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設計師的雜談】 Sean K Reynolds對於設計與解讀規則的看法  (阅读 821 次)

副标题: Things should be the same, or they should be different.

离线 笨哈

  • 翻譯組
  • *****
  • 帖子数: 3045
  • 苹果币: 3
原文連結在此
關於Sean K Reynolds是誰,我想跑DND和PF的人應該耳熟能詳,如果不太清楚,可以看看WIKI(需要翻牆)



首先,讓我說些背景知識。把時間拉回我還在海岸巫師工作時,那時3E正要起步,我跟Jonathan Tweet在許多專欄合作過,其中有一篇文章叫做「如何設計一個專長」。我們一起建構了一個觀念:「東西應該相同,不然就應該不同(我說『不同』,指的是『非常不同』,好讓你們不會把兩者搞混)」。這個觀念能幫玩家記住不同的規則。如果今天遊戲已經有一個規則叫「X」,然後你創造了一個規則叫「Y」,並且規則Y跟規則X很像,那你要不:

(1)讓Y跟X一模一樣
(2)讓Y跟X有很大的差別

這樣,玩家就可以記得Y跟X的運作方式是一樣的,或是不會把Y和X的運作方式搞混。如果Y感覺很像X,幾乎可以推斷他的運作方式跟X相同,接著,跟X相關的東西,也會變得跟Y相關。

舉個例子,在一個平行宇宙,那邊的Pathfinder有一個專長叫做精通摔絆,能讓你在摔絆戰技上獲得+2加值,但精通破武卻讓你在破武戰技上獲得+3加值,精通擒抱讓你在擒抱戰技上獲得+4加值,而精通卸武讓你在卸武戰技上獲得+2加值,並且這些專長裡面只有一些會讓你在進行這些戰技時,不會引發借機攻擊。這不但容易搞混,也根本記不住,除非你是個有完全記憶能力的怪胎,每次你遇到這些專長,你都要去找他到底給了多少加值,因為他們給的數值類似;然後你也要查他們會不會引起AOO,因為他們沒有共通的模式。但,在現在這個宇宙,這些專長給的加值都是+2,這些專長都讓你在使用相對應戰技的時候不會引發AOO,而且這些專長也都會讓你在應付對應戰技時,在CMD上獲得+2加值。不只是因為這種方式會讓這些專長相對來說比較平衡,也因為這種一致性,所以更容易記憶。

類似的例子還有所有的+2/+2技能專長,他們會讓你在兩個技能上獲得+2加值,而不是一個技能+1,另一個技能+3。規則的一致性讓你無須去記憶太多太具體的東西,只需要記住像「核心技能加值專長會給+2/+2」還有「精通戰技專長給相應戰技+2攻擊、+2防禦、使用不會被AOO」。這讓你玩遊戲或帶遊戲更方便。

所以,當牧師那邊有一大欄寫著「職業能力」,然後在下面有一個東西叫做「引導能量」,而先知也有一大欄寫著「職業能力」,下方有一個東西叫做「引導:你可以像牧師一樣引導正能量...」,而聖武士也有一大欄寫著「職業能力」,下面有一個東西叫做「引導正能量(Su):...她會獲得與牧師一樣引導正能量的超自然能力...」這些東西都以相同的方式運作,即便他們的名稱都不同。其一,因為聖武士跟先知這能力的「版本」都說了運作方式和牧師「版本」一樣。其二,因為比起運作方式各異,如果他們的運作方式都一樣,就更容易記起來。現在,給先知的引導次數是1+魅力調整值/天,而不是牧師的3+魅力調整值/天,而聖武士則是花費聖療次數而非前兩者的格式,但,如果你把他們都放在一起看,一個5及善良牧師、一個五級生命先知、一個5級聖武士,然後叫他們去引導正能量,他們都可以治療活物3d6,傷害不死生物3d6。DC為10+1/2等級+魅力調整值、範圍是半徑30呎、不會引起AOO,等等。完全相同。因為這種方式更容易記。因為這讓遊戲更容易帶。

而這也意味著像精通引導、陣營引導和額外引導這些專長,牧師、生命先知和聖武士都應該能用(你需要注意額外引導對聖武士來說,計算方式有些許不同,因為聖武士那邊的計算方式是基於聖療,但最終聖武士還是獲得了2次引導次數/天,跟牧師和先知一樣)。就因為極端嚴格去解釋說他們職業能力的名稱沒有和「引導能量」每個字都一樣,所以就說需要為先知和聖武士這些職業設計不同版本的上述專長,多了三套完全一樣的專長給牧師、先知、聖武士,不但沒有意義而且還浪費空間。

如果走的像隻鴨子、叫的像隻鴨子,那他可能就是一隻鴨子。如果你把傻鴨子、唐納德鴨子、鴨子人還有鴨子霍華德放在一起,從遊戲的觀點來看,對這些鴨子射一發破敵鴨子箭,並且除了正常傷害外還能額外造成2d6點傷害,這非常合情合理,因為他們都是鴨子。但如果你把你的破鴨箭射向紅粉佳人(Pretty in Pink)的達肯(Duckie),不會有什麼額外傷害,因為他不是鴨子。你應該能看出為什麼前面四個是鴨子,而最後一個不是。

而如果出於什麼原因,讓兩個看起來幾乎一模一樣的東西(像是『引導能量』VS『引導』VS『引導正能量』)運作的方式卻不盡相同,讓我告訴你他們為什麼不同。舉個例子,死靈學派有個能力叫「力勝於亡」,你不能用這能力去治療或造傷,但你可以使用命令死靈或驅散死靈(這兩個能力都基於引導),並且可以選擇能增強這兩者的專長,但不能選把目標從針對不死改成其他的專長。所以,死靈學派能獲得很像引導能量的能力,除了:

(1)它只能命令死靈或驅散死靈(也就是說,不能治療也不能造傷)
(2)只能用在不死生物上。

請問死靈師有沒有一個能力叫作「引導能量」? 沒有。那死靈師能不能讓你跟有命令死靈或驅散死靈的牧師作一樣的事?有。在這些情況下,它的運作是不是跟被這些專長調整過的引導能量一模一樣?是。所以,假設今天有一個「前置需求:引導能量職業特性」專長,能增加你治療或造傷的D6骰數,那你的死靈師能不能選這些專長?不能,因為死靈師的引導遠永不能拿來治療或造傷。假設今天有一個「前置需求:引導能量職業特性」專長,讓你能命令或驅散的不死生物的生命骰數同時增加,那你的死靈師可不可以選?可以,因為這專長聽上去就是死靈師能用引導能力作倒的事情,就像那些擁有命令死靈/驅散死靈專長的牧師能夠做到的一樣。那能夠改變把引導範圍從球狀變成錐狀的引導專長呢?
當然可以,因為你能看到選了命令死靈/驅散死靈專長的牧師可以拿這個專長。

有時候規則可能不會使用完全相同的名稱或描述方式:
‧有時候是因為是由不同的人設計的,A可能更喜歡另一種表達方式
‧有時候是因為我們不想要使用相同的落落長敘述,因為難讀又無聊。看看武器附魔中的熾焰和凍寒,在描述上不盡相同,但他們的運作方式基本上相同。而且難道你真的希望牧師職業能力那邊寫著「引導能量(正能量)」或「引導能量(負能量)」?
然後聖武士那邊寫著「引導能量(正能量)」?然後死靈師的能力寫「引導能量(負能量,只有驅散死靈)」或「引導能量(正能量,只有命令死靈)」?拜託.......你自己把它們在一個句子裡面用用看。
‧有時候是因為在A書跟B書之間我們有了更好的方式來闡述這個規則,讓大家更容易了解,所以B書的規則看上去或它的名稱會跟A書有些不同。
‧有時候是因為英文是種很靈活的語言,像是你可以看到「肖恩在與喬迪的第一次約會中,被喬迪親了」或是「喬迪在與肖恩的第一次約會中,被肖恩親了」,你應該明白這兩句話裡都只有一個吻。
‧有時候是因為我們必須把文字用藝術包裝起來,或是確保某個段落能在本頁的底部,好讓另一個開頭能在頂端開始,所以我們把某幾個字改了,讓斷句不同。不是像「跟你等級一樣的牧師」這種重要的東西,而是把廢話砍掉的同時保持原意。聖武士的能力可以寫成「引導能量:你能和你等級相同的牧師那樣引導能量。聖武士只能引導正能量,永遠不能引導負能量,略略略,略略略」但我們現在的呈現方式就很不錯,比起上一句還說有可能引導負能量,下一句就說不行來的好。
‧有時候是因為我們犯錯,沒有盡到我們的義務把東西寫得清清楚楚,或忘記了在這非常複雜的遊戲裡某些模糊的組合,或是有個作者在設計新能力的時候,誤用了勘誤前的描述。

這個遊戲能不能靠精準的使用相同的專業術語從而達到完美無缺呢?是有可能。但我認為抱著這種想法就是在做白日夢。就算是電腦工程師從某個程式中的一部分,複製一個子程式到另一個地方做為模型,仍然需要做些改變,可能是因為他們寫了原始的子程式,更知道這些程式碼是如何運作的,也可能是在新的地方,子程式會需要某些特殊的東西,或等等諸如此類。

但,就像蒙特(Monte cook)說的:GM不是機器人。玩家也不是機器人。詹姆斯‧瓦耶特(James Wyatt)也說過:你永遠也不可能寫出一個清楚到所有人都懂的規則。Skip Williams曾經在賢者問答遇到過「我可以在進行順勢斬前使用猛力攻擊嗎?」這類的問題。答案很明顯的是「可以」,但對某些讀者來說,可能不是那麼的明顯,因為某些原因。現在,有一個超簡單的例子,雖然「引導能量職業能力」做為前置並不是一個超簡單的例子,但我覺得你應該要抓到重點了:有些時候,你必須要根據你對規則的看法做出裁決。有些時候,這些規則的運作很明顯,但如果它們同出一源,那最好假設它們以相同的方式運作,而不是去懷疑自己有沒有意識到它們之間的相似性的能力。

如果「引導能量」和「引導正能量」還有「引導」都不是職業特性(就算它們全都被列在各自職業的職業特性的下方,就算書從來都沒有準確定義什麼是職業特性,就算每個職業的「職業特性」部分都有說:「以下是XX職業的職業特性」或是「以下所有的東西都是XX職業的職業特性」),那你可能會開始思考為什麼CRB裡面沒有需要「引導正能量」做為前置要求的精通引導和驅散死靈專長的聖武士版本。你可能會開始思考為什麼祝聖術能強化牧師引導能量的DC,卻不能強化聖武士引導正能量的DC(因為這法術明確說了「抵抗正向的被引導能量(resist positive channeled energy)」這可能指的是牧師的引導正能量[channeling positive energy],但是不是聖武士的「引導正能量(channel positive energy)能力則尚待釐清」)。還有一堆可以說。所以說,如果聖武士可以拿到精通引導專長,並且祝聖術也可以就像影響牧師的正能量引導DC一樣,影響聖武士的引導DC。那生命先知也行。死靈師也可以。

「東西應該相同,不然就應該不同」

(待續,然後我不希望這篇文章被砍掉...)
(好吧,我要去睡了,我明天會繼續說其他東西的!)

譯註:Reynolds說完後就在也沒有回覆了,讓我們懷念他


« 上次编辑: 2018-11-24, 周六 10:25:04 由 笨哈 »

离线 欧阳

  • 那啥思维广,那啥欢乐多
  • Hero
  • ****
  • 帖子数: 661
  • 苹果币: 0
  • 因为我们都超有病
「東西應該相同,不然就應該不同」

离线 Stanley Fang

  • Peasant
  • 帖子数: 5
  • 苹果币: 0
我看完之後才發現原來我有一本Sean K Reynolds寫的書

离线 SaltFish

  • 沉迷翻译的咸鱼
  • Chivary
  • *****
  • 帖子数: 1207
  • 苹果币: 4
所以吟游表演和传世名作可以一起开吗,笨蛤快帮不懂英语的垃圾咸鱼去设计师的博客里问一下下,咸鱼爱你哦

离线 笨哈

  • 翻譯組
  • *****
  • 帖子数: 3045
  • 苹果币: 3
我翻這篇其實有些目的,不過翻完之後快凌晨三點了,就先睡。



可能是我最近眼睛業障重吧,老是看到有些人分別用RAW、RAI的方式,做平行宇宙的規則爭論。
好......其實這已經是常態了,沒有甚麼好驚訝的......。

因為我們都知道,今天如果你在某個團使用某個描述模糊不清的東西,出於基本的禮貌與尊重,你應該主動跟你的GM說,並且請他做出規則上的裁示。
當然,跟其他人做意見的交流與探討也是很重要的,可能有些時候是你沒有注意到某個FAQ、翻譯者漏譯超譯或是你只是沒有看到某個基本規則;又或是你可能知道他的模糊,想要尋求有經驗的人的幫助,看看他們是怎麼調整的,或就算大家都沒有經驗,集思廣益一下也是不錯的。

但現在我看到了幾個討論規則的,都是在爭奪字面、摳字、強行解讀。拉FAQ? 沒關係,我對FAQ「再解讀」;這邊有點模糊? 你看,JJ/Mark/JB在哪個地方曾經發過某個帖子,你錯了......

嚇的我吃手手.jpg

會這樣爭執的基本上都是老手,反正他們吵也只是過過嘴癮,也很清楚最後還是要各自的GM判決。
但我覺得這樣對剛入坑,大部分東西都照單全收的新人非常不好,會誤以為說:「我在這邊爭贏大家了,所以這個東西就是這樣運作的,所以我的GM應該要讓我這樣用。」

不不不,討論不是這樣子的。

無論你是不是問遍了所有設計師、是不是看過了所有FAQ、是不是讀過了幾十本規則書或設定集,你最終,都應該去詢問你的GM,並請他做出判決。而且,這些你在過程中搜集到的建議,那就真真正正的只是「建議」,你沒有任何正當的理由可以把這些建議拿去對GM進行逼宮。而就算是跟其他人討論,你也應該注意到這些東西只是「建議」,設計師總有些時候想要像一般玩家一樣參與討論,就這樣。

不只一個設計師反應過拿他們的話去攻擊你的GM或是其他人是錯誤的,這讓他們非常的不舒服。

只要你的GM想,他也可以不採用某些FAQ啊,不是嗎?
« 上次编辑: 2018-11-24, 周六 10:23:06 由 笨哈 »

离线 希尔

  • Knight
  • ***
  • 帖子数: 533
  • 苹果币: -1
  • 带头大鸽
能和gm沟通的pc和能自行料理pc的gm很少引发公告场合的辩论吧……
能听进大道理的人不需要大道理,听不进的还会用单独抓一句话出来去律你信不信?

实际上能看到的往往是:不愿意看完各个章节规则,从中单拎出一句话来质疑规则自洽的新人提问者;“(我断定)这是raw”让别人放心相信自己推理的律师;“gm不让我干嘛干嘛,大佬们快给我背书一下”的自闭pc;“这些是最新鲜最牛逼的资源,我和我的朋友们都在用”的gm职权代行者……
 
“建议?你说建议就是不肯定,你就是RAI,不要误导别人。”
« 上次编辑: 2018-11-24, 周六 15:17:44 由 希尔 »
见证了丢人的币+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