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因为碰上██而开始的圣杯战争(第四届伪圣杯战争)  (阅读 563 次)

副标题: 别名六杀杯(

离线 daydayday

  • 版主
  • *
  • 帖子数: 872
  • 苹果币: 5
  • 愚者的問題、智者很難回答.....
Saber组導入

劇透 -   :

05:14:48 <KP> 震耳欲聾。
05:14:58 <KP> @Kirsi 这是你受召而出时的最初感觉,彷彿自已正被扔到了一个滚来滚去的酒桶里似的。
05:15:57 <KP> 当你终于擺脫暈眩感并回过神来时 - 你发现自已正站在某个狹窄的空间里。

05:17:23 <KP> 地板上堆滿了各式各樣的雜物,你甚至连要跨一步都很固难(如果要不踩到东西的话)
05:17:33 <KP> 而某个看上去十分普通的少年正睡在你面前的床上

05:18:20 <KP> 魔力連結告訴你他就是你的MASTER,然而不知为何,你总感觉自已的身体里有某种好像被掏空般的无力感.....
05:18:40 <KP> 召喚时一定出了什么差错..............你必须尽快的唤醒他!
05:19:44 <Saber> "噢,当我知道自己总算被召唤时还相当地兴奋呢!没想到新的身体第一个感觉就是极度的眩晕和极小的空间,这何妨不是一个不错的体验呐!"
05:19:44 <Saber> 一边强压下不适,一边逞强地露齿笑笑。将双手向两侧挥一挥,却撞到墙壁和床的支架。
05:20:13 <Saber> 迅速地爬起来的同时,看了看眼前的家伙。他现在是什么样的状况?
05:20:23 <KP> 下一秒,对方毫無預警的张开了眼晴!
05:20:46 <KP> 他看着你

05:20:54 <KP> "谁人啊!!!"
05:22:13 <KP> 好像完全没有料想到你的出现
05:22:36 <Saber> “吼吼,这次的挑战看来也是个极高难度的,很好!让人热血沸腾起来啦!”
05:22:40 <Saber> “你!”在斗篷之下,举起了左手,直直地指着眼前的人。“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05:23:01 <骰娘>  * 奇普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05:23:00 <KP> 在聽了你的话之后

05:23:47 <KP> 本来还没意识到发生什么事的他,瞬間明白了目前的情况。
05:23:52 <KP> 然后
"不是?"
05:25:01 <KP> 他鎮定的回答了你。
05:25:30 <Saber> "?????"
05:25:30 <KP> 就这样,在你愣住的数秒后

05:25:44 <KP> 他嘆了一口气。
05:25:53 <骰娘>  * 奇普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05:26:26 <KP> "我们下站下车。"
05:26:55 <Saber> “嘿,好的,master。”









05:27:09 <KP> 早上五点半,太陽微微的从天空中露出臉来(
05:27:50 <KP> 你们两个人坐在不知位于何处的乡间餐館里,回想着不久之前发生的事情 -
05:28:15 <Saber> “你看起来不怎么震惊呢,应该早有預感会会碰上这种事了吧。我可不相信能把我叫出来的家伙是个无能之輩。”
05:28:31 <KP> 你的Master在到站后直接就带着你下了火车,接着他拿出了某个红色的东西晃了几下

05:29:10 <KP> 在那之后,你们便坐上了他"借来"的车,飞速的向着某个地方开过去
05:29:41 <KP> 然后在不久之后,你的Master便忽然在路边停车,找了间美式餐館叫你进去。
05:30:08 <KP> 而此时的你也忽然感觉自已好多了,不再是那股体内被掏空的样子(
05:30:21 <Saber> 跟在他的身后。虽然眼前的人看起来不怎么样,但是主从关系还是必须分清楚的。
"容我组识一下语言......."
05:31:02 <骰娘>  * 奇普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05:31:17 <KP> 你眼前的人似乎正在反覆的思考着什么
05:31:25 <Saber> 状况好许多的我,时不时地舒展双手手指和腿脚,小小地蹬了几下,逐一确认自己的新生。
05:31:41 <KP> 在他看着你一路把加点的鬆餅全部嗑掉后,他终于开口了。
"那个,其实我没有召喚你的打算,你能否等等吃完喝完之后就切斷魔力连接然后回英灵座去?"
05:33:40 <Saber> “才不要呢。”故意大声地笑了两下“我好不容易才等到了这个机会,怎么可能随便说说就放弃?”
05:34:24 <Saber> “你不玩可以,我自个儿玩。不过,我也有保护你的义务。因为从不久前,你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开始,你的性命多半已经被盯上啦。”
05:35:07 <KP> ".................圣杯应该给了你足够的现代知识吧,算了,我长话短说好了。"
05:35:00 <Saber> (我记得世界观设定并不是圣杯到了所有人,包括不是魔术师的人,都知道它的存在吧?)
05:35:00 <KP> (对,但由于你是被召喚出来的英灵所以圣杯会给你一定的现代知识)
05:35:00 <Saber> (而眼前的人很明显知道圣杯的存在,代表不是普通人。)
05:35:00 <KP> (对)
05:35:28 <KP> 少年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告訴了你发生了什么事。
05:38:06 <KP> 1.他昨天晚上喝多了,隨便画了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
05:38:19 <KP> 2.他隨便画的东西不知道与什么东西接上,把你以不完全的姿態召喚了出来
05:38:32 <KP> 3.由于没有圣杯的魔力支援,所以当时的你和电量到1%左右的手机差不多
05:38:44 <KP> 4.他用自已特制的圣杯雷達找了一个没有湊齊七个从者的圣杯暫時把你接了进去
05:39:06 <KP> 5.现在的他要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打一场会死的戰爭
05:40:14 <KP> "主要我这趟只是来出差的,没有带黑色疾風号也没有带棱镜迷彩........."
"你要打的话我是没有意见啦,但有很大可能会输,这样也没问题嘛?"
05:41:09 <Saber> “不完全的姿态?”扬了扬左半边的眉毛“那个快死了的状态,可是比我全盛时期还强呢!”
05:41:09 <Saber> “而你,就算喝多了,没有能力、没有知识的人,又不会咏唱的人,是不可能画出如此正规的魔术阵进行召唤的。”
05:41:52 <Saber> “我中意你,决斗本来就是因为不知道输赢所以有趣,我仍然没有不参加的理由呢!”
05:42:08 <骰娘>  * 奇普 投掷  : 1d3 = 2

05:43:36 <KP> 他看着你,即没有因为你的信任而喜悅,也没有因为被牽扯进这件事情而有什么不滿。就只是靜靜的聽你说下去。
05:44:00 <Saber> “那么,我的master啊,不如这样吧。”
05:44:09 <Saber> 这个刚被召唤出来的笨蛋举起右手食指,放在自己的嘴边。
05:44:09 <Saber> “你想要做什么,我都奉陪。你决定的方针,我全部不会多嘴。”
05:44:09 <Saber> 停了一下,然后露出了至今最大的微笑。
05:44:09 <Saber> “你只要把对手拖到我的面前来,我就帮你赢下这场战争。”
05:45:35 <Saber> “你不想战斗,就把战斗都扔给我吧。无论我是活到了最后,还是死于竞敌之手....”
05:45:48 <Saber> “你就是我这场战争的见证人!”
"..........."
05:48:17 <KP> "那就这样吧。"

05:48:44 <KP> 少年露出了淺淺的笑(糟糕,忽然感觉好gay
05:48:48 <KP> "你叫什么名字?"
05:48:49 <Saber> "听好了。即将让你成为有史以来最令人热血沸腾的战斗的见证人的我..."
05:48:50 <Saber> 将双手放在胸前,深深地鞠躬,明明没有帽子,左手却做出把帽子摘起的模样

05:48:51 <Saber> "名为菲欧雷.德.利贝里!是一生无败无伤的最强剑客。"
05:49:02 <KP> 在聽到了你的回应之后,他点了点头。
05:49:38 <KP> "按照你们那个时代的禮貌,我也应该报上我的名字才对。"
05:50:17 <KP> "我是道.苏......"
05:50:32 <KP> 在说出这句话时,他停了一下。
05:51:16 <KP> "算了,现在的我是柘植道真。用我们这时的话来说......."
05:51:47 <KP> 接着,说出了那句话。

05:51:59 <KP> 这也意味着本次圣杯战争的开始。





05:52:42 <KP> "对了,Saber你有没有什么特别的需要?我应该做的出来(如果不会太麻烦的话)。"
05:53:35 <Saber> "弓箭、战斧、长枪这类的东西吧?"。
05:54:41 <KP> "武器的话.........要做的话不是没办法,但普通的武器的话英灵应该有更好的吧。"
05:56:14 <Saber> "不然投掷武器吧,只要别长过我的剑但可以藏在斗篷里的东西。"
05:56:43 <KP> "要一次性的还是持久点的?"
05:56:47 <Saber> "都行。"
05:58:04 <KP> 在不久之后,他拿了一个这样的东西给你

05:58:58 <KP> T1-魔力爆弹:进行一次由【敏】决定能否命中的投掷攻击,成功的话能造成40点的魔术伤害(受到【对魔力】影响)。
05:59:50 <KP> "那个白色的地方按下去,之后会在2.5秒时爆炸。"
06:00:31 <Saber> “二秒半,还挺长的呢”
06:01:16 <KP> "预读一下时间吧,这应该很容易吧。"
06:01:26 <Saber> “轻而易举。”


導入結束
« 上次编辑: 2019-01-20, 周日 10:55:33 由 daydayday »
永远太长、一生太短


技能值23,手持一回两发d10伤害手枪的杂鱼a第一轮射击两发全中一发8一发9秒掉重要NPC,第二轮投出1大成功直接秒杀一个PC,经过这次之后,我真的相信爱情了。那一定就是爱吧

超高校级的COC团定期开团中,想玩的话请加qq群204817596并回答你对COC的认知是什么(天啊之前有超多人就直接回答与COC有关的信仰的,我怎么会想问那个)。

人总有一天会死,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害怕着死,但也害怕自已虚度的日子,因为人的时间短暂,所以人才要努力的度过每一天。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能有人为我悲傷


文明与野蛮的差别只是24个小时与两顿饭而已

BY 《好预兆:女巫阿格妮思‧纳特良准预言集(Good Omens: The Nice and Accurate Prophecies of Agnes Nutter, Witch (1990))》



COC 2017年度由自称萌新的dalao kirsi 所做的跑团记录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1》《2》《3》《4》《5》《6》《7》《8》(精彩支线完结篇!!!)

推荐一下,近期看到最好的KP用文:Ciel的DM经验谈[1]&Ciel的DM经验谈[2]& Ciel的DM经验谈[3]&Ciel的DM经验谈[4](絕讚更新中)

不设定无法以物理方式逃出的密室与异空间、不滥用技能、不安排PVP要素、不直接以项目符号/编号/多层次清单的方法将调查选项列出、不让邪神破格、不过度设定、不将重要的人牵扯在内、看不见陌生的天花板、神一旦出来就BE了、心理学不是读心术

一个很老的笑话,人们认为在早期的COC版本里并没有包含详细的治療規則的原因是因为PC们不会在某次的冒險之后活下来。


离线 daydayday

  • 版主
  • *
  • 帖子数: 872
  • 苹果币: 5
  • 愚者的問題、智者很難回答.....
Re: 因为碰上██而开始的圣杯战争(第四届伪圣杯战争)
« 回帖 #1 于: 2019-01-20, 周日 01:04:51 »
08:00:01 <KP> @如影隨形 @方长 @嫩黄瓜 @琉璃色的风铃 @超高校級の審問官 @方长 @Kirsi
08:00:01 <KP> PL报数
08:03:22 <KP> 来了的人
08:03:28 <KP> 先投一个1D100
08:03:38 <骰娘>  * 蒙托亚队长 投掷 100 : 1d100 = 35
08:03:45 <骰娘>  * 杏玉强 投掷  : 1d100 = 26
08:03:52 <Lancer> .nn 枪兵自古
08:03:52 <骰娘>  * 蒙托亚队长 在本群的新昵称是 枪兵自古
08:04:30 <阿兹瑞尔(Arc Master)> 1
08:05:58 <阿兹瑞尔(Arc Master)> .nn  阿兹瑞尔·巴瑟梅罗·萨姆赛特
08:05:58 <骰娘>  * 超高校級の審問官 在本群的新昵称是  阿兹瑞尔·巴瑟梅罗·萨姆赛特
08:06:06 <骰娘>  * 阿兹瑞尔·巴瑟梅罗·萨姆赛特 投掷  : 1d100 = 21
08:06:15 <骰娘>  * 如影随形 投掷  : 1d100 = 58
08:08:19 <KP> L35
08:08:19 <KP> R26
08:08:19 <KP> AR21
08:08:19 <KP> MON58
08:08:26 <KP> 怎么大家都略低来着
08:08:40 <KP> 算了不到的人不等他了
08:08:45 <KP> @如影隨形
08:08:49 <KP> 海濱公园(灵脈樞紐)
08:08:49 <KP> 赛车场(中靈脈)
08:08:49 <KP> 废水处理场(靈脈)
08:08:49 <KP> 机场(中靈脈)
08:08:49 <KP> 市中心(中靈脈)
08:08:49 <KP> 动物园(大灵脈)
08:08:49 <KP> 沼澤地(靈脈)
08:08:49 <KP> 露營車营地(大灵脈)
08:08:54 <KP> 从中选則一个
08:08:59 <阿兹瑞尔(Arc Master)> (kirsi刚刚还在啊)
08:09:01 <KP> 作为开场时的基地
08:09:31 <骰娘>  * 城北 莉娜 投掷  : 1d100 = 95
08:09:43 <阿兹瑞尔(Arc Master)> (不愧是killer kiris)
08:09:46 <Saber> (开场差点爆炸)
08:09:50 <KP> 对不起
08:10:02 <Lancer> (是根据投出来的数字来决定先后顺序吗)
08:10:03 <Saber> .nn Kirsi
08:10:03 <骰娘>  * 城北 莉娜 在本群的新昵称是 Kirsi
08:10:34 <KP> 对不起,运气真的是硬实力啊(
08:10:46 <阿兹瑞尔(Arc Master)> (一个地方可以有多个人马)
08:10:52 <KP> 可以
08:10:59 <KP> 但一开场会直接碰面。
08:10:59 <阿兹瑞尔(Arc Master)> (毕竟市中心这种,7个人都在也没问题吧)
08:11:02 <阿兹瑞尔(Arc Master)> (ok)
08:11:40 <KP> L35
08:11:40 <KP> R26
08:11:40 <KP> AR21
08:11:40 <KP> MON58
08:11:44 <KP> 下一个方长
08:11:46 <Lancer> (所以我是第三个选的么……看起来是大灵脉或者中灵脉呢)
08:11:56 <KP> 再下一个嫩黃瓜,然后最后是超高
08:12:58 <KP> 选的话是从高的选的(
08:13:02 <KP> @方长
08:13:17 <Lancer> (诶但是我前面不是还有两个())
08:13:27 <KP> (看数字啊
08:13:29 <阿兹瑞尔(Arc Master)> (可以选同一个地方的话)
08:13:31 <阿兹瑞尔(Arc Master)> (感觉无所谓吧)
08:13:32 <KP> (你不是高过他两
08:13:41 <KP> (可以啊,但有可能马上打起
08:13:43 <KP> 来
08:14:49 <骰娘>  * 如影随形 投掷  : 1d100 = 53
08:15:37 <埃利亚(Cas Master)> )
08:16:06 <埃利亚(Cas Master)> (抱歉抱歉抱歉.
08:16:11 <KP> @琉璃色的风铃 投rd
08:16:21 <KP> @嫩黃瓜
08:16:21 <骰娘>  * 想不出好名字ヾ(゚ー゚ヾ 投掷  : 1d100 = 5
08:16:40 <埃利亚(Cas Master)> (绝了
08:17:37 <KP> 恩.......av组不到
08:17:41 <KP> rider组在干嘛啊(
08:18:24 <Lancer> ()
08:18:55 <Saber> (历来r组不是在搞基就是在百合)
08:20:09 <埃利亚(Cas Master)> (还行
08:21:13 <KP> 那么,开始放cg












08:21:24 <KP> 偽杯战争 -
08:21:44 <KP> 由七位异常者带着他们的七个小伙伴进行的戰爭
08:22:23 <KP> 但大多数的参加者不是想干过一场就是来相亲、刷臉,还有打打打打打
08:22:43 <KP> 然而,本次偽杯与其不同的是
08:22:58 <KP> 在这七组人中,一共有六组混沌陣營
08:23:12 <KP> 那么,事情会变的怎么样呢?
08:23:24 <KP>  请见後續分曉
08:23:46 <KP> 那么.........执行第一回合的随机遭遇
08:24:08 <KP> 1.幸運降臨到了某个组别身上
08:24:08 <KP> 2.某两组的隨機遭遇
08:24:08 <KP> 3.某三组的隨機遭遇
08:24:08 <KP> 4.无事发生
08:24:08 <KP> 5.无事发生
08:24:08 <KP> 6.厄運降臨到了某个组别身上
08:24:09 <埃利亚(Cas Master)> (六组混沌阵营也太可怕了
08:24:11 <骰娘>  * 奇普 投掷  : 1d6 = 3
08:24:19 <骰娘>  * 奇普 投掷  : 1d7 = 1
08:24:21 <骰娘>  * 奇普 投掷  : 1d6 = 2
08:24:22 <阿兹瑞尔(Arc Master)> (...)
08:24:27 <骰娘>  * 奇普 投掷  : 1d5 = 1
08:24:53 <阿兹瑞尔(Arc Master)> (卧槽这是FZ开场吗)
08:25:11 <Monster> (看来是的)
08:25:19 <KP> 那么,在某个混亂的地方。
08:25:24 <【活跃】我做了什么?(544141892) 上午> (幸运太高了)
08:25:54 <KP>  "Saber你等下想食啥?"
08:26:11 <KP> "甜的、油的、鹹的。"
08:26:36 <KP>  "真不健康.......那么我们叫外卖吧。"
08:26:55 <KP> 那么,就在少年的手打到一半时
08:27:06 <KP> "Master.....我们有客人拜訪。"
08:27:14 <Monster> (卧槽看成手冲打到一半)
08:27:26 <阿兹瑞尔(Arc Master)> (...)
08:27:27 <KP>  "那你还不快快上去干死他们?"
08:27:30 <埃利亚(Cas Master)> (..)
08:27:44 <【冒泡】上白泽觉(1923354651) 上午> (∑好直接的玛斯塔)
08:27:46 <KP> "来了两组,其中一个不在我之下。"
08:28:03 <【活跃】我做了什么?(544141892) 上午> (阿姨啊阿姨鸭~想起了印度歌)
08:28:19 <KP>  少年的表情,停留在脸上。
08:28:24 <阿兹瑞尔(Arc Master)> (那不是古埃及歌么)
08:29:02 <KP>  "这不也不错嘛,看来这次我很快就会挂了。"
08:29:04 <【活跃】我做了什么?(544141892) 上午> (那多点两份外卖吧)
08:29:23 <埃利亚(Cas Master)> (四份
08:29:39 <Lancer> (我要吃炸鸡——)
08:30:02 <KP>  "那么,我去叫外賣,你去招呼客人吧。"
08:30:04 <阿兹瑞尔(Arc Master)> (6份)
08:30:05 <KP> "行~"
08:30:12 <骰娘>  * 奇普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08:30:27 <KP> "对了,saber?"
08:30:32 <KP> 什么事?
08:31:08 <KP> 少年推了推眼鏡
08:31:30 <KP>  "你少算了一个客人,在東南方两百公尺处的第三个窗口。"
08:31:59 <KP> "照你所喜欢的,好好招呼他们吧。"
08:32:03 <阿兹瑞尔(Arc Master)> (那再定一份外卖好了)
08:32:11 <KP> 那么,远处 - 两人一组的大叔组合
08:32:57 <Lancer> (啊是我?)
08:33:20 <KP> 看起来不知道在想什么,一脸微笑的和善大叔
08:33:21 <KP> 
08:33:41 <KP> 和看起来不知道在想什么,一脸邪笑的和善大叔
08:33:59 <KP> (@方长 请rp
08:33:59 <Lancer> (是我())
08:34:35 <Lancer> “那么……master有什么战术嘛?”
08:34:40 <KP> "Lancer你发现了嘛?有两个英灵的气息,这下子可好了,一次就可以查清两组了。"
08:35:17 <KP> "我们先去敲門,看见对方的长相,然后问他信不信上帝。"
08:35:33 <Lancer> “信上帝……”
08:35:54 <Lancer> (啊我这边现在打字比较慢……稍微见谅一下_(:з」∠)_)
08:36:26 <KP> "如果不信的话就只好先放过他们了,畢竟我们现在的當務之急是「那件事」。"
08:36:30 <Lancer> “嘛,这个先不说,master应该知道我不擅长打架吧?”
08:36:55 <KP> "实在不行的话就我先上吧。"
08:36:58 <Lancer> “不信就放过吗?那还真是意外呢。”
08:37:47 <KP> "我没有这么说吧,畢竟和重要的大恶相比,小恶可以晚點再来收拾 - "
08:37:54 <Lancer> “意外的通情达理呢,嘛,我好歹也是从者,命令也还是会听的啦。”
08:38:03 <Lancer>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08:38:09 <KP> "当然,如果是垃圾的话,隨手丟棄就行了。"
08:38:21 <Rider> (你们两个还真是配呢)
08:38:47 <KP> 那么,出现在lancer组两人面前的。
08:38:59 <Lancer> “了解——”
08:39:03 <Lancer> (那要上了吗)
08:39:54 <KP> "早上好,两位,又是一个清新的早晨?"
08:39:54 <埃利亚(Cas Master)> (lancer?)
08:40:14 <KP> "你的Master是谁?"
08:40:16 <Lancer> (我是lancer,lancer是我)
08:40:20 <KP> 神父这么问
08:40:20 <【传说】摸鱼大王Poe(529759599) 上午> @阿道 (草 这是剑风里那个吗
08:40:27 <KP> (不知
08:40:29 <Monster> “good moring,三位大...哥哥”随着从者气息的接近,一个有着女孩体型,女孩外观的真实【小女孩】出现在了Lancer组的身边“我是你们亲爱的邻居,monster”
08:40:55 <Lancer> “好直白呀master,说好的信仰问题呢?”
08:41:00 <KP> 那么,就在此时
08:41:06 <KP> 意外的第三组人,出现了。
08:43:15 <KP> "早上好,小姐。master有说过不能说出他的名字,所以我也不会说他的名字叫█植道█、柘██真、或████这样。"
08:43:39 <KP> "他是那里人,信教不?"
08:44:05 <KP> "这点他没有说过,不过我看他的长相应该是黄种人吧。"
08:44:39 <Lancer> “啊,我懂了,所以你的master和某个叫柘植道真的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对吧?”
08:45:05 <KP> "........能不能叫他出来?我想发点传單给他。"
08:45:10 <骰娘>  * 奇普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08:45:22 <KP> "啊,对,差不多就是那样的啦"
08:45:37 <KP> saber做了个类似这样的表情。
08:45:41 <KP> 就在此时
08:45:51 <Monster> “我觉得是,你的master名字可能会是叫田所道真或是柘植浩二,对吧?”
08:46:06 <Lancer> “没错,不知道你们对我们的天主(以下略)”(棒读)
08:46:19 <KP> "嗚哇哇哇.......你好糟糕啊。"
08:46:40 <KP> saber看着发出问题宣言的小女孩,不知怎么说比较好
08:46:45 <KP> 就在此时
08:46:55 <KP> 银色的少女也出现了。
08:46:57 <Rider> (艹)
08:46:59 <Lancer> (草(中日双语))
08:47:09 <阿兹瑞尔(Arc Master)> (草)
08:47:20 <KP> "您好,安德森神父。"
08:47:25 <【活跃】qa(626759893) 上午> (艹
08:47:37 <埃利亚(Cas Master)> (绝了
08:48:22 <Monster> (冲
08:48:35 <Monster> (事2B,开冲
08:48:50 <【活跃】qa(626759893) 上午> (可以冲了
08:48:51 <Rider> (我完事了)
08:48:53 <KP> "虽然您已经在刚才的交谈时布下了驱逐闲人的结界,但我判定没有必要在这里和你们战斗。"
08:49:28 <KP> "祝君武運昌隆。"
08:49:29 <阿兹瑞尔(Arc Master)> (saber的master果然是在手冲吧)
08:49:34 <KP> 就在这个时候........
08:50:01 <Rider> (我们算算,阿道说了多少个就在这个时候)
08:50:11 <阿兹瑞尔(Arc Master)> (4个?)
08:50:33 <KP> "SABER,你的捲餅要加辣不........?........."
08:50:47 <骰娘>  * 奇普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08:50:53 <骰娘>  * 奇普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08:51:17 <Lancer> “啊——我的话请给我是拉差辣酱”
08:51:52 <Monster> “那个啊,那个啊,master,既然不打架的话,那我们便先坐下来吃瓜吧”
08:52:04 <KP> "好..........是说你们打算打嘛,如果要打的话最好可以远离这里一点,我还想在这里睡觉。"
08:52:17 <骰娘>  * 奇普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08:52:48 <KP> "你小子........我们是不是在那里见过?"
08:52:55 <KP> 神父是这么问的
08:52:57 <骰娘>  * 奇普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08:53:13 <KP> 4H则说了
08:53:32 <Lancer> (啊……这个,难道说要打起来了么)
08:53:49 <KP> "扫描资料核对后无符合对象,判断是伪名。"
08:54:40 <KP> "没有,我没见过像神父您这样笑的如此和藹的人。不过传单就免了吧。"
08:55:42 <骰娘>  * 奇普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08:56:11 <KP> "和.........和藹?????"
08:56:21 <KP> 神父不知道怎么的笑了起来
08:56:47 <KP> "可以啊,很久没碰过像你小子这种人了"
08:57:14 <KP> "我叫亚历山大.安德森。你有个不错的从者。"
08:57:17 <骰娘>  * 奇普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08:57:57 <KP> "如果事情办完后它还活着的话,就让我们好好的干..........."
08:58:31 <KP> 少年的臉孔在聽到了剛剛那句话后变了脸
08:59:00 <KP> 他也没什么顧慮的就上去和神父咬耳多了
08:59:02 <骰娘>  * 奇普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08:59:30 <KP> 在那之后,神父的脸上带着一脸奇怪与半信半疑的表情
08:59:59 <KP> 就好像出去偷吃的丈夫被隔壁鄰居家的小孩发现了一样。
09:00:00 <Lancer> “似乎被晾在一边……嘛也好,啊那边的——卷饼能分我一点嘛?”
09:00:09 <KP> "给。"
09:00:19 <Lancer> “啊呜”(吃)
09:00:20 <KP> SABER一脸看着眼前的这场鬧劇一脸无耐
09:00:45 <阿兹瑞尔(Arc Master)> (所以saber的master是神父的私生子?)
09:00:57 <Monster> “啊,我也想要煎饼,可以吗?”
09:01:16 <KP> "好,好,我知道了,总之就是这样,如果我有碰到的话会OOXXOOXX的。"
09:01:38 <KP> 虽然神父有些狐疑,但最后还是没有多做打算
09:02:00 <KP> "走了LANCER,去下一个地方。"
09:02:07 <KP> "给"SABER说。
09:02:24 <Rider> (真和谐呢,这真的是混乱阵营么)
09:02:36 <Lancer> “了解——”
09:02:40 <埃利亚(Cas Master)> (混沌善良吧
09:02:47 <KP> SABER是混亂.諧阵营
09:03:00 <KP> 那么,LANCER组就这样離開了。
09:04:23 <KP>  吃完东西的SABER露出了笑容
09:04:37 <KP> "那么,即然大家都吃过了,也该运动一下了吧。"
09:05:11 <KP> 可能就是因为他身上的十字架(还有他的气息),让神父没有直接打他吧。
09:05:12 <Monster> “你说的运动是指?”坐在旁边吃瓜的monster举手问“不对,抗议,我什么都没吃呢”
09:05:34 <【活跃】煉獄(417903751) 上午> (运动(搞事
09:06:05 <Lancer> (干架!)
09:06:12 <Rider> (运动(ex咖喱棒))
09:06:19 <KP>  (由于驅逐閒人还没解除于是出去拿了外卖回来的道真
09:06:36 <Monster> 运动(传 统 艺 能)
09:07:00 <KP>  "那么请用吧,虽然不知道合不合胃口.........."
09:07:43 <KP> 接着,他看向什么人都没有的另一边
09:07:53 <KP> 嘴巴动了动不知道在说什么
09:08:10 <骰娘>  * 奇普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09:08:15 <Monster> “thx。。。。”monster接过外卖开始咕噜咕噜地吃起来,顺便还问白毛“4h,你要吃吗?”
09:08:57 <骰娘>  * 奇普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09:09:12 <KP> "我没有食用的机能,我也不需要。"
09:09:30 <KP> 她的眼神分别在SABER和少年身上转了几下
09:09:49 <KP> (非常好,两个人造人都看不出对方是人造人(出目9X、8X)
09:10:00 <KP> (这个骰子一定有问题
09:10:16 <Monster> (目 力)
09:10:26 <埃利亚(Cas Master)> (人造人好多呀,我想找moster玩(小声
09:10:38 <KP> 那么,在差不多吃完了之后。
09:10:38 <埃利亚(Cas Master)> (人偶与人偶的茶会(小声
09:11:11 <Rider> (两个人造瞎子)
09:11:40 <Monster> (电竞蛹人造人)
09:11:48 <KP>  少年的脸上冒汗,好像也知道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
09:12:22 <KP> @Kirsi 好了嘛
09:12:36 <Monster> “4H,我们该走了吧”
09:12:56 <KP> ".........."
09:13:00 <骰娘>  * 奇普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09:13:17 <Rider> (打起来打起来)
09:13:41 <KP> "否,我感觉这里作为灵地是相当好的。"
09:13:47 <KP> 她看着少年
09:14:23 <KP> "Saber的主人啊,如果你不想戰鬥的话我并没有強迫的意願,但这里我就要走了。"
09:14:32 <Saber> saber脸上的微笑越来越大。
09:14:41 <KP> "如果你不怕被偷袭的话,可以留下来没有问题。"
09:14:46 <Saber> “master,你说了随便我的吧?”
09:15:09 <Rider> (打起来!打起来(激动))
09:15:26 <阿兹瑞尔(Arc Master)> (放宝具,放宝具)
09:15:45 <Rider> (见面宝具糊剑!)
09:15:46 <KP>  "是这样没错啦,但如果在第一天就和人打的要死要活的,接下来也不用勝利了吧。"
09:16:06 <【吐槽】螃蟹(2292673552) 上午> (饥饿是大敌,Master,我们去吃烤肉吧)
09:16:20 <KP> 数秒后
09:16:35 <Saber> “没问题,出什么事您只要保护好自己就行了。我知道您做得到。”
09:16:49 <Monster> “saber,看来你的master也是个明智的人,第一天没有必要火拼什么的啦”
09:16:52 <Rider> (还有谁想吃烤肉?!!(危险兔坦警告))
09:17:07 <KP>  "不然这样吧,我们双方不用寶具,就单純的一对一或二对一来交手看看"
09:17:17 <KP> 他認真的看着4H
09:18:00 <KP> "主要是,你的从者绝非正面战斗类的,即然你这样还赶挑衅我们,那代表你一定有后手。"
09:18:54 <KP> "而从剛剛的........不知道是谁離开的情况下,很明显你和他们不是一夥的。"
09:19:19 <【吐槽】螃蟹(2292673552) 上午> (烤肉,烤肉(欢呼)
09:19:45 <KP>  "一对一的话,只要不是那种最壞的選擇,我有信心SABER不会輸給任何人"
09:20:01 <骰娘>  * 奇普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09:20:13 <KP> ".........."
09:20:36 <Saber> saber站起身,斗篷之下渐渐从剑鞘将斗剑拔出来,缓缓的,刻意做出明显的钢铁摩擦声响。
09:20:49 <Saber> “我随意。规则一直都是别人定的,早习惯了。”
09:20:50 <Monster> “总之,让monster一对一什么的,monster可不干!”
09:21:05 <KP>  "Monser,我们撤。"
09:21:09 <Monster> 女孩翘起二郎腿坐在地上,没有战斗的意思
09:21:17 <Monster> “家里有事,先行告退”
09:21:35 <KP> 少年松了一口气
09:22:00 <Saber> “愿主的祝福常与你们同在。直到和我对上的那一天。”
09:22:16 <Saber> saber恭敬地鞠躬。
09:22:37 <KP>  (太好了,总算不用在第一天就失去住所去睡外面了。
09:22:42 <KP> 他,是这么想的。
09:23:47 <KP>  "作为回禮,现在空着的地方有(消音)、(消音)、(消音)。如果早点去的话应该是没有人的吧。"
09:24:04 <骰娘>  * 奇普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09:24:10 <骰娘>  * 奇普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09:24:16 <Rider> (没劲)
09:24:30 <KP>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09:24:41 <KP> 数秒后,4H开口了
09:25:07 <Lancer> (啊这个我也想知道)
09:25:31 <Saber> (叫你跑的那么快)
09:25:34 <KP> " 从没谋面,只是有人常常和我提到他的名字。"
09:26:07 <KP>  "主要是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让她太过伤心,畢竟受过她的照顧。"
09:26:29 <Lancer> (现在没有违抗master的必要呢,毕竟我们这边也有我们的目的(x))
09:26:40 <骰娘>  * 奇普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09:26:51 <KP> "消音"
09:26:59 <KP> .............
09:27:47 <KP>  "所以呢?"
09:28:01 <KP> "不,只是我........"
09:28:03 <骰娘>  * 奇普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09:28:36 <KP> "..........没什么,能给我你的连系方式嘛"
09:28:45 <KP>  "............"
09:29:01 <骰娘>  * 奇普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09:29:22 <KP> "在这场战爭結束前我都会待在这里。"
09:29:51 <骰娘>  * 如影随形 投掷  : 1d100 = 81
09:30:07 <KP> "我改变主义了,具体是这样这样这样。"
09:30:13 <KP> "................"
09:30:27 <KP> 局面,向着没有人知道的情况翻转而去。
09:32:23 <KP> 那么,开始第一回合的行动回合。
09:34:27 <KP> 各组回报一下,然后我先进行另一组的遭遇
09:35:44 <骰娘>  * 想不出好名字ヾ(゚ー゚ヾ 投掷  : 1d100 = 77
09:36:00 <骰娘>  * 枪兵自古 投掷  : 1d100 = 3
09:36:14 <阿兹瑞尔(Arc Master)> (大成功)
09:37:05 <骰娘>  * 阿兹瑞尔·巴瑟梅罗·萨姆赛特 投掷  : 1d3 = 3
09:38:06 <骰娘>  * 阿兹瑞尔·巴瑟梅罗·萨姆赛特 投掷  : 1d100 = 69
09:38:11 <骰娘>  * 阿兹瑞尔·巴瑟梅罗·萨姆赛特 投掷  : 1d2 = 1
09:39:04 <骰娘>  * Kirsi 投掷  : 1d100 = 34
09:39:29 <骰娘>  * 如影随形 投掷  : 1d20 = 6
09:39:38 <骰娘>  * 如影随形 投掷  : 1d100 = 72
09:39:52 <Monster> (DND玩家的默认骰
09:41:09 <骰娘>  * 想不出好名字ヾ(゚ー゚ヾ 投掷  : 1d2 = 2
09:41:44 <骰娘>  * 杏玉强 投掷  : 1d100 = 70
09:43:00 <骰娘>  * 奇普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09:44:28 <骰娘>  * 奇普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09:46:45 <KP> 那么,进入交流回合(
09:47:03 <骰娘>  * 奇普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09:51:54 <骰娘>  * 想不出好名字ヾ(゚ー゚ヾ 投掷  : 1d100 = 36
09:52:55 <骰娘>  * 杏玉强 投掷  : 1d100 = 62
09:53:22 <骰娘>  * 如影随形 投掷  : 1d100 = 55
09:55:31 <骰娘>  * 奇普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09:55:49 <骰娘>  * Kirsi 投掷  : 1d100 = 28
09:56:47 <埃利亚(Cas Master)> (这次圣杯真的好有趣啊(搓手手
09:57:02 <【活跃】五堂(1181427036) 上午> (戰況如何
09:57:13 <阿兹瑞尔(Arc Master)> (俩怪物级英灵)
09:57:16 <Lancer> (姑且还没打起来……不过接下来就不知道了)
09:57:22 <Lancer> (噫)
09:57:43 <阿兹瑞尔(Arc Master)> (saber lancer组有点太强了)
09:57:56 <Lancer> (诶强吗)
09:57:58 <Saber> (?)
09:58:10 <Saber> (你们特么已经有多少情报了)
09:58:29 <Lancer> (啊这个我也想知道())
09:58:32 <埃利亚(Cas Master)> (我觉得这次的圣杯战争牛鬼蛇神好多啊
09:58:36 <埃利亚(Cas Master)> (我也想知道
09:58:50 <【活跃】煉獄(417903751) 上午> (哇,大早上在开圣杯
09:58:53 <KP> (情报不对等才是好玩之处
09:58:53 <骰娘>  * Kirsi 投掷  : 1d100 = 11
09:59:29 <Rider> (你们再说什么?)
10:00:34 <骰娘>  * 奇普 投掷  : 1d100 = 14
10:00:39 <骰娘>  * 奇普 投掷  : 1d100 = 93
10:00:59 <Saber> (看着各种骰点反而心里有点慌)
10:01:11 <KP> 那么...........
10:01:15 <埃利亚(Cas Master)> (我也是
10:01:21 <KP> 这里是一间土妓院
10:01:31 <Lancer> (???)
10:01:37 <KP> 烈酒、女人、毒品充斥在这里
10:01:40 <埃利亚(Cas Master)> (绝惹...
10:02:22 <KP> 那么,就在此时
10:02:41 <KP> 一个衣著簡陋的小女孩走了进来
10:03:26 <KP> 四周的人在看到她时脸上都露出了邪惡的笑
10:03:44 <KP> 有人甚至已经开始低语着要先谁上了
10:04:00 <KP> 然后,数十秒后
10:04:05 <Monster> 虽然对于带有恶意的笑容非常不适,但是女孩仍然顺着她寻找出来的从者信息走去
10:04:09 <埃利亚(Cas Master)> (我觉得这帮人凉透了
10:04:16 <KP> 这些人都手斷腳斷的躺在地上
10:04:24 <KP> 基本上可以不用治療了
10:04:35 <阿兹瑞尔(Arc Master)> (噬魂了啊)
10:04:46 <KP> (没有,就只是打残而已
10:04:56 <阿兹瑞尔(Arc Master)> (好吧)
10:05:00 <Monster> “嘛。。。。。”女孩看了一下自己的双手“monster职阶居然有这样的强化。。。我明明没有用出一点魔力”
10:05:06 <KP> 而四周的人........大多数都知道要跑了
10:05:32 <Rider> "虽然不知道你是哪路的英灵,不过我对你这种小女孩可提不起什么性趣啊"
10:06:03 <Rider> 提着裤子从里屋走了出来
10:06:05 <KP> 
10:06:11 <Lancer> (提着裤子……)
10:06:14 <Lancer> (…………………………)
10:06:17 <KP> 出现在少女眼前的,是一名有着黑色鬍子的大漢
10:06:17 <阿兹瑞尔(Arc Master)> (,,,,,,)
10:06:29 <Rider> 给自己点上了一根大麻烟
10:06:32 <Monster> “大爷您继续,我只是过来找您说话聊天的”monster坐在了发话者对面的椅子上“大爷您在我面前边办事边聊天我也不介意的”
10:06:37 <KP> (你们RP吧。
10:06:41 <埃利亚(Cas Master)> (提着裤子(还行
10:06:52 <埃利亚(Cas Master)> (黄瓜你车了新卡喵?)
10:07:32 <KP> (我去喝口水,你们继续
10:07:39 <Rider> "这还让我怎么继续啊,你那边的小姑娘差点让我胯下那个家伙直接尿了"
10:08:04 <Rider> "说吧,啥事"
10:08:22 <Rider> 深深的吸了口烟
10:08:50 <Rider> "得劲,比以前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10:09:07 <阿兹瑞尔(Arc Master)> (行为举止配上头像好带感啊)
10:09:09 <Rider> (是啊,这次车的是s的)
10:09:13 <Monster> “没什么,只是来和圣杯大战的新朋友打个招呼”小女孩同样从旁边找来一根烟,学着rider点起来“咳咳....卧槽,即使作为servant,这个东西还是这么呛人吗。。。”
10:09:45 <Monster> 女孩本来还想接着装逼,没想到先被这浓烈的美利坚土烟呛了两大口
10:09:54 <Rider> "小姑娘,这东西可不是你这样抽的"
10:10:39 <Rider> 大笑着给自己倒上一杯朗姆
10:11:11 <Monster> “无妨。用手掐灭了烟头,随手把土烟丟到了地上。看来这里的圣杯战争,rider倒是一位豪爽的servant”
10:11:26 <Rider> "除了打招呼还有什么事情么?打架还是御主之间的交涉"
10:11:29 <Lancer> (用手……)
10:11:36 <Monster> “倒是我。。。。monster到底是什么鬼职阶啊,之前的资料里面完全没有记载”
10:11:49 <Rider> (怪物啊)
10:12:19 <Rider> "根据字面意思理解的话,你可是很不得了的呢"
10:12:44 <Rider> "能被人如此称呼的话"
10:13:07 <Rider> 喝干了杯里的朗姆
10:13:08 <骰娘>  * 奇普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10:13:13 <KP> 你们忽然有着.......什么共鳴
10:13:19 <阿兹瑞尔(Arc Master)> (....)
10:13:26 <Rider> (?)
10:13:29 <Lancer> (?)
10:13:35 <阿兹瑞尔(Arc Master)> (大叔和萝莉的共鸣还行)
10:13:49 <KP> 是身为○○○○○○○的共鳴
10:13:52 <【吐槽】Quetzalcoatlus (583166761) 上午> (大概都很能吃)
10:13:54 <Monster> “原来如此,多谢大叔夸奖了。”monster刚刚准备也找一个女人来把玩一下,但是突然感觉到了共鸣“诶,大叔,看起来你也挺厉害的嘛”
10:14:28 <Monster> 她顿了一下“monster请求与rider进行master的交涉”
10:14:51 <Rider> "很不巧小女孩,这个你要晚点再来"
10:14:58 <Lancer> (monster……不是萝莉吗())
10:15:04 <阿兹瑞尔(Arc Master)> (master也在手冲吗)
10:15:08 <Monster> “你接下来还会在这吗?”
10:15:24 <Rider> "咱御主暂时不在这里,晚点再聊吧"
10:15:36 <KP> (可能长了一条大JJ的羅莉
10:15:38 <Rider> "我应该回到处逛逛"
10:15:47 <KP> 就在这个时候
10:15:47 <Rider> "找我的话?"
10:16:00 <KP> 下一秒,你眼前的RIDER就这样消失了。
10:16:00 <Rider> (这个时候?)
10:16:06 <KP> 交流END。
10:16:10 <Lancer> (哦哦?)
10:16:32 <KP> 等一下
10:16:38 <KP> 男人的世界!!!!
10:16:43 <Saber> (...)
10:16:46 <KP> 时光倒带回六秒前
10:17:02 <Lancer> ()
10:17:05 <KP> 你们两个人忽然有一种"RIDER好像被传走的错觉"
10:17:12 <KP> 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很真实..........
10:17:57 <骰娘>  * 杏玉强 投掷  : 1d3 = 2
10:18:17 <Rider> "不说了小女孩,有事电话联系"
10:18:38 <KP> "RIDER,我是MONSTER的主人,可以......."对方的口中发出奇怪的聲音,但隨及停了下来
10:18:41 <Monster> “了解。我记一下你的号码,我等等就去买个手机”
10:18:48 <【活跃】煉獄(417903751) 上午> (你们怎么都爱迫害黑胡子
10:18:49 <KP> 那么,你们交换了电话号码
10:18:59 <KP> 那么,先暫停一下
10:19:00 <Monster> “支持随时约饭约架但是不约炮”
10:19:11 <KP> 我们将鏡頭转移到另一边
10:19:17 <Lancer> (好社会的小萝莉呀())
10:19:17 <【活跃】煉獄(417903751) 上午> (黑胡子已经累了,只想安静地当个肥宅
10:19:29 <Rider> (什么炮?火炮么?)
10:20:06 <KP> 远方,Saber正飞速的骑着一台三轮車
10:20:25 <Monster> (军刀快递!
10:20:28 <Rider> (出现了,骑乘常用坐骑)
10:20:28 <埃利亚(Cas Master)> (上次的回忆)
10:20:29 <KP> (差不多这种样子的
10:20:41 <Lancer> (草草の草)
10:20:42 <埃利亚(Cas Master)> (wtm
10:20:45 <埃利亚(Cas Master)> (xs
10:20:46 <Rider> (上一次是某个海豹的r)
10:21:00 <【活跃】五堂(1181427036) 上午> (真帥双击查看原图
10:21:03 <KP> 虽然他很奇怪自已的master为什么造了这玩意给他,但让他意外的是,这玩意却实可以引發他的潛在能力
10:21:20 <KP> "还带了驅逐閒人的术示(道真语"
10:21:40 <Saber> (...)
10:21:56 <KP> 在他的前方,是一台写着"好好味中国餐馆"的面包车
10:21:59 <Rider> (不会被人看到这丢人的一幕,好贴心啊)
10:22:19 <KP> 他们这样奇怪的组合正遠離城市,向着外头而去........
10:23:04 <KP> (反转正常人看到这一幕产生的笑话感与唯和感,就可以做出足以提供术式起动的腳踏车
10:23:13 <KP> 城外
10:23:28 <阿兹瑞尔(Arc Master)> (。。。
10:23:57 <KP> 在这片沼地中,有着一片不自然的廢墟
10:25:03 <KP> 这是数百年前的开拓者留下的,几乎已经成为了断园残壁之处
10:25:43 <KP> 好像感觉到什么的saber停了下来,从远方看着那輛车开进了廢墟深處
10:26:35 <KP> 然后,追了进去。
10:26:49 <KP> 越向里头,这里给人的感觉就越怪
10:27:17 <Saber> (突然dungeon crawler的感觉)
10:27:26 <KP> 四周尽是混合了中国风的棺材,与各式各样被泡在不明液体中的人类器官
10:27:39 <KP> 这代表了一点 - 不管谁在这里,他絕非善類。
10:28:03 <KP> 就在此时
10:28:14 <KP> "咯........咯咯咯咯咯咯"
10:28:28 <KP> 一个人影,自深处的黑暗中出现
10:28:39 <阿兹瑞尔(Arc Master)> (是鸽子呢
10:28:47 <Rider> (是鸽子了)
10:28:50 <KP> "好强的灵气,你一定是Saber吧。"
10:29:07 <Rider> (明明是魔力)
10:29:53 <Saber> “您好,在下saber,未经允许来这儿说声早安。”
10:29:55 <KP> "对了,初次见面却不先报上自已的名号是老夫的不对。"
10:31:25 <KP> "老夫生于東漢末年,乃革命之先驅,虽創业未成而中道崩俎但仍将遵循梦想......"
10:31:50 <【传说】晓夜喵喵<kpxxcxf@163.com> 上午> 【原来你是阿斗
10:32:05 <Saber> (摔坏脑子的阿斗)
10:32:11 <KP> "吾乃「人公将军」張梁。"
10:32:18 <Rider> (我就知道)
10:32:39 <Rider> (三国会妖术的就那么几和)
10:32:41 <Lancer> (草,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
10:32:51 <【唠叨】渡劫失败数分(659117811) 上午> (你这脸一点都不像张梁
10:33:02 <Rider> (张三个还有个左慈)
10:33:14 <Rider> (剩下就风水师诸葛亮)
10:33:20 <Saber> “啊... 幸会幸会。”saber舒展了一下眉毛,做出和善的笑容。
10:33:26 <【唠叨】渡劫失败数分(659117811) 上午> (神tm风水师)
10:33:37 <Rider> (诸葛亮的确是风水师啊)
10:33:43 <【传说】晓夜喵喵<kpxxcxf@163.com> 上午> 【三张闪电劈自己
10:33:44 <KP> "用我故鄉的话来说,叫幽棲道士吧。"
10:34:01 <KP> "虽然用比较大秦的话来说,应该叫死灵法师。"
10:34:02 <Saber> “啊,作为礼仪,我也得报上名号来呢。”
10:34:17 <Rider> (到这里就是个魔法师职阶的弟弟)
10:34:21 <埃利亚(Cas Master)> (三张闪电劈自己可还行
10:34:26 <埃利亚(Cas Master)> (我就这么干过
10:34:30 <【唠叨】渡劫失败数分(659117811) 上午> (孔明:???
10:34:46 <Rider> (要打还是要吧他大哥叫出来)
10:35:16 <【活跃】五堂(1181427036) 上午> (孔:不要再過勞死丶那個英國人你上
10:35:19 <KP> (他哥哥一个60一个70,出来后你们全都要死
10:35:24 <KP> (所以正常是出不来的
10:35:28 <Saber> saber将斗篷稍微掀开左侧,露出剑鞘。一手放胸前,并点了点头。
10:35:37 <Lancer> (草等级那么高的嘛)
10:35:42 <【传说】摸鱼大王Poe(529759599) 上午> (于吉也是会仙术的吧
10:35:52 <【唠叨】渡劫失败数分(659117811) 上午> (于吉明明是蛊惑
10:35:58 <Saber> 然后又突然抬起头来。
10:35:59 <Rider> (神周瑜藤甲铁锁业炎烧自己)
10:36:10 <Saber> “啊,糟糕,我忘了问master我可不可以这么做了”
10:36:10 <Rider> (于吉是ass)
10:36:41 <KP> 不过saber知道只要他不杀人放火的话m是不会有意见的
10:36:42 <【唠叨】渡劫失败数分(659117811) 上午> (我看三国演义里面就左慈法术等级最高
10:36:57 <KP> ........虽然说他真的这么做的话,master也有可能没有意见吧
10:37:01 <Saber> “啊,无所谓啦,反正你只要能让我做出‘某件事来’,自然都会知道我的身份就是了。只要对master说我是被揭穿的,他就不会有意见了吧。”
10:37:05 <Rider> (其实讲道理,算英灵的话,关二爷的等级可能最高)
10:37:18 <Saber> 当然,saber大概也清楚master对这并不在意。
10:37:26 <Rider> (毕竟现在还有人拜关公)
10:37:28 <【唠叨】渡劫失败数分(659117811) 上午> (神关羽咯?
10:37:50 <Rider> (神信可能有d-c)
10:37:54 <【传说】摸鱼大王Poe(529759599) 上午> (于吉是爱豆类型的 主要是粉丝多
10:38:00 <KP> "上好、上好,那么不如让老夫为阁下表演一段?"
10:38:04 <【传说】摸鱼大王Poe(529759599) 上午> (走的是神道x
10:38:13 <【活跃】五堂(1181427036) 上午> (畢竟二爺可以騎上那隻赤兔
10:38:35 <Rider> (吕布也可以啊)
10:38:43 <KP> "活着的英灵啊.........老夫还从未碰过这么完美的素材。"
10:38:56 <KP> 一个身影上前
10:38:58 <Rider> (你自己做素材不就好了)
10:39:01 <KP> 两个人影上前
10:39:16 <Saber> “如果想来正常地干个架的话我是很欢迎啦。”
10:39:30 <Rider> (是时候放宝具了,一口气清干净)
10:39:39 <KP> 不知何时,两人的四周已经全部被忽然出现的屍體占滿
10:39:42 <KP> (我找下cg
10:39:57 <Saber> “不过你看起来不像是会和我用拳头和血汗说话的类型。”
10:40:06 <KP> 下一秒
10:40:16 <KP> 他的脸上抽过了一下
10:40:18 <Lancer> (可以让尸体用拳头和血汗吧(x))
10:40:23 <KP> "算了。"
10:40:33 <Rider> (尸体没有汗)
10:40:34 <KP> 他抬起手,全数的屍體消失
10:40:48 <Rider> (m打断了)
10:41:14 <KP> "
10:41:15 <Lancer> (说起来张梁的master是谁扮演的来着……)
10:41:52 <KP>  "老夫身体唯殃,不如我们之间的表演就待下回分曉吧。"
10:42:25 <KP>  "你说是吧,同志。"
10:42:36 <Saber> “能和同样处于最佳状态的对手干架当然是最开心的啦。”
10:42:40 <【唠叨】渡劫失败数分(659117811) 上午> ( 草,左慈你和耶稣一个师门的??
10:42:42 <Saber> “不过我还是得问一件事呢”
10:42:53 <埃利亚(Cas Master)> (我
10:43:13 <Saber> saber放下了微笑。自从被召唤以来,似乎是第一次出现面无表情。
10:43:37 <Rider> (打起来打起来)
10:43:53 <Rider> (混乱漂亮看不得这个)
10:43:59 <Rider> (善良)
10:44:17 <埃利亚(Cas Master)> (我也是混乱善良啊(气
10:44:26 <Saber> “你打算破坏规则吗?”
10:44:39 <Lancer> (哦豁)
10:44:51 <KP>  "...................."
10:45:04 <Rider> (你是m 还是s?)
10:45:47 <KP>  "嘛,我的Master姑且也和我说过那些大秦同行的厲害。"
10:46:07 <埃利亚(Cas Master)> (这家伙和我上次的那个可爱的正太差距好大,叹气,我感觉我不能和像对上次那个正太那样信任这货啊)
10:46:17 <KP>  "不过真让我意外啊Saber,没想到是你问我这个问题。"
10:46:31 <Rider> (大秦人)
10:46:36 <KP>  他的脸上,再次出现了瘋狂的笑容
10:46:50 <Rider> (闭嘴吧正太控)
10:47:23 <Saber> “毕竟我在意的就是能不能安安心心地打个过瘾嘛。老是有不守规矩的出现也是很烦的吧?”
10:47:33 <KP>  "我本来还以为你会问的是其他的蠢问题呢。"
10:48:00 <KP> "那么,我也给你一个发自内心的答案吧。"
10:48:45 <KP> (这句话消音)
10:49:39 <KP>  "好了,歡迎你下次来玩。如果能带上你家的Master的话那再好也不过了。"
10:49:58 <Rider> (怎么还没有出现我期待的画面)
10:50:18 <【活跃】五堂(1181427036) 上午> (你希望出現什麼畫面
10:50:50 <Lancer> (干架!干架!)
10:51:12 <骰娘>  * Kirsi 投掷  : 1d100 = 51
10:51:19 <Saber> (........)
10:51:35 <骰娘>  * Kirsi 投掷  : 1d100 = 44
10:52:13 <KP> 下一秒
10:52:42 <KP> 只能以神速来稱呼的剑招发出
10:52:46 <埃利亚(Cas Master)> (???)(打起来了..?)
10:52:58 <Rider> (来了来了!!!我期待的画面!!!)
10:53:03 <KP> 然后
10:53:08 <Monster> (久 等 了)
10:53:24 <Monster> (BGM:新 宝 岛)
10:53:36 <KP> 砍中了Caster
10:53:46 <KP> ...........身前忽然冒出来的屍體
10:53:48 <埃利亚(Cas Master)> (我不要像caster一样啊(草(中日双语
10:54:10 <KP> "欧欧欧,好危险、好危险啊......."
10:54:21 <KP> 接着,驚人的事发生了。
10:54:24 <埃利亚(Cas Master)> (assasin)
10:54:50 <KP> 斬斷数头殭屍的刀
10:55:09 <骰娘>  * 奇普 投掷  : 1d100 = 100
10:55:16 <Saber> (噗)
10:55:19 <KP> 就这样,被Caster给接着.......
10:55:19 <【活跃】(›´﹃` ‹ )(2365783270) 上午> (出现了)
10:55:26 <【活跃】無課金プレイヤー(510898837) 上午> (绝了)
10:55:27 <KP> 然后把他的一只手砍了下来。
10:55:27 <埃利亚(Cas Master)> (绝了
10:55:42 <KP> (想莊逼结果被肏的caster
10:55:46 <KP> (干笑死
10:55:50 <Monster> (太艹了
10:55:53 <【活跃】暖洋洋的拿菲利(1843305224) 上午> (想莊逼结果被肏的caster
10:55:56 <Lancer> (草草の草)
10:56:06 <【活跃】無課金プレイヤー(510898837) 上午> (草生
10:56:07 <埃利亚(Cas Master)> (草(中日双语
10:56:11 <KP> "咯.......真,真是让人笑不出来啊。"
10:56:22 <KP> (我受不了了让我笑一下
10:56:22 <【活跃】五堂(1181427036) 上午> (法師總有近戰的心
10:56:34 <Monster> (股间强打caster)
10:56:43 <【唠叨】fresh fish(2317246987) 上午> (我受不了了让我笑一下
10:56:46 <Rider> (我笑死了)
10:56:52 <【活跃】無課金プレイヤー(510898837) 上午> (哎哟笑死我了)
10:57:01 <Saber> saber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手中的剑。
10:57:24 <KP> 接着,他拿出了几张符紙
10:57:39 <KP> 就这样把手硬生生的把手给接了回去
10:57:52 <KP> "嚇煞老夫了。"
10:58:01 <Lancer> (哇哦
10:58:11 <【活跃】五堂(1181427036) 上午> (符紙〈布製
10:58:20 <Saber> “说起来,你的符纸不是‘变’出来的,而是‘拿’出来的呢。”
10:58:25 <Saber> saber诡异地笑了起来。
10:58:28 <Rider> (什么傻批人公)
10:58:28 <Monster> (物理符咒)
10:58:34 <KP> "算了,即然我的Master也给了我許可....."
10:58:44 <KP> 他从懷里掏出了一本书
10:59:38 <KP> 那是一本黑色,散发出深深寒意的不詳书券。
10:59:53 <Monster> (难道是元帅同款?)
10:59:59 <Rider> (太平要术天地人三卷)
11:00:12 <Rider> (你这是太平要术?)
11:00:34 <Lancer> (明明说是太平却这么不祥吗)
11:00:54 <【活跃】無課金プレイヤー(510898837) 上午> (毕竟杀人祭祀)
11:01:02 <KP> "......过往,吾与吾兄得仙所授之三本真經。"
11:01:09 <KP> (我说一下,要打的明天打
11:01:16 <KP> 我放完cg就save了
11:01:26 <Lancer> (诶)
11:02:24 <KP> "我与兄長救人于亂世..........虽最终盡数惨死,但.............."
11:02:52 <KP> "老夫就算了,为什么要杀了大哥和二哥呢。"
11:03:02 <KP> 强大的魔力,从书中传出
11:03:07 <【唠叨】渡劫失败数分(659117811) 上午> (太平清领道
11:03:15 <KP> 将四周染成一片鬼域
11:04:25 <Rider> (我记得张角是病死的)
11:04:33 <KP> Caster好像想起了什么,他的笑不复瘋狂
11:04:48 <【传说】摸鱼大王Poe(529759599) 上午> (说起来阿道用的也是aahub吗)
11:04:49 <KP> 有了点人类的味道
11:04:53 <KP> (对
11:05:07 <KP> 算了,抱歉让你久等了。
11:05:20 <KP> "解放吧,『太平尸解真经』。"
11:05:35 <Lancer> (aahub是阿道教给我的())
11:06:03 <KP> 如墨般漆黑的魔力亮了起来,吞噬了光。
11:06:04 <【传说】摸鱼大王Poe(529759599) 上午> (欧欧!)
11:06:16 <【唠叨】fresh fish(2317246987) 上午> (欧欧!)
11:06:25 <埃利亚(Cas Master)> (我本来不想打的,为什么要突然打架呢,叹气)
11:06:39 <KP> 那么,先中斷这里
11:06:50 <KP> 让我们把鏡頭切換到另一处
11:07:07 <Monster> (要来了要来了(欢喜
11:07:26 <Saber> ()
11:07:38 <【唠叨】fresh fish(2317246987) 上午> (aahub是什么())
11:07:42 <Saber> (caster属于后期做好准备以后变强的类型)
11:07:54 <Lancer> (关于aa的hub)
11:07:58 <Monster> (那么,去爆破吧
11:07:59 <埃利亚(Cas Master)> (但是没发移动啊,一般(叹气)
11:08:01 <Rider> (风铃你又是cm?)
11:08:08 <Saber> (对方有恶意,不打算遵守圣杯规矩,作为正统saber,我觉得判断合理)
11:08:28 <Saber> (尽管恶意的对象不是我)
11:08:32 <埃利亚(Cas Master)> (我们上个本是最后其他人一起把怪物拉进了我的领域)
11:08:47 <Saber> ( 别在意别在意)
11:08:56 <Rider> (挺好了)
11:08:59 <【唠叨】渡劫失败数分(659117811) 上午> (这caster是NPC么?
11:09:00 <KP> 那么
11:09:00 <Rider> (挺好的)
11:09:02 <KP> 在远方
11:09:06 <Saber> (是NPC)
11:09:13 <KP> 
11:09:16 <Lancer> (caster是npc,master不是)
11:09:20 <KP> 
11:09:21 <Saber> (所以属于无法控制的类型,不保最后背刺)
11:09:28 <KP> 神父二人组,来到了動物園里。
11:09:34 <KP> 然后
11:09:43 <骰娘>  * 奇普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11:10:05 <KP> 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笑容爽朗的黑色男子
11:10:05 <Lancer> (啊……果然到自己的回合看到这个感觉超担惊受怕的)
11:10:08 <Saber> (我想起了海豹事件)
11:10:08 <埃利亚(Cas Master)> (我都不知道他有什么恶意,虽然我现在真的很生气(小声)
11:10:30 <【活跃】五堂(1181427036) 上午> (神父組哪個是M
11:10:30 <Rider> (所以说风铃你为啥召唤个这玩意儿?)
11:10:37 <KP>  "...........你们是?"
11:10:44 <Rider> (魔法师要多少有多少)
11:10:47 <Lancer> (神父是master我是lancer)
11:11:08 <埃利亚(Cas Master)> (好难过啊....本来像caster这样强大理智善良的生灵是不在我的目标中,但是我很生气,所以
11:11:19 <KP> 神父也笑了
11:11:26 <KP>  "你好、再见。"
11:11:30 <Lancer>  “啊,原来master你和他不认识的吗”
11:11:36 <埃利亚(Cas Master)> (saber,不要输啊(趴)
11:11:37 <Lancer> (好快)
11:11:46 <KP> 下一秒,神父消失在原地
11:12:04 <Rider> (噢~)
11:12:05 <KP> 黑人男子自腰部以上完全消失。
11:12:22 <KP> 只见他跪了下来,然后 -
11:12:26 <KP> 爆炸了。
11:12:44 <埃利亚(Cas Master)> (@嫩黄瓜 我这张卡的描述里和这家伙有一定程度上的相性,所以
11:12:47 <【活跃】五堂(1181427036) 上午> (原地爆炸~
11:12:53 <KP> 接连不斷的爆炸在动物园里響起
11:12:58 <Rider> (行叭)
11:12:59 <KP> 最终 -
11:13:05 <【唠叨】渡劫失败数分(659117811) 上午> (说起来这C就死了?
11:13:23 <Lancer> (没,刚才是镜头一转)
11:13:36 <KP> 一条本来設置在附近的河流分支忽然倒蚁
11:13:37 <KP> 蚁
11:13:38 <KP> 转
11:13:38 <Lancer> (现在是我们lancer组对阵某个笑容爽朗的黑色男子)
11:13:44 <【唠叨】渡劫失败数分(659117811) 上午> (我的意思是,你看亡语都触发了,可见快死了)
11:13:52 <KP> 接着,倒灌到动物员里
11:14:07 <KP>  ".........."
11:14:23 <【传说】晓夜喵喵<kpxxcxf@163.com> 上午> (动物员太惨了
11:14:38 <【传说】晓夜喵喵<kpxxcxf@163.com> 上午> (被一条河灌肠么
11:14:43 <Lancer>  “看起来不妙啊,要来帮把手吗?”
11:14:47 <Rider> (太惨了)
11:14:52 <埃利亚(Cas Master)> (绝了
11:14:54 <KP> "二选一嘛......."
11:14:58 <Rider> (我笑死了)
11:15:04 <Lancer> (二选一?)
11:15:14 <埃利亚(Cas Master)> (简直堪比当年的海豹社保事件)
11:15:29 <Rider> (真的哈哈哈哈哈哈)
11:15:54 <埃利亚(Cas Master)> (河流灌肠hhhhhhhhhh
11:16:03 <KP> (动物园啦
11:16:05 <埃利亚(Cas Master)> (这是混沌饿吧
11:16:13 <Rider> (动物员是太可怜了)
11:16:16 <埃利亚(Cas Master)> (saber管管他呀hhhhhhhhhhh
11:16:17 <【活跃】無課金プレイヤー(510898837) 上午> (好像有点爽
11:16:33 <Rider> (这谁顶得住啊)
11:16:34 <KP> "Lacner!我一画令咒下令,将这里的人盡速带離!"
11:16:51 <KP> 令咒的魔力,充盈了Lancer的身体
11:16:55 <Saber> (............. 这次除了我全部是混沌阵营啊)
11:17:17 <Rider> (不,我不是)
11:17:24 <Lancer> “了解!”
11:17:29 <KP> "我先去追他,你盡快趕过来吧。"
11:17:52 <KP> 接着,神父的人影再度消失,飞跃在建筑之间
11:18:18 <【活跃】五堂(1181427036) 上午> (看來這神父算是善人/托腮
11:18:30 <KP> 虽然不多,但已经有几个人就这样被突如其来的大水淹沒、吞噬。
11:18:32 <Lancer> “呼……看来有的忙了呢。”说着,Lancer就开始进行人群的避难
11:18:43 <KP> 然而,神父也没有就这样停下
11:19:00 <KP> 他就这样如同忍者般消失在远方的盡頭
11:19:05 <【活跃】五堂(1181427036) 上午> (不要停下腳步
11:19:07 <KP> 好了,本日save。
« 上次编辑: 2019-01-20, 周日 02:05:07 由 daydayday »
永远太长、一生太短


技能值23,手持一回两发d10伤害手枪的杂鱼a第一轮射击两发全中一发8一发9秒掉重要NPC,第二轮投出1大成功直接秒杀一个PC,经过这次之后,我真的相信爱情了。那一定就是爱吧

超高校级的COC团定期开团中,想玩的话请加qq群204817596并回答你对COC的认知是什么(天啊之前有超多人就直接回答与COC有关的信仰的,我怎么会想问那个)。

人总有一天会死,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害怕着死,但也害怕自已虚度的日子,因为人的时间短暂,所以人才要努力的度过每一天。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能有人为我悲傷


文明与野蛮的差别只是24个小时与两顿饭而已

BY 《好预兆:女巫阿格妮思‧纳特良准预言集(Good Omens: The Nice and Accurate Prophecies of Agnes Nutter, Witch (1990))》



COC 2017年度由自称萌新的dalao kirsi 所做的跑团记录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1》《2》《3》《4》《5》《6》《7》《8》(精彩支线完结篇!!!)

推荐一下,近期看到最好的KP用文:Ciel的DM经验谈[1]&Ciel的DM经验谈[2]& Ciel的DM经验谈[3]&Ciel的DM经验谈[4](絕讚更新中)

不设定无法以物理方式逃出的密室与异空间、不滥用技能、不安排PVP要素、不直接以项目符号/编号/多层次清单的方法将调查选项列出、不让邪神破格、不过度设定、不将重要的人牵扯在内、看不见陌生的天花板、神一旦出来就BE了、心理学不是读心术

一个很老的笑话,人们认为在早期的COC版本里并没有包含详细的治療規則的原因是因为PC们不会在某次的冒險之后活下来。


离线 daydayday

  • 版主
  • *
  • 帖子数: 872
  • 苹果币: 5
  • 愚者的問題、智者很難回答.....
Re: 因为碰上██而开始的圣杯战争(第四届伪圣杯战争)
« 回帖 #2 于: 2019-01-20, 周日 01:06:30 »



引用








<font face=\"'MS Pゴシック',IPAMonaPGothic,Mona\"><p style=\"line-height:1\",\"letter-spacing:0\">      
 <span style=\"font-size:3pt\"> 从         ヽ /          ミ,',',',',',','刈 </span>


 <span style=\"font-size:3pt\"> メメ ,ィ '二 ヽ 、    l l   ,ィ'ニ二こ入 ヽ!,',',',',','N </span>


 <span style=\"font-size:3pt\"> 刈〃 ´,ィ ´`ーこュ,.八 ,,〃,ィ',ニ,'ヽ、  .ヽ!,',',',',刈 </span>


 <span style=\"font-size:3pt\">    /      ヽ ,r==t、/ /´ e `ヽヽ  ヘ,',',',','IV </span>


 <span style=\"font-size:3pt\">  r==l        lィl⌒ト l 廴___ノ l==t!,',',',','ト` </span>


 <span style=\"font-size:3pt\"> ./   ハ        / l  l .ヽ 、.,_   ノ  l,',',','从 </span>


 <span style=\"font-size:3pt\">     ヽ ____ノ l l__l l `ー弋く"     l,',ィ1'` </span>


 <span style=\"font-size:3pt\">           l / l  ヽ .l    ヽヽ   Y,r1| </span>


 <span style=\"font-size:3pt\"> メ         l/  l  .ヽl     ヽ \ミ l/ .l ! </span>

 <span style=\"font-size:3pt\"> メ         l/  l  .ヽl     ヽ \ミ l/ .l ! </span>

 <span style=\"font-size:3pt\"> 刈        、.  !   >       ヽ ヽj メ/ </span>

 <span style=\"font-size:3pt\"> .l刈         ` - - '      ,ィ1 ヽ l // </span>


 <span style=\"font-size:3pt\"> ..l刈:, 弋ー--- ────一 ' "´ レ'  ,;刈// </span>


 <span style=\"font-size:3pt\"> . 川  ヽ-┼十十十十十─十 ナメ  川ノ! </span>


 <span style=\"font-size:3pt\"> `ヽ川   `ー------------‐一’  川メl/ </span>


 <span style=\"font-size:3pt\">  l ヽ川 ` ー -- ─── -- 一 '´. i川/ l </span>


 <span style=\"font-size:3pt\">  l  .弌川              川川メ" .l </span>


 <span style=\"font-size:3pt\">  l.  ___守川川川川川川川川川メ--、  l </span>


 <span style=\"font-size:3pt\"> , - '´  `:弌川川川川川川川メ   x ` '-、 </span>


 <span style=\"font-size:3pt\">       l `下川川川川刈メ"  /      ` '-、 </span>


 <span style=\"font-size:3pt\">   ━━━━━━━━━━━━━━━━━━━━━━━━━━━━━━━━━━━━━━━━━━━━   </span></font>
« 上次编辑: 2019-01-20, 周日 10:26:23 由 daydayday »
永远太长、一生太短


技能值23,手持一回两发d10伤害手枪的杂鱼a第一轮射击两发全中一发8一发9秒掉重要NPC,第二轮投出1大成功直接秒杀一个PC,经过这次之后,我真的相信爱情了。那一定就是爱吧

超高校级的COC团定期开团中,想玩的话请加qq群204817596并回答你对COC的认知是什么(天啊之前有超多人就直接回答与COC有关的信仰的,我怎么会想问那个)。

人总有一天会死,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害怕着死,但也害怕自已虚度的日子,因为人的时间短暂,所以人才要努力的度过每一天。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能有人为我悲傷


文明与野蛮的差别只是24个小时与两顿饭而已

BY 《好预兆:女巫阿格妮思‧纳特良准预言集(Good Omens: The Nice and Accurate Prophecies of Agnes Nutter, Witch (1990))》



COC 2017年度由自称萌新的dalao kirsi 所做的跑团记录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1》《2》《3》《4》《5》《6》《7》《8》(精彩支线完结篇!!!)

推荐一下,近期看到最好的KP用文:Ciel的DM经验谈[1]&Ciel的DM经验谈[2]& Ciel的DM经验谈[3]&Ciel的DM经验谈[4](絕讚更新中)

不设定无法以物理方式逃出的密室与异空间、不滥用技能、不安排PVP要素、不直接以项目符号/编号/多层次清单的方法将调查选项列出、不让邪神破格、不过度设定、不将重要的人牵扯在内、看不见陌生的天花板、神一旦出来就BE了、心理学不是读心术

一个很老的笑话,人们认为在早期的COC版本里并没有包含详细的治療規則的原因是因为PC们不会在某次的冒險之后活下来。


离线 daydayday

  • 版主
  • *
  • 帖子数: 872
  • 苹果币: 5
  • 愚者的問題、智者很難回答.....
Re: 因为碰上██而开始的圣杯战争(第四届伪圣杯战争)
« 回帖 #3 于: 2019-01-20, 周日 10:27:58 »
         ,;彡ミミミ;'""'''""'''""""'''''""''彡ミミ;,
         フ彡彡;;, ヽ、,, ,..:::..  ,.:'   ゞ;;,ミミゝ
         ';彡ミシ,;r==::;,,':.':::::::..,,,;r=ニニゝ;,,ミ7"'
         "'';;彡'",;;;;;;;;;;;;;;,ヽ:::....r;;;;;;;;;;;;;;;;;,,Y"'ヽ,
         /"'iシi,;;;;;;;;;;;;;;;;;;',l::::"''!;;;;;;;;;;;;;;;;;,ノl⌒"l,
         ,i /,;"ソヾ::;;;;;;;::ノ.l:::.."''ヾ:::::;;;;,''"::l ノ ノ
         i., y 'l,  ....:::::::l',;'' ;,, ヽ、   l〆/
          \ヽ;'i:.   "',;':::::::::....ゝ "'ヽ.,:l /"
           \,'l..    "':::;;;'''""  ;''ゝ i''
            "l,::.. r‐,_,. -―''''''ニニノ ..:::l
             l:::..."'ヽ,二ニニ‐''",,; .::/l
             'lヽ、.::"'''''''""""""..:::/ .l
              l;;;;;ヽ、 . :.: :::. . : ..::../  l
            ,r'"l;;;;;;;;;ヽ,,;;,,;,;;;;;;;;;;;;;;/   l"';,
             l;(く;l..:;;;;;;;;;;;;;;;;;;;;;;;;''''"" ,;;l)):l
            l;;,"''ー-::;;;;;;;;;;''  _,,,...r'':::::::;;ー;,,
          i''"";ii;;:::::::::::::;i::i:ヽニニン,i,;:,:::::::::::,;l'::ヾ:'i_,,
 __,,,,,,,.....:.....,i"::::::::::::::;ii;:"'t.,::::::::;;;l   /:::::::::;;;;::i'i::;;:::ヾ:::::ー―- ...,,,,,
:::::::::::::::::::::::::::::::::ヽ:::.ヽ.::;;ii;:::::::';,-:::::;l_,,../;;;'"::::::::::;ii;:::::'"":::::::::'''""''::::::::
::::::::::::::::::::::::::::::;,,:::::::;;,,::::::;ii;,:::::'":::::::::::;;::,;::::::::::::;;::i;iii::::::::;;;;;;;;;:::::::::::::::::::::::
永远太长、一生太短


技能值23,手持一回两发d10伤害手枪的杂鱼a第一轮射击两发全中一发8一发9秒掉重要NPC,第二轮投出1大成功直接秒杀一个PC,经过这次之后,我真的相信爱情了。那一定就是爱吧

超高校级的COC团定期开团中,想玩的话请加qq群204817596并回答你对COC的认知是什么(天啊之前有超多人就直接回答与COC有关的信仰的,我怎么会想问那个)。

人总有一天会死,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害怕着死,但也害怕自已虚度的日子,因为人的时间短暂,所以人才要努力的度过每一天。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能有人为我悲傷


文明与野蛮的差别只是24个小时与两顿饭而已

BY 《好预兆:女巫阿格妮思‧纳特良准预言集(Good Omens: The Nice and Accurate Prophecies of Agnes Nutter, Witch (1990))》



COC 2017年度由自称萌新的dalao kirsi 所做的跑团记录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1》《2》《3》《4》《5》《6》《7》《8》(精彩支线完结篇!!!)

推荐一下,近期看到最好的KP用文:Ciel的DM经验谈[1]&Ciel的DM经验谈[2]& Ciel的DM经验谈[3]&Ciel的DM经验谈[4](絕讚更新中)

不设定无法以物理方式逃出的密室与异空间、不滥用技能、不安排PVP要素、不直接以项目符号/编号/多层次清单的方法将调查选项列出、不让邪神破格、不过度设定、不将重要的人牵扯在内、看不见陌生的天花板、神一旦出来就BE了、心理学不是读心术

一个很老的笑话,人们认为在早期的COC版本里并没有包含详细的治療規則的原因是因为PC们不会在某次的冒險之后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