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二】狂战士与暗杀者  (阅读 1939 次)

副标题: 电梯与留声机,另一个晶壁系好像也有?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52
  • 苹果币: 0
战报
剧透 -   :
12.24 第十二次记录
20:42:56 <<莫尔度>> 上回说到
20:43:05 <<莫尔度>> 在经历了城外的迷之怪物袭击之后
20:43:05 <<莫尔度>> 你们成功进入了在魔域当中几乎不可能存在的巨大城市,阿尔克夫中
20:43:05 <<莫尔度>> 经过了繁琐的检查之后,你们来到了外城区美莱克的“凉亭”旅店当中
20:44:06 <<莫尔度>> 可以开始行动了
20:44:49 <<福克斯·龙心>> “于是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20:44:53 <<叶米·普拉托>> “呼啊”
20:45:02 <<叶米·普拉托>> “多久没到正常的地方休息了”
20:45:31 <<贾伦娜>> “你们的房间在三楼”
20:45:49 <<莫尔度>> 贾伦娜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指着大厅的尽头
20:46:03 <<切希尔·柳哨>> “知道~啦”
20:46:07 <<阿加萨·恩沃尔>> “那这不就去休息么,主人您请”
20:46:09 <<切希尔·柳哨>> 去房间看看
20:46:09 <<莫尔度>> 那里有一个铁笼一般的装置,上面连着一根铁链
20:46:21 <<莫尔度>> 你们从未见过这种东西
20:46:22 <<切希尔·柳哨>> “这是魔导梯?”
20:46:34 <<叶米·普拉托>> “....这啥”
20:46:46 <<切希尔·柳哨>> “看起来像个笼子,和希尔特的魔导梯挺像啊……”
20:46:52 <<福克斯·龙心>> “难道说”
20:47:03 <<福克斯·龙心>> “叶米进去看看呗”
20:47:11 <<切希尔·柳哨>> 进去
20:47:17 <<叶米·普拉托>> 进去
20:47:30 <<叶米·普拉托>> “在城里你还怕被坑不成”
20:47:51 <<莫尔度>> 你们站进去之后,注意到脚下有四个黄铜制的拉杆
20:48:09 <<莫尔度>> 标着2-5的数字
20:48:25 <<切希尔·柳哨>> “我还记得上次那个……在飞天马车总部?坐的魔导梯,门一开就是……砰!”
20:48:35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拉那个写着3的
20:48:40 <<福克斯·龙心>> “按3吧”
20:49:00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别提那事了”
20:49:03 <<阿加萨·恩沃尔>> “都过去多久了”
20:49:06 <<莫尔度>> 拉下拉杆之后
20:49:20 <<莫尔度>> 这个装置响起了刺耳嘈杂的噪音
20:49:49 <<莫尔度>> 铁链卷动、摩擦的声音把你们的耳膜刺得生疼
20:49:55 <<莫尔度>> “吱————————”
20:50:13 <<莫尔度>> 很快,装置剧烈地摇晃着
20:50:22 <<莫尔度>> 开始缓缓朝上攀升
20:50:23 <<阿加萨·恩沃尔>> “咱大概觉得这玩意应该上点油……”
20:50:23 <<切希尔·柳哨>> “我怎么能忘记啊,当时我以为自己要死了……哎哟这个真晃”
20:50:31 <<切希尔·柳哨>> “还是希尔特的好啊”
20:50:52 <<福克斯·龙心>> “我觉得这个东西只是为了新奇而已,并不算实用”
20:50:56 <<贾伦娜>> “怎么,你们没坐过电梯?”
20:51:03 <<莫尔度>> 下方传来贾伦娜的声音
20:51:46 <<贾伦娜>> “那些工厂的人虽然脑子有些问题,但是用‘电’驱动东西还是……”
20:51:57 <<莫尔度>> 她的声音很快被金属的摩擦声掩盖了
20:52:10 <<莫尔度>> 你们升了上去
20:52:15 <<切希尔·柳哨>> “啊啊啊吵死了!”
20:52:17 <<叶米·普拉托>> “这个城市蛮有趣的么”
20:52:18 <<切希尔·柳哨>> 抱头蹲防
20:52:27 <<阿加萨·恩沃尔>> “咱都想走楼梯了,话说这店有楼梯么”
20:52:54 <<叶米·普拉托>> “啊呀啊呀,切希尔你这样也太没有主人的威严了”
20:53:15 <<莫尔度>> 很快的,你们头顶传来了“duang”的一声巨响
20:53:24 <<莫尔度>> 都过一个反射
20:53:36 <<隐秘力>> @陷入沉思福克斯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9)+5  = 9+5  = 14
20:53:47 <<隐秘力>> @纯洁无暇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4)+3  = 4+3  = 7
20:54:28 <<隐秘力>> @殒命如火阿加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6)+10  = 6+10  = 16
20:54:37 <<隐秘力>> @藏影如林小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8)+7  = 18+7  = 25
20:55:18 <<莫尔度>> 切希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20:55:29 <<莫尔度>> 其他人总算是稳住了身形
20:55:32 <<切希尔·柳哨>> “哎哟喂呀!”
20:55:52 <<福克斯·龙心>> “所以说这种东西,完全不可靠”
20:55:53 <<莫尔度>> 在你们面前,铁笼的门粗暴地打开了
20:56:04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你抱头蹲防了也能摔啊”
20:56:14 <<叶米·普拉托>> 拉切希尔站起来
20:56:19 <<阿加萨·恩沃尔>> “还挺萌”
20:56:22 <<叶米·普拉托>> “太弱小了”
20:56:45 <<福克斯·龙心>> “阿加莎你该抱住队长的”
20:56:58 <<切希尔·柳哨>> “我只会在这种无关紧要的地方摔跤!不像你们!”
20:57:07 <<切希尔·柳哨>> 拉着叶米站起来走出去
20:57:14 <<阿加萨·恩沃尔>> “她都蹲下了,抱不住啊”
20:57:18 <<莫尔度>> 走出铁笼的门
20:57:22 <<阿加萨·恩沃尔>> 耸耸肩跟着走出去
20:57:29 <<福克斯·龙心>> 走出去
20:57:29 <<莫尔度>> 你们来到了一个环形的走廊当中
20:57:51 <<莫尔度>> 四间房屋在走廊里依次排列
20:58:12 <<莫尔度>> 你们订下的两间是3-3和3-4
20:59:00 <<叶米·普拉托>> 推开了3-3的门
20:59:06 <<福克斯·龙心>> “总之就是男士一间女士一间?”
20:59:13 <<阿加萨·恩沃尔>> “咱……咋个住?”
20:59:16 <<福克斯·龙心>> “还是阿加莎睡女士那边?”
20:59:21 <<阿加萨·恩沃尔>> “……”
20:59:31 <<叶米·普拉托>> “这间就被咱占领了!”
20:59:44 <<福克斯·龙心>> “你不是要和队长研究什么法术吗”
21:00:05 <<阿加萨·恩沃尔>> “不这个不是重点”
21:00:18 <<切希尔·柳哨>> “那个等晚上再说!”
21:00:38 <<切希尔·柳哨>> “现在我们要研究一下用什么神术才能消除污染”
21:00:46 <<莫尔度>> 走进房间
21:00:58 <<莫尔度>> 你们很快被房间中的装饰所吸引
21:01:31 <<莫尔度>> 尽头是一张长桌,左侧摆放着皮质的沙发
21:01:51 <<莫尔度>> 右侧是两张精致的床
21:01:57 <<莫尔度>> 墙上挂着油画
21:02:11 <<莫尔度>> 桌子上摆放着茶具,还有一个喇叭状的奇怪物品
21:02:24 <<切希尔·柳哨>> “喔,这个喇叭是什么!”
21:02:27 <<阿加萨·恩沃尔>> 躺到沙发上“很久都没这么舒服了”
21:02:32 <<切希尔·柳哨>> 去研究一下喇叭
21:02:35 <<阿加萨·恩沃尔>> “不过这玩意是什么”
21:02:52 <<叶米·普拉托>> 扑到床上
21:02:58 <<叶米·普拉托>> 滚来滚去
21:03:07 <<福克斯·龙心>> “看起来,是用来通知的吧”
21:03:16 <<莫尔度>> 那看上去像是一个铜制的喇叭
21:03:26 <<阿加萨·恩沃尔>> “通知前台吗”
21:03:27 <<莫尔度>> 连接在一个黑色的精致小盒子上
21:03:53 <<莫尔度>> 盒子里还放着一张黑色的,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碟片
21:04:10 <<切希尔·柳哨>> “喂,听得见吗!”
21:04:16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对着喇叭说话
21:04:32 <<莫尔度>> 切希尔对喇叭喊了几声,但她没有听到回答
21:04:43 <<阿加萨·恩沃尔>> “大概是个播放器一类的吧……?”
21:05:29 <<切希尔·柳哨>> 看看盒子
21:05:40 <<切希尔·柳哨>> “播放?播放紧急通知的吗?”
21:06:09 <<切希尔·柳哨>> “紧急通知!市民们,城内出现了触手怪,请大家躲进地下室不要外出!一类的吗”
21:06:11 <<福克斯·龙心>> “阿加莎快研究看看”
21:06:26 <<阿加萨·恩沃尔>> 瘫在沙发上看队长玩盒子
21:06:33 <<阿加萨·恩沃尔>> “???这啥”
21:06:44 <<叶米·普拉托>> 找找有没有开关什么的
21:06:52 <<莫尔度>> 盒子上有一根木质细杆
21:07:02 <<叶米·普拉托>> 试图
21:07:08 <<叶米·普拉托>> 拉一下?
21:07:10 <<莫尔度>> 上面套着一个小的布质保护套
21:07:41 <<莫尔度>> 叶米注意到,这根杆子似乎是可以旋转的
21:08:13 <<阿加萨·恩沃尔>> “叶米你在盯什么”
21:08:22 <<切希尔·柳哨>> “哎呀,阿加萨,快点把你的戒指给我”
21:08:29 <<叶米·普拉托>> 转转转
21:08:31 <<阿加萨·恩沃尔>> “哈?”
21:08:38 <<阿加萨·恩沃尔>> 摘戒指
21:08:44 <<切希尔·柳哨>> “实验啊实验”
21:09:02 <<莫尔度>> 叶米转动杆子的时候发出了破损的声音
21:09:12 <<阿加萨·恩沃尔>> “这玩意咱虽然没怎么用……别用坏了”
21:09:16 <<阿加萨·恩沃尔>> 递过去
21:09:16 <<叶米·普拉托>> “.......诶”
21:09:26 <<切希尔·柳哨>> “按照排除法,治疗轻伤系列和回春系列都是无效的,次级复原术也不是没用过,但没感到有什么区别吧?”
21:09:31 <<切希尔·柳哨>> “所以要试试其他的了”
21:09:36 <<叶米·普拉托>> 停止转杆子
21:10:08 <<切希尔·柳哨>> “福克斯你现在有什么可以用的医疗神术吗?”
21:10:59 <<莫尔度>> 福克斯正在专注地盯着喇叭看
21:11:14 <<福克斯·龙心>> “移除疾病和治疗中度伤”
21:11:19 <<阿加萨·恩沃尔>> “别看了!”
21:11:40 <<福克斯·龙心>> “我只是在回忆”
21:12:06 <<切希尔·柳哨>> “治疗中度伤你用过杖子了也没什么用啊”
21:12:18 <<切希尔·柳哨>> “算了,再用一遍试试吧”
21:12:41 <<福克斯·龙心>> 用一用
21:13:05 <<莫尔度>> 用什么
21:13:28 <<福克斯·龙心>> 先治疗吧
21:13:34 <<叶米·普拉托>> 躺回床上
21:13:40 <<隐秘力>> @陷入沉思福克斯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6, 1)+5  = 7+5  = 12
21:13:46 <<阿加萨·恩沃尔>> 躺回沙发上
21:13:56 <<莫尔度>> 福克斯使用了治疗中度伤
21:14:06 <<莫尔度>> 切希尔不觉得有什么变化
21:14:21 <<切希尔·柳哨>> “我觉得连最小的划伤都被治好了,但没什么特别的”
21:14:23 <<切希尔·柳哨>> “下一个”
21:14:33 <<福克斯·龙心>> 移除疾病
21:14:41 <<阿加萨·恩沃尔>> “总感觉很辛苦的样子……”
21:14:59 <<莫尔度>> 切希尔觉得自己的恶心感似乎减轻了一点
21:15:11 <<莫尔度>> 腐败点数2--> 1
21:15:13 <<阿加萨·恩沃尔>> “这次感觉怎么样?”
21:15:20 <<切希尔·柳哨>> “咦,有点效果!”
21:15:25 <<叶米·普拉托>> “嗯?”
21:15:29 <<切希尔·柳哨>> “我觉得舒服了那么一点点哟!”
21:15:32 <<叶米·普拉托>> “我也要我也要!”
21:15:36 <<阿加萨·恩沃尔>> “那就好……”
21:15:47 <<福克斯·龙心>> “那我们大概可以修整的时候搞定这些”
21:16:10 <<切希尔·柳哨>> “原来这个算作疾病的吗?”
21:16:24 <<福克斯·龙心>> “不懂”
21:16:28 <<福克斯·龙心>> “没准”
21:16:31 <<阿加萨·恩沃尔>> “从结果上来看,似乎是这个样子的……?”
21:16:42 <<切希尔·柳哨>> “那么,我现在要开始准备一套新法术了,你们都不要打扰我!”
21:17:08 <<福克斯·龙心>> “可怕”
21:17:26 <<阿加萨·恩沃尔>> “……”
21:17:35 <<切希尔·柳哨>> 准备法术,三环全记移除疾病,四环记一个龙言术,两个最终呼吸
21:17:35 <<切希尔·柳哨>> 其他的一样
21:17:42 <<阿加萨·恩沃尔>> “确实很可怕的样子”
21:17:51 <<莫尔度>> 投一个1d3吧
21:18:50 <<隐秘力>> @纯洁无暇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  = 1  = 1
21:18:56 <<莫尔度>> 智力伤害
21:19:01 <<莫尔度>> 2d4点
21:19:44 <<隐秘力>> @纯洁无暇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3, 3)  = 6  = 6
21:20:03 <<莫尔度>> 切希尔顿时觉得世界变得简单了
21:20:13 <<叶米·普拉托>> “...........”
21:20:20 <<切希尔·柳哨>> “我搞定了!这下一定可以全院恢复正常!”
21:20:25 <<叶米·普拉托>> “没,没事吧”
21:20:36 <<切希尔·柳哨>> “大家都可以出院了!从我自己开始!”
21:20:47 <<切希尔·柳哨>> 对自己使用移除疾病
21:20:53 <<福克斯·龙心>> “不愧是队长”
21:21:13 <<阿加萨·恩沃尔>> “感觉队长的思维好像变简单了诶……”
21:21:23 <<莫尔度>> 切希尔的腐败点数都没有了
21:22:05 <<切希尔·柳哨>> “啊~好爽”
21:22:09 <<切希尔·柳哨>> “下一个!”
21:22:23 <<福克斯·龙心>> “让我也爽一爽”
21:22:43 <<切希尔·柳哨>> 给福克斯移除疾病
21:22:49 <<叶米·普拉托>> 叶米怀疑面前这群人
21:22:52 <<莫尔度>> 福克斯2--1
21:22:54 <<叶米·普拉托>> 在吸毒
21:23:13 <<切希尔·柳哨>> “怎么样?”
21:23:25 <<福克斯·龙心>> “再来一发!”
21:23:35 <<切希尔·柳哨>> 再用一个
21:23:56 <<阿加萨·恩沃尔>> “总觉得咱不太像干正经事的呢……”
21:24:22 <<切希尔·柳哨>> “哎呀,就剩最后一个了”
21:24:31 <<叶米·普拉托>> “我来我来!”
21:24:32 <<莫尔度>> 福克斯的不仅将腐败都清零了,还把长期捂在盔甲里长的疮也治好了
21:24:46 <<切希尔·柳哨>> 给叶米一个
21:24:54 <<莫尔度>> 叶米2-11
21:24:56 <<莫尔度>> --1
21:25:57 <<莫尔度>> 你还有多少移除疾病?
21:26:01 <<切希尔·柳哨>> 没啦
21:26:02 <<叶米·普拉托>> “喵喵喵”
21:26:08 <<叶米·普拉托>> “好像确实很舒服的样子”
21:26:23 <<莫尔度>> 你们只剩叶米还有腐败点数
21:26:40 <<切希尔·柳哨>> “怎么样,大家都舒服了吗”
21:27:16 <<切希尔·柳哨>> “这下我们可以准备进内城区了”
21:28:05 <<福克斯·龙心>> 可以
21:28:18 <<叶米·普拉托>> 举手
21:28:45 <<切希尔·柳哨>> “有什么问题?”
21:29:25 <<叶米·普拉托>> “我还不是 特别舒服”
21:29:40 <<阿加萨·恩沃尔>> “……”
21:30:06 <<切希尔·柳哨>> “嗯?还差一点吗?”
21:30:20 <<叶米·普拉托>> “嗯。还差一点”
21:30:24 <<莫尔度>> 这时,刚才你们一直没看到人影的罗西亚
21:30:27 <<切希尔·柳哨>> “但是我已经用完移除疾病了……要不我杀了你,转生一下?”
21:30:28 <<莫尔度>> 从门外走了进来
21:30:44 <<叶米·普拉托>> “..............队长黑化了吗!”
21:30:54 <<叶米·普拉托>> 叶米试图躲到床后边
21:30:55 <<阿加萨·恩沃尔>> “诶罗西亚你刚才去哪了”
21:30:58 <<阿加萨·恩沃尔>> “上厕所吗”
21:31:01 <<罗西亚·拉法姆>> “哟,这是在进行紧急净化?”
21:31:03 <<切希尔·柳哨>> “没有啊,这个办法我觉得可以试试呢”
21:31:20 <<切希尔·柳哨>> “毕竟是给你一个新的身体,旧的身体受到的污染肯定就没有了吧”
21:31:25 <<切希尔·柳哨>> “我真的很聪明呢”
21:31:42 <<罗西亚·拉法姆>> “普通的回来的时候找不到路了”
21:31:43 <<阿加萨·恩沃尔>> “不,是在吸毒,他们俩都觉得很爽”
21:31:46 <<阿加萨·恩沃尔>> “要不你也试试?”
21:31:58 <<罗西亚·拉法姆>> “????”
21:32:00 <<阿加萨·恩沃尔>> 瘫在沙发上对罗西亚说
21:32:22 <<叶米·普拉托>> “亚达!”
21:32:26 <<罗西亚·拉法姆>> “居然是,突然就开始了有钱人的游戏”
21:32:27 <<叶米·普拉托>> 瑟瑟发抖
21:32:58 <<莫尔度>> 于是,你们接下来打算?
21:32:59 <<切希尔·柳哨>> “那就没办法了啊!要不我再准备个半小时?”
21:33:06 <<福克斯·龙心>> “于是晚上睡哪?”
21:33:10 <<切希尔·柳哨>> “但阿加萨说过这东西有点伤脑子的”
21:33:16 <<阿加萨·恩沃尔>> “话说这层总共四个房间你还能找不到路啊”
21:33:17 <<切希尔·柳哨>> 玩戒指
21:33:21 <<叶米·普拉托>> “我们今天休息不就好了”
21:33:28 <<叶米·普拉托>> “明天起床再接着来”
21:33:29 <<阿加萨·恩沃尔>> “不一定伤脑子,也可能伤点别的”
21:33:36 <<阿加萨·恩沃尔>> “要不咱一直不敢用”
21:33:40 <<罗西亚·拉法姆>> “在梯子上花了一点点时间”
21:33:54 <<切希尔·柳哨>> 拿出身体复原权杖
21:34:13 <<切希尔·柳哨>> “之前的伤口还没治好……”
21:34:17 <<罗西亚·拉法姆>> “听起来你们像是在消除污染……好像已经找到正确的方法了?”
21:35:03 <<阿加萨·恩沃尔>> “看起来是这个样子的,而且好像掉智商都能找到正确的方法恢复了”
21:35:09 <<叶米·普拉托>> “普普通通的移除疾病就行了”
21:35:17 <<叶米·普拉托>> “并不是在吸毒”
21:35:22 <<切希尔·柳哨>> 【1发充能:治疗4点力量、敏捷或体质伤害(由你选择),或全部三项属性值恢复2点。】
21:35:22 <<切希尔·柳哨>> 治疗体质伤害
21:35:40 <<莫尔度>> 你的体质伤害恢复了
21:36:28 <<切希尔·柳哨>> 拿精神重塑之球
21:36:28 <<切希尔·柳哨>> 【2发充能:治疗6点智力、感知或魅力伤害(你选择)或以上属性皆治疗3点伤害。】
21:36:28 <<切希尔·柳哨>> 把智力治好
21:36:37 <<莫尔度>> 切希尔治好了属性伤害
21:36:42 <<切希尔·柳哨>> “叶米,你用这个权杖自己治疗一下试试?”
21:36:49 <<切希尔·柳哨>> “我的伤口都治好了,说不定有用”
21:37:02 <<阿加萨·恩沃尔>> “你看咱说什么来着……”
21:37:44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是说没有污染的人才有资格进入内城区……但是申请流程到底是怎么样也不清楚呢,不先让已经清理掉的人去试试吗”
21:37:45 <<莫尔度>> 叶米对自己使用了一发权杖?
21:38:11 <<切希尔·柳哨>> “罗西亚,你刚才去哪儿了?如果你说去军队打探情况我就夸奖你”
21:38:17 <<叶米·普拉托>> “诶?”
21:38:36 <<叶米·普拉托>> “这个东西能移除疾病吗”
21:38:41 <<福克斯·龙心>> “罗西亚,你刚才去哪儿了?如果你说去妓院打探情况我就夸奖你”
21:38:59 <<罗西亚·拉法姆>> “呃,所以说,普通地研究梯子,发现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你们了而已”
21:39:05 <<罗西亚·拉法姆>> “妓院啊!”
21:39:12 <<福克斯·龙心>> “好弱啊”
21:39:12 <<阿加萨·恩沃尔>> “……”
21:39:38 <<福克斯·龙心>> “青楼酒馆素来是打探消息的最佳去处”
21:39:52 <<阿加萨·恩沃尔>> “并没有听说过这种说法!”
21:39:59 <<阿加萨·恩沃尔>> “那是茶楼酒肆”
21:40:09 <<切希尔·柳哨>> “阿加萨啊,忘了你去过的蓝色唇瓣了吗”
21:41:01 <<莫尔度>> 总之,叶米对自己使用了一发身体复原权杖
21:41:03 <<阿加萨·恩沃尔>> “那不是你带去的吗”
21:41:09 <<莫尔度>> 但并未起到什么作用
21:41:10 <<阿加萨·恩沃尔>> 黑人问号脸
21:41:16 <<阿加萨·恩沃尔>> “……”
21:41:24 <<莫尔度>> 她只在一瞬间感觉到有些作用,但很快恶心感就恢复了
21:41:48 <<罗西亚·拉法姆>> “噫,这就是主物质界的文化吗”
21:42:05 <<切希尔·柳哨>> “好,那么我们就去妓院吧!”
21:42:08 <<切希尔·柳哨>> “我是说,军队”
21:42:16 <<切希尔·柳哨>> “趁着天还没黑”
21:42:25 <<阿加萨·恩沃尔>> 吹口哨当自己什么都没听见
21:42:28 <<福克斯·龙心>> “天黑了再去妓院”
21:42:33 <<阿加萨·恩沃尔>> “罗西亚你刚才听到什么了吗”
21:42:52 <<罗西亚·拉法姆>> “风有点大”
21:42:54 <<莫尔度>> 你们进城的时候就看到了月亮
21:43:04 <<叶米·普拉托>> “今天已经很晚了吧”
21:43:13 <<福克斯·龙心>> “那还是分房间吧”
21:43:17 <<叶米·普拉托>> “我们为什么不休息一下明天再去呢”
21:43:53 <<切希尔·柳哨>> “因为我迫不及待了!”
21:44:04 <<叶米·普拉托>> “真的要去军队吗”
21:44:06 <<叶米·普拉托>> “队长定吧”
21:44:07 <<阿加萨·恩沃尔>> “其实这沙发挺舒服的”
21:44:15 <<叶米·普拉托>> “休息还是去军队”
21:44:16 <<阿加萨·恩沃尔>> “不过队长说走那就走吧……”起身
21:44:21 <<福克斯·龙心>> “0.0”
21:44:25 <<切希尔·柳哨>> “话说你们明明完全没干活,有什么资格累啊!”
21:44:36 <<切希尔·柳哨>> “应该是我在这里睡觉,打发你们去干活才对”
21:44:53 <<切希尔·柳哨>> 下楼
21:45:07 <<罗西亚·拉法姆>> 跟上
21:45:08 <<叶米·普拉托>> 跟上队长
21:45:16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已经很久没有‘晚’这个概念了……”
21:45:21 <<切希尔·柳哨>> “啊这个电梯……实在太差劲了……”
21:45:25 <<莫尔度>> 你们在找了一圈之后,确认了没有楼梯的事实
21:45:35 <<切希尔·柳哨>> “我宁愿,这样”
21:45:39 <<阿加萨·恩沃尔>> “……这要着火了怎么办。。”
21:45:43 <<叶米·普拉托>> “罗西亚玩了半天”
21:45:46 <<叶米·普拉托>> “你来开吧”
21:45:49 <<福克斯·龙心>> “有窗吗?”
21:45:49 <<莫尔度>> 只能再次坐着摇晃而吵闹的电梯下到了一楼
21:45:54 <<切希尔·柳哨>> 从材料包里拿出个蜘蛛扔嘴里
21:45:54 <<罗西亚·拉法姆>> “多好,挺有意思的”
21:45:58 <<阿加萨·恩沃尔>> “活活挨烧了只能”
21:46:10 <<切希尔·柳哨>> 然后替换医疗学识为蛛行术从墙壁翻下去
21:46:18 <<莫尔度>> 切希尔在你们的注视下吞下了一只蜘蛛
21:46:25 <<莫尔度>> 然后从窗户翻了出去
21:46:32 <<切希尔·柳哨>> “拜拜啦!”
21:46:41 <<罗西亚·拉法姆>> “居然是偷跑!”
21:46:41 <<叶米·普拉托>> 目瞪口大
21:46:42 <<阿加萨·恩沃尔>> “……”
21:46:56 <<切希尔·柳哨>> 到门口等着他们
21:47:05 <<莫尔度>> 很快,你们都来到了1楼
21:47:21 <<贾伦娜>> “房间都看好了吗?”
21:47:32 <<莫尔度>> 贾伦娜翘着二郎腿问你们
21:47:39 <<切希尔·柳哨>> “没问题,非常好的房间!不过那个喇叭是做什么用的?”
21:47:50 <<贾伦娜>> “这电梯还不错吧?我特意让工厂的人把楼梯都拆了”
21:47:57 <<贾伦娜>> “所有的客人都很满意”
21:48:07 <<阿加萨·恩沃尔>> “你看哪有奴隶坐电梯,主人从墙外头翻进来的”对罗西亚
21:48:30 <<切希尔·柳哨>> “满意吗……”
21:48:38 <<贾伦娜>> “那个喇叭是叫做‘留声机’的新奇玩意,也是工厂的人做出来的”
21:48:42 <<罗西亚·拉法姆>> “主人好动是这样的”
21:49:04 <<切希尔·柳哨>> “你们这里还真是有些新奇东西”
21:49:16 <<贾伦娜>> “把把手里的螺丝拔出来”
21:49:23 <<切希尔·柳哨>> “留声机是可以存下留言的吗?”
21:49:36 <<切希尔·柳哨>> “螺丝啊……”看了叶米一眼
21:49:39 <<贾伦娜>> “然后把唱针放到碟片上就可以放音乐了”
21:49:54 <<叶米·普拉托>> “原来不是转的啊...”
21:50:03 <<叶米·普拉托>> 叶米觉得自己智力⑨
21:50:06 <<莫尔度>> “…………转?”
21:50:10 <<罗西亚·拉法姆>> “酷”
21:50:21 <<阿加萨·恩沃尔>> “炫”
21:50:29 <<叶米·普拉托>> “没事没事”
21:50:52 <<叶米·普拉托>> “刚才在玩拨浪鼓”
21:50:54 <<切希尔·柳哨>> “那么我们就先去军队看看了,晚上见啦”
21:51:02 <<莫尔度>> 贾伦娜从鼻孔里喷出浓烟
21:51:09 <<叶米·普拉托>> 拿出拨浪鼓转转转
21:51:10 <<贾伦娜>> “能问问你们是从哪里来的吗?”
21:51:32 <<阿加萨·恩沃尔>> “挺远挺远的地方吧……”
21:51:50 <<切希尔·柳哨>> “从拜伯里城”
21:52:02 <<贾伦娜>> “哟”
21:52:05 <<贾伦娜>> “拜伯里?”
21:52:20 <<莫尔度>> 贾伦娜意味深长地看着你们
21:52:30 <<阿加萨·恩沃尔>> “她居然知道”
21:52:38 <<阿加萨·恩沃尔>> “这眼神看得咱发毛”
21:52:47 <<切希尔·柳哨>> “是呀”
21:52:57 <<切希尔·柳哨>> “是个好地方,那个教堂很不错”
21:53:16 <<贾伦娜>> “没有车队的维斯塔尼人?”
21:53:28 <<贾伦娜>> “还有……眼之牧师?”
21:53:42 <<罗西亚·拉法姆>> “居然是碰上了识货的”
21:53:46 <<贾伦娜>> “很有意思的组合”
21:54:01 <<切希尔·柳哨>> “我们的车队遇上点状况,留在拜伯里城了呢”
21:54:13 <<莫尔度>> 过一个唬骗
21:54:30 <<阿加萨·恩沃尔>> “服装一样居然还是主人和奴隶,这还能没把咱看穿么”小声
21:54:47 <<叶米·普拉托>> “闭嘴不提没人知道”踹
21:54:50 <<切希尔·柳哨>> 【我明明说的基本是实话】
21:54:54 <<叶米·普拉托>> 小声
21:54:55 <<罗西亚·拉法姆>> [我想就算被拆穿也只是普通的不是维斯塔尼人而已]
21:55:16 <<罗西亚·拉法姆>> [你们就不能学会用更安全的心灵感应而不是小声吗!]
21:55:17 <<隐秘力>> @纯洁无暇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7)+2  = 7+2  = 9
21:55:22 <<贾伦娜>> “是吗”
21:55:34 <<贾伦娜>> “听起来还真是糟糕啊……”
21:55:45 <<阿加萨·恩沃尔>> [咱懒行不行]
21:56:04 <<叶米·普拉托>> [总是忘记这个东西]
21:56:09 <<福克斯·龙心>> “多亏了我们主人艺高人胆大”
21:56:11 <<莫尔度>> 贾伦娜笑着看着你们
21:56:17 <<切希尔·柳哨>> “很糟糕呢,只能先过来看看情况”
21:56:21 <<贾伦娜>> “对这座城市的第一印象怎么样?”
21:56:23 <<罗西亚·拉法姆>> [一般不是会懒得说话吗!]
21:56:38 <<阿加萨·恩沃尔>> [差不多一个意思]
21:56:45 <<叶米·普拉托>> [他笨]
21:56:52 <<切希尔·柳哨>> “真是难得遇到这样安全的城市啊!我觉得我们可以考虑把同伴一起叫过来了”
21:56:56 <<叶米·普拉托>> “很帅气的一个城市!”
21:56:56 <<阿加萨·恩沃尔>> [有句古话叫在意细节的都是笨蛋]
21:57:55 <<贾伦娜>> “没在城门遇到麻烦吧?那边的污浊者们都……挺不友好的”
21:58:17 <<罗西亚·拉法姆>> [不如说最友好的反而是污浊者]
21:58:25 <<切希尔·柳哨>> “啊,有一位很热心地给我们指了进门的路呢”
21:58:30 <<叶米·普拉托>> “有吗....”
21:58:36 <<切希尔·柳哨>> “倒是城里有人扔了我一叉子,好痛的”
21:58:40 <<叶米·普拉托>> “并没有对我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21:58:44 <<切希尔·柳哨>> 摸摸伤口
21:59:07 <<贾伦娜>> “但他们长得那么奇形怪状,你们不觉得恶心吗”
21:59:26 <<罗西亚·拉法姆>> [说来队长兴冲冲要去军队果然有一半是要去寻仇吗]
21:59:37 <<切希尔·柳哨>> “我们这一路走来,见得恶心的东西倒也不算少了……”
21:59:42 <<贾伦娜>> “我可是连见都不想见到那些家伙,你们没沾上他们的气味吧”
21:59:43 <<切希尔·柳哨>> “可以说是习惯了吧”
21:59:56 <<切希尔·柳哨>> “没有,我们离他们很远的!”
22:00:07 <<叶米·普拉托>> 斜眼瞅队友
22:00:11 <<贾伦娜>> “是吗……”
22:00:22 <<罗西亚·拉法姆>> 斜眼瞅福克斯
22:00:23 <<阿加萨·恩沃尔>> [这还真是睚眦必报]
22:00:29 <<莫尔度>> 贾伦娜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袋
22:00:44 <<贾伦娜>> “我要问的就是这些了,你们请便吧”
22:00:46 <<阿加萨·恩沃尔>> [瞅什么瞅]
22:00:52 <<切希尔·柳哨>> “那么,我们走啦!”
22:00:54 <<福克斯·龙心>> [瞅啥瞅]
22:01:09 <<切希尔·柳哨>> “别在后面眉来眼去的,老实点啊!”
22:01:14 <<切希尔·柳哨>> 去军队
22:01:22 <<罗西亚·拉法姆>> “谁眉来眼去了啊!”
22:01:38 <<阿加萨·恩沃尔>> “你”
22:01:43 <<莫尔度>> 走出“凉亭”旅馆,你们来到了美莱克夜间的街道上
22:02:16 <<莫尔度>> 夜晚的街上看不到一个行人,通往军事区麦扎的路朝着南方
22:02:50 <<福克斯·龙心>> “半夜去军队总觉得队长你又会吃一叉”
22:03:01 <<切希尔·柳哨>> “也没说有宵禁啊,怎么都没人的”
22:03:21 <<阿加萨·恩沃尔>> “咱觉得不只是一叉”
22:03:24 <<切希尔·柳哨>> “现在我可是人形!友好的人形!”
22:03:30 <<福克斯·龙心>> “乱叉插死?”
22:03:46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是人形但是登记的时候是龙吧”
22:03:56 <<阿加萨·恩沃尔>> “咱不久前也是人形,五把叉子就飞过来了”
22:04:05 <<罗西亚·拉法姆>> “居然是还有更多的叉子”
22:04:14 <<罗西亚·拉法姆>> “阿加萨,说出你的故事”
22:04:38 <<阿加萨·恩沃尔>> “等有时间咱写成书的,现在好好赶路”
22:04:46 <<莫尔度>> 走了一段路之后,你们很快看到了你们购买的地图上的
22:05:02 <<莫尔度>> 麦扎区的标志性建筑——雾海灯塔
22:05:40 <<莫尔度>> 这座大理石建筑而成的灯塔此刻正放出光芒,在阿尔克夫的城内四处照射着
22:06:10 <<罗西亚·拉法姆>> “这是……监察设施?”
22:06:23 <<福克斯·龙心>> “找找可以沟通的人问问情况吧”
22:06:34 <<切希尔·柳哨>> “真亮啊……”
22:06:41 <<叶米·普拉托>> “周围真的有行人吗”
22:06:45 <<切希尔·柳哨>>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灯塔”
22:06:47 <<叶米·普拉托>> 望
22:06:52 <<罗西亚·拉法姆>> “这样就只能进去问了吧”
22:06:59 <<罗西亚·拉法姆>> “队长,小心叉”
22:07:03 <<切希尔·柳哨>> “进去吧进去吧!阿加萨,上”
22:07:24 <<叶米·普拉托>> “上”
22:07:29 <<莫尔度>> 这时,你们听到了一阵密集的脚步声
22:07:30 <<阿加萨·恩沃尔>> “为什么是咱啊!”
22:07:39 <<阿加萨·恩沃尔>> “有人”
22:07:59 <<罗西亚·拉法姆>> “喔”
22:08:07 <<莫尔度>> 在街道上,有一队人马朝你们迎面而来
22:08:20 <<切希尔·柳哨>> “呜啊,避开比较好吧”
22:08:21 <<罗西亚·拉法姆>> “……可惜匿踪斗篷没带过来”
22:08:24 <<切希尔·柳哨>> 试图贴墙站
22:08:32 <<福克斯·龙心>> 靠边
22:08:35 <<莫尔度>> 队伍成员都清一色穿着黑色的链甲和斗篷
22:08:40 <<罗西亚·拉法姆>> 靠边
22:08:54 <<莫尔度>> 腰间佩戴着弯刀和十字弩
22:09:17 <<莫尔度>> 为首的,是一名看起来约莫30岁左右的男子
22:09:24 <<罗西亚·拉法姆>> [武器倒是感觉意外的普通]
22:09:31 <<叶米·普拉托>> 靠边
22:09:34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寻找之前见过的三叉戟的身影
22:10:05 <<莫尔度>> 他面容英俊而苍白,黑发扎成辫子,穿着暗金色的胸甲,一言不发地率领着队伍
22:10:45 <<莫尔度>> 队伍成员们步伐整齐划一,除此之外,他们还都佩戴着你们之前看到的鸟嘴面具
22:11:06 <<阿加萨·恩沃尔>> [你说咱队长不会是冲着面具去的吧]
22:11:14 <<罗西亚·拉法姆>> [原来是量产型]
22:11:22 <<罗西亚·拉法姆>> [很有可能]
22:11:30 <<切希尔·柳哨>> “咦为什么只有领头的帅哥不戴面具呢?好可惜啊”
22:11:58 <<莫尔度>> 当队伍接近你们的时候,你们突然发现了……
22:12:01 <<莫尔度>> 一个你们熟悉的人物
22:12:02 <<阿加萨·恩沃尔>> [突然感觉不好]
22:12:10 <<福克斯·龙心>> “那是?”
22:12:21 <<莫尔度>> 那个人物和领头者一样骑着马
22:12:32 <<莫尔度>> 跟在领头者的后方
22:12:55 <<莫尔度>> 那正是你们之前曾经见过的,皇家利刃的间谍,半龙人,“公主”
22:13:23 <<叶米·普拉托>> “............???”
22:13:28 <<阿加萨·恩沃尔>> “????????”
22:13:32 <<叶米·普拉托>> “??????”
22:13:33 <<福克斯·龙心>> “你们认识?”
22:13:36 <<切希尔·柳哨>> “………………”
22:13:40 <<阿加萨·恩沃尔>> [我说,是不是咱眼神不太好?]
22:13:40 <<莫尔度>> 定睛一看,你们才发现这并不是公主
22:13:40 <<罗西亚·拉法姆>> “你们认识?”
22:13:45 <<阿加萨·恩沃尔>> [看差了?]
22:13:51 <<切希尔·柳哨>> “不不,好像不是……”
22:13:53 <<阿加萨·恩沃尔>> [哦果然是看差了]
22:13:53 <<莫尔度>> 但却和她长得尤其相似
22:14:14 <<莫尔度>> 你们能从她的身上看到非常明显的龙化特征
22:14:18 <<叶米·普拉托>> [骗人的吧...]
22:14:37 <<阿加萨·恩沃尔>> [哪有隔得这么远的亲戚啊]
22:14:39 <<切希尔·柳哨>> “都是半龙而、而已”
22:14:43 <<莫尔度>> 四肢的红色鳞片,头上的长角,以及尖锐的利爪
22:15:21 <<莫尔度>> 她鲜红的长发用发带绑成两束,而手中则拿着一把……华丽的三叉矛
22:15:33 <<罗西亚·拉法姆>> “哟,运气真好”
22:15:41 <<切希尔·柳哨>> “就是你啊!叉我的人!”
22:15:44 <<切希尔·柳哨>> 跳出去
22:15:51 <<罗西亚·拉法姆>> “居,居然是”
22:15:53 <<阿加萨·恩沃尔>> [……这是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啊!]
22:15:59 <<阿加萨·恩沃尔>> […………????]
22:16:04 <<福克斯·龙心>> [...]
22:16:04 <<罗西亚·拉法姆>> [直接跳出去了吗!!!]
22:16:05 <<莫尔度>> 切希尔跳了出去
22:16:07 <<阿加萨·恩沃尔>> [这是要干啥??]
22:16:10 <<叶米·普拉托>> [直接跳出去了啊!]
22:16:12 <<罗西亚·拉法姆>> [这是要搞事情啊!]
22:16:21 <<莫尔度>> 她朝着半龙女孩大喊了一声
22:16:23 <<叶米·普拉托>> [冷静一下啊喂!]
22:16:27 <<切希尔·柳哨>> “你攻击良民!滥伤无辜!”
22:16:39 <<切希尔·柳哨>> “我被叉得很疼啊!”
22:16:51 <<阿加萨·恩沃尔>> [咱怎么办……]
22:17:00 <<莫尔度>> 队伍停了下来
22:17:20 <<莫尔度>> 为首的男子看了切希尔一眼,又看了半龙女一眼
22:17:28 <<男子>> “绮莉,这是?”
22:17:41 <<罗西亚·拉法姆>> [看情况把队长带走就好,现在先装死]
22:18:07 <<福克斯·龙心>> [装死好啊]
22:18:09 <<绮莉>> “我马上解决,稍等一下”
22:18:25 <<切希尔·柳哨>> “帅哥!这位妹子在城外不由分说就扔我一叉啊!我要精神损失费!”
22:18:25 <<莫尔度>> 被称为绮莉的半龙女孩回答到
22:18:48 <<莫尔度>> 她骑着马来到了切希尔面前
22:18:51 <<罗西亚·拉法姆>> [突然就变成讹诈了啊!]
22:18:59 <<莫尔度>> 对着她露出了妖异的笑容
22:19:02 <<阿加萨·恩沃尔>> [真的要装死吗!]
22:19:09 <<阿加萨·恩沃尔>> [喂喂咱感觉不太好啊]
22:19:16 <<莫尔度>> 然后直接一叉刺向了切希尔
22:19:27 <<叶米·普拉托>> 试图扑倒切希尔
22:19:47 <<莫尔度>> “叮——————”
22:19:55 <<莫尔度>> 叶米扑倒了切希尔
22:20:13 <<莫尔度>> 三叉矛刺在切希尔身后的墙壁上
22:20:24 <<切希尔·柳哨>> “咳!谢谢叶米,你什么态度!”
22:20:36 <<莫尔度>> 墙壁顿时出现了一大片龟裂
22:20:40 <<叶米·普拉托>> “喂喂喂你干嘛啊!”
22:20:44 <<罗西亚·拉法姆>> “贵队的执法有点直接啊”
22:20:49 <<叶米·普拉托>> “打人很了不起吗!”
22:20:50 <<莫尔度>> 足以见到凶猛的力道
22:21:15 <<切希尔·柳哨>> “帅哥,你们解决问题就是杀了投诉者吗!”
22:22:10 <<罗西亚·拉法姆>> “队长,这种时候就只能摘下手套甩到那半龙人的脸上开始轰轰烈烈的决斗了”
22:22:14 <<绮莉>> “我给你们三十秒,如果不滚的话,我就要开始猎杀你们了哦”
22:22:25 <<福克斯·龙心>> “队长,撤吧”
22:22:30 <<切希尔·柳哨>> “我们是来要求加入军队的!顺便投诉!”
22:22:46 <<切希尔·柳哨>> “你们军队还收人吗!”
22:22:50 <<莫尔度>> “二十五,二十四,二十三……”
22:23:11 <<切希尔·柳哨>> “喂帅哥,别不说话啦”
22:23:20 <<叶米·普拉托>> “啧”
22:23:23 <<莫尔度>> 正当女孩开始数数的时候
22:23:28 <<莫尔度>> 男子说话了
22:23:30 <<罗西亚·拉法姆>> 等待读秒剩下六
22:23:33 <<男子>> “绮莉,够了!”
22:23:58 <<男子>> “他们能通过检验进入到内城区,就算是这座城市的公民”
22:24:26 <<男子>> “我记得我提醒过你,不要在城区里这么做”
22:25:02 <<莫尔度>> 然后男子才对着你们说
22:25:06 <<切希尔·柳哨>> “挺好的墙就这么被你戳烂了,真是不珍惜纳税人的税金”
22:25:09 <<罗西亚·拉法姆>> “喔,还是领头人比较明事理”
22:25:14 <<男子>> “非常遗憾,几位”
22:25:31 <<男子>> “我们正要出城执行任务”
22:25:53 <<男子>> “如果有参加阿尔克夫军的意向,还请等待下次吧”
22:26:00 <<切希尔·柳哨>> “那正好,我们一起去,给你们展现一下我们的实力啊”
22:26:27 <<莫尔度>> 男子漠然地摇了摇头
22:26:33 <<男子>> “几位现在还是市民”
22:27:00 <<男子>> “如果你们从红墙出去,要想再次进入,就需要重新再成为一次市民了”
22:27:32 <<罗西亚·拉法姆>> “我想也是”
22:27:35 <<叶米·普拉托>> “那能不能告诉我们你们回来的时间”
22:27:42 <<罗西亚·拉法姆>> “还是等别的能正式审批我们的人吧”
22:27:52 <<叶米·普拉托>> 叶米双手做拜托状
22:27:55 <<福克斯·龙心>> “我同意罗西亚的看法”
22:28:12 <<切希尔·柳哨>> “再检测一次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是再花两千元真是……好吧”
22:28:36 <<男子>> “几位是外来者,我想也知道这个地区目前的凶险之处”
22:28:51 <<男子>> “我们什么时候回来,需要看任务何时完成”
22:28:59 <<男子>> “届时,你们再来找我吧”
22:29:19 <<切希尔·柳哨>> “那就祝你们武运昌隆吧。至于我的精神损失费……不要钱了,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22:29:19 <<叶米·普拉托>> “嗨嗨”
22:29:36 <<切希尔·柳哨>> “我是切希尔·柳哨,来自从拜伯里城来的”
22:29:45 <<卡曼达>> “我的名字是卡曼达,阿尔克夫军事总管,祝几位在阿尔克夫过得愉快”
22:30:00 <<切希尔·柳哨>> “拜拜,卡曼达”
22:30:05 <<罗西亚·拉法姆>> “要是有专线什么的就好了”
22:30:10 <<卡曼达>> “继续前进!”
22:30:23 <<莫尔度>> 于是,队伍开始继续朝着城门移动
22:30:54 <<莫尔度>> 骑在马上的绮莉转过身来,朝你们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
22:31:00 <<切希尔·柳哨>> 目送他们
22:31:00 <<切希尔·柳哨>> “祝你们不能平安归来,然后,我会去把你们以及那条红龙的尸体带回来的……嘿、嘿、嘿”
22:31:05 <<福克斯·龙心>> “我们继续去军营?说来那人是谁啊”
22:31:09 <<切希尔·柳哨>> 回了一个甜蜜的笑容
22:31:11 <<罗西亚·拉法姆>> “军事总管…………刚刚这支军队就是这片区域的主力?”
22:31:41 <<罗西亚·拉法姆>> “他刚刚说自己是总管,那我们再去军营大概就只能干等着了”
22:31:47 <<阿加萨·恩沃尔>> “吓死咱了吓死咱了”
22:32:11 <<切希尔·柳哨>> “谢谢叶米了,刚才真是危险”
22:32:37 <<叶米·普拉托>> “嘛嘛”
22:32:44 <<切希尔·柳哨>> “虽然那~种~叉~子~也没什么威力”
22:32:44 <<叶米·普拉托>> 摆了摆手表示不用在意
22:33:01 <<罗西亚·拉法姆>> “真的吗”
22:33:10 <<莫尔度>> 切希尔扶着墙站起身来,和叶米谈论着刚才的经过
22:33:14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回忆进城之前空中那次剧烈的震动
22:33:18 <<叶米·普拉托>> “真的吧”
22:33:26 <<莫尔度>> 然后……她扶着的那面墙整个地倒塌了下去
22:33:32 <<罗西亚·拉法姆>> “………………………………”
22:33:36 <<叶米·普拉托>> “......................”
22:33:38 <<罗西亚·拉法姆>> “真了不起啊,队长”
22:33:42 <<切希尔·柳哨>> “看来是有点威力的”
22:33:45 <<叶米·普拉托>> “队长,真强啊”
22:34:05 <<阿加萨·恩沃尔>> “…………”
22:34:06 <<切希尔·柳哨>> “你们夸我做什么啊!这墙不是我弄的”
22:34:15 <<切希尔·柳哨>> “要不我还得赔钱,不值得啊”
22:34:22 <<阿加萨·恩沃尔>> “咱现在才觉得队长的智力是回复了的”
22:34:25 <<罗西亚·拉法姆>> “但队长,比墙要结实”
22:34:40 <<福克斯·龙心>> “不愧是队长”
22:34:43 <<切希尔·柳哨>> “不,我可没准备直接接下那一击”
22:34:54 <<阿加萨·恩沃尔>> “那你就出去了吗!”
22:35:01 <<切希尔·柳哨>> “就跟阿加萨不会接下五把草叉一样呢”
22:35:02 <<罗西亚·拉法姆>> “那你就出去了吗!”
22:35:10 <<切希尔·柳哨>> “我们回去吧,今晚就休息了”
22:35:11 <<罗西亚·拉法姆>> “居然是不会接下”
22:35:24 <<叶米·普拉托>> “想必早就做好躲避的动作了”
22:36:01 <<切希尔·柳哨>> 往回走了,睡觉去
22:36:15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我想说军事总管带主力出去了,那个碍事的三叉戟佬也已经不在,要搞事现在正是最佳时机……遗憾的是我们也刚来也对布防什么的一无所知”
22:36:30 <<阿加萨·恩沃尔>> “咱反正是不懂你们要干什么”
22:36:36 <<福克斯·龙心>> “你真的准备奇袭吗……”
22:36:37 <<叶米·普拉托>> “我建议你去墙旁边罚站”
22:36:37 <<罗西亚·拉法姆>> “可惜刚刚没顺便问他更里面的入城申请程序怎么走”
22:36:49 <<阿加萨·恩沃尔>> “五个人搞一城,算你有本事”
22:36:55 <<叶米·普拉托>> “说起来,我们都能进入内城了吧”
22:37:01 <<叶米·普拉托>> “除了罗西亚”
22:37:28 <<罗西亚·拉法姆>> “离传奇小说那些搞一城的只不过差了七个人而已吧”
22:37:36 <<罗西亚·拉法姆>> “呃,好像是八个”
22:37:47 <<叶米·普拉托>> “不懂你在说什么”
22:37:49 <<阿加萨·恩沃尔>> “那是什么传奇小说”
22:38:35 <<莫尔度>> 于是,你们回到了凉亭当中
22:38:56 <<莫尔度>> 决定睡觉?
22:39:23 <<罗西亚·拉法姆>> “时机各种不好,还是白天再搜集情报吧”
22:39:27 <<罗西亚·拉法姆>> 决定看书
22:39:32 <<叶米·普拉托>> 决定睡觉
22:39:34 <<福克斯·龙心>> “睡觉吧”
22:39:41 <<莫尔度>> 罗西亚抓住时机,开始看书
22:39:44 <<阿加萨·恩沃尔>> “睡觉吧”
22:39:54 <<阿加萨·恩沃尔>> “正好你看书你就坐沙发了”
22:39:58 <<阿加萨·恩沃尔>> 上床
22:40:10 <<罗西亚·拉法姆>> “直接看到早上吗!”
22:40:33 <<阿加萨·恩沃尔>> “只有两张床嘛”
22:40:35 <<莫尔度>> 你们怎么分配房间?
22:40:47 <<叶米·普拉托>> 男女
22:40:49 <<叶米·普拉托>> 吧
22:40:56 <<阿加萨·恩沃尔>> 仨男俩女吧……
22:41:01 <<罗西亚·拉法姆>> 普通的男女吧
22:41:08 <<莫尔度>> 三男三女
22:41:09 <<莫尔度>> 还有辛迪
22:41:40 <<莫尔度>> 你们开始睡觉了吗?
22:41:51 <<罗西亚·拉法姆>> “结果今天没怎么用得上灵能……”
22:42:10 <<切希尔·柳哨>> “叶米,你说俩领头的怎么不戴面具?他们不怕死?”
22:42:51 <<叶米·普拉托>> “大概是对自己的实力产生了自信?”
22:43:02 <<叶米·普拉托>> “咱们不是也没有戴嘛”
22:43:24 <<切希尔·柳哨>> “面具和实力有直接关系吗……”
22:43:28 <<切希尔·柳哨>> 睡觉
22:43:31 <<切希尔·柳哨>> “晚安啦”
22:43:33 <<阿加萨·恩沃尔>> “看书的把灯拧小点,光太亮睡不着”
22:43:34 <<福克斯·龙心>> “大概只是阶级吧”
22:43:49 <<切希尔·柳哨>> “真希望明天可以看到太阳啊……”
22:43:53 <<叶米·普拉托>> “实力强毕竟膨胀”
22:43:54 <<叶米·普拉托>> 睡觉
22:44:52 <<罗西亚·拉法姆>> “你翻个身”
22:45:45 <<莫尔度>> 当你们正在梦乡之中的时候,某些事情发生了
22:45:51 <<莫尔度>> 过一个聆听,-20减值
22:46:10 <<叶米·普拉托>> ……
22:46:26 <<隐秘力>> @殒命如火阿加萨因为:这还听啥啊……,投出了:(2)-16  = 2-16  = -14
22:46:31 <<罗西亚·拉法姆>> 居然是我看完了书才发生的吗(
22:46:31 <<隐秘力>> @纯洁无暇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2)-3  = 12-3  = 9
22:46:35 <<莫尔度>> 嗯
22:46:38 <<隐秘力>> @迷茫至今小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1)-17  = 11-17  = -6
22:46:39 <<隐秘力>> @不知归路罗西亚因为:意思一下,投出了:(13)-17  = 13-17  = -4
22:46:47 <<叶米·普拉托>> 不愧是
22:46:49 <<叶米·普拉托>> 队长
22:46:58 <<隐秘力>> @陷入沉思福克斯因为:意思一下,投出了:(1)-20  = 1-20  = -19
22:47:04 <<罗西亚·拉法姆>> 不愧是
22:47:07 <<罗西亚·拉法姆>> 老福
22:47:23 <<莫尔度>> 理所当然的,睡梦中的你们什么都没听到
22:47:26 <<叶米·普拉托>> 好惨啊
22:48:02 <<切希尔·柳哨>> 哦,辛迪
22:48:24 <<切希尔·柳哨>> 守仁扔一个-2的
22:48:43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8)-2  = 8-2  = 6
22:49:48 <<莫尔度>> 切希尔遭到了某种东西的攻击
22:50:04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3)+12  = 13+12  = 25
22:50:17 <<莫尔度>> 措手不及
22:50:48 <<切希尔·柳哨>> 虽然我有直觉闪避
22:50:58 <<切希尔·柳哨>> 但我没有敏捷加值233
22:51:05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5  = 1+5  = 6
22:51:19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偷袭,投出了:(6, 1, 3, 4, 1, 4, 4)  = 23  = 23
22:51:35 <<莫尔度>> 切希尔过一个强韧
22:51:52 <<隐秘力>> @纯洁无暇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0)+8  = 10+8  = 18
22:52:29 <<莫尔度>> 失败了
22:52:43 <<莫尔度>> 这是一个毒素伤害
22:52:47 <<莫尔度>> 你有相应免疫吗
22:53:01 <<切希尔·柳哨>> 没
22:53:15 <<切希尔·柳哨>> 我只有对疾病的
22:53:24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体质伤害,投出了:(4, 1, 6)  = 11  = 11
22:55:02 <<莫尔度>> 切希尔正在睡梦当中
22:55:11 <<莫尔度>> 突然,她梦到了一只金色的眼睛
22:55:28 <<切希尔·柳哨>> “!”
22:55:29 <<莫尔度>> 然后,眼睛中一把匕首朝她刺来
22:55:36 <<莫尔度>> 她顿时猛地翻身
22:55:55 <<莫尔度>> 匕首只在她身上留下了一道划伤,但伤口迅速变得乌黑
22:56:37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看看袭击者
22:56:38 <<莫尔度>> 毒素瞬间就侵蚀了她的全身
22:56:45 <<莫尔度>> 她只来得及喊出一声,就陷入了昏迷
22:56:55 <<叶米·普拉托>> 被切希尔的喊声惊醒
22:57:06 <<叶米·普拉托>> “切希尔你喊啥呢...”
22:57:15 <<叶米·普拉托>> 起身看向切希尔
22:57:23 <<莫尔度>> 偷袭者穿着一身黑色
22:57:29 <<莫尔度>> 蒙着脸
22:57:34 <<莫尔度>> 但很显然是一个男子
22:57:57 <<莫尔度>> 手里拿着一把紫色的匕首,显然淬了毒
22:58:12 <<莫尔度>> 叶米和辛迪都醒了过来
22:58:27 <<莫尔度>> 叶米看到了面色迅速开始发紫的切希尔
22:58:36 <<叶米·普拉托>> “???”
22:58:37 <<莫尔度>> 和袭击者
22:58:44 <<叶米·普拉托>> [你们起床护驾啊!]
22:58:48 <<叶米·普拉托>> 心灵聊天室叫人
22:58:51 <<莫尔度>> 叶米有一轮行动机会
22:59:20 <<莫尔度>> “你要对我主人做什么!”
22:59:28 <<莫尔度>> 辛迪朝蒙面人扑了过去
22:59:40 <<莫尔度>> 对他发起了冲锋
23:00:06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5)+19  = 5+19  = 24
23:00:15 <<莫尔度>> 辛迪咬了蒙面人一口
23:00:24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伤害,投出了:(1)+4  = 1+4  = 5
23:00:59 <<莫尔度>> 罗西亚,福克斯和阿加萨过一个聆听
23:01:06 <<莫尔度>> 现在只有-10减值
23:01:18 <<隐秘力>> @不知归路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6)-7  = 6-7  = -1
23:01:37 <<隐秘力>> @殒命如火阿加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8)-6  = 18-6  = 12
23:01:53 <<隐秘力>> @陷入沉思福克斯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6)-6  = 16-6  = 10
23:02:14 <<罗西亚·拉法姆>> [???]
23:02:30 <<罗西亚·拉法姆>> 我看到另外俩人醒了吗
23:02:30 <<莫尔度>> 你们都被惊醒了
23:02:41 <<莫尔度>> 叶米要行动吗
23:02:48 <<阿加萨·恩沃尔>> “什么情况”
23:02:49 <<莫尔度>> 叶米先行动
23:02:51 <<叶米·普拉托>> 解除魔法吧
23:03:00 <<莫尔度>> 对谁解除魔法?
23:03:05 <<莫尔度>> 蒙面人?
23:03:13 <<莫尔度>> 过一个解除检定
23:03:24 <<莫尔度>> 过2个,他身上有两个buff
23:03:42 <<隐秘力>> @迷茫至今小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4)+10  = 4+10  = 14
23:03:47 <<隐秘力>> @迷茫至今小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0)+10  = 10+10  = 20
23:03:58 <<莫尔度>> 一个法术效果被解除了
23:04:11 <<莫尔度>> 蒙面人行动
23:04:13 <<叶米·普拉托>> “隔壁的都给我起来嗷嗷嗷!”
23:04:20 <<莫尔度>> 他的身影逐渐变得透明
23:04:24 <<莫尔度>> 然后消失在了叶米面前
23:04:43 <<莫尔度>> 罗西亚,福克斯和阿加萨行动
23:05:54 <<莫尔度>> 只穿着单衣的3人跑到3-3房间当中
23:06:01 <<莫尔度>> 看到了面色发紫倒在地上的切希尔
23:06:12 <<罗西亚·拉法姆>> “???发生了什么?”
23:06:20 <<叶米·普拉托>> “被人偷袭了!”
23:06:30 <<罗西亚·拉法姆>> “人呢?!”
23:06:31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标准动作显能触感视域
23:06:40 <<叶米·普拉托>> “刺客隐形了!”
23:06:40 <<阿加萨·恩沃尔>> “发生了很明显就是不太好的情况”
23:06:49 <<叶米·普拉托>> “能找的就找他!不能找他的去救队长!”
23:07:08 <<叶米·普拉托>> “福克斯你去救队长”
23:07:24 <<福克斯·龙心>> 给切希尔来发治疗重伤
23:07:32 <<莫尔度>> 过一个
23:07:35 <<罗西亚·拉法姆>> “…………没有隐形了的生物啊”
23:07:44 <<隐秘力>> @陷入沉思福克斯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7, 1, 4)+5  = 12+5  = 17
23:07:52 <<叶米·普拉托>> “啧”
23:07:58 <<叶米·普拉托>> “他就在我面前消失了的”
23:08:11 <<莫尔度>> 福克斯治愈了匕首的划伤,但毒素还在折磨着切希尔
23:08:17 <<罗西亚·拉法姆>> “难道说已经传送走了吗……”
23:08:21 <<阿加萨·恩沃尔>> “没有吗?”
23:08:26 <<阿加萨·恩沃尔>> “那这也太快了点”
23:08:40 <<叶米·普拉托>> 试图回忆一下是什么魔法?
23:08:53 <<莫尔度>> 叶米没看到蒙面人有施法动作
23:09:06 <<叶米·普拉托>> 看看门和窗户有没有变化
23:09:08 <<莫尔度>> 他更像是直接凭空消失了
23:09:17 <<莫尔度>> 门和窗户都紧紧关着
23:09:20 <<叶米·普拉托>> “我记得他没有施法动作...”
23:09:37 <<叶米·普拉托>> “他喵的怎么消失的混蛋!”
23:10:23 <<阿加萨·恩沃尔>> 敲个侦测魔法?
23:11:01 <<莫尔度>> 阿加萨施展了侦测魔法,但他没有在房间里看到任何可疑的魔法灵光
23:11:04 <<罗西亚·拉法姆>> “………………不会,也跟我一样是个显能者吧”
23:11:22 <<莫尔度>> 你们还有9轮
23:11:25 <<罗西亚·拉法姆>> 总之试图掏出身体净化灵石对切希尔显能?
23:11:28 <<叶米·普拉托>> 明晰视觉
23:11:31 <<阿加萨·恩沃尔>> “咱也没看到魔法痕迹……”
23:11:47 <<叶米·普拉托>> “罗西亚你什么意思”
23:12:02 <<莫尔度>> 要增幅吗
23:12:22 <<罗西亚·拉法姆>> 增幅7吧
23:12:57 <<莫尔度>> 随着罗西亚手中的灵石变成粉末
23:12:58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不能解毒,但是姑且还能缓和一下……”
23:13:03 <<莫尔度>> 切希尔的体质伤害恢复了9点
23:13:11 <<莫尔度>> 你们还有什么要做的吗
23:13:40 <<叶米·普拉托>> 手捶了一下墙
23:14:06 <<莫尔度>> 现在切希尔的体质是12
23:14:08 <<罗西亚·拉法姆>> 我的触感视域范围内就没有别的可疑目标了吗
23:14:45 <<莫尔度>> 没有了
23:15:17 <<罗西亚·拉法姆>> “……完全找不到可疑目标,可以确定是跑了”
23:15:24 <<福克斯·龙心>> “啧”
23:15:35 <<阿加萨·恩沃尔>> “……”
23:15:47 <<叶米·普拉托>> “你别啧了”
23:15:49 <<阿加萨·恩沃尔>> “一招不成就跑了”
23:15:56 <<阿加萨·恩沃尔>> “看来目的很明确”
23:15:57 <<叶米·普拉托>> “能不能把队长毒给解了”
23:16:45 <<罗西亚·拉法姆>> “你们谁会解毒?”
23:16:54 <<福克斯·龙心>> “这个问题,我们的身体复原权杖有用吗”
23:17:30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对切希尔显能伤害转移
23:17:33 <<罗西亚·拉法姆>> 增幅4
23:17:45 <<隐秘力>> @不知归路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8, 6, 10, 5, 4, 2, 1, 6, 5, 7)  = 54  = 54
23:18:04 <<莫尔度>> 切希尔醒来了,但她半边面孔仍旧是紫色的
23:18:23 <<叶米·普拉托>> “队长进来得罪的人”
23:18:31 <<切希尔·柳哨>> “咳咳!刚才有个孙子要捅我!”
23:18:32 <<叶米·普拉托>> “只有那个红龙了吧”
23:18:44 <<叶米·普拉托>> “很遗憾我们让他跑了...”
23:18:56 <<切希尔·柳哨>> “过去几分钟了?!快点追啊!”
23:19:06 <<莫尔度>> 这时,后续伤害发作了
23:19:11 <<阿加萨·恩沃尔>> “叶米你看到偷袭者的详细情况了?”
23:19:12 <<莫尔度>> 切希尔再过个强韧
23:19:22 <<阿加萨·恩沃尔>> “是女人吗?”
23:19:25 <<隐秘力>> @纯洁无暇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6)+8  = 16+8  = 24
23:19:31 <<叶米·普拉托>> “男的”
23:19:39 <<福克斯·龙心>> “想不通啊,为什么”
23:19:42 <<莫尔度>> 切希尔抵抗了第二次毒素
23:19:48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们来的时候已经毫无人影了”
23:20:00 <<莫尔度>> 她身上的紫色慢慢消退了
23:20:11 <<叶米·普拉托>> “完全不知道是怎么跑的混蛋”
23:20:22 <<罗西亚·拉法姆>> “大家的侦测法术都一无所获”
23:20:31 <<切希尔·柳哨>> “这种破毒真是的,去问问贾伦娜是什么”
23:20:40 <<切希尔·柳哨>> “卓尔最擅长用毒了”
23:20:42 <<福克斯·龙心>> “是时候问问老板娘了”
23:20:48 <<切希尔·柳哨>> 用身体复原权杖给自己治疗
23:20:48 <<叶米·普拉托>> 跑过去检查门和窗户有没有打开的痕迹
23:21:04 <<莫尔度>> 切希尔治好了剩余的两点体质伤害
23:21:13 <<莫尔度>> 叶米检查了门窗,完全没有动过的痕迹
23:21:21 <<切希尔·柳哨>> “等着吧,就算是个帅哥我也要他跪在地上”
23:21:30 <<罗西亚·拉法姆>> “这权杖真方便……”
23:21:33 <<福克斯·龙心>> “不愧是队长”
23:21:35 <<莫尔度>> 锁扣的位置和你们扣上的时候一样
23:21:38 <<切希尔·柳哨>> 看看地上有没有痕迹
23:21:54 <<叶米·普拉托>> “不是从门和窗户进来的”
23:21:58 <<莫尔度>> 地上有两对脚印
23:22:02 <<叶米·普拉托>> “估计和跑的方式一样”
23:22:05 <<罗西亚·拉法姆>> “…………”
23:22:13 <<阿加萨·恩沃尔>> “……”
23:22:14 <<莫尔度>> 似乎是蒙面人唯一留下的
23:22:21 <<罗西亚·拉法姆>> “怎么想都是用什么法术直接进来的”
23:22:33 <<叶米·普拉托>> 跑过去看脚印有多大
23:22:43 <<叶米·普拉托>> “没理由的啊”
23:22:49 <<叶米·普拉托>> “我们刚刚来到这个城市”
23:22:55 <<叶米·普拉托>> “为什么会让人袭击”
23:23:01 <<莫尔度>> 脚印看上去像是成年男子的平均水平
23:23:04 <<罗西亚·拉法姆>> “要说得罪了谁……”
23:23:15 <<莫尔度>> 似乎经过了包裹,所以没有留下鞋印
23:23:16 <<叶米·普拉托>> “那个红龙出去执行任务了吧”
23:23:21 <<罗西亚·拉法姆>> “不对啊,那种战斗狂的性格也不像是雇人刺杀的类型吧?”
23:23:22 <<切希尔·柳哨>> “我这么谨慎,怎么会得罪人呢!”
23:23:25 <<叶米·普拉托>> “啧”
23:23:34 <<叶米·普拉托>> “这完全不能算线索”
23:23:38 <<罗西亚·拉法姆>> “要说还有谁可以的话……”
23:23:46 <<罗西亚·拉法姆>> “也就只有老板娘了”
23:23:48 <<罗西亚·拉法姆>> 可疑
23:24:00 <<叶米·普拉托>> “她更没有理由了吧”
23:24:05 <<罗西亚·拉法姆>> “这座城除了审查我们的人以外唯一在乎我们身份的人”
23:24:10 <<切希尔·柳哨>> “我们还是睡在一起吧,轮流守夜!真是的,本来以为这座城市很安全的,结果甚至不如白玻璃城”
23:24:16 <<罗西亚·拉法姆>> “同时她还是卓尔,刚才也说了,卓尔最擅长用毒”
23:24:22 <<阿加萨·恩沃尔>> “……”
23:24:37 <<阿加萨·恩沃尔>> “这种有罪推定的手段总觉得已经不是头一次见了”
23:24:37 <<叶米·普拉托>> “不,就算我们身份可疑”
23:24:43 <<罗西亚·拉法姆>> “我觉得普通地跑到别的地方用异域庇护所住就好了”
23:24:51 <<叶米·普拉托>> “捅我们的理由呢”
23:24:57 <<福克斯·龙心>> “我们触犯了谁的利益吗”
23:25:00 <<叶米·普拉托>> “我们又不是不给她钱”
23:25:22 <<切希尔·柳哨>> “继续讨论天都要亮了!我现在想睡觉!”
23:25:30 <<切希尔·柳哨>> “谁来帮我守夜啊!”
23:25:48 <<福克斯·龙心>> “辛迪吧”
23:25:58 <<罗西亚·拉法姆>> “辛迪吧”
23:26:05 <<阿加萨·恩沃尔>> “辛迪吧”
23:26:05 <<罗西亚·拉法姆>> “要说我们有什么特别………………污染?”
23:26:05 <<叶米·普拉托>> “我也不睡了...”
23:26:17 <<切希尔·柳哨>> “这城里有污染的人也不少吧”
23:26:20 <<莫尔度>> “主人”
23:26:28 <<莫尔度>> “下次让我抱着你睡吧”
23:26:28 <<罗西亚·拉法姆>> “不,不如说我们污染说不定太少了”
23:26:33 <<莫尔度>> “免得再有袭击者”
23:26:46 <<罗西亚·拉法姆>> “在我们入住之后尤其”
23:26:47 <<切希尔·柳哨>> “那样我会窒息的~”
23:26:47 <<莫尔度>> “刚才可吓死我了”
23:26:57 <<叶米·普拉托>> “咱们五个人就有你有污染”
23:27:04 <<叶米·普拉托>> “为什么不捅我”
23:27:38 <<罗西亚·拉法姆>> “因为剩下的几个都是奴隶吧,登记的身份上”
23:28:26 <<阿加萨·恩沃尔>> “……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
23:28:30 <<切希尔·柳哨>> “所以你们就好好保护我睡觉吧,再不睡明天都来不及准备法术了”
23:28:33 <<罗西亚·拉法姆>> “仔细想想队长似乎遭了好多人恨啊”
23:28:43 <<切希尔·柳哨>> 睡觉
23:28:52 <<福克斯·龙心>> “太惨了”
23:28:58 <<阿加萨·恩沃尔>> “那咱几个怎么办”对另两位男士
23:29:05 <<阿加萨·恩沃尔>> “咱现在觉得有点冷了”
23:29:06 <<莫尔度>> 切希尔抓紧时间开始睡觉
23:29:14 <<叶米·普拉托>> 守夜
23:29:17 <<阿加萨·恩沃尔>> “在这盯着睡觉不太好吧”
23:29:44 <<罗西亚·拉法姆>> “我除了会困之外倒是不需要睡觉也会恢复灵能……”
23:30:28 <<阿加萨·恩沃尔>> 推门出去,再拉门回自己房间
23:30:42 <<莫尔度>> 阿加萨回到了自己房间
23:31:02 <<福克斯·龙心>> “还是把大家都装进庇护所算了”
23:31:09 <<罗西亚·拉法姆>> “他还真是心宽……不会真觉得只有队长会被捅了吧”
23:31:28 <<罗西亚·拉法姆>> “我现在就把庇护所造出来吗?”
23:31:35 <<阿加萨·恩沃尔>> “等会你俩咋不回去,真在这站着啊”又跑回来
23:31:50 <<阿加萨·恩沃尔>> 顺便把行李抱过来
23:31:53 <<福克斯·龙心>> “我觉得,避祸所安全的多”
23:31:58 <<叶米·普拉托>> “我在这守夜”
23:32:03 <<叶米·普拉托>> “不会再出事了”
23:32:35 <<罗西亚·拉法姆>> “感觉是该换地方睡了,也就只有队长还能在这睡得下去”
23:32:36 <<切希尔·柳哨>> “Zzzzzzz……”
23:33:03 <<阿加萨·恩沃尔>> “咱觉得你们的东西还要咱来扛过来是不是过分了点”
23:33:27 <<罗西亚·拉法姆>> “那只是顺便的”
23:33:33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在房内显能异域庇护所
23:33:46 <<罗西亚·拉法姆>> “守夜的人还是尽量节约一点比较好”
23:34:32 <<阿加萨·恩沃尔>> “话说队长这就不嫌浪费了一个屋子的钱了?”
23:34:36 <<莫尔度>> 庇护所的出入口出现了
23:34:53 <<罗西亚·拉法姆>> “说这个浪费的可就多了”
23:34:57 <<福克斯·龙心>> 躲进庇护所
23:35:21 <<叶米·普拉托>> 把切希尔抱进庇护所?
23:35:36 <<莫尔度>> 你们都躲进了庇护所
23:35:44 <<莫尔度>> 叶米把切希尔抱了进去
23:36:16 <<阿加萨·恩沃尔>> “要不咱把沙发也扛进去好了”
23:36:18 <<阿加萨·恩沃尔>> “软和”
23:36:37 <<叶米·普拉托>> “没理由的啊...”
23:36:43 <<叶米·普拉托>> “为什么会遇袭呢”
23:36:57 <<罗西亚·拉法姆>> “至于吗!”
23:37:05 <<罗西亚·拉法姆>> “明天再想吧”
23:37:18 <<叶米·普拉托>> 叶米趴在地上
23:37:21 <<叶米·普拉托>> 还是床舒服
23:37:26 <<阿加萨·恩沃尔>> “好容易有个东西垫着,比睡地板强多了啊”
23:37:44 <<阿加萨·恩沃尔>> “不过好像带不进去的样子”
23:37:50 <<莫尔度>> 于是,你们在异域庇护所当中度过了惴惴不安的剩下半个夜晚
23:37:56 <<罗西亚·拉法姆>> “毕竟太大个了”
23:38:08 <<莫尔度>> 第二天,你们醒了
23:38:36 <<罗西亚·拉法姆>> “还,还活着”
23:39:10 <<切希尔·柳哨>> “呵……早啊,还活着呢”
23:39:11 <<罗西亚·拉法姆>> “其他人都还活着吗?”
23:39:36 <<切希尔·柳哨>> “你们搬进庇护所了啊”
23:39:42 <<阿加萨·恩沃尔>> “累”
23:40:04 <<叶米·普拉托>> 叶米装死
23:40:11 <<福克斯·龙心>> “?”
23:40:26 <<福克斯·龙心>> “是时候,找那人算账了”
23:40:50 <<莫尔度>> 成功度过了了这场遭遇,你们每人获得了220点xp,叶米获得了300点
23:41:06 <<切希尔·柳哨>> “福克斯说得对!我们先问问那是什么毒吧”
23:41:29 <<罗西亚·拉法姆>> “是时候先老板娘走一波了”
23:41:36 <<罗西亚·拉法姆>> “叶米醒醒”
23:42:32 <<叶米·普拉托>> 趴
23:43:11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直接扛起来
23:43:30 <<莫尔度>> 罗西亚把叶米扛在了肩膀上
23:43:34 <<罗西亚·拉法姆>> “装死好歹也易容一下给点诚意”
23:44:04 <<叶米·普拉托>> 捶打罗西亚
23:44:09 <<阿加萨·恩沃尔>> 默默穿衣服
23:44:21 <<切希尔·柳哨>> 去找贾伦娜
23:44:30 <<莫尔度>> 于是,你们完成准备之后,来到了一楼
23:45:01 <<莫尔度>> 贾伦娜和昨天一样,正坐在柜台后抽烟
23:45:45 <<贾伦娜>> “哟,早啊”
23:45:59 <<罗西亚·拉法姆>> “早啊”
23:46:01 <<切希尔·柳哨>> “早啊贾伦娜,昨晚睡得好吗?”
23:46:05 <<阿加萨·恩沃尔>> “老板起得也很早啊”
23:46:19 <<贾伦娜>> “还好,你们呢?”
23:46:34 <<福克斯·龙心>> “不好”
23:46:45 <<罗西亚·拉法姆>> “度过了一个刺激的夜晚”
23:46:58 <<贾伦娜>> “怎么,对我的旅馆不满意?”
23:47:15 <<罗西亚·拉法姆>> “虽说不一定是旅馆的问题……”
23:47:21 <<罗西亚·拉法姆>> 瞅切希尔
23:47:31 <<切希尔·柳哨>> “晚上没听见什么动静吗?”
23:47:51 <<贾伦娜>> “莫非是二楼的人把你们吵到了?”
23:47:57 <<贾伦娜>> “需要我去帮你们叫门吗?”
23:48:31 <<福克斯·龙心>> “如果能确定是谁干的就好了”
23:49:41 <<罗西亚·拉法姆>> “不知道老板娘您对毒是否有心得?”
23:49:47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观察切希尔的伤口
23:49:56 <<贾伦娜>> “当然”
23:50:20 <<贾伦娜>> “不管怎么说,我在三百多年前也经受了系统的训练”
23:50:29 <<罗西亚·拉法姆>> “……”
23:50:36 <<阿加萨·恩沃尔>> “……”
23:50:39 <<罗西亚·拉法姆>> “各种意义上都吃了一惊”
23:50:40 <<切希尔·柳哨>> “有种很猛的毒,中毒之后身体会变成紫色”
23:50:41 <<贾伦娜>> “不过我可提醒你们”
23:50:51 <<切希尔·柳哨>> “那是什么毒素?”
23:50:52 <<贾伦娜>> “我这里可没有卖毒药的”
23:51:08 <<贾伦娜>> “想买毒药,你们需要去贸易中心”
23:51:23 <<阿加萨·恩沃尔>> “总感觉得到了什么的样子”
23:51:26 <<罗西亚·拉法姆>> “原来还是可以简单买到的吗……”
23:51:44 <<贾伦娜>> “很多啊”
23:52:03 <<贾伦娜>> “黑蛇毒,翼龙毒,死刃夜露,夺魂黑粉”
23:52:10 <<贾伦娜>> “还有黑莲花萃取液”
23:52:19 <<贾伦娜>> “都有类似的效果”
23:52:35 <<叶米·普拉托>> “这么多...”
23:52:46 <<罗西亚·拉法姆>> “不愧是专业的”
23:52:56 <<切希尔·柳哨>> “被划破点皮就能毒死一头龙的是哪种?”
23:53:04 <<贾伦娜>> “嗯……”
23:53:20 <<贾伦娜>> “听起来像是黑莲花萃取液”
23:53:38 <<贾伦娜>> “你们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23:53:50 <<贾伦娜>> “莫非是想要取笑一个背井离乡的卓尔?”
23:53:54 <<福克斯·龙心>> 看队长
23:54:09 <<切希尔·柳哨>> “这可不是,只是昨夜我被袭击了”
23:54:12 <<阿加萨·恩沃尔>> 看队长
23:54:19 <<切希尔·柳哨>> 给她看看伤口
23:54:23 <<罗西亚·拉法姆>> 看队长
23:54:49 <<切希尔·柳哨>> “差点就被毒死了,想想你大概会对毒比较了解吧”
23:54:54 <<叶米·普拉托>> 看老板娘
23:54:58 <<贾伦娜>> “…………袭击?”
23:55:09 <<贾伦娜>> “你是说,昨天晚上?在这间旅馆里面?”
23:55:22 <<阿加萨·恩沃尔>> “是这样子的”
23:55:25 <<切希尔·柳哨>> “是啊,我本来以为旅馆会有次元锁的”
23:55:40 <<切希尔·柳哨>> “结果他就这么传送进我的屋子了”
23:55:48 <<阿加萨·恩沃尔>> “早知道至少也该上个警报什么的”
23:55:49 <<贾伦娜>> “…………你们看明白袭击者的样子了吗”
23:55:59 <<阿加萨·恩沃尔>> 看叶米
23:56:01 <<切希尔·柳哨>> “叶米看见了一下”
23:56:08 <<阿加萨·恩沃尔>> “老板你这安保措施不够好啊”
23:56:32 <<叶米·普拉托>> “蒙着面”
23:56:35 <<莫尔度>> 贾伦娜沉默了十数秒
23:56:51 <<莫尔度>> 面色逐渐变得可怕起来
23:57:04 <<切希尔·柳哨>> “总之是个男的”
23:57:06 <<阿加萨·恩沃尔>> 退后三尺
23:57:18 <<贾伦娜>> “……啊……!”
23:57:26 <<莫尔度>> 她猛地一拳砸在桌子上
23:57:44 <<罗西亚·拉法姆>> “看来是熟客了”
23:57:45 <<贾伦娜>> “居然敢动到我的旅馆里来了……”
23:57:58 <<叶米·普拉托>> “看来老板娘认识...?”
23:57:58 <<切希尔·柳哨>> “难道这人很有名?”
23:58:24 <<贾伦娜>> “不,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人”
23:58:35 <<贾伦娜>> “但我只知道,敢在我的旅馆里袭击我的客人”
23:58:41 <<阿加萨·恩沃尔>> “只是觉得这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很放肆”
23:58:44 <<贾伦娜>> “我非得把他碎尸万段!”
23:58:49 <<阿加萨·恩沃尔>> “你看……”
23:59:16 <<叶米·普拉托>> “嘛,伤了我们的队长大人”
23:59:22 <<福克斯·龙心>> “老板娘不如帮我们想想谁有这个手段”
23:59:22 <<叶米·普拉托>> “我们也不会原谅呢”
23:59:25 <<叶米·普拉托>> 微笑
0:00:06 <<贾伦娜>> “你们再详细说说袭击的过程”
0:00:07 <<罗西亚·拉法姆>> “然而我们毕竟初来乍到,也不是很懂这边的潜规则什么的”
0:00:08 <<叶米·普拉托>> 察言观色老板娘
0:00:13 <<隐秘力>> @迷茫至今小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4)+8  = 4+8  = 12
0:00:14 <<隐秘力>> @陷入沉思福克斯因为:察言观色意思一下,投出了:(7)+12  = 7+12  = 19
0:00:44 <<莫尔度>> 你们觉得贾伦娜情感很真挚
0:00:56 <<莫尔度>> 完全是对袭击者一腔怒火
0:01:11 <<切希尔·柳哨>> “我被匕首划了一下,就晕倒了”
0:01:15 <<叶米·普拉托>> “详细说说的话...”
0:01:25 <<切希尔·柳哨>> “叶米,你说”
0:01:37 <<叶米·普拉托>> “他消失的太快了,从我看到他到消失只花了六秒”
0:01:54 <<叶米·普拉托>> “而且我没看见他有施法动作”
0:02:27 <<叶米·普拉托>> “随后我们的各种侦查也只能得出他消失在了我们周围这一结论”
0:03:06 <<贾伦娜>> “你的意思是说,一个男性蒙面袭击者”
0:03:23 <<叶米·普拉托>> “嗯”
0:03:38 <<叶米·普拉托>> 试图描述一下身高体型
0:03:47 <<贾伦娜>> “突然出现在房间里,并且用淬毒的匕首袭击了这个小女孩?”
0:04:09 <<叶米·普拉托>> “是这样的”
0:04:17 <<贾伦娜>> “随后就凭空消失了”
0:04:26 <<切希尔·柳哨>> “出现是不是突然没人知道,但消失的确实很突然”
0:04:30 <<莫尔度>> 贾伦娜沉思了一下
0:04:34 <<切希尔·柳哨>> “门窗都是上锁的”
0:04:43 <<莫尔度>> “虽然你刚才说他是传送走了”
0:04:53 <<莫尔度>> “但是我可以肯定地回答你”
0:05:51 <<莫尔度>> “这座城市被禁止传送法术的迷锁复盖着,传送是绝不可能的”
0:06:51 <<切希尔·柳哨>> “那还有什么别的手段吗?”
0:06:55 <<罗西亚·拉法姆>> “但是我的触感视域不只是隐形,即使是隐蔽也能探查到,还有别的方法能不留痕迹地瞬间移动吗?”
0:07:09 <<切希尔·柳哨>> “你们都好好想想有没有这种手段吧”
0:07:16 <<切希尔·柳哨>> 过知识可以吗
0:07:21 <<莫尔度>> 贾伦娜思考了一下
0:07:38 <<贾伦娜>> “你们想到了类似的手段吗?”
0:07:53 <<贾伦娜>> “我想到了一个”
0:08:22 <<莫尔度>> 不能过知识
0:08:26 <<叶米·普拉托>> “...嗯?”
0:08:26 <<罗西亚·拉法姆>> “哦?”
0:08:53 <<阿加萨·恩沃尔>> “呃……”
0:09:15 <<切希尔·柳哨>> “说说看?”
0:09:20 <<福克斯·龙心>> “用召唤物袭击?”
0:10:10 <<贾伦娜>> “这确实有可能……”
0:10:48 <<贾伦娜>> “不过我觉得”
0:11:11 <<贾伦娜>> “可能是……”
0:11:18 <<福克斯·龙心>> “是?”
0:11:23 <<阿加萨·恩沃尔>> “是?”
0:11:30 <<贾伦娜>> “气化形体”
0:11:41 <<阿加萨·恩沃尔>> “……”
0:11:57 <<莫尔度>> SAVE


« 上次编辑: 2018-12-25, 周二 09:54:06 由 千面相 »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52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 第一章:红墙之城】【二】
« 回帖 #1 于: 2017-01-04, 周三 02:28:22 »
Loot
剧透 -   :


Xp
剧透 -   :
人均220,叶米300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521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 第一章:红墙之城】【二】
« 回帖 #2 于: 2017-01-04, 周三 13:03:20 »
没有楼梯真不方便啊,火灾的时候怎么办!

离线 淹溺凝视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2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 第一章:红墙之城】【二】
« 回帖 #3 于: 2017-01-04, 周三 14:00:48 »
没有楼梯真不方便啊,火灾的时候怎么办!
普通地羽落术跳窗不就好了 :em032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52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 第一章:红墙之城】【二】
« 回帖 #4 于: 2017-01-04, 周三 14:19:44 »
没有楼梯真不方便啊,火灾的时候怎么办!
还在试验阶段嘛,总归是有缺陷的

离线 淹溺凝视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2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 第一章:红墙之城】【二】
« 回帖 #5 于: 2017-01-04, 周三 14:47:12 »
没有楼梯真不方便啊,火灾的时候怎么办!
还在试验阶段嘛,总归是有缺陷的
:em006突然产生了在缺陷修正之前愉快地放一把火的欲望

离线 看门的兽人

  • Peasant
  • 帖子数: 7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 第一章:红墙之城】【二】
« 回帖 #6 于: 2017-01-08, 周日 14:48:24 »
总算是追上进度了,坐等新战报

离线 水落清秋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4
  • 苹果币: 0
  • 彳亍行者
Re: 【玄囿之垢】【 第一章:红墙之城】【二】
« 回帖 #7 于: 2017-01-10, 周二 13:23:03 »
没有楼梯真不方便啊,火灾的时候怎么办!
还在试验阶段嘛,总归是有缺陷的
:em006突然产生了在缺陷修正之前愉快地放一把火的欲望
真是邪恶团啊…… :em016表示无奈

离线 逸·水寒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85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二】
« 回帖 #8 于: 2018-09-01, 周六 21:47:40 »
电梯!留声机!瞧啊,瞬间来到近现代文明大城市的亲切感有没有!看来在这旅馆下榻能有个比较舒适的···好吧当晚就被人用涂毒小刀捅了,这最后的希望之城对外来者真是严苛呢(事不关己的态度),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遇袭心灵call是好东西,虽然在本回没派上太大用场。老板娘好个古道热肠,起敬。
与下毒手的仗势欺人的欠整的龙化丫头绮莉的正面交锋比我预估早一些,看到这里当即就想会不会有个按捺不住对峙的发展···而当受害人真的冲出去的时候我还是愕然了,嗯,和众队友一样——好莽啊这队长,你是哪里来的热血黑道主角啊!但对于相关剧情的推动,这或许正是比较好的处理方式。坐在上帝视角的我们,当然知道这八成不会是和对方的唯一一次相遇,错过之后还有机会弥补;但真的代入进角色时,会看到这是一次偶然的相遇,并且无法确保今后还能有这样的偶然,所以他们有理由尽可能抓牢任何偶然——哪怕是莽一点的当面交锋,也比犹犹豫豫延误了时机或干脆退避见效快(好的坏的都有);同时,这大概也是很符合切希尔个性的方式——当然,我指的就是莽。说她在这一瞬间还能斟酌一下要不要冲出去?···那大概是pc本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