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PF】吞天  (阅读 4325 次)

副标题: 短团开张,先恢复一下团力。满咯

离线 月夜白雨

  • 萝莉控绅士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2418
  • 苹果币: 8
【PF】吞天
« 于: 2014-06-06, 周五 23:25:11 »
本周三即6月11日晚11点截止收背景,不交背景的直接换掉 :em015 (没有背景我都无法备团)。卡可以之后再交。
下周三即6月18晚进行第一次团。

團名:吞天
GM:月夜白雨
使用系統:Pathfinder
使用資料:Core、APG、ARG、UE、UC、UM、Uca、POP、BOF、BOA、内海相关资源(不限制但请跟gm讲明)
劇本長度:4-6次
劇本風格:正统奇幻剧,有剧内时间限制
招收人數:三-四名,审卡制,半暗卡(写在外面的卡无需数据)。
跑團時間:招齐后讨论,肯定是夜晚,肯定非周六周日。占坑时请留下可能跑团时间与选择背景
跑團平台:IRC
角色具体创建规则:
25BUY,初始等级9加上价值5w的装备,单件装备价格不得超过4w。最终6属性最多只有1项低于10,不得低于6。1个背景元素加上见下。可老化至老年。禁NE、CE。团内不会升级,应该只有1次购物机会。
每名玩家请选择下列一个背景作为自己的战役背景元素,具体效果会在做卡完毕后由gm定制。选择不得重复。根据背景会得到额外的情报。
A、贵族供奉/工会领导:你在本城声名显赫,是众人皆知的本地强者。阵营固定为守序。初始装备价值增加为8W,单件装备价格不得超过6W。
B、游方强者/路过的假面:你或师从各路圣者正在游历,或成名良久但闲云野鹤。今日路过此地,免不得替天行道。初始等级提升至12,不得为纯职的9环施法者职业。
C、神殿特使/虔心使徒:你虔诚的信奉神祇,某日降下神谕,你便前来应劫。需要至少能够正常施展神术,不得信仰NE与CE神祇。基础等级提升为10。暂时得到一件次神器(由gm制造)。
D、命运之人:主角光环。初始等级降为7,初始装备价值3w。不做死就不会死,作死也……不一定会死。(PS:重点是不要惹毛GM)
E、隐者(替补专用)。无论你的过去是什么,那都已经过去了。隐居闹市的你只是你而已。初始等级提升到15,不限制gp但只能拥有最多5件装备/道具/消耗品,且单件价格不得超过⑨w。不得是纯神棍。

房规
1、召唤系死掉了,不要问为什么,总之召唤系死掉了,包括但不限于summon法术、call法术和召唤师。
2、位面移动系列死掉了,不要问为什么,总之位面移动系列死掉了,包括但不限于很多……
3、所有非本体单位一律改为需要一个移动动作进行指挥,被指挥单位无法进行全回合动作。非本体单位包括但不限于动物伙伴、魔宠、构装体、坐骑。被指挥单位使用指挥者的先攻。
4、取消专长:实验型施法者、超魔眩晕法术、领导力
5、不限制造物,但总装备价值不变。
6、7环及以上的卷轴魔杖等消耗品无法买到
7、非魔法物品和财产不计算在装备价值内(但请不要过分)如常计算重量
8、杂兵战:故事里会发生杂兵战。杂兵视作一个单位,不受控制效果影响,在战术地图上不会显示(因为他们满地都是),有杂兵战的战术地图视为满屏困难地形(人多脚杂),杂兵群的hp即杂兵的数量X单个杂兵hp,攻击杂兵无需瞄准,所有范围效果可以全额影响到杂兵(包括但不限于各种范围法术,各种物理aoe(顺势斩终势斩)等等)。杂兵行动时可以攻击到所有角色,视为同时处在所有角色相邻格子(不视为被夹击不会被aoo,但角色施法需要过专注,不会影响移动站位)。杂兵不会全回合攻击,不会施法。


故事背景:
河域诸国中的某个小国城堡里的国王,向你们发出了邀请函,共同商讨关于最近流传甚广的洛瓦古格教徒兴起一事。根据很多情报表明,他们正在计划着什么。此次商讨,就是在于如何找出他们并阻止他们的阴谋。
你们都知道的事:
1、洛瓦古格总没好事
2、洛瓦古格不会干好事
3、跟洛瓦古格对着干绝对是好事

GM提示:
劇透 -   :
1、最可能面对的敌人包括人类、不死、兽人大地精地精三件套、施法者、魔法兽
2、最可能派上用场的技能包括交涉、察觉、游泳、潜行、生存、某些专业or知识
« 上次编辑: 2014-06-09, 周一 13:44:56 由 月夜白雨 »
我月夜白雨只想安静地过图书馆长的生活。

离线 傻豆

  • 翻譯組
  • *****
  • 帖子数: 2485
  • 苹果币: 2
Re: 【PF】吞天
« 回帖 #1 于: 2014-06-06, 周五 23:26:32 »
阿方索·塞尔科斯


“强大的猎物,强大而美味的灵魂。把爪子伸向软弱者的只有虚伪祈祷的螳螂,真正的猎手选择更大的挑战。”


劇透 -   :
男人拧开一个浑浊的玻璃瓶,嗅了嗅,喝下一小口,然后把僵硬的脖子靠在枯树的粗糙断面上,任凭烧灼感刺痛喉咙。夜晚的河边风有些凉,但还能接受。

——  他用匕首割开自己苍白纤细的手腕,向红色的巨螳螂神像献下第一次自己的血液;他在训练被身披暗红斗篷的教官用木剑打断了两次肩胛骨;他在第一次意识到自己需要剃胡子的时候获得了属于自己的那把锯齿刀,然后立刻看被割伤了手指;他从梅迪奥贾尔岛的海蚀洞窟中跌跌撞撞的逃出来,带着自己唯一一个朋友的锯齿刀一起——除此之外再无他人;他眼睁睁的看着本来属于自己的那顶红螳螂面具碎成了红色的龙革片和薄薄的黑曜石。于是,他拿起了属于自己的第二把锯齿刀,再次用它向螳螂神的祭坛献出自己的血。

猩红色逐渐扭曲了他的视线,男人知道是时候了。他颤抖的手指点了点腰带上的小皮包,一,二,三。他打开第三个,抓出一小撮东西,用另一口液体咽了下去。

—— 他在梅迪奥贾尔的丛林和遗迹中伏行,他杀戮一切不从红色堡垒的正门大道上接近它的人——镣铐岛的海盗,切利亚斯的探险者,浸水群岛的偷渡投机人,甚至是过分聪明的丛林野兽;他从未戴上那红螳螂的面具,但他杀戮的生命绝不少于任何一个红色堡垒中的刺客;他是血卫士,梅迪奥贾尔岛的看守,螳螂神带刺的甲壳;他永远不会成为红螳螂那祈祷与出击的刀锋,但也是因为他的存在,没有人能潜近红色堡垒而全身而退。

  除了那头巨兽。

  它在一个黄昏出现,四条如上古巨柱一般的长腿在丛林中犁开一条宽广的巷道。在它的巨躯之下,凡人小如蝼蚁。他凭借着惊起的鸟兽与被摧毁的参天大树找到了它狂暴的方向——红色堡垒。在一天一夜的追踪以后,他冒着被踩成肉泥的风险,攀上一支在天知道多久之前扎进巨兽肋部的断矛,将自己的锯齿刀狠狠地送进它的脊背。他这一切中,他拼命的祈祷,希望螳螂神能给予自己力量阻止这个横行无忌的凶蛮怪物——即使和它相比,他的伤害或许还比不上一只向人类挑衅的螳螂。

  然后在一声苦痛与愤怒的尖啸以后,他就飞出去了,世界一片黑暗。


在他恍惚的感知中,那头巨兽又迈着缓慢的步子出现了。这一次,男人可以看到它背部仍然插着自己的锯齿剑——不过它不知道为什么变大了很多,如同螳螂的奇怪翅膀。他扭着嘴唇笑了笑,朝着野兽的影像伸出手去,拔出了那把染血的刀。

—— 他拒绝了献给红色巨像的鲜血之祭礼,他的双剑在红色堡垒中饮足了红螳螂信徒的鲜血而又猝然折断。红螳螂的忠诚者们俘获了他,他喝下了无数不知是什么东西炼成的麻醉剂,直到他已完全没有了味觉;他经受了无数种折磨的切割,直到几乎已经留不下什么痛觉。但每天晚上再黑暗潮湿的血之祭坛地下,他总能看到一对沉静而狂野的眼睛在盯着自己,那绝不是螳螂神无情打量猎物的的复眼。那是他熟悉而又陌生的野兽。

  最后,他还是逃走了,带着一对新的锯齿刀与无数怪异的回忆,梦境和幻觉一起离开了那座小岛。他一次次的尝试抽离自己的灵魂,那双眼睛从来没有离开过。

  巨兽却从来没有在他的梦中离开过。

  他不是骑士,但是他也能看到在幻觉中,巨兽眼中流露出的怜悯与忠诚之情。他开始捕猎,搜索最强大最狂野的灵魂;他与巨兽一起分享自己猎获的鲜肉和魂灵,他从来没有吃的如此之饱,但又同时感觉自己是如此之饿过。


  明天的猎物会更好。男人沉沉睡去。

巨兽:阿方索的灵魂伴侣,它也可能是阿方索灵魂的一部分。在阿方索的回忆中,它似乎是一只全身披满硬刺和骨板,又是双足行走有时四足奔跑的无翼巨龙。
        它和阿方索一起捕猎,进食,寻找合适的路途,击退不怀好意的来犯者。



« 上次编辑: 2014-06-09, 周一 15:27:05 由 傻豆 »

离线 狗熊有敌

  • 向人外控进发
  • Knight
  • ***
  • 帖子数: 563
  • 苹果币: 0
Re: 【PF】吞天
« 回帖 #2 于: 2014-06-06, 周五 23:30:33 »
坑团魔人机智出没怒占一坑?
时间 12367,大概

客官这是你点的背景
劇透 -   :
爱丽丝
“我愿以此身,将女神的光辉传播于世。”
(没图!)

没人知道爱丽丝的父母是谁,遑论她来自何方。二十年前一个无月的夜晚,出生未久的爱丽丝被一块虽然陈旧但洗的很干净的布,小心而体贴地包着,放在了一座位于偏远乡村之中的莎莱伦神殿门前。第二天早上,好心的祭司们发现了她,但除了襁褓上绣着的“Aris”外,对这个婴儿也是一无所知。

侍奉莎莱伦女神的神殿并不是福利院。在过去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而那些被遗弃的孩子大多都让有能力抚养而又想要小孩的家庭接手了。但这一次,出于某些原因(有传言说,是因为女婴的身旁长出了一朵硕大的向日葵),祭司们决定要在神殿里抚养这个女婴。

虽然来历不明,但这并不妨碍小爱丽丝慢慢成长为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毫无疑问,小小的爱丽丝在开始懂事时,便接受到莎莱伦女神教义的教诲。她善良,温柔,博爱,相信着世界上的真善美。这个天真可爱的小姑娘给神殿带来许多欢笑,也让神殿附近的信徒们感受到恍如阳光的温暖。神殿里那个浑身围绕着夺目火焰的,光辉而又美丽的女性形象是爱丽丝最早,也是最大的憧憬。所以,当爱丽丝足以给神殿里帮忙干活的时候,她也顺理成章地接受了成为祭司的训练,并凭其出众的天赋成为了莎莱伦的一名无比虔诚的牧师,通过在神殿和小村子里的工作,不断实践着女神的教义,让女神的信仰得到传播和赞美。

因为从小便生活于神殿之中,所见的世界也从未超出那偏远的小乡村,年轻的爱丽丝未识世间秽恶,这也使她的天真与可爱蒙上令人不安的色彩。在抚育她长大的前辈祭司眼中,温柔与善良是小爱丽丝最大的武器,同时也是她最大的弱点。她能够理解莎莱伦对于向善的教诲,并全身心地实践着行善,谅解,同情和悲悯。但对于女神的另一面:对恶意的厌恶,对无意义苦难和纯粹毁灭的痛恨等激烈的教义,却缺乏理解。当然,虔诚好学的她对于女神如何力搏洛瓦古格,如何憎恨黑暗王子的事情了如指掌,但她其实不能真正理解这些故事和教导。她仅仅是“知道”世上存在着邪恶,但并不意味着她真正领悟到“邪恶”本身为何物。在老祭司们的眼中,爱丽丝所经历过最大的恶意,仅仅是五六岁时来自同龄男孩的恶作剧,因此她很容易会把纯粹的邪恶,和这些出于拙劣的好意和小屁孩那不率直的自尊所造成的玩笑相提并论。在老人们看来,虽然乖巧的爱丽丝并没有表现出来,但她的内心,对于女神教义中严厉无情的部分存在着不解,甚至……抵触。这不是个好兆头。尽管她天赋出众,在很年轻时便已能够运用女神赐予的神力唤起强大的神迹,但她还不是一个合格的,真正的莎莱伦牧师。她还没准备好对抗真正的邪恶。

正当老祭司们对这个有天赋但却正在步入歧途的年轻人感到苦恼时,一封邀请函给他们带来了解决问题的提示:既然这个少女因为不了解邪恶而不能理解邪恶的意味,那只需要给她一个机会见识真正的邪恶即可。当然,让二十年来离神殿最远也就是到五里的集市买东西的不知世事的少女,一下子就孤身一人跑到河间诸国对抗洛瓦古格的教徒,这种荒诞的事情让许多知道此事的人感到非常不放心。但自女神降下的神谕(至少大家如此认为),和答应前往的少女坚定的神情似乎都在告诉他们,在女神的庇佑和指引之下,少女定将跨越试炼,成为女神真正的代言者。


惊!!!无良邪教拐带女婴!蒙骗无知少女!
洗脑教育令人发指!竟让少女孤身一人陷于战乱之地!
« 上次编辑: 2014-06-10, 周二 14:30:08 由 狗熊有敌 »
20:27:46 <老社> (如果想回憶更多情報可以試圖做一個靈感
20:28:04 <足田寿堂> .r d100 85的灵感为什么不做呢
20:28:05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85的灵感为什么不做呢检定: 1d100=100=100
……
22:14:42 <老社> (或者試下一個靈感?
22:15:06 <足田寿堂> .r d100 怎么说都有85耶,OB你别这样
22:15:07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怎么说都有85耶,OB你别这样检定: 1d100=86=86
……
22:39:43 <老社> (做一個靈感給你們指路,雖然我覺得也許不需要……
22:39:59 <足田寿堂> .r d100 够胆再让我不过啊魂淡!
22:40:01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够胆再让我不过啊魂淡!检定: 1d100=3=3

离线 lichzeta

  • NEMESOR
  • Chivary
  • *****
  • 帖子数: 1202
  • 苹果币: 0
  • 每日一思:疑虑生异端
Re: 【PF】吞天
« 回帖 #3 于: 2014-06-07, 周六 07:47:50 »
2345?

劇透 -   :
普利亚德*奥东(Priad Odon)

远征骑士普利亚德*奥东上尉是后继者骑士团第17中队“达摩克利斯”的中队长

历史:

巴尔*索洛克(Baal Solock)

普利亚德*奥东在远征骑士中崭露头角的时候,是在巴尔*索洛克的行动之中。在那个时候,他还是中队中的新人小队长。对于后继者骑士团来说,接到周围城市和领地的统治者的求援是很常见的事。因此,在监控世界之伤附近的异动时收到了巴尔*索洛克的求助后,奥东带着他的小队前往调查并处理威胁。年轻的神官战士带着他的小队用3天走完了正常商队要行走两周的路程,并且恰好赶上了卓尔精灵劫掠队对于城市的攻击。在圣堂武士和城市的执政官卫队的夹击之下,卓尔很快就溃散了。随后,普利亚德很快找到了卓尔精灵通往地面的通道,并利用附近矿井的炸药将那条通道整个摧毁。

罗瑟塔(Rosetta)

在后继者骑士团同世界之伤的恶魔作战时,达摩克里斯中队被派往收复罗瑟塔的艾克瑟希斯9号哨站。在那里,他们被一队被称作“黑暗之牙”的反圣武士战帮所袭击。在他的上司拉芬(Raphon)上尉阵亡以后,普利亚德捡起了拉芬的长剑并指挥着中队击退了那些邪教徒。在清扫了哨站之后,普利亚德上交的报告是极度轻描淡写的,但是其他幸存者描述了他是如何在拉芬上尉阵亡后接下了指挥之任。随后,普利亚德被正式任命为中队长。

加纳赫达拉克(Ganahedarak)

十一个后继者骑士团的满编中队被部署到正在遭受兽人入侵的加纳赫达拉克领,普利亚德认为他的中队还未准备好上战场,因此他们在落后主力部队一个月后才参与作战。先知佩特罗克预测到指挥着主力部队的西顿大骑士长所部有被击败的危险,于是命令普利亚德准备随时将达摩克里斯中队同其他3只空闲的中队一同部署至加纳赫达拉克。在他们到达时,发现西顿的部队尽管成功对兽人的酋长进行了斩首行动,但却在随后的乱战中被分割包围,并被困在一场兽人内战的中心。佩特罗克的支援部队到达皮里顿(Pyridon)城外的平原,迎头撞上了一只凑巧发现并毁灭了这个城市的兽人部队。
一场目的是拯救西顿部队的行动就此展开。支援部队发现他们所面对的兽人部落混乱无序且并未发现他们,于是展开了突袭,并决定为西顿的部队的突围赢取足够时间。
作为断后部队,达摩克里斯中队在皮里顿平原外的峡谷谷口抵挡了人数在他们10倍以上的兽人乱军长达12日之久,在达摩克里斯中队撤退以前,他们炸塌了峡谷的一部分将数千兽人埋在了成吨的岩石下。骑士团成功撤离了加纳赫达拉克重组部队。而普利亚德则受到了骑士团和教会高层的表彰。

河域诸国

因为在加纳赫达拉克的战斗中受到了一定的损失,达摩克里斯中队被派往后方休整。在受到河域诸国中的某个小国的国王请求之后,艾奥梅黛教会决定将达摩克里斯中队派往此处。名义上,教会是认为低烈度的驻防和调查任务正好适合达摩克里斯中队,但只有少数人才知道,骑士团高层早已知道洛瓦古格的某个子裔正被封印在附近,而在收到这只被封印的怪物可能要解封或挣脱的消息后,达摩克里斯中队则被认为是有能力担负起监视责任的部队。

人物关系:

达摩克里斯中队:
达摩克里斯中队是一个不满员的后继者骑士团中队,尽管在之前的战斗中有着不轻的战损,但是中队的成员普遍有着高昂的士气。作为中队长的普利亚德上尉,更喜好身先士卒而非坐镇指挥,因此深得人心。

人物:
文书官安德罗马克修士(Brother Andromak,牧师,天策 LV6)
严肃的艾奥梅黛牧师,平时负责处理队伍中所有的后勤和文书工作。

副官库勒斯修士(Brother Kules,圣武士,神策使 LV6)
富有经验的战术专家,通常在普利亚德身先士卒带着骑士们杀进敌阵时,负责中队中辅助部队和预备队的调配和支援。

配属战斗法师卡里格尼斯(Calignes,预言师 LV7)及学徒(LV2-3)。
感觉明锐的法师,他经常在梦中看到模糊的未来,在中队调度来以前向普利亚德警告过任务中有可能会出现很危险的事务。

不满员的小队若干,小队长一般为圣骑士或骑士(LV4-5),成员为骑士、战士或圣武士(LV1-3)。

另外有一小队牧师治疗支援。

塞尔福德城邦:
尽管在塞尔福德已经驻扎了三个月,但是在维持秩序已经耗费了很大精力的情况下(事实上,绝大多数的时间内,骑士团是在应付周围的城邦在政治上的试探和戒备)。达摩克里斯中队并未在调查洛瓦古格邪教成员这个方面取得什么进展,只抓到一帮小鱼小虾,并且捣毁了翰斯普和吉罗纳在本地的邪教分支而在更多的来自外界和本地的“调查者”、佣兵、冒险者因为传言和可能有的报酬蜂拥而来的状况下,普利亚德上尉决定将大部队留在城中坐镇,自己亲自上阵参与对邪教的调查。
« 上次编辑: 2014-06-11, 周三 23:36:28 由 lichzeta »

离线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 http://u_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board=1372.0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58
  • 苹果币: -18
  • http://u_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boar
Re: 【PF】吞天
« 回帖 #4 于: 2014-06-07, 周六 08:27:04 »
想跑PF,但是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熟人。。。跟月夜只跑幾次團啊!

不過團等級太高,沒法做卡啊!希望下次開等級低些的PF團,悲劇。
自設分區:放開那女孩!

http://u_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board=1372.0

大家好,我最喜欢纯美苹果园了

哈哈哈(爱)

线上 他化自在天

  • 圆力与我同在
  • Flawless
  • *******
  • 帖子数: 4308
  • 苹果币: 0
  • 举头三尺有圆神
Re: 【PF】吞天
« 回帖 #5 于: 2014-06-07, 周六 08:35:02 »
帕兰特·影歌
(爱塔血脉,外貌参见克劳德,特征为宝石般的眼睛)
高贵的血脉并没有给帕兰特的童年带来多少幸福的回忆。相反,因为他那难以道明的诞生历程,帕兰特在年幼之时便因父兄的记恨而被抛弃在街头。幸运的是,一名善良的老乞丐收养了他。虽然生活贫穷困苦,然而老乞丐乐观开朗的态度也传染了帕兰特,使他即使在如此的境遇之下已经得以保留一颗高尚的心。
在老乞丐去世后,帕兰特将城里其他流浪儿组织了起来,建立了“宝藏团”——一个让流浪儿互帮互助,并且主张以劳动代替扒窃的互助会。而帕兰特便成为了第一任团长。
数年之后,帕兰特已经成长为一个英武的小伙子了,爱塔的血脉在他的身上逐渐觉醒,对外界的渴望也在不断的加深。思考再三后,他决定外出游历一番,至少也能为其他孩子披荆斩棘,开拓出一条新的道路。
六年后,经历了大小数十场冒险的帕兰特带着万分感慨回到了他的故乡。

克莉丝(Chris)
人类,4级游荡者(外貌参见蒂法)
当初一直跟着帕兰特身后的小鼻涕虫,虽然当时甚为年幼,不过好歹也是“宝藏团”的第一批干部。因为其中性化的名字,加上当时的生活环境和有意的隐瞒,帕兰特一直都不知道她其实是个女孩子。如今已经成年了的克莉丝与当年已经判若两人。

弗兰克(Frank)
人类,5级战士(外貌参见蒂法杰内西斯)
“宝藏团”的第一批元老,比帕兰特小两岁。和其他的孩子不同,虽然一样吃着糟糕的食物,不过弗兰克却是越长越壮。天性好斗,现在早已经是一个干架的好手了。
« 上次编辑: 2014-06-07, 周六 19:40:14 由 他化自在天 »

离线 月夜白雨

  • 萝莉控绅士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2418
  • 苹果币: 8
Re: 【PF】吞天
« 回帖 #6 于: 2014-06-07, 周六 08:42:29 »
那么你们四个(傻豆狗熊巫妖剧本)快给我准备背景啦 :em014
周三开始第一次
劇透 -   :
重月酱先把身体养好就是啦 量力而行 :em026
我月夜白雨只想安静地过图书馆长的生活。

离线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 http://u_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board=1372.0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58
  • 苹果币: -18
  • http://u_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boar
Re: 【PF】吞天
« 回帖 #7 于: 2014-06-07, 周六 12:05:14 »
WWW,謝謝月夜關心。
自設分區:放開那女孩!

http://u_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board=1372.0

大家好,我最喜欢纯美苹果园了

哈哈哈(爱)

离线 小狼希诺

  • 白狼天狗
  • Hero
  • ****
  • 帖子数: 973
  • 苹果币: 7
  • 愿星星给予仰望者光芒
Re: 【PF】吞天
« 回帖 #8 于: 2014-06-07, 周六 19:35:38 »
手慢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em032


我很可爱,请给我团。

离线 Lomias

  • 正義已死
  • Chivary
  • *****
  • 帖子数: 1230
  • 苹果币: 7
第一次做出這麼強力的卡, 謝謝月夜XD
« 回帖 #9 于: 2014-06-15, 周日 12:30:09 »
人物姓名:拉莱娜‧曉風
人物形象:銀髮紅瞳,身穿純白法袍及秋葉披風的精靈少女

背景资料:幼年時因為身上的卓尔血脉而被遺棄,幸得路過的瑪迦安比恩學院導師卡莉姆收養,拉莱娜於是在學院的薰陶中長大成人,在卡莉姆年老去世後繼承其導師身份,並守護學院逾百年。為了紀念養母和那段難忘的歲月,拉莱娜總是以少女的外貌示人。當她最後一位人類好友離世後,拉莱娜婉拒了院長的再三挽留,從此踏上了找尋精靈故鄉之路。由於從預言法術中得到的線索直指河域諸國,拉莱娜遂以隱者身份盤桓該地。雖然因為外貌和種族的原因,無論是精靈聚居的希姆巴利亞還是被人類佔據的寇德隆都不待見她,不過對於擁有漫長歲月的長壽種族來說,這點小小的挫折遠不足以動搖拉莱娜的耐性和決心。然而,隨著某些小道消息在河域諸國逐漸傳開,因為好奇和正義感而展開調查的拉莱娜很快發現了......

种族:精靈
阵营:混亂善良
信仰:黛絲娜
体型:中型
年龄:不詳
性别:女
身高:4尺6寸
体重:102磅
语言:通用语,精灵语,天界语,龙语,豺狼人语,侏儒语,地精语,兽人语,木族语
职业等级:法師5(遠視學派) 瑪迦安比恩秘術師10
天赋职业:法師(+1生命值, +2学派之力的每日使用次数)
经验点数:懶得寫了(喂

属性配点:-4,2,10,17,0,0
最终属性:
力量 7  -2
敏捷 16 +3 (+2種族+2增強)
體質 16 +3 (-2種族+2增強)
智力 30 +10(+2種族+6增強+3升級+1老化)
感知 15 +2 (+4增強+1老化)
魅力 11 +0 (+1老化)

生命值15D6+45(体质加值)+1(天赋职业) = 94
防御等级18(+3敏捷 +5護甲),接触13,措手不及15
先攻调整 +11 (+3敏捷 +2種族 +2職業 +4專長)
基本攻击加值 +7,CMB +5,CMD 18
速度30呎,飛行速度40呎(機動性良好)(基本速度30呎,负重69/138/210,無甲)

法術抗力 18
强韧豁免 +13 (4 +3体质 +4抗力 +2士氣)
反射豁免 +11 (4 +3敏捷 +4抗力)
意志豁免 +15 (9 +2感知 +4抗力)

背景元素:
魔法裔:当你超魔施展冰風暴时,其最终占用的法术环位视为比正常状况降低1级。

你的自然:与自然的同调和卓尔之血让你获得了难以想象的力量。在所有法术职业列表里选择9个法术,每环1个。你每日可以将达到合适等级的法术作为类法术施展1次。无法选择有着[邪恶]描述符的法术。(1st—Unseen Servant,2nd—Invisibility,3rd—Tongues,4th—Secure Shelter,5th—Control Winds,6th—True Seeing,7th—Limited Wish,8th—Polymorph Any Object)

隐者:无论你的过去是什么,那都已经过去了。隐居闹市的你只是你而已。初始等级提升到15,不限制GP但只能拥有最多5件装备/道具/消耗品,且单件价格不得超过⑨萬。不得是纯神棍。

专长:
(精靈等级1)飞跑
(人物等级1)精通先攻
(法師等级1)抄寫卷軸
(人物等级3)畢業生(奧術知識&自然知識)
(人物等级5)法術掌握(見職業能力)
(法師等级5)霜冻法術
(人物等级7)頑強法術
(人物等级9)瞬發法術
(人物等级11)法術專攻(塑能系)
(人物等级13)法術專攻(變化系)
(人物等级15)完全法術(加速術)

职业能力:
擅长木棒、匕首、重弩、輕弩、木棍
施展法術
奧術聯結(聯結物品:护符)(Ex):每天1次,联结物品能够被用来施放任何存在于法师法术书中,并且法师本人能够施展的法术,即使此法术没有被准备。这个法术视同法师正常施展的其他法术,包括施法时间,持续时间和其他由法师等级来决定的效果。此法术不能被添加超魔专长或者其他能力。联结物品不能用来施展对立学派的法术。
專精學派:預言學派
對立學派:附魔,死靈
预警(Su):你总是能在突袭轮行动,即使你在发现敌人的察觉检定上失败。但在你行动以前,你始终处于措手不及状态。另外,你的先攻获得法师等级一半的加值(至少为1)。
预感(Su):每天15次,在你的回合开始时,以可以以一个自由动作掷骰一个d20。在下一回合之前你可以以这个结果取代任何你要进行但还没掷骰的d20检定。如果你在下一回合之前没有使用这个结果,就会失去这次效果。
善良靈光(Ex)
寧靜魔法(Su)(1st—Remove Sickness,2nd—Barkskin,Lesser Restoration,3rd—Stone Shape,Ward of The Season,4th—Freedom of Movement,Echolocation,5th—Control Winds,Threefold Aspect,6th—Spellstaff)
高等法術掌握(Ex)(Disintegrate, Wall of Force, Life Bubble)
善良法術(Su)
吟誦回想(全回合)(Ex):每天10次
善良長存(Su)
自發法術掌握(Ex):每天2次
護佑障壁(Sp)
即時法術掌握(Sp):每天1次
正義否決(Su)
聖潔奧秘(Ex)(1st—Protection from Evil,2nd—Align Weapon (Good Only),3rd—Magic Circle against Evil,4th—Holy Smite,5th—Dispel Evil,6th—Blade Barrier,7th—Holy Word,8th—Holy Aura,9th—Summon Monster IX (good spell only))
捨身守護(Su):每天1次
不老身軀(Ex)

种族特性:
+2敏捷,+2智力,-2体质:精灵的身体与思维都十分灵活,但是她们的身体比较柔弱。
中型体型:精灵是中等体型生物,不因体型获得任何加值或者减值。
标准速度:精灵的基本速度为30尺。
黑暗视觉:拥有该种族特性的精灵拥有60尺黑暗视觉,但是同时会在明亮光线的区域或『昼明术』范围内目眩。
精灵免疫:精灵免疫魔法睡眠效果,并且在对抗惑控系法术以及效果时,豁免检定获得+2种族加值。
精灵魔法:精灵在克服法术抗力时的施法者等级检定获得+2种族加值。此外在使用法术辨识技能检定辨认魔法物品的特性时,获得+2种族加值。
飞毛腿:拥有该种族特性的精灵获得「飞跑」作为奖励专长,并且先攻检定获得+2种族加值。
起始语言:通用语以及精灵语。拥有足够智力的精灵可以选择下列语言作为额外语言:天界语,龙语,豺狼人语,侏儒语,地精语,兽人语和木族语。

技能点:(2+10)*15=180

法術辨識(智力)      28=15+3+10
知识(神秘)(智力)         32=15+3+10+4
知识(自然)(智力)         32=15+3+10+4
知识(位面)(智力)         28=15+3+10
知识(地城)(智力)         28=15+3+10
知识(宗教)(智力)         28=15+3+10
知识(地方)(智力)         28=15+3+10
知识(工程学)(智力)      28=15+3+10
知识(地理)(智力)         28=15+3+10
知识(历史)(智力)         28=15+3+10
飞行(敏捷)        21=15+3+3
察覺(感知)        17=15+2

盔甲罚值 0

穿戴:
-大法師之袍(白色)       75000GP     1磅
-心灵力量头带+6(智力&感知) 90000GP     1磅
-艾恩石(橙色梭鏡)       30000GP     --
-白板護符                 --     --

背包內:
-高等頑強超魔權杖        73000GP     5磅
-祝福書(395/1000頁)  50530GP     1磅
-木棍(存有Maze)           --     4磅

杂物:
-墨水(一安士)              --     --
-墨水笔                  --     --
-背包                     --     2磅
-睡袋                   --     5磅
-水袋(装满了水)             --     4磅
-口粮(每日份)X2            --     2磅
-燧石与铁片                --     --
-腰包                   --   0.5磅
-法術材料包                      --     2磅
-蜡烛X10                 --     --
-火柴X10                --     --
-羊皮紙X10               --     --
-卷轴匣                  --   0.5磅
-粉筆X10                --     --
-拉萊娜的象牙雕像         1500GP     --

昂貴施法材料:
-200GP以上1000GP以下5個
-1000GP以上3000GP以下3個
-3000GP以上5000GP以下1個

現金:    0GP
负重:    28磅 (輕载)

法术书(不包括進階職業獎勵的法術):
劇透 -   :
0: All
1: Grease, Mage Armor, Comprehend Languages, Ant Haul, Enlarge Person, Feather Fall, Liberating Command, Endure Elements, Alarm, Unseen Servant
2: Resist Energy, Glitterdust, Web, See Invisibility, Detect Thoughts, Locate Object, Knock, Create Pit, Mirror Image, Invisibility
3: Dispel Magic, Aqueous Orb, Sleet Storm, Stinking Cloud, Spiked Pit, Seek Thoughts, Tongues, Invisibility Sphere, Daylight, Wind Wall, Fly, Haste, Shifting Sand, Slow
4: Dimensional Anchor, Lesser Globe of Invulnerability, Dimensional Door, Stoneskin, Phantom Chariot, Communal Phantom Steed, Secure Shelter, Arcane Eye, Scrying, Greater Invisibility, Illusory Wall , Ice Storm, Resilient Sphere, Telekinetic Charge
5: Life Bubble, Cloudkill, Hungry Pit, Teleport, Telepathic Link, Phantasmal Web, Cone of Cold, Icy Prison, Wall of Force, Wall of Stone, Baleful Polymorph, Fickle Winds, Overland Flight
6: Greater Dispel Magic, Getaway, True Seeing, Battlemind Link, Cold Ice Strike, Contingency, Sirocco, Disintegrate
7: Mage's Magnificent Mansion, Banishment, Caustic Eruption, Greater Teleport, Greater Scrying, Vision, Mass Invisibility, Control Weather, Ice Body, Reverse Gravity, Limited Wish, Statue
8: Mind Blank, Prismatic Wall, Maze, Moment of Prescience, Prediction of Failure, Sunburst, Stormbolts, Polymorph Any Object

施法者等級16;專注檢定+26;對抗法術抗力檢定+20 (+22對抗邪惡),驅散邪惡生物施放的法術或帶邪惡描述符的法術有+2加值
当日法术: (塑能系和變化系DC +1)
零级法术(DC20) 舞光術,侦测魔法,魔法伎俩,法師之手
一级法术(8個, DC21): Remove Sickness X2,Ant Haul,Feather Fall,Liberating Command X2,Endure Elements,Comprehend Languages (專精)
二级法术(8個, DC22): Lesser Restoration X2,Glitterdust,Locate Object,Web,Create Pit X2,See Invisibility (專精)
三级法术(7個, DC23): Ward of The Season,Quicken Haste X3,Dispel Magic, Stinking Cloud,Seek Thoughts (專精)
四级法术(7個, DC24): Dimensional Door,Rime Ice Storm X2,Phantom Chariot,Echolocation,Greater Invisibility,Arcane Eye (專精)
五级法术(7個, DC25): Threefold Aspect,Icy Prison,Hungry Pit,Baleful Polymorph,Persistent Slow,Overland Flight,Telepathic Link (專精)
六级法术(6個, DC26): Sirocco X2,Greater Dispel Magic X2,Contingency,Battlemind Link (專精)
七级法术(4個, DC27): Holy Word,Greater Teleport,Persistent Icy Prison,Greater Scrying (專精)
八级法术(3個, DC28): Mind Blank,Sunburst,Moment of Prescience (專精)

長效Buff:
Protection from Evil(恆定,施法者等級10,可以迅捷動作重新激活)
Ant Haul(持續32小時)
Endure Elements(持續24小時)
Threefold Aspect(Maiden)(持續24小時)
Mind Blank(持續24小時)
Contingency(當拉莱娜施展自身準備的羽落術時觸發次元門)
Moment of Prescience(持續16小時)
Ward of The Season(Fall)(持續16小時)
Overland Flight(持續16小時)
« 上次编辑: 2014-06-18, 周三 22:22:09 由 Lomias »
“找一群電波都能對上的PC有多難?"
“大約等於找一群不會吵架的老婆吧。"
“教練我也要開後宮!"

离线 月夜白雨

  • 萝莉控绅士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2418
  • 苹果币: 8
【PF】吞天log 01
« 回帖 #10 于: 2014-06-23, 周一 15:11:50 »
<绅士GM> ---------------------------------------前期剧情简介-------------------------------------
<绅士GM> 两日前,帕兰特(剧本役)学业有成,衣锦还乡
<绅士GM> 正路过距离塞尔福德城邦三十里的小镇村时,被十数不明人士袭击。
<绅士GM> 凭着不算特别高超的身手,帕兰特暂时逃离了武者们的袭击。
<绅士GM> 但随后居然有黑袍施法者飞空率领武者们而来准备活捉帕兰特。
<绅士GM> 危急关头,路过的强者阿方索(傻豆役)被机智的帕兰特拖进了战局。
<绅士GM> 不得已,逃跑的人数变成了两人。
<绅士GM> 一路向塞尔福德逃跑过程中,再次遇上行进中的修女爱丽丝(狗熊役),使得黑袍施法者暂避而走。
<绅士GM> 敏锐的爱丽丝察觉了此事的不一般,而且帕兰特更是说出在初期交战时缴获了敌人的神徽——洛瓦古格的神徽这一重大信息。
<绅士GM> 事出偶然,两人在爱丽丝的纠缠下进入塞尔福德,与驻扎在此的艾美奥黛骑士中队(中队长普利亚德,巫妖役)见面,准备商讨相关事宜。
<绅士GM> ——————————————前言尽————————
<普利亚德> “那么这就是你们说的缴获的圣徽?”
普利亚德 拿着洛瓦古格的圣徽观察

<绅士GM> 现在是9月18日,上午10时,艾美奥黛骑士中队营地大帐
<帕兰特> “八九成就是了。”
<Aris> “是的,这也是我特地前来的原因……”
Aris 畏缩

阿方索 喝了一口药酒,把额头上的汗擦掉
<普利亚德> “看来这些地鼠终于冒头了”
<Aris> “您知道这些邪恶的教徒的情况吗?”
<普利亚德> “我们之前把附近都扫了一遍,尽是些翰斯普和吉罗纳教会的小鱼小虾”
<阿方索> “嗝...诸位,我想知道一下,”
阿方索 擦嘴
<阿方索> “你们说的洛瓦古格信徒,就是刚才伏击我们的那些渣渣?”

普利亚德 看向阿方索
<普利亚德> “如果他们确实带着这样的圣徽,那么十有八九就是了”

<阿方索> “好吧,我只想知道一件事情,”
<阿方索> “让我砍这票渣渣,有什么好处?”

<普利亚德> “如果你不想参加,尽管可以离开。我们中队有足够的入手扫平这帮杂鱼”
<Aris> “他们是邪恶的洛瓦古格的信徒,而且我听说他们有什么可怕的阴谋。所以我觉得应该尽可能得到更多人的帮助去阻止他们。”
Aris 被一群臭男人围着非常不自在

<阿方索> “他们...嗝...是要抓乡民献祭,还是踩烂了哪个国王的王冠。”
<阿方索> “阴毛不阴毛的,这里不是满地都是么?”

<Aris> “献祭……对,有可能,虽然我不敢相信……”
<阿方索> “多两个邪教徒似乎也..嗝..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Aris 回忆起出门前拿到的奇怪文本
<帕兰特> “喂,喂,那个所谓的献祭,不会说是要那我开涮吧?”
帕兰特 走在路上莫名其妙就被十几个黑衣壮汉团团围住,现在想想都一身冷汗

<Aris> “如果叔叔阿姨们跟我说的是真的话,他们真的有可能想要执行什么需要活人献祭的阴谋。”
<阿方索> “我是半路打救了这个小把戏,顺便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捞一把的机会,我这人说话直,就是这样。”
<帕兰特> “一般祭品不都是去找年轻貌美的小姑娘么!”
Aris 看向一身光鲜的普利亚德
<Aris> “骑士先生,您知道最近这里有没有什么人失踪吗?”

<普利亚德> “洛瓦古格的教徒?他们不过是最没有下限的暴徒而已……为了破坏而破坏,为了毁灭而毁灭”
<阿方索> “如果没什么能喂我这两把刀的,你们看,我倒也拍拍屁股就走。”
<帕兰特> “他们干嘛不先把自己给灭了。”
<普利亚德> “我也很好奇”
<普利亚德> “究竟愚蠢到什么地步才会信仰一个要毁灭整个世界的家伙”

<阿方索> “不过既然有邪教徒和骑士,不管是哪一边,肯定就有一边要出钱雇我把对面砍了。”
<帕兰特> “好像有人说了什么很危险的话啊……”
<普利亚德> “”目前来说,我们除了干掉一帮别的邪教,还没发现什么特别的事情……我们在这里……说实话不太方便行动
<阿方索> “不过...小心,你们两个,信者自有幸福在,”
<Aris> “这是为什么呢?”
<普利亚德> “你们应该也知道这里是个什么地方”
普利亚德 指了指脚下的土地
<普利亚德> “无信者之邦国,一堆小国家的聚集地”

<阿方索> “邪神也有邪神的信徒,尤其是在这个地方。”
<帕兰特> “赤脚的不怕穿鞋的。”
<Aris> “这位……勇武的先生,如果说需要借助您的力量的话,需要付出什么呢?”
阿方索 想了想
<帕兰特> (初夜权!
<普利亚德> “所以事实上周围的国家都调集了兵力和我们对峙,因为他们觉得我们是本地的国王请来帮忙吞并他们的”
<阿方索> “战利品的一半,如果有奖金,分我归我那份。”
<阿方索> “然后,被干掉的家伙,我有权拿走他们的尸首。”

<普利亚德> “不过,那边的佣兵,你要知道,虽然洛瓦古格教徒都是帮只会搞破坏的人渣,不过他们一向是挑最顺手的家伙来搞破坏”
<Aris> “战利品……”
Aris 一下子不能理解能有什么战利品

<阿方索> “当然,我不干厄迦图娅信徒那一套,尽管放心。”
普利亚德 向佣兵许诺如果他帮忙可以自由选择合适的战利品
<普利亚德> “本地的国王也对所有能消灭邪教徒的人士提供报酬”

<阿方索> “我就讲一条,除了我们这些拿钱卖命的,你们见过哪号人愿意和邪神的信徒拼命?”
Aris 又转回骑士先生
<Aris> “虽然说这里的人们可能各怀心思,但如果是面对可怕的邪神的话,应该也不会坐视不理吧?”

<普利亚德> “事实上,你们的动作已经不算快了,最近这里因为国王许下的报酬,很多佣兵聚集在附近,所以我们有限的入手还要用来维持秩序”
<Aris> “尤其是,他们应该在进行什么可怕的阴谋……”
<阿方索> “所以...唔,有这么多邪神信徒,或者自称邪教徒的家伙,也挺正常就是了。”
<帕兰特> “就不怕有信徒混到佣兵里来么……”
<绅士GM>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块有见识的国王都给出了悬赏洛瓦古格教徒的悬赏令
<普利亚德>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中队的主力要留在这里的原因……”
<绅士GM> 毕竟没有哪个当权者希望统治的是没有人烟的焦土
普利亚德 摊手
<阿方索> “总之,我负责砍掉愿意掏钱雇我的人,既然他们的脑袋值钱,那么我当然会砍掉。”
Aris 从身上摸出一份邀请函
<帕兰特> “真是悲剧,雇了打手防贼,自己却要看着打手。”
<Aris> “我觉得要是找这位国王先生的话,说不定能有什么帮助才对……”
<普利亚德> “你们应该也知道,佣兵的纪律性……”
<阿方索> “至于秩序么...这里看起来不比南方的丛林更野蛮,我想应该没什么问题。”
<阿方索> “人皮的野兽说到底也是野兽而已。”

<绅士GM> 说服了爱财的游侠之后,你们下一步要做的,是什么呢?
<阿方索> “总之,我想拿到更靠谱的...嗯,合同,或者悬赏赏格什么的。”
<普利亚德> “那么,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你们可以带我去看看你们和邪教徒遭遇的现场?”
阿方索 想了想
<阿方索> “小子,你还有胆回去么?”

<帕兰特> “其实我是不太想再去一次的,不过有这么多大人看着,那也就无所谓了。”
<阿方索> “在原地伏击逃跑猎物的掠食者就我所知,还是有不少的。”
<阿方索> “反正无所谓,正好再称称他们的斤两。”

<普利亚德> “不必担心,我可没打算一个人跟你们去”
Aris 畏畏缩缩地想着应该去找哪位发出邀请函的国王才对不过不敢说
<普利亚德> “库勒斯弟兄!让第一小队在营地门口集合,这里就交给你了”
普利亚德 叫来副手

<绅士GM> “是的长官!弟兄们,集合!”
<绅士GM> 帐篷外传来这样的声音,一名长袍男子走了进来
<绅士GM> “普利亚德,这是准备前往哪里?”
<绅士GM> 这位是战斗法师卡里格尼斯,普利亚德的同伴
Aris 观察这位先生
<普利亚德> “这几个目击者答应带我们去他们发现邪教徒的地点”
阿方索 把自己的装备整理清楚
<绅士GM> “那看来我能够派得上用场。诸位中午好”
<绅士GM> 他行了一个法师礼
<绅士GM> “我是法师卡里格尼斯,精通预言系,我想我能帮得上诸位的”
<普利亚德> “这位是卡里格尼斯,我们的法师”
普利亚德 做了简要的介绍

<阿方索> “唔,既然有法师,我们是要传送去么。‘
<帕兰特> “唉,真的吗?”
<绅士GM> “很抱歉阁下。我只是中级法师,还没有达到能够施放传送术的级别”
帕兰特 太失望了!
阿方索 摇摇头
<绅士GM> “不过不用担心,我们有马匹,而且这里的每一个艾美奥黛信徒都是一等一的战斗好手”
<阿方索> “看来还是两条腿或四条腿。”
<绅士GM> “那么普利亚德,需要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普利亚德 看向几个目击者
<普利亚德> “你们现在方便出发么?”

<Aris> “现在?”
<Aris> “我倒是没什么问题……”
Aris 不安地看看其他人

<帕兰特> “我没啥意见。”
阿方索 耸耸肩,挂好长刀
<阿方索> “虽然我不太喜欢四条腿,但既然时间紧迫...”

<普利亚德> “很好,那么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绅士GM> “长官!第一小队集合完毕!这是您的马,还有几位阁下的!”
<普利亚德> “很好”
<普利亚德> “全体都有!出击!”

<绅士GM> 身穿全身重甲的男子身戴长剑和短弓,引领其他几人各自骑上一匹军马
Aris 对骑马实在不拿手,摇摇晃晃地跟在后面
<绅士GM> 随后在营地门口集合,一共10名重甲骑兵(包括刚刚的男子)和普利亚德严阵待发
阿方索 挠挠马的下颌
<阿方索> “别跑太快,伙计。”

<绅士GM> 30里的路如果在步行来看,需要半天时间
<绅士GM> 但是骑乘的是一等一的好马,因此在下午3点的时候,诸位就接近了小镇村
<绅士GM> 这是一个在地图上只有一个小点的小镇,连正式的名字都没有
<绅士GM> 依山而成,两旁是高达数百尺的山崖,只有一跳小道进入,然后再镇子的另一头可以出去
<绅士GM> 远远望去,约有20座房屋,可以看到有人影在镇子里晃动
Aris 看向帕兰特
阿方索 找了个视野好的地方,勒马
<绅士GM> (你在这里的酒馆吃过饭,喝过酒,走出来不到500米就被干了
<普利亚德> “那么就是这里么?”
阿方索 从马背上高高地望去
普利亚德 左右看看
<Oicebot>  阿方索进行察觉检定: 1d20+17=13+17=30
阿方索 着重打量街道上人们的衣饰
<Oicebot>  普利亚德进行spot检定: 1d20+11=18+11=29
<绅士GM> 镇子里人烟不多,可以看到几座大号建筑房顶上有烟雾飘散,也能听到些许的声音
<绅士GM> 但是很神奇而普遍的是,街道上没有什么行人
<阿方索> “骑士先生,您的领地上都是这个样子么。”
<普利亚德> “我不是封地贵族”
<Aris> “或者说,这里一带都是这样的吗……没什么人的样子……”
<帕兰特> (我来的时候是这样子么……
<绅士GM> (是的
<绅士GM> 空荡的街道上,十余骑士寂寞地站在风中
<帕兰特> “大人,过去看看?”
<阿方索> “嗤...我十分怀疑,领土都是这个样子的国王真能拿出什么赏钱打赏我。”
<阿方索> “总之我不建议现在还骑在马上。”
阿方索 翻身下马

<普利亚德> “保持警戒!”
帕兰特 从善如流
Aris 也手忙脚乱的下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普利亚德 也翻身下马
<绅士GM> 几名骑士过来接过辔头
阿方索 牵着马沿街打量
<绅士GM> “遵命,长官。”
<阿方索> “这里一定有头人或者村长什么的?”
普利亚德 左右看看村里有啥像是头头住的地方么
<绅士GM> 卡里格尼斯“如果是领头人的话,我想应该是在最大的建筑里吧”
<绅士GM> 他指了指前方的一个三层楼建筑
普利亚德 于是带头向着那边前进
帕兰特 跟在几位大人身后
<绅士GM> 卡里格尼斯:“骑士弟兄们,不要扰民,原地待命,等待命令”
Aris 就没见过这种阵仗,不知所措
<Aris> “我……我应该跟上去吗?”

阿方索 捏住双刀的刀柄随意地跟在后面
<阿方索> “我猜你是牧师吧,牧师为什么不上去呢?”

<普利亚德> “跟着吧,女士”
<Aris> “啊,好,好的。”
Aris 小心翼翼跟在了后面

<绅士GM> 诸位上前,来到了这座镇子里最高建筑的大门前
<绅士GM> 三层楼高,约有四五米宽,材质基本是木头,关键位置用石头加固,是个标准的小康式建筑
普利亚德 敲门
阿方索 在全队后面跟着警戒
<绅士GM> 不多时,门被打开了一个小缝
<绅士GM> 一个畏缩的女声传来“谁……谁?”
<普利亚德> “村长在么”
<绅士GM> 透过门缝,可以看到一只眼睛在观察着你们
普利亚德 一脸正气
<绅士GM> 门迅速被“嘭”地一声关上了
普利亚德 ???
<帕兰特> “……”
<绅士GM> 过了不到5秒,大门才被打开
<绅士GM> 一个老头子拱手站在门口
<绅士GM> “老朽就是此地的村长,敢问各位军爷有何贵干啊?”
<普利亚德> “国王陛下授权我全权负责有关邪教的事宜”
<绅士GM> “邪教?什么邪教?不过既然是军爷,先进来坐坐吧……老朽身体不便,还请饶恕一二”
<帕兰特> (能sm么
Aris 从后面探出脑袋看看房间里的样子
<普利亚德> (我也SM一下吧
<绅士GM> 老头子微微躬身,请诸位进房一叙
<绅士GM> (来
<Oicebot>
  帕兰特进行我只是随便说说检定: 1d20+4=4+4=8
<Oicebot>  普利亚德进行插眼!检定: 1d20+10=13+10=23
<Oicebot>  绅士GM在屏幕外面抓出一把实体骰子丢了下。
阿方索 大大咧咧地用脚跟挂开门走进去
普利亚德 眯起眼睛
Aris 拘谨地跟在后面
普利亚德 走进门
<绅士GM> 进门左转是会客厅(大概),木制的长沙发铺上了皮草和稻草
阿方索 盘腿坐在地板上(有没有地毯?
<绅士GM> 老头子:“军爷请坐。卡莉,快倒水”
<绅士GM> (没有地板!
<Aris> (没有地板!
<Aris> (我们掉下去了吗!

普利亚德 坐下了
<绅士GM> (-,-普通的土质地面呀,你们……
帕兰特 姑且就还站着吧
Aris 小心翼翼地坐了下来
普利亚德 在沙发上坐下,饶有兴致地盯着村长
<绅士GM> 这时一个面带亚麻面罩的姑娘端着一个托盘走过来,上面放着几杯清水
普利亚德 悄悄打开侦测邪恶扫一圈
<绅士GM> “老朽没有什么可以招待的,军爷请原谅。军爷说邪教什么的……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说法?”
<普利亚德> “你真的不知道么?”
阿方索 没喝水,自己掏出酒瓶喝了两口,然后嚼了几片干草叶
普利亚德 露出危险的笑容
<Aris> “那个……”
<帕兰特> (我是不是应该喝一口呢
Aris 小心翼翼地开口
<Aris> “听说这里附近有洛瓦古格的信徒在活动……”
<Aris> “村长先生您知道什么类似的情况吗?有什么人失踪,或者行踪可疑,之类的?”

<阿方索> “是说洛瓦古格是不是个特别大的虫子来着?”
阿方索 小声问旁边的小鬼

<绅士GM> “洛娃谷歌……?!抱歉老朽没有听说过那是什么”
<绅士GM> “镇子只有十几家人口,大家都相熟得很,也没有听过有什么人失踪的”
<Aris> “那……可疑的外来者呢?”
<Oicebot>  普利亚德进行继续插眼检定: 1d20+10=7+10=17
<绅士GM> “这里地处偏僻,基本不会有外来者……不瞒军爷,据老朽所知,最近半个月里,都没有什么外来者”
阿方索 快速的舔了舔嘴唇
帕兰特 心想自己不就是么……
<Aris> (这谎实在是……
阿方索 冷笑了一下
普利亚德 玩弄一把匕首
<普利亚德> “或许您需要更多的提醒才能记起来……”

<阿方索> “少陪,我去下方便。”
劇透 -   :
<绅士GM> 你离开了会客厅,来到了门厅
<绅士GM> 发现那个戴着亚麻面纱的女子躲在一旁看着你们
<绅士GM> 发现你出来后,吃了一惊,就要转身逃离上楼
<阿方索> 好吧
<阿方索> 那么我先敲敲地板看看有没有空洞

<绅士GM> 你没有在意上楼的女子,顺便这里不是地板
<阿方索> 然后再跟上去看看她跑哪去了
<绅士GM> 是土地地面=,=
<绅士GM> 你现在在门厅,左手边是会客厅,前面是餐厅和厨房,右上边是上二楼的楼梯
<阿方索> 那么就在整个屋子里找找,先去厨房,然后是二楼,看看有没有武器,尸体,反正就是不正常的东西
<绅士GM> (察觉检定
<绅士GM> (或者追踪检定
<阿方索> 29,嗯
<阿方索> 有什么发现么

<绅士GM> 坚实的地面都是踩踏的痕迹,没有办法发现什么东西
<绅士GM> 厨房里很正常
<阿方索> 那么跟上二楼,顺便检查楼梯有没有暗格
<绅士GM> 楼梯很正常,木制楼梯下面的储物间里堆满了稻草
<绅士GM> 二楼有四间房,都上了锁
<绅士GM> 其中一间在你上楼后还能听到慌张的惊叫声(女性)
<阿方索> 进去用刀尖撩一撩稻草,没有东西就上楼看看
<阿方索> (全上锁?我翻进去看看呢

<绅士GM> 稻草里什么都没戳到,想来是储存用的
<绅士GM> 房间在走廊一端是没有窗户的
<阿方索> 用攀爬技能翻到楼顶或者二层的屋檐,看看女人的房间,再看看别的房间
<阿方索> 如果全都发现不了什么特别的,就溜回去

<绅士GM> 那要先出房子
<绅士GM> 从外面才能爬
<阿方索> 反正现在没有注意到我,我就溜出去?
<绅士GM> 可以
<绅士GM> 过个攀爬
<阿方索> 然后找个背阴的地方爬
<阿方索> 30

<绅士GM> 你三两下像成龙一样翻上了二楼,找到了落脚点可以偷偷看到二楼房间
<阿方索> 哦,既然出了了,顺便看看街上是不是依然没人
<绅士GM> 三间房都空无一人,是普通的起居室
<绅士GM> 最后一间房,刚刚的蒙面女子躲在门后,时不时打开门看看外面
<绅士GM> (过个察觉——看大街
<绅士GM> (过的潜行——避免被蒙面女子发现
<阿方索> 察觉29,潜行24
阿方索 憋住气,顺便透过窗户看看卧室内部

<绅士GM> 你躲在窗户后面,并没有被女子发现
<绅士GM> 忽然间,你发现对面小巷里,有什么人在观察这边的样子
<绅士GM> 当你正准备定睛观看时,那个影子一闪就不见了
阿方索 深呼吸,翻下楼去
<绅士GM> 你三步化作两步追了过去,小巷子已经空无一人
<绅士GM> (试试追踪检定?
<阿方索> 保持潜行状态
<绅士GM> 你很从容地从地面上发现了足迹,跟着一路追过去
<绅士GM> 发现足迹延伸到了另一座小房子门口
<绅士GM> 你很自信你的步伐和身形不会惊动任何人,就跟洪金宝一样灵活
<阿方索> 进去看看,小心陷阱
<阿方索> 保持潜行
<阿方索> (门没开?那么我就找个窗翻进去
<阿方索> 总之就是保持潜行,进去看看有没有奇怪的东西,有就立刻隐身术回来报告

<绅士GM> 你悄悄地戳开了一旁的窗户,发现里面站着一个瘦高的女子和一个小男孩
<绅士GM> 正在说着什么
<绅士GM> 女子的样子可以见群
阿方索 赶快压下头偷听
<绅士GM> 你听到的大意是“我被发现了……”“大哥回来了……”“是吗?是大哥哥吗?”这些内容
<绅士GM> 然后女子推开门往外瞧了一瞧,没有发现你的存在,带着小男孩跑了出去
阿方索 进屋去看看,没发现就溜回屋子和其他人报告
<绅士GM> 屋子里明显不是长久住人的料
<绅士GM> 应该是临时住处一类的
<绅士GM> 空无一人,也没有多少家具
<阿方索> 那么就跑回去,收了可观的小费以后小声道吧
<Aris> “咦,咦?”
Aris 看向骑士先生的匕首

帕兰特 感觉这气氛有点不对
<绅士GM> “军爷……您……您这是何意?”
<绅士GM> 老头子吓了一跳,起身道
<普利亚德> “或许你害怕邪教徒会对你们进行报复”
<普利亚德> “或许他们是和你有什么关系”
<普利亚德> “……但是我不在乎这些”
<普利亚德> “包庇恶徒也是一种邪恶,你明白么?”

<Aris> “骑,骑士先生,您这是……”
<绅士GM> “老朽……老朽的确不知道什么邪教徒……军爷您……您这真是……”
帕兰特 来回看了两眼骑士和老者,而后绷紧精神
阿方索 对绅士GM说:.d d20+17
帕兰特 顺便再回忆下对这个老人有没有印象
<Oicebot>  阿方索进行一样的检定: 1d20+17=12+17=29
<普利亚德> “以后继者之光的名义!回答我的问题!你对那些邪教徒知道些什么?”
普利亚德 CAST CONFESS TO 村长

<绅士GM> “军……军爷……老朽……老朽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绅士GM> 老头子慌张地分辩道。并没有什么奇特的表情或现象,也没有感受到痛苦
<Aris> “骑,骑士先生,请别这样!”
Aris 慌张

普利亚德 看向牧师
普利亚德 坐下来

帕兰特 看到骑士坐了回去暗松一口气
<Aris> “老先生看起来真的不知道什么情况……”
Aris 看向村长老头寻求同意

<绅士GM> “正……正是。正如这位修女小姐所说的”
<绅士GM> 老头子看到骑士坐了回去,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普利亚德> “那么你知道什么?对于刚刚在大街上当街砍人的家伙,你作为村长总会有所了解吧”
普利亚德 碇司令样

帕兰特 非常应景的冒了出来
帕兰特 指了指自己
<帕兰特> “那个被砍的就是我了。”

<Oicebot>  阿方索进行检定: 1d20+22=8+22=30
<绅士GM> “请问……这是什么一回事?”
Aris 打量房子里其他人(那个亚麻面罩妹子走了没?
帕兰特 如此这般把前面被追杀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Oicebot>  阿方索进行检定: 1d20+17=12+17=29
<Oicebot>  阿方索进行sneak检定: 1d20+19=5+19=24
<绅士GM> “这可……真是,老朽可从没听说过有这般事情发生过”
<绅士GM> “那些……穿着黑袍的什么人更是为所未闻”
<帕兰特> “这真是,有些奇怪啊,难道他们也是今天才到这的?”
<绅士GM> “尽管此地经常会有山贼之流路过,不过因为都没有什么抢的,也不会拿我们这些镇民怎么样,只要服侍好了就不会有危险”
<Oicebot>
  帕兰特进行是在对我说么?检定: 1d20+4=6+4=10
阿方索 忽忽悠悠地回到客厅,对骑士老爷耳语几句
<Oicebot>  阿方索进行track检定: 1d20+17=10+17=27
阿方索 夸哒夸哒的上楼
阿方索 看到骑士老爷正在神游,就叫出其他的人报告了自己的发现

<绅士GM> 老头子拱手送出几位大神
帕兰特 被招呼出去了
<阿方索> “刚才我在外面转悠的时候,对面巷子里有个女人和小孩在说什么‘大哥哥回来了’之类奇怪的话。”
<阿方索> “然后就跑掉了,似乎是发现我们的样子。”
阿方索 漫不经心的又喝了一口酒

<帕兰特> “好可疑啊。”
<普利亚德> “他们出现对你动手是在哪里?”
普利亚德 问帕兰特

<阿方索> “如果洛瓦古格祭司都是这样的漂亮妞...嘛,倒也是不错的世界。”
<帕兰特> “不过有小孩子什么的,应该不会和瓦古格有关系吧?”
<Aris> “这也没什么可疑的吧,毕竟您……”
Aris 打量一下阿方索先生
<Aris> “确实很难说,会很容易得到小孩子喜欢的样子……”

<阿方索> “我不知道,我一开始还以为是帕兰特的什么小兄弟来找他了。”
<普利亚德> “说起来,这个帕兰特?”
<帕兰特> “啊,其实我是本地人啦。”
<普利亚德> “你是本地人,知道本地的盗贼团宝藏团么?”
<阿方索> “不过在这里都没发现什么古怪的东西,除了老头家的蒙面妹一看到咱家就羞得躲进去了。”
<帕兰特> “这么说来倒是有可能,不过我认识的都是些野小子啦。”
<帕兰特> “咳……咳……这个嘛,知是知道啦……”

<阿方索> “说真的,如果这里是洛瓦古格什么大怪物的巢穴,”
<阿方索> “我打赌本地的盗贼公会都要羞到上吊。”

<普利亚德> “或许还真是呢”
普利亚德 耸耸肩

<帕兰特> “那各位大人接下来还有什么安排吗?”
<普利亚德> “他们出现对你动手是在哪里?”
普利亚德 问帕兰特

<帕兰特> “在镇子外面,前面有路过。”
<阿方索> “还是要回去看看吗。”
<普利亚德> “是的”
<帕兰特> “那请跟我来。”
<阿方索> “来匹马。”
帕兰特 sir, this way, follow me!
<绅士GM> 正在此时,刚转身起步的帕兰特迎面撞上了一个小男孩
<普利亚德> “在那里卡里格尼斯或许能找到什么线索”
阿方索 打了个唿哨
<绅士GM> 小男孩“抱歉!抱歉!”
<绅士GM> 然后立刻跑掉了
<阿方索> “哦哎...”
<绅士GM> 不一会儿,就跑得没影了
<阿方索> “喂,你小子刚才在偷看吧!”
阿方索 追过去,招招手

<Aris> “唔?什么回事?”
<帕兰特> “别乱跑啊……”
<帕兰特> “现在的小孩子真是……”

<阿方索> “就是这家伙,刚才在窥探我们的。”
<绅士GM> 没有人回答阿方索的吼叫
<Aris> “窥,窥探?”
阿方索 一边说脚下没停
<阿方索> (总之我追上去了

Aris 又不知所措了
帕兰特 抓了抓头,然后跟上阿方索
<Aris> “咦,要追上去吗,那个孩子是什么坏人吗?”
普利亚德 看带路的走了只能跟上
Aris 摸不着头脑地跟了上去
<普利亚德>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不想迷路”
<阿方索> “我不知道,但是刚才和他姐姐在说悄悄话的就是这家伙。”
<帕兰特> “姐姐啊……”
<绅士GM> 后面的人没走上几步转过几个街角,就看到阿方索提着小男孩的后脖子衣服,向着诸位走来
帕兰特 想破脑袋想不出一个能叫姐姐的
<绅士GM> 小男孩不停地踢打阿方索,可惜力气太小身材不够
<Aris> “这位先生!能不能别那么粗鲁!”
阿方索 把小孩提起来抖抖,然后拍地掼在地上
<绅士GM> 只是大叫“放开我!”“你这个傻豆!”“快放开我!”“不然我大哥回来了打死你!”
<绅士GM> 然后被甩在了地上。正准备逃跑的时候
<绅士GM> 忽然,又一头撞到了帕兰特怀里
Aris 上去企图安抚熊孩子
<绅士GM> “帕兰特大哥!终于……你回来了!快,帮我打死这个坏蛋!我是迪奥啊”
<绅士GM> 他拉着帕兰特的衣角,对着阿方索指指点点
<帕兰特> “迪奥?我都认不出了。”
帕兰特 对着男孩来回看

<Aris> “咦,是熟人吗?”
<绅士GM> “克莉丝姐姐都……都担心死了……让我传书给你,说有事要说……我这点事都没做好……(抽泣)……希望姐姐不要打我……(抽泣)”
<阿方索> “嗤,原来你还真是孩子王啊。”
<绅士GM> 说着说着,小男孩哭了起来
<帕兰特> “呃,以前由我照顾的小家伙啦。”
<阿方索> “抱歉了小鬼头,刚才下手重了点。”
<阿方索> “不过我猜,你们肯定有话要讲。”

<帕兰特> “唉,克里斯那家伙……等等……姐姐?”
<绅士GM> “嗯……姐姐说有很重要的事要说……不过,说不能跟这些军爷扯上关系……”
<帕兰特> “别哭了,别哭了,这个看起来很粗暴的家伙其实也不算坏人啦,你看他都道歉了。”
<Aris> “?”
帕兰特 一边满头问号一边擦汗一边哄人
Aris 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阿方索> “军爷,嗤嗤嗤..."
<Aris> “不能跟他们扯上关系吗……”
<帕兰特> “好了好了,男子汉哭什么哭!”
Aris 蹲下来朝向熊孩子
<Aris> “迪奥弟弟,是什么样的事情呢?能让姐姐知道吗?”

<绅士GM> (wum……来个交涉
<绅士GM> (或者你想试试别的招?
<Oicebot>
  Aris进行总不能色诱吧检定: 1d20+17=18+17=35
<阿方索> (不愧是道歉时总是露出胸部的狗熊!
<帕兰特> (不愧是道歉时总是露出胸部的狗熊!
<绅士GM> 小男孩看到美丽的修女慌了慌神,不过很快平复了下来
Aris 露出亮丽的笑容
<绅士GM> “我……我也不怎么清楚啦……只知道是跟弗兰克哥哥有关系的事……我带你们去见姐姐吧,她知道很多”
<帕兰特> (于是不带军爷?
绅士GM 小男孩说完转身跑了起来,回头招了招手示意“这边”,然后对着一旁的阿方索比了个鬼脸,跑走了
<Aris> “那麻烦你了。”
Aris 看了看阿方索,叹了口气,跟着帕兰特过去了

帕兰特 边跑边和军爷交涉
<帕兰特> “大人啊,接下来的事情能不能选择性遗忘掉一些么。”
<帕兰特> “你知道,这里的百姓和军爷的关系不是很好。”

<普利亚德> “或许会,但是前提是你们必须帮我把邪教信徒搞定”
<帕兰特> “那就多谢了。”
阿方索 把外套反过来穿表示不是军爷
<绅士GM> 小男孩带着你们走了约10分钟
<绅士GM> 到了镇子外边的一个小树林里
<绅士GM> 一个长发女子背靠大树站在那里
帕兰特 表示不认识……
Aris 打量女仔
<绅士GM> 听到马嘶后转身过来,顿时有点发慌,但是看到站在前列的帕兰特,至少没有那么的害怕了
<绅士GM> (样貌见FF里的蒂法
Alfonso 进树林当然不带马
<Alfonso> “好了,就是刚才这个小姐。”
<Alfonso> “我想你们当然认识,那么我就不多插花了。”

<帕兰特> “呃,你是?”
<绅士GM> “帕兰特……大哥!”
<绅士GM> 女子飞扑进帕兰特的怀里
<帕兰特> “克?里?斯?”
<帕兰特> “等等等等……”

<绅士GM> “是……是我……又见面真是太好了……”
<PRIAD> “……”
帕兰特 不知所措状
PRIAD 觉得还是不看这狗血了
Alfonso 梳理了一下乱糟糟的头发,又喝了一口酒
Aris 阅读空气地扭过了头
<绅士GM> “这几年发生了很多事……很多事……”
<帕兰特> “等等,等等,首先……你是女……女生?”
<绅士GM> 女子稍微平稳下心神,从帕兰特的怀里直起身来
<绅士GM> “是……是的。嘛,当年还小嘛。而且也没有特意装扮”
帕兰特 看着现在克莉丝的相貌,和6年前的一对比,然后陷入了石化
<绅士GM> “不过迪奥,我怎么跟你说的……不是说不能……”
<绅士GM> 克莉丝用带着不善和拒绝的眼神看着一旁的重甲骑士
<阿方索> “听到小姐说的没,老爷们,那个啥...回避啦!”
普利亚德 看了看觉得似乎不要当电灯泡为好
阿方索 赶鸡似的撩开众确实
<绅士GM> 女子叹了口气
<绅士GM> “算了……想来大哥的这些个……朋友?也不是什么坏人吧。唉……”
<帕兰特> “嘛,都是有原因的啦……”
<绅士GM> “大哥,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说。这里不方便,可以跟我走吗?”
阿方索 于是跑到附近的小树丛里找颉草去了
<阿方索> “你们慢聊,我找些晚餐。”

<绅士GM> 克莉丝转过身,用明亮的双眼盯着帕兰特的眼眸
<帕兰特> “知……知道了……”
帕兰特 一时半会很不适应
<帕兰特> “大人,我先告辞一会?”

普利亚德 站在一边
<普利亚德> “去吧去吧”
普利亚德 挥手
普利亚德 意兴阑珊

帕兰特 点头示意,然后转向克莉丝
<绅士GM> 克莉丝拉着帕兰特到一旁去
<帕兰特> “走吧,我真好奇这6年都发生什么了呢。”
<绅士GM> 阿方索兴致勃勃地去听墙角
<绅士GM> (阿方索过潜行,帕兰特过察觉
<Oicebot>
  帕兰特进行我象征性一下检定: 1d20+10=20+10=30
<Aris> (我想扯住那个失礼的男人呢……
<绅士GM> (可以压
<Oicebot>
  阿方索进行只能象征了!检定: 1d20+19=15+19=34
<帕兰特> (太可怕了!
<阿方索> (我只是采蘑菇的小傻豆而已!
<绅士GM> (技能没有取ch……于是aris拉不拉?
Aris 阻止这个失礼的粗鲁男!
<绅士GM> 虽然阿方索依靠强大的藏身能力躲过了神经慌张的帕兰特,不过最终还是被aris揪着耳朵拖了回去
<绅士GM> 到底克莉丝要跟帕兰特说些什么呢?
<绅士GM> 是否跟此地的邪教徒作恶有关呢?
阿方索 像羊人一样被抓到了!
<绅士GM> 为什么她会如此拒绝代表着正义的军爷骑士呢?
<绅士GM> 请继续收看下集……下一幕?
<绅士GM> ——————————————————save————————————
我月夜白雨只想安静地过图书馆长的生活。

离线 月夜白雨

  • 萝莉控绅士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2418
  • 苹果币: 8
【PF】吞天幕间
« 回帖 #11 于: 2014-06-23, 周一 20:45:40 »
劇透 -   :
<绅士GM> ————————————树林里的隐秘谈话——————————
<绅士GM> 克莉丝支开的其他人,领着帕兰特走到树林的另一边
<绅士GM> 虽然距离众人不远,不过可以确保一般人听不到这边的说话声
帕兰特 放从冲击性的事实下平复了下来
<绅士GM> “大哥……有的话,是不能跟其他人说的”
<绅士GM> “特别是那边的圣武士先生……我见过那个徽记”
<绅士GM> “这也是我和迪奥十分期待您回来的原因”
<绅士GM> 克莉丝确认完周遭之后,一脸严肃地对着帕兰特说道
<帕兰特> “这个我当然知道……嗯?”
<帕兰特> “这些年来这儿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绅士GM> “大哥,还记得弗兰克吗……”
<帕兰特> “当然,那个莽撞鬼。”
<帕兰特> “他现在还好吧?”

<绅士GM> “好……也许吧……”
<绅士GM> 克莉丝脸上露出伤感的表情
帕兰特 感觉克莉丝话中有话
<绅士GM> “大哥走后不久,一直是我和弗兰克一起带着宝藏团的”
<绅士GM> “大家一起吃一起笑,一起生活一起赚钱”
<绅士GM> “起初还是很开心的”
<绅士GM> “是的……那之后的四年里都很好”
<绅士GM> 克莉丝转过身去,抬头望着天空
帕兰特 上去有些担心地扶住克莉丝
<帕兰特> “没事吧?”

<绅士GM> 克莉丝拉住了帕兰特的手
<绅士GM> “没事。两年前,变化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绅士GM> “也忘记了具体日期,一个灰袍老头子来到了塞尔福德”
<绅士GM> “起初我们只当他是个潦倒的乞丐,并没有多关注他”
<绅士GM>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绅士GM> “弗兰克变得很信任他,一有什么难以决断的事,就去询问那个老头子”
<绅士GM> “还称他是智慧超群的贤者,能够引领宝藏团走向光明的未来”
帕兰特 站在克莉丝的身旁静静倾听
<绅士GM> “变了的弗兰克变得很强势,而且大家也都很听他的,跟着他一起”
<绅士GM> “虽然大家都记着大哥的教诲,没有去做偷鸡摸狗的事,但是却做起了更……”
<绅士GM> 克莉丝的话语稍微停了一下
<帕兰特> “说吧,我在这里。”
<绅士GM> “在那个老头子的指示下,宝藏团开始着手各种‘生意’”
<绅士GM> “先是打架收保护费,然后开始勒索……接着是走私……”
帕兰特 渐渐皱起了眉头
<绅士GM> “我不知道弗兰克哪来那么大的勇气和能力,但是”
<绅士GM> “他都成功了。赚到了很多钱”
<绅士GM> “是的。很多钱。”
<绅士GM> 克莉丝忽然沉默了起来,然后,接着说道
<绅士GM> “有钱会让人变化吗?可是……宝藏团的大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这种变化”
<绅士GM> “最开始的宝藏团的大家,乔纳森和西撒在跟人打架的时候被打死了”
<帕兰特> “怎么回事?”
<绅士GM> “乔瑟夫和波鲁那雷夫不喜欢这种风气,带着徐伦和阿布德尔离开了宝藏团”
<绅士GM> “因为弗兰克想要‘做生意’,他是如此说的”
<绅士GM> “所以他鼓动大家去跟着他干嘛”
帕兰特 脸上露出了混合着悲伤和愤怒的表情
<帕兰特> “他怎么可以这样。”

<绅士GM> “因为大家都不喜欢弗兰克的做法,我也……因为渐渐长成女孩,所以不好出面带领大家”
<绅士GM> 克莉丝的脸上浮出一丝潮红
<绅士GM> “所以宝藏团,解散了”
帕兰特 ……
帕兰特 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绅士GM> “现在的宝藏团,是弗兰克重新组建的。虽然依然是这个名字,但是已经不是当时的我们的家了”
<绅士GM> “这已经是大约1年前的事了”
<帕兰特> “弗兰克现在在哪里?”
<绅士GM> “当时因为迪奥还小,所以我带着他依然留在塞尔福德”
<绅士GM> “出于气愤和无奈,我这一年来都没有去找过他”
<绅士GM> “不过听说……新宝藏团已经成为了本地最大的黑帮”
<绅士GM> “想必领导者就是……弗兰克吧”
<绅士GM> “所以!”
帕兰特 想起了之前骑士大爷聊起“宝藏团”的情形
<绅士GM> 克莉丝猛地转过来,用深色的眼睛看着帕兰特
<绅士GM> “我想……如果大哥回来了,大哥回来了的话”
<绅士GM> “可以劝阻弗兰克,可以找回大家……可以,可以重新找回”
<绅士GM> “我们的家……”
帕兰特 注视着克莉丝的双眼
<绅士GM> “如果让那些骑士抓住了弗兰克,那么他就完了”
<绅士GM> “只有大哥可以……只有大哥可以了……~~~”
<绅士GM> 再也忍不住的克莉丝,扑进帕兰特的怀中,抽噎了起来
<帕兰特> “放心吧,我回来了。虽然我还是那个没用怕事的大哥哥。但是我是不会放弃我的家人的。”
帕兰特 抱着克莉丝,安抚地摸着她的头
<帕兰特> “这些年真是辛苦你了,接下来都交给我吧。”
<帕兰特> “对了,前面说到那个圣武士的徽记,你之前是在什么时候看见的?”

<绅士GM> “我见过那个人……他们因为驻扎在这里不少时间了”
帕兰特 待克莉丝平复下来后,再询问一些细节
<绅士GM> “起初我还以为这是普通的骑士,但是经过营地的时候就会发现”
<绅士GM> “那是……是……爱美奥戴的神徽”
<绅士GM> “嗯……艾美奥黛,我查过书籍的”
<绅士GM> “如果让他抓住弗兰克的话,肯定会被……”
<帕兰特> “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帕兰特 用手托起克莉丝的头,而后再次注视着她的双眸
<帕兰特> “我回来了。”

<绅士GM> 你看到了克莉丝的笑容
<绅士GM> “嗯,欢迎回来”
<绅士GM> 画面定格在两人在树林中相拥的侧影
<绅士GM> ————————————————————————————out————————————————
我月夜白雨只想安静地过图书馆长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