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005]魔法冬天2:界之器——序  (阅读 350 次)

副标题: * 赫利兹 不习惯的摆着尾巴,像螺旋桨一样转起来,跟着女法师飞

离线 ChaosticMoon

  • 版主
  • *
  • 帖子数: 541
  • 苹果币: 0
[005]魔法冬天2:界之器——序
« 于: 2018-11-25, 周日 05:47:47 »
ChaosticMoon:-------------Withering Magic Power 2: Prelude--------
ChaosticMoon:夜幕笼罩下的魔法之都吉芬,总有几分其他都市所没有的魔幻感。
ChaosticMoon:无云的夜空中星光璀璨,足以让游客和观星士驻足观赏,沉迷于其中的深邃与奥妙。各式各样的魔法商店在街边林立,仿佛是童话中才会有的装饰品点缀着店面的门牌,让店门本身就成为了城市的一道光景。就算此时已是深夜,也依然可以看见朦胧地灯火从窗中透出。三三两两,穿着各式奇异服装的旅行者在街上漫步着,或是欣赏着这夜完魔都的美景,又或是在前往下一个目的地的中途当中。街上的路人中,其中不少是其他城市不多见的魔法咏唱者们。他们身穿法袍,头带巫师帽,一个个匆匆地穿梭于街道的商店和法塔中。
ChaosticMoon:这就是吉芬,法师们的聚集地和研究中心。
ChaosticMoon:而在这座城市中最令人瞩目的,莫过于城中央贯穿天穹的吉芬法塔。
ChaosticMoon:关于吉芬法塔的由来,自古以来卢恩学者们众说纷纭,说法不一。
ChaosticMoon:有的卢恩学者猜测那是为了一名伟大的法师所建立作为他的个人实验室,又有人说这只是为了方便法师们研究而制造的一座集会中心,甚至有的学者认为法塔下镇压着一个魔国,被镇压后无时不刻不对吉芬虎视眈眈。
ChaosticMoon:但无论如何,学者们都认为吉芬法塔从神魔大战之前就早已随着吉芬建立,而吉芬塔最初建立的目的也成了一个学术界的谜团。 岁月给予了吉芬法塔沧桑,却丝毫无法阻止它屹立于天地。随着时间推移,吉芬法塔成为了魔法师们的圣地。
ChaosticMoon:不少法塔依附着原来的吉芬法塔所建,呈现了一副百鸟朝凤的景象。不夸张的说,甚至吉芬城本身就是为了吉芬法塔所存在的。所以,虽然原来的吉芬法塔已经变成了现在的法塔群,但当人们提到吉芬法塔时,往往指的是最初的那座法塔。
ChaosticMoon:与浮罗家族的魔格尼斯告别后,你们继续沿着吉芬主干道向法塔群走去。
ChaosticMoon:时不时地,你们能看到有一两道咒语拖着魔法光焰从几座法塔轰将而出,在夜空中炸裂,飞向远方。虽然突兀,却给星光闪耀的夜空中增添几分幻彩。
ChaosticMoon:自古以来就挂在主塔上那巨大的元素指向标,此刻指着浅元素色——稍微低于“正常”水准的元素浓度。虽然与两年前魔法冬天开始前相比,元素浓度依然没有完全恢复到魔法冬天前的程度;但在象印大部分地区元素依然稀薄的现在,能把吉芬周边恢复成可以正常使用魔法的吉芬法塔法师们,能量可见一般。
ChaosticMoon:半晌,你们终于站在了吉芬法塔群前。塔前有一块巨大的魔法光屏,上面标注了佣兵公会,法师公会等一些常见的地点,同时也能让来访者自己选择目的地。

Enia:"终于到了啊...
赫利兹:“终于又回到吉芬了……
Enia:"倒是...嗯? 回到?
赫利兹:”恩尼亚是第一次来吗……
Enia:"应该是
* Enia 脑袋里还在琢磨着怎么写句诗出来
* Enia 一边慢慢悠悠踱向塔底

赫利兹:“总感觉旅行太久,都快忘记了之前的目标了……”
* 赫利兹 动动耳朵
* 赫利兹 看一下塔可以进去吗

Enia:"不是丢失了些记忆要找他们问问吗
赫利兹:”嗯,似乎连失忆这件事都要忘记了……“
赫利兹:”真可怕

* Enia 于是一路晃悠到塔底
* 赫利兹 跟着enia
ChaosticMoon:赫利兹看到法塔群前站着两人,一个穿着卫兵制服的男性和一个穿着法袍的女法师
ChaosticMoon:但显然法塔平时不是闲杂人等可以随意进出的

* Enia 溜达过去,看看直接进去会不会被拦
* 赫利兹 拿出自己的圣徽。
* 赫利兹 表明自己是好人。

女法师:“两位有事吗?”
Enia:"嗯,要来找回记忆
女法师:看见你们靠近,女法师先出声提问道
Enia:"顺便问问戒指事情
女法师:“???”
女法师:女法师看了一眼她的同伴

Enia:"听说这塔无所不能所以就过来碰碰运气
赫利兹:“我们是好人的。“
女法师:“我觉得这人是神经病,你觉得呢?”
法塔守卫:“嗯……从表面上来看问出了极其突兀的问题,但是从概率上来说也不能完全否认他们精神有问题的可能性”

* Enia 掏出戒指丢过去
Enia:"这玩意是你们塔里的人的吧?

法塔守卫:“我觉得应该通过魔法网络来汲取以前所拥有的记录,然后用傅里叶分析法把他们所表现出的行为输入……”
Enia:"虽然他或许当下不在这塔里
女法师:“闭嘴,废话下班后再说”
女法师:“嗯?!”
女法师:“这个是……”

Enia:"有爆炸力的爱因斯坦,大概是这么说的
女法师:“怎么可能……这个是……阿尔伯特长老的……”
Enia:"读这句话的小姑娘已经在土里埋着了
女法师:“你们!是从哪里得到这个的?!”
Enia:"你猜?
女法师:“为什么这枚徽章会在你们手里?”
女法师:看起来情绪非常激动
女法师:”呵你这个人是在和我耍滑头吗?快说你们从哪里得到这个的?!“
女法师:转眼间对你们敌意重重,似乎要扑上来的样子

Enia:"那群老红帽到底是叫什么东西...? 小赫?
Enia:"我还以为这塔里的法师都无所不知呢(

* 赫利兹 努力回忆
女法师:听了就要发作
Enia:"总之就是那群矮矮丑丑戴红帽子的家伙的营地里
法塔守卫:“喂,米勒娃,冷静点,他们没有恶意的“
Enia:"大概是那吧..反正那之后又好多事情实在记不清了
赫利兹:“好像还没来得及问名字就……”小声说
法塔守卫:”跟这个比起来,把阿尔伯特长老的行踪告诉公会比较重要吧“
Enia:"要不你来读读我的记忆?
女法师:”哼,油嘴滑舌的家伙“
女法师:”你们两个给我在这里等着!“

赫利兹:“嗯嗯等着呢
女法师:说着女法师拿着徽章就朝塔里冲了进去
Enia:"好
* Enia 看看那女人走了,于是和守卫聊聊
Enia:"我说法师都这么暴脾气的吗?

法塔守卫:”咳咳,不好意思,米勒娃性子比较火爆,她其实没有恶意的“
Enia:"我看爱因斯坦也比较火爆啊..不然他的徽章怎么还会爆炸的
赫利兹:“啊……想起来了……
法塔守卫:”哈哈,是有些性子比较怪癖的人吧。不过说起来,我也是个法师咧“
Enia:"讲实话,我们第一关心的倒是有没有办法把我们那个被炸没了的小姑娘变回来的方法...
法塔守卫:”看起来不像吗?“
法塔守卫:说着举了举手中的长矛

Enia:"像,像,能像您这么好说话真是太好了
法塔守卫:”徽章爆炸了?嗯……那可真是不幸“
法塔守卫:”法师的徽章上对一名法塔法师来说是很重要的,法塔长老赐予的时候就会给徽章上施展一些防护法术“
法塔守卫:”不过阿尔伯特长老……确实是喜欢自己多加一些禁制的人呢“
法塔守卫:”这枚徽章爆炸过吗?那真是太不幸了”
法塔守卫:“呃…虽然很对不起,但你们确实不应该随便摆弄法塔徽章的”

赫利兹:”嗯…只是没想到会有生命危险……”
Enia:"嗯..所以就没什么召魂或者复活之类的方法?
法塔守卫:“有倒是有……只不过……”
Enia:"或许对你们法师来说我们确实算是门外汉乡巴佬之类的
法塔守卫:有点为难的欲言又止
* 赫利兹 看看法塔里的动静
Enia:"说来哥们...怎么称呼?
塔克米:“咳咳,我叫塔克米”
Enia:"哦塔哥,果然非常吉芬硬核的名字
赫利兹:“去了好久,还不能放我们进去吗
Enia:"我们有段记忆很奇怪的丢失了,你有什么看法吗?
Enia:"前前后后都在,唯独中间那一小段不见了
Enia:"似乎努力去想的话除了头疼不会有什么别的结果

塔克米:“唔,实际上你们如果只是把徽章送来,并和阿尔伯特长老失踪没有什么关系的话,其实已经可以走了”
赫利兹:”吉芬最近有什么大新闻吗?”
塔克米:“呃,我不是牧师哈,如你所见我只是个法塔的守卫,恐怕帮不了你”
塔克米:“吉芬…最近依然还是那样吧,平安无事,大家每天训练魔法,研究古籍……”
塔克米:“哎……我也好怀念我以前还是冒险者的时候啊”

赫利兹:“因为我们旅行好长时间,才刚到吉芬
塔克米:“直到我后来被魔法飞弹打中了……呃,没什么”
Enia:"你被魔法飞弹打中了啥?
Enia:"我可以写进史诗里

塔克米:“咳咳,没什么,请务必不要”
* Enia 看看他的裆
Enia:"嗯,好像不是这
Enia:"那就没啥的

塔克米:“最近象印各地还是魔法不稳定的状态吗?不是我自夸,如果要讲安稳的话没有什么地方比吉芬更稳定了”
赫利兹:”话说听说吉芬的魔法能量现在不稳定什么的……“
Enia:"哈,其实我们从暮雪过来...
Enia:"多半你也知道暮雪是个什么情况

塔克米:“哈哈,你听错了吧,我们法塔可是对魔法最有研究的地方了,也只有这里周边能够见到这么稳定的元素了“
赫利兹:”对于其他地方魔法不稳定。。吉芬有什么发现吗
塔克米:”幕雪啊……离这里有点距离呢“
Enia:".....
* Enia 心里感觉这群法师真是...家里蹲啊

赫利兹:“恩尼亚我们还要在这里等吗……”小声跟恩尼亚说
塔克米:”唔……很难说呢,魔法冬天开始之后象印各地就充斥着不安定的因素,我们这里也是花了好大力气才让环境稳定下来的“
塔克米:”毕竟我们这里是魔法之都哈哈,几个长老一出手就什么都搞定了“
塔克米:”大概,哈哈哈“

赫利兹:“一路上我们看到很多奇怪的现象……也想跟法塔里的法师们汇报一下呢
Enia:"说来小赫我们到底是在哪捡到那徽章的
塔克米:”呃?跟我们,看你们装束是佣兵吧?你们不应该去跟佣兵公会汇报吗?“
Enia:"说来你们这里有读取佣兵团徽章的设备吗?
塔克米:”佣兵团徽章?有倒是有……“
* Enia 掏出佣兵徽章来
Enia:"麻烦帮忙确认一下我的团名

ChaosticMoon:正当塔克米想说下去的时候,你们看见之前离开的女法师米勒娃回来了
Enia:"抱歉团名也是失忆的一部分...
女法师:”喂你们“
Enia:"啊? 要喂什么?
女法师:女法师听见恩尼亚的话又皱了皱眉头,随即又有些不甘心的收回了想说的话
女法师:吐出了一口气,然后用稍许礼貌地语气说到
女法师:“执勤长老有话想问你们,两位方便跟我走一趟吗?”

赫利兹:”哇,感谢
Enia:"非常愿意,女士
塔克米:“哇……今天的执勤长老……那不是……”
* Enia 行了个花式礼
* 赫利兹 摇摇尾巴
塔克米:“呃,啊…真好啊…”
* Enia 礼节带有特索维尼亚特有的繁文缛节色彩
塔克米:不知道在背后感叹什么
女法师:说完之后,她就带着你们向法塔中走去

* 赫利兹 跟着
* Enia 拖在最后参观
ChaosticMoon:你们被女法师带领走向法塔深处,越过一扇门后进入了一个似乎是传送阵的地方
Enia:"哇哦
赫利兹:“居然还有这样神奇的装置”
ChaosticMoon:当你们站上去之后,眼前景色切换,你们猛然发现自己站在了一个巨大的塔井的底部
* Enia 欣赏地上的符文徽记
* Enia 有点头晕
Enia:"哦哦...这有点快(小声嘟囔

* 赫利兹 扶了一下没站稳的恩尼亚
ChaosticMoon:能确认的是,你们正站在吉芬法塔里
Enia:"谢谢小赫
* Enia 确认一下周遭的环境

ChaosticMoon:你们抬头向上望去,眼前的景象让你们不禁感叹。环状的楼层一层接着一层向上层层相叠,塔井的楼层间可以看到一些人——应该是法师——飞往其他的楼层去
赫利兹:”都不知道传送到哪里了呢……“
ChaosticMoon:一眼看去,你们竟看不到法塔的顶部在哪
Enia:"啊我说,女士...
Enia:"我想起来了...
Enia:"这徽章...

ChaosticMoon:你们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楼梯一样的地方
Enia:"我们是在暮雪找到的,你知道暮雪吧?
女法师:“幕雪?我当然知道,你们的意思是阿尔伯特长老去了幕雪?”
Enia:"哦..那就不好说了,因为是从山洞里找到的
赫利兹:”也许吧
女法师:“不对啊,幕雪根本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威胁到长老,为什么他的徽章会……”
Enia:"那山洞应该原本是被封印了的
赫利兹:“而且魔法元素不稳定……说不定……
女法师:说着女法师甩了甩头,然后递给了你们每人一块小小的,外形看起来很像法塔徽章一样的圆形徽章
赫利兹:“这是?
女法师:扫了赫利兹一眼
* Enia 接过来仔细看看
Enia:"你们吉芬的东西真是精致啊...

* 赫利兹 小心接过
* Enia 欣赏一下做工和意境
女法师:“阿尔伯特长老不会犯那种错误的,毕竟吉芬的元素回归阵就是……”
赫利兹:”这样呀……好吧……抱歉
女法师:“不,没什么,这是临时通行阵,等会儿我们上去的时候你们可要好好抓紧它,不然……”
Enia:"哦...好....
* Enia 攥紧

赫利兹:“嗯嗯
* 赫利兹 好好地拿在手里

* Enia 总觉得自己会晕梯
女法师:女法师没有说下去,而逝从身后拿出了一根法杖,简单的咏唱了什么,然后分别指向了你们两个
* Enia 试图分辨她的魔法
* 赫利兹 +1
女法师:你们感觉身体被法杖所射出的法术轻轻地托了一下,然后就飘飘然,随时能飞离地面
女法师:“跟着我,按着我的路线飞”

Enia:"还好是自驾....
赫利兹:”哇,这是可以飞了吗!“
Enia:"好的
赫利兹:”好
* Enia 还以为是嗖的一下被射向塔顶
女法师:说着女法师自己也念念有词,随即离地飞起
* 赫利兹 不习惯的摆着尾巴,像螺旋桨一样转起来,跟着女法师飞
女法师:女法师身姿轻盈,法袍随着飞升轻轻舞动,煞是好看。但你们却没有太多机会仔细观赏
* Enia 飞在侧面避嫌
女法师:女法师时而螺旋上升,时而绕一个弯,从一个角度继续攀升
Enia:"我是绅士,嗯...(自言自语
* Enia 努力跟上对面的航线,当然还是要注意避嫌

女法师:平时不适应飞行的你们有些困难地跟着她,一路上升
* 赫利兹 似乎有尾巴飞得很稳定
ChaosticMoon:你们可以看到,法塔内一圈圈都是法师们所居住的宿舍或是实验室
* Enia 摇摇晃晃地努力保持绅士状态
ChaosticMoon:上升途中甚至有法师饶有兴趣的看着赫利兹的尾巴直升机
* Enia 不过不时还瞄瞄法师宿舍和实验室,了解一下法师的生活情况,以后写进作品里
ChaosticMoon:有个轻佻的法师甚至在上升途中向你们吹了个口哨
* 赫利兹 感觉好多人在围观……好害羞
* Enia "砰"地撞墙了
Enia:"啊...
* Enia 尴尬,然后继续飞

赫利兹:”里面好多人啊……“
女法师:听到声响女法师回头看了恩尼亚,然后给了你一个略带嘲讽的笑容
Enia:"是啊(揉包
女法师:随即继续上升着
女法师:终于,女法师来到了一个楼层的平台前站定

赫利兹:“到了吗
* Enia 很努力地慢慢降到平台上
Enia:"哇...飞行有点难...

ChaosticMoon:你们面前是一扇巨大的木门,木门上刻着奇妙的纹路和图案,也不知道是什么禁制还是只是装饰
* Enia 试图用诗人轶闻理解一下
女法师:”执勤长老就在里面等你们,请两位自便“
* 赫利兹 轻轻地推木门
Enia:"哦,女士您不一起来吗?
女法师:说完就跳下了平台,向别处去了
Enia:"...好吧,多谢,慢走
* Enia 敲敲门

ChaosticMoon:恩尼亚并没能想起眼前的纹路有什么含义,或许是没有什么含义,但也或许含义太过深奥
ChaosticMoon:你们两个敲了敲门,但半晌里面都没有传出什么声音

Enia:"唔...打扰了?
赫利兹:“你好?我们进来拉~”
* Enia 试图推开个容身进入的缝
* 赫利兹 大声说
ChaosticMoon:你们仔细观察木门看起来十分厚实,隔音效果也十分好
* Enia 然后侧身进去
ChaosticMoon:你们使劲推开了那扇厚实的木门,木门带着轻微的”吱呀“声缓缓而开
ChaosticMoon:第一时间映入你们眼帘的是屋内四周巨大的书架。各种各样的古籍摆满了各个书架,光是数量就已经让人眼晕目眩。
ChaosticMoon:房间顶上的明焰撒在地板上,恰到好处地照亮了房间的各个角落,不让人觉得刺眼也没有昏暗的感觉。

赫利兹:"哇……恩尼亚应该会很喜欢这里吧
* Enia 总感觉会有个和尚从高处跳下来(误
ChaosticMoon:房间左方有一张厚木制的长桌,上面放着几个烧瓶和试剂,里面不知道有什么液体。而长桌旁此时正放着一个小型炉子,上面架着一个一看就应该是女巫用的坩埚,锅中此时咕嘟咕嘟地不知道在煮着什么材料。
Enia:"确实! 非常多书啊!
ChaosticMoon:而一名身材姣好,全身身着红色的女子正背对你们浮空躺在一个你们看不见的东西上,似乎在看着什么书籍。
ChaosticMoon:从你们的角度看去,女子身穿一身轻便的红色紧身裙装,黑色的毛皮绣边紧紧地裹住了她丰满的酥胸。火红的长发随意地披在她法袍上露出的香肩上,形成强烈的反差对比。
ChaosticMoon:女子脚蹬一双及膝的红色长靴,充满了时尚感。长靴上露出一小截雪白的大腿,让任何正常的男人看了都会脸红心跳。

赫利兹:”你好?“小声说怕打扰到女子。
Enia:"哇哦...看来塔哥不是gay
希艾拉:”……“
* 赫利兹 观察四周,就一个人吗
ChaosticMoon:赫利兹环顾四周,似乎没有发现其他人
ChaosticMoon:你们等了半晌,但女子似乎没有搭理你们

赫利兹:”诶好像太专心没注意到我们呢……”
Enia:"呃...(比较大声
Enia:"长老? (更大点声

希艾拉:”…………“
* 赫利兹 在她头顶放一个光亮术?
希艾拉:女子似乎发出了什么含糊不清的音节,但你们不知道那是什么
赫利兹:”我们是来问徽章的事的……“
* 赫利兹 大声说
* 赫利兹 四处走动,看看女子在干嘛

ChaosticMoon:赫利兹绕了一圈,走到了女子的正面,却发现女子双眸微闭,呼吸平稳,似乎正在酣睡
赫利兹:”……原来是睡着了吗……“
* 赫利兹 看一下女子在多高的地方

ChaosticMoon:赫利兹觉得女子大概在三尺高的半空中
* 赫利兹 轻轻的靠近,试图用手戳胸
赫利兹:“……这样都没反应吗
赫利兹:”感觉这样很危险耶……被杀了都不知道呢
赫利兹:“太没安全意识了呢

希艾拉:”呀!“
赫利兹:”啊!“
赫利兹:”醒了吗
* 赫利兹 赶紧后退2步

希艾拉:就在赫利兹快碰到女子的身体时,女子突然惊醒了,随机从半空中掉了下来
* 赫利兹 赶紧接着
希艾拉:正好掉在了正在女子下方的赫利兹头上
赫利兹:« d20+5 = 13 + 5 = 18 »
希艾拉:于是掉下的女子被赫利兹接了个满怀
希艾拉:”啊拉啊拉~真是好险呢~“

赫利兹:"哇你没事把
希艾拉:清醒过来的女子有些庆幸地笑着说到
赫利兹:”刚想叫醒你呢
* 赫利兹 把女子放回地上

希艾拉:而当女子显出正脸后你们此时才注意到,眼前的女子看起来颇为年轻,看起来和赫利兹差不多。以人类的年龄来算可能也只有20岁左右
赫利兹:”你就是长老吗?“
希艾拉:“啊拉~让两位见笑了,等两位的时候睡着了,真是不好意思呀~”
赫利兹:”没事没事。忽然来访。
赫利兹:“怎么称呼你呢?长老?”

Enia:"哇..这么年轻的'长老'啊...
Enia:"在下恩尼亚,很荣幸能面见长老

希艾拉:“嗯……如果执勤长老的话确实是我,我叫希艾拉”
赫利兹:“你好席艾拉,我是赫利兹
* Enia 换了套卢恩礼节(我查了查人设,我在卢恩生活了100年...
希艾拉:“是恩尼亚君和赫利兹酱吗?很高兴能见到你们”
赫利兹:”我们想问问关于那个徽章和我们失忆的事……“
Enia:"有这么多书看真是爽啊...(嘀咕
希艾拉:“首先能把阿尔伯特君的法塔徽章送回来,我由衷向你们感谢”
希艾拉:“通过他的徽章我大致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了,不过你们可否把你们身上经历的事情跟我说说呢?”

Enia:"唔..那徽章那么重要吗...
Enia:"我们大抵上...
Enia:暮雪战魔符,洞穴斗抹布,草原干红帽,岛屿车巨龙
Enia:"嗯...这么说是不是太简单了点?

赫利兹:”恩尼亚果然好厉害……“
Enia:"总之我们以前的记忆和最近的都在
希艾拉:“唔……”
Enia:"中间有一段失去了..
Enia:"最后清醒的时候我们发现已经是同一个佣兵团里的伙伴
Enia:"并且有一纸不明的委托书
Enia:"我们甚至连自己原本的团名都不知道
* Enia 掏出自己的徽章

赫利兹:”大家都失去了一部分记忆呢……
希艾拉:“Asha吗……真是令人怀念的名字呢……”
Enia:"再后来就四处车怪去了...不过比较值得在意的大概都在暮雪了
希艾拉:“还有一个发狂的队友吗?嗯~这样那样的事情发生了呢~“
赫利兹:“嗯……失去了好多伙伴……
Enia:"水潭里活体化的咒语,封印洞穴重新被打开,还有奇怪的魔族石棺(大概)
Enia:"嗯是的,有个叫胧的东方队友(真touhou队友)突然就变成魔王一样的家伙了
Enia:"其他的事情大约没有这么在意,除了我们有个女孩因为阅读爱因斯坦的徽章被炸没了...有可能的话请帮帮她

* 赫利兹 为失去的队友祈祷
Enia:"你看那石棺上的诗
* Enia 掏出个皱巴巴的纸条来

希艾拉:“唔……看来诸位的经历十分吩咐多彩呢,你们那位因为阿尔伯特徽章而逝世的队友我很抱歉……”
希艾拉:“可惜,我已经没有办法使用复活魔法了…无法帮到两位“
希艾拉:露出了有些忧伤的表情

赫利兹:“……已经用掉了吗
Enia:"那真是遗憾...我们再想办法吧
Enia:"所以关于我们这些奇怪的经历,您有什么看法吗?
Enia:"我记得我们路过边境的时候佣兵团徽章里读出来的名字是什么...斯...蛇...剩...之类的发音

希艾拉:”嗯……我稍微有点头绪,是死神永生的诸位吧,看来不简单呢~恩尼亚君和赫利兹的两位“
Enia:"原来是死神永生这么...奇怪的名字吗....
希艾拉:”还有那位胧酱,不过看来她已经做出决定了呢“
希艾拉:”在告诉两位我的想法前,我想先问两位“
希艾拉:”你们觉得魔族是什么?”

赫利兹:”……这名字谁取的……“小声说
赫利兹:”坏蛋?“

Enia:(还真是在公会告诉过我们了
Enia:"魔族? 大概就是...别的种族的感觉

希艾拉:“在你们来看,魔族包括那些魔,或者哪些生物呢?”
Enia:"这个....
Enia:(长触手的,长触手的,和长触手的X

赫利兹:”大概把
Enia:"这块知识我还真的比较少啊...
Enia:"听传说应该是和塞伦女神对着干的那一群吧大概
Enia:"似乎也不住在这个世界

赫利兹:“教会的修女说过,坏蛋都会变成恶魔的”
Enia:"那不是恶魔会越来越多挤不下吗...我觉得那是修女逗你玩的(
希艾拉:”这样吗,那么我大致明白了两位对魔族的了解了“
赫利兹:“这样子的吗……”
赫利兹:“到时候回去问问修女……”

希艾拉:“事实上,不止是两位,就连法塔的很多孑孓们也认为,魔族只是一群没有脑子的恶魔和魔鬼,一个个凶恶无比,血腥残暴,以杀害生物为乐“
Enia:"哈...我倒是不这么认为...虽然见过的倒确实也就这水平
赫利兹:“有很坏很坏的大恶魔的……会蛊惑好人什么的……”
希艾拉:”但是…不完全是这样的,我对魔族有过一些研究。魔族在一千年前的神魔大战之前,曾经是象印大陆的统治者“
Enia:"....
Enia:"这么说来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兴许也是恶魔..?

赫利兹:”那为啥……?会变坏?“
希艾拉:”而我们今天所认知的‘魔族’也和一千年前或许有很多不同的地方”
希艾拉:“最基本不同是,根据不同的历史记载一千年前,魔族当中有一个人形的统领者种族”
希艾拉:“法塔的不少学者称他们为‘魔人族’”

赫利兹:”一个种族统治着全部魔族?
希艾拉:“根据多方面的记载推断,魔人族外表与人类十分相似,他们拥有很高的智商以及魔法亲和力,同时也拥有强健的体魄”
Enia:"....
* Enia 看了看自己的细胳膊细腿,摇摇头

赫利兹:“后来呢?”
Enia:"那多半不是了
希艾拉:“这个种族是魔族中实质的统治者,通常担任将领和领导者的角色”
希艾拉:“他们的存在是魔族得以统治象印近万年的原因”

Enia:"万年...
* Enia 思索了下自己的自然知识,感觉祖宗还是猴子的时候魔族就已经当老大了

希艾拉:“后来……神魔大战中对他们的记载往往语焉不详,虽然提到了他们的出现,但最后的去向并没有明确记载”
* 赫利兹 认真的听着席艾拉说
希艾拉:“许多学者们都猜测,他们可能是被女神一起封印到了魔界中”
Enia:"长得像人的话,也说不定早就混血了吧...
赫利兹:"为啥要赶走他们呢
希艾拉:“但是另外一些学者认为,魔族与人类外形相仿,在人间留下子嗣也是有可能的”
希艾拉:“事实上,神魔大战后的几百年也有记载,有出现过和你队友一般作为的人”

Enia:"...
赫利兹:“……原来是魔人的血统觉醒了吗
Enia:"那不意思还是说魔族=破坏杀戮吗...
希艾拉:“魔人这样强力的种族,他们的血脉力量应该很强大才对,所以在后代中觉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希艾拉:“所以在学术界,我们叫他们‘觉醒者’”

* Enia 取出钢面小镜照照自己
赫利兹:”但是也不一定是敌人吧。“
希艾拉:“唔…不完全是,那些人只是觉醒了血脉,被人们发现而捕杀了而已”
希艾拉:“具体的作为…或许和你队友所做的并不完全一样”
希艾拉:“但魔人一族拥有强大的力量,这点毋庸置疑”
希艾拉:“至于还有一点,你们提到的Asha”
希艾拉:“她就是传说中神魔大战时魔神手下七大魔将之一,魔人艾莎”
希艾拉:“所以我很在意,你们为什么会听到那句话”
希艾拉:“唔……”
希艾拉:“那么说到这里,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们,对你们来说,什么是你们?”

赫利兹:“……
希艾拉:“你们是怎么认知自己的,怎么定义自己的呢?”
赫利兹:”现在不就是自己吗???不太明白呢
希艾拉:“呵呵,可能是个有点绕的问题,你们也不需要立即回答我”
Enia:"我? 我就是个..嗯..存在而已
希艾拉:“但我觉得这是个你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希艾拉:“同时我有个请求”

Enia:"您别客气
希艾拉:“嗯……可能又要稍微讲个故事了”
* 赫利兹 还在歪着头想
* 赫利兹 感觉要冒烟了

Enia:"要喝水吗?
* Enia 递上水袋

赫利兹:“啊不用的,谢谢
希艾拉:”我们所在的这个大陆呀,其实并不是唯一的大陆“
* Enia 于是自己喝一口准备听故事
Enia:"噢

赫利兹:”只是想不明白……魔人族、觉醒者和魔法异常、恶魔之间的关系
希艾拉:”法师们可以从其他位面召唤生物吧?所以我们所在的位面也不是唯一的位面“
赫利兹:“这个好像听说过
希艾拉:”在学术界,我们把我们所在的这个位面叫做‘人间界’“
* Enia 站累了,盘腿坐在地上继续听
希艾拉:”除此以外我们所知道的还有诸神所在的神界,魔族被封印的魔界,拥有各种奇妙生物的灵界,拥有结界力量的幻界,以及其他两个我们目前也只是知道存在,却没有直接接触的界面“
希艾拉:”也就是说,除去人间界以外,一共为六界“
希艾拉:”六界之间都有一些玄之又玄的联系,互相之间各有不同程度的联系“

赫利兹:”嗯
Enia:"嗯,听说过,据说这就叫玄学
希艾拉:”就我们所知,联系最频繁的应该就是神界了“
赫利兹:“因为我们一直在祷告吗~”
* 赫利兹 听到神界就兴奋的摇尾巴

希艾拉:”嗯~也可以这么理解吧。简而言之,有联系就代表有‘通道’,也是两界联系的道路”
希艾拉:“而有些‘通道’比另一些更重要,关系到位面本身的稳定。我们学术界把这些”通道“叫做‘界之柱’"

赫利兹:“嗯
希艾拉:”界之柱就好比一个位面的支点一般,你看“
希艾拉:说着希艾拉把手上的法杖用一根手指顶着平衡起来

赫利兹:”好厉害
希艾拉:“让这样一根法杖立起来,只需要一个手指的指点,把这根法杖比喻成一个位面“的话,‘界之柱’就是我手指这个支点一样”
赫利兹:“就一个支点吗……感觉不够稳定呢
希艾拉:“当然不止,刚才也说了,界之柱是支点也是通道,在象印大约有7个这样的界之柱。而在神魔大战之后,由于涉及穿越位面的交流过多,也为了封印魔界,女神塞伦用七个神器,制作成了七个‘界之器’”
赫利兹:”原来如此
希艾拉:“这些‘界之器’拥有稳固界之柱的功用,同时也起到了封印住魔界的门锁的作用”
Enia:"和5界相连却有7根柱子吗..
希艾拉:”并不是一根柱子对应一个位面这么简单的算法哦,而且象印也不是人间界唯一的大陆“
希艾拉:“时隔千年,你们突然提到了艾莎这个名字,让我有些担心”

赫利兹:“担心?”
希艾拉:“而听到这个名字的唯独是你们,所以我觉得你们会是与这场事件有关联的人”
赫利兹:“界之柱被破坏了么
希艾拉:“我担心,也许魔界找到了什么办法突破塞伦女神的封印,或是其他动摇位面根本的办法”
赫利兹:”……所以这也是我们遇到那些奇怪事情的根源?
希艾拉:“所以我想请你们去调查界之器的情况”
希艾拉:“嗯~~说是根源可能过分了点,但我认为你们是与异变有关联的人,你们是”有缘分“的人”
希艾拉:“换句话说,你们可能是影响象印未来命运的人哦~这么想是不是有点压力?”

赫利兹:“我有个问题……魔人族为啥会被封印?
希艾拉:“不是魔人族哦,而是魔族。魔族在神魔大战前是象印统治者”
赫利兹:”魔人族不是统治魔族吗……“
希艾拉:”然后魔族统治着象印,所以确实可以说魔人也统治着象印呢“
Enia:"应该是魔族被封印了,但是魔人因为和人太像了所以有些没被区分出来也就没封住...的感觉?
希艾拉:”唔~是哪个呢~“
Enia:"不过调查界之器这样重大的事情...
Enia:"委托给我们这样的小佣兵团的真的不要紧吗?
Enia:"总觉得是应该教会和三大国一起出手的大事啊

赫利兹:”不过既然世间有可能被黑暗笼罩,作为培罗的牧师,遵循教义,给世界带来光明,肯定义不容辞。
希艾拉:露出了有些狡猾的笑容
希艾拉:”唔~说是调查但有些界之器根本不知道在哪里呢~“

赫利兹:“……哪要怎么办
希艾拉:”只能暂时从知道在哪里的界之器哪里开始调查“
希艾拉:”而且呢,之所以说你们是有缘之人,是因为不止是需要调查界之器哦“

Enia:"其实我也是这个意思...我们连那些器到底是什么都不知道...
Enia:"是因为...我们血统上有缘吗...?

赫利兹:”可是还是不知道为啥我们失去记忆了……
希艾拉:”界之器都是神器,顾名思义就是神的东西“
希艾拉:”但时间久了也会失去力量,所以你们找到以后需要想办法加固神器的力量“

赫利兹:”有什么办法呢
希艾拉:"本来呢,能这么做的方法是不多的,恢复神器的神性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呢~“
Enia:"总觉得是要耗用生命力...
希艾拉:”但是你们带来的这个阿尔伯特君的徽章,是经过阿尔伯特改造过的。你们也许不知道,阿尔伯特君可是个天才呢“
赫利兹:“消耗记忆?……不知道为啥忽然会有这种想法
赫利兹:”这个徽章有神力?

希艾拉:”只要有他的徽章,再加上我的一些小改动,他的徽章就能通过魔法共鸣的方法让神器恢复一些力量“
Enia:"哦,那倒是方便
赫利兹:“好厉害
Enia:"不过不会又炸了吧?
希艾拉:”嗯~这个解释起来稍微有点麻烦呢,总之就是这般那样的样子呢,阿尔伯特君是真的很聪明呢”
希艾拉:“啊哈哈~不会啦,那只是阿尔伯特君的小恶作剧”

Enia:".....
赫利兹:”……
Enia:"那个威力真心的不太像恶作剧...
* Enia 回想当时的大坑

希艾拉:“咳~总之呢,刚才你问我怎么能找到那些界之器吧,界之器之间是有联系的,所以只要找到一个,就能通过它找到下一个”
Enia:"哦,那也可以吧
赫利兹:明白了
希艾拉:“这次的任务我也会通过佣兵公会发布,至少不会让两位白干活的啦”
Enia:"唔...主要看能不能做到吧...
赫利兹:"钱倒是小事,不过就我和恩尼亚……可能有点……
Enia:"说来长老不亲自带带队吗?
赫利兹:“危险。”
赫利兹:“如果能一起就太好了~

希艾拉:“当然啦,这次调查凭你们两个也许不够,所以你们也可以考虑征集一些同伴”
赫利兹:”话说我们接下来要去的界之柱在哪呢
希艾拉:“关于这个…事实上…离这里最近的一个可能是在幕雪村哦”
Enia:".......
Enia:"那个矿洞??

赫利兹:“……我们之前才去过的说……“
赫利兹:”没想到又要回到那里吗

希艾拉:“那个你们调查过的石棺,听起来就好像是以前记载过的神器之一,叫做无名神棺”
赫利兹:“诶那个石棺就是吗……”
Enia:"但是教会似乎认为那玩意没有继续调查的价值了
赫利兹:“我想起来那个徽章好像也是在石棺附近找到的
希艾拉:“唔,之前你们应该也有在石棺附近感觉到一些异常的魔法波动吧,不过只要把这个徽章放在石棺上就行”
Enia:"哦...活着放上去并且活着回来的意思吗?
赫利兹:”洞穴被封印起来了……再闯进去会不会有问题……可能还要重新封印一次呢……”
希艾拉:“古籍上记载,石棺似乎是有一些沟通别界的能力,不过过了这么久依附在上面的神力可能也消散得差不多了,所以教会的使者才没有发现吧“
希艾拉:”总之~这件事情就拜托两位啦~……啊对了!“
希艾拉:”亚莉莎在吗~加奈加奈~“

赫利兹:“……对了……那怎么通过石棺发现下一个界之柱的线索呢……
希艾拉:突然希艾拉用可爱的声音呼唤着什么
赫利兹:”之前我们也没发现其他信息的说。“
希艾拉:随后你们发现空气中浮现出了一个小精灵一样的生物
Enia:".....这就是支援吗....
* Enia 总觉得没什么大用,不过兴许比在之还厉害也说不定?

加奈亚莉莎:这个生物看起来只有手掌那么大,样子像是一个小号版的精灵少女,小小的脸上挂着天真无邪,让人感到快乐的笑容
希艾拉:“Kana~来抱抱~”

赫利兹:”这是?“
加奈亚莉莎:“Kanakana~ヾ(≧▽≦*)o”
希艾拉:<--张开了双臂
加奈亚莉莎:<--张开了双臂
加奈亚莉莎:<--一个纵跃就向希艾拉扑去
加奈亚莉莎: <--但是似乎力气不够跳跃的距离稍微短了点
加奈亚莉莎: <--于是头朝下一头栽倒在地
希艾拉: <--维持笑容
加奈亚莉莎:倒在地上一时没有爬起来

* Enia 观察一下这次冲击的威力
* 赫利兹 看着两人在卖萌
* Enia "果然这家话没用" 这么想到
希艾拉:“啊拉~”
赫利兹:”没事吧
* 赫利兹 说着上去摸摸小家伙

加奈亚莉莎:“Kana!o(TヘTo)”
加奈亚莉莎:半响,终于慢慢地爬了起来

* 赫利兹 cast 治疗微伤。
Enia:(kana: "愚蠢是治不好的(X
ChaosticMoon:赫利兹试图上去触摸小家伙,但是却摸了个空
赫利兹:”啊跑掉了
加奈亚莉莎:”kana kana o(TヘTo)“
赫利兹:“……噫不对,摸不到吗
Enia:"看来可以帮忙夹击" 这样想到
加奈亚莉莎:小精灵眼角带泪,看起来可怜,弱小,又无助
希艾拉:“嗯~总之呢,这孩子叫加奈亚莉莎,是六界中灵界的居民”
希艾拉:“她很喜欢我呢~所以就把她带来这里了”

赫利兹:”原来是灵界的居民啊。加奈你好
* Enia "这么说来大概是连夹击都没法帮到了" 终于还是没什么用的结论做出了
Enia:"啊,你好

希艾拉:“虽然亚莉莎在战斗中可能帮不了你们什么,但是她有一种特殊的神通,能够在千里之外当我的传声筒”
* Enia "其实可以用来侦察,如果能沟通的话" 不由得又这么想着
赫利兹:“这样倒是很方便。有问题可以随时问席艾拉了
希艾拉:“现在象印各地魔法元素依然很是稀薄,有些地方也许无法使用魔法,所以带上她应该能方便我们通讯吧”
赫利兹:”确实
Enia:"这倒是不错,能及时和雇主沟通非常有用
赫利兹:“加奈好像摸不到,她会自己跟着我们吗?”
希艾拉:“嗯~不过只有我在这里的时候才行。唔…这个解释起来比较复杂,但简单来说是只有这个房间里我才能联系上亚莉莎”
* 赫利兹 担心弄丢了
希艾拉:“我平时也有其他要事地说,所以没法一直守在这里“
Enia:"所以是单向传声还是双向的?
赫利兹:“有留言功能吗?加奈
希艾拉:”Kana~之后暂时要跟着这两个人哦~好不好?“
加奈亚莉莎:”Kana~!( •̀ ω •́ )✧"

* 赫利兹 cast 通晓语言to自己
加奈亚莉莎:说着扇着薄翼般的小翅膀飞到了赫利兹头上
加奈亚莉莎:赫利兹突然感觉头上多了一个实体的东西

赫利兹:“啊飞到头上了。”
希艾拉:”啊拉~看来亚莉莎很喜欢你哦~“
* 赫利兹 小心地想伸手摸。
希艾拉:”只要我在这个房间里时,我也可以收到你们给我传来的消息“
* Enia "还能显现啊?" 这么想着
Enia:"看来是双向定时联络?

赫利兹:”嗯嗯,那就好~
加奈亚莉莎:被赫利兹抚摸看起来很舒服的样子
加奈亚莉莎:“Kana~kana~(≧∀≦)ゞ"

赫利兹:”啊摸到了~“
希艾拉:”亚莉莎很可爱吧~不过也很能吃就是了“
希艾拉:”希望你们两个能好好照顾这孩子哦~“

赫利兹:”诶,加奈都吃什么呢
Enia:"很能吃...............
* Enia 总觉得有种被甩了个锅的感觉

希艾拉:”亚莉莎的种族是一种很奇妙的生物,它们拥有我们所难以理解的能量转化方式“
希艾拉:”不管是一般的食物和还是有显能能力的魔法,这些都能变成它们的食物“
希艾拉:”嗯~比如这样“

* Enia 感觉这小家伙大概喂不饱
希艾拉:说着希艾拉嘴里念念有词,然后手指上浮现出一点白色的光芒
加奈亚莉莎:看见白光之后很开心地飞了过去,然后抱住了希艾拉的手指吮了起来

* 赫利兹 观察
赫利兹:“对了界之柱之间是怎么互相指引的呢?

ChaosticMoon:赫利兹认为希艾拉用的应该是一个3级法术治疗重伤
希艾拉:”对了,虽然亚莉莎不挑食,但是请尽量不要用太过凶猛的法术哦,我一直有点担心这孩子会消化不良呢“
希艾拉:”界之柱之间是没有联系的,但界之器之间有一种玄之又玄的联系“

* Enia 想了想,她不会饿死就很不错了...
赫利兹:”这样啊……
赫利兹:“总担心会漏了什么呢……”

希艾拉:”塞伦女神在布置七件界之器时使用了一种魔法阵图让七件界之器能够发挥更大的效果“
希艾拉:”虽然现在这种阵图已经不复存在,但级界之器之间的联系还依然有些留存“
加奈亚莉莎:”Kana!ヾ(≧▽≦*)o“

Enia:"所以塞伦和魔王到底有多大仇啊..." 有点不解
加奈亚莉莎:似乎进食完毕的亚莉莎在空中快乐的飞舞着
赫利兹:”看样子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到新的同伴,再一次去幕雪村了……“
Enia:"说来我们之前收到的莫名委托
Enia:"到底是谁给的...

赫利兹:”……实在想不起来……“
希艾拉:“不知道呢……我也很好奇”
赫利兹:”话说我们是该叫纯白的地平线呢还是死神永生呢……“
* 赫利兹 纠结中

Enia:"要不连起来叫好了...
赫利兹:”似乎是个好主意
希艾拉:“其实我觉得两个名字都挺可爱啦,欸嘿嘿~”
Enia:"或者再起个新的什么的
赫利兹:“好吧,这个到时候再想吧……”
Enia:"那都不是要点啦...重新搞个队伍这种事情大概只要贴个布告就会有各种强力角色被吸引过来了
* 赫利兹 好像没什么要问的
希艾拉:“啊对了”
希艾拉:“还有一点我想告诫各位“

赫利兹:“嗯?
赫利兹:”对了希艾拉那个徽章大概多久可以弄好呢?"

希艾拉:”鉴于你们的同伴胧酱是觉醒者,也许你们也…“
赫利兹:"啊……这个也是可能的。
希艾拉:”觉醒者并不是什么好事,如果让了解神魔大战历史的人知道了甚至会给你们带来杀身之祸“
* 赫利兹 看看自己的头发,总觉得什么时候就会变黑
Enia:"嗯...觉醒就会突然杀杀杀吗?
希艾拉:”你们务必要小心“
赫利兹:“所以不能说是胧的同伴吗……”
* 赫利兹 有点伤心。

希艾拉:”还有,请仔细思考我之前问你们的那个问题“
* 赫利兹 点点头
Enia:"嗯...
希艾拉:”我想……那个问题会对你们很重要“
赫利兹:”谢谢“
* Enia 总觉得只是什么能力觉醒的话没什么不好,不过,单纯是因为血统又好像没什么意思
希艾拉:”这个徽章在两位来之前我就已经调整好了,届时只要把它放在界之器旁,让亚莉莎来进行共鸣就行“
赫利兹:”到时候,培罗一定会帮助我的。“
Enia:"好
加奈亚莉莎:”kana~kya~ヾ(≧▽≦*)o"
加奈亚莉莎:"Kya kya~<( ̄︶ ̄)↗[GO!]"

Enia:"不过之后那矿洞要怎么封住...
加奈亚莉莎:高兴地扑向你们
* 赫利兹 抱住加奈
加奈亚莉莎:扑到一半又开始往下掉
加奈亚莉莎:所幸这次被赫利兹接住了
加奈亚莉莎:随即赫利兹摊开手心一看,加奈亚莉莎已经睡着了

* Enia 总觉得还是在之靠谱一点
赫利兹:“真是的~”轻轻的放进自己的口袋里。
希艾拉:“唔…之前是教廷来人封印住那个洞口的吗?也许教廷也不会太在意那个地方?”
Enia:"所以我们去请求教廷支援,可不可以?
赫利兹:“啊~可以请小雀来帮忙~能跟小雀一起冒险就好了
希艾拉:“这个嘛…事实上有一件界之器就在教廷的掌管之下哦”
赫利兹:”席艾拉还知道其他界之器的下落吗?“
希艾拉:“请求教廷帮忙也是可以啦…但我觉得教廷不会派出人来帮你们”
赫利兹:”不过那个界之器在教廷的掌管之下,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Enia:"哦,我只是说清理矿洞和重新封锁矿洞的事情
希艾拉:“嗯~~我想想,七件界之器里有幕雪的'无名神棺',教廷掌管中的'女神恩典',精灵族的圣物'不焉琼花',矮人族的'雷神之锤',其他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Enia:"教廷似乎对矿洞要封住还是有点在意?
希艾拉:“不过你们到无名神棺之后也许能建立起和其他界之器的联系也说不定”
希艾拉:“应该不会在意吧?教廷也是很忙的”

赫利兹:”总之教廷也去问问吧~说不定真的会有人愿意派人协助的~
希艾拉:“嗯~也许吧~”
Enia:"嗯...毕竟那边有你朋友,能申请个把人来支援一下的话,多个人手总归好
赫利兹:“嗯~
Enia:"那么就由您发布任务我们接单了?
希艾拉:“是的~那么这件事情就拜托两位了~”
赫利兹:“希望一切顺利。”
赫利兹:“恩尼亚,徽章要不还是你拿着吧~"

Enia:"没问题
* Enia 接过收进内衬的口袋里
* Enia 琢磨着晚上睡觉的时候把口袋缝上

赫利兹:"那,我们这就去公会接任务吧?”
Enia:"不是直接在这里接了就行?
Enia:"然后拿去公会备个案

赫利兹:“哦哦
ChaosticMoon:于是,在与希艾拉告别后,你们离开了希艾拉的图书馆,然后沿着原路离开了吉芬之塔。
Enia:"哟,塔哥,好品味
* Enia 出门的时候和塔哥打招呼

赫利兹:”如果还能找回原来的伙伴就好了。“
* 赫利兹 嘀咕着,不知道大家现在在哪

Enia:"是啊...
塔克米:看着你们离开,守卫塔克米对你们挥手致意
* Enia 和塔哥拜拜
* Enia 怀念一下灰烬状的爱丽丝

ChaosticMoon:皎洁的月光撒在了你们身上,魔法之都的晚风吹在你们身上,带来了一丝凉意。但这阵晚风却无法吹散你们此时心中的疑惑。
ChaosticMoon:你们到底是谁?你们究竟忘记了什么?你们曾经的队友想起了什么?
ChaosticMoon:一段充满了未知的冒险即将开始。这一切谜团就将由你们在接下来的旅途中寻找答案。故事将再一次地,从被白雪覆盖的罗兰小村幕雪村揭开序幕……

------------------End of Prelude---------------
« 上次编辑: 2018-11-26, 周一 01:32:38 由 ChaosticMoon »
Twin angels each born with a single wing...With imperfection, lies everchanging he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