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玄囿之垢】【第四章:迷失使命】【三】差劲的男人  (阅读 817 次)

副标题: “诚恳认错!坚决不改!这一点上你确实和自己说的一样是差劲的男人!”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500
  • 苹果币: 2
2018-5-19  第三次记录
劇透 -   :
20:41:02 <莫尔度> 上回说到
20:41:28 <莫尔度> 你们潜入阿尔克夫的地下遗迹,和吸血鬼发生了遭遇战
20:41:28 <莫尔度> 救下身受重伤的葵姆蕾之后,你们回到了地面上
20:41:28 <莫尔度> 回到落星馆时,葵姆蕾的伤势已经恢复了大半,不过你们发现她似乎也受到了吸血鬼的能量吸取
20:43:08 <莫尔度> 可以开始行动了
20:44:27 <依兰> “又是这个能力……可惜,我怎么没多买几张卷轴呢……”
20:44:46 <瑞恩·夏尔> “葵姆蕾看起来也有和我一样的情况”默默咬了咬牙
20:45:00 <切希尔·柳哨> “城里有什么地方有牧师吗?”
20:45:35 <奈恩> “唔……净化者神殿?”
20:46:25 <切希尔·柳哨> “净化者还有自己的神殿吗!”
20:46:25 <切希尔·柳哨> “你们是把他当做神了吗”
20:47:12 <依兰> “有的……毕竟拯救了那么多人,被当成神也不奇怪吧”
20:48:05 <奈恩> “而且的确能听到祈祷的样子,去聚集地时就要对着净化者的雕像祈祷哦!”
20:45:20 <莫尔度> “啧……抱歉,咱真是没用……”似乎是在为自己的无能而感到懊悔,葵姆蕾扭过了头去
20:46:56 <瑞恩·夏尔> “可别这么说”安慰葵姆蕾,“你也尽力了,只是那吸血鬼招式离奇”
20:48:08 <依兰> “是啊,葵姆蕾你不用这么苛求自己——而且你刚才放的那个墙不是救了我吗?”
20:48:32 <莫尔度> 葵姆蕾摇了摇头,继续说道
20:48:32 <葵姆蕾> “在和那吸血鬼遭遇的时候,咱不知怎么的,一下疏忽了……明明应该更加谨慎的……”
20:49:04 <奈恩> “欸,不知怎么疏忽了?是当时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20:48:56 <切希尔·柳哨> “你们俩有什么仇吗?原来认识?”
20:49:21 <依兰> “当时具体是?”
20:49:21 <依兰> 感觉葵姆蕾的说法有些奇怪
20:50:03 <莫尔度> 坐在落星馆的椅子上,葵姆蕾垂头丧气地玩弄着斗篷的褶边
20:50:30 <葵姆蕾> “其实……咱想要除掉那个吸血鬼很长时间了,也知道他是阿尔克夫的吸血鬼魁首”
20:51:54 <葵姆蕾> “明明做好了准备,但在遭到他的偷袭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头脑一下子就混乱起来……”
20:51:54 <莫尔度> 葵姆蕾把手放在额角,样子有些痛苦
20:52:18 <葵姆蕾> “总觉得……好像看到了幻觉一样……”
20:52:47 <依兰> “是什么法术效果么……具体什么样的幻觉?”
20:52:51 <瑞恩·夏尔> “魁首,了不得的人物啊看起来”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而且居然有这种能力”
20:53:33 <奈恩> “幻觉……还记得看到了什么吗?”边问边帮她揉揉太阳穴
20:53:56 <莫尔度> 葵姆蕾摇了摇头,说:“咱也记不清了……紧接着咱就中了他的剑”
20:54:38 <奈恩> “葵姆蕾是在哪里遇到那个吸血鬼的呢?”
20:55:01 <切希尔·柳哨> “那种环形走廊好像有点难定位啊”
20:55:52 <奈恩> “我是觉得如果是在中间有法阵的那个广场的话,说不定是法阵的缘故?”
20:55:55 <葵姆蕾> “……就在,离开大家之后,向前走了大约五百英尺左右的距离”
20:56:11 <切希尔·柳哨> “定位好准确!”
20:56:11 <切希尔·柳哨> “法阵……咱们也没看到幻觉啊”
20:57:33 <葵姆蕾> “……咱好歹是专业的吸血鬼猎人,还是会算步数的嘛!”
20:59:05 <依兰> “哈哈哈,那种时候还记得步数,葵姆蕾好厉害……不过,这样就更不用自责了吧?只是中了的人的法术而已,你一个人也难怪,是放你一个人的我不对”
20:57:00 <奈恩> “五 五百尺……”试图测算距离
20:57:56 <切希尔·柳哨> “不过这次下去好像也没摸清什么……只是知道了里面地形困难”
20:57:56 <切希尔·柳哨> “然后就是……葵姆蕾你是不是王族啊”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她
20:59:29 <依兰> “实际了解地形已经是很大的收获了”
20:58:30 <瑞恩·夏尔> “至少知道了那个吸血鬼头目的一些能力。”
20:58:27 <葵姆蕾> “咱不这么认为哦?”
20:58:59 <奈恩> “哦?葵姆蕾那边有什么收获吗?”
20:59:33 <莫尔度> “咱们从墓地的地道进入地下遗迹,然后逆时针沿着走廊向前行进,”葵姆蕾说,“然后在整个环形走廊大约是中点的地方……受到了吸血鬼的阻击”
21:00:13 <葵姆蕾> “……也就是说,咱们可以推测出,在环形走廊的后半部分,向外延伸的星状通道里,也许就潜伏着吸血鬼”
21:00:13 <葵姆蕾> “因为吸血鬼不想让咱们去到那个区域嘛……”
21:00:51 <依兰> “躲在那种地方么……”
21:00:51 <依兰> “——所以说这不是干得很漂亮嘛?敌人的位置也知道了”
21:02:08 <切希尔·柳哨> “这个老大也是个劳苦人,还要亲自来拦”
21:02:42 <瑞恩·夏尔> “优秀的判断力”赞赏道
21:02:43 <依兰> “或许这说明敌人能驱使的人手也不多?”
21:02:57 <切希尔·柳哨> “上次被你杀了好几个吧”
21:02:45 <奈恩> “原来如此!”恍然大悟地点点头
21:02:54 <莫尔度> “然后……切希尔刚刚问什么,王族?”葵姆蕾说,“咱不是王族啊……”
21:03:38 <切希尔·柳哨> “来,说说你的出身!我们见到一棵树说什么要王族的血……”
21:04:50 <莫尔度> “一棵树?那是什么……”葵姆蕾看起来非常疑惑,“咱就是个普通的精灵呀……”
21:05:36 <瑞恩·夏尔> “那也许是我还缺少什么条件”似乎确定了什么,点点头
21:05:42 <切希尔·柳哨> “啊对了,你们说那个树洞必须把手伸进去吗”
21:05:42 <切希尔·柳哨> “取点血带过去行不行啊”
21:06:09 <奈恩> “不清楚哎,可以试试?”
21:06:41 <依兰> “我觉得可以——毕竟说的是王族之血而不是王族之手”
21:06:41 <依兰> “不过应该不是葵姆蕾吧,她自己都说了”
21:07:22 <奈恩> “可是瑞恩也说了自己不是王族嘛,结果还是有反应”
21:06:56 <葵姆蕾> “哎,大家,给我解释解释嘛,大家到底发现了什么啊?”
21:07:28 <依兰> “啊,抱歉……是这样,我们在下面发现了一棵树,有个树洞”
21:07:28 <依兰> “旁边写着‘以王族之血开启众魂之路’的精灵文”
21:08:47 <切希尔·柳哨> “她俩试了试都被魔法能量弹飞了”指了指依兰和奈恩
21:09:06 <瑞恩·夏尔> “嗯,是精灵语,然后我试了试没有这个反应”
21:09:27 <切希尔·柳哨> “但是也没什么别的反应”
21:09:38 <莫尔度> “哎……”葵姆蕾张了张嘴,看起来有些惊讶
21:09:45 <葵姆蕾> “阿尔克夫地下还有这样的东西呀……”
21:09:59 <切希尔·柳哨> “是那个环形走廊的中间,有个法阵”
21:09:59 <切希尔·柳哨> “我们踩上去就被传送了,是被传送了!明明那边我们的传送法术都失效”
21:09:59 <切希尔·柳哨> “不知道法阵和我们平时用的传送法术有什么区别”
21:10:50 <葵姆蕾> “这……听起来确实有调查的必要呢”
21:10:52 <依兰> “其实瑞恩听到了一段很奇怪的声音,说是‘身份认证失败去树根避难所’什么的”
21:10:55 <奈恩> “而且也不知道那个法阵到底为什么突然就启动了”
21:11:42 <切希尔·柳哨> “因为实在太没头没脑,我现在都想让让阿尔克夫人排队献血试试了”
21:11:46 <莫尔度> “呀,说起来,”葵姆蕾似乎想起了什么,“大家说的法阵,是在进去拱门之后的地下广场上的吗?”
21:11:57 <依兰> “是啊”
21:11:58 <切希尔·柳哨> 点点头“就是那个”
21:12:01 <奈恩> “是呀是呀,就是那里”
21:12:06 <瑞恩·夏尔> “是,那边有一个奇怪的雕像”
21:12:27 <葵姆蕾> “咱也看到那个法阵了,就在吸血鬼袭击咱的时候,忽然地上就亮起了光芒,然后出现了一个庞大的魔法阵的一角”
21:13:39 <依兰> “果然,法阵发光的时候听到的叫声就是你那边么……该死,我怎么没听出来……”懊恼地说
21:13:46 <奈恩> 听到这里眨眨眼睛,一脸“我就说吧!”的表情转头看向切希尔
21:12:43 <葵姆蕾> “大家看到法阵发光是什么时机呢?”
21:14:07 <依兰> “时机……当时也没发生什么特别的”
21:14:57 <奈恩> “嗯,这边的确没做什么特别的事情呢,就是听到对面广场上有叫声准备赶过去的时候”
21:14:44 <切希尔·柳哨> “你当时……该不会是流血了吧?”
21:15:25 <瑞恩·夏尔> “流血?还在想和那个树洞的关系吗”说完看向葵姆蕾,等待答复
21:15:49 <莫尔度> “这……”葵姆蕾有些语塞,“似乎确实是……”
21:16:16 <葵姆蕾> “但不一定和这个有关系吧?”
21:16:45 <切希尔·柳哨> “是不一定,但也可能有关系嘛”
21:17:12 <奈恩> “既然有可能性,试试看总不会亏的!”
21:17:17 <切希尔·柳哨> “现在这个情况也没什么情报是确定的,只能碰运气试试了”
21:17:43 <葵姆蕾> “唔嗯……但,但是咱们的当务之急应该是消灭吸血鬼吧!”
21:17:42 <切希尔·柳哨> “比起这个,还是先去一趟那个什么净化者神殿吧,你们俩一直病歪歪的也不是办法!”
21:18:21 <瑞恩·夏尔> “啊……抱歉,头还是有点晕”
21:18:34 <依兰> “是啊,谈这么久了,先去神殿吧”
21:18:51 <葵姆蕾> “嗯嗯……”
21:19:12 <奈恩> “嗯嗯,出发吧~”自觉地背起葵姆蕾
21:19:13 <依兰> “倒也不矛盾啦,要调查那里,肯定得清除吸血鬼”
21:19:42 <葵姆蕾> “哎,哎哎,咱不需要背啦!”
21:20:13 <依兰> “病人需要”斩钉截铁地说
21:20:05 <切希尔·柳哨> 看了看被背起来的葵姆蕾
21:20:05 <切希尔·柳哨> “辛迪”指着瑞恩
21:20:30 <奈恩> “对的,病人要好好休息!”
21:20:30 <奈恩> 边说边看瑞恩
21:21:30 <瑞恩·夏尔> “我?”突然惊愕
21:21:30 <瑞恩·夏尔> “我好得很!完全能够自己行动啦……”摆摆手,推脱道
21:22:12 <奈恩> “你不是在头晕嘛,半路晕倒怎么办”
21:22:12 <奈恩> “到时候让辛迪用公主抱哦?”
21:22:56 <切希尔·柳哨> “你想的话,现在也可以公主抱的”试图劝诱
21:23:06 <莫尔度> “好嘞,主人!”辛迪窜了过去,不由分说就把瑞恩背了起来(可以反抗)
21:23:19 <瑞恩·夏尔> “我没你想得那么脆弱,不过还是感谢大家关心……喂喂!”
21:23:19 <瑞恩·夏尔> 反抗!
21:23:53 <奈恩> “看来瑞恩喜欢公主抱呢”看着瑞恩挣扎
21:24:04 <瑞恩·夏尔> “我能走的,还能飞呢。能飞!”
21:24:09 <莫尔度> “呜……”葵姆蕾似乎是没有异议,似乎是不想被公主抱,顺从地被奈恩背了起来
21:24:19 <莫尔度> 瑞恩可以过个擒抱对抗
21:24:31 <切希尔·柳哨> “你乱动会害辛迪受伤的,不要这么粗暴啊”
21:24:31 <隐秘力> Ryan Shire进行 擒抱 检定:d20+5=(13)+5=18
21:25:05 <瑞恩·夏尔> “不是,我没有这个意思。可是……!”
21:25:50 <隐秘力> 死萝莉控莫尔度进行检定:1d20+19=(16)+19=35
21:26:03 <莫尔度> 瑞恩完全无法反抗辛迪
21:26:46 <瑞恩·夏尔> “好大力气……呜”挣扎失败后,不得不终止反抗,被辛迪背起来
21:26:58 <奈恩> “嘿嘿,好啦,不要像个不愿意去医院看病的小孩子似的,走了走了~”看瑞恩反抗失败,满意地点点头率先出门
21:26:58 <奈恩> “葵姆蕾想换公主抱的话也可以跟我说哦!”
21:27:54 <瑞恩·夏尔> “切希尔,管管你的辛迪,太大力啦哎哟喂……”
21:28:15 <莫尔度> “才不要呢!”葵姆蕾抗议道
21:28:45 <奈恩> “欸~可惜~”
21:28:47 <瑞恩·夏尔> “还有你们啊,点头是什么意思啊奈恩。”
21:29:26 <奈恩> “我?当然是在担心瑞恩啊~”
21:29:38 <切希尔·柳哨> “辛迪,你要温柔一点哟”
21:30:04 <辛迪> “哼哼,当然啦”
21:30:25 <依兰> “瑞恩你想多了,奈恩只是很高兴你可以不用走路了而已”
21:30:19 <切希尔·柳哨> “好,依兰,带路!”
21:30:39 <依兰> “没问题,导游就交给我了!”
21:30:51 <瑞恩·夏尔> 想了想反正既然无法挣脱,干脆扭了扭身子,用手肘撑着头,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
21:31:13 <莫尔度> 于是,你们带着两个病号朝着依兰指向的净化者神殿而去,神殿就在德沃弗斯宫的旁边
21:31:26 <依兰> “阿尔克夫一日——半日游,目标净化者神殿!”
21:31:37 <奈恩> “哦~”
21:32:29 <切希尔·柳哨> “哦~”
21:32:38 <瑞恩·夏尔> “哦……”
21:33:02 <切希尔·柳哨> 偷笑
21:33:25 <奈恩> 开心地哼着歌
21:33:47 <莫尔度> 几十分钟后,你们来到了阿尔克夫的宫殿区
21:33:47 <莫尔度> 这里和往常一样,绿草如茵,气氛安宁又祥和
21:33:47 <莫尔度> 典雅的尖顶式神殿就在视线的不远处
21:35:45 <切希尔·柳哨> “虽然来过好几次,但我还真没注意什么净化者神殿”
21:35:59 <奈恩> “唔,还是老样子,跟其他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啊……”左看右看
21:36:48 <依兰> “如大家所见,这里的景色十分优美,是散步的好地方~不过鉴于我们还有病号就不多解说了,大家快进去吧——”
21:36:52 <瑞恩·夏尔> “不管看几次都是这么的壮观。这就是神迹吧”小声说
21:36:52 <奈恩> “我也是在城内探险时偶然才知道的!不过没有进去过呢……”
21:38:29 <莫尔度> 你们来到神殿的门口,里面传来庄严的祈祷,似乎在进行什么仪式
21:39:00 <依兰> 【申请过宗教之类判断还有多久】
21:39:04 <切希尔·柳哨> 紧张地整理了一下衣服
21:39:04 <切希尔·柳哨> “这里有没有什么规矩的……先迈哪只脚?”
21:39:10 <奈恩> “唔唔……里面好像正在忙的样子?”有点紧张
21:39:22 <切希尔·柳哨> “我这是第二次进有活人的神殿……上一次差点被揍了”
21:39:27 <瑞恩·夏尔> 【申请过宗教判断是什么仪式】
21:39:57 <莫尔度> 过一个宗教知识吧
21:40:01 <奈恩> “被揍,切希尔上次是做了什么啊……”
21:40:06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检定:1d20+3=(11)+3=14
21:40:13 <隐秘力> Ryan Shire进行检定:d20+24=(14)+24=38
21:40:50 <莫尔度> 依兰判断出,应该快结束了,大概再过十来分钟就结束了
21:41:24 <莫尔度> 而瑞恩从祷词听出,这应该是在净化某种污浊之物
21:42:00 <奈恩> 站在门口用眼神询问依兰和瑞恩该怎么做
21:42:03 <瑞恩·夏尔> "这大概就是某种净化仪式吧,针对某种污浊之物的"
21:42:50 <依兰> “好像还有十来分钟的样子,等一会吧……另外切希尔你不用这么紧张吧,虽然我对净化者的教义了解不多,但他想来是不会在乎别人先迈哪只脚的”
21:42:50 <奈恩> “那我们等结束再进去?还要多久啊?”
21:43:18 <切希尔·柳哨> “十来分钟嘛”席地而坐
21:44:10 <奈恩> “坐下了!你到底是紧张还是不紧张啊……”
21:44:25 <切希尔·柳哨> “腿软……”
21:43:47 <瑞恩·夏尔> “既然都到了,该放我下来了吧?”眼神示意切希尔
21:43:47 <瑞恩·夏尔> “总不能让辛迪一直扛着等吧!”
21:44:41 <切希尔·柳哨> “十来分钟而已,辛迪不累,是吧”
21:44:42 <莫尔度> 你们在神殿门口席地而坐,等待着里面仪式的结束
21:45:16 <莫尔度> “我不累,瑞恩这么轻,背一天都不成问题”辛迪回答说
21:45:27 <瑞恩·夏尔> “我累……我累行吗”无可奈何的语气,绝望了
21:45:46 <奈恩> “累就更应该被背着了啊”憋笑
21:45:56 <切希尔·柳哨> “上次还是在主位面见到的正经神殿……我也记不太清了,大概是一起去的人挺吵的,好像还有人往楼梯上扔钉子,然后就都被牧师骂了”
21:46:48 <依兰> “扔钉子吗!这也太不礼貌了吧”
21:46:52 <奈恩> “扔钉子?”
21:47:29 <切希尔·柳哨> “就是会让后面上楼的人踩上去的恶作剧”
21:48:24 <依兰> “我觉得这已经不是恶作剧的程度了……虽然对于牧师们来说应该不怕这个……”
21:48:24 <奈恩> “……那是会被揍的样子呢,就算是我也不会在神殿里这么干啊!”
21:48:52 <瑞恩·夏尔> “在神殿恶作剧,被骂是情理之中吧……这里是神殿啊”
21:48:19 <切希尔·柳哨> “等治疗好瑞恩和葵姆蕾,咱们要去做什么呢?”
21:48:42 <依兰> “这个啊,我待会儿要去奥隆那边”
21:48:42 <依兰> “帮忙他的研究——顺便挣点钱”
21:49:12 <莫尔度> 聊了一会之后,神殿里的祈祷声停了,你们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21:49:12 <莫尔度> 似乎有不少人一起出来了
21:49:36 <奈恩> “啊,结束了!”
21:50:00 <切希尔·柳哨> “奥隆啊……他可不是什么好人”
21:50:35 <依兰> “结束了——之后再说吧”站起来 整理了一下衣服
21:51:24 <莫尔度> 从神殿的正门,十来个人一起走了出来,他们当中有看起来精干的武者,也有穿着宽大而带有羽毛装饰的祭袍的祭司,他们簇拥着一个看起来约莫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21:51:46 <切希尔·柳哨> 绷着脸看着他们走过去
21:51:53 <奈恩> 观察中年人,是认识的吗
21:51:59 <依兰> 有认识的面孔吗
21:52:03 <莫尔度> 中年人面相一丝不苟,穿着高档的天鹅绒服饰,看起来地位不低
21:52:16 <莫尔度> 你们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人(智力检定)
21:52:26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检定:1d20+2=(2)+2=4
21:52:29 <隐秘力> Ryan Shire进行 智力 检定:d20+8=(11)+8=19
21:52:45 <隐秘力> 奈恩(Nein)进行检定:d20+2=(7)+2=9
21:53:10 <隐秘力> 准备退休切希尔进行检定:1d20+4=(3)+4=7
21:54:01 <莫尔度> 除了瑞恩以外的人好些都不太记得清了
21:54:44 <瑞恩·夏尔> “以前听女爵的演讲,这个人就坐在台前。看起来地位显赫的样子”眼神看向那个中年人
21:55:00 <莫尔度> 这时,你们才注意到,队伍停在了你们面前
21:55:00 <莫尔度> 中年人走到你们面前,朝着你们微微行礼
21:55:49 <天鹅绒男人> “这位不是柳哨爵士吗?真是巧遇,您也来神殿祈福吗?”
21:57:13 <切希尔·柳哨> “咳……那个……是的,听说有净化者的神殿,想来拜见一下
21:57:13 <切希尔·柳哨> 另外我的两个同伴身体不适,也想请牧师看一看”
21:57:13 <切希尔·柳哨> 也向他行一礼
21:57:54 <依兰> 同样行了个礼“是的,我们中有人受到了吸血鬼的攻击……另外,我们想购买一些圣水”
21:58:14 <瑞恩·夏尔> 一看到行礼节的时候,立刻激流之心行动自如摆脱擒抱,缓缓飞落下地
21:58:14 <瑞恩·夏尔> “阁下你好,在下瑞恩,此次前来神殿是因为身体遇到了点呃……状况”
21:58:25 <奈恩> “……”仗着自己背人双手站着,只是点头致意
21:58:31 <莫尔度> “噢,那您可真是来对地方了,”男人微笑着说,“净化者的神力泽被大地,相比他一定能帮助您的同伴驱散伤痛”
21:59:02 <瑞恩·夏尔> 向男子行标准的精灵礼,“那可真是感激不尽”
21:59:55 <依兰> “那真的太感谢了……”
21:59:25 <天鹅绒男人> “这位先生怎么称呼?您看起来一表人才,真不愧是柳哨爵士的伙伴”
22:00:40 <瑞恩·夏尔> “在下瑞恩,阁下过奖”
22:00:52 <切希尔·柳哨> 看到瑞恩下来了遗憾地叹一口气
22:01:50 <莫尔度> “这位不是依兰小姐吗?真是幸会幸会”男人再度朝着依兰简单一礼
22:02:16 <天鹅绒男人> “那么,就不打扰诸位了,我就先告辞了”
22:03:58 <依兰> “嗯,您慢走……”
22:04:06 <莫尔度> 男子再次跟你们行礼之后,带着随从离开了
22:05:21 <奈恩> “……呼啊~”看到男人走了,松了口气
22:05:34 <瑞恩·夏尔> “呼,终于摆脱控制了”松松筋骨
22:05:42 <切希尔·柳哨> “你们……有人认识他吗”
22:05:42 <切希尔·柳哨> “看他一副很熟的样子我也不敢问”
22:06:29 <奈恩> “反正就是个贵族老爷吧,不认识才好”撇撇嘴
22:06:41 <依兰> “哎?切希尔不认识么?我看他跟你打招呼还以为你认识”
22:07:02 <隐秘力> 依兰(Illasiod)进行检定:1d20+7=(13)+7=20
22:07:04 <隐秘力> Ryan Shire进行 地方 检定:d20+9=(19)+9=28
22:07:38 <切希尔·柳哨> “不不不”挥挥手
22:07:38 <切希尔·柳哨> “我那么有名,大概城里人差不多都认识吧,但我基本都不认识”
22:08:08 <莫尔度> 看到男人衣服上的纹章之后,你们得知,这应该是阿尔克夫贵族当中的沃尔·萨克森爵士
22:08:40 <依兰> “这倒也是,不过看他那个样子应该也是个有名的大人物——等下,我想起来了,他不是沃尔·萨克森爵士吗?”
22:08:40 <依兰> “那个纹章我有印象”
22:09:10 <切希尔·柳哨> 我印象里有这么个人吗
22:09:23 <莫尔度> 你似乎听说过,不过记不太清了
22:09:22 <奈恩> “沃尔·萨克森爵士——那是谁啊,很厉害吗?”
22:09:46 <依兰> “不过那个人是谁怎么样都好,我们快进去让瑞恩葵姆蕾治疗吧?”
22:10:08 <切希尔·柳哨> “记不清记不清,那么多人呢,他不重要”
22:10:08 <切希尔·柳哨> “走吧!”
22:10:17 <瑞恩·夏尔> “让大家担心这么久真是抱歉,走吧”
22:10:20 <奈恩> “好~”
22:11:18 <切希尔·柳哨> 经过这个插曲想起自己好歹是个爵士,挺胸抬头地进门了
22:12:05 <奈恩> 奇怪地看看突然自信的切希尔,背着葵姆蕾跟上
22:13:00 <瑞恩·夏尔> 进门前,做了祈祷的手势,默念一会后跟进去
22:13:00 <莫尔度> 你们走进神殿里,神殿内部宽敞明亮,七十二支明烛温暖的光芒照耀着建筑物的每一个角落,净化者洁白而神圣的六翼雕像展翅欲飞,伫立在你们面前
22:13:27 <切希尔·柳哨> 环视一圈教堂,看看有没有人在里面
22:13:32 <依兰> 里面有人么
22:13:46 <莫尔度> 一位祭司上来迎接了你们
22:14:43 <切希尔·柳哨> “祭司大人,午安”
22:14:45 <莫尔度> 这是一位面容慈悲的女性,大约三十多岁,身穿的长袍上缀满了银质的羽毛
22:15:27 <莫尔度> 她朝你鞠躬,然后说道:“午安,愿净化者的光芒驱散您心头的迷雾,柳哨爵士”
22:15:56 <依兰> “祭司大人您好……我们有两位同伴受了吸血鬼的攻击,想请你们治疗”向他说明来意
22:16:08 <奈恩> “您好~”同样点头打招呼
22:16:13 <切希尔·柳哨> 向她行一礼
22:16:13 <切希尔·柳哨> “嗯,您可以帮我们吗?”
22:16:30 <净化者祭司> “吸血鬼……为什么会遭到吸血鬼的袭击呢?”
22:16:34 <莫尔度> 她有些不解
22:16:56 <瑞恩·夏尔> “这个说来话长……”犹豫着要不要说出去
22:17:13 <切希尔·柳哨> “…………”
22:18:03 <奈恩> “因为吸血鬼要吸血嘛,所以我们就被袭击了呀”笑嘻嘻地打马虎眼
22:18:02 <切希尔·柳哨> “这个,之前城里出现了一个吸血鬼,您应该听说过?”
22:18:30 <莫尔度> “这……我确实有所耳闻”她思考了一下才说道
22:18:51 <切希尔·柳哨> “嗯,那个时候我没能彻底将他杀死,所以这两天在追踪他”
22:18:51 <切希尔·柳哨> “虽然正好找到了他的藏匿之处,但有两位伙伴就被(其他吸血鬼)偷袭了”
22:19:43 <莫尔度> “太可怕了!”祭司说,“难道那个怪物还潜伏在阿尔克夫的城里吗!”
22:20:13 <切希尔·柳哨> “他很快就不在了,在净化者神力的帮助下”
22:20:50 <莫尔度> “原来如此,那阿尔克夫一城人民的安危,就交给柳哨爵士了”
22:20:52 <奈恩> “没错,不用担心!然后被袭击的就是这孩子,麻烦您帮忙看看吧~”把葵姆蕾放下,领到祭祀跟前
22:21:20 <切希尔·柳哨> “还有这孩子”抓起瑞恩的手
22:24:03 <瑞恩·夏尔> “孩子……我比你可大了不少”
22:24:26 <切希尔·柳哨> “诶嘿嘿”
22:21:32 <莫尔度> 奈恩放下葵姆蕾,这才发现她好像已经趴在自己的背上睡着了
22:21:32 <莫尔度> 正安静地呼吸着
22:21:57 <奈恩> “啊,睡着了……”没有放下改成抱着
22:22:09 <依兰> “睡了啊……好事,确实太累她了”
22:22:37 <净化者祭司> “那么,请诸位前往祷告间,我马上为两位进行治疗”
22:22:52 <莫尔度> 祭司把你们往祷告间引去
22:23:42 <奈恩> “好的,谢谢您~”抱着葵姆蕾跟上
22:24:22 <瑞恩·夏尔> “有劳了”鞠一躬,跟上
22:25:02 <莫尔度> 你们来到祷告间,让葵姆蕾和瑞恩躺在石床上之后,祭司开始对两人施展起法术来
22:26:19 <奈恩> 瞪大眼睛看着治疗过程
22:26:38 <切希尔·柳哨> 试图学习
22:27:19 <莫尔度> 一阵神圣的光华投射到两人身上之后,瑞恩顿时感觉身上的那种无力感退去了
22:27:55 <净化者祭司> “有没有感觉好一些?”
22:28:55 <瑞恩·夏尔> “呼,好多了”深呼吸一口气
22:29:32 <切希尔·柳哨> “葵姆蕾还在睡……看来你背上出人意料地舒服……”
22:30:01 <瑞恩·夏尔> “真是感谢,祭祀大人。此次相助我无以回报”
22:30:23 <莫尔度> 祭司对你们点了点头
22:30:34 <奈恩> “唔?切希尔想的话也可以试试哦?”
22:30:26 <依兰> “是葵姆蕾太累了吧……哦对了……”掏钱
22:30:56 <净化者祭司> “这是应该的帮助,只要诸位为净化者神力的扩展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就可以了”
22:31:04 <切希尔·柳哨> “我的专用席位还是辛迪!”
22:31:09 <依兰> “这点谢礼还请收下,当做是我们的感激之心”
22:31:23 <切希尔·柳哨> “啊对了,圣水?”
22:32:07 <莫尔度> 依兰拿出了一些白金币
22:32:15 <依兰> “对了——祭司大人,我们还想买一些圣水”
22:32:40 <净化者祭司> “没有问题,你们想要多少?”
22:32:47 <依兰> “6瓶”
22:33:05 <净化者祭司> “我马上去准备”
22:33:16 <莫尔度> 过了一会之后,祭司把圣水也拿来了
22:33:34 <依兰> “非常感谢~”
22:34:43 <莫尔度> “那么,愿净化之光驱散诸位的迷雾”祭司朝你们告别
22:34:56 <切希尔·柳哨> “非常感谢您的帮助!”
22:35:07 <瑞恩·夏尔> “辛苦了,感谢”深深鞠一躬
22:35:23 <奈恩> “感谢~”腾出一只手和祭祀挥挥
22:37:37 <莫尔度> 你们离开了净化者神殿
22:52:47 <莫尔度> 回到落星馆吃完午饭之后,你们决定下午自由活动,晚上再回到落星馆来,继续商量对付吸血鬼的计划
22:54:25 <莫尔度> 到了晚上,你们8个人再度聚集到了落星馆的餐桌上
22:55:25 <莫尔度> “事情我都听说了……没想到葵姆蕾小姐受了重伤,”阿特拉斯说,“真的是非常抱歉……”
22:55:57 <依兰> “不用啦,这也不是阿特拉斯的错……”
22:56:20 <莫尔度> 葵姆蕾也表示自己没事
22:56:31 <切希尔·柳哨> “嗯,毕竟是那样的敌人,我们都是做好会受伤的准备的”
22:56:46 <奈恩> “没错,不用自责啦”
22:57:34 <切希尔·柳哨> “按照葵姆蕾说的,可能那个环形走廊的后半段就是吸血鬼的聚集地了”
22:58:31 <莫尔度> “原来如此……”阿特拉斯若有所思,“也就是说,吸血鬼可能隐藏在旧城区的地下的方位吗……难怪我和蕾曼兹的调查没有结果”
22:58:08 <切希尔·柳哨> “不过没想到艾略特也得到只眼睛……”
22:58:40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眼睛是指?”
22:59:29 <切希尔·柳哨> “他有一只眼珠变成银色的了,可以瞬间气化然后变回实体,明明已经打死了还能立刻复活”
22:59:51 <瑞恩·夏尔> “是这样,这种能力我之前都没见过”
22:59:56 <切希尔·柳哨> “还可以凝视攻击,不过我们都比较幸运,没有受到伤害”
22:59:56 <切希尔·柳哨> “为什么我这个金色眼珠就没有凝视攻击呢!”沮丧地趴在桌子上
23:00:13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这种能力我确实没有听说过……”
23:00:37 <依兰> “对了,说起来我们见到那个吸血鬼头子真面目了,脸上跟你一样有红色痕迹……他还挑拨离间说你会背叛,真是可恶”
23:01:13 <切希尔·柳哨> “既然提起这件事了,说明你还是很在意嘛,依兰”
23:01:27 <莫尔度> “果然吗……”阿特拉斯长叹一声,放下了刀叉
23:02:05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他说得没错,我确实曾经背叛过自己的原则,信仰和意志,成为了受人唾弃的无耻之徒”
23:02:09 <依兰> “是很在意啊,在意阿特拉斯知道对方多少情报——毕竟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23:03:26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所以……如果大家还多少对我有一丝信任的话,我想独自和他对决,这至少不会让诸位陷入险境————对抗他的险境,和可能遭受我的背叛的风险”
23:03:35 <莫尔度> 阿特拉斯低着头说
23:04:18 <切希尔·柳哨> “再怎么被人唾弃,也轮不到绑架小女孩的吸血鬼来说!我可不会让你独自和他对决的!”
23:04:41 <奈恩> “这话不是自相矛盾吗,既然信任你,为什么要考虑背叛风险的问题啊?”
23:04:42 <莫尔度> “阿塔!别这么说!你早就不是什么背叛者了!”蕾曼兹出声说道,“你现在是为了崇高的目标而奋斗的阿特拉斯啊!”
23:04:53 <瑞恩·夏尔>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知道阿特拉斯和他的事情,我们作为伙伴,自然应为你两肋插刀。”
23:05:17 <依兰> “都是曾经的事了,无所谓啦,现在的你是个好人就够了……不过,我确实好奇对方是个怎么样的家伙——作为战胜他的必要情报。至于让你单独面对他还是怎么样,这个属于作战方案的问题,要权衡利弊来考量吧?”
23:06:21 <切希尔·柳哨> “吸血鬼特攻队的成员真是都能说会道的,你怎么看?”
23:06:40 <莫尔度> “嗯……谢谢”阿特拉斯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不知道诸位有没有听说过阿布瑟德这个名字”
23:07:14 <依兰> “好像没有”
23:07:29 <切希尔·柳哨> “没有啊”
23:07:46 <隐秘力> Ryan Shire进行 历史知识 检定:d20+9=(17)+9=26
23:07:53 <奈恩> “阿布瑟德……”念叨了两遍名字,摇摇头
23:08:51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那大家也许曾经听说过,在杰洛斯百余年前曾经发生过的狼灾”
23:09:02 <莫尔度> 阿特拉斯讲解着
23:09:51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那时候混沌的力量超过了秩序的力量,混沌滋生的黑色森林中涌现出无数怪物,几乎将整片大陆完全席卷”
23:10:25 <切希尔·柳哨> “诶?诶?还和杰洛斯有关系的?”
23:10:35 <依兰> “杰洛斯?”
23:10:46 <奈恩> “杰洛斯是?”
23:10:54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而死亡骑士阿布瑟德,就是当年灭亡古希罗帝国的混沌军团长”
23:10:58 <切希尔·柳哨> “就是我来鸦阁之前所在的地方”
23:10:58 <切希尔·柳哨> “对你们来说可能是……另一个世界?这样的吧”
23:10:58 <切希尔·柳哨> “不过他居然是狼灾那时候的人……他到底活了多少年啊!”
23:12:03 <依兰> “哦,大概跟费伦的概念一样?”
23:12:16 <奈恩> “噢……”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23:12:46 <莫尔度> “他受到邪神的祝福,拥有强大得可怕的实力,死在他手下的生灵数以万计,”阿特拉斯说,“不过,最后他被第四代青骑士击败死亡了”
23:13:28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但是他似乎化作吸血鬼,在这里重生了”
23:14:12 <切希尔·柳哨> “青骑士…………我好像都好久没听起过这个名字了……”
23:14:45 <依兰> “青骑士……是圣武士一类的么?”
23:15:00 <奈恩> “就是我们见到的那个吸血鬼头子?那你和他是怎么认识的呢?”
23:15:07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那是杰洛斯的一个……荣誉称号吧,不过那不是重点”
23:15:35 <莫尔度> 听到奈恩的疑问,阿特拉斯沉默了一会
23:15:52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抱歉,这一点可以容我先不说吗?”
23:16:21 <奈恩> “唔,没问题,你继续”点点头
23:16:28 <依兰> “我觉得没关系,不是重点”
23:16:46 <瑞恩·夏尔> “嗯,不说没关系”
23:17:34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他身上的纹章代表了邪神的祝福,这使得他拥有许多奇诡的能力”
23:17:34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例如施展神术”
23:19:00 <依兰> “他的神术大概能到什么程度?”
23:19:29 <切希尔·柳哨> “呃,是哪位邪神?我对那段历史不是很熟,连《青之诗》都没看过”
23:19:43 <瑞恩·夏尔> “神术……看来是个棘手的敌人”
23:19:43 <瑞恩·夏尔> “他的事情我听说过,但是没想到在这里他拥有了这些能力”
23:20:26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是混沌诸神,每位邪神都赐予了他一片纹章,他因此而无人能敌,在狼灾中甚至可以施展最高阶的神术”
23:21:02 <依兰> “听起来相当了不得啊……”
23:21:11 <奈恩> “哇哦,他好受邪神欢迎啊……”
23:21:25 <切希尔·柳哨> “每一位啊!他究竟何德何能!”
23:21:25 <切希尔·柳哨> “我也想学习一下,认真的,当然不是向邪神要”
23:22:10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同时,他身上应该还携带着力量强大的邪恶神器”
23:22:58 <依兰> “是那把剑吗?”
23:24:02 <切希尔·柳哨> “我不想打断你,但是……这么一位听起来能颠覆世界的邪恶人士,在鸦阁的一角,阿尔克夫的下水道里是想做什么?”
23:25:11 <莫尔度> “……查清他的计划,就是我来到鸦阁的目的之一”阿特拉斯说,“虽然我们暂时不知道他打算做些什么……但如果一旦让他完成计划就晚了。”
23:26:29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阿尔克夫的地下,不是有庞大的地下遗迹吗?也许秘密就隐藏在里面”
23:26:40 <切希尔·柳哨> “这件事看来比我想象的要麻烦很多……我觉得我们需要延期开展总攻,多几天准备时间才好”
23:26:56 <依兰> “……同感”
23:27:30 <莫尔度> “嗯……”阿特拉斯说,“你说得对,至少我们应该准备一个埋伏圈,让他无路可退”
23:27:22 <依兰> “说起来,他那把剑是怎么回事?”
23:27:22 <依兰> “是所谓的邪恶神器么”
23:28:17 <莫尔度> “我想应该就是了。”他点点头说
23:28:37 <瑞恩·夏尔> “总之就是不管他做什么,反正就是些不好的勾当”
23:29:16 <依兰> “咦,你不清楚么……因为你说可以压制,我还以为你肯定知道那把剑的由来”
23:29:29 <切希尔·柳哨> “我们今天倒是买了个木桩,但……也得有机会用啊”
23:29:50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那应该是一把……邪剑”
23:29:53 <莫尔度> 阿特拉斯说
23:30:01 <切希尔·柳哨> “圣剑的反义词?”
23:30:06 <依兰> “还买了圣水……真是朴实的准备……”扶着额头说
23:30:08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在死亡骑士的手中,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力量”
23:30:08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因此我手中的这把剑才能压制它”
23:30:47 <切希尔·柳哨> “死亡骑士还有什么特别的能力吗?除了邪剑和神术,和吸血鬼的能力以外”
23:31:11 <奈恩> “只要压制住邪剑就有胜算吗?听起来那家伙很强的样子啊”
23:31:54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对于善良之人,他的攻击会发挥出更可怕的效果”
23:31:54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以及……他的坐骑,影龙安布拉不知道有没有随他一起来到这里”
23:33:19 <切希尔·柳哨> “我记得上次好像看见了……”
23:33:22 <依兰> “这不就等于对他所有敌人都有效吗……”
23:33:53 <瑞恩·夏尔> “影龙也来了?”眉头紧皱的看着切希尔
23:33:55 <依兰> “那头影龙有什么特别之处么”
23:34:46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那头影龙最擅长潜藏在暗影之中,对敌人发动偷袭”
23:35:22 <依兰> “嗯……我们已经体验过了……”
23:36:21 <切希尔·柳哨> “麻烦的敌人啊……”
23:36:22 <奈恩> “那在黑漆漆的下水道里可相当棘手了……”
23:37:40 <切希尔·柳哨> “说起他的计划啊,也不知道有没有关系
23:37:40 <切希尔·柳哨> 我们在一个房间里看到了巨大的魔法阵,是咒法系的什么法术,把我们传送到别的地方去了”
23:37:40 <切希尔·柳哨> “好像是个矿洞,有棵大树,树上写着什么要王族的血,有个树洞接血的”
23:38:47 <莫尔度> “哎,巨大的魔法阵?”蕾曼兹有些好奇,“是传送系的法术吗?”
23:39:24 <切希尔·柳哨> “不清楚,本来我还想着是不是那个房间已经低到脱离迷锁范围了,但之后我们传送还是失败了”
23:39:25 <依兰> “效果上很像,但迷锁中传送法术不是不能使用吗……”
23:39:51 <蕾曼兹·嘉兰诺德> “也许……阿布瑟德的计划和你们所说的地下大树有关?”
23:39:51 <蕾曼兹·嘉兰诺德> “难道说,那些女性受到袭击是为了开启树洞吗?”
23:40:31 <切希尔·柳哨> “说是要王族之血,也没限定是女性啊?”
23:40:49 <瑞恩·夏尔> “也许我们误打误撞进入了他们计划的核心?真是不可思议”
23:41:07 <莫尔度> “这……”蕾曼兹笑了笑,“确实,我就那么一说啦……”
23:41:24 <蕾曼兹·嘉兰诺德> “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
23:41:35 <依兰> “这个思路倒是没想过……如果是的话,他们是不是选人有点随便……”
23:42:00 <切希尔·柳哨> “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果然收集血液尝试要晚一点比较好……万一我们顺手帮他们完成了一步,就亏大了”
23:42:13 <奈恩> “搞不清楚的话再去调查看看就好了嘛,上次为了找出口直接就往上飞了,我们可以再去树根看看!”
23:41:58 <莫尔度> “不过,是一定要精灵吗?”葵姆蕾问道,“你们之前一上来就问咱这个……”
23:42:32 <切希尔·柳哨> “因为那句文字是精灵语写的嘛,而且我们试了三次,只有瑞恩没被树洞攻击”
23:42:44 <葵姆蕾> “噢……”
23:42:48 <切希尔·柳哨> “树洞还说他认证失败,要去避难所什么的”
23:42:53 <瑞恩·夏尔> “暂时情况来说,很有可能需要是精灵”
23:43:38 <莫尔度> “大家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蕾曼兹说,“我这边正在重建我的骷髅军队呢!虽然对那个家伙没什么效果,至少能阻挡他一会”
23:44:00 <切希尔·柳哨> “我在想往下水道灌水的可能性……”
23:44:42 <奈恩> “欸,骷髅军队?”
23:45:38 <莫尔度> “奈恩没见过吗?”蕾曼兹吐了吐舌头,“很厉害的哟,我的朋友们”
23:45:07 <依兰> “对,很厉害的”
23:46:34 <切希尔·柳哨> “因为她来的时候你的朋友们都已经……咳咳”
23:46:49 <奈恩> “没有呢……听起来很酷!重建的时候要叫我看啊~”
23:47:00 <蕾曼兹·嘉兰诺德> “嗯嗯!”
23:45:07 <依兰> “啊,说到这个,蕾曼兹我有点话想私下跟你说,方便么?”
23:45:07 <蕾曼兹·嘉兰诺德> “唔,在这之后找个时间吧?”
23:45:30 <依兰> “好~”
23:46:31 <莫尔度> “下水道灌水……似乎很难起作用吧……”葵姆蕾回答说,“除非把每个排水口都堵起来……”
23:47:28 <切希尔·柳哨> “想灌满整个下水道没什么操作性,如果能在合适的时机放水的话……”
23:47:29 <瑞恩·夏尔> “骷髅军队,……希望他们至少要着装整洁”
23:47:44 <切希尔·柳哨> 回忆一下蕾曼兹的骷髅穿不穿衣服
23:47:51 <莫尔度> 似乎并不穿
23:48:07 <切希尔·柳哨> 用同情的眼神看着瑞恩
23:48:30 <瑞恩·夏尔> “嗯?”感觉到了切希尔的目光,“怎么了?”
23:49:24 <切希尔·柳哨> “没事,我就是觉得你可能要失望了”
23:46:47 <依兰> “我这边,之前听说工厂那边有一种叫做剑鞭的武器,挺想买一对的,用这个远距离攻击就不怕那把剑了……再有就是准备一些卷轴……”
23:49:48 <奈恩> “嗯嗯,剑鞭的话的确可以远距离攻击哦!工厂出品质量保证,强力推荐!”听到依兰的话来了精神
23:50:12 <莫尔度> “既然决定了,我们就先分头进行准备吧”看到讨论差不多了,阿特拉斯总结到,“每天晚上晚饭时间,我们就在这里讨论一下接下来的行动,可以吗?”
23:50:25 <依兰> “嗯好”
23:50:52 <瑞恩·夏尔> “好的”握紧拳头
23:51:20 <奈恩> “唔,每天的晚饭啊……没问题”低头看看自己的份
23:51:20 <奈恩> “希望托马斯如果长胖了不要怪我……”小声
23:50:33 <切希尔·柳哨> “没意见,但我现在有个小小的问题”
23:50:33 <切希尔·柳哨> 手指交叉严肃地环视桌前的人
23:50:48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怎么?”
23:52:00 <切希尔·柳哨> “现在我们暂时不考虑邪剑……对付正常的吸血鬼,我们要怎么杀死它们呢,还有个不正常的艾略特,他能瞬间气化或者变成蝙蝠逃跑”
23:52:00 <切希尔·柳哨> “即使不考虑什么邪剑和影龙,好像这也是个问题……”
23:56:07 <依兰> “所以才买了圣水和木桩嘛……至于那个艾略特,我打算买张制造墙壁的法术卷轴封住他——瑞恩和切希尔也可以准备这样的法术?”
23:53:42 <莫尔度> “对付吸血鬼,一般来说最常见的办法是捣毁他们的老巢”阿特拉斯答道,“也就是摧毁他们的棺材,这样一来他们就无法复活了”
23:55:09 <切希尔·柳哨> “棺材啊……他们不能睡别人的棺材吗?”
23:55:51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每个吸血鬼都有自己的棺材,虽然我们也不清楚他们是如何与棺材建立联系的……”
23:56:02 <奈恩> “那我们在实行围攻计划前得先找到他们的棺材了?”
23:56:21 <依兰> “那他们的棺材一般在什么地方?”
23:56:41 <莫尔度> “如果无法做到的话,就尽量将它们无力化,然后用流水或者白栎木桩来摧毁他们……换句话说就是不要杀死他们”
23:56:51 <依兰> “他们需要在棺材附近一定范围内活动么?”
23:57:15 <切希尔·柳哨> “我觉得这个很难,毕竟炎魔都炸了”想起被炸毁的武器又伤心起来
23:57:22 <莫尔度> 阿特拉斯摇摇头,说:“不需要……也就是说,找到他们的棺材可能非常困难”
23:57:50 <瑞恩·夏尔> “这个的确是,棺材可能被藏在非常隐秘的地方”
23:58:21 <奈恩> “唔……无力化啊,想杀死都那么费力了……”
23:58:23 <瑞恩·夏尔> “制造墙壁这个交给我,我擅长”
23:58:08 <莫尔度> 这个时候,葵姆蕾举起了手
23:58:17 <葵姆蕾> “大家!咱想说两句!”
23:58:18 <依兰> “攻击的话,我恐怕很难控制力度……法术我又不懂什么控制系的……”叹了口气
23:58:20 <切希尔·柳哨> “啊,我们来听听专家的意见!”
23:58:48 <依兰> “好啊,葵姆蕾你肯定懂这个”
23:58:53 <葵姆蕾> “大家应该知道,一些特定的法术可以直接杀死吸血鬼吧?”
23:59:10 <依兰> “印象中是——虽然我不会……”
23:59:15 <瑞恩·夏尔> 点点头,安静地等她继续说
23:59:40 <葵姆蕾> “比如阳炎爆呀,阳炎射线呀之类的,这些法术都有用”
0:00:13 <依兰> “不过这些法术好像都挺高级的……”
0:00:13 <奈恩> “我们有人会吗?”
0:00:15 <葵姆蕾> “但是它们的等级都太高了……不过没关系,咱会一个等级不太高的,可以直接摧毁吸血鬼的法术哦?”
0:00:31 <依兰> “咦这样么——”兴奋地说
0:00:36 <切希尔·柳哨> “是……是什么?”
0:00:36 <葵姆蕾> “大家有人想要学的话,咱可以教给你们!”
0:00:39 <奈恩> “哦哦,是什么呢?”
0:01:09 <瑞恩·夏尔> 两眼发光,掏出奥林法晶
0:01:20 <葵姆蕾> “叫做幻日(sun dog),是……是吸血鬼猎人传承下来的法术哦”
0:01:51 <切希尔·柳哨> “幻日……”思考自己是不是从没听说过这个法术
0:02:16 <莫尔度> 你确实没听说过
0:02:19 <瑞恩·夏尔> “法术的学习是无止境的,正是这样的未知而无穷的知识才令人着迷……”掏出笔,刷刷的写法术的名字
0:02:52 <切希尔·柳哨> “从来没听说过,超稀有的法术啊!请务必教教我!”
0:03:14 <依兰> “不愧是吸血鬼猎人!——可惜我应该是学不了了。不如说我就没学会过法术。我的法术都是自己冒出来的”遗憾地说
0:03:19 <奈恩> “太好了!那我们只要控制住吸血鬼,然后把最后一击交给葵姆蕾就好了?”
0:03:33 <葵姆蕾> “嗯嗯!大家想学的话,就让咱明天教给大家吧!”
0:03:38 <依兰> “那我就专心辅助你们了”
0:04:05 <葵姆蕾> “这个法术对于最强大的吸血鬼不一定有效……但是对于普通的吸血鬼,比如你们说的那个艾略特可能是非常致命的”
0:04:12 <瑞恩·夏尔> “太感谢了!”激动的咽了咽唾沫
0:04:26 <奈恩> “啊,能学法术真好啊……”有点羡慕地看看切希尔和瑞恩
0:05:01 <切希尔·柳哨> “奈恩,我曾经也只能这样羡慕地看着别人!你要努力研究法术,总会学会一两个的!”骄傲地挺起胸脯
0:05:30 <瑞恩·夏尔> “幻日……”埋头写着什么,甚至没听到奈恩的话,看起来兴奋不已
0:06:15 <奈恩> “唔,是、是吗!那我也试试学一下……?”
0:06:34 <切希尔·柳哨> “没错,学习是第一步!学没学会是另一回事!”
0:06:54 <瑞恩·夏尔> “想学吗?一些基础的我可以教你,当然切希尔也行”
0:07:51 <奈恩> “……哈!跟瑞恩学的话”听到瑞恩的话突然警觉
0:07:51 <奈恩> “会变成瑞恩的徒弟吗!”
0:08:26 <切希尔·柳哨> “徒弟啊……”沉思
0:09:02 <瑞恩·夏尔> “这个法术我居然没听说过,已经迫不及待了……唔?”不解的看着奈恩和切希尔
0:10:03 <莫尔度> “咱们都是友好交流啦……不用说徒弟什么的”葵姆蕾摆了摆手
0:10:33 <奈恩> “没事没事,我想了一下,自己果然还是不适合法术……虽然很遗憾,还是专心于武术修行吧”
0:10:48 <切希尔·柳哨> “嘿嘿,要这么说的话,我手里还有一个黑暗领主自创的法术,把这个教给你们的话,就不是师徒关系了”
0:11:01 <葵姆蕾> “诶……诶!还有那种法术吗!”
0:11:15 <莫尔度> 葵姆蕾听了这个,似乎也很兴奋
0:11:19 <瑞恩·夏尔> “还有吗,法术?”几乎跳起来
0:11:50 <切希尔·柳哨> “是类似于化石为泥,能让石头变成雪,还有让雪变成石头的法术,因为她擅长寒冷法术”
0:11:50 <切希尔·柳哨> “如果让环境改变的话,很多只能在冰雪地区使用的法术,就可以随便用了”
0:12:26 <葵姆蕾> “好像很不错!”
0:12:27 <依兰> “嗯……高温环境下会直接变成水么……?”
0:12:27 <依兰> “在想能不能用这个对付吸血鬼”
0:12:31 <瑞恩·夏尔> “很炫酷的样子……请务必教授我这个法术!”
0:13:00 <奈恩> “大家都有压箱底的独家法术呢……托马斯不感兴趣吗?”戳戳托马斯
0:13:35 <莫尔度> 奈恩戳了戳托马斯,托马斯“啊!”的一声惊醒了
0:13:44 <莫尔度> 这时你才发现他刚才在打瞌睡
0:13:54 <瑞恩·夏尔> “托马斯?你呢,有没有什么独门法术?”期待的目光
0:13:58 <奈恩> “竟然睡着了……”
0:13:59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啊……奈恩姐姐,你们在说什么来着?”
0:14:53 <切希尔·柳哨> “在饭桌上打瞌睡……我们家的饭就这么难吃吗”
0:14:53 <切希尔·柳哨> “托马斯,我好伤心”抹抹眼睛
0:15:01 <奈恩> “大家在交流法术呢”
0:15:43 <莫尔度> “那个,不是这么回事啦”托马斯慌张道,“主要是我白天太累了,回来之后就……”
0:15:49 <瑞恩·夏尔> “托马斯,非常遗憾的告诉你,你错过了重要的东西”遗憾的啧啧嘴
0:16:17 <切希尔·柳哨> “开玩笑而已,你不要慌啦”灿烂地对他笑笑
0:16:20 <莫尔度> “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托马斯左顾右盼,“难……难道说是,告……告……”
0:16:46 <依兰> “并不是”不等托马斯说完就打断道
0:16:46 <依兰> “是法术啦,法术”
0:17:08 <瑞恩·夏尔> “孺子……唉”
0:16:35 <奈恩> “托马斯白天又去干什么了啊?”
0:18:08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大家今天不是去下水道找吸血鬼了嘛,我去了外城区那边,一直在用法术监视那边的地下通道呢”
0:18:31 <依兰> “那,有发现么”
0:18:43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没……”
0:19:08 <奈恩> “监视……自己去的?”
0:19:38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是的”
0:19:39 <切希尔·柳哨> “我们也没弄出什么大动静,可能他们觉得不需要从那边逃跑吧”
0:20:03 <瑞恩·夏尔> “还行,至少是有贡献的”点点头
0:21:10 <奈恩> “……”默默抬起手摸了摸托马斯的脸,然后——用力掐
0:21:21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我也想给大家做出点贡……唔,呜呜呜!”
0:21:22 <依兰> “排除可能性挺好的……干得不错,托马斯~”
0:22:06 <奈恩> “这种事情至少要告诉大家啊!自己一个人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
0:22:17 <切希尔·柳哨> “刚才我们说的是,葵姆蕾有个吸血鬼猎人传下来的法术,可以一招干掉吸血鬼,明天要不要和我们一起来学啊?”
0:23:04 <莫尔度> “好吧……都听奈恩姐姐的”托马斯揉了揉脸,“咦,有新法术学?不会是阳炎系列吧?”
0:23:20 <切希尔·柳哨> “不是,你绝对没听过,叫幻日!”
0:23:35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日……狗?”
0:23:45 <瑞恩·夏尔> “……”
0:23:50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确,确实没听说过”
0:24:11 <切希尔·柳哨> “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你特别感兴趣”
0:24:11 <奈恩> “完全没在反省的样子……”撇嘴
0:24:16 <莫尔度> “和狗没关系!”葵姆蕾打了一下托马斯的头
0:24:35 <依兰> “sun dog是一整个词啦”
0:24:35 <依兰> “是指一种气候现象”
0:25:05 <葵姆蕾> “不教你了,哼”
0:26:14 <莫尔度> “别,别啊!我不是故意的,葵姆蕾大小姐!”托马斯连忙说,“还有奈恩姐姐,我以后保证听话!”
0:26:14 <莫尔度> 他手忙脚乱地解释着
0:26:15 <奈恩> “嘛,葵姆蕾别生气,托马斯只是睡迷糊了没反应过来吧”拍拍托马斯
0:26:27 <切希尔·柳哨> “托马斯年纪小,你不要和他较真啦,你看他吓的”
0:26:27 <切希尔·柳哨> “除了这一点,他还是非常靠谱的!除了这一点!”
0:27:13 <瑞恩·夏尔> “哼”悠然自得的默默喝着茶水,看着托马斯和葵姆蕾他们
0:27:49 <莫尔度> 你们在饭桌上悠闲的聊着天,决定明天召开一个只属于法师的学习会
0:27:49 <莫尔度> 不知不觉,夜慢慢深了
0:28:59 <切希尔·柳哨> “已经很晚了,各位再不回家,要有人担心了哟”
0:30:15 <瑞恩·夏尔> “也是,今晚多谢款待”优雅的拿纸巾擦擦嘴,再把纸巾两角对叠,整齐的收好
0:30:29 <切希尔·柳哨> “明天早上我还是要出门一趟,所以来得早的人请自便,喝点茶吃点点心什么的都行”
0:30:29 <切希尔·柳哨> “因为昨天早上稍微有点在意的事~”
0:31:00 <奈恩> “好的”点点头
0:31:21 <瑞恩·夏尔> “出门?好吧”
0:31:32 <切希尔·柳哨> “明天见啦!”边说边拿起纸巾胡乱擦擦嘴“我就不送了!”
0:31:54 <奈恩> “嗯,明天见~”
0:32:43 <瑞恩·夏尔> “再见”离开
0:32:24 <莫尔度> 于是,切希尔和新的同伴们相处的第二天终于落下帷幕
0:32:24 <莫尔度> 该回家的人告别了落星馆,走进了夜幕中
0:32:24 <莫尔度> 落星馆只剩下了房主和房客们
0:33:20 <切希尔·柳哨> “……阿特拉斯”
0:35:39 <莫尔度> “怎么了?”阿特拉斯正准备上楼梯,听到切希尔的呼唤就停了下来
0:36:17 <切希尔·柳哨> “你这样就很过分了嘛”
0:36:17 <切希尔·柳哨> “对面那个吸血鬼,这么重要的情报,我们不问你都不说的”
0:37:15 <莫尔度> “……”阿特拉斯沉默着,“我只是……”
0:37:43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只是觉得他应该由我来终结……对不起。”
0:38:51 <切希尔·柳哨> “是你邀请我们共同对敌的,至少应该告诉我们敌人是怎么样的,今天大家都吃了一惊,没想到敌人是差点毁灭整个世界的存在”
0:39:25 <切希尔·柳哨> “你看,虽然大家没有一个人说要退缩”
0:39:39 <切希尔·柳哨> “但说不定有人是不想对付这种级别的敌人的”
0:39:49 <切希尔·柳哨> “事先不说清楚怎么行呢!”
0:40:15 <切希尔·柳哨> “而且上次我居然真的就留下你一个人对付他了!”
0:40:57 <切希尔·柳哨> “你想终结他的话,最后一击就交给你!但是一个人不行!”
0:40:57 <莫尔度> “你说得对……是我的错……”阿特拉斯说,“直到今天为止,我还在想着发现他的踪迹之后,我就独自一人去找他决战”
0:41:22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但这却让葵姆蕾她受了重伤……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错”
0:42:07 <切希尔·柳哨> “想一个人找他决战是你的错,但葵姆蕾受伤不是”
0:42:26 <切希尔·柳哨> “她也是非要一个人去探索,才被杀个措手不及”
0:42:45 <切希尔·柳哨> “你们这些喜欢一个人行动的人啊,一个不小心就超给人添麻烦的!”
0:43:03 <莫尔度> 阿特拉斯移开了眼神
0:43:14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抱歉”
0:44:07 <切希尔·柳哨> “诚恳认错!坚决不改!这一点上你确实和自己说的一样是差劲的男人!”冲上去给他肚子一个头槌
0:45:08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我只是害怕,害怕如果大家和我在一起并肩作战,就会遭遇不测”
0:45:22 <莫尔度> 阿特拉斯低下头,双手轻轻搭在你的肩膀上
0:46:40 <切希尔·柳哨> “我也害怕不和你并肩作战的话,你就会遭遇不测哟,大家的心情都是一样的”抓住他的手
0:47:29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我知道了,从今以后,我会和你们一同并肩”
0:48:56 <切希尔·柳哨> “那么……欢迎你加入我们这个吸血鬼讨伐小队,阿特拉斯”
0:50:10 <莫尔度> “谢谢,切希尔……”阿特拉斯说,“谢谢你把我这种人当成真正的伙伴……”
0:51:32 <切希尔·柳哨> “我不会死的,我的灵魂会死命地赖在这个身体上,活得像一条老龙一样长,所以你就放心地站在我旁边吧!”
0:52:23 <莫尔度> 于是,在切希尔的努力之下,她和阿特拉斯之间的关系似乎又拉近了一点
————————————————————————save——————————————————————————
« 上次编辑: 2018-08-05, 周日 12:33:16 由 千面相 »

离线 一球甘蓝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四章:迷失使命】【三】
« 回帖 #1 于: 2018-07-26, 周四 21:16:45 »
团的风格果然不一样了,顺便感觉每次变短了(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500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第四章:迷失使命】【三】
« 回帖 #2 于: 2018-07-26, 周四 21:38:05 »
团的风格果然不一样了,顺便感觉每次变短了(
如果做战报的是你,就不觉得短了 :em032

离线 逸·水寒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81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四章:迷失使命】【三】差劲的男人
« 回帖 #3 于: 2019-01-06, 周日 15:13:49 »
喔哟,这夜之子民的老大哥来头当真是,啊哈(咱们命真大,不过估计迟早会是反派死于轻敌的发展——你给我等着吧)
沃那啥爵士已经成了有名字的路人,不意外的话还会有戏份(和贵族平等交流也是步入上流社会的体现,当然该半身人本人的表现经常让人忘了她已经是个骑···嗯这无关紧要)
阿特拉斯的表现堪称教科书级的被动式情报源,有问才应,却仍总有藏掖着的东西令人不好深究;也有孤身殉道者的影子,这是一种基于高度自责产生的有自我毁灭倾向的行为模式,不为他对独自完成“任务”的自信度决定——无论如何,这与注重人与人联结力的团队行动格格不入,也是切希尔与他产生“摩擦”的要因之一
有瑞恩在的日子感觉不会太沉闷——嗯,我理解他做安静知性美男子的愿望,但既然上了贼船,还交了一群女——去你的当不成最好;奈恩小姐姐(好像不对)真是又呆又萌又暖又——(宕机);切希尔,切希尔大姐,切希尔爵士,您太棒了最后那部分对手戏容容容我举高高以示崇敬可好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500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第四章:迷失使命】【三】差劲的男人
« 回帖 #4 于: 2019-01-06, 周日 17:26:36 »
喔哟,这夜之子民的老大哥来头当真是,啊哈(咱们命真大,不过估计迟早会是反派死于轻敌的发展——你给我等着吧)
沃那啥爵士已经成了有名字的路人,不意外的话还会有戏份(和贵族平等交流也是步入上流社会的体现,当然该半身人本人的表现经常让人忘了她已经是个骑···嗯这无关紧要)
阿特拉斯的表现堪称教科书级的被动式情报源,有问才应,却仍总有藏掖着的东西令人不好深究;也有孤身殉道者的影子,这是一种基于高度自责产生的有自我毁灭倾向的行为模式,不为他对独自完成“任务”的自信度决定——无论如何,这与注重人与人联结力的团队行动格格不入,也是切希尔与他产生“摩擦”的要因之一
有瑞恩在的日子感觉不会太沉闷——嗯,我理解他做安静知性美男子的愿望,但既然上了贼船,还交了一群女——去你的当不成最好;奈恩小姐姐(好像不对)真是又呆又萌又暖又——(宕机);切希尔,切希尔大姐,切希尔爵士,您太棒了最后那部分对手戏容容容我举高高以示崇敬可好

被举高高了!
怎么能叫大姐呢,作为半身人还是刚成年的阶段,是少女,如花似虎的少女啊! :em019

离线 逸·水寒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81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四章:迷失使命】【三】差劲的男人
« 回帖 #5 于: 2019-01-08, 周二 11:53:37 »
喔哟,这夜之子民的老大哥来头当真是,啊哈(咱们命真大,不过估计迟早会是反派死于轻敌的发展——你给我等着吧)
沃那啥爵士已经成了有名字的路人,不意外的话还会有戏份(和贵族平等交流也是步入上流社会的体现,当然该半身人本人的表现经常让人忘了她已经是个骑···嗯这无关紧要)
阿特拉斯的表现堪称教科书级的被动式情报源,有问才应,却仍总有藏掖着的东西令人不好深究;也有孤身殉道者的影子,这是一种基于高度自责产生的有自我毁灭倾向的行为模式,不为他对独自完成“任务”的自信度决定——无论如何,这与注重人与人联结力的团队行动格格不入,也是切希尔与他产生“摩擦”的要因之一
有瑞恩在的日子感觉不会太沉闷——嗯,我理解他做安静知性美男子的愿望,但既然上了贼船,还交了一群女——去你的当不成最好;奈恩小姐姐(好像不对)真是又呆又萌又暖又——(宕机);切希尔,切希尔大姐,切希尔爵士,您太棒了最后那部分对手戏容容容我举高高以示崇敬可好

被举高高了!
怎么能叫大姐呢,作为半身人还是刚成年的阶段,是少女,如花似虎的少女啊! :em019
“切(辛)希(巴)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