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征时学园谭 - 第一章  (阅读 366 次)

副标题: 往利姆诺斯岛之四

离线 晨星

  • 攒了一大堆苹果币却舍不得买冰箱结果统统烂掉的守财奴
  • Diver
  • ******
  • 帖子数: 2124
  • 苹果币: 3
征时学园谭 - 第一章
« 于: 2019-01-24, 周四 19:05:59 »
[20:33] <久违型Lee> ———————————————————前情提要———————————————————————
[20:34] <久违型Lee> 【欢迎,阿尔戈号的诸位】
[20:34] <久违型Lee> 【这里是利姆诺斯岛的许珀茜伯勒】
[20:34] <久违型Lee> 【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承蒙贵方的照顾,今次得以支援贵方的旅途,实属荣幸】
[20:35] <久违型Lee> 女性的身后漂浮着蓝色的虚影
[20:35] <久违型Lee> 那个,据说既是她们的守护者,也是她们的“孩子”
[20:35] <久违型Lee> 利姆诺斯岛的人们,通过积累情报而繁衍
[20:35] <久违型Lee> “我读过先行者的记录。”
[20:35] <久违型Lee> “利姆诺斯人因为那种特殊的习性,可以说完全是依托我们人类才得以繁荣起来的种族。”
[20:36] <久违型Lee> 切换
[20:36] <久违型Lee> 天上天下BLACK【有件希望你上岛替我去办的事情】
[20:36] <久违型Lee> 天上天下BLACK【具体来说,就是把附件里的‘情报’交给利姆诺斯的女王,许珀茜伯勒】【附件:未命名.arg】
[20:36] <久违型Lee> 切换
[20:37] <久违型Lee> “啊……不会哦。”
[20:37] <久违型Lee> “我们利姆诺斯人孕育后代,是件非常幸福的事。”
[20:37] <久违型Lee> 切换
[20:37] <久违型Lee> “你们的爸爸妈妈,就算再怎么厉害,也不会觉得生下和养育你们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吧?”
[20:38] <久违型Lee> “必须要非常非常地喜欢,非常非常地努力下定决心,才能做那样的事情。”
[20:38] <久违型Lee> “但许珀茜伯勒……女王,和这里的其他女性,都不会觉得那是一件需要特别郑重的事情。”
[20:38] <久违型Lee> 切换
[20:38] <久违型Lee> “接下来我要做的事,或许会动摇这座岛的根基。”
[20:38] <久违型Lee> “让你送信来的人会乐于看到这件事吧。”
[20:38] <久违型Lee> 切换
[20:38] <久违型Lee> “试着往相反的角度考虑一下。”
[20:38] <久违型Lee> “和‘吃到新品种点心的喜悦’相反的是什么?”
[20:38] <久违型Lee> 切换
[20:38] <久违型Lee> “是吗,所以根本的地方才这么相似……但就算是姐妹也这么不一样……”
[20:38] <久违型Lee> “太令人嫉妒了。”
[20:39] <久违型Lee> 撼动声袭来
[20:39] <久违型Lee> 【警报:通知所有作战学科!】
[20:39] <久违型Lee> 【利姆诺斯岛周边突然出现不明来源的魔物,已突破岛上界层】
[20:39] <久违型Lee> 【正在接近中!】
[20:39] <久违型Lee> 【紧急召集航空战、陆上战学科成员!】
[20:40] <久违型Lee> <维奥拉> “爱葛妮丝小姐,你知道艾伦老师和女王陛下的孩子现在在哪里吗?”
[20:40] <久违型Lee> “在她……该在的地方。”
[20:40] <久违型Lee> “我们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做的……以后也……”
[20:40] <久违型Lee> 【追加情报:观测确认为袭名魔物】
[20:40] <久违型Lee> 【袭名为……】
[20:40] <久违型Lee> 【——‘艾哈赫的悲哀’】
[20:40] <久违型Lee> 落地的记录结晶发出细微的嗡鸣声
[20:41] <久违型Lee> 情报的流入只有一刹那
[20:41] <久违型Lee> 在一息之间,路易莎得以窥见结晶中所记录之物的片鳞……
[20:41] <久违型Lee> ————————————————————————LOADING——————————————————————————
[20:42] <久违型Lee> “哇、哇……”
[20:42] <久违型Lee> “她……她哭了吗?她这是在哭吗?”
[20:42] <久违型Lee> 路易莎觉得自己在做梦
[20:43] <久违型Lee> 当然,严格来说你身在这边平时就算是在做梦
[20:44] <久违型Lee> 眼前,和最初在视窗上所见完全不同的许珀茜伯勒女王,披着样式简单的长袍,露出刚当母亲的年轻妈妈般无所适从的神情
[20:45] <久违型Lee> “在、在哭了!所以赶紧把太……把她给我啦!”
[20:45] <久违型Lee> 熟悉的有些口吃的语调
[20:46] <久违型Lee> 你就像个无形的旁观者般,注视着航空战学科教导员、艾伦·艾哈赫小心地从许珀茜伯勒怀中接过一个小小的东西
[20:47] <久违型Lee> “哇——哇……唔咕……”
[20:47] <久违型Lee> “乖、乖哦……别哭了,为、为什么我得做这种好像已经结婚了的事啊……”
[20:48] <久违型Lee> “jiehun……?那是什么,你们(阿尔戈英雄)的风俗吗?仪式吗?”
[20:48] <久违型Lee> “有趣吗?”
[20:48] <久违型Lee> “哇——哇——!”
[20:48] <久违型Lee> “别、别问这种无关紧要的事,又哭了啦!”
[20:49] <久违型Lee> “孩子为什么会哭呢……真是不可思议啊……”
[20:49] <久违型Lee> “都说了别在意无关紧要的事了这孩子是你的女儿吧——!”
[20:49] <久违型Lee> “——”
[20:49] <久违型Lee> “……”
[20:50] <久违型Lee> 一时间,空气仿佛凝固,连孩子都忘记哭了——这样说可能不对吧
[20:50] <久违型Lee> 因为两方都羞红了脸
[20:50] <久违型Lee> “呜咕,呵……”
[20:50] <久违型Lee> “啊,她笑了!”
[20:51] <久违型Lee> “笑……真是不可思议啊……”
[20:51] <久违型Lee> “别老在哪里感叹了她是你的女儿吧!拿着,好好抱着!我没法总留在这里的吧!”
[20:52] <久违型Lee> “也、也是啊……”
[20:52] <久违型Lee> 利姆诺斯岛的许珀茜伯勒
[20:53] * 路易莎 试着看清楚孩子的样子
[20:53] <久违型Lee> 从来自阿尔戈号的艾伦那里接过孩子
[20:53] <久违型Lee> 路易莎看着那个孩子的脸
[20:54] <久违型Lee> 老实说,要分辨婴儿的脸这件事并不特别容易
[20:55] <久违型Lee> 换句话说,她的外形和人类的孩子非常相近
[20:55] <久违型Lee> ——除了一点之外
[20:56] <久违型Lee> 那双眼睛,是现实中不可能会有的蓝色
[20:57] <久违型Lee> 没有眼瞳存在的、无法形容的蓝色
[20:58] <久违型Lee> 当她那双眼睛看向你的时候,你感到一阵晕眩
[20:58] * 路易莎 ?
[20:59] <久违型Lee> “呵……呵哈……”
[21:01] <久违型Lee> 自己家在……哪条街来着?
[21:01] <久违型Lee> 思绪莫名地跳跃起来
[21:01] <久违型Lee> 母亲爱吃什么?
[21:01] <路易莎> “……看到我了?在……吃……我的……?”
[21:02] <久违型Lee> 脊背上窜过一阵恶寒
[21:02] * 路易莎 让脑袋放空——就跟平时一样脑子空空
[21:02] <久违型Lee> ——所以你听见了
[21:03] <久违型Lee> 呼唤声
[21:03] <久违型Lee> 来自现实的救命索,以姐姐的呼唤为锚
[21:04] <维奥拉> “我真的要打下去了哦……真的哦……”
[21:04] <路易莎> “住……住手?!”
[21:04] <久违型Lee> 周围的景象一阵摇晃
[21:04] <久违型Lee> 说回到了现实……那也不对
[21:05] * 路易莎 看到了准备使用姐妹情破颜拳的姐姐
[21:05] <久违型Lee> 但总之,路易莎的脚踩在了运输舰A1区划的甲板上
[21:06] <久违型Lee> “……看到了吧?”
[21:06] * 维奥拉 小心地端详着路易莎
[21:06] <路易莎> “啊啊,我没事……看到了,那个孩子……”
[21:06] <久违型Lee> 爱葛妮丝在稍远处冷冷地说
[21:07] <久违型Lee> “在她,该在的地方……也就是所有地方。”
[21:07] <久违型Lee> “所有时间。”
[21:07] <久违型Lee> “过去和未来,此处和彼处。”
[21:07] <路易莎> “拜托用我能听懂的方式解释一下”
[21:08] <维奥拉> “听起来,爱葛妮丝小姐在形容……神?”
[21:09] <久违型Lee> “你们的神话吗……我是不太清楚,但好像已经不太有时间了呢。”
[21:09] <久违型Lee> 爱葛妮丝指了指远处天海相接的地方
[21:10] <久违型Lee> 在那里,魔物正发出震天的怒吼,与一把剑以及它的主人激烈地交锋着
[21:11] <久违型Lee> ————————————————————————LOADING————————————————————————————
[21:13] <久违型Lee> 巨大的刀翼横扫过来
[21:13] <久违型Lee> 伴随着摄人心魂的怒吼
[21:14] <久违型Lee> 【正在交战中的那位……嗯,会长心爱的同学】
[21:14] <久违型Lee> 【检测到情报攻击所以我自动上线了】
[21:15] <久违型Lee> 那并不是单纯的威吓而已——你周围的沙地伴随着这阵怒吼被灼烧出无数透明的亮斑
[21:15] <久违型Lee> 【这里是‘俄耳普斯’】
[21:16] <美狄亞> 【——有什麼事,快點說。我現在可是很忙的,沒有時間分心。】
[21:16] * 美狄亞 跟臉上的興奮完全不同,在頻道中的語氣既冰冷又理智
[21:16] <久违型Lee> 【如果你不想像躺剑箱的魔术师助手那样满身都是洞的话最好配合一下】
[21:17] <久违型Lee> 那只魔物,如同仅有双翼还保留着完好肉体的狮鹫骸骨
[21:17] <久违型Lee> ——而且远比传统电玩里的狮鹫要大得多了
[21:18] * 美狄亞 舔了舔嘴唇
[21:18] <久违型Lee> 它挥动着布满利刃般羽毛的巨大翅膀,就好像割草机一样扫过沙滩
[21:20] <久违型Lee> 【攻击代码由我这边来负责,你引以为豪的宝剑能不能从它身上削几片情报簇(身体组织)下来?】
[21:21] <美狄亞> 【就這種事情?】
[21:21] <久违型Lee> 【我想少了那个让周围空间乱数超高温化的吼叫你会爽很多吧?】
[21:21] * 美狄亞 在刃翼跟風暴的間隙裡跳著刀鋒上的舞蹈
[21:21] <久违型Lee> 【你想一个人干掉它,OK】
[21:22] <美狄亞> 【老實說我到目前為止還挺享受,不過久了的確是蠻煩人的,尤其這玩意的聲音聽著刺耳。】
[21:22] <美狄亞> 【行了行了,真是開不起玩笑。】
[21:23] <久违型Lee> 【那拜托啦,加油哦美狄亚,顺带一句,现在最靠近你的是忒拉蒙】
[21:23] <久违型Lee> 【被她救和在她面前帅气地干掉敌人,选哪个看你自己的表现哦】
[21:24] * 美狄亞 閃過另一片羽毛,藉著騰飛起來的力道將插在地上的??κ??τη拔了起來,踩在另一片羽毛的邊上跳向空中
[21:24] <久违型Lee> “————————!”
[21:24] <久违型Lee> 怒吼
[21:25] <久违型Lee> 无数光之断片填满了视野
[21:25] <美狄亞> 【啊啊,開什麼玩笑——妳以為我是那種被人救會覺得丟臉的人嗎?只是那樣我難得的玩耍機會就沒了啊。】
[21:25] <久违型Lee> 手或者脚碰到那个的话会被足以将拟似砂砾玻璃化的高温给一口吞掉
[21:26] <久违型Lee> 如果落在玻璃上的雨滴会发光的话应该就是这种分布吧
[21:26] * 美狄亞 彷彿是故意體驗著這種情報體隨時會被消滅的刺激感覺,每每都只是藉著輕微的動作跟劍體和羽毛的交擊,做最小規模的迴避動作
[21:27] <久违型Lee> 从发光的空间断片之间穿过
[21:27] <久违型Lee> 魔物仿佛被猎物超常规的动作吓到、惊疑不定的猎手般谨慎地打量着你
[21:28] <久违型Lee> 接着
[21:28] <久违型Lee> 发出了另一种‘声音’
[21:29] <久违型Lee> 【喂,那个是——】
[21:29] <久违型Lee> 耳边‘俄耳普斯’错愕的惊叫仿佛被擦掉的铅笔迹那样转瞬间被抹平
[21:30] <久违型Lee> 周围的景色变换
[21:30] <美狄亞> 「——!」
[21:31] <久违型Lee> 你看到的是,背对着海面、置身于海岸边的许珀茜伯勒女王
[21:32] <久违型Lee> 她牵着一个肌肤白皙的小姑娘,面对着侍女们,以及更多其他的利姆诺斯人
[21:33] <久违型Lee> “我们不能继续抚养这孩子了,女王。”
[21:33] <久违型Lee> 那孩子躲在她的背后,紧紧抓住她的手
[21:34] <久违型Lee> “她只用注视就会吃掉魔物,一点儿也不留给其他人。”
[21:34] <久违型Lee> “而花了这么久的时间她也没有生出新的孩子来。”
[21:35] <久违型Lee> 其中一名侍女上前了一步
[21:35] <久违型Lee> “她应该像以前的战士们那样,被奉献给海(赫勒)”
[21:36] <久违型Lee> “这样我们才能继续繁衍生息。”
[21:36] <久违型Lee> “……”
[21:37] <久违型Lee> 女王沉默着
[21:37] <久违型Lee> “女王您……孕育孩子的数量也不如以前多了。”
[21:37] <久违型Lee> “您就承认吧,您在这个孩子身上太过投入了!”
[21:38] <久违型Lee> “……可她是我的孩子!”
[21:38] <久违型Lee> “我们中也有您的孩子啊……”
[21:38] <久违型Lee> “虽然是这样,虽然……是这样,但是……”
[21:38] <久违型Lee> “——妈妈。”
[21:38] <久违型Lee> 那个女孩说
[21:39] <久违型Lee> 不知为何,你感到一阵颤栗
[21:39] <久违型Lee> 她的声音……不同?
[21:39] <久违型Lee> “她们在欺负你吗?”
[21:39] <久违型Lee> 她的面孔从女王的身后逐渐显露出来
[21:39] <久违型Lee> ——那双眼睛
[21:40] <久违型Lee> 盈满这个世界所不存在的蓝色的,那双眼睛
[21:40] <久违型Lee> 注视着女王身前的一切——包括你
[21:41] * 美狄亞 笑容漸漸褪去,可隨即,又露出了更加燦爛的笑容
[21:41] <久违型Lee> 眩晕感
[21:41] <久违型Lee> 你感到有什么东西正在流失
[21:41] <久违型Lee> 但那不重要
[21:42] <久违型Lee> 你原本不止一次地舍弃(背叛)了过去,抛下(背叛)了同伴
[21:42] <久违型Lee> 那种东西烧成灰也没什么好顾虑的,现在需要的只是——
[21:44] <美狄亞> 「……真是令人懷念的藍色啊。」
[21:44] <久违型Lee> 【……】
[21:45] <久违型Lee> 你感到不存在于眼前这份回忆中的某物,和眼前的小姑娘一起‘眯起了眼睛’
[21:45] <久违型Lee> 【你见过我的同伴吗?】
[21:46] <久违型Lee> 【我想要个妹妹,但是,妈妈不给我生……】
[21:47] <久违型Lee> 眩晕感还在持续
[21:47] <美狄亞> 「——沒有呢。畢竟,妳是那麼特別。」
[21:47] <久违型Lee> 有什么被夺走了呢……有什么被吞噬了呢
[21:47] * 美狄亞 向著小女孩伸出了手,在這個本沒有自己的夢境裡
[21:48] * 美狄亞 靜靜地感受構成「自己」的一切逐漸崩解的感覺
[21:48] <久违型Lee> 【大家都消失了,消失在我的里面,你也会消失吗?】
[21:48] <美狄亞> 「……啊啊,真是一個好問題。」
[21:49] <久违型Lee> 不知何时,你所处的方向已经空无一人
[21:49] <久违型Lee> 女王紧捂着嘴
[21:49] <美狄亞> 「如果可以就這麼消失也挺不錯的……只可惜,應該是沒有辦法呢。」
[21:49] <久违型Lee> 【为什么?】
[21:49] * 美狄亞 彷彿刻意讓自己更加快速地「崩解」一樣,盯著少女的眼眸
[21:50] <久违型Lee> 蓝色注视着你,你注视着蓝色
[21:52] * 美狄亞 笑了笑
[21:52] <久违型Lee> 你感到自己正在忘却使用身体的方法
[21:54] <美狄亞> 「我是美狄亞。」
[21:54] <美狄亞> 「那個不屬於我的一切,就盡情地讓妳吞噬吧。」
[21:54] <久违型Lee> ——背叛者
[21:55] <久违型Lee> 你的视野转入黑暗
[21:55] <久违型Lee> 依稀之间,你看到女王痛苦地抱起女孩、朝向波涛的背影
[21:55] <美狄亞> 「我只需要這個名字,因為這就是我的一切……」
[21:55] <久违型Lee> 【名字……】
[21:56] <美狄亞> 「名字……」
[21:56] <久违型Lee> 晕眩感消失了
[21:57] <久违型Lee> 女王放开手、少女的身体下坠、以及那个声音重新响起,是在同时
[21:57] <久违型Lee> 【——我,想要那个名字】
[21:58] <久违型Lee> ——————————————————————LOADING———————————————————————————————————
[21:58] <久违型Lee> 【小樱,是紧急召集——!】
[21:58] <久违型Lee> 如果是刚才那个魔物登场的召集的话,自己已经听过了
[21:59] <樱> “啊……?”
[21:59] * 樱 还有些懵懵的状态
[21:59] <久违型Lee> 这也是自己为什么正在往海岸线旁狂奔的理由
[21:59] * 樱 虽然一直在跑,但脑子里总是没放下刚才谈话的事,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22:00] <久违型Lee> 【和刚才那个不一样!是直接来自学生会长的召集!】
[22:00] <久违型Lee> 【是‘袭名战’!】
[22:00] <樱> “呃,哦哦!咦?现在?袭名?”
[22:00] * 樱 停下了脚步
[22:00] <樱> “是什么的袭名?”
[22:00] <久违型Lee> 【虽然不是很清楚但刚才那个魔物,和刚好在现场的呃呃呜……美狄亚同学之间,有袭名战发生!】
[22:01] <久违型Lee> 脑中情不自禁地整理了一下……
[22:01] <樱> “诶?美狄亚……?”
[22:01] <久违型Lee> ……什么都没整理出来
[22:02] <久违型Lee> “总而言之——”
[22:02] <久违型Lee> 另一个视窗粗暴地挤入通信
[22:02] <久违型Lee> “我要去现场,所以护航就拜托水中战学科的笔头了,就是这么一回事。”
[22:03] <久违型Lee> 张开【天上天下】扇子的会长,和平时相比稍微欠缺了一点从容
[22:03] <樱> “护航……好吧好吧!多想无益,走起就是!”
[22:03] <久违型Lee> 但那表情与其说是焦躁
[22:03] <久违型Lee> 不如说是……狂喜?
[22:03] * 樱 猛地摇摇头,猛拍一下面颊
[22:03] <久违型Lee> 无法抑制住的喜悦
[22:04] * 樱 撒开腿往海边飞奔
[22:04] <久违型Lee> 海岸边的魔物已经被包围在由舰首射出的光所形成的多重光环内
[22:05] <久违型Lee> 被划定出的领域是海上
[22:06] <久违型Lee> 形成的场地是——剑斗场
[22:06] * 樱 往脚下一拍,一步踏进海里——并没有沉没在浪花里,而是如同踏上台阶一般跳到了浪头上
[22:06] <久违型Lee> 海浪涌起托住了你,并继续将你的身体抬高
[22:07] <久违型Lee> 远处正在降低高度的运输舰上,可以看到会长那标志性的黑发
[22:07] <久违型Lee> “到这里就行了——”【接好哦,首席】
[22:08] <久违型Lee> 她毫不犹豫地从甲板上跳了下来
[22:08] <久违型Lee> 黑发在空中飘扬
[22:08] <久违型Lee> 这样子不管她让她落下去的话好像也很有趣……
[22:08] * 樱 抬头看看,目测了一下角度
[22:09] * 樱 伸手在海面上一拍,一道浪花卷起,朝向会长落下的方向,弯曲成一道舒缓的滑梯
[22:09] <久违型Lee> “哦嚯。”
[22:10] * 樱 同时向前跃出,已经跳到海浪的另一端
[22:10] <久违型Lee> 她从容地在空中调整了一下姿势,着梯然后就这么滑下来
[22:10] <久违型Lee> “接着。”
[22:10] <樱> “既然来到海上,体验一下水上乐园也不错呢。”
[22:10] <久违型Lee> 一个纸袋向你扔了过来
[22:11] * 樱 一手接住纸袋
[22:11] <久违型Lee> “我本来打算在你不接的时候用这个学生会食堂的甜馒头……”
[22:11] <久违型Lee> “但你接的很好所以这就是奖励了,首席。”
[22:11] * 樱 一手“扶着”海浪,滑道就像有生命一样起伏,带着会长前进
[22:12] <樱> “噢!这就是那个特供的馒头吗!”
[22:12] <久违型Lee> “没错!不过没想到,第一次袭名战竟然是和魔物……”
[22:12] * 樱 单手捏住纸袋,咬住了一个,顺畅地把会长带到了斗技场边
[22:13] <樱> “唔唔——咕。话说回来,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呀?”
[22:13] <久违型Lee> 剑斗场的构造非常简单——没有多余的装饰、也没有观众席
[22:14] <久违型Lee> “以结果来说的话,就是我可爱的……咳嗯,就是美狄亚同学成功地让魔物认可了她名字的价值吧。”
[22:14] <久违型Lee> 只是参加者似乎还没有完全进入状况
[22:15] * 樱 从腰间的装备袋里拿出一个硬币大小的发生器,啪地按在海面上,使几米的海面暂时无需自己使用能力也可以维持塑造好的固态桌椅
[22:15] <久违型Lee> 其中你们较为熟悉的一人昏迷着,剑刺在身旁的石板上
[22:15] <樱> “真的是……魔物吗?”
[22:15] <久违型Lee> 而你们较为陌生的一人则打量着自己身旁的剑
[22:16] <久违型Lee> 那是个有着白金色柔软发丝的女孩,穿着和利姆诺斯的侍女很像,看起来也就八九岁的样子
[22:17] <樱> “……不是爱葛妮丝,但这不是岛上的人吗?”
[22:17] <久违型Lee> 见到你们接近,她天真无邪又兴趣盎然地看了过来
[22:18] <久违型Lee> 那是此世无存的蓝色——
[22:18] <久违型Lee> ——唰
[22:18] <久违型Lee> 会长的扇子隔断了你和那女孩之间的视线
[22:18] <樱> “诶?”
[22:19] * 樱 本能地后退了两步
[22:19] <久违型Lee> “别看,我也差点中招。”
[22:19] <久违型Lee> “这女孩,哈……是名副其实的魔物。”
[22:20] <久违型Lee> 会长转过头
[22:20] <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22:21] <久违型Lee> “简单地说,这女孩是个亡灵。”
[22:22] <久违型Lee> “是是利姆诺斯女王许珀茜伯勒,和阿尔戈号航空战学科教导员艾伦·艾哈赫之女的亡灵。”
[22:23] <樱> “就是艾伦老师的女儿吗?都这么大了诶……”
[22:23] <久违型Lee> “——真不想被你这样说啊,黑坂。”
[22:24] <久违型Lee> 踏在巨大化了的蓝色巨人肩上前来岸边的女性,有着白金色的头发
[22:24] <久违型Lee> 你在视窗中见到过这个人——她正是许珀茜伯勒,利姆诺斯的女王
[22:25] <樱> “说坏话被听到了哟。”
[22:25] * 樱 吐吐舌头
[22:25] <久违型Lee> “被听到了呢。”
[22:26] <久违型Lee> “不过,你也该承认这一点吧,许珀茜伯勒。”
[22:26] <久违型Lee> “你和艾伦老师之间本来是不应该有女儿的。”
[22:27] <久违型Lee> 会长示意你别继续看剑斗场那边之后,收起了扇子
[22:27] <樱> “……私生?不伦?”
[22:27] * 樱 捂住了嘴
[22:28] <久违型Lee> “噗……”
[22:28] <久违型Lee> 会长差点笑出声,遮住嘴唇不断颤抖
[22:28] <久违型Lee> 而女王则显得从容许多
[22:28] <久违型Lee> “不像你想象的那样,阿尔戈的,这位……”
[22:29] <久违型Lee> “我们的水中战学科首席,你叫她樱吧。”
[22:29] <樱> “樱desu!”
[22:29] * 樱 举手
[22:30] <久违型Lee> “……樱,我了解你们的繁衍伦理概念。”
[22:30] <久违型Lee> “但不是那样的……而且,也别在孩子面前说这样的话。”
[22:30] <樱> “嗯咳,我失言了。”
[22:30] <久违型Lee> “我不是说你。”
[22:30] <久违型Lee> 女王看向会长
[22:31] <久违型Lee> “没有任何孩子是不应该出生的,黑坂。”
[22:31] <久违型Lee> “妈妈……?”
[22:31] <久违型Lee> 剑斗场上的幼女看向女王
[22:31] <久违型Lee> 有一瞬间许珀茜伯勒露出非常柔软的表情
[22:32] <久违型Lee> 但很快就恢复了原状
[22:32] <久违型Lee> 会长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张开了扇子
[22:33] <久违型Lee> “由亲手将孩子杀死的你来说这句话还真的是非常地……嗯……”
[22:33] <久违型Lee> 亲手
[22:33] <久违型Lee> 孩子
[22:33] <久违型Lee> 杀死
[22:34] <久违型Lee> 这几个词冲入你的神经
[22:34] <久违型Lee> 脑海中自动回放起了接触到界层时看到的那个景象
[22:35] <久违型Lee> 寻求死亡的战士,目送战士求死的女人们
[22:35] <樱> “……亲手……吗。”
[22:35] * 樱 紧皱着眉头
[22:36] <久违型Lee> “那一切如今也要结束了。”
[22:36] <樱> “女王,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22:36] <久违型Lee> 许珀茜伯勒是有着怎样坚韧的神经才能够在那样的话语面前不为所动呢,你不知道
[22:37] <久违型Lee> 会长有些意外地看着你
[22:37] <久违型Lee> “你问吧,征服海潮的战士·樱。”
[22:38] <久违型Lee> “在这最后的时刻我不想让自己留下感到遗憾的余地。”
[22:38] <樱> “之前有人跟我说,去死是你们活着的方式……你告诉我,在你心里,她们死去值得吗?”
[22:39] <久违型Lee> “我们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活过来的。”
[22:39] <久违型Lee> “因为我们没有选择。”
[22:40] <久违型Lee> “所以也不会去考虑是不是值得。”
[22:40] <久违型Lee> “不过。”
[22:40] <久违型Lee> 她顿了一下
[22:40] <久违型Lee> 你感到她正在下定决心……不,是正在调集过去已经下定好的决心
[22:41] * 樱 直视着对方的双眼
[22:41] <久违型Lee> “我在仅仅只为一个人的死而感到犹豫时,应该就没有资格再继续当利姆诺斯的女王了。”
[22:42] <久违型Lee> 这句话充满了悲壮的决意
[22:42] <久违型Lee> 她一边说,一边从玫瑰金色的秀发上取下了发饰
[22:42] <樱> “所以你现在感到犹豫了吗。”
[22:42] <久违型Lee> 长长的头发在海风中飘散开来
[22:43] <久违型Lee> “我早就已经犹豫过了,孩子。”
[22:44] * 樱 挠挠脑袋,叹了一口气
[22:44] <久违型Lee> “在与那个人(艾伦)的女儿离别的时候。”
[22:44] <樱> “现在的那个不是吗?”
[22:44] <久违型Lee> 发饰在她的手里变成了一柄剑
[22:44] * 樱 指指身后的剑技场
[22:45] <久违型Lee> 你感到肩膀被压上了一些重量
[22:45] <久违型Lee> 回过头,会长对你摇了摇头
[22:46] <樱> “……”
[22:46] * 樱 点点头,没再多说话
[22:46] <久违型Lee> “那么现在,来履行约定吧。”
[22:47] <久违型Lee> 女王挺剑——指向了会长
[22:47] <久违型Lee> 会长点点头,将你推开
[22:47] <久违型Lee> “因为我也是第一次,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护航就拜托了哦,首席。”
[22:48] <樱> “诶?那我要做什么?”
[22:48] * 樱 后退几步
[22:48] <久违型Lee> “毕竟,我的美狄亚同学可是努力到这个份上了——”
[22:48] <久违型Lee> 她笑了笑
[22:49] <久违型Lee> “看好周围,别让人打扰……因为接下来不止魔物会成为你的敌人。”
[22:49] <樱> “有点麻烦啊……”
[22:49] * 樱 扫一眼周围
[22:50] <久违型Lee> 她弹开一颗数据结晶——将之化为长长的日本刀
[22:50] <久违型Lee> “我……想要你的名字。”
[22:51] <久违型Lee> “利姆诺斯岛的女王,许珀茜伯勒啊。”
[22:51] <久违型Lee> 阿尔戈号的舰首发出了第二道光芒,直射过来
[22:53] <久违型Lee> 而樱的眼中,映入的除了界层上更多的破口之外
[22:53] <久违型Lee> 还有自岛上腾起的蓝色巨影
[22:54] <樱> “哇啊……很多人不太高兴的样子呢。”
[22:55] <久违型Lee> 【首席,这是会长命令哦】
[22:55] <久违型Lee> 【谁来了都不准打扰我们,就算是副会长也一样。】
[22:56] <久违型Lee> 会长的身姿淹没在多重的光环之中
[22:56] <樱> “好吧!我也正好要有点发泄的借口呢。”
[22:56] <久违型Lee> 【你就尽情地大闹一场吧。】
[22:57] <久违型Lee> 【会长……‘伊阿宋’允许了。】
[22:57] * 樱 咂咂嘴,双拳碰地撞在一起
[22:57] <久违型Lee> ——————————————————————LOADING——————————————————————————
[22:58] <久违型Lee> ——被夺走了
[22:58] <久违型Lee> ——被吞噬了
[22:58] <久违型Lee> 构成身体的情报像细砂一样流失
[22:58] <久违型Lee> 但是,脑子却清醒了起来
[22:59] <久违型Lee> 你睁开了眼睛,以就好像重复过千百次般的动作握住刺入地面的剑
[23:00] <久违型Lee> 眼前的状况,着实单纯至极
[23:01] <久违型Lee> 被光环盘绕的剑斗场,一位对手,一把剑
[23:01] <美狄亞> “想要我的名字呀……”
[23:01] <久违型Lee> “嗯,想要。”
[23:01] <久违型Lee> 蓝色注视着你
[23:01] <美狄亞> “妳想要的東西……還真是渺小呢。”
[23:02] <久违型Lee> “是重要的东西(情报)吧?”
[23:02] <久违型Lee> “得到那个的话,或许就能生下了。”
[23:02] <久违型Lee> “正常的孩子。”
[23:02] <美狄亞> “是重要呢,但也真是渺小無比。這樣的情感,甚至連慾望也算不上啊。”
[23:03] <久违型Lee> “复杂的东西,我不懂……”
[23:03] * 美狄亞 握著那黑色的月光
[23:03] <久违型Lee> 蓝色注视着你
[23:03] * 美狄亞 眼神中流淌著黑色的情感
[23:04] <久违型Lee> “但好像,不是能被这双眼吞下的东西……你的名字。”
[23:04] <久违型Lee> 就像握着玩具一样,拿起剑
[23:04] <久违型Lee> 重心不稳地站着
[23:05] <久违型Lee> “只能这样夺来吧?”
[23:05] <久违型Lee> “那就这样夺来。”
[23:06] <美狄亞> “真是小孩子脾氣呢。就讓姊姊教教妳,什麼才是真正的慾望吧……”
[23:07] <美狄亞> “不只是妳的名字……”
[23:07] <美狄亞> “……我還要奪走妳的一切。”
[23:08] * 美狄亞 雖然已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或其他部分,那抹瘋狂的笑容仍然綻放地如此燦爛
[23:08] <久违型Lee> 一面挥洒着记忆之砂,一面立誓的魔女
[23:08] <久违型Lee> 她的手中,剑刃闪烁着妖异的光泽
[23:10] <久违型Lee> 面对能只靠注视就夺取情报的魔物,阿尔戈号航行史上最初的袭名战,就此开始
[23:10] <久违型Lee> 现在的你还不知道
[23:10] <久违型Lee> 也没有余力去注意
[23:11] <久违型Lee> 仅仅差了大约数个刹那、在咫尺之遥发生的另一场袭名战
[23:12] <久违型Lee> ——在那里战斗着的,是仅属于你一人的‘伊阿宋’
[23:12] <久违型Lee> ——————————————————————SAVE————————————————————————————

离线 一心求死

  • 神河之主大口绳
  • 偶像
  • ****
  • 帖子数: 990
  • 苹果币: 6
Re: 征时学园谭 - 第一章
« 回帖 #1 于: 2019-01-27, 周日 18:04:00 »
格斗家的残心
妹:(沉入记忆水晶的记录中
姐:听说高明的格斗家哪怕在沉睡中感应到杀气就会自动醒来
姐:就在这个时候做个实验吧
妹:……zzz
姐: 我真的要打下去了哦……真的哦……
妹:……!!!
姐:咦,真的能醒过来
妹:为什么好像很失望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