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青柠咖啡:他,和她,和他们的故事  (阅读 332 次)

副标题: 间隙的咖啡馆,梦的驻足处

离线 SHARK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82
  • 苹果币: 8
青柠咖啡:他,和她,和他们的故事
« 于: 2018-12-05, 周三 13:38:04 »
[21:01] <拂晓型Lee> ————————————————————————————————————————————————————————
[21:02] <拂晓型Lee> “啊……”
[21:02] <拂晓型Lee> 有气无力的呻吟
[21:03] <拂晓型Lee> “好想死,好想……毁灭世界啊……”
[21:03] <拂晓型Lee> 郁卒素在店内的空气中缓缓地沉淀下来
[21:04] <拂晓型Lee> 放射沉闷线的辐射源,有着可称悦耳的少女声线,从两种不同的意义都令人为之侧目
[21:06] <拂晓型Lee> 也让店内的熟客们大皱眉头
[21:07] <拂晓型Lee> 比如说课里偷闲的手机使
[21:07] * 法兰克 穿着一件白色的卫衣坐在另一边的厢座里
[21:07] <拂晓型Lee> 到的最早却只是偶尔来坐坐的现充男生
[21:08] * 法兰克 就算在店内也还是带着兜帽,挂着耳机,一边划动着手机屏幕
[21:08] * 法兰克 听到那边郁卒的叫嚷声,斜眼咂咂嘴,继续玩手机
[21:08] <拂晓型Lee> 还有把这边的咖啡当成生命线的业务型哥特萝莉
[21:09] <拂晓型Lee> “那边的谁……啊,就在说你,你还有你……”
[21:09] <拂晓型Lee> “可以去死一次吗?”
[21:09] <司马惟> “我不叫那边的谁……我叫司马惟”
[21:09] <司马惟> “而且死掉的话就要麻烦堂姐来复活,之后肯定会被念到臭头,还是算了吧”
[21:09] * 阿诗玲 从面前的甜品上抬起头,漠然的瞥了一眼出声者
[21:10] * 法兰克 瞄瞄店里,发现这个人把店里的人都指了一遍
[21:10] <阿诗玲> “你很吵诶。”
[21:10] <拂晓型Lee> “什~么啊,家里人也是吗……反正只是随处可见的超能力者对吧?死一下试试看,我也能复活你的哦,虽然要收费就是了!啊哈哈……”
[21:11] <法兰克> “你自己去死就可以当别人都死了啦。”
[21:11] <拂晓型Lee> 这女孩肌肤白净,戴着顶蓝色的画家扁帽,衣服的面料也颇为高级,人也挺俊俏的,只是——
[21:11] <法兰克> “送你去死的话我可以免手续费,只要收基础费用。”
[21:12] <拂晓型Lee> “真的假的?要不要打个赌,你杀不掉我的。”
[21:13] <拂晓型Lee> 她看着法兰克,发出一阵哄笑
[21:13] <法兰克> “呜哇真当真了啊。”
[21:13] * 法兰克 吐吐舌头
[21:14] <拂晓型Lee> “我很吵……我很吵吗?那边的……一身黑,嗯,就叫你一身黑吧。”
[21:14] <拂晓型Lee> “反~正,你也不可能理解我的烦恼……很吵?阴沉死了!”
[21:14] <阿诗玲> “快死的时候再叫我,免费服务一下也可以。”
[21:15] <拂晓型Lee> 总的来说,实在是很没品
[21:15] <拂晓型Lee> 店长好像暂时不在……这么说来
[21:15] <拂晓型Lee> 在最关键的时候她好像总是会不在
[21:15] * 法兰克 在手机上西单点了个圣代,跟前空荡荡的桌子上啪地蹦出来了一个草莓圣代
[21:15] <拂晓型Lee> 在事情结束之后又会笑嘻嘻地走出来
[21:16] <拂晓型Lee> 把账单拍在别人脸上
[21:16] * 法兰克 美滋滋地拿起勺子挖起一勺吃起来
[21:16] * 阿诗玲 试着把注意力重新转回面前的甜点上,每周二才有的特供芒果蛋糕……
[21:17] <拂晓型Lee> “啊,真想死啊……”
[21:17] <拂晓型Lee> 郁卒素持续派送中
[21:17] <司马惟> “我听说日本人会选不会麻烦别人的地方去死来着,树海什么的……”
[21:18] <拂晓型Lee> “嘻嘻!你很懂嘛。”
[21:18] <法兰克> “好烦人……甜品都难吃了。”
[21:18] <司马惟> “这附近有这样的地方吗,那边的小哥拿手机查查看吧”
[21:18] <阿诗玲> “怎么可能懂啊,完全不想懂。”
[21:19] <法兰克> “现在出去门口的巴士站,第一辆来的巴士上去坐到终点站就可以了。”
[21:19] * 法兰克 压根没查,随便挥挥手
[21:19] <阿诗玲> “嗯嗯,出门左拐,要零钱吗?”
[21:19] * 阿诗玲 从小袋子里摸出一个硬币
[21:19] <拂晓型Lee> “哼,每个人都是这样!”
[21:20] <拂晓型Lee> 好事者的脸颊红扑扑的
[21:20] <司马惟> “是把死挂在嘴边的人自己不好”
[21:20] <司马惟> “不想去实践的话就吃点甜的吧”
[21:20] <拂晓型Lee> “反正,会来这种地方的人也都是各有自己烦恼的吧!”
[21:20] <法兰克> “我只是手机不够电了来充电的。”
[21:21] * 法兰克 正如所说的那样,手机接着座位下的充电线
[21:21] <司马惟> “诶,我吗…………好像没有呢……”
[21:21] * 司马惟 流露出这孩子有点可怜的目光
[21:21] <阿诗玲> “只不过找个地方把别人的烦恼给丢掉。”
[21:21] <拂晓型Lee> “啊,一身黑,那个人说他没有耶!是我们的敌人!你懂的吧,那种,全身散发着现充气息的家伙!”
[21:22] <拂晓型Lee> “明明没有还要来这边的家伙!心里绝对是在嘲笑我们!”
[21:22] <司马惟> “现充是什么啊……总之你先尝尝抹茶麻薯芝士蛋糕,或许会好起来的”
[21:23] <法兰克> “像你这样的人,去池袋转几圈勾搭几个小伙子去玩一宿就什么都好了啦。”
[21:23] * 阿诗玲 叹气,“找人和你一起死的话,找错地方了。”
[21:23] <拂晓型Lee> “店长!我要点抹茶麻薯……什么来着……”
[21:24] <拂晓型Lee> “你自己还不是小伙子……”
[21:24] <司马惟> “对女孩子说这种下流话不好吧……”
[21:24] <拂晓型Lee> 蛋糕上来了,店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吧台里了
[21:24] <拂晓型Lee> “(嚼嚼)”
[21:24] <拂晓型Lee> 安静了一会儿
[21:24] <拂晓型Lee> “……没芝士耶。”
[21:25] <阿诗玲> “说来听听吧?毁灭世界的理由什么的?”
[21:25] * 法兰克 自己下单点了一杯冰可乐,滋溜地吸起来,不说话了
[21:25] <司马惟> “没有知识就没有力量了……”
[21:25] <拂晓型Lee> “才不要,反正在其他人看来不过是没什么大不了的理由吧……你会对其他人说只有自己才能理解的烦恼吗?”
[21:26] <拂晓型Lee> “比如说为什么要穿这样一身黑来着。”
[21:26] <司马惟> “别看我这个样子,我很擅长倾听喔……”
[21:26] <拂晓型Lee> “说到底人类根本无法互相理解嘛。”
[21:26] <司马惟> “也很擅长幸灾乐祸,所以说说看吧”
[21:26] <拂晓型Lee> “(嚼嚼)那样就只能去死了吧……(嚼嚼)。”
[21:26] <法兰克> “啊!我懂了!是被男人甩了吧!”
[21:26] * 法兰克 看着手机突然看到类似的帖子,灵光一闪
[21:26] <拂晓型Lee> “吵死了!才不是那种俗气的事情!”
[21:26] * 阿诗玲 啜着咖啡,“那个啊,是因为我喜欢啊,和头发还有眼睛的颜色很配。”
[21:27] <阿诗玲> “而且,有倾诉需求的分明是你吧。”
[21:27] * 阿诗玲 毫不客气的用勺子点了点
[21:27] <拂晓型Lee> “呜咕……”
[21:27] <拂晓型Lee> “话是这样说啦……”
[21:28] <拂晓型Lee> 少女把脸颊压到桌面上,来回滚动
[21:28] <阿诗玲> “对着陌生人大吵大嚷的,不是正在大喊着‘快点来个谁听我说’嘛?”
[21:28] <拂晓型Lee> (脸颊的意味)
[21:28] <拂晓型Lee> “……真丢人。”
[21:28] <法兰克> “而且还没有可以谈话对象的闺蜜。”
[21:29] <拂晓型Lee> “决定了,本小姐要狠狠地打你们的脸。”
[21:29] <司马惟> “嘛,也有只有对陌生人才能说出口的话就是了,很正常的”
[21:29] <法兰克> “看来连一起上厕所的朋友都没有诶。”
[21:30] <拂晓型Lee> “来比赛吧!我会证明你们的烦恼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21:30] <拂晓型Lee> “如果做到了的话你们就闭上嘴承认本小姐的烦恼是至高无上的!”
[21:30] <阿诗玲> “哦,我认输。”
[21:30] <司马惟> “比惨大会我就认输了”
[21:30] <法兰克> “啊不,我就没什么烦恼,你的烦恼是挺高的。”
[21:30] * 司马惟 鼓掌
[21:31] <拂晓型Lee> “……”
[21:31] <司马惟> “为烦恼小姐加冕!”
[21:31] <拂晓型Lee> <--看起来快哭了
[21:31] <阿诗玲> “啪啪啪啪”
[21:31] * 阿诗玲 从嘴里发出了鼓掌的声音
[21:31] <法兰克> “诶嘿!股价涨了!”
[21:31] * 法兰克 转头就刷起手机来
[21:31] <拂晓型Lee> “……咕呜呜呜……”
[21:32] <法兰克> “哎哟烦死了,反正你先说吧。”
[21:32] * 法兰克 调大了耳机音量……
[21:32] <司马惟> “店长,你给她错上加洋葱的蛋糕了吗?”
[21:32] <拂晓型Lee> 店长露出神秘的微笑摇头
[21:32] <拂晓型Lee> 然后“要加点吗?”这样把菜单递给你们
[21:33] * 阿诗玲 递过手帕,踮起脚摸摸她的头
[21:33] <拂晓型Lee> “(吸鼻子)……谢谢你一身黑,你叫什么名字?”
[21:33] <司马惟> “加一份地中海西班牙火腿松饼好了……”
[21:34] * 司马惟 点了一份并不在菜单上的
[21:34] <阿诗玲> “阿诗玲。”
[21:34] <拂晓型Lee> “你有什么愿望吗?”
[21:34] <拂晓型Lee> 店长露出更加神秘的微笑回到后厨去了
[21:35] * 阿诗玲 露出狐疑的神色从上到下打量了她一番
[21:35] <拂晓型Lee> “……干嘛啦。”
[21:36] <拂晓型Lee> 挺好看的姑娘,大概十五六岁吧
[21:36] <拂晓型Lee> 你觉得未来会成为一具很漂亮的尸体,能得善终的话
[21:37] * 阿诗玲 露出特别残忍的那种微笑,“那么……”
[21:37] <阿诗玲> “我希望你快乐。”
[21:37] <拂晓型Lee> 少女哭着抱住了阿诗玲
[21:38] <拂晓型Lee> “天、天使啊这孩子!一身黑……不对,阿诗玲,简直就是天使!虽然真的天使完全不黑!”
[21:38] * 阿诗玲 使劲推开,“不许在我的裙子上擦鼻涕!”
[21:39] <拂晓型Lee> “嗯……(吸鼻子)仔细想想,一开始大概就是这样子……嗯……”
[21:40] <拂晓型Lee> 她转向把耳机开到最大看着手机的法兰克
[21:40] <拂晓型Lee> “喂,轻浮男。”
[21:40] <拂晓型Lee> “你有什么愿望吗?”
[21:40] * 法兰克 听着歌儿看着视频哼着小调
[21:40] <拂晓型Lee> 她的声音不大
[21:41] <拂晓型Lee> 但听在法兰克耳中却如雷鸣一般响亮
[21:41] <法兰克> “……嗯哼?哇别嚷嚷!”
[21:41] <拂晓型Lee> 甚至把视频的音量都盖过去了
[21:41] * 法兰克 咂咂嘴关掉视频
[21:41] <法兰克> “愿望?啥愿望啊……”
[21:41] <法兰克> “这是什么综艺节目吗?”
[21:42] <拂晓型Lee> “啥愿望……就那种,想要成为富翁啦,想要长生不老啦,那种的。”
[21:42] <拂晓型Lee> “当然,想要长生不老应该还做不到……就是了。”
[21:42] <拂晓型Lee> “大概。”
[21:43] <法兰克> “说了又没用……我看看排行第107位的愿望是……”
[21:43] <法兰克> “——哦对,跟新【】结衣酱约会。”
[21:43] <法兰克> “——啊不过这也过时了点。”
[21:43] <拂晓型Lee> “什么啊你,老头子吗。”
[21:44] * 法兰克 随手刷着手机的记录
[21:44] <拂晓型Lee> “嘛,也不能期待你们有多正经就是了……”
[21:45] <法兰克> “再不,让塞【】达新作今天发售……”
[21:45] * 法兰克 继续翻
[21:45] <拂晓型Lee> “确定要这个吗?可以是可以啦……”
[21:45] <司马惟> “对制作人员可有点不友善……”
[21:45] <拂晓型Lee> 旁边的司马惟感到了一丝不讲道理的危险气息,还蛮熟悉的
[21:46] <法兰克> “嘿!去骇客【】界旅游,哈哈我还有过这么可爱的时候。”
[21:46] <拂晓型Lee> 当你有个神(姑且算)当女朋友的时候是会比其他人有更多机会遇到这类事情
[21:47] <法兰克> “嘛啊反正随便说说啦。话说你到底要干嘛呀?”
[21:47] <拂晓型Lee> “干嘛……实现愿望呀。”
[21:47] <司马惟> “要不要打电话给S○P基金会说这里有个现实扭曲能力者啊……”
[21:47] * 司马惟 有点犹豫地摸着口袋里的手机
[21:48] <拂晓型Lee> “会来这里的话,你们也多多少少有点奇怪的血统啊能力啊什么的吧?”
[21:48] <法兰克> “你真行的话就帮我找个可爱的女朋友吧!这玩意就不是靠钱和魔法能整到的了。”
[21:48] * 法兰克 也没当回事
[21:49] <拂晓型Lee> ——司马惟脑中的警铃以最大音量响了起来
[21:49] * 司马惟 看了法兰克一眼,准备为他默哀了
[21:49] <拂晓型Lee> “啊,这个还蛮常见的。”
[21:49] <法兰克> “可别说你自己就行呀。”
[21:49] <法兰克> “虽然看起来还算可爱但……”
[21:50] <拂晓型Lee> “怎么可能,你喜欢的是金发而且有着NiceBody的大姐姐吧。”
[21:50] <拂晓型Lee> 淡淡地说中了
[21:50] <法兰克> “确实你离nicebody挺远……”
[21:51] <拂晓型Lee> “嗯,那么忠告是这样的。”
[21:51] <拂晓型Lee> “今天。”
[21:51] <拂晓型Lee> 她指指脚下
[21:51] <拂晓型Lee> “你”
[21:51] <拂晓型Lee> 指指法兰克
[21:51] <拂晓型Lee> “要和一身黑的天使。”
[21:52] <拂晓型Lee> 指指阿诗玲
[21:52] * 阿诗玲 警惕,“干嘛?!”
[21:52] <拂晓型Lee> “在这一起待到关店。”
[21:52] <拂晓型Lee> “虽然过程有一些复杂但大体来说这样子你就能得到可爱的女朋友了。”
[21:52] <法兰克> “虽说没什么预定……这其实是种逆搭讪吗?”
[21:53] * 法兰克 皱起眉头
[21:53] <司马惟> “我姑且问一句,你的能力是可逆的吧……拜托回答是……”
[21:53] * 司马惟 感觉脑内的警铃响了太久已经坏掉了
[21:53] <阿诗玲> “我的愿望好像没实现的样子,该不会是忽悠的吧?”
[21:54] <拂晓型Lee> “啊,你很熟悉这个吗?”
[21:54] <拂晓型Lee> 她露出个疲惫的笑脸
[21:55] <拂晓型Lee> “因为牵扯到我自己的许愿是无效的呀,小小的黑天使,不过我的确很高兴哦”
[21:55] <司马惟> “姑且吧……反正就像 哆啦A梦的道具总会出岔子一样,所谓的能力也都有各种不方便的地方就是了”
[21:55] <阿诗玲> “啊……”
[21:55] <法兰克> “啊,这个我懂,能力什么的真不方便呢。”
[21:55] <拂晓型Lee> “因为我今天就要消失了。”
[21:55] * 阿诗玲 撅着嘴趴倒在了桌上
[21:56] <拂晓型Lee> 少女靠在沙发上,嘴里咬着勺子
[21:56] <法兰克> “嚷着要毁灭世界的人多半都会这么说啦。”
[21:56] <拂晓型Lee> “啊,是啦,你说的对。”
[21:56] <法兰克> “之后还不是第二天照样上班去。”
[21:56] <拂晓型Lee> “感觉里面的人出来了哦,里面的人。”
[21:57] <拂晓型Lee> 她注视着天花板方向的某个点
[21:57] <司马惟> “别理那个笨蛋,接着说你的事吧”
[21:57] <拂晓型Lee> “啊,其实也没什么。”
[21:58] <拂晓型Lee> “和你一样。”
[21:58] <拂晓型Lee> 她看向司马惟
[21:58] <拂晓型Lee> “偶尔也会遇到从另一个故事里来的人,是这个地方的卖点吧?你还记得自己家在哪座城市吗?”
[21:59] * 阿诗玲 翻出个小记事本仔细瞧了瞧,“今天反正也没有预订事项……”
[21:59] <司马惟> “哦呵……这是秘密事项……”
[22:00] <拂晓型Lee> “反正一定是个不在阿诗玲和轻浮男字典上的名字。”
[22:00] * 阿诗玲 摇铃,“店长,续杯还有加单,都算在这家伙账上~”
[22:00] <法兰克> “嘿!我叫法兰克!可一点都不轻浮!”
[22:00] * 阿诗玲 想了想,指了法兰克,“这家伙。”
[22:01] <拂晓型Lee> 杯续上了,西班牙火腿被送了上来,没有松饼
[22:01] <拂晓型Lee> “我啊,是从一个很麻烦的故事里来的。”
[22:01] <拂晓型Lee> 法兰克的手机银行里多了两笔支付
[22:02] <法兰克> “喂等等……啊这老板,啧。”
[22:02] <拂晓型Lee> “这个故事是关于一个只能回应他人许愿的能力者夺回自由的。”
[22:03] <拂晓型Lee> “托作者品味的福,有了不少奇怪的经验。”
[22:03] <拂晓型Lee> “不过在快结束的时候,她不太想写了。”
[22:03] <拂晓型Lee> 她蒙住了自己的眼睛
[22:04] <拂晓型Lee> “既然这样的话就别让人知道啊……”
[22:04] <法兰克> “嗯……是那种烂尾的轻小说呢,最近好常见。”
[22:05] <拂晓型Lee> “啊,啊,就是说啊。”
[22:05] <司马惟> “如果不能结束的话……故事里的人会怎么样呢?”
[22:05] <拂晓型Lee> “一般来说的话,就会一直等下去吧。”
[22:05] <拂晓型Lee> “一般来说的话。”
[22:06] <司马惟> “等待对精神健康不好啊……”
[22:06] <法兰克> “常见的段子就是什么‘她的战斗仍未结束’‘这只是旅程的开端’之类啦。”
[22:06] * 法兰克 点了几下手机屏幕
[22:06] <拂晓型Lee> “那种也是有可能的。”
[22:06] <拂晓型Lee> “幸运的家伙。”
[22:06] <法兰克> “看,光是这样就烂尾掉的小说就有这么一堆。”
[22:07] <拂晓型Lee> “另一种发生在,被原作者甚至续写者完成的最后一丝可能性都已经消失的时候。”
[22:07] <拂晓型Lee> 她摘下扁帽,随意地扔给阿诗玲
[22:08] <法兰克> “啊哈哈,这种连结尾都写不完的真是被爱好者钉到耻辱柱上嘲笑呢。”
[22:08] <司马惟> “毕竟作者也是人,像●田直老师那样去世的情况也是有的”
[22:08] <拂晓型Lee> 然后穿过后者的手臂落到了地面上
[22:08] <拂晓型Lee> “那时候大家就会消失了。”
[22:08] <阿诗玲> “那种也无所谓吧,只要读者那边还存在着可能性就可以了。”
[22:09] <拂晓型Lee> “不过呢,我的情况有点不同。”
[22:09] <法兰克> “就当你说的是真的……你就是来自那样的烂尾小说吗?”
[22:09] <拂晓型Lee> 她摇摇头
[22:09] <拂晓型Lee> “我是主角,是会回应大家愿望的许愿装置……大家都不想等待了。”
[22:10] <拂晓型Lee> “不想重复前一天的日子了。”
[22:10] <拂晓型Lee> “所以他们许愿了。”
[22:11] <法兰克> “许什么样的愿了?”
[22:11] <拂晓型Lee> “许愿说‘让我们见见作者(神)吧’。”
[22:11] <司马惟> “也会有这种类型的愿望啊……所以说,见到了吗?”
[22:11] <拂晓型Lee> “啊,见到了啊,是个大烂人,大家也这么想。”
[22:12] <法兰克> “哇,想象得到那惨状。”
[22:12] * 阿诗玲 鼓掌,“悲惨桂冠小姐。”
[22:12] <司马惟> “狠狠地揍过去了吗?”
[22:12] <拂晓型Lee> “比那要惨很多倍。”
[22:13] <法兰克> “我猜是个地中海肥宅大叔!”
[22:13] <拂晓型Lee> “是个NiceBody的金发大姐姐。”
[22:13] <拂晓型Lee> 她戏谑地一笑
[22:13] <司马惟> “咦?”
[22:14] <拂晓型Lee> “她在自己的作品里写了很多麻烦的角色。”
[22:14] <拂晓型Lee> “直到最后,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处在多么危险的境地中。”
[22:15] <拂晓型Lee> “以结果来说的话。”
[22:15] <法兰克> “呜哇,骗谁呢!那种的大姐姐怎么可能去写小说。”
[22:15] <拂晓型Lee> “现在就剩我一个了。”
[22:15] <法兰克> “不过你们都见到作者了,就让她继续写下去嘛。”
[22:15] <拂晓型Lee> “吵死了,轻浮男法兰克,我骗你有什么好处!”
[22:16] <拂晓型Lee> “她要工作。”
[22:16] <拂晓型Lee> 女孩耸耸肩
[22:17] <拂晓型Lee> “你要上学,这个似乎懂得很多的现充也要上学。”
[22:17] <司马惟> “没梦没希望啊……”
[22:17] <拂晓型Lee> “那边的天使恐怕也是……”
[22:17] <法兰克> “……嘛,其实我这个学期的出勤和学分都够了。”
[22:17] * 法兰克 摊手
[22:18] <阿诗玲> “出勤数勉强够……”
[22:18] <拂晓型Lee> “总之,根据我的能力,这个故事马上就会变成后宫系都市超能力冒险小说了。”
[22:18] <阿诗玲> “那不是挺好的吗?”
[22:18] <拂晓型Lee> “只要你们在这里等到变化结束。”
[22:18] <拂晓型Lee> “主角就是你!”
[22:18] <拂晓型Lee> 她指了法兰克
[22:19] <法兰克> “……怎么就是我了?”
[22:19] <拂晓型Lee> “因为你许了愿呀。”
[22:19] <司马惟> “好了,现在你是钦定的主角了……想办法让这个孩子能继续存在下去也是你的责任了”
[22:19] * 阿诗玲 再次鼓掌,“强行续集。”
[22:19] <法兰克> “不对不对这怎么像强买强卖!?”
[22:19] <拂晓型Lee> “啊,啊,不用做那种事情。”
[22:20] <司马惟> “就算你说不用,但主角都是任性的……大概”
[22:20] <拂晓型Lee> “因为新故事里负责给这个轻浮男外挂的是小小的黑色天使。”
[22:20] <拂晓型Lee> “她就是新世界的神!”
[22:20] <阿诗玲> “啊……”
[22:20] <拂晓型Lee> “……感觉好像不太吉利呢。”
[22:20] * 法兰克 摸摸下巴琢磨了一会
[22:20] <阿诗玲> “这么说我也可以阉了他咯?”
[22:20] <法兰克> “……俺寻思……这也不对啊!”
[22:20] <拂晓型Lee> “可以哦。”
[22:20] * 阿诗玲 偏着头琢磨
[22:21] <法兰克> “呸我刚才还帮你垫了蛋糕钱呢!”
[22:21] <法兰克> “等等我说回来。”
[22:21] <阿诗玲> “果然还是太麻烦了。”
[22:21] <拂晓型Lee> 少女的脸色也有点苍白了
[22:21] <法兰克> “你要帮我实现了愿望,然后自己消失掉,留下我跟个nicebody女朋友?”
[22:21] <法兰克> “这特么可膈应死人了呀!”
[22:21] <司马惟> “这人是个笨蛋呢……”
[22:22] * 司马惟 嫌弃脸
[22:22] <拂晓型Lee> “你又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22:22] <拂晓型Lee> “要说的话我比较喜欢那边的现充!”
[22:22] <法兰克> “这不是以后每次约会我都得想起有个阴沉女消失了吗!”
[22:22] <拂晓型Lee> “谁是阴沉女阿!”
[22:22] <阿诗玲> “那么,赋予你花3页直接进入大团圆后宫结局的能力,主角。”
[22:22] * 阿诗玲 拍肩
[22:22] <法兰克> “你啊!”
[22:22] <司马惟> “抱歉我有女朋友了……呃,这种时候秒答好像不太好……”
[22:23] <拂晓型Lee> ——————————————————————第1页————————————————————————
[22:23] <法兰克>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我可不想下半辈子都得带着有个阴沉女为我实现愿望然后消失掉的重担呀!”
[22:23] <拂晓型Lee> “但已经翻过去了!”
[22:23] <拂晓型Lee> 你们飘了起来
[22:23] <法兰克> “喔shit!”
[22:24] * 司马惟 悠游地大头朝下悬浮着
[22:24] <拂晓型Lee> 从远方袭来的怪兽被吞没在呈现出分格状态的土地里
[22:24] <拂晓型Lee> 金发的、黑发的、红发的和银发的女性角色登场然后又退场
[22:25] * 阿诗玲 很奇妙的保持了裙摆没有散乱
[22:25] <拂晓型Lee> 法兰克上一刻还从夜晚的摩天大楼顶上跳了下去
[22:25] <法兰克> “呜哇————————”
[22:25] <拂晓型Lee> 下一刹那就从太平间猛醒过来
[22:26] <拂晓型Lee> 旁边还飘着裙摆丝毫不乱的黑色哥特萝莉
[22:26] * 法兰克 摸摸脑袋,再摸摸手脚还在不在
[22:26] <拂晓型Lee> 以及倒立在天花板上的少年
[22:26] <拂晓型Lee> “主角是不会死的。”
[22:26] <法兰克> “……咋回事?”
[22:26] <拂晓型Lee> 再下一瞬间
[22:26] <司马惟> “主角君,你的问题很逊,作品人气都被拉低了”
[22:27] <拂晓型Lee> 手里已经拿上了看起来炫酷极了的手机面对着改造人军团
[22:27] * 阿诗玲 才念完台本的第一句,“命运选中的少年——”下一秒顺手将它扔了
[22:27] <法兰克> “该死这是作者的问题呀!这不是弄得我好像抄袭八流轻小说一样烂吗?!”
[22:27] <拂晓型Lee> 银行金额的末尾有十八个0
[22:28] <法兰克> “前两天我才在最烂轻小说榜上投了那玩意20票啊!”
[22:28] <拂晓型Lee> “还有两页。”
[22:28] <拂晓型Lee> ——————————————————————————第2页——————————————————————————
[22:29] * 阿诗玲 环抱双手,点点头,“焰火不能含糊,给你空了大半页,作为主角快点干活啦。”
[22:29] <司马惟> “而且也要揭穿世界虚伪的本质,找到幕后的幕后的幕后的敌人”
[22:30] <司马惟> “什么都好,快说点中二台词吧”
[22:30] <拂晓型Lee> “……是啊,一个谁都不需要死的世界。”
[22:30] <阿诗玲> “动作快点,关系到和女主角们的快乐生活能占下一页的多少部分呢。”
[22:30] * 法兰克 相当不爽,极其不情愿地在手机上划拉划拉几下,把画面上的敌人都框住……
[22:30] <拂晓型Lee> “垃圾一样的作品也有它的尊严,那就是会好好地划上句点。”
[22:31] <拂晓型Lee> 改造人们发出马甲和小天的声音涌了过来
[22:31] <法兰克> “呃,啊……咳咳怎么念来着……来自深渊的黑炎,来自天堂的圣火,燃尽我眼前的敌人……吧。”
[22:31] <拂晓型Lee> 一边堆起来一边合体成巨大的机器人
[22:32] <拂晓型Lee> 【支付开启,收款方:深渊之黑与天堂至圣联合有限公司】
[22:32] <法兰克> “究极终极混沌烈焰爆……妈呀谁起的名字啊!”
[22:32] <阿诗玲> “不是我。”
[22:32] <拂晓型Lee> 【金额655349999元】
[22:32] <拂晓型Lee> 【请输入支付密码确认】
[22:32] * 法兰克 抱着头蹲下,一只手举起手机瞄准
[22:32] <法兰克> “指纹支付啦!”
[22:32] * 法兰克 按屏幕
[22:33] <拂晓型Lee> 轰——
[22:33] <拂晓型Lee> [这个场景占去了剩下的半页]
[22:33] <拂晓型Lee> [小天们残肢横飞而马甲们纷纷头部脱出]
[22:33] * 法兰克 看起来比被烧成渣的小天群还要悲哀痛苦
[22:34] <拂晓型Lee> ————————————————————————第3页————————————————————————————
[22:34] <拂晓型Lee> 你们又回到了这个咖啡厅里
[22:34] <拂晓型Lee> 女孩的腿已经看不见了
[22:34] <法兰克> “…………好想死…………好想毁灭世界………………”
[22:34] <拂晓型Lee> 可惜了,她腿型还蛮漂亮的……
[22:35] <法兰克> “可恶这是趁机报复吧!”
[22:35] <拂晓型Lee> “我没有啊?要争……咳咳,就去找天使啦。”
[22:35] <阿诗玲> “来了,终于到了从此幸福快乐的……唔……”
[22:36] <拂晓型Lee> 少女把剩下的半个身体靠在沙发上
[22:36] <拂晓型Lee> 面前是店长刚放下的续杯咖啡
[22:36] * 阿诗玲 捂着眼睛从手指缝看……
[22:36] <拂晓型Lee> 法兰克的手机上多了一车皮的短信
[22:36] <拂晓型Lee> 来自很多你连名字都不认识的女孩
[22:36] <法兰克> “……擦……”
[22:37] <拂晓型Lee> 通讯录也同上
[22:37] * 法兰克 咧咧嘴
[22:37] <拂晓型Lee> 而司马惟则还挂在天上,倒立着
[22:37] <法兰克> “这烂作就算要结局了?!”
[22:37] <拂晓型Lee> 不过你感到让自己飘起来那股力量已经消失了
[22:38] <拂晓型Lee> “结局也就是这么一回事。”
[22:38] <拂晓型Lee> 还剩半个身子的女孩用一只手端着咖啡杯,吹吹
[22:38] <法兰克> “嗯嗯嗯嗯……等等给我一格,不对两格!”
[22:38] * 法兰克 朝阿诗玲比出两只手指
[22:38] <阿诗玲> “还有封底。”
[22:39] <拂晓型Lee> ———————————————于是他得到了它,第一格———————————————————
[22:39] * 法兰克 拿出一个小型键盘连接在手机上啪啪啪输入
[22:40] * 法兰克 还顺便输入了背景台词【法兰克借助天才一般的头脑,只花了1分钟就写好了一个批量回复程序,以及回复的信息】
[22:40] <拂晓型Lee> 法兰克借助天才一般的头脑,只花了1分钟就解决了前女友问题
[22:41] * 法兰克 在第二格处露出了屏幕的一角,显示出回信的一部分——
[22:41] <拂晓型Lee> ——————————————————————第二格——————————————————————
[22:42] * 法兰克 【————BALABAL,[ ],对不起,我的冒险还没结束,我的内心属于另外一个女孩。现在我要踏上拯救她的路,我不奢求你原谅BALABALA————】
[22:43] <阿诗玲> “哇好厉害只用了一小角~”
[22:43] * 法兰克 面部扭曲,心里就感受到各种穿刺一样的痛苦
[22:43] <拂晓型Lee> “……你在干嘛。”
[22:43] <拂晓型Lee> 女孩小心地把咖啡杯放下去……她已经不太拿的住杯子了
[22:43] <法兰克> “可恶都是被逼的!完事了!这种渣男行为对我此等好少年来说简直锥心……”
[22:43] <阿诗玲> “不能少的要素,后宫姿势啊。”
[22:44] * 法兰克 收起键盘,把手机揣兜里
[22:44] <拂晓型Lee> “不迎来结局还在等什么呢!”
[22:44] <法兰克> “还用说吗,你不是说后宫结局么。”
[22:44] <拂晓型Lee> “你许愿的金发NiceBody大姐姐还在外头啊!”
[22:44] * 法兰克 走过去横抱起女孩
[22:45] <法兰克> “俗气的小说就是这样的烂结局啦,帮助开后宫的女主角最后也掉进后宫里。”
[22:45] <法兰克> “……姑且这么设定着就得了。来吧这就算是完整的愿望了。”
[22:45] <拂晓型Lee> “……不、不是金发也OK吗?”
[22:46] <法兰克> “嘛啊,黑发其实也还不错啦,不过现在染发也挺流行的,天天换都行。”
[22:47] <拂晓型Lee> ————————————————————————封底————————————————————————————
[22:47] <拂晓型Lee> 于是,故事迎来了结束
[22:47] <拂晓型Lee> 但他的战斗仍未结束
[22:47] <拂晓型Lee> 旅途仍在继续
[22:48] <拂晓型Lee> 要问为什么,因为他正是法兰克,驾驭无尽咒术的手机使,究极重击混沌烈焰爆唯一记录在册的使用者。
[22:48] <拂晓型Lee> ——————————————————————后日谈————————————————————————————
[22:48] <拂晓型Lee> 阿诗玲今天的工作是比较能见得光的那种
[22:48] <拂晓型Lee> 对方是个画家
[22:49] <拂晓型Lee> 不是黑道
[22:49] <拂晓型Lee> 也和政治家没什么关系
[22:49] <拂晓型Lee> 并非特别有名
[22:49] <拂晓型Lee> 因此酬劳也比较微薄
[22:49] <拂晓型Lee> 但为什么呢,接下这个工作,仅仅只是出于一时的心血来潮而已吗
[22:50] <拂晓型Lee> 握住对方形容枯槁的手臂时
[22:51] <拂晓型Lee> 床头柜上一顶陈旧的画家扁帽映入眼帘
[22:52] <拂晓型Lee> 涌入身体的痛苦,今天也依旧那样鲜明
[22:52] <拂晓型Lee> 但……为什么呢
[22:52] <拂晓型Lee> 好像没那么难以忍受了
[22:53] * 阿诗玲 因为那些终究是属于别人的,关键在于保持好平衡……
[22:54] * 阿诗玲 知道那扇门扉会将一切都带走,包括悔恨和遗憾
[22:54] <拂晓型Lee> 最终,伴随着痛楚逐渐缓和,心电图上的折线逐渐化为直线
[22:54] <拂晓型Lee> 老人的表情很平静
[22:54] <拂晓型Lee> 他家人们的心也是
[22:55] <拂晓型Lee> ————————————————————————后日谈——————————————————————
[22:56] <拂晓型Lee> “……你在看什么?”
[22:56] <拂晓型Lee> 岫屿市,沿海咖啡吧
[22:56] <拂晓型Lee> 表姐南青莹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掐灭了手里的女士香烟
[22:56] <司马惟> “这本小说超烂的……手机使……”
[22:57] <拂晓型Lee> “唔。”
[22:57] * 司马惟 把烂书扔到桌子上
[22:57] <司马惟> “不过看到书这么烂我就安心了”
[22:57] <拂晓型Lee> “是吗。”
[22:57] <拂晓型Lee> 冷美人摆什么表情都很酷
[22:58] <拂晓型Lee> 包括“不太懂啊……”之类的
[22:58] <司马惟> “是喔……总之没有被腰斩掉就是好事”
[22:58] <司马惟>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22:59] <拂晓型Lee> 在一如既往地偷窥着的双胞胎的注视下,表姐加点了咖啡
[22:59] <拂晓型Lee> 不知为何,感觉味道没有以前好了
[22:59] <拂晓型Lee> 在哪里喝过更有味道的吗?好像有,又好像没有
[23:00] <拂晓型Lee> ——————————————————————后日谈————————————————————————
[23:00] <拂晓型Lee> “……好像不会消失了。”
[23:01] <拂晓型Lee> “但是,好像也……恢复不回去了。”
[23:01] <拂晓型Lee> 亮闪闪的金发
[23:01] <拂晓型Lee> 披散在蓝色的画家软帽下
[23:02] <拂晓型Lee> “什么叫做黑发也算不错啊——”
[23:02] <拂晓型Lee> “这不是完全就还喜欢着金发吗!”
[23:03] <拂晓型Lee> “而且都这样了身材还没有变好!”
[23:03] <拂晓型Lee> “其实你内心在嘲笑我吧,在嘲笑我对吧!”
[23:03] <法兰克> “……本来我还想说,期待将来性的,不过看起来……”
[23:03] <拂晓型Lee> “吵死了!好想死……我要毁灭世界!”
[23:03] * 法兰克 叹气,摇摇头
[23:04] <法兰克> “是是,不过在那之前可以帮我清除掉那些该死的设定吗?”
[23:04] <拂晓型Lee> “……有关什么的。”
[23:04] * 法兰克 摇摇手上那夸张的手机,指着里面一堆通讯录
[23:04] <拂晓型Lee> 露出装傻的表情
[23:04] <拂晓型Lee> “哦,我还以为你在说那个究极终极混沌……”
[23:05] <法兰克> “那个更加不用说啦!”
[23:05] * 法兰克 抱头
[23:05] <法兰克> “为什么这烂小说反而最后一章能卖得好啊混蛋!!”
[23:05] <法兰克> “还特么改编个巨烂的WEB动画是怎么想的啊喂!!”
[23:05] <拂晓型Lee> “因为人类就是那种生物吧。”
[23:05] <拂晓型Lee> “就算是垃圾一样的作品。”
[23:06] <法兰克> “你看看4ch啊!都成梗了!”
[23:06] <拂晓型Lee> “没品台词的堆砌。”
[23:06] <拂晓型Lee> “也想要看到结局啊。”
[23:06] <拂晓型Lee> 微微笑了
[23:06] * 法兰克 趴到桌子上
[23:06] <法兰克> “唉……亏了亏了……”
[23:06] <拂晓型Lee> “好——啦,再怎么说也是后宫冒险系的作品。”
[23:07] <拂晓型Lee> “因为某个学生的缘故我的能力减弱很多了,不稍微来一些冒险的话是无法做到你想要完成的事的。”
[23:07] <拂晓型Lee> “再写几篇外传怎么样?不用笔。”
[23:07] <法兰克> “……把后宫去掉可以吗?我算是知道了,女友一个就够受了。”
[23:08] <拂晓型Lee> “究极终极混沌……”
[23:08] <法兰克> “你闭嘴!”
[23:08] <拂晓型Lee> “呼呼……”
[23:08] <拂晓型Lee> “啊,活着真好。”
[23:08] <拂晓型Lee> “我啊,最喜欢这个世界了。”
[23:09] * 法兰克 趴在桌上侧眼瞄了一下女孩
[23:09] <拂晓型Lee> 视线微微对上了
[23:09] <拂晓型Lee> 她看着你的脸,忽然吃吃地笑了起来
[23:09] <法兰克> “哎哎,喜欢就好啦,愿望勉勉强强算合格了吧。”
[23:10] <拂晓型Lee> “因为是结局了嘛。”
[23:10] <拂晓型Lee> “我喜欢结局哦。”
[23:10] <拂晓型Lee> ——————————————————————————Fin——————————————————————————————
[23:10] <拂晓型Lee> 花絮
[23:11] <拂晓型Lee> 划掉——放送版剪辑部分
[23:11] <拂晓型Lee> “包括究极终极混沌烈焰爆在内……噗。”
[23:11] <拂晓型Lee> “你闭——嗯。”
[23:11] <拂晓型Lee> “嗯……”
[23:12] <拂晓型Lee> ————————————————————————Fin,嗯————————————————————————————
[23:12] * 拂晓型Lee 撒究极终极混沌……
[23:12] * 阿诗玲 撒了更多谜之音效
[23:12] <司马惟> 结果好一切好
« 上次编辑: 2018-12-05, 周三 13:39:36 由 SHAR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