兽,强盗,没有食物,田地,每一处都是致命的危险”
21:01:21 <DM> “只凭兽人大几句话,村民是不会离开的”
21:01:41 < 雷恩> “算了,我晚上去守南门,我们先守一天看看情况”
21:01:57 <DM> 也只能这样了
21:02:27 <安蔻.莫> 安寇说完,透过门扉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接着同村长说道。“我不会走的,撤退也只是不得已的计划,在此之前除非不幸战死,我会一直同你们在一个战线的。 不过我期望能给那些兽人战俘提供一处安逸的牢房,折磨敌人的士兵只会激怒这些嗜战的兽人。老乡绅你意下如何?”
21:02:50 <陈墨> “我的意见是”
21:02:53 <DM> “啊?”村长疑惑了一下
21:03:10 <陈墨> “让大家聚在一起”
21:03:18 <梦欣> “好的,村长,我不过问,只是希望,别有什么任务外的事情发生,如果发生了,希望你”特地停顿,然后向门外走去回头向队友微笑道“队友们,你们问完就安排一下吧”然后在门口等着
21:03:22 <DM> @安蔻.莫 40/40hp ac20 “如果是各位的选择,我们也没有问题。”
21:03:36 <陈墨> “尽量减小需要保护的范围”
21:03:47 <DM> @圣武(厨子)陈墨 “可以,我尽量”
21:03:52 <陈墨> “你看到了,单打独斗的话,村民们不是对手”
21:04:05 <陈墨> “那尽力吧”
21:04:14 <陈墨> “如果今晚兽人不少的话”
21:04:21 <陈墨> “那明天必须走了”
21:05:01 <DM> “嗯”
21:05:22 < 雷恩> 我们分配一下吧
21:05:33 < 雷恩> “都去哪守”
21:05:46 <梦欣> “我建议报团”
21:05:57 <梦欣> “我们现在不清楚敌人数量”
21:06:08 <梦欣> “很有可能会有意料外的发生”
21:06:16 < 雷恩> “那我们都去南门?上次兽人就是从南门来的”
21:06:17 <梦欣> “为了各位安全,我建议一起”
21:06:30 < 雷恩> “可能兽人的部落在南面”
21:06:33 <安蔻.莫> ”是的,那么,今晚诸位还是恪尽职守第一天来这座村子的要职吧。“安寇附和着说道。”无论是迎接日落还是守望星空,我都不把他们看做麻烦,前半夜还是后半夜我都可以接受安排。我的计划是武装到牙齿骑乘战马巡逻村庄的外围和任何要道关隘,诸位有想和我一个班次的么?“
21:06:34 <陈墨> 建议报团
21:07:31 <梦欣> “我现在害怕,他们下一波会不会两边袭击”
21:08:01 <梦欣> “如果那样,那么我们并无能力帮助村民们,不如说我们都可能牺牲在这里”
21:08:07 < 雷恩> “我们就这几个人,怎么也不可能全部守住的”
21:08:20 <陈墨> 去旅馆
21:08:22 < 雷恩> “不如全部守住南面”
21:08:22 <梦欣> “不知道有没有号角这东西”
21:08:30 <陈墨> 回房间睡觉
21:08:38 <梦欣> “如果那里攻过来,起码也知道位置”
21:08:48 <陈墨> “老板,记得天黑前喊我”
21:08:54 <陈墨> “我还要去守夜”
21:09:21 <安蔻.莫> ”孤军奋战毫无胜算,如果敌人数量达到可怕的程度,二人一组可以回去一个报信。你们觉得如何。“安寇还是有些固执的坚持自己的看法。
21:09:22 <DM> 你夜晚准备如何行动
21:10:58 < 雷恩> “我们先去旅馆休息一会儿吧,等天黑都去南门守夜”
21:11:09 <梦欣> “我赞成”
21:11:23 <梦欣> “话说我们要不先安排村民们”
21:11:36 <安蔻.莫> ”要不..  咱们还是四人一伙?守夜的时候另外两个伙计就麻烦点在外头露天休整着?“想了想分散或许不是个好点子,于是安寇又提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案。
21:11:49 <梦欣> “我有一办法”
21:12:06 <安蔻.莫> “但说无妨。”安寇点了点头。
21:12:25 <梦欣> “我们给一匹马给村民们,然后让他们守一路,如果发生事情,也有人会来通报我们”
21:12:35 < 雷恩> “可以”
21:13:03 <梦欣> “先给一个看上去并不能打的,当通报兵”
21:13:06 <安蔻.莫> “战马性烈,那些乡勇真能驾驭么?”这次,唯独安寇提出了不赞同的看法。
21:13:31 <梦欣> “啧……此地应该也有善马术的人吧”
21:14:42 <安蔻.莫> “临时挨家挨户征募骑手恐怕来不及,不然他们也不用守着此地挨饿了,毕竟牛羊是最简单让家庭富足的牲畜。”安寇对于此地有会骑马的乡民保持怀疑态度。
21:14:59 <梦欣> “也行”
21:15:09 <梦欣> “今晚看来是个不眠之夜呢”
21:15:27 <陈墨> 现在睡觉啊
21:16:49 <陈墨> 对
21:17:04 <DM> 你们做好安排,在村子南门开始守夜
21:17:09 <DM> 一夜无话
21:17:14 <DM> 第二天,清晨
21:18:05 <梦欣> “啥都没来……啧”看了看太阳要升起的时候“要不我们先去睡吧”
21:18:05 <安蔻.莫> 熬一夜的安寇几乎困的不成样子,在和自己的白马坐骑道别完将它驱回天界后便摇摇晃晃的支撑着全身的盔甲返回能提供一席睡觉之地的旅馆去了。
21:18:21 <DM> 太阳从山侧升起,刺破天边的黑暗
21:18:59 <陈墨> 开始祷告
21:19:31 <DM> 安先回到旅馆休息了
21:19:35 <安蔻.莫> 安寇耳旁全是嗡嗡的幻听,艰难的看了一眼夕阳后头身后精神头还十足的队友们招呼道。“早上了... 真好... 各位我先去休整了,有事记得唤我。”
21:19:39 <梦欣> 拖着困的不行的身体,去往旅馆睡觉
21:19:41 < 雷恩> 回去休息
21:19:42 <梦欣> 盔甲脱了
21:19:49 <梦欣> 剑放旁边
21:19:54 <梦欣> 不抱着吧
21:20:09 <DM> 陈墨的祈祷结束了
21:20:16 <DM> 你回去休息嘛
21:20:34 <陈墨> 休息
21:20:37 <梦欣> 我抱着我那重剑睡觉觉(话说穿轻甲睡觉不知道会不会有dibuff)
21:20:43 <陈墨> 叫老板中午喊我
21:20:55 <陈墨> 那我穿着睡
21:21:01 <陈墨> 我点了耐久
21:21:03 <DM> 疲惫的你们在旅馆陷入沉眠
21:21:05 <陈墨> 穿着睡没问题
21:21:40 <DM> 此时,村子的南门,一队商队正在架着马车赶来
21:22:26 <DM> 睡梦中的你们被慌乱的村民吵醒
21:22:42 <DM> “兽人,兽人打过来了!”
21:22:50 <梦欣> “wdf?”
21:22:51 <DM> “跑啊!”
21:23:01 < 雷恩> “嗯!发生什么了!”
21:23:03 <梦欣> 快速拿好重剑
21:23:10 <梦欣> “啧没想到”
21:23:23 < 雷恩> 迅速穿戴好装备
21:23:36 <梦欣> “同伴们,快速整装!有活要干了”大声说
21:23:40 < 雷恩> “居然这个时候进攻!”
21:23:44 <陈墨> 拿起武器
21:23:46 <陈墨> 下楼
21:23:51 <陈墨> 上马
21:24:00 <陈墨> 迅速朝那里赶去
21:24:02 <安蔻.莫> 安寇猛地被那些叫嚷声惊醒,几乎是身无寸物的拿起盾牌和弯刀,她背着那有着肩带的长枪,奋不顾身的着旅馆外冲去
21:24:17 < 雷恩> 骑马赶去,带着队友
21:24:22 <DM> 你们全服武装,赶下楼去
21:25:34 <DM> 你们离开旅馆,村子里到处都是慌乱的村民
21:25:54 <陈墨> “敌人在那里”
21:26:04 <梦欣> 随机拉个村民“哪打来的!”
21:26:07 <DM> “南,南门”
21:26:19 <DM> 这时,几个兽人看见了你们
21:26:20 <陈墨> “能战斗的,拿起武器,和我上”
21:26:22 <梦欣> “你们先藏好,我们去帮忙”
21:26:28 <陈墨> 大喊到
21:26:35 <DM> 他们对视了一眼,迅速开始撤退
21:26:40 <梦欣> “全队,准备!”
21:26:42 <陈墨> 然后拍马前往
21:26:48 <梦欣> 看见兽人后大叫
21:27:14 <安蔻.莫> ”大家不要慌!我们还没有抛弃你们!快进入那些有石头墙的结实屋子里,准备做好防御,南门我们这就去。“安寇同那些慌乱的人群呼喊道,随后便唤来了同自己同生共死的白马伙伴。
21:27:27 <梦欣> “会弓箭的别让他们跑了”
21:28:22 <DM> 此时的你们打算怎么办
21:28:26 <安蔻.莫> 安寇一跨上马鞍,便着急慌忙的向着南方的方向驶去。(退了好吧,但愿别造成大范围牺牲,早知道我坚持不穿衣服直接赶过去惹)
21:28:36 <陈墨> 看看情况,到底敌人人数集合
21:28:42 <陈墨> 几何
21:28:44 <DM> 路上都是慌乱的人群,马匹也无法追上逃跑的兽人
21:29:24 <梦欣> “事情不简单”
21:29:25 <陈墨> 。。。。。。
21:29:32 <梦欣> “各位小心点”
21:29:37 <DM> 你们一行人前往北门
21:29:39 <陈墨> 那我们就是去北门吧
21:29:45 <陈墨> 等等
21:29:49 <陈墨> 我掏出渔网
21:29:58 <陈墨> 对准逃跑的兽人就是一扔
21:31:02 <DM> @圣武(厨子)陈墨 (早就看不见了…你这射程是多远)
21:33:53 <DM> 你们在这里遇到了三名兽人
21:34:09 <陈墨> 一拍马屁股
21:34:10 <陈墨> 上
21:35:06 < 雷恩> 我
21:35:29 <陈墨> 我
21:35:38 <陈墨> 我记得我马有加成来着
21:36:08 <DM> 集体投掷先攻
21:36:17 <骰子> 安蔻.莫 40/40hp ac20进行 先攻安寇 检定:d20=17
21:36:29 <骰子> 战士 雷恩 ac20 hp45/45进行检定:d20+5=(13)+5=18
21:36:33 <骰子> 梦欣 45hp 15ac进行检定:d20=7
21:36:38 <骰子> 圣武(厨子)陈墨进行检定:d20+4=(8)+4=12
21:37:19 <DM> 雷恩18
21:37:19 <DM> 安17
21:37:19 <DM> 陈墨12
21:37:19 <DM> 狂战7
21:37:34 <骰子> 屠鸽者~凯斯进行3次 兽人 检定:d20+6=14 19 9
21:37:52 <DM> 兽人19
21:37:52 <DM> 雷恩18
21:37:52 <DM> 安17
21:37:52 <DM> 兽人17
21:37:52 <DM> 陈墨12
21:37:52 <DM> 兽人9
21:37:52 <DM> 狂战7
21:37:55 <DM> 兽人回合
21:38:29 <DM> 兽人向安冲锋
21:39:03 <骰子> 屠鸽者~凯斯进行 砍安 检定:d20+12=(5)+12=17
21:39:16 <DM> 雷恩回合
21:39:40 < 雷恩> 用巨剑对兽人直劈而下
21:40:15 <骰子> 战士 雷恩 ac20 hp45/45进行检定:d20+8=(2)+8=10
21:40:31 <DM> 格挡
21:40:38 <DM> 安的回合
21:41:06 <安蔻.莫>  直杀马前的兽人并没有伤的着安寇片寸,机敏的马儿不可思议的扬起了前蹄躲过了兽人的袭击。 ”这样的战法无法取胜,你们现在还有投降的机会。“安寇说道。(描述下自己之前闪避动作 说一个不占短语的话)
21:42:26 <安蔻.莫> 劝阻完,安寇利索的抽出了随身的弯刀,而后抚了抚自己天界战马伙伴的马鬃,这种被包围的情况早已在堡垒的马场中训练过千百次,而现在,必须——人马合一。 (安寇超过1bab即时动作抽一个单手武器精致弯刀,标动A一次,战马全回合攻击)
21:42:42 <骰子> 安蔻.莫 40/40hp ac20进行 猛力3 安寇攻击 检定:d20+5+3+1+1-3=(12)+5+3+1+1-3=19
21:42:53 <DM> 中
21:43:07 <骰子> 安蔻.莫 40/40hp ac20进行检定:d6+3+3=(3)+3+3=9
21:43:26 <骰子> 安蔻.莫 40/40hp ac20进行2次 踢 检定:d20+7=12 23
21:43:32 <DM> 中1
21:43:37 <骰子> 安蔻.莫 40/40hp ac20进行检定:d6+4=(2)+4=6
21:43:43 <骰子> 安蔻.莫 40/40hp ac20进行 咬 检定:d20+2=(13)+2=15
21:43:57 <DM> 兽人被安和战马击伤
21:43:59 <DM> 不中
21:44:05 <DM> 兽人回合
21:44:46 <DM> 兽人冲锋陈墨
21:45:09 <骰子> 屠鸽者~凯斯进行 猛力 检定:d20+12-6=(1)+12-6=7
21:45:11 <安蔻.莫> 轻骑兵战术早已训练的驾轻就熟,当扬起的马蹄落地重踏的瞬间,被踩到脚趾的兽人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一片弯曲的刀刃割开了一个口子。
21:45:27 <DM> 一斧劈在地面
21:45:31 <陈墨> 。。。。。
21:45:37 <DM> 陈墨回合
21:46:08 <陈墨> 我翻身下马,抽出长剑,怒吼一声,一剑像这个兽人砍去
21:46:48 <骰子> 圣武(厨子)陈墨进行检定:d20+5=(4)+5=9
21:46:51 <陈墨> emmmm
21:46:54 <DM> 躲闪
21:47:27 <DM> 兽人回合
21:47:33 <DM> 兽人冲锋雷恩
21:47:41 <骰子> 屠鸽者~凯斯进行 猛力 检定:d20+12-3=(7)+12-3=16
21:47:51 <DM> 狂战回合
21:48:38 <DM> 狂战回合
21:50:31 <DM> 中
21:52:57 <DM> 一剑重伤兽人
21:53:06 <DM> “嘶!”
21:53:13 <DM> 兽人回合
21:53:26 <DM> 你们看到后面好像有兽人援军
21:53:41 <DM> 兽人全力斩击安
21:54:03 <骰子> 屠鸽者~凯斯进行检定:d20+10=(20)+10=30
21:54:09 <骰子> 屠鸽者~凯斯进行 暴击 检定:d20+10=(4)+10=14
21:54:19 <骰子> 屠鸽者~凯斯进行 第二下 检定:d20+5=(9)+5=14
21:54:26 <骰子> 屠鸽者~凯斯进行检定:d12+6=(11)+6=17
21:54:33 <DM> 雷恩回合
21:54:53 < 雷恩> 对我正前面兽人直劈而下
21:54:59 <DM> 巨斧破开全身甲,安的肩膀血肉模糊
21:55:11 <骰子> 战士 雷恩 ac20 hp45/45进行检定:d20+10=(17)+10=27
21:55:15 <DM> 中
21:55:47 <骰子> 战士 雷恩 ac20 hp45/45进行检定:2d6+4+2=(5+3)+4+2=14
21:56:02 <DM> 这个攻击安德兽人摇摇欲坠
21:56:11 <DM> 安的回合
21:56:25 <安蔻.莫> “ 退敌为先,不要在无助的敌人身上浪费时间,保持阵线,伙计们”安寇忍着疼朝其他队友喊道。
21:57:09 <DM> “人类的杂碎,死吧!”兽人高呼
21:57:54 <安蔻.莫> “帮我一把,老伙计。”安寇对着自己身下的白驹轻声说到,而后这战马通人性似得往后开来了一个蹄子的距离,接着安寇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趁机丢下一面盾牌的她抽出了一张卷轴攥在了手里。(战马五尺快步后退, 标动圣疗10全奶自己 还有的一个移动抽一张治疗轻伤。)
21:58:22 <DM> 兽人回合
21:58:40 <DM> 兽人大步向前,夹击雷恩
21:58:49 <骰子> 屠鸽者~凯斯进行 猛力 检定:d20+12-3=(16)+12-3=25
21:59:08 <骰子> 屠鸽者~凯斯进行检定:d12+12=(4)+12=16
21:59:29 <DM> 雷恩也被击中
21:59:37 <DM> 陈墨回合
22:01:18 <陈墨> OK
22:01:37 <陈墨> 我往前五尺和雷恩夹击那个兽人
22:02:11 <陈墨> 示意自己的马跟着和前面那个兽人斗一斗
22:02:43 <DM> 投吧
22:03:40 <DM> 陈墨投攻击
22:03:46 <骰子> 圣武(厨子)陈墨进行检定:d20+5+10=(5)+5+10=20
22:04:16 <DM> 中
22:04:18 <陈墨> 马怎么骰)
22:05:12 <骰子> 圣武(厨子)陈墨进行检定:1d8+3+1=(5)+3+1=9
22:05:29 <DM> 兽人昏迷不醒
22:05:38 <DM> 兽人回合
22:07:07 <DM> @圣武(厨子)陈墨 (我可以行动了吗)
22:07:29 <骰子> 屠鸽者~凯斯进行 稳定 检定:d100=93
22:07:38 <DM> 狂战回合
22:09:07 <DM> 格挡
22:09:17 <DM> 兽人回合
22:09:25 <DM> 兽人夹击雷恩
22:09:37 <骰子> 屠鸽者~凯斯进行 猛力全开 检定:d20+12-6=(15)+12-6=21
22:09:43 <DM> 中吗
22:09:59 <骰子> 屠鸽者~凯斯进行检定:d12+18=(10)+18=28
22:10:21 <DM> 全身甲再次被砍出裂痕
22:10:27 <DM> 雷恩回合
22:10:50 < 雷恩> 对我前面兽人的砍
22:11:07 <骰子> 战士 雷恩 ac20 hp45/45进行检定:d20+11=(12)+11=23
22:11:15 <DM> 中
22:11:34 <骰子> 战士 雷恩 ac20 hp45/45进行检定:2d6+5+2=(4+2)+5+2=13
22:11:44 <DM> 兽人倒地不起
22:11:52 <DM> 安的回合
22:12:05 < 雷恩> 看另一个
22:12:29 <骰子> 战士 雷恩 ac20 hp45/45进行 猛力全部 检定:d20+6=(18)+6=24
22:12:42 <DM> 中(不能调整猛力)
22:13:17 <骰子> 战士 雷恩 ac20 hp45/45进行检定:2d6+5+2=(6+6)+5+2=19
22:13:26 <DM> 重伤兽人
22:13:34 <DM> 安的回合
22:14:34 <安蔻.莫>  “栗宝”只是说出驾驭的名字,骑手和战马间的默契早已不辨自明,重新杀入战局的白驹对着那兽人又是一阵猛烈的踩踏,而战马上的姑娘却呼唤起了己方战士的名字。“撑住,雷恩!”(战马五尺左上靠近雷恩,标动撕卷轴使用治疗中伤至于己方, 然后下一个移动拿卷轴)
22:14:48 <骰子> 安蔻.莫 40/40hp ac20进行 施法者等级检定 dc6 检定:d20+2=(1)+2=3
22:15:28 <DM> 过个感知鉴定
22:16:05 <骰子> 安蔻.莫 40/40hp ac20进行 (感知检定) 检定:d20+2=(12)+2=14
22:16:06 <DM> OK
22:16:31 <DM> 安没释放出卷轴中的魔法
22:16:41 <DM> 兽人回合
22:17:10 <DM> 最后的兽人全回合撤退
22:17:18 <DM> 陈墨回合
22:17:20 <安蔻.莫> 手忙脚乱之中,安寇先一步扯碎了卷轴,而一眼都没有看上头的字,她这时候才意识到学习术法是多么的艰难。(描述失败)
22:18:49 <陈墨> 那我冲刺砍兽人
22:18:56 <安蔻.莫> 混乱中安寇抬起头,虽满手羊皮纸的碎屑但她还是决定分辨一下这个兽人暴徒逃窜的方向是否是出事的镇北头。
22:20:09 <陈墨> 那dm
22:20:18 <陈墨> 我冲锋砍那个兽人
22:20:31 <DM> 投吧
22:21:43 <骰子> 圣武(厨子)陈墨进行检定:d20+5+3+2=(4)+5+3+2=14
22:21:56 <DM> 格挡
22:22:01 <DM> 狂战回合
22:24:17 <DM> @矮人牧师伟特AC25 HP40/40 (冲锋不能偏)
22:24:47 <陈墨> 等等
22:25:00 <陈墨> 我就占了一个格子啊
22:25:11 <DM> @圣武(厨子)陈墨 有疑问吗
22:25:36 <DM> @(狂战!)梦欣 45hp 15ac 五尺之后不能移动
22:25:50 <DM> 狂战可以行动了吗
22:26:27 <DM> 雷恩回合
22:26:34 <雷恩> 喝药
22:26:37 <DM> 狂战全力防御
22:26:41 <雷恩> 治疗中伤
22:26:59 <雷恩> 这个治疗量骰多少啊
22:27:07 <雷恩> 我忘了
22:27:52 <骰子> 战士 雷恩 ac20 hp45/45进行检定:2d8+3=(2+5)+3=10
22:28:02 <DM> 雷恩的伤口开始恢复
22:28:08 <DM> 安的回合
22:28:13 <安蔻.莫> “你真是顽强的不可思议,身上碗大的疤足以击倒不少身经百战的勇士,先别乱动,不然伤口撕裂开来以后可养不回去,那疤痕就丑的不行了。”安寇一边叨扰着一边将卷轴收了回去,换上了一跟胳膊长短的白杨木长棍,轻触在了几乎是个血人的雷恩伙计肩上。(移动更替一下道具,标动魔杖  战马动作为和雷恩的战马并驾齐驱。)
22:28:16 <骰子> 安蔻.莫 40/40hp ac20进行检定:d8+2=(8)+2=10
22:28:41 <DM> 兽人回合
22:28:51 <DM> 兽人快速逃窜
22:29:00 <DM> 消失在房屋后面
22:29:06 <DM> 陈墨回合
22:29:13 <DM> 你要追击吗
22:30:13 <陈墨> 召唤我的马儿
22:30:20 <陈墨> 上马就是一追
22:30:21 <DM> @矮人牧师伟特AC25 HP40/40 (有疑问吗)
22:30:41 <DM> 圣武士全回合召唤马匹
22:30:44 <DM> 战斗结束
22:31:14 <DM> 等你再追的时候,已经找不到兽人了
22:31:46 <陈墨> 不是啊
22:31:50 <安蔻.莫>  “这个逃卒是在往北!”突然,辨明了方向的安寇赶忙同其他人提醒道。“咱们快些前去北门,希望那儿不要沦陷了。”(出事是北边吧)
22:31:55 <陈墨> 我召唤的是我那匹买的马
22:31:57 <陈墨> 喵喵喵?
22:32:08 <陈墨> 可能是我意思错了
22:32:13 <陈墨> 招呼我的马儿
22:33:02 <安蔻.莫> “雷恩,你要是好些了就别放下武器,战斗还没结束。”几乎想要立刻奔赴北门的安寇却又放不下身旁的伤员,直截了当的询问显露出她着急的势头。
22:33:15 <雷恩> “啊~我受伤不轻啊,幸好我提前带了不少药水”
22:33:20 <DM> 你可以过个骑术(DC20)
22:33:25 <雷恩> 喝两瓶药
22:33:38 <骰子> 战士 雷恩 ac20 hp45/45进行检定:4d8+6=(8+6+5+2)+6=27
22:33:52 <雷恩> 加满了
22:34:02 <骰子> 圣武(厨子)陈墨进行检定:d20+7=(18)+7=25
22:34:10 <陈墨> 我上马了
22:35:54 <陈墨> 我骑马去追兽人了
22:35:57 <DM> 我在这边给你们查规则呢
22:36:30 <DM> 圣武士呼唤马匹,按照驯养动物应该是移动动作
22:37:18 <陈墨> 所以我追的上那个家伙吗?
22:37:58 <DM> 存
22:38:12 <安蔻.莫> rua~  存档惹
22:38:15 <围观群众> @屠鸽者~凯斯 (召唤不是整轮吗)
22:38:20 < 雷恩> 好的存档了
22:38:22 <DM> 每人675经验

离线 玩家二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Re: 《兽人与饼》3rdnd跑团记录
« 回帖 #1 于: 2019-04-26, 周五 16:15:08 »
啊! :em006 :em006 :em006 编辑者我发现后头好大一段由于在外头上网所以丢了! 失 败 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