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幻覺殘留】第十回 LOG  (阅读 1472 次)

副标题:

离线 Euan

  • Guard
  • **
  • 帖子数: 217
  • 苹果币: 0
    • my notion
【幻覺殘留】第十回 LOG
« 于: 2013-07-27, 周六 23:40:13 »
2013.7.27
劇透 -   :
[/color]<老社>   ==============================也許這是最後的黑幕了?====================================
<老社>   疤面刑警和老滑頭紳士愉快的長野一日遊總算是有不少收穫
<老社>   接下來就是看你們怎么辦而已!
<老社>   於是菲斯在醫院安靜地躺了半個月,在破產之前終於出院了
<菲斯-格兹特>   “诶呀呀,在我趴床享受护士姐姐照顾的时候,大川你们有什么心线索么。?”
<足田寿堂>   “嗯,比如我见到了大川君的旧情人。”
*   足田寿堂 严肃
<老社>   一群無所事事的大漢在“新霧都”東京的某間西餐廳聚會ing
*   大川新平 埋头吃饭,没理老绅士的胡诌
*   菲斯-格兹特 吹了口哨
<菲斯-格兹特>   “那现在我们的方向是?”
*   大川新平 吃饱,擦嘴
*   西园寺博文 因为在道场里向师匠请教的回答是“靠根性”被狠狠操练一通而苦着脸
<大川新平>   “还用说么。”
<菲斯-格兹特>   ”找女友?“
<足田寿堂>   “嗯,说回正事。”
*   大川新平 兜里掏出揉的皱巴巴的八木医院广告
<足田寿堂>   “上次那位茶发大姐姐也让我们去找八木综合医院是吧。”
<大川新平>   “这么说来茶发我觉得也挺不错。”
<西园寺博文>   “总之去看看吧”
*   大川新平 那餐盘压住
<足田寿堂>   “而我跟大川君那一趟,除了看女人,还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似乎现在的八木家族跟我们可以有利益一致的地方。”
<足田寿堂>   “当然这个推论还有一些细节需要验证,但我的直觉告诉我,应该不会有问题才对。”
*   足田寿堂 更严肃
<菲斯-格兹特>   ”所以我们直接去八木医院摊牌了?“
<西园寺博文>   “你还有别的方法么?”
<足田寿堂>   “或许谈不上摊牌,应该说……作为四条野狗,找外人咬饲主?”
<大川新平>   “最坏的情况,我们被干挺;最好的情况,这就是突破整件事情的契机。”
*   足田寿堂 想起青井的形容
<大川新平>   “反正现在路上碰到青井那个混蛋,结果也不会好到哪去。”
<大川新平>   “既然卷进了了,那就把事情玩大把。”
*   大川新平 晃了晃盛着药物的保温瓶
<大川新平>   “这个应该足够能说明情况了。”
<足田寿堂>   “不过我们确实可能需要留下后路……”
<足田寿堂>   “比如把至今为止我们的经历,和掌握的情报,以及推论留下一份备忘录。”
<足田寿堂>   “这样至少灭口的时候会有所顾忌。”
<大川新平>   “笔记本我已经告知刑事了。”
<老社>   就在這像是交代後事的時候,足田的手機響了起來。
<西园寺博文>   “总之给我在网上存一份备份,一段时间不去管就会全网自动散发好了”
<大川新平>   “至于我们看到的东西该不该天下大白..."
<足田寿堂>   “津上老头子那边或许也可以……唔?”
*   足田寿堂 看来电显示
<大川新平>   "有些东西最好还是不要...扯出来太多比较好。”
<老社>   那是織田美緒,就是你們之前找過的,小夜子的樂隊同伴的電話
<足田寿堂>   “唔?织田君在这个时候……莫非是和井上有关么?”
<老社>   中午的西餐廳裡縈繞著輕快的洋樂
<老社>   本就為數不多的客人根本沒注意到你們
*   菲斯-格兹特 足田老兄,快接电话呀
*   足田寿堂 还是决定就这样接,不外放
<足田寿堂>   “这里是足田。”
<老社>   “喂,是安室刑警先生么”
<老社>   對面傳來急促的女聲
<足田寿堂>   “唔?啊,对,是的。”
*   足田寿堂 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某些设定!
<足田寿堂>   “有什么事吗?”
<老社>   “那個,如果……那個”對方似乎深深吸了一口氣,“我記得刑警先生說過,你們是認為小夜子是清白的?”
*   大川新平 给周围4个人一个眼色“赶快结账,看起来马上就要行动了。”
<足田寿堂>   “至少到目前为止我如此相信。怎么了?是有什么新的线索吗?”
*   足田寿堂 调大了音量,用手势示意三个臭男人靠近一点
<OiceBot>   这位同学,请给自己指定一个个性化的名字吧! 用 /nick 名字 命令可以随意改名。首位不得为数字。
<老社>   “那個……能現在來一趟我的住處么?有樣東西想讓你看看”
<足田寿堂>   “噢,当然,没问题。”
*   足田寿堂 示意赶紧收拾东西走人,又从腰包里掏出几张大钞票直接放桌面上
<老社>   “謝謝,請,請儘快!”
<足田寿堂>   “方便在电话里先讲一下大概吗?”
*   足田寿堂 起身边说
<老社>   “能先過來再說嗎?”
*   菲斯-格兹特 拿起拐杖更上足田
<足田寿堂>   “当然,当然。”
*   大川新平 起身跑去开车
<足田寿堂>   “就是说,不太方便在电话里?”
<西园寺>   “你们怎么看?”
<老社>   “嗯……嗯。”
<足田寿堂>   “好,我明白了,我们会尽快赶过去。”
<足田寿堂>   “二十分钟内会赶到的,不用担心。”
*   大川新平 找西园寺拿钥匙,点火开车
<西园寺>   “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   足田寿堂 一边拿着电话,鱼贯而入
<老社>   於是一行人風馳電摯地離開西餐廳,開車直飛臺場?
<大川新平>   ”如果真有什么问题..."
*   西园寺 要在外围先下车
<西园寺>   “你们先进去我在外围望风”
<大川新平>   "现在这个时候倒也很是微妙,对我们和对方来说都是。“
*   足田寿堂 在电话挂断后,舒了口气
<老社>   在霧災嚴重的東京開車不是什麽好主意
<足田寿堂>   “我都忘记了我给她报的是安室这个姓啊……”
*   足田寿堂 擦了擦冷汗
<老社>   在差點出人命的駕駛下,你們只用了十分鐘多一點就來到了織田的公寓樓下
<足田寿堂>   “唔,西园寺君你在外面以防不测是吧?”
*   菲斯-格兹特 擦了擦汗。。。
<西园寺>   “嗯”
<足田寿堂>   “好,我们先上去吧,织田君似乎很不安。”
*   足田寿堂 跳下车
<老社>   老紳士、疤面刑警和殘疾化妝師匆匆登上樓梯,來到了織田的家門口
*   足田寿堂 按门铃
*   菲斯-格兹特 尽力更上足田 ”喂喂,等等我“
*   足田寿堂 勉强看一看周围是否有异常
*   西园寺 找了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蹲着
<老社>   片刻之後,門打開了一條縫,像上次一樣,你們看見織田在門縫窺視著你們,似乎是在點檢你們的人數
*   足田寿堂 微举双手示意
<老社>   在確認了只有你們三個之後,織田打開了門,招手叫你們快進來
*   足田寿堂 脱帽,鱼贯而入
*   大川新平 这次好像忘了装面具?
<老社>   “很抱歉這么急叫你們幾位來,不過,現在我也想不到其他辦法了。”
<足田寿堂>   “不用怕,冷静一点,慢慢说。”
<老社>   雙馬尾妹子的呼吸依舊很急促
*   菲斯-格兹特 顺了顺气
<老社>   “來吧,這邊。”
*   大川新平 跟过去
<老社>   妹子又深吸了口氣,有點搖搖晃晃地帶你們來到自己的臥室門口,然後似乎要下決心一樣將門打開
*   足田寿堂 谨慎地探头
<足田寿堂>   “这是?”
<老社>   那是間略顯凌亂的臥室,到處都掛滿了搖滾明星的海報,但吸引你們目光的并不是這個,而是在躺在床上的女子,她正雙目無神地盯著天花板,似乎在呢喃著什麽
<老社>   而無疑,這就是你們多日尋找無果的井上小夜子
<足田寿堂>   “我猜猜,这位就是我们一直在找的井上君?”
<老社>   “我不知道該將她怎么辦?昨天晚上我下樓扔垃圾的時候看見她倒在附近……我只好……”
<大川新平>   “毫不..意外呢。”
<大川新平>   “昨天晚上?”
*   足田寿堂 眉头紧皱
*   大川新平 检查一下状态
<老社>   “她醒了之後就一直是這樣子,我也不敢帶她去醫院,只能讓她呆在這。”織田雙手捂臉,似乎下一秒鐘就要暈倒
<足田寿堂>   “这未免有点显眼……她情况怎么样?”
<老社>   床上的女子根本沒留意你們的到來,依舊對著天花板喃喃細語
*   大川新平 这时候就是一个花san去听啦
*   足田寿堂 悄悄掏出手机给西园寺发了条简短的短信:“井上在这上面,你下面多加留意。”
*   大川新平 随便继续检查状态
*   西园寺 回复一个“ROGER”
<老社>   大川發現她的衣服似乎已經換成了睡衣,而在她的胳膊上和大腿上不難找到刀割一樣的傷痕
<大川新平>   “啧..."
<大川新平>   “那个...失礼问一下,你发现井上小姐的时候她是不是衣服有些.."
*   OiceBot 对大川新平说:这个……你想清楚再问。
<老社>   傷痕的新舊程度不一
<老社>   小夜子的語調很輕,大川幾乎要用耳朵湊到她嘴邊才能聽見,那似乎是什麽詩歌……或者禱文
<大川新平>   "...."
<老社>   “她的衣服都破破爛爛,不知道她遇到過什麽事。”織田繼續顫抖著說
<大川新平>   “看来已经在动作了呢...”
*   大川新平 心念一动
<足田寿堂>   “大川,情况怎么样?”
<菲斯-格兹特>   ”大川,她说什么- -。“
<大川新平>   “老爷子,你记得这几天外面大雾的情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么?”
<大川新平>   .d d 心理学75
<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心理学75检定: 1d100=13=13
<老社>   濃霧開始的那天,大概就是你們捲入事件的第二天,來拜訪織田的那天
<大川新平>   “没什么营养...什么群星归位,噩梦醒来,末日临近之类..."
<足田寿堂>   “大雾?相当一段时间了啊。”
<大川新平>   “莫非...”
<足田寿堂>   “大概就是……唔……我们开始搅和进来开始?”
<菲斯-格兹特>   ”难道。和那教有关?“
<足田寿堂>   “等一下,你是说这大雾也和这事件有关?”
<大川新平>   “小说么...”
*   大川新平 盯着小叶子,想到了某个家伙
<大川新平>   “情况有些不妙...看来她也用了那东西。“
<大川新平>   “这种精神状况,和青井那家伙太像了些。”
<菲斯-格兹特>   “感觉比青井安全多了。。”
<老社>   就在這時,大川感到什麽冰冷的東西抓住了自己的手!
<足田寿堂>   “也可能是发作过后……”
<大川新平>   “反正先不要刺激她..."
<老社>   小夜子忽然醒過來一樣,雙手緊緊抱住大川的胳膊
*   大川新平 反射性回避
<大川新平>   “!”
<老社>   “北條君……和哉他對著我笑,然後他撲了過來,不……不要……不要!”女人開始歇斯底裡地尖叫
*   大川新平 开始后悔自己怎么没带电击器了
*   菲斯-格兹特 按住小夜子双手
<足田寿堂>   “莫非是案发当晚的回忆吗?”
<菲斯-格兹特>   “喂喂,大川。。帮个手。”
<大川新平>   “没什么,没什么,现在很安全,你很安全...”
*   大川新平 防御式的一边做着没用的劝慰一边抽身
<老社>   “大海……它要來了,要來了,要來了……”片刻之後,尖叫轉變為囈語
<老社>   大川花了不少力氣將手拽回來,感覺肩膀有點脫臼
<大川新平>   “看来时间已经到了...”
<足田寿堂>   “如果这几天都是这个状态,那……不可能会这么容易让她到处跑,就是说昨天才逃出来了么……用那禁忌的力量……”
*   足田寿堂 也帮忙压制
<大川新平>   “也许是...不过是谁做的呢?”
<大川新平>   “总之,不管干什么我们要尽快了。”
<老社>   小夜子又回到了剛開始你們看見她的模樣
<足田寿堂>   “这种时候……是不是该联系八木综合医院了呢?”
<老社>   (在房間里的,一個察覺或者聆聽
<菲斯-格兹特>   .r d100 65侦查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65侦查检定: 1d100=84=84
<足田寿堂>   .r d100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检定: 1d100=92=92
<大川新平>   .d d 察觉75
<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察觉75检定: 1d100=50=50
<大川新平>   “有别的选择么..."
<足田寿堂>   “电话是多少来着?”
<菲斯-格兹特>   ”话说她有可能从八木那边逃出来的?“
<老社>   於是又是大川發現,小夜子的雙腿似乎正在消失,不,與其說是消失,還不如說是不斷地往裡凹陷,然後消失不見,并伴隨著嘎吱嘎吱的碾碎硬物的聲音
<足田寿堂>   “那我们也没有别的选择。难道联系青井?”
<老社>   而全程完全沒有一滴血
<菲斯-格兹特>   ”O...."
<大川新平>   “坏..."
<足田寿堂>   “唔?”
<大川新平>   “快,叫西园寺开车
<老社>   而門邊的織田似乎也注意到小夜子的情況,無聲地暈倒在地
*   大川新平 摸出传单
*   足田寿堂 愣了一下
<大川新平>   "老爷子,这里电话。“
*   足田寿堂 接过传单,迅速拨打了电话
<老社>   小夜子本人也沒有察覺自己身體的變化,依舊在呢喃著什麽
<足田寿堂>   “虽然对织田君很抱歉,但恐怕只能稍后再说了。”
*   大川新平 把织田扶到床上放好
<老社>   “你好,八木綜合醫院為您服務。”
<大川新平>   “赶快走,晚了怕就来不及了。”
*   足田寿堂 仓促地随便找一张纸留下便条给织田
<老社>   專注電話一百年的足田聽到話筒傳來甜美的女聲
*   大川新平 顺手抓了套被子
<足田寿堂>   “你好,请问能联系八木总一郎先生吗?我知道不行,你就帮我转达一下,就说可能和八木光太郎有关!”
<足田寿堂>   “可能的话麻烦快一点,涉及到人命!”
*   大川新平 给西园寺发了条信息:发动车子,目标八木医院,我们有“病人”
<老社>   “額……啊,現在總一郎先生正在外國出差……您是要……?”
<老社>   接線生困惑地問道
*   大川新平 把小夜子拿被子裹好,抱着下楼
<足田寿堂>   “出差?那你们那边谁管事?”
<老社>   “額,八木椿先生現在是代理院長,請問您有什麽要事嗎?”
<大川新平>   “总之叫最大的来就对啦!”
*   大川新平 速度跑下去
<老社>   等你們打點好這一切,小夜子的大腿也已經消失了
<足田寿堂>   “帮我跟他说一下,我们在送一个很麻烦的病人过去!八成和八木桂先生,或者八木光太郎先生做的孽有关!”
*   足田寿堂 用很快的语速吼着
<老社>   “哈?額……嗯……我也許可以幫你轉達一下口信,請問您是……”
<老社>   接線生似乎已經完全凌亂了
<足田寿堂>   “一个叫青井的男人找到的野狗!这么说上面的人应该马上就懂了!”
<大川新平>   “可恶...快啊...”
<老社>   一行人快速地沖到汽車旁
<老社>   西園寺一頭霧水地發動著車
<足田寿堂>   .r d100 继续裸奔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继续裸奔检定: 1d100=77=77
<大川新平>   .d d 裸聆听
<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裸聆听检定: 1d100=89=89
<老社>   (好骰運
<菲斯-格兹特>   .r d100 没点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没点检定: 1d100=42=42
<老社>   在慌亂中足田發現電話已經掛斷了
<西园寺>   .D D 裸
<OiceBot>   西园寺进行裸检定: 1d100=68=68
<足田寿堂>   “切,等人到了自然也会惊动到大人物。”
<老社>   而你們不難注意到,類似的現象正在從小夜子的大腿開始向上蔓延,伴隨著讓人毛骨悚然的嘎吱聲,她的腹部也開始不斷凹陷
*   菲斯-格兹特 在车上尝试扎住小夜子的”伤口“看看有没有效果
<大川新平>   “总之快开车啦!”
*   西园寺 总之看着前面的路,车里发生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
<足田寿堂>   “喂,这是什么新的症状吗?”
<老社>   事實上小夜子并沒有“傷口”,而是在不斷地往裡收縮、凹陷
<大川新平>   “没有新的症状,但确实是有‘症状’!”
*   大川新平 手足无措中
<足田寿堂>   “这是啥,她下体有个黑洞吗?”
<足田寿堂>   “是不是还应该联系剑桥大学?”
<大川新平>   “联系米斯卡塔尼克好了...”
<菲斯-格兹特>   .r d100 快想来抱住她性命的方法 70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快想来抱住她性命的方法 70检定: 1d100=77=77
<老社>   女人的臉上毫無痛苦,相反,現在的她正處於某種你們很難理解的入神狀態,“四星歸位,月落霧海,噩夢復蘇,末日再臨。”她帶著匪夷所思的平靜念誦著你們不知道的禱文
<大川新平>   .d d 灵感70
<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灵感70检定: 1d100=23=23
<足田寿堂>   .r d100 看聪明的老贼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看聪明的老贼检定: 1d100=75=75
<西园寺>   .R D100 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不过总之投吧
<OiceBot>   西园寺进行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不过总之投吧检定: 1d100=6=6
<老社>   除去完全慌了神的菲斯和專心開車的西園寺,大川和足田都隱約感覺到(雖然從常識上講不想承認),似乎是小夜子體內的什麽東西正在啃食她,而你們則無能為力
<足田寿堂>   “……喂,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大川新平>   “....”
<菲斯-格兹特>   ”有东西在她体内?西园寺,还有多久到医院?“
<大川新平>   “你们知道我在想什么么?”
<西园寺>   “我怎么知道!”
*   大川新平 晃了晃保温瓶
<菲斯-格兹特>   ”最后手段了吗- -,来不及的话就灌吧。。“
<足田寿堂>   “你确定这玩意是用喝的?”
<老社>   汽車在飛馳,在大川懷中的小夜子的手臂也開始向肩膀處凹陷
<菲斯-格兹特>   ”不喝你带针筒了么。。“
<大川新平>   “你一注射器么?”
<足田寿堂>   “Oh my God!这么下去岂不是变人彘!”
<菲斯-格兹特>   ”西园寺。。还有多久到医院?“
<老社>   手指、到手腕、到手肘,你們所知道的小夜子現在已經不能算是人了,或者說,她竟然還能保有意識就已經是超奇跡了
<菲斯-格兹特>   ”来不及了。。死马当活马医啦,大川。。“
<西园寺>   “总之不管你们想干啥最好赶快!”
<西园寺>   “去医院肯定来不及!”
*   大川新平 费那事干嘛,开瓶子
<大川新平>   “把车窗打开!
<足田寿堂>   “混蛋,八木那群家伙真的没人管事吗!”
*   足田寿堂 不停看手机
*   菲斯-格兹特 按下车窗钮
*   大川新平 屏住呼吸,灌下半瓶,别SC了
*   大川新平 至少头还在
<老社>   青藍色的液體輕輕滑過瓶口,倒進了小夜子的口中,正在喃喃自語的她幾乎是馬上就咳嗽了起來
<老社>   “咳咳咳……咳咳……”
*   菲斯-格兹特 一把捏住小夜子下颚不让她咳出来
<足田寿堂>   “莫非是不能内服的?”
<老社>   但似乎“那東西”并沒有因此停下吞食的步伐,小夜子的手臂也消失不見了
*   大川新平 感觉气味散的差不多了就把瓶子收好,车窗带上
<大川新平>   “见鬼了...”
*   菲斯-格兹特 抓了抓头发。。想不出别的办法了。
<老社>   “咳咳咳……這裡……這裡是……”
<足田寿堂>   “想想……想想……还有什么办法……”
*   大川新平 瘫在后座上
<大川新平>   “啊?”
*   大川新平 又弹起来
<西园寺>   “内服不行就外敷!”
<老社>   小夜子停下了囈語
<菲斯-格兹特>   ”小夜子,想想,快想想自救的办法!“
<老社>   “是你嗎……北條君?”
<老社>   她的視線投向了——
<大川新平>   “看来还是不清楚..."
<老社>   .r d3 看看是誰
<OiceBot>   老社进行看看是誰检定: 1d3=1=1
<老社>   大川感覺到女子投來的溫柔目光,起碼他這輩子都沒感受過的,來自異性的凝視
<大川新平>   “是,是我,你能听到吗?”
*   大川新平 暂时把脑袋里所有怪力乱神的东西打包抛到后面去
<老社>   “抱……抱著我”
<大川新平>   “小夜子...你回来了。”
*   菲斯-格兹特 想不到其他的点子,掏出手机拍下”感人“的一幕
*   足田寿堂 紧握着手机,继续观察井上的情况
*   大川新平 虽然不知道怎么办,反正抱着半个人也够吓人的
<老社>   “你沒事就好了,我之前做了個噩夢,夢見你……你死了。”
<大川新平>   “没事了,没事了,那只是梦啊。”
<大川新平>   “你看,我不是就在这吗,我就在这里啊。”
<足田寿堂>   “God damn!八木那群家伙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   大川新平 就当老头不存在
<老社>   “太……太好了……我是個傻姑娘呢,嘻”女子的臉上流露出微笑
*   足田寿堂 直接掏了西园寺的手机,又拨打了一次
<大川新平>   “呵呵,干嘛要这么想嘛...”
<大川新平>   “梦到什么了?就没有什么更...嗯...好一点事的吗?”
<老社>   當然,現在小夜子也只是剩下頭讓大川抱著了
<老社>   “嗯,我還看到了,和你一起到海邊,一起去看你最喜歡的……”
<大川新平>   “看到了呢...”
<老社>   可惜你們也沒法知道北條生前最喜歡看什麽了,小夜子的下半頭部也消失了
*   大川新平 呆然
*   菲斯-格兹特 持续拍摄保留下了视频
<大川新平>   “海边...海边..."
<老社>   這個女人最後留在世上的……大概是那雙直至消失都注視著大川——或者說她認為是北條——的雙眸
<老社>   毛骨悚然的嘎吱聲停止了,車裡面死一樣的寂靜
<足田寿堂>   .r d100 74san!压力不大!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74san!压力不大!检定: 1d100=1=1
<菲斯-格兹特>   .r d100 不要啊我的已经很低了66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不要啊我的已经很低了66检定: 1d100=59=59
<大川新平>   .d d san75
<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san75检定: 1d100=72=72
<大川新平>   .d d san75
<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san75检定: 1d100=29=29
<足田寿堂>   .r d100 请称呼我精神强韧的老贼!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请称呼我精神强韧的老贼!检定: 1d100=39=39
*   大川新平 继续发呆
*   菲斯-格兹特 平复下心情
<大川新平>   “乌米...乌米...”
*   西园寺 看下还有多久到八木医院
<老社>   西園寺的車停在了紅燈前
<菲斯-格兹特>   “现在我们还要去八木医院么。”
<足田寿堂>   “去,为什么不呢?”
*   足田寿堂 捏着两台手机
<菲斯-格兹特>   “前面好像听说主事的都不在么。。”
*   大川新平 醒过神
<足田寿堂>   “但八木医院方面肯定有知道内情的人在管事。”
*   大川新平 颓然再倒
<足田寿堂>   “不然,前几天八木家的轿车,还有那位茶发大姐也不会有所行动。”
*   大川新平 瞧瞧刚才随风飘散以后还有什么留下来没有?
<老社>   唯一能證明小夜子曾經存在過的痕跡,大概就只有菲斯剛剛拍下的靈異錄像了
<老社>   而這時,足田一直捏在手裡的手機響了
*   足田寿堂 迅速接听
<大川新平>   “看来,就是到了八木医院又能干什么呢..."
<足田寿堂>   “是八木医院吗?”
<大川新平>   “人找到了,然后没有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大川新平 胡言乱语
<老社>   “我聽說,剛剛你打算找我?”話筒對面傳來一把渾厚的男聲
*   足田寿堂 捂住电话说道,“你们先安慰一下大川吧,不然他这样子不行。”
<老社>   “你們是什麽人。”
<菲斯-格兹特>   "大川。。振作啊"
*   足田寿堂 又拿起电话:“我这么说或许你能更快了解事态。就在刚刚,井上小夜子在我们眼前,在我们这里一个人的怀里消失了。”
<大川新平>   “呵呵,大海啊,说起来大海里有什么呢?”
<大川新平>   “太阳是从大海里出来的,大海里还有什么?”
<老社>   “你們是什麽人。”男人又重複了一遍,聲音多了一絲不耐煩
<足田寿堂>   “我叫足田寿堂,只是个普通的老头。”
<菲斯-格兹特>   "海底可能有邪教崇拜的邪神呀。另外太阳不是从大海里出来的“
<大川新平>   “大海里有人在做梦?他没有睡着但是他在做梦?”
<足田寿堂>   “哦,还有一个普通的作家,一个巡警,和一个手工艺者。”
<大川新平>   “他没有睡觉,他没有死,但是他在做梦...做梦...”
*   菲斯-格兹特 摇晃大川”醒醒,大川,别入魔了“
<老社>   “你們是怎么知道井上小夜子的下落的?”
*   大川新平 胡言乱语的喉咙有点干了
<足田寿堂>   “我们压根不知道她的下落!是她自己出现的!”
*   足田寿堂 差点吼出来了
<足田寿堂>   “她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然后被人捡到了!”
*   菲斯-格兹特 从怀里掏出金属酒壶,递给大川 ,来一口?
<老社>   “……”男人沉默了三十秒。“來八木綜合醫院大堂的二號電梯井,有人會帶你們上來的。我們到時候再談談。”
<足田寿堂>   “唔,我相信我们会有很多东西要谈。”
*   足田寿堂 挂断了电话,长叹一口气
*   大川新平 喝了口酒,镇静了一点
<足田寿堂>   “要是让织田君知道这件事,怕是会很麻烦呢……”
<大川新平>   “所以...小夜子不在了,现在我们就是事情的核心了。”
<老社>   紅燈轉成綠燈,汽車再次發動前行
<菲斯-格兹特>   ”下面就要去八木和他们摊牌了?“
<足田寿堂>   “从对方的语气来看……井上小夜子似乎并不是从八木那里逃走的。”
<足田寿堂>   “如果他们曾经掌握住井上,凭他们的势力,怕是不会让她这么容易走到大街。”
<足田寿堂>   “是青井,或者说……还有别的我们不清楚的势力吗……”
<大川新平>   “而且...看起来他们一直都没能掌握住她。”
<足田寿堂>   “或者说,他们也在找。”
<大川新平>   “从这一点上,我们确实是一致的。不过他们找小夜子的理由又是什么呢?”
<菲斯-格兹特>   “军部的话,小夜子也逃不出来吧?只能是青井?”
<足田寿堂>   “哈,自己家人惹下的祸事,持续关注也是很正常的。”
<足田寿堂>   “那位和井上同一栋公寓,同样孤儿院出身的OL,应该就是负责监视的吧。”
<大川新平>   “青井倒是绝口不提小夜子的事情...也许就是这样。”
<足田寿堂>   “出了事,而且现场情况和当年雾月教大火颇为相似……紧张也是很正常的。”
<大川新平>   “我觉得更不对的是...小夜子说的那些,很不舒服的话。”
<大川新平>   “四星归位,月落雾海."
<足田寿堂>   “抱歉,我没认真听那些呓语……”
<足田寿堂>   “是有什么深意……海?”
<大川新平>   “现在这雾就十分之蹊跷."
<足田寿堂>   “神海的伟大存在?”
<菲斯-格兹特>   “四星归为,难道是什么天文现象暗指某个日期?”
*   足田寿堂 扶额
<足田寿堂>   “一下子话题变得非常宏大呢……这几天有什么特别的天文现象吗?”
<西园寺>   “总觉得我们现在卷进了很了不得的玩意里了……”
*   足田寿堂 手机上网怒查
<大川新平>   “海神?龙宫公主么...”
<西园寺>   “说不定是克拉肯,大衮或者贝希摩斯呢……”
<大川新平>   “又不是什么猎奇小说..”
<老社>   至少網上沒啥天文現象的預告
<大川新平>   “虽然谁能把猎奇小说写成这样也算他能耐...”
<足田寿堂>   “切,想这么多也没用。”
*   足田寿堂 随手把手机扔到腰带里
<西园寺>   “我的下本犯罪小说已经有不少素材了呢”
<老社>   汽車停下,不知不覺中你們到了八木醫院的大樓前
<足田寿堂>   “大堂,二号电梯井。”
*   足田寿堂 带头下车
*   大川新平 正下行头,下车
*   西园寺 停好车然后跟上
<老社>   雖說濃霧遮蓋了大部分的視野,但從大樓朦朧的投影來看,這也是家規模頗大的醫院
*   菲斯-格兹特 张望下寻找电梯井
<足田寿堂>   “真是让人不舒服的雾。”
<老社>   穿過病院大堂擁擠的人群,你們在2號電梯井前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大川新平>   “你是...”
<老社>   在菲斯被開膛破肚那晚上出現的茶髪女子正在那裡不耐煩地掃視著人群,不同的是,她現在沒穿那晚的運動服,而是一身OL的打扮
*   足田寿堂 沉默地走上去
*   大川新平 紧跟其后
<老社>   她看見你們之後,食指在嘴唇中比劃了個噤聲的手勢,沉默地將你們帶進空著的電梯
*   西园寺 走在最后
*   菲斯-格兹特 默默的跟上
<老社>   “你還沒死,還能活蹦亂跳真是個奇跡咧。”電梯門合上之後,她轉身對菲斯說
<菲斯-格兹特>   “我从小运气就不错。”
<老社>   “看得出來。”她打量了一下菲斯半邊臉的焦痕
<老社>   電梯正飛速趕往頂層22樓
<菲斯-格兹特>   “话说你们和小夜子的关系是。..?"
<老社>   “曾經的同學吧。”她輕描淡寫地說,抬眼看了下樓層
<足田寿堂>   “应该还跟她住到同一栋公寓吧?”
<老社>   女人沒說話,只是又抬眼看了下樓層,電梯猛地停住,門旋開了
<大川新平>   “闲话少叙...总之,这次我们对付的东西怕不是20年前孤儿院虐童那么简单了..."
*   大川新平 依然跟在老头后面走
<老社>   在你們準備邁出去之前,茶髪女子一個箭步沖了出去,然後旋身拔出手槍正指著你們,動作行雲流水,熟練之極
*   足田寿堂 冷冷地看着她
<老社>   與此同時,你們看見電梯外還有四個大漢拿槍指著你們
<老社>   “雖然這種要求交名片的方式有點粗魯”
<老社>   “但還是請幾位來個自我介紹吧。”
<足田寿堂>   “没事,可以理解。”
<老社>   “那就從你開始吧,老傢伙”
<足田寿堂>   “足田寿堂,只是个老头子。唔……以前用过一个叫Edward Fucking的化名,不过这可能不太重要。”
*   足田寿堂 耸耸肩
<足田寿堂>   “或许还是个历史和考古爱好者。”
<老社>   “你?”槍管轉向作家
<西园寺>   “西园寺博文”
<西园寺>   “普通的作家,写过几本卖的还好的小说”
*   西园寺 摊手
<老社>   “嗯?”手槍又轉向菲斯
*   菲斯-格兹特 理了理领带
<菲斯-格兹特>   “bonne nuit,小姐,菲斯-格兹特,可以说是剧组人员”
<菲斯-格兹特>   “你可以在很多电视节目的STAFF名单里看到我”
<老社>   “最後的?”對方面無表情地轉向大川
<大川新平>   “大川新平,前长野县警视厅刑事课一等警员。”
<大川新平>   “现在的工作...大概是管闲事?”
<大川新平>   “不然也不会登贵门了,不是么?”
*   大川新平 心说反正旷工这么久大概也要吃救济金了
<老社>   “那么看上去八竿子打不著的幾位,你們是怎么認識小夜子和碰到那個青井的?”對方稍稍歪了下頭
<菲斯-格兹特>   “哈,我们有个共同的小小爱好。”
<足田寿堂>   “好问题。其实不是我们碰到青井。”
*   大川新平 摸记事簿,没有找到
<足田寿堂>   “而是青井找上了我们。”
<西园寺>   “给新书找灵感,去常去的灵异爱好者聚会”
*   西园寺 苦笑
*   大川新平 又拿出保温瓶,晃了一下
<大川新平>   “工作原因。”
<老社>   “呵?”
<足田寿堂>   “用青井的话说,我们就是几条野狗?”
<大川新平>   “大概也就是偷闲管了下闲事,不自觉就上了船吧。”
<大川新平>   “其他的,就和这几位一样了。”
<老社>   對方點了點頭
<老社>   “砰。”你們頭上的電梯燈被射穿了一盞,玻璃碎片紛紛灑落下來
<菲斯-格兹特>   ”?“
<老社>   “不大好意思,幾位如果不想死,那就請回吧。”
*   大川新平 依然是反射性躲开
*   西园寺 眯起眼睛
<菲斯-格兹特>   ”我想你们和青井也有很多矛盾,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也许我们在某些方面可以合作一下?“
<足田寿堂>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我是很想这么说,不过……”
<足田寿堂>   “事到如今就这么让我们随随便便回去,可能有点难度吧?”
<老社>   “砰”第二盞燈在足田頭上炸開
<大川新平>   “让我们回去,然后你们打算就这样解决问题?”
<西园寺>   “如果简简单单就这么回去就什么事都没有”
<西园寺>   “那自然是好”
<西园寺>   “但是你们可以保证么”
<足田寿堂>   “唔……靠吓呢……说不怕那是骗人的。”
<大川新平>   “你们有什么恩怨秘密我不清楚,不过想必你们也知道,我们见过青井了。”
<足田寿堂>   “但这么说吧,如果我们都怕死,那从一开始怕就不会掺和进来。”
<大川新平>   “那种东西,失礼一点说也有你们的一份吧。”
<西园寺>   “如果青井再找上门来,我可不觉得每次都会有那么好运气”
<大川新平>   “且不论你们能不能对付他...好吧,就当可以。青井之后呢?”
<大川新平>   “雾月教呢?自卫...还有那海里的东西呢?”
<老社>   最後一盞燈綻開火光,對方依舊面無表情地看著你們
<大川新平>   “是的,我们都知道了,也没必要藏着掖着。”
<老社>   “噢,你們提醒我了。”
<大川新平>   “我不知道你们是好人,是坏人,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
<大川新平>   “如果你们想看着世界燃烧,那我们就回去了。”
<老社>   槍管往下移正對著大川胸口,“我都忘了你們知道了這么多,不能放回去。”
*   西园寺 略略下蹲,浑身肌肉绷紧
<大川新平>   “反正交代在这里,跟地球一起烧掉,都是烧掉。”
<足田寿堂>   “我是不想威胁你们啦。”
<足田寿堂>   “反正不能放我们回去,那如果觉得我们还有点利用价值的话,为什么不利用一下呢?”
<老社>   “雖然說再見有點早,但沒辦法了。”茶髪女子聳聳肩,扣動了扳機
<老社>   “玩夠了吧,彌生。”足田聽見剛才在電話里的男聲響起
<足田寿堂>   “唔?”
*   西园寺 正要踢出的一击一滞
*   大川新平 耸耸肩
*   足田寿堂 想着还来不及说出“杀了我们我们掌握的情报就会满天飞哦”的老套威胁
<老社>   英俊的年輕男人從旁邊的門走出來,身上的白色西裝筆挺,他就是你們有過一面之緣的八木椿
<老社>   被叫做彌生的女子垂下槍
<老社>   這時大川才發現離自己耳邊三寸的多了個槍眼
<老社>   *三寸的地方
*   大川新平 继续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往脑后打包,命令膝盖直着
<老社>   “那麻煩幾位先做個搜身檢查,多謝合作。”彌生無精打采地說
*   足田寿堂 面无表情地举起了手
<老社>   剩下四名大漢示意你們出來,開始對你們上下其手
<菲斯-格兹特>   ”一般不都应该是女性保镖么。。。“
<足田寿堂>   “如果你是女性的话他们大概会安排个女的来搜你身吧。”
<老社>   在長達一刻鐘的非禮之後,你們才被認定是安全,當然,保溫瓶和手機都被收掉了
<大川新平>   “现在还有什么好条件,哎。”
<老社>   還有類似瑞士軍刀的玩意都照收不誤
*   lichzeta 改名为 西园寺博文
*   足田寿堂 委任西园寺博文 为频道管理员
*   足田寿堂 取消了 西园寺 的频道管理员权限
<老社>   “失禮了。這邊請。”男人等搜身結束之後,向你們欠身行禮
*   足田寿堂 摘下帽子还礼,跟上
<老社>   帶你們走向剛才那扇門
<大川新平>   “刚才语言冲撞,失礼了。”
<老社>   你們發現自己被帶到了一間超級豪華的辦公室,三面都是玻璃外墻,如果不是因為現在的濃霧天氣,大概會是非常不錯的眺望臺
*   足田寿堂 等对面的表态
<老社>   “隨便坐吧。”男人指了指一邊的大沙發
*   足田寿堂 坐下了
*   菲斯-格兹特 一屁股陷在沙发里
*   大川新平 欠欠身坐下
<老社>   剛才的大漢都出去了,就剩下彌生在門邊侍立著
<老社>   八木坐到了你們對面,抱著腿看了看你們
<老社>   “剛才打電話的是……這位先生吧?”他向足田點點頭,“聽說小夜子她,怎么了么”
<足田寿堂>   “消失了,字面意义上的。”
*   足田寿堂 看了大川一眼
<菲斯-格兹特>   “厄,如果您给我我的手机,可以比较直观的了解一下”
<老社>   “哦?”
<老社>   “是怎么消失的?”
<老社>   八木的表情很認真,當然他的臉一直都是這種表情
<足田寿堂>   “像是……被什么东西从里面吞噬的感觉?”
<大川新平>   “且慢。”
*   菲斯-格兹特 刚想说一下,被大川打断了
<老社>   “嗯?”八木轉向大川
<老社>   聽到足田的描述,他皺了皺眉
<大川新平>   “八木先生,既然我们坐下谈了。”
<大川新平>   “反正没您的许可大概我们也走不出去,不如就开诚布公一点吧。”
<大川新平>   “对您来说我们有不少第一手的嗯...实验资料。”
<大川新平>   “我们既然管闲事管到这份上了,再多知道一点什么也是情理之中吧。”
<大川新平>   “您看呢?”
<老社>   “等等?實驗資料?看來你們也追查到很不得了地步了。”他抬眼看了眼門邊的彌生
<老社>   “那閣下先不妨開誠布公,讓我知道你們了解到什麽地步了?”
<大川新平>   “一个问题换一个吧,首先是旧日本军,嗯?”
<大川新平>   “青木区的地下室管理员,想必也在八木先生的考量之中ba”
<老社>   “如果你們已經對先輩的故事有所了解,應該知道我們早就放棄了所謂的實驗,這種骯髒無情的東西不會再和八木家族有瓜葛。”對方的語氣是斬釘截鐵而堅決的
<大川新平>   “就像刚才我说的,我不管好人或是坏人..."
<大川新平>   "很好,既然立场已经挑明那就..."
<足田寿堂>   .r d100 裸奔的察觉啦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裸奔的察觉啦检定: 1d100=8=8
<大川新平>   .d d 心理学75诚不欺我!
<OiceBot>   大川新平进行心理学75诚不欺我!检定: 1d100=70=70
<菲斯-格兹特>   .r d100 65的察觉口牙
<OiceBot>   菲斯-格兹特进行65的察觉口牙检定: 1d100=32=32
<老社>   足田和大川都注意到,當提到實驗相關詞語的時候,他的臉上有著不帶掩蓋的憤怒
<足田寿堂>   “恕我直言。你们的‘早就放弃’,具体有多早呢?”
*   大川新平 拿出做刑事面不变色的基本功
<大川新平>   “那么,我们就想知道一下,为什么贵方要注意小夜子和青井呢?”
<大川新平>   “因为要洗除这两个最成功的实验样本么?”
<老社>   “非常早,早在98年之前父親就放棄了這個不人道的實驗。”
<西园寺博文>   .r d100 心理学
<OiceBot>   西园寺博文进行心理学检定: 1d100=44=44
<老社>   “說好的一個問題換一個問題呢,到我提問了。你們除了和青井、小夜子接觸之外,還和誰接觸過?”
<西园寺博文>   “某只死剩种食尸鬼”
<老社>   “除此以外就沒有了?”
<菲斯-格兹特>   “还有一些没什么关联的普通群众。。”
<老社>   男人向後靠了靠,右手舉起來摸了摸上唇
<老社>   “要聲明的是,我們注意小夜子和青井是在那件案子發生之後。”
<老社>   “并沒有一直監視過什麽。”
<老社>   八木回答大川的問題
<足田寿堂>   “就是说你们在停止实验后,就没有再关心接受过人体试验的孩子的其他异变了吗?”
<老社>   “沒有。因為難度太大,父親也不想再滋擾他們的人生。”
<老社>   “一般來說,他們如果正常生活的話,不會出現嚴重的后遺癥,起碼理論上是這樣。”
<足田寿堂>   “该说不负责任还是如何呢……那下一个问题吧,你们现在对青井耕助这个人掌握了多少情报?”
<西园寺博文>   “有办法对付他么”
<老社>   “換我發問了,發現小夜子的行蹤是怎么一回事。”
<西园寺博文>   “她自己出现的”
<菲斯-格兹特>   “这是个奇妙的巧合”
*   菲斯-格兹特 说明了下情况
<大川新平>   “不然怎么叫管闲事呢..."
<老社>   “就是說……你們,或者說是她的朋友在樓下偶爾發現了倒下的小夜子?”
*   大川新平 趁靠的近戳了一下老头
<老社>   背後
*   足田寿堂 微微拧过头
*   大川新平 清嗓子
*   大川新平 在老头子背后些了“嘴紧点”几个字
*   足田寿堂 只觉得背上好痒!
<足田寿堂>   .r d100 灵感只有85,没救的吧?
<OiceBot>   足田寿堂进行灵感只有85,没救的吧?检定: 1d100=70=70
<老社>   足田感覺背上很癢,但不知道大川在幹嘛
*   大川新平 老头浑然不觉,干着急也没用
<老社>   ========================暫時停在兩個基佬的互動這裡
« 上次编辑: 2013-08-17, 周六 23:43:06 由 Eu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