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花绽雾都——樱花大战Lee·伦敦篇·十二  (阅读 906 次)

副标题: 圣潘克拉斯和平的一日

离线 LeeWings

  • 版主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花绽雾都——樱花大战Lee·伦敦篇·十二
« 于: 2017-01-20, 周五 20:26:55 »
[21:43] <监督Lee> —————————————————————————————————————————————————
[21:46] <监督Lee> ——到早上了
[21:46] <监督Lee> 御中龙一在位于圣潘克拉斯的自室中醒来
[21:47] <监督Lee> 今天需要做的事情,已经被传达给自己了
[21:47] <监督Lee> 新制服挂在床头的衣帽架上——那并非军服
[21:49] <御中龙一> “唔……”
[21:49] <监督Lee> 而是由合身衬衣、马甲和西裤组合而成的博物馆员制服
[21:49] <御中龙一> “今天吗……”
[21:49] <御中龙一> “是新工作呐。”
[21:49] * 御中龙一 洗漱后,站在了制服前。
[21:49] <御中龙一> “还挺叫人期待的。”
[21:50] <监督Lee> 从收队之后的繁杂记忆中稍微挑拣出有意义的内容
[21:50] <监督Lee> 【无论如何,走到这一步的话,休馆期总算是可以结束了】
[21:51] <监督Lee> 【关于这孩子是否要入队的事情可以再斟酌一下,在那之前就先住在这里吧,毕竟……】
[21:52] <监督Lee> 馆长一脸满意的笑容,以及诺因带着依恋意味的视线相继浮现
[21:52] <监督Lee> 【你已经成功地和这孩子结下羁绊了】
[21:52] <御中龙一> “羁绊吗?真是的,我明明不太擅长这种事……”
[21:53] <监督Lee> 【这是身为伦敦华击团队长的最后一道试炼】
[21:53] <监督Lee> 【从明天开始正式工作吧!圣潘克拉斯的工作!】
[21:54] <监督Lee> 所谓的工作
[21:54] * 御中龙一 咔嚓。
[21:55] <监督Lee> 你锁上了门,望向四周
[21:55] <监督Lee> 宽广的走廊,通往各个方向的走道上都确实地摆放着告示牌
[21:57] <监督Lee> [贝克街222号由此去]
[21:57] <监督Lee> [前往阿瓦隆之馆]
[21:57] <御中龙一> “的确是个盛大的日子呢,开馆之日……”
[21:58] <监督Lee> 而往前走不远,便是正对着博物馆正门广场的露天走廊
[21:59] <监督Lee> “——正确地说是重新开馆,华生君。”
[21:59] <监督Lee> 棕发的少女侦探咬着烟斗,从侧面走廊露出半个身子
[22:01] <监督Lee> “表面上是为了重新整修部分区域以及补充新人员。”
[22:02] <监督Lee> “实际上也多少没有错呢,‘新人’队长阁下。”
[22:03] <监督Lee> 她吐出一口烟
[22:03] <御中龙一> “的确,在这里的话,玛丽小姐才是前辈。”
[22:04] <御中龙一> “但是说起来,我对一件事怀有不解。”
[22:04] <御中龙一> “在博物馆里大家的工作是……?”
[22:05] <监督Lee> “关于这个嘛。”
[22:05] <监督Lee> 玛丽煞有介事地拿下烟斗
[22:06] <监督Lee> “虽然在刑事专家来看,犯罪史展馆里的藏品和告示牌着实十分乏味。”
[22:07] <监督Lee> “但对正派的市民们来说,破碎的剪报以及生锈的小刀可不足以让他们产生什么联想。”
[22:07] <监督Lee> “就算加上告示牌也一样。”
[22:08] <监督Lee> “他们需要的并不是诚诚恳恳地为事件作出的记录。”
[22:08] <监督Lee> “而是一个为艺术而爱好艺术的解说者、传达者和表演者。”
[22:09] <御中龙一> “所以……这也算是玛丽小姐的本行吗?”
[22:09] <监督Lee> “以让他们从最不重要的、最平凡的细节中得到最多的乐趣以及见识。”
[22:09] <监督Lee> “是我们所有人的本行啦,你偶尔会缺乏观察力呢,华生君。”
[22:10] <监督Lee> 她放下挂在臂弯里的拐杖
[22:10] * 御中龙一 思考了一下其他少女在博物馆中各展才华,让人惊叹的表现。
[22:10] <监督Lee> “注意观察,你会得到许多提示的。”
[22:11] <监督Lee> “不过呢,这也不是我在这里偶遇到你的本意。”
[22:11] <监督Lee> 她稍微低了一下头
[22:11] <御中龙一> “被刻意安排好的相遇就谈不上偶然了呢……”
[22:12] * 御中龙一 笑了笑,接着略微放低了视线。
[22:12] <御中龙一> “有什么事吗?玛丽小姐?”
[22:12] <监督Lee> “……咳嗯。”
[22:12] <监督Lee> 少女露出掩饰得很好的些尴尬神情,轻咳了一下
[22:13] <监督Lee> “关于昨天战斗结束后的那件事,嗯……也许你确实有错误。”
[22:13] <御中龙一> “唔……错误吗?”
[22:14] <监督Lee> “但我也确实有些拘泥于事物表面的记叙了。”
[22:14] * 御中龙一 反省——或者说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况,似乎自己附和了馆长的话,然后引发了众人的一致不满。
[22:15] <监督Lee> “我们之间的友情,嗯……友情!不应该被得自绅士之举的谢意破坏。”
[22:15] <监督Lee> “仔细想想看,你其实也只是做了身为队长应该做的事情。”
[22:15] <御中龙一> “原来如此,这么说,玛丽小姐是支持我的,对吗?”
[22:15] * 御中龙一 提出了关于‘友情’的重要话题。
[22:16] <御中龙一> “即使在大家都不支持我的时候,玛丽小姐也会站在我的身边吗?”
[22:16] <监督Lee> “一点也不错。”
[22:16] <监督Lee> 她高兴地点了点头,似乎对你的遣词相当满意
[22:16] <监督Lee> “所以你也不要忘记了,我总会是你的盟友。”
[22:17] <监督Lee> “就算在整个伦敦都抛弃你的情况下,我也有自信向你提出有用的建议。”
[22:17] <御中龙一> “原来如此……的确是叫人值得高兴的事。”
[22:17] <监督Lee> “我要说的就是这些。”
[22:17] <御中龙一> “但是为什么呢?”
[22:17] <御中龙一> “我和玛丽小姐在我意识不到到时候建立了坚固的羁绊,唔……好像是这样的情况。”
[22:18] <监督Lee> “……咳嗯!”
[22:18] <监督Lee> 她用力地咳嗽了两声
[22:18] <御中龙一> “对此我感到非常的感动,所以……”
[22:18] * 御中龙一 被少女的咳嗽声打断,安静地看着她
[22:18] <监督Lee> “……唉,我的好朋友。”
[22:19] <监督Lee> “不是每项记录都需要被写得生动活泼的。”
[22:19] <监督Lee> “事物的因果关系有时既枯燥又严谨。”
[22:20] <御中龙一> “那么。严谨地说,玛丽小姐是在哪一个枯燥的时间里喜欢上我的呢?”
[22:20] <监督Lee> “……所以说,嗯……总之……你不用……唔……”
[22:20] <监督Lee> 你的直率似乎让少女有些难以招架
[22:20] <监督Lee> 以及即使是最迟钝的人
[22:20] <监督Lee> 也多少看出她正试图引用过去演过的戏剧里的台词来解决问题
[22:20] <监督Lee> ——不过所幸
[22:21] <监督Lee> “——早上好,御中队长阁下!”
[22:21] <御中龙一> “早上好。”
[22:22] <监督Lee> 虽然与本人意愿无关,但来人还是救了她一命
[22:22] <监督Lee> 制服笔挺、长发打理得整整齐齐的伊莉莎·克洛卡斯从另一条走廊的末端走了过来
[22:22] <监督Lee> “你也是,早上好,玛丽。”
[22:23] <御中龙一> “克洛卡斯小姐今天也和玛丽小姐一样,要打理自己负责的展区吗?”
[22:23] <监督Lee> “……早上好,伊莉莎,我没想到自己会有一天会如此感谢你在正确时机登场,就好像拉幕的舞台机关那样。”
[22:24] <御中龙一> “?”
[22:24] * 御中龙一 有些疑惑地看了看伊莉莎。
[22:24] <监督Lee> “是的!因为野外区域占了相当比例的缘故……玛丽小姐你在说什么呢?”
[22:25] <监督Lee> “把握退场的准确时机也是演员的重要资质,那么我也要回去打理我的区域了,告辞。”
[22:25] <监督Lee> 侦探咬着烟斗逃也似地快步走了
[22:26] <御中龙一> “……唔……少女的友情,有些难懂啊。”
[22:26] <御中龙一> “克洛卡斯小姐,昨天的事……”
[22:26] <监督Lee> “请不要把玛丽小姐当成一般的基准……是?”
[22:26] <御中龙一> “似乎我让大家困扰了,不论如何,很抱歉。”
[22:27] <御中龙一> “但我并没有说出什么违心的话,应该说是我应该改善自己的说话方式吧。”
[22:28] <监督Lee> “确实不是……御中阁下说话方式的问题。”
[22:28] <监督Lee> 伊莉莎的神情忽然变得严峻起来
[22:29] <监督Lee> “但是,对待女性的态度上,御中阁下确实不能说是十分谨慎的。”
[22:30] <监督Lee> “向那样幼小的女孩出手,不是绅士应有的举动。”
[22:31] <监督Lee> “再怎么说,诺因小姐的年纪也太……”
[22:32] <监督Lee> 说到这里伊莉莎忽然自觉地闭上了嘴
[22:32] <御中龙一> “……”
[22:32] <监督Lee> “……不过,上官的生活方式也不是属下可以插嘴的事情。”
[22:33] <监督Lee> “就算御中阁下要怎样惊险地游走在帝国法律的灰色地带,也和我没有关系。”
[22:33] <御中龙一> “对我来说,会考虑交往的对象,年龄至少也应该是克洛卡斯小姐这样,诺因的话……我想,那应该是孩子的纯真表现吧?”
[22:34] <御中龙一> “虽然的确我很想保护她的纯真与令人感到震撼的灵魂之美,但我并没有存有私人感情的想法,不管怎么说……我也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啊。”
[22:34] <监督Lee> “……是这样啊。”
[22:34] * 御中龙一 严肃地对伊莉莎表达,毕竟,在这些日子以来,自己还没有遇到过能够与之相伴终身的异性,几乎快要觉得这样的事和自己无缘了。
[22:35] <监督Lee> 金发少女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22:35] <御中龙一> “对我来说,诺因小姐是特别的。”
[22:35] <御中龙一> “我所受到的训练和所有的课程,其针对范围几乎涵盖了所有的人性。”
[22:36] <御中龙一> “即使是克洛卡斯小姐这样高洁的人也不例外……但是,像诺因小姐那个样子的孩子,对我来说是陌生的存在——但是,或许也是因为这样,她是人类存在的,非常美好的可能性呢。”
[22:37] <御中龙一> “我希望可以守护这份可能性,或许是因为我的潜意识里,期望我和自己被预计成为的那种人有一些不同——意味着我的内心还拥有相当程度的反叛性……但也仅此而已了。”
[22:37] <监督Lee> “嗯……御中阁下也经受过相当艰苦的磨炼呢。”
[22:37] <监督Lee> 伊莉莎心有同感地点了点头
[22:37] <御中龙一> “对我而言,克洛卡斯小姐你和玛丽小姐她们,不仅仅是我的部下和队友,也是十分重要的存在,虽然意义和诺因不一样,但是,我能保证这也是绝对的。”
[22:38] <御中龙一> “所以请克洛卡斯小姐不要忘记了,我总会是克洛卡斯小姐的盟友。”
[22:38] <监督Lee> “……呜,我、我认为那确实是十分值得夸耀的觉悟。”
[22:38] <监督Lee> “谢、谢谢……”
[22:39] <监督Lee> 这次换成伊莉莎有些招架不住了
[22:39] <御中龙一> “就算在整个伦敦都与克洛卡斯小姐为敌的前提下,我也会坚定地站在你这一边。”
[22:39] <监督Lee> “现、现在您的说话方式确实是需要注意的啦!”
[22:39] <御中龙一> “是,是吗……”
[22:40] <监督Lee> “请不要用这种容易令人误会的方式传达想法!”
[22:40] <监督Lee> “这是下官的忠告……我、我也回去打理自己的区域了!”
[22:40] <监督Lee> 伊莉莎也转过身走了
[22:40] <御中龙一> “误会?”
[22:41] <御中龙一> “……唔,看起来那么世故的玛丽小姐的说法也不是人人都能接受的……应该好好检讨一下呐。”
[22:41] * 御中龙一 站在原地叹了口气,接着,也朝自己预定的工作地点迈出了脚步。
[22:42] <御中龙一> “不过,克洛卡斯小姐是那样看待我的啊……结合玛丽小姐的话来看,也许她们全员都认为我对诺因有特殊的感情……这可是个很严重的误会呢。”
[22:42] * 御中龙一 边走边思考着。
[22:43] <监督Lee> 你就这样思考着来到了中央区
[22:43] <监督Lee> 这一可以说是圣潘克拉斯门面的区域
[22:44] <监督Lee> 基本的扫除似乎由专人来负责过,你一一确认了指示牌和基本的摆设之后,就按照工作指示上所说的那样来到了门口
[22:44] <御中龙一> “那么,开始工作吧。”
[22:44] <监督Lee> 距离开门的时间还有15分钟
[22:45] * 御中龙一 对着镜子整理好制服后,拿出了必要的工具。
[22:45] <监督Lee> 但令人意外地,门口已经开始有人在等候了
[22:46] <监督Lee> 你拿着剪票机,隔着门廊眺望大门口等待的人群
[22:46] <监督Lee> 大多是孩子,有结伴前来的,也有和父母一起来的
[22:47] <监督Lee> 也有青年人和老人混在里面
[22:48] <御中龙一> “看起来,博物馆果然……是大家都很喜欢的地方呢。”
[22:48] <监督Lee> “——诚然。”
[22:48] <监督Lee> 声音从头顶传来
[22:48] <御中龙一> “不知火小姐……你……”
[22:49] <监督Lee> 抬头一看,佑理盘坐在高高的横向支柱上
[22:49] <御中龙一> “在未成年人和儿童面前这样做不太好,请下来吧。”
[22:49] * 御中龙一 正色——按照手册上的说法讲道。
[22:49] <监督Lee> “无事,准备万全。”
[22:50] <监督Lee> 佑理站了起来
[22:50] <监督Lee> 和服长长的下摆间窥见的是……南瓜裤?
[22:50] <监督Lee> 你不禁愣了一下
[22:50] <御中龙一> “……”
[22:50] <监督Lee> 下一瞬间佑理就轻巧地落到了地板上
[22:52] <御中龙一> “不知火小姐没有要负责的展区吗?”
[22:52] <御中龙一> “游客们即将进来了。”
[22:52] <监督Lee> “机关也准备万全。”
[22:52] <监督Lee> 比出拇指
[22:53] <御中龙一> “等等……是安全的机关吗?馆长知道吗?”
[22:53] * 御中龙一 镇定的表情背后流出了一滴冷汗。
[22:53] <监督Lee> “非也,是电力机关,乃展品。”
[22:54] <监督Lee> 拇指之外加伸出食指
[22:54] <监督Lee> ——噼啪
[22:54] <监督Lee> 食指和拇指间有电弧烁跃
[22:54] <监督Lee> “如此这般。”
[22:55] <监督Lee> “其为游学成果是也。”
[22:55] <监督Lee> 依稀记得
[22:55] <御中龙一> “没有想到不知火小姐居然依靠灵力成为了这方面的专家……”
[22:55] <监督Lee> 在询问不知火佑理为何前来伦敦的理由时,她的回应就是
[22:55] <监督Lee> 【学习】
[22:56] <监督Lee> 皱皱眉
[22:56] * 御中龙一 对于‘电’的认识还处于一个颇为暧昧的阶段,但是不知火佑理的话,凭借她的灵力一定能够做到常人无法企及的程度吧?。
[22:56] <监督Lee> “并非依靠……不过,不便继续叨扰。”
[22:57] <监督Lee> 她看了看门口逐渐增多的人群
[22:57] <监督Lee> “若有闲暇,便前来明察轩一叙吧。”
[22:57] <御中龙一> “好的。”
[22:58] <监督Lee> 只在提到自己区域的名字时,她的眼中有别样神采
[22:58] * 御中龙一 的确颇有兴趣,并且……对于昨天的那件事,似乎还有和不知火佑理解释的必要性。
[22:58] <监督Lee> “——届时让阁下窥见未来。”
[22:59] <监督Lee> 留下一句豪言,她也转身离去
[23:00] <御中龙一> “未来吗……”
[23:00] <御中龙一> “或许真的有可能呢。”
[23:00] <监督Lee> 低头看了看蒸汽计时机,距离开馆时间也所剩无几了
[23:01] * 御中龙一 意识到了博物馆中的少女们所秉持的力量,以及她们的可能性,而在这方面来说,或许自己也能够和她们一起前进到那个诱人的地方……这是在诺因来到博物馆后开始产生的念头,不过在那之前……
[23:01] <御中龙一> “工作工作。”
[23:01] <监督Lee> 门口的人群已经开始聚集、并自觉地排成队伍
[23:02] <监督Lee> 接着,便迎来了开馆时刻
[23:02] * 御中龙一 完全‘掌握’了手中的剪票夹……不过,好像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这份工作本身简单得令人发笑。
[23:03] <监督Lee> “……哎呀,真的换新人了呢?”
[23:03] <监督Lee> 咔嚓
[23:03] <监督Lee> “东洋人?和佑理小姐一样呢。”
[23:03] <监督Lee> 咔嚓
[23:03] <御中龙一> “……原来困难在这里吗。”
[23:03] <监督Lee> “是黑头发的大哥哥!大哥哥这边是我和我妹妹的票!”
[23:03] <监督Lee> 咔嚓
[23:03] <监督Lee> 咔嚓
[23:04] * 御中龙一 面对着无尽的陌生人和问题,开始感到有些招架不住了。
[23:04] <御中龙一> “唔……维持笑容原来也有这么累的时候……但是……不能保持住的话,在这里就任务失败了……”
[23:04] <监督Lee> “诶呀,请问阿瓦隆之馆换地方了吗?换了的话能告诉我怎么走么?”
[23:04] <监督Lee> 咔嚓
[23:04] <监督Lee> 咔嚓
[23:04] <监督Lee> 咔嚓
[23:06] <监督Lee> “快走!今天将来馆有展示会了!我们一定要全程拍下来,戳破那个女人的西洋镜!”
[23:06] <御中龙一> “哎呀哎呀……真是的,受欢迎就是这种感觉吗?”
[23:06] <监督Lee>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23:07] <监督Lee> 意识到人流减少到算是有余裕的时候,已经快要中午了
[23:07] <监督Lee> 或许因为是重开馆后的第一天吧
[23:09] <监督Lee> “……哎呀,辛苦了。”
[23:10] <御中龙一> “作为工作来说,这是份内的事。”
[23:10] <监督Lee> 背着一看就很有年份的卷轴经过的,是博物馆史学家罗伯茨威尔
[23:11] <监督Lee> “一般的博物馆确实是没有这么繁忙的啦,圣潘克拉斯是有点不一样。”
[23:11] <监督Lee> 他笑呵呵地从怀里取出来一个装了机关的密封瓶子
[23:12] <监督Lee> “要来杯咖啡吗?内人泡的。”
[23:12] <御中龙一> “啊,那我就不客气了。”
[23:12] * 御中龙一 微笑着表示了感谢,在这种时候,的确很需要如此的款待。
[23:12] <监督Lee> “最近的蒸汽技术也越发地方便啦……早上泡好的咖啡,可以一直放到下午都不变凉呢。”
[23:13] <监督Lee> 史学家给你倒了杯热乎乎的浓褐色饮料
[23:15] <监督Lee> “御中啊,你会觉得,圣潘克拉斯是靠着姑娘们的脸蛋在吸引客人吗?”
[23:15] <御中龙一> “虽然我想一定会有因为克洛卡斯小姐她们的容貌与笑声而来的客人。”
[23:16] <御中龙一> “但对这个博物馆来说,她们或许也只是最诱人的展品而已,只是大博物馆的一部分。”
[23:16] <御中龙一> “人们是来这里追寻神秘的吧?”
[23:16] <监督Lee> 罗伯茨威尔赞许地点了点头
[23:17] <监督Lee> “在古代中国,人们会称赞你这样的年轻人‘孺子可教’的。”
[23:17] <监督Lee> “是的,人们来到博物馆,追逐的是各种各样的神秘。”
[23:18] <御中龙一> “女性的确很神秘。”
[23:18] * 御中龙一 点点头。
[23:18] <监督Lee> “来自过去的神秘,来自将来的神秘,来自异国的神秘,就在自己身边却不曾注意过的神秘……”
[23:18] <监督Lee> “是了,还有御中你说的,女性的神秘,哈哈!”
[23:18] <监督Lee> 他喝干杯子里的咖啡
[23:19] <监督Lee> “毕竟这里是伦敦。”
[23:19] <监督Lee> “大家距离未知的神秘已经太近了。”
[23:19] <监督Lee> “已知的神秘会安抚他们。”
[23:20] <监督Lee> “让他们获得在神秘中继续生活的信心。”
[23:21] <监督Lee> “所以说,我们在做着的,可是一份能够守护伦敦市民内心的伟大工作呀。”
[23:21] <御中龙一> “您说的对。不过……有些时候,在神秘之中,也会孕育出危险呢……”
[23:21] * 御中龙一 想到了自己和华击团所面对的‘敌人’,那些独特的存在无疑正是神秘的具现化,同样,他们也是对这个人的世界抱有恶意的存在。
[23:22] * 御中龙一 看了看眼前快乐的考古学家,就决定还是不要将这件事告诉他。
[23:22] <监督Lee> “所以啦,这就是我们学者的工作啦。”
[23:23] <监督Lee> “虽然我也很乐意和有名的冒险家共事,不过想到龙一·御中不会继续去探险了,我也是很遗憾的。”
[23:23] <监督Lee> *虽然我很乐意
[23:24] <监督Lee> “相信馆长不会让你一直做这样大材小用的工作的。”
[23:24] <御中龙一> “在这里的工作结束之后,也许……”
[23:24] <御中龙一> “毕竟对我来说,并不存在永远停留在一个地方的可能。”
[23:24] <御中龙一> “到那个时候,我会为罗伯茨威尔先生准备好足够神秘的礼物的。”
[23:24] <监督Lee> “是吗?也对啊……偶尔的休息也是挺重要的,内人经常责备我太专注于工作了。”
[23:26] <监督Lee> “那我可就期待着了!哦,离开伦敦的时候可不要一声不响啊,对着夜空一起喝干酒杯才是启程旅者的浪漫!”
[23:26] <监督Lee> 满意地点着头,史学家收起了瓶子
[23:26] <御中龙一> “对于罗伯茨威尔先生来说,您的妻子是一位很让你牵挂的女性呢。”
[23:26] * 御中龙一 微微一笑。
[23:28] <监督Lee> “那是当然,尽管圣潘克拉斯的姑娘们要漂亮的多……”
[23:28] <监督Lee> 罗伯茨威尔回以笑容
[23:28] <监督Lee> “哦,不过这话你可别让我内人听见。”
[23:28] <监督Lee> “先走啦,祝你下午的工作顺利。”
[23:29] <御中龙一> “谢谢,彼此彼此。”
[23:29] * 御中龙一 和罗伯茨威尔分开后,回到了工作中。
[23:31] <监督Lee> ——午饭时间
[23:32] <监督Lee> 前来送饭的人选让你很是意外
[23:32] <监督Lee> 她身后跟着的东西也让你很意外
[23:33] <监督Lee> “(略带歉意、有点担心自己被责备的眼神)”
[23:33] <御中龙一> “你好啊,诺因。”
[23:33] <御中龙一> “看上去——似乎并不愉快呢。”
[23:34] <监督Lee> 雪色的小女孩挎着篮子,身后跟着驯鹿鲁道夫
[23:34] <监督Lee> 而鲁道夫的身上正坐着三个小男孩——身后则跟着更多想要坐它的小男孩
[23:35] <御中龙一> “这不是交到了朋友吗?”
[23:35] <御中龙一> “虽然看起来更像是鲁道夫的朋友……”
[23:35] * 御中龙一 蹲下身子,温柔地摸了摸诺因的头发。
[23:35] <监督Lee> 诺因看到你的表情之后就放松下来笑了,稍稍举高篮子
[23:35] <监督Lee> 她的笑容柔和又自信
[23:36] <监督Lee> ‘你一定会喜欢它们的’‘能抵得过我带来的麻烦’这样的感觉
[23:37] <御中龙一> “没问题,诺因做的很好。”
[23:37] <监督Lee> 篮子里装的是派——博识的你认出,它们是被称作“卡累利阿派”的芬兰传统食物
[23:37] <御中龙一> “而且,这也非常的美味呢。”
[23:37] <监督Lee> 黑麦和土豆的口感被鸡蛋黄油很好地柔化了
[23:38] <监督Lee> 诺因一脸开心地坐在你的身边,小口地吃着另一块派,同时看着鲁道夫为难地应付着周围的小孩子
[23:39] <监督Lee> 不时地做出几个手势
[23:39] <监督Lee> 鲁道夫在那手势的指示下适时地做出低下身子或是行走的动作
[23:39] <监督Lee> 让周围的孩子们发出声声欢呼
[23:40] * 御中龙一 并没有预料到馆长也会接纳鲁道夫作为博物馆的一员,不过,看样子他是一个比自己有着更高人气的‘新人’,而且很快就会成为博物馆的一个重要卖点吧。
[23:40] <御中龙一> “喜欢吗?”
[23:40] <御中龙一> “对于这里,诺因和鲁道夫的想法。”
[23:41] <监督Lee> “鲁道夫更……家里,喜欢。”
[23:41] <监督Lee> “诺因更这里喜欢。”
[23:41] <监督Lee> 女孩少许有些口吃地说着英语
[23:41] <御中龙一> “是的……”
[23:42] <御中龙一> “它是为了诺因而留在这里的呢。”
[23:42] <监督Lee> 摇摇头
[23:42] * 御中龙一 轻轻抚摸了少女的头发。
[23:42] <御中龙一> “不是这样吗?”
[23:42] <监督Lee> “鲁道夫说。”
[23:42] <监督Lee> “‘热之外,这里都好’。”
[23:42] <监督Lee> “天气!”
[23:43] <监督Lee> 女孩夸张地做了个鬼脸,指着天
[23:43] <监督Lee> “家里更冷。”
[23:43] <监督Lee> “鲁道夫喜欢,冷。”
[23:44] <御中龙一> “是这样呢……”
[23:44] <监督Lee> 她吃掉了最后一口派
[23:44] <监督Lee> 对你露出笑容
[23:44] * 御中龙一 不知道为什么,在诺因的身边似乎能够感到心情获得了一定程度的放松和平静。
[23:45] <御中龙一> “诺因也有自己的展区吗?”
[23:45] <监督Lee> 那是个不会令人误解的、代表着已找到容身之所的笑容
[23:45] <监督Lee> “(点头)乌戈。”
[23:45] <监督Lee> “乌戈的……花园。”
[23:46] <监督Lee> 你记得那是芬兰的天空之神的名字
[23:46] <御中龙一> “很好,不过……诺因只要像诺因那样生活就好了。”
[23:47] <御中龙一> “只要看到诺因的笑容,大家都会变得有精神的。”
[23:47] <监督Lee> “龙一想……独自战斗?”
[23:47] <监督Lee> 认真地反问
[23:48] <御中龙一> “如果有可能的话。”
[23:48] <御中龙一> “不过……似乎是做不到的。”
[23:48] <监督Lee> 若有所思地点头
[23:48] <监督Lee> “龙一,手。”
[23:48] <监督Lee> 她伸出手
[23:49] <监督Lee> 示意你把手放上来
[23:49] * 御中龙一 疑惑地伸出手。
[23:49] <监督Lee> “(握住)暖?”
[23:49] <监督Lee> 很奇妙的感触
[23:49] <监督Lee> 她的手有点冰,但是,手心却很暖和
[23:50] <御中龙一> “嗯,诺因的手非常地温暖。”
[23:51] <监督Lee> “因为这个暖在,龙一不用,独自战斗。”
[23:51] <监督Lee> “大家也不用,独自战斗。”
[23:51] <监督Lee> “因为龙一的这个暖……在。”
[23:52] <监督Lee> 少见的长句
[23:53] <御中龙一> “……诺因,你是想说……”
[23:53] <监督Lee> 女孩说完之后笑了笑,放开了手
[23:53] <监督Lee> “(加油)”
[23:53] <御中龙一> “或许你比我更具有担任队长的资格呢。”
[23:53] * 御中龙一 轻轻摸了摸诺因的头,露出了和虚假的笑容不同的,纯粹的微笑。
[23:54] <监督Lee> 露出了有那样意味的笑容,小小的身子一蹦一跳地往博物馆深处去了
[23:54] <监督Lee> 身后跟着鲁道夫
[23:54] <监督Lee> 以及
[23:54] <监督Lee> “哇又走了!”
[23:54] <监督Lee> “跟上跟上!”
[23:54] <监督Lee> “我也要坐!”
[23:54] <监督Lee> 的一群孩子
[23:54] <御中龙一> “……”
[23:55] * 御中龙一 露出慈和的目光,看着孩子们和驯鹿走进博物馆的深处。
[23:56] <监督Lee> “诶,黑发小哥,剪票是在这里吗?”
[23:56] <监督Lee> ——然后,下午的工作又开始了
[23:56] <监督Lee> 咔嚓咔嚓
[23:58] <监督Lee> ——————————————————————————————————————————————————
[23:59] <监督Lee> 造访莱茵殿堂的客人,通常都是很安静的
[00:00] <监督Lee> 因为这个区域所聚集的美,令人连发出杂音都会觉得是种亵渎
[00:01] <监督Lee> 只以色泽与触感来昭示其神秘与美,是身为区域负责人的凯瑟琳·科侬伯格的理念
[00:02] <监督Lee> 乃至于她自身,也是这种理念的一种体现
[00:02] <监督Lee> 选好礼服,佩戴与自己最相称的首饰
[00:03] <监督Lee> 端庄地静立于自己区域的一角
[00:03] <监督Lee> 只为了她而来到这区域参观的人,无论男女都有
[00:04] <监督Lee> 但即使是最常造访这区域的人,也无法突破她完美的妆容与举止,看穿今天的她深藏于内心的动摇
[00:04] <监督Lee> 【那个男人……】
[00:05] <监督Lee> 她回想着前一日的战斗
[00:06] <监督Lee> 【确实是……精炼度99%的莱茵复合钢】
[00:06] <监督Lee> 【为什么能够重现呢?】
[00:06] <监督Lee> 【那个明明是……】
[00:06] <监督Lee> 她的视线悄悄地移到自己的右臂
[00:07] <监督Lee> 在礼服与手套遮掩下的手臂内侧刻着一个名字
[00:07] <监督Lee> 【……已经跟着那个人的生命一起,永远离开这个世界了】
[00:08] <监督Lee> ————————————————————————SAVE——————————————————————————————————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

离线 LeeWings

  • 版主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Re: 花绽雾都——樱花大战Lee·伦敦篇·十二
« 回帖 #1 于: 2017-01-20, 周五 20:27:42 »
本话的好感度变动(❤=上升 ×=下降  △=小下降=积累到3个时会变成下降)

无任何变动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