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玄囿之垢】【第五章:追忆城堡】【四】心智灵场  (阅读 707 次)

副标题: 我们正处于一个活的点子集合当中,这是“便于剧情展开的红字本(划掉)封闭结界”!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版主
  • *
  • 帖子数: 118
  • 苹果币: 0
2018-10-13    冒险次数不可考

记得二楼还有一段哦

劇透 -   :
<莫尔度> 上回说到,你们进入了迷雾中的神秘建筑物——月蚀灵庙
<莫尔度> 在里面,你们遭遇了失散日久的露奎蒂亚·葛莱本,并且和伊诺卡汇合了
<莫尔度> 为了解开这幢建筑物在迷雾中移动的谜团,你们决定继续向下探索
<莫尔度> 在出发之前,你们发现了露奎蒂亚装饰在头上的缎带……
<莫尔度> 可以开始行动了
<瑞恩·夏尔> “露奎蒂亚,你头上的缎带是谁给你的?”语气尽量轻松的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露奎蒂亚·葛莱本> “是一个白色头发的小女孩,怎么了吗?”
<依兰(Illasiod)> 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什么也说不出来
<奈恩> “白色头发的小女孩……看来是讨伐小队新成员啊!”
<瑞恩·夏尔> “她是不是自称卢娜,然后让你去干掉摩尔度?”顺着话头往下说
<切希尔·柳哨> “你刚才说的经历里没包括这个啊”
<露奎蒂亚·葛莱本> “唔……嗯……”露奎蒂亚有些愣神,“因为感觉那像是在做梦一样……”
<依兰(Illasiod)> “……连卢娜也……”
<露奎蒂亚·葛莱本> “我好像是在梦里遇到她的,那里有飞舞的大群蓝色蝴蝶……就是她告诉我你们被困在迷雾之中……”
<露奎蒂亚·葛莱本> “但是醒来之后,我就在这里了”
<露奎蒂亚·葛莱本> “难道说,你们也有这缎带?”
<瑞恩·夏尔> “上次我们也是这样,经过卢娜指引后我们就聚到了一起”跟队友说,一边向露奎蒂亚露出自己的缎带
<奈恩> “嗯,的确是这样啦”展示自己手腕上的缎带
<依兰(Illasiod)> 不由自主地想遮住脖子 手刚抬起 想了想又放下了
<露奎蒂亚·葛莱本> “反正我也要打倒黑暗领主……所以就顺口答应她了,现在想想,真是件怪事。”她摸了摸头发,说道
<切希尔·柳哨> “她可真是一视同仁……”小声嘟囔
<奈恩> “听起来决定得好随便啊……”
<切希尔·柳哨> “总之——还是先探索一下吧,缎带的事回去也能说”
<伊诺卡·阿基特> “缎带,女孩?”伊诺卡听到了你们的谈论
<依兰(Illasiod)> “……嗯。也对。”
<瑞恩·夏尔> “既然你也是缎带持有者,就一起来吧——我们也不能把你丢下不管。”看了看脸色不太好的依兰,“至于缎带这件事,等回去了找卢娜询问情况再说”
<伊诺卡·阿基特> “我能否请问一下,你们正在谈论何事吗?”
<切希尔·柳哨> “那个话题不重要啦”
<切希尔·柳哨> “比起那个还是先解决眼下最要紧的事吧”
<伊诺卡·阿基特> “是吗?那就这么做吧。”说完,她领头走向回廊的方向
<依兰(Illasiod)> 跟上她
<切希尔·柳哨> 示意辛迪和依兰建立心灵链接
<瑞恩·夏尔> “走吧”带着祭司跟上队伍
<奈恩> “啊,好~”看伊诺卡开始走,追了两步,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对露奎蒂亚一笑
<莫尔度> 辛迪连接了依兰
<奈恩> “既然有缎带就是同伴了!我叫奈恩,请多指教~不过伊诺卡姐姐让我看好你,这个可不会放水的哦”
<切希尔·柳哨> [虽然我也不知道露为什么捡了这么一位,但拜托你暂时不要跟她冲突。为了和她交涉我费了不少力气,希望你不要刺激她……]
<奈恩> 拉起她一起走
<依兰(Illasiod)> [“……哎?是切希尔?……嗯,这个我会的……”]
<切希尔·柳哨> [莫尔度解决之后你想单挑还是群殴我都不介意]
<露奎蒂亚·葛莱本> “……还以为我不能有这个缎带呢……”露奎蒂亚小声说着
<奈恩> “为什么觉得不能?”
<露奎蒂亚·葛莱本> “嗯,奈恩,很高兴认识你。”她有些勉强地回答道
<莫尔度> 露奎蒂亚没有回答,但是眼神在走在前面的瑞恩和依兰身上游移着
<瑞恩·夏尔> “瑞恩,麦瑞克73届学徒,如你所见,是个法师。”看了露奎蒂亚一眼,“怎么了?”
<依兰(Illasiod)> [“……不是这个问题啦……等等,你不是说这件事你会处理的吗……我倒也没打算介入啦……”]
<奈恩> “唔……”顺着她的视线看了看两人
<露奎蒂亚·葛莱本> 露奎蒂亚点点头,“我叫露奎蒂亚·葛莱本,师承于……米度斯·诺尔伍德。”
<切希尔·柳哨> [因为看你一脸不满意的样子啊,你也想加入也是可以的哟?要是直到最后她都想找我麻烦的话,多几个人一起处理也行]
<依兰(Illasiod)> [“……我不满意的又不是能不能参与……而且也说不上不满意,就是有点……稍微有点转换不过来吧。”]
<露奎蒂亚·葛莱本> 露奎蒂亚小步跟上,走到奈恩旁边,有些欲言又止“刚才吓到你们了的话……抱歉。”
<莫尔度> 而月神祭司对这一切都置若罔闻,她只是拉着瑞恩的袖子默默走在身后
<切希尔·柳哨> [啊,不是吗?这样啊……]有点遗憾地沉默了
<奈恩> “嗯?啊,没关系没关系,不过这种恶作剧的确有点过火啦,下次注意哦”
<奈恩> 拍拍她的肩膀
<瑞恩·夏尔> “我们这不是也没受伤吗,不用在意。”对露奎蒂亚笑笑,“如果觉得抱歉的话,接下来如果遇到战斗可别当缩头乌龟哦”
<奈恩> “对对,害的我把头巾都用掉了!你要努力把它的作用补回来……嗯,至少双倍!”
<露奎蒂亚·葛莱本> “哼,那当然,我现在的实力和过去已经……!”
<莫尔度> 露奎蒂亚稍微有些高兴,但她看到队伍的最前方,伊诺卡抛来一个冰冷的眼神,顿时把脖子缩了回去
<切希尔·柳哨> [唉,虽然不冲突是很好,但那两个还真是烂好人到让人生气……你们都让人生气!真想快点回去啊……]悲痛地看了一眼前面的露奎蒂亚
<依兰(Illasiod)> [……烂好人?……你不喜欢他们的态度?]
<奈恩> “噗”看到伊诺卡和露奎蒂亚的互动,小声喷笑
<瑞恩·夏尔> 没看到伊诺卡的眼神,疑惑的看了看奈恩和露奎蒂亚,没有说话
<切希尔·柳哨> [怎么可能喜欢……]
<切希尔·柳哨> [不过现在毕竟是稍微不注意就会丢掉性命的时候,这种就先放一边了]
<莫尔度> 你们一行人走出回廊,来到城堡的大厅里
<露奎蒂亚·葛莱本> 望着下方,露奎蒂亚介绍说“从这里下到最底层,能看到一个楼梯口……更深的地方我就没有去过了”
<依兰(Illasiod)> [这样……我还以为切希尔挺高兴能融入得这么快呢……有点意外。我是觉得有点快……不过他们也有自己的态度吧。]
<伊诺卡·阿基特> “你不是说过有敌人吗?”
<奈恩> “在楼梯口就能看到敌人?”扒头往下面看看
<露奎蒂亚·葛莱本> “好像有呢……好像又没有的感觉……”露奎蒂亚有些支支吾吾的
<露奎蒂亚·葛莱本> “在楼梯口附近,好像会产生幻觉”
<切希尔·柳哨> “偷偷地看一眼吧…………”
<瑞恩·夏尔> “幻觉?楼梯口那边有固定什么幻术吗”扫视一下楼梯口那边
<莫尔度> 伊诺卡没再多说什么,她纵身跃下,直接朝露奎蒂亚所说的方向飞了过去
<依兰(Illasiod)> “啊——伊诺卡你太快了吧——”
<依兰(Illasiod)> 跟着过去
<切希尔·柳哨> 观察伊诺卡的行动
<莫尔度> 伊诺卡落在百余尺下,楼梯口附近的横梁上,然后看向楼梯口
<莫尔度> 依兰也跟了上去
<奈恩> “啊……就这么跳下去了”往前追了两步想跟上去,想起被嘱咐的盯露奎蒂亚的任务又停下了,只是有点担心地看着伊诺卡那边
<切希尔·柳哨> 跟她们保持着一定距离,避免自己受到幻觉陷阱影响
<切希尔·柳哨> 一边看着她们有没有异常
<奈恩> 跟着切希尔
<伊诺卡·阿基特> 伊诺卡检查完楼梯口,然后抬起头:“没有异常,可以下来了。”
<依兰(Illasiod)> “我也没发现异常……不过伊诺卡你还真是直接”
<切希尔·柳哨> “走吧”
<切希尔·柳哨> 招呼一下其他人,跟着下去
<奈恩> “了解~”松了口气跟上
<瑞恩·夏尔> “嗯”慢慢走下去
<伊诺卡·阿基特> “只是幻觉而已,不足为惧。”
<依兰(Illasiod)> “……咦?有幻觉么?”
<切希尔·柳哨> “是说露奎蒂亚看到的敌人大概是幻觉吧”
<切希尔·柳哨> 依然保持着警惕
<奈恩> “那现在没有是因为被她触发过了?”同样保持警戒
<切希尔·柳哨> “有可能”
<莫尔度> 向下的通道依旧没有阶梯,踩上去就会往下滑,你们只能保持着飞行
<瑞恩·夏尔> “幻术还好,我倒是不怎么怕”瞥了一眼自己的缎带
<奈恩> “唔”心疼地摸摸头巾
<莫尔度> 露奎蒂亚也给自己施展了飞行术,而祭司则被瑞恩抱了起来
<切希尔·柳哨> “走吧,辛迪”
<切希尔·柳哨> 抱住她的脖子
<瑞恩·夏尔> “没事奈恩,真有幻术我给你报位置,头巾等到明天就可以啦”边飞边跟奈恩说
<莫尔度> 进入楼梯口之后,你们看到的是一幅怪异的景象
<莫尔度> 在看似正常的城堡石壁上,楼梯无限地向下延伸着
<奈恩> “嗯,就靠瑞恩啦”点点头
<莫尔度> 并且在空中交叉,扭曲,分叉,形成怪诞的网状
<切希尔·柳哨> “嗯…………幻术换了个内容?”
<依兰(Illasiod)> “……这不是楼梯该有的形状吧……设计师究竟怎么考虑的……”
<莫尔度> 而边缘的石壁上,倒挂的蜡烛台一排一排,有数十乃至上百个,直到最下方的黑暗之中
<瑞恩·夏尔> “有够诡异的,不过好像没看到敌人……?”
<伊诺卡·阿基特> “……不是幻术。”伊诺卡摇摇头,“我没有看到魔法灵光”
<伊诺卡·阿基特> “似乎这里的空间原本就是这样”
<奈恩> “好深……”手搭凉棚往下看
<奈恩> 楼梯有延伸到墙上吗,墙上有门吗
<依兰(Illasiod)> 蜡烛的长度看烧了多久
<伊诺卡·阿基特> “在恐惧国度,发生任何有悖于常理的事都不奇怪……”伊诺卡难得地发表了两句自己的看法
<伊诺卡·阿基特> “迷雾会随着人心变动,也许这里的主人,曾经就是一个城府如此之深的人吧。”
<莫尔度> 墙上没有门,烛台上也没有蜡烛
<切希尔·柳哨> “哇,心要是这个样子,活着该有多累啊”
<切希尔·柳哨> 下面黑吗
<依兰(Illasiod)> “城府深吗……不过要我说,这家伙还是不够聪明,这种构造摆明了就是在吸引人探索嘛……真想隐藏就该故意设计得浅显才对”
<露奎蒂亚·葛莱本> “也许壁画上的那只怪物,只有挖空心思,想出许多阴谋诡计,才能从追杀它的人手中活下来呢!”
<莫尔度> 下面很黑,不过依兰身上的光芒驱散了黑暗
<依兰(Illasiod)> “总之我们下去?”
<切希尔·柳哨> “嗯,走吧”
<奈恩> “嗯,就让我们看看这家伙藏在心底的东西吧!”
<莫尔度> “不够聪明吗……也许它摆出城府很深的样子,但其实是为了引人走进自己的内心?”伊诺卡随口回应道,她放慢速度,缓慢向下飞行
<依兰(Illasiod)> 飞在最前面提供照明
<切希尔·柳哨> “伊诺卡你可真浪漫……”
<依兰(Illasiod)> “有这个可能性”
<奈恩> 一边向下飞一边观察四周
<莫尔度> (侦察)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检定:1d20+30=(20)+30=50
<隐秘力> 奈恩(Nein)进行检定:d20+1=(2)+1=3
<隐秘力> 瑞恩·夏尔进行检定:d20+1=(6)+1=7
<莫尔度> 依兰能够看到,在黑暗的深处,有一点一点微微发光的什么东西
<伊诺卡·阿基特> “呵……现在阿尔克夫危如累卵,心态要是不浪漫些,可难以支撑下去。”伊诺卡说
<伊诺卡·阿基特> “切希尔,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依兰(Illasiod)> “下面好像有一点亮光——”
<依兰(Illasiod)> “具体是什么暂时看不清——”
<奈恩> “唉,哪里哪里?”
<切希尔·柳哨> “那就往那边走吧!——你说,什么事”
<依兰(Illasiod)> 伸出手向同伴指出
<瑞恩·夏尔> "光……?"眯眼往依兰指的方向看
<依兰(Illasiod)> “嗯——”朝着光亮处慢慢下降
<伊诺卡·阿基特> “……不,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是,还是等合适的时机再谈吧。”伊诺卡笑着摇了摇头
<奈恩> 跟过去
<瑞恩·夏尔> 跟上依兰
<切希尔·柳哨> “现在不是也没什么事儿嘛,你看我很闲的”
<切希尔·柳哨> 在辛迪背上摆了一个很闲的姿势
<伊诺卡·阿基特> “切希尔,我知道你虽然身为芙蕾雅的骑士,但其实你的心并不在这里。你最后仍然会离开阿尔克夫,不是吗?”
<切希尔·柳哨> “嗯……如果你前两周问我,我会回答你,‘是这样的’”
<伊诺卡·阿基特> “现在你的想法有所变化吗?”
<切希尔·柳哨> “它变得不确定了,哎呀,我也不清楚”
<切希尔·柳哨> “离开阿尔克夫之后要去哪里我也想不清……现在是想着先这样吧,以后会怎么样谁知道呢?”
<切希尔·柳哨> “我这么回答你是不是挺困扰的?”
<伊诺卡·阿基特> “……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伊诺卡回答说,她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寂寞,又有些满足
<切希尔·柳哨> “说起来,为什么卡曼达那样的人没有成为骑士?他很忠诚,也有实力,位置也很高呀”
<伊诺卡·阿基特> “因为他并不是始终像现在一样忠于殿下。卡曼达在来到阿尔克夫的时候,曾经对她有过不敬。”
<切希尔·柳哨> “这么记仇的吗?!……我是说,是这么严重的不敬行为吗”
<伊诺卡·阿基特> “芙蕾雅她很胆小,又害怕背叛,哪怕只是一次微不足道的背叛,就会在她的心里种下一颗种子,也许在那之后都无法再接近她的身边了。”
<莫尔度> 伊诺卡说
<切希尔·柳哨> “真的很难想象……我对此很有兴趣。可惜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机!”
<切希尔·柳哨> “伊诺卡,你觉得选择离开阿尔克夫算是背叛芙蕾雅吗?”
<伊诺卡·阿基特> “我无法代替她决定,但我想这一定取决于离开的方式吧。”
<切希尔·柳哨> “说得也是!真的会有那一天的话,我必须得问她本人嗯”
<切希尔·柳哨> 嗯=呢
<莫尔度> 你们继续朝下飞行,飞行的途中,你们忽然听到了一种滴水声
<莫尔度> 那像是某种粘稠的液体,滴落在石板上的声音
<莫尔度> 在静谧的空间中,这个声音显得格外清晰
<奈恩> “唔?这声音是……”左顾右盼,试图寻找声源
<瑞恩·夏尔> “你们也听到了吧?”压低声音问队友
<依兰(Illasiod)> “嗯 听到了……”小声回应
<莫尔度> 奈恩左顾右盼,打算寻找声源,忽然
<莫尔度> 她的眼前彻底暗了下来
<依兰(Illasiod)> “莫非是地下的钟乳石?”
<奈恩> “唔!?”低声惊呼
<莫尔度> 切希尔也处于一片黑暗之中,同时听到了奈恩的惊呼
<切希尔·柳哨> 用力眨眨眼睛
<切希尔·柳哨> “依兰?你的光怎么了?”
<露奎蒂亚·葛莱本> “怎……怎么了!”你们的背后传来了露奎蒂亚的声音
<奈恩> “不知道,突然就黑了……依兰?”
<莫尔度> 依兰没有回应你们
<切希尔·柳哨> “依兰消失了?瑞恩和伊诺卡也是?”
<切希尔·柳哨> 想到没有听到他们的声音,皱起眉头
<奈恩> “这种情况下都没有说话,恐怕是的”
<切希尔·柳哨> 搓一个舞光术
<奈恩> 总之先循着声音往切希尔那边靠拢
<莫尔度> 切希尔施展舞光术,但是光芒并没有亮起来
<切希尔·柳哨> “先看看情况吧……被传送走了吗?不知道是他们消失了还是我们消失了”
<切希尔·柳哨> “这个……好像有点麻烦啊”
<莫尔度> 法术被魔法黑暗压制了
<奈恩> “没有办法照亮吗?”
<切希尔·柳哨> “没”
<切希尔·柳哨> “露奎蒂亚可以照亮吗?”
<露奎蒂亚·葛莱本> “发生了什么?我们怎么办?”露奎蒂亚慌张地喊着飞了过来
<莫尔度> 然后撞在了辛迪身上
<辛迪> “哎呀……”
<奈恩> “呃……你冷静点”
<切希尔·柳哨> 试着用刚才的心灵感应联系依兰
<奈恩> “露奎蒂亚有办法照亮吗?”
<莫尔度> 心灵感应已经联系不上依兰了
<露奎蒂亚·葛莱本> “我想想……”
<切希尔·柳哨> “看来他们离咱们还是挺远的了……”
<奈恩> 趁她们想办法的功夫再听听刚才的滴水声还在不在
<露奎蒂亚·葛莱本> “我好像没有记一个光明法术……”黑暗中传来露奎蒂亚沮丧的声音
<莫尔度> (聆听)
<隐秘力> 奈恩(Nein)进行检定:d20-1=(7)-1=6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进行检定:d20+21=(5)+21=26
<奈恩> “这下只能靠听音辨位了……刚才的水声还在吗?莫非和那个有关?”
<莫尔度> 声音仍然很清晰————某种粘稠的液体滴落在石板上的声音
<莫尔度> 滴答,滴答
<切希尔·柳哨> “哇……我想起不幸的树洞经历了,真希望它只是普通的水”
<奈恩> “树洞里?总之先去水声那里看看?”
<切希尔·柳哨> “嗯,如果这个黑暗是范围的就好了……”
<切希尔·柳哨> “你们抓着辛迪的爪子或者尾巴吧,可别走散了”
<奈恩> “好……”摸索着抓住辛迪的爪子
<奈恩> “我抓好了”
<莫尔度> 露奎蒂亚也抓住辛迪的尾巴,辛迪甩了甩尾巴表示不满
<切希尔·柳哨> “嘿,忍耐一下吧辛迪,这里太黑了”
<莫尔度> 你们朝着滴水声的方向飞去
<莫尔度> (投D100决定方向)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进行检定:1d100=40
<辛迪> “主人,我们好像已经不在刚才的空间之中了……”
<辛迪> “现在我们下面是一大片平坦的地板”
<切希尔·柳哨> “那看起来是咱们这边被传送走了啊”
<切希尔·柳哨> “但水滴声还是一样的……”
<露奎蒂亚·葛莱本> “我完全没有感觉到受到传送法术影响了……”露奎蒂亚说
<奈恩> “唔,直接传送到底部了,还是别的空间?刚才的那些楼梯还在吗?”
<辛迪> “已经不在了……等等,前面好像有一个箱子一样的东西”辛迪说
<辛迪> “滴水声就是从那边传来的”
<奈恩> “那共同点就只有滴水声了,过去看看吧……”
<切希尔·柳哨> “箱子里放着人头的设定嘛!”
<切希尔·柳哨> 示意辛迪前进
<切希尔·柳哨> “好厉害啊辛迪,我都不知道你摸黑还能看见这么多”
<辛迪> “我能感觉到黑暗中物体的大致形状啦……但是也仅限于大致形状了”
<奈恩> “放在箱子里的话不会滴水吧?头飘着?”
<切希尔·柳哨> “总比我们都瞎了好啊,真是全靠你了”
<莫尔度> 辛迪降落在了地面上,然后告诉你们,箱子就在前面几步远的地方
<切希尔·柳哨> “你看,有点想象力的话,血从箱子缝隙流出来什么的啦……你去看看?”
<辛迪> “……看看什么?”
<切希尔·柳哨> “看看箱子里有没有头?”
<辛迪> “我看不清这么详细的东西啦……还是主人你去吧”辛迪的声音有点发抖
<奈恩> “我倒是想看,可是看不见……呜呜,有真知术就好了”虽然这么说着还是凑上前几步,用大砍刀往前探,试图寻找箱子
<莫尔度> 奈恩的大砍刀触碰到了箱子边缘
<切希尔·柳哨> “听起来奈恩去了,加油奈恩”
<奈恩> “唔,碰到了!”戳戳看有什么反应
<莫尔度> 好像没有什么反应
<奈恩> 凑上去摸索,看看是什么构造
<奈恩> “好吧,让我看看……”
<露奎蒂亚·葛莱本> “切希尔和你的龙,你们两个胆子也太小了吧,让我来看看这到底是什么”
<莫尔度> 露奎蒂亚也走上前去,蹲下来摸箱子
<莫尔度> 你们首先摸到了一手的粘稠液体
<莫尔度> 这些液体似乎是从上方滴下来的
<切希尔·柳哨> “她叫辛迪!而且胆小一点可不是坏事,这叫风险转嫁”
<莫尔度> 奈恩摸上去之后,就滴到了她的手上
<切希尔·柳哨> 防备着可能出现的敌人,虽然也看不见
<奈恩> “噗,露奎蒂亚刚才也被吓得撞到辛迪了吧”
<奈恩> “液体是箱子上方滴下来的”
<奈恩> 顺着滴下来的方向往上摸
<莫尔度> 上面什么也没有
<奈恩> “唔……?摸不到?”
<莫尔度> 这个箱子的中部大概有50英寸宽,然后两侧稍窄
<莫尔度> 全长大概有80英寸左右
<奈恩> 把沾着的液体送进嘴里尝尝
<莫尔度> 奈恩还摸到了中间的缝隙,应该可以打开
<奈恩> “这味道……血?大小也像是棺材的样子,不会吧……”
<露奎蒂亚·葛莱本> “这很显然就是一口棺材吧……”露奎蒂亚有些不屑
<奈恩> 咂咂嘴,把摸到的缝隙打开
<露奎蒂亚·葛莱本> “直接打开,看看是哪个家伙躺在里边吧”
<切希尔·柳哨> “露奎蒂亚有经验,她说是肯定就是了”
<切希尔·柳哨> “问题是躺个死的倒还好,一个不死的可就有点麻烦了……”
<露奎蒂亚·葛莱本> “我怎么就有经验了,我也很少见棺材的”
<切希尔·柳哨> 把你家地下室不是放着好多棺材吗给咽了下去
<莫尔度> 奈恩打开了这个箱子的缝隙
<莫尔度> 在深邃的黑暗之中,一道炫目的红光从棺材里漏了出来
<奈恩> “呜哇!?”
<莫尔度> 将四周十余英尺的范围照亮
<莫尔度> 不过里面似乎并没有什么怪物冲出来,也没有什么异状发生
<莫尔度> 只是单纯地发着光
<切希尔·柳哨> “……什么情况啊这个”
<奈恩> 握好武器警戒着往棺材里看
<切希尔·柳哨> 让辛迪往前走走
<莫尔度> 露奎蒂亚呆然地看着里面,有些发愣
<切希尔·柳哨> “露奎蒂亚,里面是什么?”
<莫尔度> 辛迪上前去,也没有发生什么异状
<莫尔度> 露奎蒂亚看着里面,没有回答切希尔的问话
<奈恩> “似乎是个普通的死人……你怎么了?”看了看尸体,又看看露奎蒂亚,疑惑地问
<奈恩> “难道认识?”
<切希尔·柳哨> 探头看看
<莫尔度> 切希尔走上前去,看到了棺材里面的内容
<奈恩> 观察一下尸体的死法
<莫尔度> 棺材里躺着一个约莫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他穿着天蓝色的羊绒袍子,上面带有精细的刺绣,面无血色,显然已经死去多时了
<莫尔度> 而他的面容,切希尔很熟悉
<莫尔度> 他右手的戒指上,雕刻着的名字微微反射着红光
<莫尔度> ————科林·葛莱本

==============To Be Continued=================
« 上次编辑: 2019-05-17, 周五 10:26:21 由 千面相 »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版主
  • *
  • 帖子数: 118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五章:追忆城堡】【四】
« 回帖 #1 于: 2019-03-05, 周二 18:45:16 »
 ————————依兰和瑞恩的场合————————

劇透 -   :
<莫尔度> 你们朝下飞行了一段路程,当依兰转头查看的时候,却发现切希尔、奈恩和露奎蒂亚三人凭空消失了
<依兰(Illasiod)> “……咦咦咦?不是吧——他们三个怎么突然——”
<依兰(Illasiod)> “瑞恩,你有感觉到或者看到什么法术施展么——”
<瑞恩·夏尔> “这是什么情况……我什么也没感觉到”
<瑞恩·夏尔> 四顾确认现在周围的伙伴有谁
<伊诺卡·阿基特> “是空间发生了变化……”伊诺卡皱起了眉头
<依兰(Illasiod)> “……空间发生变化?……是因为黑暗领主的影响?”
<伊诺卡·阿基特> “不,原因不清楚。”
<伊诺卡·阿基特> “但和生物在迷雾中突然消失的情况很类似”
<瑞恩·夏尔> “空间变化吗,真突然啊”
<依兰(Illasiod)> “现在怎么办……要回头找他们吗……可也不知道去哪了……心灵链接好像也断了……”
<伊诺卡·阿基特> “我怀疑是有某种效应正在这个空间中发生作用,我们找出这效应的源头,然后消灭掉,应该就能找回他们。”
<瑞恩·夏尔> “依兰别慌,相信她们会没事的——那可是切希尔她们呀。我们现在,做好我们分内的事就行”
<瑞恩·夏尔> “源头……会不会就在这下面呢”
<依兰(Illasiod)> “嗯……幸亏伊诺卡你经验丰富”
<依兰(Illasiod)> 盲感能感觉到什么吗
<伊诺卡·阿基特> “对于这种怪异引发的幻境,我处理过很多次。”
<莫尔度> 感觉不到什么
<依兰(Illasiod)> “嗯,那就拜托你指示了……具体要怎么找?”
<依兰(Illasiod)> 环顾四周 看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依兰(Illasiod)> 同时注意一下水声
<莫尔度> (侦察)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检定:1d20+30=(10)+30=40
<莫尔度> 水声完全消失了
<莫尔度> 依兰在一截楼梯的尽头处看到了几个人影
<依兰(Illasiod)> “那边有人——水声消失了不知道有没有关系——这个先不管吧,我们先去人影那边看看吧——”
<依兰(Illasiod)> 指了指方向
<莫尔度> 伊诺卡点点头表示同意
<依兰(Illasiod)> 朝人影飞过去
<瑞恩·夏尔> “人?会不会是她们”跟在依兰后面
<莫尔度> 依兰和瑞恩率先飞了过去
<莫尔度> 你们很快看清了人影的模样
<莫尔度> 正是切希尔,奈恩和露奎蒂亚
<莫尔度> 看到你们飞来,她们朝你们高兴地招手
<依兰(Illasiod)> 出了一口气“原来这么近啊……能这么快找到太好了……”
<依兰(Illasiod)> 朝他们靠近
<瑞恩·夏尔> “你们怎么跑这么快……”
<依兰(Illasiod)> “是啊,刚才你们怎么突然消失了?”
<莫尔度> 切希尔跑向了依兰,然后忽然跳了起来————
<莫尔度> 一条黑影直接扑向了依兰
<瑞恩·夏尔> “小心,有诈!”
<依兰(Illasiod)> “……咦?”
<莫尔度> 切希尔小小的身躯,现在浑身生出黑毛来
<莫尔度> 她的嘴变尖,生出獠牙来
<莫尔度> 就像是老鼠和人混合之后的产物
<莫尔度> 后面的奈恩衣衫爆裂,变成了熊人
<莫尔度> 露奎蒂亚则化作了狼人
<莫尔度> 三名兽人扑向了依兰
<依兰(Illasiod)> “切希尔先不说,奈恩应该是没有这种能力的——可恶,是冒牌货吗——”试图躲开
<依兰(Illasiod)> 抽出剑 “虽然有点便宜你们……以防万一……”控制着力道向兽人挥剑
<莫尔度> 这几名兽化人来势汹汹,却非常不堪一击
<莫尔度> 依兰只用剑背就轻易将它们打翻在地
<依兰(Illasiod)> “果然不是……他们可没有这么弱”
<瑞恩·夏尔> “好弱……居然会担心这些怪物的杀伤真是浪费我脑细胞”
<依兰(Illasiod)> 保持着警惕慢慢接近 检查被打昏的兽人
<莫尔度> 此时伊诺卡也落地,走向了你们
<莫尔度> 而依兰在检查这些兽化人的时候,忽然看到它们的肚子开始剧烈地胀大————
<莫尔度> 然后炸开了
<莫尔度> 十几团血肉朝着你们喷射了过来
<莫尔度> (反射)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检定:1d20+31=(8)+31=39
<隐秘力> 瑞恩·夏尔进行检定:d20+17=(3)+17=20
<莫尔度> 依兰躲开了所有的血肉,但好几团血肉马上就要糊到瑞恩身上——
<莫尔度> 这时,两道剑光闪过,这些血肉被从空中劈作数段
<莫尔度> 伊诺卡落在你们左侧,而右侧的月神祭司手中,伸出了一道光刃
<伊诺卡·阿基特> “小心,还没完。”伊诺卡示意你们退后
<依兰(Illasiod)> 速度极快地直线向后退开“好险……咦,你什么时候——”惊讶地看着祭司
<瑞恩·夏尔> “好险……还,还有?”刚松的一口气又提起来了
<莫尔度> 你们才看到,这些变成碎肉的,其实是一堆一堆小型的触手生物
<莫尔度> 它们在被砍碎之后,从内部冒出了许多人头状的血雾
<莫尔度> 朝着你们飞来
<依兰(Illasiod)> 能认出来具体是什么吗
<瑞恩·夏尔> “这是?”(申请过知识)
<莫尔度> 伊诺卡施展法术,将这些血雾抵消在空中
<莫尔度> (地下城知识)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检定:1d20+8=(17)+8=25
<隐秘力> 瑞恩·夏尔进行检定:d20+9=(2)+9=11
<莫尔度> (再来个宗教知识)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检定:1d20+12=(19)+12=31
<隐秘力> 瑞恩·夏尔进行检定:d20+28=(15)+28=43
<莫尔度> 你们都没辨认出这是什么怪物
<莫尔度> 不过这些血雾很明显
<莫尔度> 是小型的幽魂
<依兰(Illasiod)> “小型的幽魂吗……那就好说了”
<依兰(Illasiod)> 控制着距离接近 让它们进入天族光彩的范围
<瑞恩·夏尔> “……就交给你了依兰。我实在不想和触手带幽魂的生物打交道”
<莫尔度> 其他的尸体还在不断冒出幽魂
<依兰(Illasiod)> “……不要说得我很想一样……”
<莫尔度> 在接近依兰之后,它们被逐渐蒸发了
<莫尔度> 尸骸平静了下来
<依兰(Illasiod)> “这算是结束了吗……”询问伊诺卡
<伊诺卡·阿基特> “如此多的幽魂数量,再加上空间的变化……只有一个可能性。”伊诺卡思考着
<依兰(Illasiod)> “是什么可能?”
<瑞恩·夏尔> 默默等待伊诺卡说下去
<伊诺卡·阿基特> “我们目前,正处于一个活着的亡灵集合当中……这叫做‘心智灵场’。”

==============To Be Continued=================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版主
  • *
  • 帖子数: 118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五章:追忆城堡】【四】
« 回帖 #2 于: 2019-03-05, 周二 18:46:15 »
虽然没有LOOT和EXP
但是隔一层楼已经是习惯了(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09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五章:追忆城堡】【四】
« 回帖 #3 于: 2019-03-05, 周二 19:14:48 »
这便是无比方便剧情展开的梦境冒险呀。

离线 七次布道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5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第五章:追忆城堡】【四】
« 回帖 #4 于: 2019-03-05, 周二 19:43:28 »
露奎蒂亚慌张地喊着飞了过来——然后撞在了辛迪身上 :em001

离线 逸·水寒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81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五章:追忆城堡】【四】
« 回帖 #5 于: 2019-03-09, 周六 22:07:53 »
在邪门异域的邪门棺材里发现了自己邪门兄弟的尸体,我知道这听上去十之八九是幻术一类的杰作···但这里毕竟是吞噬外物的莫尔格瑞,谁知道究竟是怎样呢。总之,等一场可能袭来的内讧(懒懒地笑)
卡叔的不敬-“背叛”,不知道是哪种意味上的不敬,总不会是原先要效忠别人故不能无条件服从小芙蕾雅这类戏码···算了我就看着吧;阿基特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渐渐与依兰有重叠——毕竟耍剑啊开路大姐啊长发飘飘啊都挺——咳
卢娜选打手的标···我是说不死者小姐的钦定入队果然令小队起了波澜。旧怨未了的切希尔在顾全大局的背后拉拢盟友秋后算账,一手小算盘打得不错;正之狂信徒依兰有挺自然的抵触“命运”(确信)的小动作,不过···就看最后谁拗得过谁了;奈恩?这丫头负责萌不就好了,没指望她能符合一般人的思维方式(吸);瑞,嗯,可能女性之友就是这么暖吧(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