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雨中溶解——萌新跑团实绩(整理程度较低)  (阅读 1002 次)

副标题: 使用剧本的关键是——一旦开始复制粘贴,就不要停下!

离线 路人杀手

  • Peasant
  • 帖子数: 15
  • 苹果币: 0
雨中溶解——萌新跑团实绩(整理程度较低)
« 于: 2018-07-12, 周四 23:18:04 »
此为一萌新群跑团log整理。通篇下来明显感觉kp的剧情处理能力十分的“僵硬”,pc也时不时陷入这是哪里,我要干什么的窘境-_-
谨以此log记录该团成长的脚步。




20:35:51 <keeper> ——————开始——————
20:36:28 <keeper> 那是一个风雨飘摇的摇晚。
20:36:48 <keeper> 连绵不断的暴雨冲刷着凹凸不平的路面。夹杂着树枝和落叶的污水顺流而下,汹涌地灌进下水道。 眼前的世界是流动的黑与灰,街道旁的路灯和楼房发出慰藉般的黄光。
20:37:21 <keeper> 神鹭记者一个人走在孤零零的大街上
20:37:34 <keeper> 你不记得自己为何走到了这里,只记得激溅的水花声、被雨浸透的沉重的裤脚和空气里的泥泞气息。 凌晨一点了。
20:37:49 <keeper> 在你的面前是空无一人的街道,空荡得令你觉得不真实,忍不住使劲掐了自己一天工作下来变得麻 木的手臂。一阵钻心的疼痛令你龇牙咧嘴,但也使得你清醒了过来。
20:37:58 <keeper> 就在这时,你突然发现,在不远处的街灯下有一个打着红色尼龙雨伞的少女。她手中的雨伞在这片 单调的色彩中里是那样的显眼,以至于你无法将视线移开。
20:39:49 <朽木神鹭(记者)> 试着向少女方向靠近
20:40:14 <keeper> 你慢慢的继续前行着
20:40:42 <keeper> 因为离得近了些,你看见伞盖遮住了她大部分的身躯。身着标准的髙中生制服的她没有穿鞋,静静地侧立驻足在原地。
20:41:08 <keeper> 正当你打算继续靠近,撑着红色雨伞的少女忽然缓慢地走向街道的另一侧。
20:41:48 <朽木神鹭(记者)> .r 1d100 70
20:41:48 <骰子大人>  * 朽木神鹭 投掷 70 : 1d100 = 78
20:42:30 <keeper> 因为下着暴雨,你看不见她的神情
20:42:58 <keeper> 只见她迈进了潮水般的雨里。一步,一步。地面积起的雨水漫过了她的袜子,浸过了她的膝盖,接着是 她的裙子,上衣......随着她的前进,就好像融化在了雨里一样,少女露出积水的部分越来越少。
20:43:20 <keeper> 水位逐渐漫过她黑色的长发,最后地面上只剩下了水洼和那把她曾经握着的红雨伞。
20:43:50 <keeper> 你不禁的感到害怕
20:45:23 <朽木神鹭(记者)> 。r 1d100
20:45:24 <骰子大人>  * 朽木神鹭 投掷  : 1d100 = 64
20:45:34 <keeper> .r1d3
20:45:35 <骰子大人>  * KP派大星 投掷  : 1d3 = 1
20:46:25 <keeper> 你吓得掉落了手中的雨伞
20:46:56 <keeper> 但你还是依旧看着那个方向
20:47:29 <朽木神鹭(记者)> 。rd 65
20:47:29 <骰子大人>  * 朽木神鹭 投掷 65 : 1d100 = 78
20:48:11 <朽木神鹭(记者)> 。rd 65
20:48:11 <骰子大人>  * 朽木神鹭 投掷 65 : 1d100 = 12
20:48:37 <keeper> 水面恢复了平静,唯有那把雨伞在不断降下的雨水的冲 击下来回滚动着。
20:48:51 <keeper> 但是,骤然地,你的心跳加快一一你感到水洼的深处散发着某种不好的气息,本 能警告着你,盲目凑近或许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20:49:14 <朽木神鹭(记者)> “一个似乎很可爱的少女……我连话都没搭上就不见了……”
20:49:40 <朽木神鹭(记者)> “这种剧情是什么垃圾编剧写的小说啦!”
20:49:59 <朽木神鹭(记者)> “但是……那把伞还在……不是幻觉”
20:50:45 <朽木神鹭(记者)> “……总之在这暴雨里也没法想到什么,先离开这里吧……”
20:51:41 <朽木神鹭(记者)> 总之先回住处
20:52:53 <keeper> 你打算继续前进,回到你在这个城市里卑微的家,企图忘记刚刚的一切,但内心藏不住的恐慌使得你在前进时狠狠地摔了一跤,浑身湿透。
20:53:03 <keeper> 当你在密集的雨幕中抬起头时,无意间的一瞥令你看见了水面下异样的风景。
20:53:20 <keeper> 那是   
20:53:20 <keeper> 有如星河般深不可测的翻滚的黑色旋涡,吸收了周围全部的光线,数条打着旋的线条闪烁、撕扯、 扭曲,不断变换成不可名状的形态。突然间,某种颤动的、如雷鸣般的声音穿透了你的身体。你的 全身因心室的不规则震颤不自然地痉挛着。恐惧,不安,痛苦,绝望顷刻间席卷了你,从外向里层
20:53:20 <keeper> 层束缚住你的身躯。
20:53:59 <朽木神鹭(记者)> 赶紧站起来
20:54:13 <keeper> .rd 59 sc1/1d3
20:54:14 <骰子大人>  * KP派大星 投掷 59 : 1d100 = 23
20:54:31 <keeper> san-1=58
20:54:38 <keeper> 你动弹不得,死亡的恐惧紧紧地遏住了你的行动。在这样的压倒性的力量面前,反抗只是重复宣告 自己形同蚂蚁的软弱无力。
20:55:06 <keeper> 正当你抱着必死的绝望心情时,忽然,你感到缠绕在身上的负荷渐渐抽去。像是听见了不远处传来 的叫喊声,水塘中漆黑的存在缓缓地向着少女消失的地点收拢,倏然褪去,水面上重新映照出街灯 隐约的光芒。
20:55:06 <keeper> 你舒展了下四肢,看上去能够重新行动了。
20:55:27 <keeper> 正在这时
20:56:01 <keeper> “没事吧?”,你听到一个平静的男声
20:56:12 <keeper> 问这句话的人主动伸手扶了你一把。你艰难地从水塘中爬起。
20:56:38 <朽木神鹭(记者)> “啊……姑且还清醒吧,谢谢”
20:56:49 <keeper> 你终于在满身水渍毫不优雅的状况下站了起来
20:56:58 <朽木神鹭(记者)> 观察他
20:57:05 <朽木神鹭(记者)> 。rd 65
20:57:05 <骰子大人>  * 朽木神鹭 投掷 65 : 1d100 = 6
20:57:48 <keeper> 你看到对方撑着一把明显过大的黑雨伞,却不知为何浑身湿透,头发紧贴在前额上。从神情来看,他似乎 焦急地希望确认你的状况。
20:58:13 <keeper> ”啊......没事就好。(过了一会儿)真的没有哪里受伤吗?“
20:58:28 <朽木神鹭(记者)> “我没事啦……只是没注意摔了一跤”
20:58:41 <朽木神鹭(记者)> “真的……没关系”
20:59:07 <keeper> “没事就好”,对方的脸上露出关切的神色
20:59:28 <朽木神鹭(记者)> “话说……我的伞到哪去了”
21:00:53 <keeper> 正值21岁的你,还在读大学,阅历不深,这次半夜出来本是为了加班回家,却意外的遇上了这样奇怪的事
21:01:30 <keeper> 你向他说话时一直在端详着他的脸
21:02:19 <keeper> 你看到的是一张绝美的容颜,如果这可以用来形容男性的话
21:02:43 <keeper> “你的伞”,他捡起你的伞,并还给了你
21:03:03 <朽木神鹭(记者)> “……谢谢,纳西索斯”
21:03:15 <keeper> “不客气”
21:03:38 <朽木神鹭(记者)> “没什么,刚刚给你想了个名字而已”
21:04:03 <keeper> 路遇男神搭话这般狗血的小说情节,使你不禁想要了解他
21:04:13 <朽木神鹭(记者)> “话说,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21:04:40 <keeper> ”说来不好意思,明天早上要截的稿子,助手突然生病的缘故,几分钟前我才刚刚画完。想着不能 再拖了就打算亲自送到编辑家里。“
21:05:06 <朽木神鹭(记者)> “你是画家?画漫画那种?”
21:05:22 <keeper> 他没有理会你给他想名字的奇怪行经
21:05:48 <keeper> “嗯。不过没什么名气......”说着露出了尴尬的笑容
21:06:56 <朽木神鹭(记者)> “啊,能不能留个电话呢,我下次再谢谢你。现在这里也不方便说话”
21:07:12 <keeper> 说话间,他时不时瞟一眼你身后不远的红色雨伞
21:07:43 <朽木神鹭(记者)> “………………”
21:07:51 <keeper> “啊,好的,这是我的电话”
21:08:06 <keeper> “你没事了吧,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21:08:35 <朽木神鹭(记者)> “啊,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
21:08:54 <朽木神鹭(记者)> “那么,下次再见吧……纳西索斯”
21:09:01 <keeper> “大晚上的,我看你一小姑娘单独一人不太放心”
21:09:30 <keeper> 同时他一直在看着手表,似乎有点着急
21:09:51 <keeper> “回见”
21:09:54 <朽木神鹭(记者)> “不,如果你执意这样的话我反而会困扰的”
21:10:03 <朽木神鹭(记者)> “嗯……再见了”
21:10:07 <keeper> 就这样,你回到了自己的家。
21:10:20 <keeper> ——————记者导入结束————————
21:10:40 <keeper> ——————侦探导入——————
21:11:11 <keeper> 星期五的早上,作为江原市的模范市民兼人民公仆,听到闹钟炸响及时醒来的你开始了一天的忙碌生 活:起床,洗漱,更衣,做饭,开电视听新闻,吃早餐......
21:12:29 <keeper> 这是你来到这座城市的第24年,你对这座城市有着非同一般的、如同母婴般 无法分割的羁绊。你关注着这座城市的点点滴滴,从每三年的市长竞选一如既往落榜的苇石次郎, 到街区新增加的罐装咖啡贩卖机。每一天的太阳升起又落下,在相似又不尽相同的日复一日的生活 中,你看着这座城市一天天地向着郊区,向着蔚蓝色的大海扩大,亲眼见证它由牙牙学语的孩子逐渐成为沉稳而富有魅力的青年。道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增加了,从你公寓楼的窗口往下看,宛若一 串串夜间璀燦发光的明珠;摩天大厦如雨后春笋般飞快地建起来了,即将建成的银座又挑战了之前 的髙度,伸向遥远的苍穹......
21:13:44 <keeper> 但是,等等,让我们把镜头转过来。自天空鸟瞰垂直坠向髙楼的脚下,穿越繁华的闹市区街道和住 宅区边走边谈的人群,百鸟鸣唱的绿色公园,最后停在这座说髙不髙的黄色建筑前。你正站在那里 和你的同事们打招呼。这是你工作的地方,江原市某个不起眼的警察局分局。
21:14:00 <keeper> 一一今天你也在卑微地工作着,为这座城市伸张公平与正义。
21:14:14 <keeper> 生活并不总是令人愉快的。比如这天的晚上,当好不容易加班忙完工作的你听从胃的紧急召唤匆匆 下楼买宵夜时,你撞上了警察局里的同事,白鸟律。
21:14:31 <keeper> 在后辈面前出洋相还不是问题,要命的是,他手中拿着一大叠几乎淹没了他面孔的材料。嘭!现在 它们纷纷扬扬地散开,毫无规则地落在了楼梯的台阶上。
21:14:41 <keeper> “前辈......”律一脸哭丧地望了望你,慢吞吞地蹲下身子捡拾散落一地的纸张。
21:15:22 <暝灯夜弦(警探)> 上前帮律捡起文件
21:15:33 <keeper> “前辈,谢谢你。”
21:15:53 <暝灯夜弦(警探)> “不用谢,下次要小心点哦”
21:16:26 <暝灯夜弦(警探)> “我正要去买宵夜,律要一份吗?”
21:16:52 <keeper> “是!是我不好,图省事抹黑上楼梯还不打招呼,也没反应到前辈你还在加班。”(内心:明明是你撞到我啊)
21:17:45 <暝灯夜弦(警探)> .r 1d100 70
21:17:45 <骰子大人>  * 暝灯夜弦 投掷 70 : 1d100 = 42
21:18:49 <keeper> 你发现其中大部分文件是打印错误产生的乱码,但有几张纸的质地看上 去不太一样
21:18:58 <keeper> 你抽出了这几张纸
21:19:29 <keeper> 你发现这些是从档案夹上取下的,还未处理的失踪案的文件。大都是一年来 自江原市市民的报案。失踪者有的是晨练的老人,有的是留守在家的孩子,有的是昼出夜归的工薪族。
21:20:01 <暝灯夜弦(警探)> .r 1d100 60
21:20:02 <骰子大人>  * 暝灯夜弦 投掷 60 : 1d100 = 49
21:20:21 <keeper> 你意识到,这些案件还没有经过调查处理,因为上面没有盖章。
21:20:36 <keeper> 仅仅只是立了案
21:22:28 <暝灯夜弦(警探)> “这些案件发生得这么集中。。而且过了一年都没有处理?”
21:22:58 <暝灯夜弦(警探)> “律,你知道这些案子吗?”
21:23:04 <keeper> “啊,没有处理,这里面混了案件吗”
21:23:18 <keeper> 他露出惊讶的神色
21:23:27 <keeper> “唉,我怎么可能清楚。是上司吩咐我把这么一大摞废纸尽早 处理掉的。我接过来就是这样子,谁想到里面还夹着未结案件的档案。”
21:23:55 <keeper> “奇怪啊,按理来说,没结案就将档案销毁掉......这不像是他的作风啊,也许是不小心夹进去了?”
21:24:14 <暝灯夜弦(警探)> “是的”
21:24:36 <keeper> “不过,从明天开始,我和太太预定要出去度一个星期的假。我看前辈你好像对这些档案挺感兴趣的 样子,能麻烦你替我保管一下吗?万一上司问起来,就说没有直接把内容碎掉,把这些文件递给他, 拜托拜托了。”
21:25:02 <keeper> 他显然是个话唠,吧嗒吧嗒说了一通
21:25:13 <暝灯夜弦(警探)> “嗯,交给我吧!律就安安心心地享受假期吧。”
21:26:18 <keeper> 白鸟津说完就飞也似的跑向公车站
21:26:46 <keeper> 你手中拿着一份文件,站立在楼梯口
21:26:49 <暝灯夜弦(警探)> “。。还打算向他道个歉,再送他块橘子味的口香糖来的。。”
21:29:07 <暝灯夜弦(警探)> “这些案件。。”
21:29:35 <暝灯夜弦(警探)> “算了,之后再来处理吧。。夜宵优先呢”
21:30:00 <暝灯夜弦(警探)> 按照原本的打算去购买夜宵
21:30:07 <暝灯夜弦(警探)> 然后回家
21:30:34 <keeper> 你走出警察局,来到了一个酒居,店家热情的招待了你
21:30:53 <keeper> 你在喝酒时,有机会看看这些文件
21:31:10 <暝灯夜弦(警探)> 喝酒时看看这些文件
21:31:27 <暝灯夜弦(警探)> .r 1d100 20
21:31:27 <骰子大人>  * 暝灯夜弦 投掷 20 : 1d100 = 18
21:31:38 <keeper> 石村美和女59岁
21:31:38 <keeper> 孤寡老人,于去年11月13日左右失踪。女儿在外打工,失踪前曾接到母亲电话说半夜听见自己的床 下传来奇怪的抓挠声音。
21:31:38 <keeper> 山下典子女19岁
21:31:38 <keeper> 租房的大学生,于去年12月2日(?)失踪。之所以被发现是因为没能按时缴清房东的租金,失踪或 许是更早之前的事。
21:31:38 <keeper>  秋山裕一男42岁
21:31:38 <keeper> 无业中年,于去年12月26日失踪。有过酗酒闹事的不良记录。报案的是他的邻居,因为拖欠了一笔 酒费。怀疑酒醉后掉进河里。
21:31:38 <keeper> 小杉优志男5岁
21:31:38 <keeper> 学龄前儿童,于2月4日失踪。父母工作,主要是保姆在家带。据说保姆相当不尽职,当天也是翘班 出去玩。优志和同龄人相比缺乏活泼的气质,还喜欢一个人在地下室自言自语。
21:31:38 <keeper> 宫本勘太男28岁
21:31:38 <keeper> 工薪族,于3月19日失踪。平时与工人往来不多,也不怎么参加聚会。因为性格沉闷过了头,有将自 己的前女友杀死后藏在家中的传闻。
21:31:38 <keeper> 安藤里香女23岁
21:31:38 <keeper> 外地来的职场新人,于5月28日失踪。信息不明。
21:31:38 <keeper> 渡辺夕菜女14岁
21:31:38 <keeper> 初中生,于6月23日失踪。当地就读。同学反映她喜好神秘学和独自占卜。
21:31:38 <keeper> 汤川大志男36岁
21:31:38 <keeper> 服务生,于7月30日失踪。平时负责餐馆后台打杂。
21:33:47 <keeper> .rd 50智力
21:33:48 <骰子大人>  * KP派大星 投掷 50智力 : 1d100 = 94
21:34:31 <keeper> 你喝了很多酒,晕乎乎的,没有看出这些案子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然后你回家了
21:35:29 <keeper> 你打算约你的朋友明天一起调查此事,你那个记者朋友闲着也是闲着,这可是个足料的大新闻
21:38:32 <keeper> ——————警探导入完毕————
21:38:49 <keeper> ————牧师————
21:39:55 <keeper> 你发现自己最近精神不振,时常产生灰暗的念头,平时小病不断。严重 时还会出现短暂昏迷的症状。去了医院后,医生认为是抑郁症的早期症状,建议吃药治疗,多和朋 友交流分散注意力等。但服药后仍然没有好转。
21:39:55 <keeper> 在家休养期间通过电视看到了现任副市长苇石次郎的市长竞选视频,得知他最近正在指挥大 型环保排污工程,将地下的城市污水不造成任何污染地排入大海。
21:41:00 <keeper> 其实并并不关心什么市长,在你眼中,上帝和朋友高于一切,可惜的是你的朋友都不信上帝
21:41:53 <keeper> 你希望可以早日摆脱病魔,继续传播上帝的福音
21:42:30 <keeper> 于是你谨遵医生的话,想要和朋友们聚一聚
21:43:10 <keeper> 正在这时,你接到了夜弦的电话
21:43:24 <keeper> “ringringring~”
21:45:16 <远方的牧师> “是夜弦吗,好久不见,有什么事吗”
21:45:36 <暝灯夜弦(警探)> “啊,骁,最近有空吗?”
21:45:56 <远方的牧师> “最近没什么事情可忙的”
21:46:23 <暝灯夜弦(警探)> “我遇到了一些案子,独自思考却没有什么头绪,如果能得到你的帮助就太好了,顺便,我们也可以一起喝个酒,聊聊天”
21:47:17 <远方的牧师> “有案子居然会让你这个老手头疼吗,emmm,看来有麻烦啊”
21:47:21 <暝灯夜弦(警探)> “怎样,骁,愿意来我这儿为正义而战吗?(打趣)”
21:47:29 <keeper> 就在这时,夜弦看到了记者小姐的来电,于是接通了电话会议...
21:48:08 <暝灯夜弦(警探)> “喂,朽木小姐,听得见吗?”
21:48:09 <远方的牧师> “平时都很少问候,一会儿居然来了两个老朋友”
21:48:36 <keeper> 神鹭小姐似乎是为了昨晚的神秘事件打来的
21:48:37 <暝灯夜弦(警探)> “哈哈,说不定最近是你的幸运日哦”
21:48:58 <朽木神鹭(记者)> “啊……嗯”
21:49:30 <暝灯夜弦(警探)> “有什么事吗?朽木小姐?我这正好也有事情要拜托你哦”
21:49:45 <朽木神鹭(记者)> “……算新闻吗?”
21:50:12 <暝灯夜弦(警探)> “新闻。。?是的,算得上是个不错的新闻呢”
21:50:17 <朽木神鹭(记者)> “嘛……正好本小姐今天也没有其他安排……”
21:50:50 <朽木神鹭(记者)> “还是说,只是你遇到问题了(坏笑)”
21:52:09 <暝灯夜弦(警探)> “啊。。呵呵呵(尬笑),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确实是遇到了自己一人解决不了的问题呢。。为此,需要你们二位的帮助。怎样,愿意来帮助我吗?”
21:52:24 <朽木神鹭(记者)> “正好让脑袋清醒一下……约一个地方见吧”
21:52:26 <远方的牧师> “去老地方?”
21:52:32 <keeper> 你们觉得在电话里讲不太方便,于是约定一起去一个餐厅吃上午茶,也算是聚一聚
21:53:04 <暝灯夜弦(警探)> “就那个地方了”
21:53:47 <keeper> 你们前往了那个餐厅
21:53:51 <keeper> 餐厅是你们最喜欢的一家,落座后,服务员询问你们想要什么
21:53:45 <远方的牧师> “美式摩卡”
21:53:54 <朽木神鹭(记者)> “冰拿铁,谢谢”
21:53:56 <暝灯夜弦(警探)> “今天这顿我请,你们点自己喜欢的吧,也算是预支酬劳呢”
21:54:21 <朽木神鹭(记者)> “呼呼……看来事情有些棘手呢~”
21:54:44 <远方的牧师> “你们先说说事情的经过吧”
21:55:01 <远方的牧师> “朽木小姐先说吧”
21:55:26 <朽木神鹭(记者)> “我?不是夜弦的案子吗?”
21:55:54 <朽木神鹭(记者)> “总之夜弦先说说情况吧”
21:56:04 <远方的牧师> “也是呢”
21:56:08 <暝灯夜弦(警探)> “咦。。额。。咳咳,那么,请二位先看看这些资料吧”
21:56:24 <暝灯夜弦(警探)> 将昨天获得的资料递给二人
21:56:30 <远方的牧师> 接过资料的一部分
21:56:43 <朽木神鹭(记者)> 拿过资料
21:57:01 <朽木神鹭(记者)> “失踪?感觉不是什么大案子啊”
21:57:35 <远方的牧师> “但是我这里也全是失踪的案子呢”
21:57:45 <朽木神鹭(记者)> “emmm失踪者都是些什么人啊,孤寡老人,无业青年……”
21:58:06 <暝灯夜弦(警探)> “嗯。。?仔细一看确实是这样。。。”
21:58:17 <朽木神鹭(记者)> “如果是人为的那罪犯还真会挑人呢~”
21:58:34 <远方的牧师> “而且时间还有些集中,但是又不像是针对特定人群”
21:58:59 <远方的牧师> “难道是什么邪教组织吗”
21:59:02 <朽木神鹭(记者)> “时间上……没有明显的规律,大概40 天左右一起”
21:59:17 <朽木神鹭(记者)> “喂喂不要突然提那么可怕的事啦”
21:59:25 <暝灯夜弦(警探)> “40天。。。”
21:59:58 <朽木神鹭(记者)> “对了,今天几号?”
21:59:59 <暝灯夜弦(警探)> “嗯。。骁是神职人员,说不定对于邪教徒作案有所了解呢?(微笑)”
22:00:10 <暝灯夜弦(警探)> “我看看”
22:00:19 <暝灯夜弦(警探)> 掏出手机确认
22:00:34 <keeper> 看到是9月10日
22:00:42 <keeper> 也就是同一年
22:00:48 <朽木神鹭(记者)> “……什么?!”
22:00:52 <暝灯夜弦(警探)> “九月十日呢。。”
22:01:08 <朽木神鹭(记者)> “……啊……真是麻烦……”
22:01:23 <远方的牧师> “今天新闻上有什么事件吗?”
22:01:38 <暝灯夜弦(警探)> “唔。。这个嘛。。我看看头条”
22:01:49 <暝灯夜弦(警探)> 掏出手机看新闻头条
22:01:57 <keeper> 牧师之前出来是在看电视,没有什么事件
22:02:17 <朽木神鹭(记者)> “事件的话……有哦……”
22:02:25 <keeper> 手机上也只有新建污水系统的事
22:02:28 <朽木神鹭(记者)> 有气无力地说道……
22:02:35 <远方的牧师> “最近休息不好,都去看医生了”
22:03:05 <暝灯夜弦(警探)> “嗯。。?之前就感觉了。。朽木小姐你的脸色不太好啊。”
22:03:13 <暝灯夜弦(警探)> “发生了什么事吗?”
22:03:36 <朽木神鹭(记者)> “呐,夜弦,我大概……目击了新的失踪事件”
22:04:09 <暝灯夜弦(警探)> “!可以为我们说一说具体的情况吗?”
22:04:44 <朽木神鹭(记者)> “少女……消失在了雨中”(将我记得的告诉他们,不包括我摔到后的部分)
22:05:03 <暝灯夜弦(警探)> “听起来可真是。。毛骨悚然。。”
22:05:18 <远方的牧师> “这次是少女吗”
22:05:21 <朽木神鹭(记者)> “虽然有些难以置信……”
22:05:37 <暝灯夜弦(警探)> “同样是独自一人。。不。。等等。。”
22:05:42 <keeper> .rd 65 神鹭灵感
22:05:43 <朽木神鹭(记者)> “不,还不能定论两件事有关联”
22:05:44 <骰子大人>  * KP派大星 投掷 65 : 1d100 = 29
22:05:57 <暝灯夜弦(警探)> “确实如此。。”
22:06:02 <远方的牧师> “报纸上有没有寻人启事这类的告示呢”
22:06:11 <keeper> 突然间,神鹭小姐意识到了什么
22:06:40 <keeper> 似乎那个失踪的少女也是独自一人
22:06:56 <朽木神鹭(记者)> “……”
22:07:21 <keeper> 而且,按照平均每个月一个的频率,正好是吻合的
22:07:58 <远方的牧师> “难道是连环杀人案?”
22:08:00 <暝灯夜弦(警探)> “朽木,看你的表情。。是想到什么了吗?”
22:08:08 <朽木神鹭(记者)> “我知道了,姑且将那名少女也算做受害者吧”
22:08:40 <朽木神鹭(记者)> “但是,她是自己走向水里的……”
22:08:53 <暝灯夜弦(警探)> “。。。(沉思)”
22:08:56 <远方的牧师> “地点是?”
22:09:10 <远方的牧师> “与其他案件有联系吗”
22:09:11 <朽木神鹭(记者)> “夜弦,晓,能陪我一下吗?”
22:09:30 <朽木神鹭(记者)> “我想去昨晚那个地方看看”
22:09:48 <远方的牧师> “事不宜迟,现在动身吧”
22:09:52 <暝灯夜弦(警探)> “我也正有调查的意向,我同意”
22:10:06 <远方的牧师> 示意要夜弦结账
22:10:14 <朽木神鹭(记者)> “那么等我喝完就出发吧”
22:10:18 <暝灯夜弦(警探)> “。。。”
22:10:30 <远方的牧师> “这位绅士要请客的吧?”
22:10:51 <朽木神鹭(记者)> “嗯,让女性主动付钱可不是绅士之举”
22:10:57 <暝灯夜弦(警探)> “好吧,也算是请你们帮忙的酬劳”
22:11:14 <暝灯夜弦(警探)> 呼唤服务员结账
22:11:31 <暝灯夜弦(警探)> “顺便。。那么久没见,吃个橘子吗?”
22:11:37 <暝灯夜弦(警探)> 拿出两个橘子
22:11:48 <朽木神鹭(记者)> “你是有多喜欢橘子啊(笑)”
22:11:55 <远方的牧师> “橘子侦探又来了(笑)”
22:12:01 <keeper> 这位绅士一掏钱,就记起昨晚在酒居掏钱的情境,想到当时也是加班到1点
22:12:31 <keeper> 但是那是,还没有人报告过有新的失踪案
22:12:32 <暝灯夜弦(警探)> “橘子和正义都是我的上帝(正色)”
22:12:54 <keeper> 而今天碰巧又是周6,他不上班
22:13:04 <keeper> 服务员来给你们结了账
22:13:36 <keeper> 你们离开了餐厅,向着事发地点走去
22:14:01 <keeper> 一路上,你们讨论着这件事
22:14:41 <keeper> 最后来到了那条神鹭小姐所说的街道
22:15:11 <朽木神鹭(记者)> 我找一下少女消失的地方
22:15:11 <远方的牧师> “就是在这里发生事故的吗”
22:15:26 <暝灯夜弦(警探)> “不知道有没有留下些线索”
22:15:32 <keeper> 昨夜大雨过后,由于天气干燥,地面上已经见不到多少积水的痕迹。你们沿着她的指引的方向走去
22:15:40 <朽木神鹭(记者)> “应该会有的吧”
22:15:47 <keeper> 那是一片混杂着老式公寓楼和独栋小洋楼的居民区,就像是髙髙低低硬是拼凑起来的积木,远远望 去毫无美观可言。土灰色的墙壁,胡乱张贴的褪色海报,爬布着电线的歪歪斜斜的电线杆给这狭窄 的空间徒增了一分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22:15:57 <keeper> 少女消失的地方已经没有任何痕迹。但要说特殊的地方,还是有的。你们注意到路面上有个大得离 谱的窨井盖。
22:16:18 <朽木神鹭(记者)> “…………井盖?”
22:16:25 <暝灯夜弦(警探)> “等等。。难道说。。”
22:16:49 <朽木神鹭(记者)> 试着移动一下井盖
22:17:09 <远方的牧师> 和夜弦联手抬井盖
22:17:09 <暝灯夜弦(警探)> “那个少女,会不会失足掉了下去。。”
22:17:54 <暝灯夜弦(警探)> 和骁联手抬井盖
22:17:57 <keeper> 你发现,井盖被新加的水泥砌在了地上
22:18:44 <朽木神鹭(记者)> 。rd 65
22:18:44 <骰子大人>  * 朽木神鹭 投掷 65 : 1d100 = 14
22:19:10 <keeper> 你想到,也许昨天晚上雨太大,少女没能注意到这里的陷阱,不慎掉了下去一一那是不 可能的。她的动作更像是踩着像梯子一样的东西,逐渐向下沉没在了雨的海洋里。
22:19:39 <朽木神鹭(记者)> 。rd 65
22:19:39 <骰子大人>  * 朽木神鹭 投掷 65 : 1d100 = 32
22:20:05 <keeper> 比起你们一路走来时所观察到的窨井盖,这个窨井盖似乎铺上还没有多久。不仅如此, 周围一圈还糊上了浅灰色的水泥。
22:20:19 <远方的牧师> 。rd25
22:20:20 <骰子大人>  * 远方的牧师 投掷  : 1d25 = 23
22:20:28 <keeper> 而且还大了一圈
22:20:34 <暝灯夜弦(警探)> .r 1d100 70
22:20:34 <骰子大人>  * 暝灯夜弦 投掷 70 : 1d100 = 31
22:20:42 <朽木神鹭(记者)> “…………”
22:21:15 <朽木神鹭(记者)> “……难以理解”
22:21:31 <朽木神鹭(记者)> “这下面也是下水道之类的吗?”
22:21:59 <暝灯夜弦(警探)> “。。不是很清楚状况。。周围一带的民居有人吗。。如果可以询问就好了。。”
22:22:05 <keeper> 离窨井盖不远的地方,有一个不起眼的小平房。一名中年妇女正坐在板凳上百无聊赖地拨着篮子里 的青菜。
22:22:21 <远方的牧师> “交涉让我来”
22:22:42 <远方的牧师> 询问中年妇女
22:24:10 <远方的牧师> “你好,请问昨天夜晚一点这附近有什么引起你注意的事情发生吗”
22:24:31 <keeper> “昨天晚上?你说下大雨的时候吧,人都呆在家里,天昏地暗的谁知道啊。”
22:25:34 <暝灯夜弦(警探)> “确实呢。。大雨之下感知范围很小。。就算注意也未必看得到。。(小声)”
22:25:39 <远方的牧师> “那这附近有谁家的女儿,大概十八岁走丢了吗”
22:25:51 <朽木神鹭(记者)> “那个,请问一下……那个井盖为什么比其他的大那么多呢?”
22:26:07 <朽木神鹭(记者)> 打断晓的发言
22:26:33 <暝灯夜弦(警探)> “哦。。呵呵。。(尬笑)”
22:26:33 <keeper> “说起来,他们一大早就在这里施工了。不过是定期维护更换吧。你看了新闻 没有?那个叫苇石次郎的年轻人,哎呀,我总感觉他今年又要落选了一一我原来想说什么的来着。”
22:27:58 <朽木神鹭(记者)> “什么竞选?”
22:28:25 <keeper> “3年一次的市长竞选呗”
22:28:43 <朽木神鹭(记者)> “啊……说起来是的呢”
22:29:38 <keeper> “对了我刚刚想说啥来着”
22:29:54 <朽木神鹭(记者)> “您说那些施工队有些奇怪”
22:30:41 <朽木神鹭(记者)> “你说感觉施工得太急了,可能会留下一些影响”
22:31:02 <keeper> “啊,想起来了。就是他,现在的副市长,说要对地下水道进行修整,好方便污水 排放。可能顺带把窨井盖也换掉了吧。“
22:31:33 <暝灯夜弦(警探)> “嗯。。?下水道?(内心)”
22:31:51 <朽木神鹭(记者)> “嗯……不管谁当权,为百姓做事才是最重要的呢”
22:31:56 <keeper> “所以就把井盖换了”
22:32:26 <keeper> “真是为民着想的好市长呢”
22:32:40 <朽木神鹭(记者)> “也就是说那里原来就有个那么大的井盖吗?”
22:32:52 <keeper> “这我就不知道了”
22:32:52 <keeper> 22:33:17
22:32:52 <keeper> 你撤回了一条消息
22:33:28 <朽木神鹭(记者)> “那么大的井盖可能要定制呢,如果改一下井口大小就好了笑”
22:33:49 <keeper> 正当你们和中年妇女对话时,从街道的另一侧走来了一个游手好闲的小混混。等他与中年妇女寒暄 一番后,他看向了你们
22:34:10 <远方的牧师> 和他搭话
22:34:25 <远方的牧师> 魅惑他
22:34:38 <暝灯夜弦(警探)> “。。。(面色严肃)”
22:34:49 <keeper> “喂喂,你们不要骚扰我妈,信不信我叫人揍你”你们看到他身上有着横亘半身的盘龙纹身
22:36:10 <朽木神鹭(记者)> “啊……不好意思,其实我只想问一些东西”
22:36:42 <朽木神鹭(记者)> “昨天我朋友的伞丢在这附近了,所以我来找一下”
22:37:13 <keeper> 他似乎很不耐烦,想要打发你们走,并不搭理你的话
22:37:22 <朽木神鹭(记者)> “是一把红色的伞,刚刚在想会不会掉井里去了”
22:37:59 <朽木神鹭(记者)> “就是那个大井,不过已经封上了呢”
22:39:49 <朽木神鹭(记者)> 总之先离开吧……
22:40:14 <暝灯夜弦(警探)> “嗯。。”
22:40:39 <keeper> 只见他色眯眯的看着神鹭,似乎不想让他走
22:40:47 <暝灯夜弦(警探)> “。。。”
22:41:03 <keeper> 他伸手拽住了神鹭的手臂
22:41:29 <keeper> 一副小混混不怕事的模样
22:42:14 <朽木神鹭(记者)> “请你放手,你妈就在那边”
22:42:18 <朽木神鹭(记者)> 恐吓
22:42:24 <朽木神鹭(记者)> 。rd 60
22:42:24 <骰子大人>  * 朽木神鹭 投掷 60 : 1d100 = 63
22:43:00 <朽木神鹭(记者)> “…………”
22:43:30 <keeper> 你的恐吓他完全不放在眼里,一不做二不休,他的脸甚至还在向你靠近
22:43:44 <远方的牧师> “孩子,她可不是一个人来的哦”
22:43:55 <暝灯夜弦(警探)> “这位先生,请注意你的行为”
22:44:15 <朽木神鹭(记者)> “呼……谢谢”
22:44:19 <keeper> “哦,那又怎样”
22:44:37 <朽木神鹭(记者)> ……
22:44:42 <暝灯夜弦(警探)> “怎样。。?”
22:44:53 <暝灯夜弦(警探)> 亮出自己的警员证
22:45:08 <朽木神鹭(记者)> 反手抓住混混
22:45:18 <暝灯夜弦(警探)> “或者说你想进局子走。。一遭?”
22:45:24 <keeper> 你看到他明显缩了一下,放开了手
22:45:39 <朽木神鹭(记者)> 那我也不抓了
22:45:59 <keeper> “这次算你们人多,你最好小心一点,谁都有落单的时候”
22:46:18 <朽木神鹭(记者)> “是啊,谢谢你以身作则”
22:46:21 <keeper> 说完他就跑了
22:46:31 <keeper> 见到你们和二人纠缠不休,渐渐地,有三五个附近的市民出于好奇走了过来。他们小声地交头接耳 四下议论了一番,在你们目光转向他们时突然一齐噤声。
22:46:37 <暝灯夜弦(警探)> “现在这世道。。”
22:46:55 <远方的牧师> “信仰无存”
22:47:00 <朽木神鹭(记者)> “……真是麻烦”
22:47:04 <keeper> 这时,一个小孩子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怯生生地说话了: “昨天晚上,那个红色的大姐姐......”旁边的
22:47:04 <keeper> 少妇立刻意识到失礼,飞快地捂住了孩子的嘴,同时用歉疚的眼神望向背后的人。
22:47:17 <暝灯夜弦(警探)> “。。。朽木”
22:47:25 <朽木神鹭(记者)> “……我明白”
22:47:35 <朽木神鹭(记者)> 走向那孩子
22:47:36 <keeper> “小孩子不懂事胡乱瞎说,希望你们不要在意。”
22:48:27 <keeper> 小孩子被拉回了少妇身后
22:49:33 <远方的牧师> 我走过去
22:50:40 <keeper> 小孩子早已被拉回了少妇身后
22:50:40 <远方的牧师> 指一指拿着警员证的夜弦
22:51:01 <暝灯夜弦(警探)> 露出一个正义的微笑
22:51:24 <远方的牧师> “能请你告诉我们一些信息吗,这位女士”
22:51:36 <keeper> 那位女士看着你们,但却并没有开口
22:51:59 <朽木神鹭(记者)> “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想从贵公子那里了解一些情况”
22:52:13 <朽木神鹭(记者)> 心理学
22:52:17 <朽木神鹭(记者)> 。rd 75
22:52:17 <骰子大人>  * 朽木神鹭 投掷 75 : 1d100 = 69
22:52:55 <keeper> 你发觉她看似平静外表下极力掩饰着的惊恐神情。
22:52:58 <朽木神鹭(记者)> ……
22:53:10 <朽木神鹭(记者)> 侦查周围其他人
22:53:15 <朽木神鹭(记者)> 。rd 65
22:53:15 <骰子大人>  * 朽木神鹭 投掷 65 : 1d100 = 22
22:54:26 <keeper> 他们有的同样有着些微担忧,但是大部分的人都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22:54:55 <朽木神鹭(记者)> “呼呼……看来还是得问小孩子呢”
22:55:15 <keeper> 这时,慢慢有更多人聚集了过来
22:55:17 <朽木神鹭(记者)> “有的事情必须相互理解才能解决,不是吗?”
22:55:50 <朽木神鹭(记者)> “……嘛,真是麻烦”
22:56:21 <keeper> 他们脸带怒意,表情嚣张,大声斥责着你们散布谣言,你们感到再不走,恐怕会有麻烦
22:56:41 <朽木神鹭(记者)> “好吧,晓,夜弦,我们走”
22:56:46 <暝灯夜弦(警探)> “同意”
22:57:08 <远方的牧师> “没办法了呢”
22:57:24 <keeper> 那么你们选择了离开,离开时
22:57:41 <朽木神鹭(记者)> 。rd 70
22:57:42 <骰子大人>  * 朽木神鹭 投掷 70 : 1d100 = 29
22:57:48 <暝灯夜弦(警探)> .r 1d100 60
22:57:48 <骰子大人>  * 暝灯夜弦 投掷 60 : 1d100 = 66
22:57:48 <骰子大人> 22:58:18
22:57:48 <骰子大人> 远方的牧师撤回了一条消息
22:58:29 <远方的牧师> 。rd50
22:58:29 <骰子大人>  * 远方的牧师 投掷  : 1d50 = 18
22:59:02 <keeper> 离开时,你们看到不远处的楼房里有一扇门打开了,有个人影 正站在面向平房、用铁丝栏杆挡起的走廊上默默地注视着你们。那是一个青年女子,面容憔悴不安,似乎在很隐晦地朝着你们招手。
22:59:32 <朽木神鹭(记者)> “……有线索了,走吧”
22:59:46 <暝灯夜弦(警探)> “先避开市民的耳目”
22:59:46 <朽木神鹭(记者)> 先看一下人群
23:00:22 <朽木神鹭(记者)> “晓,你能单独行动吗,我和夜弦还比较惹人注目”
23:00:35 <keeper> 你们看到人群以外,井盖的位置,有着1个环卫工
23:00:41 <远方的牧师> “那我先去问问了”
23:00:54 <keeper> 人群看到你们放弃追问,慢慢散开了
23:01:13 <keeper> 现在一切又都恢复了平静
23:01:14 <朽木神鹭(记者)> “看来不必了,一起去吧”
23:01:23 <暝灯夜弦(警探)> “。。。好的。。”
23:01:43 <暝灯夜弦(警探)> 侦查环卫工人
23:01:50 <朽木神鹭(记者)> ……环卫工在干什么
23:02:01 <暝灯夜弦(警探)> .r 1d100 70
23:02:02 <骰子大人>  * 暝灯夜弦 投掷 70 : 1d100 = 47
23:02:20 <keeper> 他就是一个普通的环卫,但是他现在就在打扫着井盖
23:03:36 <朽木神鹭(记者)> “”……那个环卫工人应该知道井盖的事
23:04:08 <暝灯夜弦(警探)> “。是吗。。那么。。我们谁去套套话”
23:04:09 <朽木神鹭(记者)> “不过没办法,现在先去女人那里吧”
23:04:22 <暝灯夜弦(警探)> “嗯,好的”
23:04:37 <远方的牧师> 走到女人哪里去
23:04:39 <朽木神鹭(记者)> “太贪心反而拿不到什么情报”
23:04:42 <keeper> 在人群散开后,你们沿着楼梯爬上了这座面朝街道的黄色公寓楼的二楼。人影出现地方的门开着一 道小缝,好像特意为你们敞开。
23:04:45 <暝灯夜弦(警探)> 跟到女人那里去
23:05:43 <keeper> 你们拉开了门。这是一间装修简洁的公寓房,进了玄关便是客厅。房间中摆放着木制家具。刚才注 视着你们的青年女子正坐在客厅餐桌边。见你们来了,她拉开椅子朝你们走来,示意你们尽快关上 身后的门,不要换鞋。
23:05:55 <keeper> “房间隔音效果不好,邻居有可能听见。”
23:05:58 <朽木神鹭(记者)> 按她的做
23:06:06 <暝灯夜弦(警探)> 按他说的做
23:06:18 <远方的牧师> 按他说的做
23:06:53 <keeper> 你们坐在了椅子上
23:08:03 <朽木神鹭(记者)> “那么,您知道些什么,都请告诉我们吧“
23:08:24 <keeper> “我叫雨宫晴子,叫我晴子就好。”
23:08:44 <朽木神鹭(记者)> “好的晴子小姐“
23:08:48 <keeper> ”我认识那个失踪了的孩子。她是个很善良的人,善良到连被小混混殴打都不会去还手反抗。我从楼梯摔下来、腿脚不便的那几个月,她帮助过我,我希望能为她做点什么。“
23:09:04 <远方的牧师> “她是一个人居住吗?”
23:10:22 <keeper> “我看到你们来这里,应该是因为这件事,我想我或许可以告诉你们一些真相”
23:11:02 <朽木神鹭(记者)> 示意晴子继续
23:12:09 <远方的牧师> “那个女孩子最近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23:12:15 <keeper> “今天早上,起来听说了这件事。事情闹得很大,一早上就有人过来疏导,要求我们不 要......(说着,她像是想起了什么,捂住了嘴)”
23:12:53 <keeper> “没有什么奇怪的,她只是一个普通的人,一个人居住在这里”
23:13:17 <朽木神鹭(记者)> “……是吗?你立刻就知道她失踪了啊
23:14:33 <朽木神鹭(记者)> “你认为她是掉到井里去了吗?
23:14:54 <keeper> “(摇头)不知道。”
23:15:21 <暝灯夜弦(警探)> “这口井在大雨之前的状态怎么样?”
23:15:56 <keeper> “一直不太好,经常有井盖松动”
23:16:22 <朽木神鹭(记者)> “我认为你可以相信我们,我们知道今天上午来人封上了井口,但是现在井口和那孩子的失踪可能有关系……”
23:16:43 <朽木神鹭(记者)> “这也是为了帮助那孩子”
23:17:21 <keeper> “我知道,我刚刚不是说过我想要帮你们吗?“说着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23:17:31 <暝灯夜弦(警探)> “。。。”
23:17:35 <远方的牧师> “而且我们也是这位夜弦警官带领来的”
23:17:39 <keeper> “你是鱼的记忆吗...”
23:18:15 <朽木神鹭(记者)> “那孩子叫什么名字?”
23:18:37 <keeper> ”那孩子名叫雾原水葵,在附近的池内髙中读书,很早父母就亡故了。搬过来读书之前一直靠亲戚 轮流接济,后来他们一致决定租下一个小房间让她单独居住,每个月自动给她划生活费。这些都是 她在照顾我的时候,我从她那里听说的。她才十七岁,已经比我还要能干了。“
23:19:18 <keeper> 然后,雨宫晴子像是很在意地询问你们。“能告诉我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吗?”
23:20:29 <朽木神鹭(记者)> “……我看到她一个人在雨中”
23:20:44 <朽木神鹭(记者)> “由于雨太大,我没法看清”
23:21:16 <朽木神鹭(记者)> “当我回过头来时,只看到一把红色的伞留在了那个井口的位置”
23:21:41 <朽木神鹭(记者)> “雾原她,就像是消失在了雨中”
23:22:38 <keeper> 晴子流露出疑惑的眼神
23:22:51 <keeper> “一个人真的会凭空消失吗”
23:22:54 <朽木神鹭(记者)> “我也明白这有些难以置信”
23:23:25 <朽木神鹭(记者)> “但我正是为了查明真相才来到这里的!”
23:24:14 <keeper> 神鹭回忆了一下昨晚的事情,她确定那不是幻觉
23:24:30 <keeper> 那个女孩不是凭空消失的
23:25:18 <keeper> 但是她因为自己的原因,似乎不想透露太多
23:26:03 <keeper> “你们知道她后来去了哪里吗?”
23:27:10 <朽木神鹭(记者)> “不,我当时头也有些晕,因此只能推断她掉到井里去了”
23:27:19 <keeper> 女性微微地垂下了头,蠕动着嘴唇。她扬起头来,原本不安的脸上露出了异常坚定的神色:“既然是 神秘事件......她还有存活的可能吧?不,她一定还活着,一定。她是个好人,老天会让她活下去。”
23:27:40 <keeper> “也许是作为被她帮助过的人的小小心愿,我希望你们能帮助我找到她。”
23:27:56 <keeper> “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去做。但是事情不容迟疑,这是她的出租屋地址,我记不起清门牌号,但应该就 在那条街附近,门框上有个钩子。”女性飞快地拽过一张便笺,写下了地址。
23:28:11 <keeper> “她的中学,池内髙中,就在这座公寓楼背后不远。”
23:29:53 <暝灯夜弦(警探)> “嗯。。也许进一步的调查能为我们解决问题提供帮助。。”
23:30:03 <远方的牧师> 前往池内中学
23:31:00 <keeper> 你们看了看时间,感觉上午的时间正悄然流逝
23:31:31 <keeper> 你们也许要分开去不同的地方才能赶上时间
23:31:56 <暝灯夜弦(警探)> “。。那么,就由我来调查池内中学”
23:32:12 <远方的牧师> 我提议我和夜弦一起调查学校
23:32:22 <暝灯夜弦(警探)> “警探的身份应该可以较为方便地进入学校。。”
23:32:38 <暝灯夜弦(警探)> “朽木,你的意见呢。。”
23:33:34 <暝灯夜弦(警探)> “唔。。但是想要仔细调查民居,警员的身份有必要呢。”
23:33:37 <朽木神鹭(记者)> “我还有些事,要先去处理一下”
23:33:53 <朽木神鹭(记者)> “要单独行动一会”
23:33:57 <暝灯夜弦(警探)> “。。。有事情的话随时可以通知我”
23:34:11 <远方的牧师> “我也是,保持待机”
23:34:19 <朽木神鹭(记者)> “嗯,那么你们也小心”
23:34:55 <keeper> ————接下来是单独调查时间————
23:42:16 <keeper> 从公寓楼中走出来的你们发觉天空正逐渐变得晦暗,如同破旧棉被般的云层开始堆积。又快要下雨 了。抱着雾原水葵可能还活着的希望,你们不觉加快了步伐。
23:42:43 <keeper> 于是你和另外两人分开,单独前往了雾原水葵的家
23:42:56 <keeper> 雨宫晴子交给你们的地址距离她的住宅有两个街区。
23:42:56 <keeper> 23:43:25
23:42:56 <keeper> Athiru撤回了一条消息
23:43:41 <keeper> 雾原水葵的家是夹在林立的公寓楼间的一个小平房。你很容易就找到了,因为那间平方的门框上 有个钩子,上面正挂着一盆种有太阳花的手制吊篮。只有其中的一朵开了,纤小的红色的瓣,沾着 晶堂的露珠。
23:43:41 <keeper> 出现在门口的还有一个人。那是一个青年,手中捏着一封薄薄的拆开的信。
23:44:26 <Athiru> 上前搭话,说明自己的来意,期间注意男人的行为
23:44:40 <Athiru> 和反应。。
23:45:11 <Athiru> “你好,我是一名警探。请问你认识这间房的住户吗?”
23:46:17 <keeper> “哦警探先生你好,我认识她,怎么了吗?”
23:46:40 <Athiru> “最近你有见到过那个住户吗?”
23:47:44 <keeper> “还没有,我是为了归还她的东西而来,说着他展示了手中的一封信”
23:48:20 <keeper> “她在写读者来信时把准考证夹在了里面”
23:48:50 <keeper> “我来这里就是为了等她,但是她好像不在家”
23:49:07 <Athiru> “是吗。。”
23:49:23 <keeper> “是的”
23:50:04 <Athiru> “看这样子她似乎不会很快回来呢,如果等太久了的话。。你该怎么办。。”
23:57:10 <keeper> 神鹭虽说想单独行动,但是还是来到民房,就像是收到了某种气息的召唤
23:57:24 <keeper> 你看到两个人在交谈着
23:57:40 <keeper> 然而,那两个人你都认识
23:57:52 <暝灯夜弦(警探)> “准考证。。那孩子是考生吗?把东西委托给房东,然后再带给那孩子...”
23:58:25 <暝灯夜弦(警探)> “嗯..?(不动声色,注意到朽木)”
23:58:52 <keeper> “是的”,这时他也注意到了朽木
23:58:59 <朽木神鹭(记者)> “看来……很巧呢”
23:59:15 <keeper> “但不是委托的,是他寄错了”
23:59:38 <朽木神鹭(记者)> 走向他们俩
23:59:57 <keeper> 他看到朽木,露出了友善的笑容
00:00:06 <keeper> “是你啊“
00:00:16 <朽木神鹭(记者)> “嗯,真巧呢”
00:00:36 <暝灯夜弦(警探)> “嗯。。你们二位认识啊。。”
00:00:52 <keeper> “我这边有一个读者给我写信,但是不小心把她自己东东西错寄过来了”
00:01:24 <朽木神鹭(记者)> “啊,之前受了他一点帮助”
00:01:29 <keeper> 接着他问你们“二位是为何一起到这里来的呢”
00:01:48 <朽木神鹭(记者)> “你怎么看出来我们是一起的呢(笑)”
00:01:51 <暝灯夜弦(警探)> “。。。(朽木,怎么办的眼神)”
00:02:16 <朽木神鹭(记者)> “明明我才刚到”
00:02:25 <keeper> 他露出了尴尬的笑容,笑得有点僵硬
00:02:39 <朽木神鹭(记者)> 使用心理学
00:02:43 <朽木神鹭(记者)> 。rd 75
00:02:43 <朽木神鹭(记者)> ————(成功)
00:03:36 <keeper> 你感到他虽然做出了尴尬的表情,但没有任何的情绪
00:03:53 <暝灯夜弦(警探)> “。。。”
00:03:58 <暝灯夜弦(警探)> 仔细观察那个男人
00:04:31 <朽木神鹭(记者)> “真是的,在女孩子面前犯这种错误可不好哦,纳西索斯大人~”
00:05:16 <keeper> 他除了长得帅以外,身边有着一股奇怪的气场,站在他的旁边,你感到有说不出的不对劲
00:06:04 <朽木神鹭(记者)> “话说,你们刚刚在说什么啊?”
00:06:12 <keeper> “啊,我都忘记自我介绍了,我不是什么纳西索斯,我叫雨海祐介”
00:07:28 <暝灯夜弦(警探)> “。。雨海先生么。。朽木,我们之前在谈论这间房子住户的事“
00:07:48 <keeper> “是这样。”
00:08:32 <朽木神鹭(记者)> “诶~是这样~吗?那好像不方便我打扰吧?”
00:08:50 <keeper> 有一种奇怪的联想占据了你的脑海,那天也是,今天也是,你感到这个怒海似乎和眼前的男人有着什么关系
00:09:25 <暝灯夜弦(警探)> “。。,”
00:10:37 <暝灯夜弦(警探)> “。。。。(不知所措)”
00:11:33 <朽木神鹭(记者)> “袥介先生来这里干嘛呢~?”
00:11:52 <朽木神鹭(记者)> “刚刚我听到信什么的?”
00:12:11 <keeper> “我是来还东西的,但是等了很久也没有人开门”
00:12:41 <暝灯夜弦(警探)> “是那间房里的孩子寄给这位雨 海先生的读者来信”
00:13:38 <朽木神鹭(记者)> “登门拜访?!工作真辛苦呀”
00:14:54 <keeper> “读者有东西落在我这,我当然要还回去啊,况且我和他的关系还不仅仅是读者和作者这样简单,我和她是笔友”
00:15:04 <朽木神鹭(记者)> 用询问的眼神看夜弦
00:15:41 <暝灯夜弦(警探)> “笔友?原来还有这重关系啊。。(惊讶)”
00:15:56 <keeper> “这不是他给我的第一封信了,每次我的漫画连载后,她都第一时间帮我指出不足”
00:16:36 <暝灯夜弦(警探)> “原来如此,真是个好读者呢”
00:16:50 <keeper> “最近的书信里,她提到自己因为性格不够开朗活泼,成绩一般,也没有突出的专长,时常被老师 和同学们遗忘。留下来照顾班级负责的小动物时,其他的同学没有注意到锁上门就走了,结果被困 在学校里。
00:16:50 <keeper> 甚至有很长一阵子头痛睡不好觉,去医院检查,缺席两天没有来上课,也没有任何人发现。”
00:17:51 <暝灯夜弦(警探)> “啊呀呀。。。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呢。。”
00:18:23 <暝灯夜弦(警探)> 侦查——————过了
00:20:00 <keeper> 你看到门口似乎有一条缝隙,很窄,似乎门没有关紧
00:20:18 <暝灯夜弦(警探)> “。。。。”
00:20:24 <keeper> 就在这时,夜弦的电话响了
00:20:40 <暝灯夜弦(警探)> “嗯。。?抱歉,我接个电话。。”
00:21:09 <朽木神鹭(记者)> “啊,好的,我再和袥介先生聊聊”
00:21:23 <暝灯夜弦(警探)> 一边掏出手机一边路过朽木,借着视角盲区对朽木低声说
00:21:26 <暝灯夜弦(警探)> “门”
00:21:32 <keeper> “正在找你呢”
00:21:46 <暝灯夜弦(警探)> “嗯,什么事呢?”
00:21:48 <keeper> 对面是警察局长的声音
00:23:18 <暝灯夜弦(警探)> “啊,局长大人。有何吩咐?”
00:23:20 <keeper> “我现在要你回来一趟,我发现工作上出了纰漏,听说你捡到了一份失踪者名单,我希望你把他换给我。”
00:24:04 <暝灯夜弦(警探)> “好的,属下这就赶回来”
00:24:25 <暝灯夜弦(警探)> “不过要从家里拿名单需要一点时间,我会尽快的”
00:24:37 <keeper> 那么,你就先离开了
00:25:10 <keeper> 聆听
00:25:30 <朽木神鹭(记者)> 好吧没有
00:25:01 <keeper> 你看到了门口的缝隙
00:25:53 <朽木神鹭(记者)> 试着推一下门
00:26:04 <keeper> 随后警察走了,而雨海并不在意
00:26:17 <keeper> 门没有动静
00:26:55 <朽木神鹭(记者)> “话说袥介先生昨天为什么会在那里出现呢?”
00:27:20 <keeper> “我当时不是要交稿吗?”
00:27:30 <keeper> 他笑着看着你
00:27:32 <朽木神鹭(记者)> “哦,对,我忘了”
00:27:49 <朽木神鹭(记者)> 笑着回应
00:28:13 <keeper> “怎么,你刚刚推了一下门”
00:28:42 <朽木神鹭(记者)> “你说你和这里的住户是笔友?有笔名之类的东西吗?”
00:29:29 <keeper> “用得就是我的漫画的笔名”
00:29:42 <朽木神鹭(记者)> “是什么啊?”
00:29:54 <keeper> “水岛直纪”
00:30:28 <朽木神鹭(记者)> “怎么听着像个女的……”
00:31:02 <朽木神鹭(记者)> “那这孩子的笔名是什么?”
00:31:21 <keeper> “因为是笔名,为了细腻一些的体会人物的情感,所以取了个女名呢”
00:32:02 <keeper> “她没有用笔名,用的是本名:雾原水葵”
00:32:51 <朽木神鹭(记者)> “雾原水葵……呼呼,这名字好听多了”
00:32:57 <keeper> “对了她怎么还没有回来呢,我和她约好今天还他东西的”
00:33:17 <keeper> 说着他掏出手机,拨打她的电话
00:33:51 <朽木神鹭(记者)> “大概是有什么事去了?听名字应该是女孩子吧”
00:34:00 <keeper> “不在服务区,怎么会这样呢”,但依然是一副扑克脸
00:34:27 <朽木神鹭(记者)> “话说……”
00:34:47 <朽木神鹭(记者)> “这门是不是没关”
00:35:31 <keeper> “没关吗”说着他推了一下门
00:36:13 <keeper> 门在吱呀一声后打开了
00:36:24 <朽木神鹭(记者)> “啊啦……真是意料之外的展开……”
00:36:30 <keeper> 他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00:36:38 <朽木神鹭(记者)> “要进去吗?”
00:36:51 <keeper> “出门了的话,怎么会没关门呢”
00:37:19 <朽木神鹭(记者)> “在家里也不会不关门啊……”
00:37:29 <keeper> “嗯.......”他有点犹豫“随便进出别人的家,不太好吧”
00:37:59 <朽木神鹭(记者)> “我倒是觉得里面能找到线索哦”
00:38:07 <keeper> “我之前在这里敲门,在家的话应该会开门才对”
00:38:41 <keeper> 你发现他很犹豫
00:38:46 <朽木神鹭(记者)> “没关系~我们又没有恶意~打扰了!”
00:38:55 <朽木神鹭(记者)> 率先走进去
00:39:05 <keeper> 这是一间简陋但意外很干净温馨的单间外加卫 生间的住房,最醒目的是桌上的台灯亮着,桌面上有一封写了一半的信和信旁边倾倒的药瓶,白色 的药片自桌面至地上撤得到处都是。
00:41:07 <keeper> 你看出这些都是缓解抑郁的药片
00:41:41 <朽木神鹭(记者)> 那看一下信
00:43:49 <keeper> “致我心目中最棒的漫画家先生:
00:43:49 <keeper> 很抱歉这么长时间以来没有给您写信。
00:43:49 <keeper> 最近头痛得有些严重,从学校回到家躺下来就睡,结果醒来时已经到了第二天的中午。不过,应该 只是我体质较差的缘故,已经去医院检查过了,身体并没有什么严重的问题,还请先生放心哦。 这阵子雨下得有些频繁呢。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忍不住回想起许多自己经历过的人和事。如果是花 子小姐的话,这时候应该正撑着她那把红色的伞,向路灯下的影子先生诉说一天发生的有趣事情吧?
00:43:49 <keeper> 我想过我存在的意义。也许就像是渺小而不引人注意的太阳花,平凡而普通。活着,不是为了被谁 看到,而是为了每天抬起脑袋时,能见一见阳光   ”
00:45:12 <朽木神鹭(记者)> 对花子小姐和影子先生那些词过知识
00:46:57 <keeper> 水葵所说的花子小姐和影子先生,是最近流行的少女漫画《雨中花》的 人物。作者水岛直纪是漫画界的诸多故事之一,据说刚开始连载时因为角色性格平板严重缺乏感情 而备受指责,但后来通过读者的来信慢慢学习了正常人恋爱时的表现技巧,成为一段业界佳话。 •《雨中花》的内容:学校里不受欢迎的髙中生花子,在某个狂风暴雨天,回家途中伞被吹落,因此 邂逅了帮她捡伞的不善与人交际的青年影子先生。令人意外的是,影子先生居住在积水所映照出的、 和地面对称的另一个地下世界里,只有在下雨天才能出来。最新连载进度是二人互生情愫,影子先 生告诉花子自己可以带她去地下世界,不过那里充满了未知的危险,不是她该去的地方。
00:47:46 <朽木神鹭(记者)> “…………”
00:47:59 <keeper> 你发觉信后面留下了长长的一道笔迹,在纸的边缘消失了。这非常不 自然。可能
00:47:59 <keeper> 水葵在写信到一半时,感到不舒服试图吃药,因为不明 的原因没能成功,紧接着她就这样没有穿鞋拿着伞走出了家门,然后来到了那个路口。
00:48:55 <keeper> “你看,这个就是我的笔名”他指了指信纸
00:50:28 <朽木神鹭(记者)> “什么嘛……完全没看到水岛直纪几个字……”
00:51:04 <keeper> “....所发表的漫画”
00:54:48 <朽木神鹭(记者)> “原来如此……不过,这信似乎没写完啊”
00:56:09 <keeper> “看起来,他可能出了什么事,这间房间的灯还开着,有可能她出了什么意外”
00:56:29 <keeper> 他又流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00:56:47 <朽木神鹭(记者)> “房间灯开着……如果是白天的话应该不用开灯才对,就是说晚上……”
00:57:15 <朽木神鹭(记者)> “昨天晚上你除了我还看到什么人了?”
00:57:45 <keeper> “没有看到别人,就看到你一个人倒在地上”
00:58:32 <朽木神鹭(记者)> “没有其它人或奇怪的东西?比如影子先生什么的?”
00:59:02 <keeper> “怎么会呢,那是我的漫画里的东西啊”
00:59:08 <keeper> “对了你也是来找她的吧,你知道她现在在那里吗?”
00:59:24 <keeper> “我有点担心她”
00:59:43 <朽木神鹭(记者)> “等等啊,我的记忆有些模糊……”
01:00:00 <朽木神鹭(记者)> “昨天晚上……我看到了什么……”
01:00:11 <keeper> “她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了,希望她不要出事”
01:00:41 <朽木神鹭(记者)> “对了!伞呢!”
01:01:00 <朽木神鹭(记者)> “雾原的伞在家里吗?”
01:01:01 <keeper> 雨海见你一脸懵逼的样子,关切地问“你怎么了,你没事吧,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01:01:16 <朽木神鹭(记者)> “不不不,我没事,比起这个”
01:01:46 <朽木神鹭(记者)> “昨天我们见面的地方,你帮我捡伞的时候”
01:01:50 <keeper> 他根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有点懵逼的看着语无伦次的你你
01:02:02 <朽木神鹭(记者)> “有没有看到一把红色的伞?”
01:02:24 <keeper> “有什么问题吗,那把伞”
01:02:32 <朽木神鹭(记者)> “是吗……不是幻觉”
01:03:25 <朽木神鹭(记者)> “那就是说,那个消失在水的少女,很有可能就是雾原……袥介先生,我大概有线索了”
01:04:18 <keeper> “雾原...她消失了?你在说什么?”他一时有点理解不了
01:05:21 <朽木神鹭(记者)> “总之,先报警吧……这是失踪事件”
01:06:16 <keeper> “报警,到底发生了什么”
01:06:26 <keeper> “你快点告诉我”
01:06:43 <keeper> 雨海似乎很着急
01:09:54 <keeper> 从昨天遇见雨海开始,你就没有在她身上感到任何抵触感,仿佛他的样貌有一种跨越性别的魔力,让身为百合的你也可以安然接受
01:13:13 <朽木神鹭(记者)> “袥介先生,其实我一直怀疑昨天的事”
01:14:06 <朽木神鹭(记者)> “我看到一名少女在我眼前一步一步地走向水中,然后消失在我的眼前”
01:15:12 <keeper> “这....”虽然他有点迟疑,但是还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01:15:56 <朽木神鹭(记者)> “所以我去那里调查了一番,但是那里只有一个刚刚封上的大井盖”
01:17:02 <朽木神鹭(记者)> “但是,雾原水葵是真实存在的,我现在明白了这一点,那么如果那个在我眼前消失的少女就是雾原的话……”
01:17:15 <朽木神鹭(记者)> “……那就把她找回来,仅此而已”
01:17:49 <朽木神鹭(记者)> “袥介先生也想帮助水葵吧,那就请您去那边调查一下吧”
01:18:26 <朽木神鹭(记者)> “我似乎被那里的居民讨厌了呢……没发获得有效情报”
01:18:58 <朽木神鹭(记者)> “因此,拯救水葵吧,袥介先生!”
01:19:19 <keeper> 听到你水水奎失踪了,他显得很冷静
01:19:21 <keeper> “井盖吗,井盖下面是地下排水系统,只要能找到安全且不迷路的办法下去寻找,水葵依然有还活着的可能性。“
01:20:18 <keeper> “或许市图书馆会有地下排水系统的建设规划也说不定”
01:20:38 <朽木神鹭(记者)> “嗯,那我去联系我那个警察朋友了。有什么消息就打我电话吧”
01:20:44 <朽木神鹭(记者)> 给他我的号码
01:21:05 <keeper> “不了,我觉得还是直接跟着你去比较好”
01:21:31 <朽木神鹭(记者)> “也行,总之事不宜迟,出发吧”
01:24:57 <Athiru> 赶回家后写一份那些案件的抄本
01:26:30 <keeper> 你抄完了副本,让后带着原件去了警局
01:27:31 <Athiru> 去找警察局长
01:27:37 <Athiru> 进入警察局
01:29:13 <keeper> 局长已经在办公室等你了
01:29:38 <Athiru> “局长,这是您要的资料”
01:30:09 <Athiru> 将资料递给局长
01:30:13 <keeper> “这是我的失误,差点把资料弄丢,麻烦你了”
01:30:32 <Athiru> “不麻烦,这也是我应该做的”
01:30:39 <Athiru> .r 1d100 15————————过了
01:31:23 <keeper> 你发觉局长说这些话的时候有点底气不足
01:31:34 <keeper> 似乎隐瞒了什么
01:31:59 <Athiru> “。。局长,这些案件似乎都没有得到处理呢”
01:32:21 <keeper> 他被你一问,显得有点窘迫
01:32:42 <keeper> “啊...是的...是还没有处理,不过这不是你该管的事了”[/color

离线 542615204

  • Peasant
  • 帖子数: 1
  • 苹果币: 0
Re: 雨中溶解——萌新跑团实绩(整理程度较低)
« 回帖 #1 于: 2019-02-12, 周二 14:35:23 »
请问一个问题,是怎么把带有颜色的聊天记录导出来的,我用了大神的着色器,但是怎么把带颜色的聊天记录弄出来呢? :em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