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征时学园谭-间章-狄奥斯库洛伊兄弟  (阅读 333 次)

副标题: 位于利姆诺斯岛之后

离线 LeeWings

  • 版主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征时学园谭-间章-狄奥斯库洛伊兄弟
« 于: 2019-03-01, 周五 23:08:27 »
[20:34] <徘徊型Lee> ——————————————————————LOADING————————————————————————————
[20:36] <徘徊型Lee> 这个世界上的双胞胎是很多的
[20:36] <徘徊型Lee> 而彼此的相处模式也千差万别
[20:37] <徘徊型Lee> 诚然,因为长时间一起生活而使得彼此的生活节奏趋向于一致,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
[20:38] <徘徊型Lee> 但对小室姐妹来说,若要把时段限定在登上阿尔戈号之后
[20:39] <徘徊型Lee> 两人的生活轨迹可以被视觉化成两条不时碰触的曲线
[20:40] <徘徊型Lee> ——而这两条曲线中大面积分离的部分多半是出现在上课的时候
[20:40] <徘徊型Lee> 以维奥拉为例
[20:42] <徘徊型Lee> 航空战学科的课程安排里,实技课比例可谓是相当之高
[20:42] <徘徊型Lee> 因此偶尔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20:43] <徘徊型Lee> “——这里是4号机!伊莎贝拉,感觉要昏过去了!”
[20:44] <维奥拉> “……请别吐在训练机里啊”
[20:44] <徘徊型Lee> 标示白色4号的训练型机凰在空中描绘着脱序和失控,机首上扬到快要突破界层的程度
[20:45] <徘徊型Lee> “这里是80号机的早乙女绫,第78次建议,还是把4号重分配到陆上战学科吧。”
[20:45] <徘徊型Lee> 相反80号则飞得相当平稳
[20:46] <徘徊型Lee> “呜呕——”
[20:46] <徘徊型Lee> “4号,拉平机神(身)……不要用脑子,用感觉,你的适性不低的!”
[20:47] <徘徊型Lee> “呕…………!”
[20:48] <徘徊型Lee> 勉强拉平了,压在及格线上冲过了空中标靶的4号机
[20:48] <徘徊型Lee> 盛大地撞上了按照规定路线飞行的80号……本来会这样的
[20:49] <徘徊型Lee> “小室姊,分开她们!”
[20:49] <维奥拉> “收到”
[20:50] * 维奥拉 操纵着机凰搅动大气,用尾流迫使4号机拉升高度
[20:50] <徘徊型Lee> “呼……啊啊……咳咳……”
[20:51] <徘徊型Lee> “(小声说了句关西方言)……小室同学,多谢了。”
[20:51] <维奥拉> “伊莎贝拉同学,今天的晚饭你请客”
[20:52] <徘徊型Lee> “先、让我……从这上面……呜呕——!”
[20:52] <徘徊型Lee> “……听声音就觉得好脏。”
[20:53] <徘徊型Lee> “好了,今天上午的课先到这里……大家归舰吧。”
[20:53] <徘徊型Lee> 艾伦老师飞了过来,很伤脑筋似得挠着脸颊
[20:53] <徘徊型Lee> “伊莎贝拉……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20:53] <维奥拉> “艾伦老师下次也不要再下把我当作保险的指令比较好……”
[20:54] <徘徊型Lee> “我也不想再切开寻(训)练机了啊,但每次都用身体停下那个实在是……”
[20:55] <徘徊型Lee> “助教的名额害(还)有哦,小室姊,想要吗?”
[20:55] <维奥拉> “那么就只能解决问题了……话说在前面,所谓适性到底是什么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不过老师是打心底相信伊莎贝拉没问题吗?”
[20:56] <徘徊型Lee> “……要不要认真劝她转学科呢?”
[20:56] <维奥拉> “………………”
[20:56] <维奥拉> “算了……我在这里等下伊莎贝拉,她还欠我一顿晚饭呢”
[20:57] <徘徊型Lee> “……开玩笑的啦!阵(真)是的,那么我先归舰了,你的话不会让她随便坠落,增加心理创伤的吧。”
[20:57] <徘徊型Lee> 艾伦老师张开羽翼,向着低空飞去
[20:57] <维奥拉> “啊哈哈……会不会呢”
[20:58] <徘徊型Lee> 喘着气、好像耕地的牛一样露出非常用力的表情操纵着机凰的伊莎贝拉到达你这个高度,是大概30秒后的事情
[20:59] <徘徊型Lee> “咳……呼……对不起,小室同学,今天麻烦你了……”
[21:00] <维奥拉> “我倒是没问题,不过伊莎贝拉同学看起来倒是很辛苦,虽然想特训一下你,不过还是先安定地降落吧”
[21:00] <徘徊型Lee> 因为非常接近所以能看到她那头相当显眼的、末端稍微烫过般微卷的金发
[21:01] <徘徊型Lee> “啊嗯……”
[21:01] <徘徊型Lee> 她的话语伴随着叹息一起微微渗入你机凰的座舱
[21:02] <徘徊型Lee> “我是不是,真的不适合呢……”
[21:02] <徘徊型Lee> ————————————————————LOADING——————————————————————————————
[21:04] <徘徊型Lee> “小室 路易莎!如果你觉得自己不适合上我的课的话,就从窗口跳出去和水中战学科的家伙们一起去游泳吧!”
[21:04] <路易莎> “诶,可以吗”
[21:04] * 路易莎 看看外面数据实体化成的水域,有点心动
[21:04] <徘徊型Lee> 武神战科目的课室里传来一阵笑声
[21:05] <徘徊型Lee> 武神战科目的教导员,阿姆瑞塔·卡芙捏碎了一支数据笔
[21:06] <路易莎> “啊别生气别生气……我会认真听课的”
[21:06] * 路易莎 举手投降
[21:06] <徘徊型Lee> “唉……你们啊,我说过很多次了,在界层外的作战是极度精密的。”
[21:07] <徘徊型Lee> 外表上看起来有些年长的南亚系教导员扶正眼镜,重新构建了数据笔的情报
[21:07] <徘徊型Lee> “就如同旧世代的宇航员那样,需要谨慎而大胆的行动。”
[21:08] <徘徊型Lee> “什么能让你们做到这种自相矛盾的事呢?梅丽安!”
[21:09] <徘徊型Lee> “ARG(是),Lady,是基础知识和经验。”
[21:10] <徘徊型Lee> “没错!就好像没有数学就没有航天技术一样,如果你们没有基础知识……没有办法在刹那的间隙里靠本能计算、判断和决定的话……”
[21:10] <徘徊型Lee> 在路易莎看来非常不幸的是
[21:11] <徘徊型Lee> 武神战学科的教导员,重视理论课到令人浑身不自在的程度
[21:11] <徘徊型Lee> ——而且超喜欢说教
[21:11] * 路易莎 很难“看来”,因为一不小心就睡着了
[21:12] <徘徊型Lee> (w)“路易莎~”
[21:12] * 路易莎 在听到梅丽安的标准答案以后,小声嘟囔了一句“还是把矛盾的部分交给别人来比较好”
[21:13] <路易莎> (w)“诶?”
[21:13] <徘徊型Lee> 全身发白的海伦悄悄呼唤你——据说她在现实中患有白化病
[21:14] <徘徊型Lee> 但在这里,她活泼到难以想象曾是病人的程度
[21:14] <徘徊型Lee> (w)“我们打了个赌,说Lady肯定比陆上战学科的妮娜前辈还要早进来。”
[21:15] <路易莎> (w)“那我就押是妮娜前辈比较早好了,那边明明比较强的说”
[21:15] <路易莎> (w)“可是要怎么验证呢?”
[21:16] <徘徊型Lee> (w)“你知道先行者们每周三晚上都有聚会吗?”
[21:17] <路易莎> (w)“真的吗?那可要溜过去看看”
[21:17] * 路易莎 眼睛闪闪发光
[21:17] <徘徊型Lee> 这时你感到自己被瞪了一眼
[21:18] * 路易莎 傻笑着试图蒙混过去
[21:18] <徘徊型Lee> 令人多少有些意外的是
[21:18] <徘徊型Lee> 那视线并非来自正在高谈阔论的Lady卡芙,而是来自优等生梅丽莎
[21:19] <徘徊型Lee> “——”
[21:19] <徘徊型Lee> 她对你做了几个口型。
[21:20] * 路易莎 眨眨眼睛
[21:20] <徘徊型Lee>
[21:20] <徘徊型Lee>
[21:20] <徘徊型Lee>
[21:20] <徘徊型Lee>
[21:20] <徘徊型Lee>
[21:20] <徘徊型Lee>
[21:20] <徘徊型Lee>
[21:20] <徘徊型Lee>
[21:21] <路易莎> “诶嘿嘿?”
[21:21] <徘徊型Lee> “……路易莎!”
[21:21] <徘徊型Lee> 梅丽莎转过了头,不理你了
[21:22] <徘徊型Lee> Lady卡芙又说教了你一通是之后的事情了
[21:24] <徘徊型Lee> ————————————————————————LOADING——————————————————————————
[21:25] <徘徊型Lee> “……小室同学,有什么讨厌的食物吗?”
[21:25] <维奥拉> “没有哦,非要说的话虫子不行……”
[21:26] <徘徊型Lee> “蜗牛呢?”
[21:26] <维奥拉> “微妙的落在SAFE和OUT的边界呢……不过会说起蜗牛,伊莎贝拉难道是法国人?”
[21:27] <徘徊型Lee> 请求把一顿饭的约定放在中午兑现的伊莎贝拉,和你一起前往学生食堂
[21:28] <徘徊型Lee> “ARG(是),虽然直到9岁前几乎都没在法国生活过。”
[21:28] <维奥拉> “看来也有这样那样的内情,既然是法国大小姐的推荐,这次我也尝试一下蜗牛好了”
[21:29] <徘徊型Lee> “不会后悔的哦,虽然一想到是合成的总觉得心情复杂……妹妹也总说那不算是淑女应该有的嗜好呢。”
[21:29] <维奥拉> “伊莎贝拉也有妹妹吗?没有一起过来吗?”
[21:30] <徘徊型Lee> 两人入座,金发少女摇了摇头
[21:30] <徘徊型Lee> “我们家入选的只有我……说起来,小室同学是和妹妹一起来的吧。”
[21:31] <维奥拉> “是哦,北风姐妹也是两个人,我还以为姐妹总有相近的适性呢”
[21:31] <徘徊型Lee> “真好啊,在这种地方有个无话不谈的对象是很值得庆幸的呢。”
[21:31] <徘徊型Lee> 打开视窗拍下餐券之后,伊莎贝拉的肩膀无力地耸拉了下去,靠在椅背上
[21:32] <徘徊型Lee> “老实说,有点到极限了。”
[21:32] <维奥拉> “是啊,有妹妹在超棒的。如果觉得压力太大我也会稍微吸一点妹素,要借给你用一下吗?”
[21:32] <徘徊型Lee>
[21:32] <徘徊型Lee>
[21:33] <徘徊型Lee> “啊哈哈,算了,妨碍姐妹相处的人,就连鹅也不会轻饶吧。”
[21:33] <维奥拉> “鹅?”
[21:34] <维奥拉> “不过虽然比不上家人,试着依靠一下朋友也不错的”
[21:34] <徘徊型Lee> “嘎嘎叫的那种,我小时候生活的地方有很多。”
[21:34] <徘徊型Lee> “啊,帮大忙了……现在我就是想做那种事啊,虽然对于被倾诉的一方来说实在不算什么令人愉快的话题吧。”
[21:35] <维奥拉> “嗯哼……起码在守口如瓶方面我是可以信赖的”
[21:35] <徘徊型Lee> “不过我有点……怎么说呢,怀疑自己的才能了。”
[21:35] <徘徊型Lee> “小室同学以前有过飞行相关的经验吗?”
[21:35] <徘徊型Lee> “当然,是在现实中。”
[21:36] <维奥拉> “我是把普通贯彻到底的类型,飞行经验什么的当然不可能有啦”
[21:37] <徘徊型Lee> “家母是极限运动的狂热者。”
[21:37] <维奥拉> “攀岩,裸登……之类的吗?”
[21:38] <徘徊型Lee> “是高空跳伞的专门家。”
[21:38] <徘徊型Lee> “老实说,偶尔会有点同情必须得跟着她到处飞的父亲。”
[21:38] * 维奥拉 眨眨眼睛
[21:38] <维奥拉> “同情……不是羡慕吗?”
[21:39] * 维奥拉 想象了一下傻爸爸如果处在这种境地会怎么样……多半还是会一如既往地傻笑
[21:39] <维奥拉> “恩,所以伊莎贝拉同学也有跳伞经验吗?”
[21:39] <徘徊型Lee> “当然不可能羡慕的吧!我想把假日用在更加有意义的事情上啊!”
[21:40] <徘徊型Lee> “比如像这样和同级生吃吃点心,喝喝茶什么的!”
[21:40] <徘徊型Lee> “香榭丽舍大道的流行商店什么的!”
[21:40] <维奥拉> “嗯……如果我被妹妹拉去参加格斗训练大概也会有这种感想吧,那么干脆地拒绝不行吗?”
[21:41] <徘徊型Lee> “说来话长了,这件事……啊,我可能是第一次和不是家人的对象说到这件事。”
[21:42] <维奥拉> “我很荣幸(笑),现在请伊莎贝拉同学发表一下自己的秘密吧”
[21:42] <徘徊型Lee> “让我先做个心理准备……也就是说,我们先吃饭吧!”
[21:42] <维奥拉> “蜗牛啊……轮到我来做一点心理准备了,诶嘿”
[21:43] <徘徊型Lee> “你是不会后悔做出这个决定的,小室同学。”
[21:43] <徘徊型Lee> —————————————————————LOADING————————————————————————
[21:45] <徘徊型Lee> “今天没和姐姐……”
[21:45] <徘徊型Lee> “……在一起呢,菲多。”
[21:45] <路易莎> “虽然很寂寞,不过姐姐肯定有她的理由就对了。而且这么一来,嘿嘿……”
[21:46] <徘徊型Lee> 【玻瑞阿代兄弟】的两姊妹,今天的午饭时间也手拿托盘腻在一起
[21:46] <路易莎> “回避了一些说教呢”
[21:46] <徘徊型Lee> “是做了坏事的味道。”“Lady卡芙
[21:47] <徘徊型Lee> “是做了坏事的味道。”“被Lady卡芙说了些什么呢。”
[21:47] <路易莎> “答对啦然而没奖,如果把Lady的说教复述一遍午休时间就消失啦所以PASS”
[21:47] <徘徊型Lee> 依法妮从依法莲的餐盘里取出果冻
[21:48] <徘徊型Lee> 依法莲拿着勺子挖起果冻轻轻一抛
[21:49] <徘徊型Lee> “(啊呜)也就是说被抛弃了。”“被抛弃了好可怜呐,菲多。”
[21:49] <徘徊型Lee> “要过来”“成为三姊妹吗?”
[21:49] <路易莎> “才不要”
[21:49] * 路易莎 吐了吐舌头
[21:49] <徘徊型Lee> “啊啦。”“啊啦。”
[21:49] <路易莎> “话说你们听说过先行者的定期聚会吗?”
[21:51] <徘徊型Lee> “没听说过,但有听说……”“……陆上战学科的TopGun每周三都会问会长拿学生会专用食堂的餐券。”
[21:52] <徘徊型Lee> “明明我们去要。”“会长都不愿意给。”
[21:52] <路易莎> “多谢你们的情报啦,如果派上用场的话会有谢礼就对了”
[21:52] <徘徊型Lee> 两个人扔着抛着,把果冻吃得见底了
[21:53] <徘徊型Lee> “菲多的谢礼?”“摔角俱乐部的会员卡?”
[21:53] <徘徊型Lee> “按摩券?”“跑步机?”
[21:53] <路易莎> “想要的话也能搞到,不过你们有什么想要的吗?”
[21:54] <徘徊型Lee> “想要的东西。”“有是有,但是……”
[21:54] <徘徊型Lee> 四双眼睛看向你
[21:55] <路易莎> “诶诶,为什么突然这么看过来”
[21:55] * 路易莎 缩了一下
[21:55] <徘徊型Lee> “呐,菲多。”“介入过袭名战了吧?”
[21:55] <路易莎> “姑且算是”
[21:55] <徘徊型Lee> “那是什么样的感觉?”“什么样的感觉?”
[21:55] <路易莎> “在我还没理解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就结束了,这个问题去问会长比较好,但她肯定不会答”
[21:56] <徘徊型Lee> “……”“……”
[21:56] <徘徊型Lee> “应该去问姐姐的。”“这样子让你把人情转嫁过去可以吗?”
[21:56] <徘徊型Lee> “毕竟是姊妹。”“是姊妹吧?”
[21:56] <路易莎> “我猜可以……”
[21:56] <路易莎> “是姐妹没错呢”
[21:57] <徘徊型Lee> “不过那样的话。”“就要向姐姐说明了吧。”
[21:57] <路易莎> “感觉被人绕弯子说成笨蛋了,是错觉吗?”
[21:57] <徘徊型Lee> “菲多为了做坏事……”“从我们这里拿了情报。”
[21:57] <徘徊型Lee> “感觉到最后。”“会让菲多被说教。”
[21:57] <徘徊型Lee> “这样子也没关系?”“没关系吗?”
[21:58] <路易莎> “如果晚一点的话……”
[21:58] * 路易莎 用手比划了一点距离
[21:58] <徘徊型Lee> “不灵巧呢。”“不灵巧。”
[21:58] <徘徊型Lee> “不过。”“我们更喜欢菲多。”
[21:58] <徘徊型Lee> 北风的爱女们站了起来
[21:59] <路易莎> “诶嘿嘿,多谢啦”
[21:59] <徘徊型Lee> “因为有才能。”“有才能的一方,是我们的同伴。”
[22:00] <徘徊型Lee> ——————————————————————LOADING————————————————————————————
[22:01] <徘徊型Lee> “简单地说,我认为自己是‘有才能的’。”
[22:01] <徘徊型Lee> 伊莎贝拉的表情很认真
[22:01] <徘徊型Lee> 顺带一句,蜗牛姑且算是美味……但口感的确极其地……
[22:02] <维奥拉> “能再……解释解释吗?”
[22:02] <徘徊型Lee> “经常被妹妹指责,说为此而苦恼实在太奢侈了……我自己也这样想。”
[22:03] <徘徊型Lee> “因为我啊,不怎么用练习就能飞得很好。”
[22:03] <徘徊型Lee> “第一次飞是从4000米,大概是9岁的时候。”
[22:04] <维奥拉> “哇哦……当时你有什么感想”
[22:04] <徘徊型Lee> “谁还会记得啊!七年了耶!”
[22:05] <维奥拉> “我开始相信你是有才能的那边了”
[22:06] <徘徊型Lee> “一直以来我都没想过,那样飞是不是对的。”
[22:06] <徘徊型Lee> “或者这样摆动手臂会不会非常危险,之类的。”
[22:06] <徘徊型Lee> “只是觉得应该那样做所以做了,应该那样摆所以就摆了。”
[22:07] <徘徊型Lee> “因为觉得放弃了很可惜,所以一直继续着。”
[22:07] <徘徊型Lee> “我想这应该可以被称为是‘有才能的’吧。”
[22:08] <徘徊型Lee> “哦,我好像还上过报纸……在11岁的时候。”
[22:08] <维奥拉> “妹妹有时候也这么说,应该是有才能没错了”
[22:08] <徘徊型Lee> “虽然由本人来说很像自夸吧……”
[22:08] <徘徊型Lee> “但是,我觉得在这个世界……”
[22:08] <徘徊型Lee> “好像有……‘更好的飞法’。”
[22:09] <徘徊型Lee> “艾伦老师会那种飞法……你应该也会。”
[22:09] <徘徊型Lee> “我不太明白,但你们好像都很明白应该怎么飞,应该遵循什么道理……”
[22:09] <维奥拉> “一定要分更好或者更差吗……只有适合自己或者不适合的差别吧”
[22:10] <维奥拉> “嗯……”
[22:10] <徘徊型Lee> “所以我现在,没法不让自己那样想……”
[22:11] <徘徊型Lee> “对于自己有才能这件事。我是不是应该不要这么自信呢。”
[22:11] <徘徊型Lee> “是不是更谦虚一点会更好呢。”
[22:11] <徘徊型Lee> “比如说向早乙女同学低头的话。”
[22:11] * 维奥拉 做了个暂停的手势
[22:11] <徘徊型Lee> “——”
[22:12] <维奥拉> “等一下等一下……虽然我其实是没有才能的那边,不过拿妹妹做保证也可以,所谓的才能在两边是通用的啦"
[22:12] <徘徊型Lee> “是这样的吗?”
[22:13] * 维奥拉 用力点点头
[22:13] <徘徊型Lee> “我可以继续相信自己很有才能吗?”
[22:13] <维奥拉> “虽然这么相信也没问题,但这对你不一定有好处哦”
[22:14] <徘徊型Lee> “是指……我果然应该还是再谦逊一点吗?”
[22:14] <维奥拉> “从利姆诺斯那边回来之后,我大概确认了。这边的规则,是所谓的心胜于物”
[22:14] <徘徊型Lee> “心胜于物……”
[22:15] <维奥拉> “还是回到之前的话题吧,虽然七年比较久远,不过能试着回忆一下第一次跳伞的心情吗?”
[22:15] <徘徊型Lee> “真是个困难的挑战啊……让我试试看,嗯……”
[22:15] <徘徊型Lee> “首先果然是会有点害怕吧……”
[22:16] <维奥拉> “毕竟是九岁呢”
[22:17] <徘徊型Lee> “……然后就有点不记得了,有兴奋过吗?还是说……”
[22:17] <维奥拉> “还是怎样?”
[22:18] <徘徊型Lee> “……觉得云好近。”
[22:18] <徘徊型Lee> “但是很快就过去了……有点可惜。”
[22:19] <维奥拉> “这边的云质感就差多了……等出去之后带我再体验一次吧”
[22:19] <维奥拉> “还有别的吗?”
[22:20] <徘徊型Lee> “当时应该有被说感觉讨厌的话就开伞,但我直到最后才开,所以大概……大概……是不讨厌的吧。”
[22:20] <徘徊型Lee> “嗯……是不讨厌的。”
[22:20] <徘徊型Lee> “我不讨厌那个景象。”
[22:20] <维奥拉> “就是这种感觉,在试着回想一下……当时的你,有在笑吗?”
[22:21] <徘徊型Lee> “笑……”
[22:21] <徘徊型Lee> “——当然在笑吧。”
[22:21] <徘徊型Lee>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22:22] <徘徊型Lee> 航空战学科的早乙女绫有点气呼呼地从你身后的位置上站了起来
[22:22] <徘徊型Lee> “先说好了,我可没在偷听。”
[22:23] <维奥拉> “只是凑巧”
[22:23] <徘徊型Lee> “只是那个笨蛋竟然怀疑那种事情!”
[22:23] <徘徊型Lee> “你是笨蛋吗!”
[22:24] <徘徊型Lee> “你肯定,一次都没看过自己登版的杂志吧!”
[22:25] <徘徊型Lee> “杂志……?”
[22:25] <徘徊型Lee> “啊啊,受够了,所以说我才讨厌有才能的人……”
[22:26] <徘徊型Lee> “听好了,你毫无疑问在笑着啊!”
[22:26] <维奥拉> “早乙女同学在外面就认识伊莎贝拉吗?”
[22:26] <徘徊型Lee> “不,我不认识早乙女……”
[22:27] <徘徊型Lee> “……我不过是偶尔会买外国杂志的普通学生而已。”
[22:27] <维奥拉> “啊,那就是这样……一直以来的偶像选择别人作为朋友倾诉心事,绫酱吃醋了?”
[22:27] * 维奥拉 以完全不听人说话的气势做个总结
[22:27] <徘徊型Lee> “……?!”
[22:28] <徘徊型Lee> 伊莎贝拉惊讶地捂住了嘴,早乙女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
[22:28] <徘徊型Lee> “多、多管闲事……!”
[22:28] <徘徊型Lee> “我、我没打算要交那种满脑子尽是多余烦恼的朋友!”
[22:28] <维奥拉> “现在下猛药也没问题,不过早乙女同学还是更坦率一点鼓励伊莎贝拉一下比较好”
[22:28] <维奥拉> “我说真的”
[22:28] * 维奥拉 忍住笑
[22:29] <徘徊型Lee> 留着妹妹头的女生咬着嘴唇转头就要走
[22:29] <徘徊型Lee> 但她的手被金发少女抓住了
[22:29] <徘徊型Lee> “……你一直都关注着我吗?”
[22:30] <徘徊型Lee> “……”
[22:30] <徘徊型Lee> “只是凑巧,那杂志我每期都买而已……”
[22:31] <徘徊型Lee> “谢谢你。”
[22:31] <徘徊型Lee> “什么啊……感觉好怪。”
[22:32] * 维奥拉 轻轻清一下嗓子
[22:32] <维奥拉> “看起来已经没问题了,我期待着伊莎贝拉下次带着笑容的飞行哦”
[22:32] <维奥拉> “再妨碍下去鹅不会饶过我的,所以先告辞了”
[22:33] <维奥拉> “剩下的,就交给绫酱了~”
[22:33] <徘徊型Lee> 于是你在“等、等下,才不是没问题吧,这女人……”“请让我请你吃点心吧!”的嘈杂声中退避了
[22:33] <徘徊型Lee> 做了好事的一天,感觉心变得很轻
[22:34] <徘徊型Lee> ————————————————————————LOADING——————————————————————————
[22:35] <徘徊型Lee> 武神战学科下午久违地迎来了实技课
[22:36] <徘徊型Lee> “记住,今天的实技中绝对不可以进行界层分离。”
[22:37] <路易莎> “ARG!”
[22:37] * 路易莎 因为能上机所以不能在这个时候引来说教
[22:37] <徘徊型Lee> “很好,我拜托了埃塔利德斯大人支援今天的实技,你们可别让武神战学科丢脸啊。”
[22:37] <徘徊型Lee> 回忆了一下,好像就是指白钟
[22:38] <徘徊型Lee> 说起来她好像是用身体来感应界层状态的……
[22:39] <徘徊型Lee> 想到自己做的事情大概会映射为在她皮肤表面蹭来蹭去,就莫名地感到好笑
[22:39] <徘徊型Lee> “路易莎,在笑什么?”
[22:39] <路易莎> “因为打破了十分钟没有被说教的记录所以非常开心!”
[22:39] * 路易莎 速答
[22:40] <徘徊型Lee> “好了,快登机!武神战可没有见习,允许你们使用自己的武神!”
[22:40] <徘徊型Lee> (w)“绝对在想什么有趣的事情吧?”
[22:40] <徘徊型Lee> 海伦抓着登机缆索,不怀好意地推测道
[22:41] <路易莎> (w)“才没有噗……”
[22:41] * 路易莎 登乘的动作非常利索
[22:42] <徘徊型Lee> “说起来,同为袭名者,路易莎你见过【赫拉克勒斯】吗?”
[22:43] <徘徊型Lee> “据说是我们武神科的王牌,但好像几乎没人见过她耶。”
[22:43] <路易莎> “在外面见过一次,那个人几乎不会回舰补给,很奇怪呢”
[22:44] <徘徊型Lee> “平时也不上课呢,感觉好像住在保健室一样。”
[22:44] <徘徊型Lee> “虽然叫这个名字但其实是非常病弱的人……不搭调呢。”
[22:45] <徘徊型Lee> “也有相反的可能性吧?例如全身肌肉的人之类的。”
[22:45] <徘徊型Lee> 梅丽安加入了对话
[22:45] <路易莎> “梅丽安同学的爱好真奇怪”
[22:45] <徘徊型Lee> 她的武神装备着锁链状的主武器
[22:46] <徘徊型Lee> “喜欢肌肉也是我个人的自由吧。”
[22:46] <路易莎> “真……真的喜欢肌肉吗”
[22:47] <徘徊型Lee> “小室喜欢摔角吧?”
[22:47] <徘徊型Lee> 梅丽安语气有点不满地反问
[22:47] <路易莎> “NO,NO,我是打击系的,地面技是敌人”
[22:48] <徘徊型Lee> “都一样啦,总之,也有喜欢的选手吧?难道不是连那肌肉也一起喜欢的吗?”
[22:48] <徘徊型Lee> 期间你们依次升空了
[22:48] <路易莎> “咦……输了,被你这么一说就没法反驳了”
[22:49] <徘徊型Lee> “所以说梅丽莎和路易莎其实是一党!”
[22:49] <徘徊型Lee> 海伦唯恐天下不乱地在秘密频道里叫喊着
[22:49] <徘徊型Lee> “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路易莎已经去了优等生的那边!”
[22:49] <徘徊型Lee> “是敌人!”
[22:50] <徘徊型Lee> “幼稚……”
[22:50] <徘徊型Lee> 梅丽安愤愤地离开了频道
[22:50] <路易莎> “嘻嘻嘻,既然是敌人,等下海伦要错误地界层分离的时候我就不提醒了”
[22:51] <徘徊型Lee> “诶,等等,不要啊,路易莎大人……”
[22:51] <徘徊型Lee> “有袭名的大人不要计较那种小事啦~”
[22:51] <徘徊型Lee> “——准备突入界层。”
[22:52] * 路易莎 操控着阿尔库俄纽斯调整姿态
[22:52] <徘徊型Lee> Lady卡芙的声音插入
[22:52] <徘徊型Lee> 频道里也变得安静起来
[22:52] <路易莎> “ARG!”
[22:53] <徘徊型Lee> “非常好,突入!保持界层接触.”
[22:53] <徘徊型Lee> “ARG!”
[22:53] <徘徊型Lee> 各武神开始进入云雾缭绕的界层接触点
[22:53] * 路易莎 想象着高台跳水压水花的动作,操纵武神“滑”入界面
[22:54] <徘徊型Lee> 阿尔库俄纽斯顺利地接触到了赫勒
[22:55] <徘徊型Lee> 在无序情报的冲刷下,机体微微摇动
[22:56] <徘徊型Lee> “啊,本能系真好啊……为什么我是解码系……”
[22:56] <路易莎> “一定是你操心太多才会这样”
[22:56] <徘徊型Lee> 和凭借着强固的情报体构成抵抗同化作用的阿尔库俄纽斯不同
[22:56] * 路易莎 姑且还有余力观察四周
[22:57] <徘徊型Lee> 海伦的帕里斯III是通过展开微型界层阻碍同化作用的类型
[22:57] <徘徊型Lee> 这也意味着海伦具有袭名【埃塔利德斯】的资质
[22:58] <徘徊型Lee> 四周的‘海’中充满了浊流
[22:58] <徘徊型Lee> 更远处则能感应到魔物的气息
[22:58] <徘徊型Lee> 它们的距离还很远,很难追得上移动中的阿尔戈号
[22:59] <徘徊型Lee> 更近的地方是排列在界层接触面上的武神们
[22:59] <徘徊型Lee> “阿尔戈号就是在这种地方航行的……”
[23:00] <徘徊型Lee> 梅丽安的声音出现在通讯中
[23:00] <路易莎> “平时会有更多魔物,今天是苏同学稳定过了吧”
[23:01] <徘徊型Lee> “那个副会长也会做这种事呢……对她来说好像是治疗皮疹那样的感觉吧?”
[23:01] <徘徊型Lee> 远处有光闪了一闪
[23:02] <徘徊型Lee> 然后有个如同流星般的光迹划过远处的‘海沟’
[23:02] * 路易莎 让武神转动身体,面向闪光发出的位置
[23:02] <徘徊型Lee> “那是……”
[23:02] <徘徊型Lee> “在这赫勒里,也会有流星吗?”
[23:02] <徘徊型Lee> Lady卡芙没有发出警报
[23:03] <路易莎> “怎么可能,不过这个时候谁会在舰外活动啊”
[23:03] <徘徊型Lee> 应该代表着不算什么大不了的吧
[23:03] <徘徊型Lee> “赫拉克勒斯?……唔,不过太远了……”
[23:03] <徘徊型Lee> “优等生的传感装置能捕捉到吗?”
[23:04] <徘徊型Lee> “不行,我也捕捉不到……那是战斗发出的光吗?”
[23:04] <徘徊型Lee> “战斗的话应该连续不断吧?”
[23:04] <路易莎> “如果是赫拉克勒斯,一瞬间干掉敌人也不是不可能”
[23:04] <徘徊型Lee> “总之先向Lady卡芙报告……”
[23:04] <路易莎> “诶呀,不能溜过去看看吗”
[23:05] <徘徊型Lee> “我装作不小心分离了界层,然后你声称去救我,这个计策如何呢小室军曹?”
[23:06] <路易莎> “如果梅丽能当作没看到的话……”
[23:06] <徘徊型Lee> “我已经报告了哦。”
[23:06] <徘徊型Lee> “路易莎——海伦——!”
[23:06] <徘徊型Lee> “你们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23:07] <路易莎> “什么都没有,对不对,海伦?”
[23:07] <徘徊型Lee> “啊,没有没有~我们正友好地讨论着要向流星许什么愿呢!”
[23:08] <徘徊型Lee> “我希望树酱可以帮我预测一下结束这趟旅程之后能不能找到恋人!”
[23:08] <徘徊型Lee> “那样的话直接许愿得到恋人不就行了吗……”
[23:09] <徘徊型Lee> 梅丽安冷静地吐槽了海伦,但后者煞有介事地摇了摇头
[23:10] <徘徊型Lee> “我想要的是用自己的手追到的、现实中的恋人哦?”
[23:10] <路易莎> “Lady卡芙,流星那边没问题吗?”
[23:11] <徘徊型Lee> “ARG,别想有的没的,专心实技!”
[23:11] <路易莎> “哦……”
[23:11] <徘徊型Lee> “你们距界层分离、自由战斗还差得远呢!”
[23:12] <徘徊型Lee> (w)“感觉被小看了。”
[23:12] <徘徊型Lee> (w)“事实上你的确也做不到吧。”
[23:12] <路易莎> (w)“是事实啦,还是坦率接受比较好”
[23:12] <徘徊型Lee> (w)“我都没试,怎么会知道呢!而且梅丽安你是什么时候回到这个频道里来的……”
[23:13] <徘徊型Lee> (w)“在你发出恋人宣言的时候。”
[23:13] <路易莎> (w)“是传说中的恋爱话题探测器呢”
[23:13] <徘徊型Lee> (w)“当然的吧,我们大部分才16-17岁呢。”
[23:14] <徘徊型Lee> (w)“但Lady卡芙就感觉已经30了。”
[23:14] <徘徊型Lee> (w)“你们不会越来越好奇她到底进来多久了吗?”
[23:15] <徘徊型Lee> (w)“……作为武神学科的同僚我规劝你们不要乱来哦。”
[23:15] <徘徊型Lee> (w)“不会乱来的啦!对吧路易莎!”
[23:15] <路易莎> (w)“年龄问题,梅丽会选哪边?Lady还是妮娜前辈”
[23:16] <徘徊型Lee> (w)“Lady吧……这个话题有什么意义吗?”
[23:16] <路易莎> (w)“话题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验证的过程啦”
[23:16] <徘徊型Lee> (w)“妮娜前辈有着很漂亮的肌肉,我很尊敬她,但她应该比Lady小吧。”
[23:17] <路易莎> (w)“虽然是二比一不过我不会认输哦”
[23:17] <徘徊型Lee> (w)“没错,是验证的过程哦!我越来越期待周三的晚上了呢!”
[23:17] <徘徊型Lee> (w)“总觉得你们还是要乱来……”
[23:18] <路易莎> (w)“梅丽也一起来吧”
[23:18] <徘徊型Lee> (w)“不要,我有什么好处?”
[23:18] <路易莎> (w)“三个人分担说教的话每人承受的部分比两个人少?”
[23:19] <徘徊型Lee> (w)“你们果然想做乱来的事情!”
[23:19] <路易莎> (w)“作为喜爱肌肉的同好,拜托啦!”
[23:19] <徘徊型Lee> (w)“说不定能看到妮娜前辈令人意外的一面呢!”
[23:19] <徘徊型Lee> (w)“比如……肌肉……?”
[23:19] <徘徊型Lee> (w)“……”
[23:20] <徘徊型Lee> (w)“你们……不是要潜入陆上战学科的更衣室吧”
[23:20] <徘徊型Lee> (w)“如果不是的话你就会来吗?”
[23:20] <徘徊型Lee> (w)“如果不是的话……”
[23:20] <徘徊型Lee> (w)“好那就这么定了!所以你不准告密哦!”
[23:20] <路易莎> (w)“共犯关系达成~”
[23:21] <徘徊型Lee> 武神科的实技风平浪静地结束了
[23:21] <徘徊型Lee> 风平浪静地
[23:21] <徘徊型Lee> 风平浪静地
[23:21] <徘徊型Lee> 重要的事要说三次
[23:21] <徘徊型Lee> 骚乱被预定在了周三的晚上
[23:22] <徘徊型Lee> 这个瞬间,也只是这艘学园船上时间的无数切片之一
[23:22] <徘徊型Lee> ————————————————————————————SAVE————————————————————————————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