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血咒缚】File 1·神隱  (阅读 1233 次)

副标题: 最初你叫我玩梗呢,我是拒絕的,你不能叫我玩,我就馬上去玩,我要先試一下……咦,玩脫了

离线 傻豆

  • 翻譯組
  • *****
  • 帖子数: 2485
  • 苹果币: 2
【血咒缚】File 1·神隱
« 于: 2014-07-20, 周日 16:59:32 »
13:27:42<老社> OK,那開波
13:28:08<老社> ===============================黑幕又拉開了,爲什麽我說又=========================
13:28:28<老社> 在2013年某個夏日的傍晚
13:29:04<老社> 淺草橋依舊充斥著繁忙的生活空氣
13:29:20<老社> 但總有幾個傢伙顯得格格不入,嗯,沒錯,我說的就是你們幾個
劇透 -   :
13:30:25<老社> (稍等,我媽來了
13:30:50<马七> (好可怕,要san check吗!
13:30:55<伊东唯> (简直无情
13:31:49<老社> 在周圍無知圍觀群眾的注目禮下,你們相繼走進了被街坊認為是“非正常人類集散地”的太陽哀歌酒吧
13:32:12* 伊东唯 压低脑袋,装出一副不认识其他人的模样
13:32:19* 伊东唯 心想自己为什么要遭这种罪
13:32:20<老社> 雖然在那之前,你們早就或多或少被劃入非常人的範疇
13:32:39<老社> 所以你們,或者說你們中的大部分,都已經習慣了這種目光
13:32:44* 马七 用杀人的目光看回去
13:32:49* 永宫炽 要了杯清酒,找个地方坐下
13:32:54* 一文字早人 靠吸管喝着特浓蜜桃汁,吱吱地插兜走路
13:33:05* 伊东唯 觉得自己平静的生活迟早要被毁掉
13:33:39<老社> 酒吧裡面迴響著老闆村木非常酷愛的歌,對常客的你們來說
13:33:45<老社> 大概已經聽的有點想吐了
13:33:50* 一文字早人 满巷子找了个垃圾桶扔了包装盒,抹抹嘴推开门
13:34:02* 伊东唯 要了一杯牛奶躲到角落里缩成一团
13:34:16<老社> 酒吧裡面本來就沒幾個人
13:34:44<老社> 除了沉默的酒保,就剩下你們幾個坐在浮世繪的包圍之中
13:34:46* 一文字早人 找了个吧台的位置,把座椅调高
13:34:58* 马七 喝波本
13:35:05<老社> 順帶一提,似乎這是老闆這個禮拜才新換的裝潢
13:35:19<老社> 雖然跟背景音樂完全不搭就是了
13:36:03<一文字早人> “村木桑?说好的pocky呢?”
13:36:20* 一文字早人 在吧台上摇晃一个玻璃杯
13:37:10* 伊东唯 环视一下周围,觉得这堆人都好可疑
13:37:19* 伊东唯 低声:“好想回家……”
13:37:24<老社> 村木是沒出現的樣子,光頭酒保瞪了一眼早人,啥都沒說
13:37:51* 马七 叫酒保再来一杯double
13:37:57<一文字早人> “切...”!
13:38:45* 永宫炽 看了看坐在角落的女生,心想这小姑娘来这破酒馆干啥。
13:39:02<老社> 於是你們在蹩腳的爵士樂中度過了一段尷尬的沉默
13:39:07* 一文字早人 宁可花钱要了一杯咖啡兑的加勒比兰姆
13:39:27* 伊东唯 抱着不离身的竹刀,在想这老板要是十分钟内还不出现就跑了
13:39:36<老社> 直至門口響起了皮鞋的聲音
13:39:45* 一文字早人 打量下酒馆除了三人の欧吉桑和妹子以外还有没有别人
13:39:53<伊东唯> (酒保!
13:40:02<一文字早人> “来鸟——”
13:40:14* 一文字早人 把咖啡一口吞下
13:40:26* 伊东唯 带着忧伤的表情抬起脑袋
13:40:38<老社> 門猛地推開,一個你們期盼了很久的身影出現了
13:40:47* 马七 抬头看
13:40:57* 永宫炽 向门口看去
13:41:22<老社> 一頭亂蓬蓬的捲髮,蓬鬆的鬍子,幾乎永遠的面癱表情
13:41:50* 伊东唯 叹气
13:41:58<老社> “啊,各位還真是準時呢。”
13:42:17* 马七 叹气:这时候就少了个新八啊
13:42:19<老社> “時間這東西,果然是抓摸不透啊。”
13:42:26* 一文字早人 把胳膊肘撑在吧台上,用另一只手做了个”哈罗”
13:42:40<马七> 老板你又在人生的十字路口迷路了吗?
13:42:41<伊东唯> “所以说,是什么事情呢?”
13:42:46<一文字早人> “又在人生或者银座的道路上迷失了?“
13:43:01<一文字早人> “我猜是后者,还有兰姆吗?”
13:43:10<老社> “沒沒沒,只是我在時間的選擇中剛好和幾位的選擇有點不一樣而已。”
13:43:19<伊东唯> “……”
13:43:24<老社> 村木擺了擺手
13:43:24<一文字早人> “可以理解。”
13:43:37<永宫炽> “嗯,很明显……”
13:43:39<一文字早人> “毕竟银座没有晚上嘛,哈哈。”
13:43:49<马七> “迟到才是黑道的浪漫啊”
13:43:51<老社> 酒保識相地拿出了一個休業中的牌子掛了出去
13:44:10* 伊东唯 对臭男人之间的对话感到压力很大
13:44:11<老社> 然後消失了,似乎是融入了陰影中一般
13:44:18* 一文字早人 用手肘把自己的位置调整成背向吧台
13:44:22<伊东唯> “我找男朋友一定不能找这样的……”
13:44:54<老社> “於是幾位都是我請來的,都不要見外了,到這一起坐吧。”
13:44:57<一文字早人> “那么,大佬,是不是已经想好让我在贵店长期表演了?”
13:45:08<老社> 村木到了一張桌子旁邊坐下招呼你們
13:45:16* 一文字早人 没有从吧台椅上站起来
13:45:18* 马七 过去找个位置坐
13:45:36* 伊东唯 不情不愿地坐了过去
13:45:42<一文字早人> “虽然东京的房子不好弄,找个纸箱的天赋我还是有的?”
13:45:44* 永宫炽 拽过一张凳子坐过去
13:46:12<老社> “那個……早人君,過來嘛。”
13:46:21<老社> 村木又招了招手
13:46:23<永宫炽> “这次是有什么新故事要讲么?”
13:46:29* 伊东唯 默默地记下,这个外表邋遢的男人是homeless
13:46:40* 一文字早人 摇摇头,尝试拖动了一下吧台椅,但是没动
13:46:56<一文字早人> “All right All right.”
13:47:03<老社> “真是頭疼呢。”
13:47:08* 一文字早人 找了个软一些的椅子
13:47:36<老社> “故事嗎?這個要講起來你們恐怕得待到下個世紀呢。”
13:47:45<马七> “老板,头掉了就不会疼了。”
13:47:53<伊东唯> “那果然还是不用讲了!”
13:48:04* 一文字早人 把椅子反过来,首场的身体趴在椅背上
13:48:07<老社> “所以,在我說話前,各位先介紹下自己吧,我覺得你們不會想由我來做這事的。”
13:48:38<老社> 村木往靠背上一靠,點起一支煙
13:48:38<一文字早人> “唔啊...村木桑是要帮我们代写简历么?”
13:48:43* 伊东唯 真的以为会由他老做这事!
13:48:45<老社> 眼光掃了一眼你們
13:49:01<一文字早人> “我竟然没带免冠照片,何等失态。”
13:49:04<老社> 你們中幾個人感覺到了警告的意味
13:49:41* 马七 摊手:“我叫马七,职业是做清洁的。”
13:49:42<永宫炽> “永宫炽,一个普通体育教师,擅长剑道” 见没人说,先介绍到。
13:49:54<伊东唯> “……伊东唯,现在是货车司机。正如你们所见,只是个‘普通’的年轻女性,嗯。”
13:50:21<一文字早人> “一文字早人,无职,玩点舞台魔术混口饭吃。”
13:50:36* 伊东唯 强调了“普通”
13:50:40<一文字早人> “23岁,男,哦差点忘了。”
13:50:53<老社> “真是頭疼呢。”村木撓了撓頭
13:51:05* 永宫炽 看了看伊东唯的竹刀
13:51:21* 伊东唯 也看了看永宫
13:51:24<老社> “幾位如果不能好好相處,我會很煩惱的。”
13:51:38<老社> 雖然說話人的臉上完全沒有露出任何苦惱的表情
13:51:46<伊东唯> “……老板,你什么时候成了小学班主任了?”
13:51:52<一文字早人> “我刚刚进来的时候,还以为会上演美女剑客与流浪武士的荒店对决的。”
13:52:09<马七> “头掉了就不会烦恼了,老板。”
13:52:16<老社> “這個,我在不久前還真的當過小學的……好了好了,這個先放一邊。”
13:52:21<伊东唯> “哈哈,又不是昭和年代的时代剧,或者美国人的西部片……”
13:52:22* 伊东唯 捧读
13:52:26<一文字早人> “在下都在想临时客串惊慌失措的老板的。”
13:52:33<永宫炽> “呃,都不是我学生啊,我不熟悉…… ”
13:53:02<老社> 在那石板一樣的面癱臉上閃過一絲壞笑,熟悉這位仁兄的都知道這不會意味著什麽好東西
13:53:20* 伊东唯 感觉有点头痛
13:53:30* 一文字早人 安静的闭了贫嘴,但是脸上仍然挂着歪笑
13:53:53<老社> “今天請來的你們幾位,我是覺得你們都會對我要說的東西感興趣的。”
13:54:11* 马七 安静地听
13:54:14<老社> “所以想請幾位幫忙跑跑腿,僅次而已。”
13:54:31<伊东唯> “跑腿?”
13:54:35<老社> “啊,音樂太吵了呢。”
13:54:48* 伊东唯 想起货车好像还没还回公司……
13:55:02<老社> 不知從哪個角落鉆出來的酒保將留聲機關掉
13:55:11<老社> 然後再次消失在你們視野中
13:55:22* 伊东唯 感觉这个酒保,是个高手
13:55:30<永宫炽> “如果只是跑腿是没问题的”
13:55:34<老社> “好了。”男人搓了搓手
13:56:03<老社> “只是可能會跑斷腿罷了,不過別在意細節。”壞笑再次閃過
13:56:07<伊东唯> “……”
13:58:10* 永宫炽 感觉挺符合木村之前怪怪的说话方式
13:58:20<一文字早人> “轮椅的话可以塞进更多道具,村木桑还有什么要求?”
13:58:59<伊东唯> “我猜可以在下面塞个纸箱?”
14:01:02<一文字早人> “这是个很棒的梗!谢谢伊东小姐。”
14:01:23<伊东唯> “不用。”
14:01:29* 伊东唯 啜一口牛奶
14:01:37<老社> “啊哈,是這樣。前幾天,我有個朋友,你們都知道我有很多朋友,各種各樣的,各種各樣的……”
14:01:47<一文字早人> “Like us?”
14:01:49<老社> 眼光又掃過你們中的某些人
14:02:01<一文字早人> “Sounds like it.”
14:02:02* 伊东唯 躲过那扫射的目光
14:02:26<老社> “她跟我說,在工作中遇到點問題,但上司的壓力又太大,只好找我幫幫忙。”
14:02:38<伊东唯> “她?”
14:03:05<老社> “但正如你們所知,我是個沒用的煙鬼,我告訴她,這找錯人了。”
14:03:19<马七> “……警察吗”
14:03:28<老社> “但她說,你不是還有朋友嗎?”
14:03:35<伊东唯> “你还坑骗了其他女性吗!”
14:03:36<老社> “我這一聽,有道理啊。”
14:03:43<一文字早人> “生命是可以舍弃的东西呢。”
14:03:50<老社> “所以就找到你們幾個我認為最適合的人幫忙了!”
14:04:14<永宫炽> “我们竟然比你更合适么……”
14:04:15<伊东唯> “哈……所以说,是什么事情?”
14:04:32* 一文字早人 环视了所有人一圈
14:04:48<一文字早人> “行,村木桑,然后呢。”
14:04:52<伊东唯> (最适合的意思大概就是可以帮她杀掉她上司吧
14:05:15<一文字早人> “我们是要穿上DSL的工作服,然后找一辆小卡车吗?”
14:05:31<老社> “啊哈哈,沒這么夸張。”
14:05:33<永宫炽> “她工作上的事情,我们可以帮忙么” 扫视了一圈,表示怀疑
14:06:04<伊东唯> “我猜,是把那个讨厌的上司干掉?”
14:06:08<老社> “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叫大澤繪裡子的小姐是位警察。”
14:06:20<马七> “……”
14:06:23<伊东唯> “……”
14:06:36* 永宫炽 侧头
14:06:37* 伊东唯 心想无论如何都不能摆脱这个男人任何事情
14:06:37<一文字早人> “不管怎么说,老板,我刚刚从警察所里出来,”
14:06:39<老社> “相信如果有看新聞的話,大概會知道這位小姐,啊不,應該是大姐的名頭。”
14:06:48<一文字早人> “...别这样看着我,嘿。”
14:07:01* 马七 回想和自己打过交道的警察
14:07:07<伊东唯> “你就是犯人吧?”
14:07:12* 伊东唯 感觉任务完成了!
14:07:28* 永宫炽 感觉家里没电视
14:07:31<老社> “玩笑就先放一邊。”
14:07:54<一文字早人> “所以,为什么会挑上我们几个?”
14:08:21<老社> “唔……大概是因為我覺得你們能幫上忙吧。”
14:08:37<伊东唯> “需要帮她搞清洁,玩个魔术让她娱乐一下,以及……”
14:08:39<一文字早人> “如果是冒充道上的出出头踢几个摊子的话,抱歉这不在我的把戏范围内呢。”
14:08:40<伊东唯> “当剑术老师?”
14:08:49<永宫炽> “还是请说需要做的事情吧,我实在想不出,一位有名的警察需要我们的帮助”
14:09:00<一文字早人> “我猜这两位先生更合适一些。”
14:09:04<Oicebot>  马七进行想想条子是谁!检定: 1d100=74=74
14:09:11<伊东唯> (一看你就跪了
14:09:22<马七> (对不起 灵感85
14:09:33<伊东唯> (你迟早会扔一个86出来!
14:09:36<伊东唯> (就像以前的我一样!
14:11:08<老社> 马七: “是這樣的,這位大姐在島根度假的時候,碰到了案件。說起來,爲什麽這些人老是一出門就會碰到事件呢。”
14:11:22<伊东唯> “因为她是警察?”
14:11:49<伊东唯> “就像侦探一样。”
14:11:51<老社> “好問題,那到底是事件選擇了警察,還是警察選擇了事件呢,伊東小姐這個問題值得探討。”
14:12:18<老社> “因為大姐跟貓一樣的好奇心,她打算幫忙追查這次事件。”
14:12:19* 永宫炽 觉得快听睡着了……
14:12:21* 马七 觉得这条子很有趣
14:12:25<一文字早人> “所以他们是需要捉鬼敢死队?”
14:12:36* 伊东唯 一直在等到底是什么事件
14:12:48<一文字早人> “可惜我想在座的大概没有物理学家。”
14:12:56<老社> “但不知道爲什麽,上頭似乎施加了很大的壓力阻止了她。”
14:13:28<伊东唯> “啊,是阴谋论的段子呢。”
14:13:37* 伊东唯 又啜一口牛奶
14:13:49<老社> “似乎是跟所謂的第三個S有關的樣子。”村木有意無意地看了你們一眼
14:13:51<永宫炽> “于是需要我们帮助调查?”似乎抓到了头绪
14:14:06<一文字早人> “唔哦。”
14:14:22<伊东唯> “……”
14:15:59<老社> 马七: 雖然據你們所知,日本現行的s部隊,只有sit和sat
14:16:12<老社> 不知道第三個s從何談起
14:16:40<马七> “shit……吗,听起来就很麻烦的队伍”
14:16:55<一文字早人> “老板,我再强调一遍,在座的没有物理学家。”
14:19:46<老社> “至於剛才開始有人問這是什麽事件,等我先抽完這根煙再說吧。”
14:19:49<马七> “老板,我只是个清洁工,给我地点和价钱,我就去。老板是谁都一样。当然价钱不能少。”
14:19:54* 一文字早人 耸肩
14:20:17<一文字早人> “尤其是,我讨厌物理学教授啊...”
14:20:19* 伊东唯 对烟感觉很不好,皱了眉头
14:20:37<老社> 片刻之後,蛋定的村木開始說話,“你們中有人應該對神隱感興趣吧。”
14:21:02<伊东唯> “至少不是我……”
14:21:06<一文字早人> “比如,八尺大人之类的?”
14:21:46<一文字早人> “或者是17岁禁止事项这种都市传说?”
14:22:17<老社> “說是都市傳說嘛……也算是吧。”
14:22:48<老社> “但如果是連續出現的失蹤,那警察局也應該管管對不對。”
14:23:04<永宫炽> “不是被什么鬼怪ko了吧”
14:23:11<老社> “不然納稅人的錢怎么辦呢。”
14:23:12<一文字早人> “村木桑,你真的要把我们丢去干这没营养...”
14:23:13<伊东唯> “对!”
14:23:35<一文字早人> “...有多少个人呢。”
14:23:43* 一文字早人 半途换了句话
14:24:12<老社> “截止到幾天前她跟我說的,已經是第三家人了。”
14:24:22<老社> 你們注意到量詞有點不對
14:24:34* 一文字早人 皱眉
14:24:44<伊东唯> “规模好大呢。”
14:24:53* 伊东唯 虽然不太情愿但也提起了点兴趣
14:25:04<马七> “中国有句俗语,叫han家铲,大概就是说这个吧”
14:25:21<一文字早人> “都在岛根?”
14:25:25<伊东唯> “……学到了不想要的知识呢。”
14:25:39<永宫炽> “已经第三家了么,看来很严重呢。”
14:25:43<老社> “對的,都在一個縣裡面。”
14:26:09<伊东唯> “警察完全没管吗?”
14:26:21<老社> “所以說正義感爆棚的那位大姐,就打算實行人民公仆的職責,但上頭不讓她這么干。理由嘛,如我剛才所說,好像是什麽s什麽鬼的。”
14:26:30<马七> “认为是神隐而不是普通犯罪的理由呢”
14:26:30<一文字早人> “老板,说实话,”
14:26:43* 一文字早人 从椅背上直起来
14:26:57<一文字早人> “你觉得,这事我们能干?”
14:26:58<老社> “嗯,馬哥好問題。”
14:27:07<伊东唯> “我觉得……这应该找侦探……”
14:27:24<老社> “不如說,我覺得這事只有你們幾個能干成。其他人估計都夠嗆。”
14:27:37<老社> 壞笑又閃過了
14:27:48<伊东唯> “……这事真的需要那么高级的清洁技巧吗?”
14:27:53* 伊东唯 看向中国人
14:28:03<一文字早人> “怎么看我们都需要先去订做黑西装,墨镜,找人租辆凯迪拉克然后...好吧,我知道了。”
14:28:03<马七> “……干不成也要收费的。”
14:28:27<伊东唯> “啊……套装什么的无理,穿那种东西我浑身不自在。”
14:28:30<老社> “至於收費嘛,這個稍後再說。”
14:28:32* 伊东唯 接过了一文字的话头
14:29:01<一文字早人> “黑西装很配你的,小姐——除了这里。”
14:29:15* 一文字早人 提提破西装的衣领
14:29:18* 伊东唯 起鸡皮疙瘩
14:30:10<一文字早人> “那么,我想知道的另一件事,”
14:30:37<一文字早人> “关于这个事情,我们英明伟大的村木桑,又是怎么看的呢。”
14:30:39<老社> “什麽神隱的都是鬼話,都是當地無知的民眾散播出來的謠言——這是大澤大姐跟我說的。但她也不得不承認的事是,在現代日本這么完善的監視體制下,竟然也能有四個人沒出門就不見的事情發生。”
14:31:24<伊东唯> “说得我们国家是个警察国家一样呢……”
14:31:46<永宫炽> “刚才没来的及说,就我了解神隐这种事情确实存在,而且跟鬼怪有关。村木你一定了解,为什么不说出来呢。”
14:31:47<老社> “我?我可是號稱毫無主見的人啊,怎么會有看法呢。而且,我的看法可是會影響你們判斷的,還是不說為好呢。”
14:32:19<一文字早人> “果然是村木桑的一贯态度呢。”
14:32:34* 一文字早人 心说这事不好吃下去,吐出来也不是个事
14:32:37<老社> “鬼怪嘛,這種東西怎么可能有嘛,對吧伊東小姐。”
14:32:47<伊东唯> “啊,啊哈,当然……”
14:32:54* 伊东唯 打了个冷颤
14:33:19* 永宫炽 感觉伊东的反应不自然
14:33:34* 伊东唯 只是单纯有点怕鬼
14:34:00<一文字早人> “鬼也好,神也好,在日本有差么...”
14:34:13<伊东唯> “所以,你到底需要我们干些什么呢。”
14:34:57<一文字早人> “所以真的就只是要一帮捉鬼敢死队去闹闹场子,然后尽可能找到人跑到哪去了,最后不要惊动国家机器,我能这样理解?’
14:35:02<马七> “还有什么线索吗老板,单纯失踪不会惊动到警察特殊部队吧,那些人有什么特别吗”
14:35:03<老社> “有的,還是有的。所以我要拜托的事項就是,代替我這個廢人到島根轉一圈,了解下這是什麽情況,由我反饋給那位被體制束縛的大澤大姐。。”
14:35:28<老社> “難度也不高。”村木又眨了眨眼
14:35:29<伊东唯> “费用呢?”
14:35:38* 伊东唯 想想自己还有多少假期
14:35:53<一文字早人> “说到这个,我倒是真的希望能有点收入...”
14:36:01<老社> “咱們的大姐可是個白富美啊,就是年紀有點大,她會包下你們到那邊的旅費,甚至還有這玩意。”
14:36:13* 一文字早人 看看是啥
14:36:28* 老社 村木從西裝袋裡掏出幾本黑皮小本子
14:36:44<老社> 你們能看見上面有櫻花的警徽!
14:36:57<永宫炽> “看起来不难,我对这事情很感兴趣,那么谁想参加?可能有鬼哟” 看向伊东唯
14:37:03<一文字早人> “临时作死证明?”
14:37:16<一文字早人> “我是说,临时警员证?”
14:37:19<伊东唯> “啊哈哈,永宫先生是吧?真是讨厌,怎么可能有鬼啦啊哈哈……”
14:37:20<老社> 不管有沒有看過電視劇,你們都應該能認出來,這是貨真價實的警員證
14:37:31* 伊东唯 打量了一下那警员证
14:37:36<伊东唯> “……这是犯罪吧?”
14:37:46* 马七 打开看看我的新身份是什么
14:38:07<永宫炽> “给我们的?”
14:38:08<一文字早人> “看来不是临时的,不过这都搞出来了,看起来我们也没有理由推掉的样子呢。”
14:38:30* 一文字早人 懒懒地抓起一个,小心地翻开照片页
14:38:48<老社> “沒有哦,小姐。因為特別犯罪對策室有一項奇怪的特權,就是能不經過警視廳招人呢。”
14:39:03<伊东唯> “咦,我不记得我有同意这种事情……”
14:39:16<永宫炽> “没想到我还有当警员的一天”
14:39:19* 伊东唯 感觉这个国家知道越多越让自己紧张
14:39:22<老社> “所以你們拿到這本東西的那一刻起,你們已經是人民公仆了哦。。”
14:39:26<马七> “呵呵,跳槽吗,感觉不错”
14:39:27<一文字早人> “要是这上面有在下的登记照,那么我真的没理由不干了。”
14:39:39<老社> (硝基深紅你們又撞色了
14:39:49<一文字早人> “或者说没选择。”
14:40:03* 伊东唯 看其他人是不是都这么欣喜地当公务员了
14:40:24* 永宫炽 把证件收了起来
14:40:40<一文字早人> “当然我猜是没固定工资的就是了。”
14:40:40<老社> 翻開了警員證的人能發現,上面有自己的證件照和名字
14:40:50* 伊东唯 叹了口气。“事到如今要是我说不干,恐怕老板也不会放过我吧……”
14:40:52<一文字早人> “...Bingo”
14:40:53<老社> 天知道是怎么被村木搞到的
14:40:59* 伊东唯 拿过了自己那本,在想是什么时候被偷拍的证件照
14:41:08<马七> “既然这样的话,我要我的委托人的电话,我有要求要告诉她”
14:41:41<老社> “那么先讓我們碰一杯,為新晉的搜查一課成員干杯吧!”
14:41:53<一文字早人> “当然,我猜我们也被赋予了自由行使调查手段的...兰姆,谢谢!”
14:42:22<老社> 不知何時你們的手邊就多了幾杯東西,不知道是酒保端上來的,還是你們拿手碰的時候才出現的
14:42:28* 伊东唯 不情不愿地举起了牛奶杯
14:42:36<马七> “……能用警用枪械的话也挺好的,干杯”
14:42:40<老社> 不過也許你們會覺得不知道比知道好。
14:42:53* 一文字早人 觉得自己今天还是过的很棒的
14:43:19<一文字早人> “祝我们合作愉快,身体健康,早日...挣钱!”
14:43:29* 一文字早人 随口冒出祝酒词
14:43:42<永宫炽> “为身体健康吧”
14:43:50<伊东唯> “祝赶紧完事回家……”
14:43:51* 一文字早人 又是一口吞了咖啡兑酒
14:44:17<老社> “好了,既然幾位都樂意接受我的請求。”熟悉的壞笑“那請容我簡單介紹一下,究竟發生了什麽。”
14:44:30<伊东唯> “啊,乐意吗……”
14:44:34* 伊东唯 自暴自弃
14:44:36* 一文字早人 把杯子放到一边,爬回椅背上
14:44:50<一文字早人> “我的笔记本到哪去了...”
14:44:56<老社> “伊東小姐,我可不是隨便就將你拉進渾水的。接下來你就知道了。”
14:45:21<老社> “咳咳。”村木裝模作樣地清了清嗓子
14:45:21* 一文字早人 一转指警官证已经消失在腰包里了,手上多了自来水笔
14:45:34<伊东唯> “看来你们真的很需要一个司机……”
14:45:40* 伊东唯 开一个玩笑
14:46:16<永宫炽> “有美女司机,很荣幸”
14:46:31<老社> “首先說到島根,也許你們會想到很多東西,這方面的專家早人君和熾君應該對出雲神話不會陌生吧。”
14:46:40<伊东唯> “啊哈哈,嘴真甜呢。”
14:46:54<一文字早人> “嗯哼?”
14:47:14<永宫炽> “嗯,了解一些”
14:47:56<老社> “須佐那誰砍掉了大蛇,然後又有個命大得不得了被殺幾次都死不掉的年輕人,會說話的兔子。天知道古代人是怎么扯出來的。”
14:48:31<老社> “當然有人說神話往往是用另一種角度敘說現實,想必這些東西也有什麽依據吧。”
14:48:36<一文字早人> “神话嘛,不然怎么叫神话呢。”
14:48:52<马七> “所谓艺术,大概就是这样吧”
14:48:54<老社> “但這些跟我要講的東西,也許是一點關係都沒有。”
14:49:05<老社> “咳咳。”村木又清了清嗓子
14:49:17* 永宫炽 表示已经习惯了这种转折……
14:49:30<马七> “老板,说一点不说一点,头会掉的哦”
14:49:58* 一文字早人 发现身边的大哥酷爱对头下手
14:50:05<老社> “一個月前,就是大澤姐去度假的那個月,她住進了某間很著名的溫泉旅館,當然名字我忘了,聽她說是挺貴的。”
14:50:40<老社> 你們大概都早就習慣了村木的嘮叨話癆
14:51:49<老社> “當晚,同是去泡溫泉的一家人,貌似是姓立木吧,在晚上11點一起下了溫泉池——當時裡面似乎沒人,然後20分鐘後,一家人一起不見了。”
14:52:18<伊东唯> “没钱给所以跑路了而已吧。”
14:52:24* 伊东唯 做出现实的猜测
14:52:55<老社> “唔,小姐,你覺得日本會有旅館帶有讓人全家一起跑掉的設計嗎。”
14:53:05<老社> “如果有,請務必帶我去一趟呢。”
14:53:09<一文字早人> “我打赌当天晚上的主菜是炖肉。”
14:53:13<伊东唯> “毕竟我没去过岛根度假?”
14:53:18* 一文字早人 开了个冷笑话
14:53:56<马七> “20分钟,垃圾焚烧炉和马桶足够了”
14:54:32<老社> “那馬哥,你有見過帶焚燒爐的溫泉酒店?”
14:55:08<老社> “唔,沒人有其他問題了?那我繼續說。”
14:55:13<伊东唯> “处理垃圾用的!”
14:55:18<一文字早人> “Go on.”
14:55:31<老社> “啊哈哈,你們對溫泉酒店的想象還真是豐富呢。”
14:55:36* 一文字早人 发现咖啡因对自己效果有限
14:56:44<老社> “發現這件事的是服務員,因為在溫泉2點鐘關門的時候,他前去收拾發現還有衣服留在更衣室裡面。”
14:57:52<老社> “他以為還有人醉在了裡面,趕緊進去看,發現裡面一個人都沒有。從衣服上遺留的房牌,服務員又追到了立木家住的房間”
14:58:21<老社> “但裡面依然是沒人,於是服務員果斷就報告當值的負責人,隨即就報警了。”
14:59:42<一文字早人> “所以其实这家人不是在自己家里失踪的。”
14:59:53* 一文字早人 用笔敲着下巴
15:00:28<永宫炽> “警方的调查结果是怎样的?”
15:01:03<一文字早人> “还有其他人呢,我希望这不是啥温泉旅馆连续失踪事件。”
15:01:14<老社> “專業人士的大澤姐自然不甘落後地前去調查,在問過所有當晚有入浴的客人,加上酒店的監控錄像,得出的情報就是我剛才說的,11點左右他們被拍到進更衣室,11點20分左右有另一批客人進去了——貌似是一群大學生。但大學生們作證說,雖然他們喝了點酒,但發誓他們進去的時候一個人都沒有。”
15:02:01<伊东唯> “……浴池下面有个坑吗……”
15:03:40<老社> “浴池在酒店的後方,如果非要想象立木一家都不穿衣服爬過3m高的墻壁的話……這次事件倒也算不了什麽神秘事件。”
15:04:07<一文字早人> “OK..温泉旅馆...那么其他呢?”
15:04:16* 一文字早人 记下来
15:05:07<老社> “大澤姐在查這件事的時候,在當地警方那裡聽到的消息是,這不是第一次發生這樣事件了。”
15:05:12<永宫炽> “之前的事件,现场没有其他痕迹么”
15:05:32<老社> “好問題,永宮桑。”
15:06:13<老社> “但在溫泉池這種地面濕漉漉的石板地面上,的確是很難發現什麽痕跡。”
15:06:31<老社> 不知道是不是你們的錯覺,村木說這句話的時候似乎帶著些許不屑
15:06:43<一文字早人> “...我很惊讶这凶店竟然一直没关门。”
15:07:05<伊东唯> “一直都是那家店有问题?”
15:07:12<老社> “不不不,早人君你理解錯了。另一起事件不是在這裡發生的。”
15:07:14<永宫炽> “很难发现,但是还是有痕迹?”
15:07:50<老社> “起碼大澤姐和現場監識人員都沒法發現什麽。”村木聳聳肩
15:08:02<伊东唯> “那其他案件呢?”
15:08:24<老社> “另一起事件,發生在大澤姐遭遇的這件事的兩天前,同樣是在島根縣內。”
15:08:45* 一文字早人 在笔记本上画了另一条线
15:09:09<老社> “想必伊東小姐會認識這個名字,高戶道場在劍道方面的名聲一直都不小的。”
15:09:32<伊东唯> “唔……算是听说过,在学生时代……”
15:09:41<伊东唯> “永宫先生呢?”
15:10:46<永宫炽> “不太清楚,我的剑道没什么人指导”
15:10:49<一文字早人> “这次是剑道场...”
15:11:05<伊东唯> “……好厉害!”
15:11:10<老社> 伊东唯: “唔,當然這次事件顯得沒那么神秘。就是高戶一家在一晚上就消失不見了而已。第二天去稽古的學徒們發現大門大開”
15:11:13<永宫炽> “对这些名人也不清楚”
15:11:38<伊东唯> “……我猜他们是因为欠债?”
15:11:40<老社> “高戶和他老婆孩子都不見了。”
15:11:42* 伊东唯 想起不务正业的老爹
15:12:06<老社> “只剩下一個傭人,那個傭人還以為主人一家睡懶覺呢。”
15:12:07<一文字早人> “还是合家失踪,这次是几人呢?”
15:12:24<马七> “佣人住的地方和家人不一样吗”
15:12:38<老社> “三人。噢,忘了說,剛才立木是兩父子一起不見。”
15:12:49<老社> “當然不一樣。”
15:12:58<永宫炽> “看来基本不是绑架了……”
15:13:08<老社> “傭人睡的是後面的門房。”
15:13:40<老社> “當然聽大澤說,那位傭人都已經七老八十了,估計夜裡外面地震都未必能起來,問他也是白搭。”
15:13:49<一文字早人> “你觉得神明会下条子‘把赎金捐到OOO神社的赛钱箱里,过期则撕票’这样?”
15:13:59* 一文字早人 继续写写
15:14:03<伊东唯> “不错的笑话。”
15:14:19<永宫炽> “也许”不置可否
15:14:31<马七> “判断不是他们自己离开的理由是什么?”
15:16:08<老社> “唔,因為第二天還有劍道比賽呢,雖然高戶也可能是臨陣脫逃,但帶著老婆孩子一起跑,還沒收拾行李本身就很可疑吧。”
15:16:53<伊东唯> “……我想起了以前关于听说用真刀比试就逃跑的剑豪的传说……”
15:17:01<永宫炽> “确实,除了大门敞开,没别的异常了么,就是人像蒸发了一样?”
15:17:33<老社> “另外一點是現場雖然沒有一點打鬥的跡象,但有弟子指出,真戶的刀放的地方挪動了。”
15:17:50<伊东唯> “唔?”
15:17:54* 伊东唯 更有兴趣了
15:18:10<老社> “如果是某人進來,打了一架然後將三人劫走的話,也不是行不通。”
15:18:39<伊东唯> “那现场调查有打斗痕迹吗?”
15:18:42<老社> “但在道路監測系統裡面,沒有在當晚拍到有可疑的車子出入那一帶。”
15:18:43<马七> “没有监控的摄像吗?”
15:18:53<一文字早人> “动过刀...还有么?”
15:19:37<一文字早人> “其他的可以证结为不是自己离开的证据。”
15:19:46<老社> “就是刀的位置發生過變動,大澤推測是犯人——假如存在這樣的人——在和高戶搏鬥過之後將刀放錯了位置。”
15:20:02<伊东唯> “唔……”
15:20:11<马七> “没有拍到大门的摄像是吧。”
15:20:40<老社> “唔,攝像頭只能拍到街頭街尾呢。”
15:20:44<马七> “周边的目击证言呢”
15:20:53<一文字早人> “打完以后还要把对手刀放回去,听起来很像平安时期的风格呢。”
15:21:17<伊东唯> “是这样的吗……”
15:21:27* 一文字早人 吐槽
15:21:44<老社> “目擊證言方面毫無進展,據鄰居們所說當天似乎也沒人去拜訪高戶的樣子。”
15:21:45<一文字早人> “当然,这是因为太刀太重是扛不回去的。”
15:21:57* 一文字早人 淡定的继续一边笔记一边吐槽
15:23:08<伊东唯> “唔……于是,剩下那一家呢?”
15:23:10<永宫炽> “犯人将刀放回,却把大门留着没关,总感觉不对”
15:23:12<一文字早人> “所以我们有了温泉蒸发案和深夜剑试案...还有其他的呢。”
15:23:30<马七> “还有第三家,如果大姐头认为三件案子是连续的超自然犯案的话,一定有更强力的线索吧”
15:23:37* 一文字早人 画了第三条线
15:23:51* 马七 讲到超自然三个字的时候,笑了一下
15:24:12<老社> “最後一宗,就發生在幾天前,這一次消失的只有一個人。”
15:24:33<伊东唯> “啊,一定是单身汉!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15:24:47* 永宫炽 皱眉
15:24:49<老社> “井上優子,雜志女記者。”
15:25:17<一文字早人> “怎么感觉是有点熟悉的名字呢。”
15:25:29<马七> “或者说,不饿的是其他东西呢。”
15:25:53* 一文字早人 想起一个以前揍过自己的警察好像谈起过,不过挥挥就散了
15:26:08<老社> “在禮拜六入住了一家love hotel,當然老闆說她當時只有一個人。”
15:26:23<伊东唯> “……好寂寞!好悲伤!”
15:26:29<一文字早人> “这我想已经算的上Supernatural了。”
15:26:40* 伊东唯 感到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15:26:41<一文字早人> “至少不natural。”
15:26:45* 马七 看了一眼旁边的妹子
15:26:49<永宫炽> “呃”
15:26:50<老社> “然後到了退房時間還不見人,老闆以為是逃跑了。”
15:27:10<老社> “去房間一看一個人都沒有,但隨身的行李還在。”
15:27:52<马七> “在love hotel被放鸽子了,这样想想不是没有自杀的动机呢”
15:27:55<老社> “老闆隨即報警,當然他是覺得有人不付錢才報的警。”
15:28:04<永宫炽> “监控没有拍到她人出去的画面?”
15:28:15<伊东唯> “我猜没有。”
15:28:19<伊东唯> “有的话就不叫事件了。”
15:28:33<永宫炽> “那么室内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15:28:35<老社> “但警方隨即發現,井上沒回家,也沒到任何親戚朋友家。”
15:28:40* 伊东唯 暗下决心不能落得像这位女记者一样的下场
15:28:56<一文字早人> “总之还是密室消失。”
15:29:07<老社> “看來幾位都是比較孤獨的人吶,除了盜攝,誰會在love hotel裝監控。”
15:29:17* 一文字早人 写上了“旅馆跑路案”
15:29:19<老社> “這讓偷腥的貓還怎么過日子。”
15:29:34<永宫炽> “我说走廊里,喂”
15:30:17<一文字早人> “好的,那么现在总结一下的话,就是失踪者都是在与外界联系隔断的情况下,在夜间失踪,现场为密室。”
15:30:31<一文字早人> “简直是教科书式的神隐呢。”
15:30:40* 一文字早人 转着笔
15:30:44<永宫炽> “最后一个不一定是夜间吧”
15:30:49<马七> “并不是密室,只是没有被看见而已”
15:30:55<伊东唯> “大白天一个人去love hotel吗!”
15:30:58<老社> “唯一有監控的是大門口,而且大部分畫面都是照著櫃檯,這監控也沒拍到女人離開的樣子。。”
15:31:01* 伊东唯 感到了深深的悲伤
15:31:10<一文字早人> “没有人进,没有人出,当然是密室了。”
15:31:28<一文字早人> “大雪封山那叫极端情况而已。”
15:31:42<永宫炽> “最后这个事件调查后,依旧是完全没有收获?”
15:31:46<老社> “大澤就是覺得這樣的事情不大可能接二連三的發生,所以才打算追查的。”
15:32:23<伊东唯> “按这个频率,这两天应该又会有案件呢……”
15:32:28<老社> “可惜上司馬上給了壓力,大澤只得不了了之。據說縣警那邊也是被迫收手的樣子。”
15:32:49<一文字早人> “我想我们在这里坐着收资料也不是干活的作风,所以我想至少我们先要找到直属老板...村木桑,可以联系我们和大泽小姐见面么?”
15:33:08<一文字早人> “然后,我想我们需要安排一下行程了。”
15:33:28<马七> “还是那个问题,认为三件事有关联的原因是什么,是失踪者之间的背景有关系吗?还是失踪地点有联系?”
15:33:36<伊东唯> “我猜是方式。”
15:33:49<老社> “她說她身邊似乎有眼線的樣子,如果你們幾位的相暴露了,恐怕我還得頭疼找下一批人了呢。”
15:34:18<一文字早人> “都已经是这种程度了呢...”
15:34:19<马七> “如果没有这些决定性的东西,单凭方式,上头随便用失踪的人每天n多这个理由就能打发了吧”
15:34:20<伊东唯> “……”
15:34:26<老社> “關聯,除了三個都是失蹤事件以外,大澤也沒查到更深的東西呢。”
15:34:26* 一文字早人 按了按太阳穴
15:34:41<一文字早人> “所以,准备行程吧。”
15:34:45<伊东唯> “就是说,那是女性……啊,不,女警的直觉吗?”
15:35:02<一文字早人> “没有看到的话,有谁想做安乐椅侦探?”
15:35:09<永宫炽> “重点是这三个事件都不让深入调查了,这才是疑点吧”
15:35:13<老社> “馬哥,日本可不比你混的地方,而且消失的都是有社會身份的正經人,這本身就不大尋常。加上上司的態度,也難怪大澤會起疑呢。”
15:35:15<马七> “真是个立派的警察”
15:36:07<一文字早人> “不去现场打探的话,我猜我们在这酒吧叫来福尔摩斯加上波罗也解决不了问题。”
15:36:19<马七> “既然大姐都不清楚情况,那就过去找吧”
15:36:24<伊东唯> “嗯,慢走?”
15:36:39<马七> “话说价钱还没谈好呢”
15:36:46<一文字早人> “村木桑,我们需要准备一些资料,我想拜托你应该还是可以拿到的。”
15:36:56<老社> “例如呢?”
15:37:49<一文字早人> “嗯?当然是标准几件套啦,地图啦,黄页啦,还有私人侦探的文件夹什么的...我想你应该还是很清楚行情的。”
15:38:04* 伊东唯 暗自感叹,好专业
15:39:25<老社> “地圖這些倒不愁,而且你們幾個靠著這玩意,”村木指了指你們的警員證,“大概也能獲得不少幫助吧。”
15:39:56<一文字早人> “当然我猜不是在东京。”
15:40:03* 一文字早人 眨眨眼
15:40:21<马七> “出发前我有个问题,那名记者……她最近在调查什么吗”
15:41:09<一文字早人> “在此之前我大概需要几天到一周时间准备...我想在座诸位也会需要的。”
15:41:18<老社> “似乎她只是動漫雜志的記者,可能會調查下魔法少女最近有什麽新作吧。”
15:41:36<伊东唯> “看来没什么参考价值呢……”
15:42:01* 一文字早人 把所有的信息,人名以及事件经过记好,于是把笔记本收起来,以及听到马猴烧酒的时候抖了一下
15:42:08<老社> “不過現在的年輕人,會做點什麽出人意料的事也不出奇吧。”
15:42:18* 老社 村木聳聳肩
15:42:32<永宫炽> “我买点路上吃的就行,我从九州来的,行李都在。”
16:09:59<永宫炽> “关于绘里子警官能详细讲讲么?”
16:10:02<伊东唯> (唔……
16:10:16<一文字早人> (唔
16:10:27<老社> “大澤大媽啊……不好說呢。”
16:11:07<老社> “一個挺想做出成績的女人吧”
16:11:37<老社> “不過被扔到特別對策室做生招牌,還是挺可憐呢……”
16:12:12<老社> “而且都40多了還沒結婚,這女人肯定有什麽東西不正常”
16:12:17<老社> 村木開始嚼舌頭
16:12:27<伊东唯> “……”
16:12:34* 伊东唯 感觉有点不自在
16:13:14<一文字早人> “老板竟然会从这些方面发掘不正常呢...”
16:13:56* 一文字早人 把大泽警官的照片放到村木脸的同一直线上观察
16:15:59<老社> ========================黑幕在歡樂的bgm聲中拉上了================================
« 上次编辑: 2014-07-20, 周日 17:06:14 由 背叛者之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