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征时学园谭 - 序章  (阅读 260 次)

副标题: 起航

离线 晨星

  • 攒了一大堆苹果币却舍不得买冰箱结果统统烂掉的守财奴
  • Diver
  • ******
  • 帖子数: 2124
  • 苹果币: 3
征时学园谭 - 序章
« 于: 2018-10-31, 周三 21:43:36 »
[20:38] <强袭型Lee> 它飞翔着
[20:39] <强袭型Lee> 俯瞰之下,眼前的景物快速地流动
[20:39] <强袭型Lee> 云朵,狂乱吹拂的风
[20:39] <强袭型Lee> 一望无际的海
[20:40] <强袭型Lee> 礁石和不时冲出水面的鱼
[20:41] <强袭型Lee> 以及现今还只在视界上占据了仅仅一点的船
[20:43] <强袭型Lee> “五分钟后的天气预报:雷雨,偶尔有龙。”
[20:43] <强袭型Lee> 在哪里的谁如此地调侃着
[20:43] <强袭型Lee> 它是不知道的
[20:45] <强袭型Lee> “障壁完整度,87%,86%……还在下降中,宇津木队已开始部署。”
[20:45] <强袭型Lee> 同样地,在那里的谁又做出了这样的汇报,它也无从得知
[20:47] <强袭型Lee> 毕竟,在撕开深埋于厚重黑暗之后的帷幕,侵入到这个‘世界’的瞬间,它才首次获得心灵和躯体
[20:47] <强袭型Lee> “……会长,请认真一点。”
[20:47] <强袭型Lee> “没关系的,大家都准备好了吧?”
[20:48] <强袭型Lee> 视界放大
[20:48] <强袭型Lee> 那艘船霎时间仿佛就在眼前般清晰可辨
[20:48] <强袭型Lee> 明明是晚上
[20:49] <强袭型Lee> 这个世界上存在能够在夜间飞行、飞得如此之高还看得这样清楚的海鸟吗?
[20:49] <强袭型Lee> ——不存在的
[20:50] <强袭型Lee> 因为它不是出生在这个世界的生命,仅仅只是接受了这个世界的常识而有序化的、破坏与毁灭的化身
[20:50] <强袭型Lee> 仅仅只为了消灭而获得意志与思绪的、短暂的生命
[20:51] <强袭型Lee> 仿佛是在向它做出回应般,那艘船的甲板展开了
[20:52] <强袭型Lee> “弹射器准备就绪!袭名者确认:狄奥斯库洛伊兄弟、玻瑞阿代兄弟,搭载完成!”
[20:53] <路易莎> “准备完毕,要出发了!”
[20:53] <维奥拉> “同上,没问题,大概……”
[20:53] <强袭型Lee> “其实我们的话……”“……可以叫姊妹的吧。”
[20:54] <路易莎> “兄弟听起来不是很帅气吗?”
[20:54] <强袭型Lee> 闪烁着钝重辉光的、钢铁的猛禽
[20:55] <强袭型Lee> 以及如同铜像般深沉、仿佛融入夜色的巨人
[20:55] <强袭型Lee> “处不来耶。”“处不来呢。”
[20:55] <强袭型Lee> “双子座的大人们……”“没有少女心呐。”
[20:56] <路易莎> “呜啊,超~受打击……”
[20:56] <维奥拉> “为什么连我也……”
[20:56] <强袭型Lee> ——理所当然地,这些对话,它也是无从知晓的
[20:56] <强袭型Lee> 但为什么呢
[20:57] <强袭型Lee> 它感受着从视界内的铁块内传来的意志、以及灵魂的香气
[20:57] <强袭型Lee> 产生了饥渴
[20:58] <强袭型Lee> 回应着那份饥渴
[20:58] <强袭型Lee> 它降低了高度
[20:58] <强袭型Lee> 如同在切开风一样,如同要斩断海浪一样
[20:59] <强袭型Lee> 庞大的身躯以近乎滑行的方式贴着海面,向着目标急速接近
[20:59] <强袭型Lee> 虽然不知道是从哪里得来的知识
[21:00] <强袭型Lee> 但只要这样行动的话,遵循着这个世界的道理从‘船’上起飞的铁块
[21:00] <强袭型Lee> 要进行一度甚至二度的回旋才能得到正确的高度与角度,将火和铁倾注于自己身上
[21:01] <强袭型Lee> ——因此,能够争取得到时间
[21:02] <强袭型Lee> 为谁,或者说为什么而争取呢?它不知道,它没有被赋予那样的知识
[21:03] <樱> “————喔咧呀!!”
[21:04] <强袭型Lee> 但海没有给它那样的机会
[21:04] * 樱 平静的海面上悄然涌起的流动没有引起它的注意,成为了它致命的错误
[21:04] <强袭型Lee> 潮水卷成旋涡,旋涡化为龙卷
[21:05] <强袭型Lee> 站在浪头上的人儿,甚至都不如它的一只爪子大,但是——
[21:06] * 樱 像是将绷紧到极限的薄膜撕裂一样,从漩涡中央弹起,踩踏在长矛一样直指天空的浪尖上
[21:06] <樱> “——上——去——吧!!”
[21:06] <强袭型Lee> ——疼痛
[21:06] <强袭型Lee> “待命中的‘佩琉斯’进行了迎击!”
[21:06] * 樱 一拳正中它的身躯
[21:07] <强袭型Lee> “明明没有命令?!”
[21:07] <强袭型Lee> “这样也好,我许可了。”
[21:07] * 樱 好像一只蚂蚁往大象身上挠了一下一般……
[21:07] <强袭型Lee> 躯体被弹飞出去
[21:07] * 樱 然而强劲的冲击波紧随而至
[21:08] <强袭型Lee> “会长……”
[21:08] <路易莎> “NICE PUNCH!就是现在,阿尔库俄纽斯申请出击!”
[21:08] <强袭型Lee> “希望你不要指责我太宠她们哦。”
[21:08] <强袭型Lee> “喔,许可了!”
[21:08] * 樱 脚下的浪尖去势用尽而消散,随后轻松落回到下一个涌起的浪花上
[21:08] <强袭型Lee> 弹射器作动
[21:08] <强袭型Lee> “……诶。”“确认步骤……?”
[21:09] <樱> “呼——接下来就靠上面的各位了哟!”
[21:09] * 路易莎 钢铁巨人笨拙地弓腰屈膝
[21:09] <强袭型Lee> 在某处指挥着的谁露出了浅笑
[21:09] <路易莎> “太麻烦啦,出击!”
[21:09] <维奥拉> “机凰出击!路易莎等等我!”
[21:09] * 樱 呼出一口气,擦擦额头,甩开被海水略微沾湿的马尾
[21:09] <强袭型Lee> “我都说了许可了不是吗?双子和小翅膀都出发,出发啦!”
[21:10] <强袭型Lee> 四基弹射器同时作动
[21:10] <强袭型Lee> 它的眼中,四道流星从那艘显得太过光辉、闪亮的大船上滑了出来
[21:11] <强袭型Lee> “真希望……”“……Jason君能改掉那个乱起绰号的习惯。”
[21:12] * 路易莎 咬紧牙关控制着方法马上要开始风车打转的武神
[21:12] <强袭型Lee> 躯体机能因为刚才那一击的关系正紊乱着
[21:12] <强袭型Lee> 现在不是最佳状态
[21:12] <强袭型Lee> 那种事也明白
[21:13] <强袭型Lee> 但是……饿得受不了啊
[21:13] <强袭型Lee> 想要撕裂
[21:13] <强袭型Lee> 想要烧尽
[21:13] <强袭型Lee> 它就是那样的生物
[21:13] * 维奥拉 灵活地操纵钢鸟越过妹妹,回旋,再回旋,切入敌机的渐近轨道
[21:13] <强袭型Lee> 流星分离了
[21:14] <强袭型Lee> 以并行轨道划破夜空的流星们,开始描绘出复杂的轨迹
[21:14] <强袭型Lee> 而它则向着天空怒吼
[21:14] <强袭型Lee> “□□□□□□——————!”
[21:15] <强袭型Lee> 伴随着震耳的吼声,它身周的云呈现出异样的暗红色
[21:16] <强袭型Lee> “情报攻击来了!是物质转换!”
[21:17] <强袭型Lee> “后续的反制交给‘俄耳普斯’!先行部队的应对呢?”
[21:17] <维奥拉> “来不及回避了!”
[21:17] <路易莎> “先发制人!”
[21:17] <维奥拉> “打过去!”
[21:17] <强袭型Lee> ——爆燃
[21:18] <强袭型Lee> 半个天空笼罩在宛如火山口的暗红色热压与冲击之中
[21:18] <强袭型Lee> 然而,有某个——不,是某两个——东西冲破了爆炎与热压
[21:19] <强袭型Lee> 魔鸟的双翼变形了
[21:19] * 维奥拉 机凰在红莲中变化形态,覆盖在机身的装甲张开,变成羽状结构,被爆燃气化的外层钢羽化作闪亮的星屑向后方散逸,同时带走了大量的热能
[21:19] <强袭型Lee> 那姿态,就宛如凤凰一样
[21:20] * 路易莎 武神追随着机凰的尾流,团着身体突破了热浪的屏障
[21:20] <强袭型Lee> 在刚才那一击中释放了全部力量的它
[21:20] <强袭型Lee> 没有能对应这个攻击的余力了
[21:21] <强袭型Lee> 但即使如此,它还是张开了大口
[21:21] <维奥拉> “抗热能装甲工作正常,现在是我的回合,浮游兵器——斯汀法利斯怪鸟——启动!”
[21:21] <强袭型Lee> 如同蛇一样的颈子划出弧线向着红莲的魔鸟袭击过来
[21:22] <强袭型Lee> ——疼痛
[21:22] <强袭型Lee> 和上次不一样
[21:22] * 维奥拉 机凰在空中划出连续掉翻滚机动,同时无数鸟喙从机翼下脱离开来,向敌机发动凶猛的啄击
[21:23] <强袭型Lee> 像针一样,不够深但绝对够尖锐的疼痛贯穿了它的身体
[21:23] <强袭型Lee> 它哀嚎着
[21:23] * 路易莎 在姐姐吸引敌机注意力的同时,悄悄向敌机接近
[21:24] <强袭型Lee> 这个痛苦
[21:24] <强袭型Lee> 这个愤怒
[21:24] <强袭型Lee> 该向谁发泄才好?
[21:24] <强袭型Lee> 或许是巧合吧
[21:25] <强袭型Lee> 它仅剩一边的眼睛与迫近到贴身距离的巨人对上了视线
[21:25] <路易莎> “——————!被发现了!”
[21:26] <路易莎> “那就没办法了……阿尔库俄纽斯参上!”
[21:27] * 路易莎 嘿地猛地踢蹬虚空——不知为什么这样也能实现加速——然后是彭地拳击,咚地膝撞
[21:27] <强袭型Lee> 第三度袭来的疼痛,比之前两次都要钝
[21:27] <强袭型Lee> 但也是最致命的
[21:27] <路易莎> “人体可做不到这样,但这孩子就不一样啦!吃这一击!”
[21:28] <强袭型Lee> 钢铁飞驰着
[21:28] * 路易莎 武神猛地旋转起来,在离心力的作用下粗大的龙尾像棍棒一样挥舞
[21:28] <路易莎> “呀哈!”
[21:28] <强袭型Lee> 正面吃下了扫击的它,被从空中击落
[21:29] <强袭型Lee> 伴随着轰音撞碎了半块岛礁,溅起巨大的水柱
[21:29] <强袭型Lee> 要死了吗
[21:29] <强袭型Lee> 明明还没能咬碎
[21:30] <强袭型Lee> 还没能……满足这份饥渴
[21:30] <强袭型Lee> ——你不会死的
[21:30] <强袭型Lee> 冥冥之中,某个声音说
[21:31] <强袭型Lee> ——你要将我的外甥,埃宋之子伊阿宋的尸体吞入腹中,再投身火里,我要看到那把灰烬,才能真正安心
[21:32] <强袭型Lee> ——你的饥渴,不会消失
[21:32] <强袭型Lee> 最先察觉到海中异变的,是离海最近的少女
[21:34] * 樱 站在海面上,眯起眼,抬手挡着阳光眺望着那个家伙坠落的方向
[21:34] <强袭型Lee> 它逐渐化为灰尘的尸体,以明显有悖于洋流的方向急速流动
[21:34] <强袭型Lee> 在海面上看来
[21:34] <强袭型Lee> 那就仿佛一团龙型的黑暗失去原本的形态,化为烟或雾一样
[21:35] <樱> “看起来……还没解决哦?”
[21:35] <强袭型Lee> 那个方向是……
[21:35] * 樱 双手比了方框,拉大,从中显示出画面,再顺手一划把画面传送出去
[21:35] <强袭型Lee> “来自‘佩琉斯’的报告,敌人的遗骸碎片向着……障壁的缺口方向移动中!”
[21:36] <强袭型Lee> “稍安勿躁。”
[21:36] <强袭型Lee> 扇子合起
[21:36] <强袭型Lee> “那边本来就有很多等着的客人了吧?”
[21:36] <路易莎> “要追吗?要追吗?”
[21:36] <强袭型Lee> “反应数量……10,30,不断增大中!”
[21:37] <强袭型Lee> ——它们很饥渴
[21:37] <樱> “跑起来的话,嗯……还要改动一下洋流才可能勉强追得上呢。”
[21:37] <强袭型Lee> 远方的天空中,闪烁着新的光芒
[21:37] * 樱 这么说着,在水面上小跑起来——但看起来也没太着急
[21:38] <樱> “什么什么?”
[21:38] <强袭型Lee> “放它出去,然后在障壁内外同时进行防卫战,接通龙骨收纳库!”
[21:38] <强袭型Lee> 那些光,以星光而言太过浑浊
[21:39] <强袭型Lee> ——它们渴望着毁灭
[21:39] * 樱 远处的光芒离得有点远了看不太清楚,索性一跃而起跳到半空中,噗通一下在空中站稳了
[21:39] <强袭型Lee> “识别确认了,是龙群!”
[21:39] <强袭型Lee> “总数约44!”
[21:39] * 樱 脚下的空气泛起了微微的波纹,好像化成了一个小水池
[21:40] <维奥拉> “好多……”
[21:40] <强袭型Lee> “‘赫拉克勒斯’与‘美狄亚’准备出击。”
[21:40] <路易莎> “姐姐的感想太平凡了,起码要说超多才对”
[21:41] <强袭型Lee> “出来了出来了……”“……名字都不能说的人!”
[21:41] <强袭型Lee> “好啦,不要这么大惊小怪。”
[21:41] <强袭型Lee> 打开扇子的声音传来
[21:42] <强袭型Lee> “这里是阿尔戈号,诸位。”
[21:42] <强袭型Lee> “这是我们的船,我们的世界。”
[21:42] <强袭型Lee> “虽然大家都有各种各样的情况——”
[21:42] <樱> “啊啦?连那两个都要出击了吗?还真大阵仗诶。”
[21:43] <强袭型Lee> 船的底部发出低沉的嗡鸣声开启
[21:43] <强袭型Lee> “——但都是为了不让这个世界变得寂寞而站在这里!”
[21:44] <强袭型Lee> “自古以来龙就是英雄的同伴唷。”
[21:45] * 樱 看着战线在自己力所能及之外,便索性盘腿在空中的水面上坐下,放大了眼前的直播画面看起来
[21:45] <强袭型Lee> “为了彰显终结其生命者的名讳而诞生的最强魔兽,这样想的话,不是应该高兴才对吗?”
[21:45] <强袭型Lee> 龙吼声逐渐逼近
[21:46] <强袭型Lee> “——因为啊,我们正是英雄(Argonauts)。”
[21:46] <强袭型Lee> “正为了夺回属于自己的家乡,而在旅行中!”
[21:47] <强袭型Lee> 合上扇子的声音
[21:47] <樱> “呼呼,还是那么有煽动力的演说呢,这位会长大人。”
[21:47] <强袭型Lee> “现在回答我吧,我可爱的、可爱的同学们。”
[21:48] <强袭型Lee> “英雄应是什么模样?”
[21:49] <强袭型Lee> 片刻的沉默
[21:49] <强袭型Lee> 连不时响起的龙吼声都仿佛被这份沉重压下
[21:52] <强袭型Lee> 而众人的思绪则开始奔流
[21:52] <强袭型Lee> ————————————————————————————————————————————
[21:53] <强袭型Lee> 时间:2218年10月28日,19:00
[21:54] <强袭型Lee> 地点:里约热内卢,小室诊所
[21:54] <强袭型Lee> “你的意思是……”
[21:55] <强袭型Lee> 小室 哲把手肘支在桌上
[21:56] <强袭型Lee> 这张桌子平时会被偶尔用来和家人一起吃饭
[21:56] <强袭型Lee> 而今天,虽然不是为了吃饭……但他的家族成员也齐聚在这张桌旁
[21:57] <强袭型Lee> “……世界可能会在二十二小时内毁灭?”
[21:58] <强袭型Lee> 如果不是因为放在桌上的证件以及证明文件,他脸上的怀疑大概会再多一些
[21:58] <强袭型Lee> “——是的。”
[21:58] <强袭型Lee> “正确地说,是从预定开始执行计划的16小时后算起,22小时内。”
[22:00] <强袭型Lee> 而证件的主人则移开了按压着绷带下伤处的手,尝试扯掉西装布料断裂处多余的线头
[22:00] <路易莎> “啊哈哈……就算是新型诈骗也不会编这么离谱的说法啦……大概”
[22:00] <强袭型Lee> “而我的女儿能帮政府……拯救世界?”
[22:01] <强袭型Lee> “我们是很认真的。”
[22:01] <强袭型Lee> 他把证明文件往前推了推
[22:01] <强袭型Lee> “时间紧迫,我不开玩笑,直升机已经在路上了。”
[22:02] <强袭型Lee> “老实说,父母的意思怎么都好,但如果本人激烈反对的话就没有意义了,是令爱提出想要确认家人意见的。”
[22:02] <强袭型Lee> 他看向姐妹中较高的那个
[22:02] <维奥拉> “并不是怎么都好的事情吧”
[22:04] * 维奥拉 有点生气地瞪大眼睛
[22:05] <强袭型Lee> “那么,你要怎样才会点头呢,Senhora?”
[22:05] <强袭型Lee> 他沉着——但疲惫——地把身体埋进椅子里
[22:05] <维奥拉> “呃…………那个……”
[22:05] * 维奥拉 眼神有点飘忽
[22:06] <强袭型Lee> “就算事情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你也不能这样问一个孩子!她才15岁!”
[22:06] <路易莎> “喂,姐姐,这种可疑的诱劝可不能一时心软就答应了啊”
[22:06] <维奥拉> “但按他的说法,实际上也只是跟家人分别22小时……之类的……”
[22:07] <强袭型Lee> 小室哲责难——应该可以用这么个词来形容他的语气——道
[22:07] <强袭型Lee> 男人叹了口气
[22:07] <强袭型Lee> “我们真的没有时间了。”
[22:08] <强袭型Lee> “……还有多久?”
[22:08] <强袭型Lee> 出声的不是父亲,而是从刚才开始一直没有出声的母亲
[22:08] <强袭型Lee> “……距离直升机抵达还有15分钟。”
[22:08] <强袭型Lee> “那好,你先出去。”
[22:08] <强袭型Lee> “……”
[22:09] <强袭型Lee> “我们……要进行一些家人之间的谈话,先生,哪怕只有15分钟。”
[22:09] <强袭型Lee> 男人迟疑了一下(同时,你们注意到父亲也迟疑了一下)
[22:09] <强袭型Lee> “好吧。”
[22:10] <强袭型Lee> “结果最好能让我们彼此都满意。”
[22:10] <强袭型Lee> 他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
[22:10] <强袭型Lee> 和外面戴着墨镜的SP汇合
[22:11] <强袭型Lee> “呼……好了,现在总算能进行一些正常的对话了。”
[22:11] * 维奥拉 往椅背上靠一靠,让身体好像缩小一点
[22:11] <强袭型Lee> 她先抱了抱你们——事实上在你们回家的时候她已经抱过了
[22:12] <强袭型Lee> “维奥拉……你是姐姐。”
[22:12] <强袭型Lee> “告诉我,我的女儿,你怎么想?”
[22:13] <维奥拉> “我想去……”
[22:13] <强袭型Lee> “维奥拉!”
[22:13] <强袭型Lee> 父亲想说些什么,但被母亲的手势制止了
[22:13] <维奥拉> “毕竟听过这种消息之后就不可能安心呆在家里,抱着头,等待结果了吧”
[22:14] <强袭型Lee> “那么路易莎呢?”
[22:14] <路易莎> “……明白了明白了,我也去”
[22:14] * 路易莎 有点无奈地举起手
[22:15] <强袭型Lee> “好,那就去吧。”
[22:15] <强袭型Lee> 母亲站了起来
[22:15] <路易莎> “如果到了那边有人打姐姐坏主意的话我就负责打飞他们”
[22:15] <强袭型Lee> “可是,孩子他妈……”
[22:16] <强袭型Lee> 父亲很担心地看着你们
[22:16] <强袭型Lee> “文件是真的,对吧。”
[22:16] <强袭型Lee> “……没错。”
[22:16] <强袭型Lee> “路易莎打架够厉害。”
[22:17] <强袭型Lee> “……她都放倒三个大人了。”
[22:17] <路易莎> “超厉害的!”
[22:17] <维奥拉> “你安静点……”
[22:17] <强袭型Lee> “如果真的发生什么,还有维奥拉能看住她。”
[22:18] <强袭型Lee> “这孩子……是总想得多。”
[22:18] <强袭型Lee> “那不就没问题了吗?”
[22:18] <强袭型Lee> “……”
[22:18] <强袭型Lee> 母亲半强迫地把你们俩的椅子推到一起
[22:19] <强袭型Lee> 然后从身后同时抱住你们——她还招呼父亲过来,但后者显然是害羞了
[22:19] <强袭型Lee> “听我说哦,维奥拉,路易莎。”
[22:19] <强袭型Lee> “我祖父常说,与其没做后悔,不如做了才后悔。”
[22:20] <强袭型Lee> “但知道我找了个日本丈夫的时候,他可气得不轻。”
[22:21] <强袭型Lee> “——不过婚礼的时候他还是来了。”
[22:21] <强袭型Lee> 你们的父亲更不好意思了
[22:22] <强袭型Lee> “这件事情,无论有多少是真的,在你们的未来里应该都很少有机会遇到第二次了吧。”
[22:22] <强袭型Lee> “可能会遇到悲伤的事情。”
[22:22] <强袭型Lee> “令人心疼的事情,辛苦得不想做下去了……也是有可能的。”
[22:23] <强袭型Lee> “就算是现在,我也不想把可爱的女儿们交给好像MIB的不明政府人士。”
[22:23] <强袭型Lee> 父亲在旁边猛点头
[22:23] <强袭型Lee> 她用力拥住你们
[22:24] <强袭型Lee> “如果他们是坏蛋,路易莎你就打倒他们、和姐姐一起逃走。”
[22:24] <路易莎> “嘿嘿……”
[22:24] <强袭型Lee> “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
[22:25] <强袭型Lee> “维奥拉,你就——和妹妹一起,做一回电影主角吧。”
[22:25] <维奥拉> “被这么说了……那就只能去做了”
[22:25] <强袭型Lee> “帅气地拯救这个世界,给你的爹地妈咪看。”
[22:26] <路易莎> “往好了想,就像姐姐说的那样,不过22小时而已,一定会在爸爸忍耐不住想念我们之前回来的”
[22:26] <维奥拉> “对,一定会拯救世界,然后回来”
[22:26] <强袭型Lee> “然后妈妈也能自称是救世主的母亲了,哎呀,日本真的有一些有意思的词呢。”
[22:26] <强袭型Lee> (小室哲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给妻子灌输了一些错误的文化)
[22:26] <强袭型Lee> “不过呢。”
[22:27] <强袭型Lee> 她放开了你们,然后走到父亲身边
[22:27] <强袭型Lee>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
[22:27] <强袭型Lee> 她和丈夫对视了一眼
[22:27] <强袭型Lee> “……父母都是你们的同伴。”
[22:27] <强袭型Lee> 后者有些不情愿地说
[22:28] <维奥拉> “谢谢……”
[22:28] * 维奥拉 悄悄挤挤眼
[22:28] <强袭型Lee> (“你害羞个什么,这不是你们国家的年轻人最喜欢的吗!”
[22:28] * 路易莎 瞥见姐姐的表情,偷偷笑了一下
[22:28] <强袭型Lee> (“你不要老看那么久以前的动画节目了……”
[22:29] <强袭型Lee> 屋外开始传来引擎声
[22:29] <强袭型Lee> 以及桨叶划破空气的声音
[22:29] <强袭型Lee> “好了。”
[22:29] <强袭型Lee> “准备一下吧,我可爱的小天使们。”
[22:29] <维奥拉> “来了呢……”
[22:29] <路易莎> “要不要带上枕头呢……”
[22:30] <维奥拉> “不是担心这个的时候了吧”
[22:30] * 维奥拉 拍拍自己的脸颊
[22:30] * 路易莎 看看姐姐
[22:31] * 维奥拉 看看妹妹
[22:31] <维奥拉> “去把工作完成吧”
[22:31] <路易莎> “去把麻烦打飞吧”
[22:30] <强袭型Lee> 在和父母挨个拥吻过之后
[22:31] <强袭型Lee> 小室姐妹出发了
[22:31] <强袭型Lee> ——————————————————————————————————————————————————————
[22:32] <强袭型Lee> “……需要22小时?”
[22:33] <强袭型Lee> “不行,她撑不了那么久的。”
[22:33] <强袭型Lee> 耳边朦胧地传来讲电话的声音
[22:33] <强袭型Lee> 似乎是你的主治医师,在和谁争论
[22:34] <强袭型Lee> 占据视界中央的,是点滴管附近苍白到令人心醉的肌肤
[22:34] <强袭型Lee> 自己刚才似乎是靠在靠垫上睡着了?
[22:35] * 樱井咲良 勉强抬起没有挂着点滴的手,揉揉眼睛
[22:35] * 樱井咲良 还是有点迷糊,听到的声音忽远忽近,似乎还带着点回音
[22:35] <强袭型Lee> “……好吧,最后一次,别让她太激动。”
[22:36] <强袭型Lee> 电话被挂掉了
[22:37] <强袭型Lee> “……”
[22:37] <强袭型Lee> 他似乎在观察你
[22:37] <强袭型Lee> 的样子
[22:37] <樱井咲良> “……长野医生?”
[22:38] <强袭型Lee> “樱井君……醒着啊。”
[22:38] <强袭型Lee> “现在身体的感觉怎么样?”
[22:38] * 樱井咲良 揉了揉眼睛,总算让视线清晰起来,脑筋似乎也清明了一点
[22:38] <强袭型Lee> 长野老人和蔼地询问道
[22:39] <樱井咲良> “嗯……说不好呢……不过最近好像有精神了一点?”
[22:39] * 樱井咲良 挤出一个笑容——能挤出笑容确实也是有点精神的标志了
[22:39] <强袭型Lee> 在失去了血缘意义上的家人之后,这位自从入院起就一直担当你主治的老医师,可能算是你最亲近的人了
[22:40] <强袭型Lee> “是这样的,关于之前外务省派人来的那件事……”
[22:41] <强袭型Lee> “他们可能希望稍晚能听取你的回复。”
[22:41] <强袭型Lee> “讲是这样讲,但我想外务省那群人应该会设法再劝你一下吧。”
[22:42] <强袭型Lee> 老人叹了口气
[22:42] <强袭型Lee> “别信他们。”
[22:42] <樱井咲良> “哈啊……是那个让海难幸存却不久于人世的少女去登上什么虚拟的大船的事吗?”
[22:42] <强袭型Lee> “啊啊。”
[22:42] <强袭型Lee> “他们不明白的。”
[22:42] <强袭型Lee> “高强度的脑部活动对你现在的身体来说,负担太大了。”
[22:43] * 樱井咲良 苦笑了一下,偶尔也会毒舌一下,也不知是嘲讽还是自嘲
[22:43] <强袭型Lee> “别说什么不久于人世之类的话。”
[22:43] <强袭型Lee> 他摸摸你的头
[22:43] <樱井咲良> “……是呢。”
[22:43] <樱井咲良> “……长野医生,在我答复他们之前,你可以告诉我一件事吗?”
[22:44] <强袭型Lee> “只要是我能回答的。”
[22:44] <强袭型Lee> 他在床边坐下
[22:44] <樱井咲良> “我希望能老实告诉我,我还能这个样子活多久呢?”
[22:45] <强袭型Lee> “……”
[22:45] * 樱井咲良 说话时没有看着医生,微微侧过脸看着窗外
[22:45] <强袭型Lee> 他沉吟片刻
[22:46] <强袭型Lee> “半年……左右吧,但如果调养得好,一年甚至一年半也不是不可能的,在这段时间内,也有新疗法诞生的可能性。”
[22:46] <强袭型Lee> “不能放弃希望啊,樱井君。”
[22:46] * 樱井咲良 呼吸了好几次,直到呼吸缓慢下来
[22:47] <樱井咲良> “谢谢你,长野医生。”
[22:47] <樱井咲良> “有时候我在想,我的人生从来没有自己掌握过……或许我可以试试靠自己握住最后的生命呢。”
[22:48] <强袭型Lee> “这是我的工作,好好休息,晚点我叫食堂做点容易消化的东西给你。”
[22:48] <强袭型Lee> “……”
[22:48] <强袭型Lee> 老人对你摇了摇头
[22:48] <强袭型Lee> “那不是掌握,是放弃啊,樱井君。”
[22:49] <强袭型Lee> “人要先活下去,才能邂逅各种各样其他的事情。”
[22:49] <强袭型Lee> “你还年轻。”
[22:50] * 樱井咲良 低头看着手背上的点滴管,一滴一滴的药剂灌注进身体,却只能感觉到生命在一滴一滴地溜走
[22:50] <强袭型Lee> “如果贸然去进行那种强度的脑部活动加速……”
[22:50] <强袭型Lee> 长野犹豫了一下
[22:51] <樱井咲良> “……听说,樱花绽放得最灿烂的那天就是凋落的时候。”
[22:52] <强袭型Lee> “……”
[22:54] <强袭型Lee> 老人是没有听见呢
[22:54] * 樱井咲良 把身体放松了一点陷入柔软的床上,闭上了眼休息
[22:54] <强袭型Lee> 还是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呢
[22:54] <强袭型Lee> 你不得而知
[22:54] * 樱井咲良 一直以来都没有与人争论的力气,总是这样擅自就结束对话,也算是唯一可以任性的地方了
[22:55] <强袭型Lee> 在电子钟指向10月28日19:30的时候,访客铃久违地响起了
[22:56] <强袭型Lee> “……樱井 咲良君。”
[22:56] <强袭型Lee> 来访者没有意外地,是外务省官员柳崎
[22:57] <强袭型Lee> 向你指出‘活下去’之外的另一个可能性的人
[22:57] * 樱井咲良 似乎久违地精神不错
[22:57] * 樱井咲良 朝来人点点头
[22:58] <强袭型Lee> “还有十五小时左右……具体来说,是在930分钟后。”
[22:58] <强袭型Lee> “作战就要发动了。”
[22:59] <强袭型Lee> 他顿了一下
[23:00] <强袭型Lee> “这个世界……需要你的力量。”
[23:01] <樱井咲良> “……柳崎先生,长野医生应该告诉过你吧?你正在叫一个15岁的女孩去死,是吗?”
[23:02] * 樱井咲良 依旧看着窗外,入夜后的城市灯光正在逐一点亮
[23:02] * 樱井咲良 只要身体情况允许,总会静静地看着城市入夜的这一小段时间
[23:02] <强袭型Lee> “我们会准备好最完善的生命维持措施……”
[23:03] <强袭型Lee> “损害谁的生命绝不是我们的本意,还请您相信我们。”
[23:03] <樱井咲良> “对于一般人来说确实是这样呢,如同出个门春游。”
[23:04] * 樱井咲良 长长呼出一口气
[23:04] <樱井咲良> “在那‘里面’我可以像常人那样生活吗?”
[23:05] <强袭型Lee> “这一点是绝对没有问题的,我们的脑科专门家给出了确认。”
[23:05] <强袭型Lee> “无论现实中的身体有多么虚弱,都不会影响到那个世界内的‘身体’。”
[23:05] <强袭型Lee> “樱井君的脑非常健康。”
[23:06] <强袭型Lee> “而且,也具有非常优秀的素质。”
[23:07] <樱井咲良> “你说大约是三年……用残存的生命来换可能不到三年的虚假的人生吗……”
[23:07] <樱井咲良> “……真是个残酷的计划呢……”
[23:08] <强袭型Lee> “这一点我们也不打算否认。”
[23:08] <强袭型Lee> 柳崎的表情藏在眼镜后
[23:08] <强袭型Lee> “只能说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
[23:09] * 樱井咲良 拳头捏紧得有点发抖,指节有些发白
[23:09] <强袭型Lee> “我们已经被逼上绝路了。”
[23:09] <强袭型Lee> “反过来想,如果因为樱井君未能参加的缘故,这次远征最终没能够成功……”
[23:10] <樱井咲良> “……你知道吗,我偶尔会想到,让整个世界跟我一起消失也是个不错的结局。”
[23:10] <强袭型Lee> “……樱井君说笑了。”
[23:10] <强袭型Lee> 他笑了一下
[23:10] <强袭型Lee> 很标准,很商务
[23:11] <强袭型Lee> “只要您点头,我们会尽一切代价确保您的生命安全……其中也包括特效药和新的疗法。”
[23:11] <樱井咲良> “不过呢,长野医生让我不要放弃希望……所以我一直在想我的希望是什么。”
[23:12] <强袭型Lee> 窗外闪烁着属于都市的灯火
[23:12] <樱井咲良> “大概,我只是希望在太阳晒得暖暖的草地上睡个午觉,即使那是虚假的。你们可以让我做到吗?”
[23:13] <强袭型Lee> 对他人来说那是只要迈开双腿就能亲手触碰的现实,而对你来说那是只能看见却无法置身其中的、虚幻的海市蜃楼
[23:13] <强袭型Lee> 柳崎顿了一下
[23:13] <强袭型Lee> 有一瞬间你几乎感到了恐惧
[23:14] <强袭型Lee> 在意识到自己是在害怕他不怎么相信自己所保证的事物时
[23:14] <强袭型Lee> *不怎么相信他所保证的
[23:14] <强袭型Lee> 外务省的官员郑重地点了点头
[23:15] * 樱井咲良 即使得到了“承诺”,也没有减轻多少心中的沉重
[23:15] * 樱井咲良 接下来的话,就等同于亲口说出“杀了我吧”无异
[23:15] <樱井咲良> “……那么……”
[23:15] <强袭型Lee> 但他接下来的动作,有些出乎你的意料
[23:16] <强袭型Lee> “……樱井 咲良君。”
[23:16] <强袭型Lee>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
[23:16] <强袭型Lee> “是希望你基于自己的意愿决定加入的。”
[23:16] * 樱井咲良 双手逐渐颤抖起来,咬着牙要下决心时,被意外地打断,第一次抬头看着柳崎
[23:17] <强袭型Lee> “老实说,我预计中你的态度会比现在更加……难缠。”
[23:17] <强袭型Lee> “所以我向委员会申请了这个东西。”
[23:17] <强袭型Lee> 他打开了脚边的手提箱
[23:18] <强袭型Lee> 里面是一具连着如同头箍般金属框架的仪器
[23:19] <强袭型Lee> “你知道吗。”
[23:19] <樱井咲良> “这是……什么?”
[23:19] <强袭型Lee> “我们的时间实在太短了。”
[23:20] <强袭型Lee> “所以专家组们制造了这个东西,用在那些发现太晚以至于无法及时被送到科林斯基地的候选者身上。”
[23:20] <强袭型Lee> “你的话,还来得及。”
[23:21] <强袭型Lee> “不过我现在想让它在并非设想的用途上发挥一下功能。”
[23:21] <强袭型Lee> 他调整着仪器,把头箍递给了你
[23:21] <樱井咲良> “……让我亲自试一下?”
[23:21] <强袭型Lee> “能自己戴上吗?”
[23:22] <强袭型Lee> 他看了看你手上的点滴管
[23:22] * 樱井咲良 接过来
[23:22] <强袭型Lee> 框架很轻
[23:22] * 樱井咲良 金属框架比预想的还要沉
[23:22] <强袭型Lee> 你没怎么接触过这种金属
[23:22] <强袭型Lee> 但即使是这样
[23:22] <强袭型Lee> 你依然觉得很费力
[23:22] * 樱井咲良 但似乎觉得这是重要得不能丢下的东西,紧紧地握着
[23:23] <强袭型Lee> “试试吧。”
[23:23] * 樱井咲良 端详了几秒后,把头箍戴上
[23:23] <樱井咲良> “这样就可以了吗?”
[23:23] <强袭型Lee> “这东西为了能在各种极端环境使用,被造得极端坚固且易用。”
[23:24] <强袭型Lee> 他伸出一只手
[23:24] <强袭型Lee> “我数到3。”
[23:26] * 樱井咲良 扶着头箍固定了一下,然后放松身体躺下
[23:26] <强袭型Lee> 一根手指
[23:26] <强袭型Lee> 然后是两根
[23:26] <强袭型Lee> 接着你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23:26] <强袭型Lee> 没有什么不适
[23:26] <强袭型Lee> 或者晕眩感
[23:27] <强袭型Lee> 或者其他任何在文艺作品中提到世界改变时会提及的感受
[23:27] <强袭型Lee> 你只是觉得
[23:27] <强袭型Lee> 身体变得很轻
[23:27] <强袭型Lee> 草的味道和风的味道钻进鼻腔
[23:28] * 樱井咲良 猛地睁开眼坐起来
[23:28] <樱井咲良> “咦?”
[23:28] <樱井咲良> “咦咦?”
[23:28] <强袭型Lee> 草叶被你太过剧烈的运动带得飞了起来
[23:28] <强袭型Lee> 你穿着病号服
[23:29] * 樱井咲良 身体轻盈得稍微动一下就会跳起来一样
[23:29] <强袭型Lee> 周围是片一望无际的草原
[23:29] * 樱井咲良 低头看着双手,忍不住一下跳起来,用力吸着周围的清新空气
[23:29] <樱井咲良> “这……是草的味道吗?”
[23:29] <强袭型Lee> 吹拂而过的风将草叶卷成一道小小的绿浪
[23:29] <强袭型Lee> 天空很高
[23:30] <强袭型Lee> 云层的流动很快
[23:30] <樱井咲良> “啊————啊——————哈哈————!”
[23:30] * 樱井咲良 对着天上大叫,突然笑了出来
[23:31] <强袭型Lee> 所以说,直到你看到‘那个’为止,也没有花费太多时间
[23:31] * 樱井咲良 放开腿跑了起来
[23:31] <强袭型Lee> 仿佛是在配合你的步伐一样
[23:31] <强袭型Lee> 太阳逐渐从流动的云层后显露出来
[23:32] <强袭型Lee> ——这就是温暖
[23:32] <樱井咲良> “……有点快呢,哈啊但没关系了!”
[23:32] <强袭型Lee> 阳光照耀下,仿佛连风都被镀上金色
[23:33] <强袭型Lee> 而你,就在那金色的风中、金色的草原上,不断地奔跑着
[23:33] <强袭型Lee> 奔跑着
[23:33] * 樱井咲良 感觉周围一切比自己最乐观的想象还要真实
[23:34] * 樱井咲良 甚至觉得,只要自己愿意忘记掉病床上的一切,自己就是一个真正活着的人
[23:35] <强袭型Lee> 于是你试着忘记了那些……结果是在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醒来了
[23:36] <强袭型Lee> “……你在流泪,樱井 咲良君。”
[23:36] * 樱井咲良 看着自己的双手,有些模糊
[23:36] * 樱井咲良 眼泪不自觉滴了下来
[23:36] <强袭型Lee> “我应该不需要确认您的回答了?”
[23:36] <强袭型Lee> 真是个可恶的人
[23:36] <樱井咲良> “……不是看到这个房间,我还以为那才是现实呢。”
[23:37] * 樱井咲良 重重叹了一口气
[23:37] * 樱井咲良 再次下定决心说出那句等同于结束自己生命的话
[23:37] * 樱井咲良 但是这次已经没有颤抖和恐惧,而是长野医生说过的希望
[23:38] <樱井咲良> “……我同意加入这个计划。”
[23:38] <强袭型Lee> “直升机已经安排好了。”
[23:38] <强袭型Lee> 柳崎以一副所有可恶的人应该表现出的样子帮你除下头箍
[23:38] <樱井咲良> “啊,我刚刚想到一个好事……”
[23:39] <强袭型Lee> “您将会得到最好的招待……什么?”
[23:39] <樱井咲良> “虽然不再可能,但如果我能带来新的生命,我想把她叫做樱花呢。”
[23:39] * 樱井咲良 想不起有多久没有产生这样对未来的想象了
[23:40] <强袭型Lee> “樱花……樱之华吗。”
[23:40] <强袭型Lee> “好名字。”
[23:40] <樱井咲良> “那么请带我去吧。以及……替我对长野医生道个歉。”
[23:40] <强袭型Lee> 他笑了笑
[23:41] * 樱井咲良 再次躺下,这次感觉这张病床也舒服了许多
[23:41] <强袭型Lee> 这次似乎比较真心
[23:41] <强袭型Lee> “我会转告的。”
[23:41] <强袭型Lee> “不过,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不会道歉。”
[23:42] <强袭型Lee> 关上手提箱,他重新戴上帽子
[23:42] <强袭型Lee> “我们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
[23:43] <强袭型Lee> “……所以,如果连死去的方式都无法自己选择的话,那就太悲哀了,不是吗?”
[23:43] <樱井咲良> “是吗……也是一种有趣的想法呢。”
[23:43] <强袭型Lee> “必要的手续我会处理的,您安心地躺着吧,樱井 咲良君。”
[23:43] <强袭型Lee> “你的力量是必要的。”
[23:44] <强袭型Lee> “——为了取回‘金羊毛’。”
[23:44] <强袭型Lee> ————————————————————SAVE————————————————————————————————

线上 一心求死

  • 神河之主大口绳
  • 偶像
  • ****
  • 帖子数: 990
  • 苹果币: 6
Re: 征时学园谭 - 序章
« 回帖 #1 于: 2018-11-12, 周一 22:50:16 »
杂谈之一
出击之后
妹:被整备班狠狠训了
姐:我也是呢
妹:说是使用武神的动作太粗暴了
姐:尾巴都歪向奇怪的角度了,难怪会被这么说
妹:可是姐姐的机凰没有大破吧
姐:“这样我们不就没有出场的机会了!”被这么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