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美蘋果園

跑團活動區 => 二时空 => 天之居 => 主题作者是: NicoNicoNi~ 于 2018-03-06, 周二 20:49:30

主题: 【异世界奇幻谭】 第七章 Log
作者: NicoNicoNi~2018-03-06, 周二 20:49:30
<Anacius>   —— —— —— —— last for you ? —— —— —— ——
<Anacius>   黑暗之中,她感到数个恐怖谐秽的声音萦绕于耳畔,
<Anacius>   即使意识逐渐取得了主导权,但是她仍不敢睁开眼睛
<Anacius>   身体似乎已经被剥夺了动作的可能
<Anacius>   她尝试要化作云雾逃逸,然而身上7根银桩将她死死的钉在原来安眠的床里
<Anacius>   最终,她还是张开了双目,
<Anacius>   5张狰狞的脸孔映入眼眸,
<Anacius>   不久前的经历如闪电般激起她的回忆,
*   Jane 面无表情,上下其手
*   凌恩 面无表情的给了JANE一个暴栗
<Anacius>   她,还记得自己在楼顶做早操的时候突然被袭击了,他们就是面前这5人!
<Anacius>   “你们是谁?!你们想要对我做什么!?”
*   煌 咬着炸鸡,喝着肥宅快乐水
<Anacius>   —— —— ——
<Anacius>   漫长的等待后,你们5人等来了这名血族的醒来
<常凯申>   “你的,什么的干活”
<Anacius>   当然为了限制她的行动,你们用之前拿到的七根华美的银质锥形桩钉入了她的身体
<煌>   “太君,吃鸡吗?”
*   煌 递给光头一条鸡腿
*   常凯申 咬住鸡腿并且退开了
<Jane>   “嘛,有些事情想问你。首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凌恩>   “你是谁?”
<Anacius>   对于煌的提问,钉在棺材中的少女拼命地摇晃着脑袋,带动着她胸前的傲物也在颤抖着
*   Jane 毫不留情地继续视奸
<Anacius>   “艾斯特莱雅是这里的主人……”
<Jane>   “这里是什么地方,外面怎么聚集了这么多不死人?”
<Anacius>   “这里是爱尔梅纳斯的废墟……在艾斯特莱雅来这里以前已经有那么多的亡魂了……”
<常凯申>   “那些不死人是你召集过来的么?”
<Jane>   “你这打算去袭击人类据点么?”
<凌恩>   “等等,你和下面那堆玩意没关系吗?”
<Anacius>   “不是啊……艾斯特莱雅只是让它们安静下来……”
<Oicebot>    凌恩进行SM!检定: 1d20+8+1d6=18+8+1=27
<Anacius>   “之前支配它们的人已经被艾斯特莱雅赶跑了!”
<Anacius>   .H R+18
<Anacius>   .RH D+18
<Oicebot>    Anacius在屏幕外面抓出一把实体骰子丢了下。
<Anacius>   凌恩看到被Jane视奸下的少女已经可怜地眼角渗泪,她的话语中充满了真诚
*   Jane 于是开始动手,双手握住了那对和谐揉了起来
*   常凯申 也试图康康她的表情是否真诚!
<Jane>   “没说实话。”
<Oicebot>    常凯申进行检定: 1d20+12=17+12=29
*   Jane 不管说没说总之先揩油
<Anacius>   “是真的!艾斯特莱雅说的都是真的!”
<Anacius>   常凯申也觉得对方说的话不假
*   Jane 掏出了那件内衣
<Jane>   “这是你的么?”
<Anacius>   “是……是的……”
<Jane>   “那外面那些偶人呢?”
<常凯申>   “jane你摸着她的良心,感觉到了什么吗?”
*   Jane 看了眼掌心
<Jane>   “超软的!”
<Anacius>   “欧人?”
<煌>   “重点不在这里吧!”
<Jane>   “就是那些木偶。”
<Anacius>   “啊……啊……哦……那些是艾斯特莱雅……嗯……无聊的时候做的……”
<Jane>   “撒谎。”
<煌>   “居然这么无聊哦,那么做出来是干什么用的呢?”
*   Jane 继续实施惩罚,这次用上了挑逗技巧
<Anacius>   她刚说的话很明显是才想出来……
<Anacius>   “请不要啊……”
<Jane>   “一边说着不要,这里不是立起来了吗!”
*   Jane 思考了一会儿
<Anacius>   “我是血族……才没有感觉!”
<Jane>   “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真是下流的身体。”
*   Jane 收回了手
<Anacius>   “呜呜呜——”
<Anacius>   “那些都是主人的东西……不是我的……”
<Jane>   “主人?”
<Anacius>   “请放过我吧……”
<常凯申>   “主人是哪位?”
<Anacius>   “是……是这个地方的主人……我只是这几天路过的……然后把她赶跑了……”
<Jane>   “她?”
<Anacius>   “是个黯精灵……”
*   Jane 把内衣对着艾斯特莱雅的身体比划了一下,看了下是否合适
<煌>   “你不是这里的主人吗,怎么又多了个主人?”
<Anacius>   很明显,这间内衣的尺寸大概适合煌穿
<Anacius>   “我把她赶走了,这里自然就是……”
<煌>   “你被我们俘虏了,那你现在就不是主人了对吧,把那些不死生物的控制方法告诉我们呗”
*   Jane 面无表情地把这件明显小了的内衣给艾斯特莱雅换上,让她的爆乳被挤得呼之欲出
<Jane>   “再说一次这是你的内衣?”
<Anacius>   “请住手!是我错了!”
<Anacius>   “我只能安抚它们,但是无法控制它们……”
<凌恩>   “真没想到你的恶趣味如此深厚……”
<煌>   “那你把原来的主人赶走是为了什么啊”
<Jane>   “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好不容易能遇到美少女诶……”
*   Jane 往棺材里摸了摸,确保没什么其他机关了
<Jane>   “你为什么要安抚它们,这么做对你而言有什么好处么?”
*   常凯申 发现大奶妹在盯着jane
<Anacius>   “我原本是在黑森林里面住的,但是三个月前那边来了一群凶残的人把我赶跑了”
<Anacius>   “于是我搬着床来到了这边……”
<Jane>   “凶残的人?顺带一问,前任主人现在去哪儿了?
<凌恩>   “什么样子的人?”
<Jane>   ”
<Anacius>   “头顶着犄角,双脚是燃烧着的蹄子的人形,看着不像这个世界的人。”
<煌>   “啊,诶?”
<常凯申>   “emmmm腐蚀康那里我们是不是看到过蹄子的人。。”
*   煌 一瞬间联想到被偷家的那位,然后感觉战斗力有些对不上
<凌恩>   “应该没错了,挂在办公室里面那个”
<凌恩>   “就算不是一个人也是同类的生物……”
<Anacius>   “哼哼,虽然这里的前主人也是很厉害的样子,但是绝对不是我的对手”
<凌恩>   “那么,你想向那群把你从家里赶走的人复仇吗?”
<Jane>   “也是,她的身材明显没你下流。”
<Anacius>   “当然!复仇!”
*   Jane 看了眼被小内衣挤得满满的艾斯特莱雅
<煌>   “你这样没什么说服力吧……”
<煌>   “感觉只会再次被打回来”
<凌恩>   “但是你一个人的能力也有限对吧?”
<Jane>   “既然你也是受害者,要不要和我们签个契约?”
<Anacius>   “……”
<Anacius>   “你们不要赶跑我就好……到处搬床很累的……真的……”
<凌恩>   “为了保证你不会反水,我需要你和我们在有强制力介入的情况下签订类似契约的东西。”
<常凯申>   别看着那对xx说话比较有说服力"
<Anacius>   “我要成为你的东西吗……?”
<凌恩>   “当然,我们会对你提供各种方面的援……噗”
*   凌恩 差点被呛到
<Jane>   “就这么办吧。”
*   Jane 站起身
<Jane>   “这世界太操蛋,大家都不容易。”
*   Jane 恢复成面无表情,靠在门旁
*   常凯申 想回忆一下刚才jane是什么表情
<煌>   “为什么突然这么正经,刚才那种色色的表情都是假装的嘛……?”
<凌恩>   “谁知道他。”
<Anacius>   “呜呜,这真是屈辱的……我堂堂辛摩尔家族的族裔竟然……”
*   凌恩 白了一眼JANE
<常凯申>   (能用知识判断那个家族是啥么
<Jane>   “你们家族还有其他人么。”
<Anacius>   虽然JANE一脸无表情,但是你们看着她竟然嘴角露出了奸邪的笑意
<煌>   【影帝!】
<Anacius>   “当然有!”
<Oicebot>    煌进行贵族知识来一发?检定: 1d20+8=12+8=20
<Jane>   “他们都在那儿?”
<凌恩>   “那你之前为什么不去投奔他们?”
<Oicebot>    凌恩进行检定: 1d20+4+1d6=7+4+6=17
<Anacius>   “理想不一样!”
*   凌恩 摊手
<Anacius>   “我的人生只要能开开心心地过(hun)日子就很幸福了!”
<煌>   “那你很辛苦呢,在这个世界摸鱼可不简单”
*   Jane 从煌那里拿了一根鸡腿
<凌恩>   “不如说鱼都没有。”
<Anacius>   煌知道,血族有十三个氏族,其中一支便是辛摩尔(tremere),据说它们的祖先原本并非吸血鬼,而是一群凡人魔法师
<常凯申>   “说不定有呢~?”
<凌恩>   “如果是四只脚会用魔法的鱼还是敬谢不敏。”
<Jane>   “头疼,我不想在那帮朱门底下继续打工了。不如就把这里当作新据点用好了。”
<常凯申>   “可是在即将大军压境的现在,如果开分基很容易被各个击破呀orz”
<煌>   “秘密据点诶!有意思!”
<煌>   “我们就保护愿意跟随我们来的人怎么样,让那群贵族被一拳打掉金牙”
<常凯申>   “清理出来道路,然后万一守不住就带领居民们退过来?”
<凌恩>   “这里就留作一个后备的安全屋吧。”
<Jane>   “我个人对守城没什么兴趣,拼死拼活给内城狗做嫁衣。我只想摸鱼而已。”
<Jane>   “总之先签个契约吧。”
*   Jane 把鸡腿塞进艾斯特莱雅嘴里,示意同伴们做好攻击准备
<煌>   “啊,鸡腿……”
*   煌 惋惜
<Anacius>   艾斯特莱雅睁圆了眼睛疑惑地看着口中的鸡腿
*   Jane 拔出她体内的一根水银桩
<Jane>   “听好了,你要是试图溜,那下次就不是视奸那么简单了。”
*   常凯申 准备动作,如果她做出攻击动作,就放祝福术
<Anacius>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唔哇!”
*   Jane 慢慢拔出了所有水银桩,递给伙伴做武器
<凌恩>   “你还打算真干啊?”
<Anacius>   失去了银桩后,艾斯特莱雅开始缓慢地尝试活动自己的身体
<Jane>   “要不然怎么办,杀了她?”
<煌>   “用契约也是一种办法呢,不过……”
<Jane>   “这个世界上就没几个美少女了,别那么残忍好不好。”
<煌>   【事实是谁会契约诶……】
<Anacius>   当她确认自己已经取回肉体的控制权后,第一时间却躲在了凌恩的身后
*   Jane 白了眼凌恩
<Anacius>   并用着惊恐的眼神看着刚才对她肆意蹂躏的jane
<凌恩>   “不,不是这个赣,是那干……”
<常凯申>   “为什么是凌恩?!”
<凌恩>   “你问我我问谁?、”
<Jane>   “这是示意我可以进行NTRplay了吗?”
<Anacius>   “你已经是我的,不对,我已经是你的东西了!快救我!”
<凌恩>   “啥玩意?”
*   凌恩 一头雾水
<Jane>   “那你来吧。”
*   Jane 从凌恩手里接过水银桩,做战斗准备
<煌>   “总觉得不太对诶,不过就这样吧,凌恩你获得了一只活生生的巨乳吸血蚊子”
<Anacius>   “恶魔!请放过我吧!”
<煌>   “咳,吸血妹子”
<Anacius>   “我食量很少的!”
<煌>   “你一定要吸血吗?”
<Jane>   “这个世界真是残忍,只有大奶妹还能给我一点温暖。”
*   Jane 遗憾
<Anacius>   “血好美味一点……”
<常凯申>   “来来来,凌恩你右边给她吸,我左边给你补”
<煌>   “汗水行不行?口水呢?”
*   常凯申 露出慈祥的微笑
<Anacius>   “呃——那些不行!”
<凌恩>   “你滚啦,我自己补就行了!”
<煌>   “那很不好耶,凌恩,你加油”
<凌恩>   “反正以前我也习惯了定期失血就是了……”
<Anacius>   为了确保这里的安全,你们留下了绘子与新得到的艾斯特莱雅留守这片废墟,然后足不停滞地赶回乌瑞
<Anacius>   第二天的中午,未曾歇息的你们已经看到外城的城墙
<Anacius>   然而,还有一片黑色的斑点
<Anacius>   犹如霉菌一般,
<Anacius>   攀爬在城墙上
<Anacius>   毫无疑问,是那些尸构体!
<Jane>   “怎么进去?”
<Anacius>   不知道是否阳光的作用还是你们的错觉,它们呆滞迟缓
<煌>   “有不好的预感呢”
<Anacius>   当你们再靠近一点时,才发觉那片黑斑是墙体的一段缺口
<Anacius>   但是除了城墙缺口一段以外,其他地方都不见多少
*   Jane 上床
<煌>   “我们还是冲进去吧!用这个无敌的飞床!”
*   常凯申 上床
<常凯申>   “用你无敌的飞床想想办法呀!”
<煌>   “等一下我们不能飞得太高,所以麻烦你们在床头竖起兵器,串肉串啦!”
<Anacius>   煌拉起飞床后眼神仿佛换了个人似得锐利了起来
<煌>   “至于我就在床尾点火,氮气加速是不是听起来很帅!”
<Anacius>   床就这样直接就往尸体堆里冲了过去
<常凯申>   “飞着往下扔火焰来轰炸?”
<煌>   “fire bomber!”
*   煌 一路往下洒黑火
<凌恩>   “下次要干这种地毯式轰炸要提前说啊——————”
<煌>   “烤熟的腐肉,闻起来不差!”
<Anacius>   无数的尸构体在被床撞歪了手脚撞断了头后才反应过来
<Anacius>   然而在下一个瞬间已经被煌烤成了一团焦炭
<煌>   “塔诺西㖏!”
<常凯申>   “是会烧烤的浮莲子呢”
<Anacius>   当你们冲过缺口后,逐渐在恢复生气与繁荣的街道如今满目苍夷
<Jane>   “呜哇……
<Jane>   ”
<煌>   “真惨啊,看来嘴唇的上皮已经被掀掉了呢”
<Anacius>   城门广场的冒险者协会大楼已经熊熊燃烧
<Anacius>   燃烧中的倒塌建筑却很好地阻挡了尸潮的继续内进
*   Jane 搜寻活人
<凌恩>   “不知道还有多少幸存者?”
<Anacius>   不过,等待火焰熄灭后,尸构体的步伐便无法阻挡了。
*   凌恩 开了一瓶强化认知
<Oicebot>    Jane进行检定: 1d20+14=9+14=23
<Oicebot>    常凯申进行察觉检定: 1d20+16=12+16=28
<Anacius>   火焰里的建筑不会有活人的了,细心的你们却在泥泞的街道上看到数列杂乱的脚印
<Oicebot>    煌进行检定: 1d20+10=18+10=28
<Oicebot>    凌恩进行检定: 1d20+12+1d6=3+12+3=18
<Anacius>   虽然大小不一、步伐仓乱,可方向倒是一致,朝着内城的方向。
<煌>   “他们朝着内城去了呢”
<常凯申>   “希望内城能开门让他们进去”
<Anacius>   足迹践踏的泥印仍未被风尘吹掩,大概是1天之内形成的
<煌>   “我们也快点过去看看”
<Anacius>   床顺路飞去,道路两旁的屋子已经空弃
<凌恩>   “内城肯定是不会开的……”
<Anacius>   就如凌恩所说,
<Jane>   “……”
<Anacius>   内城城门外,现在堆积着无数穿着简陋的贫民
<Anacius>   不安、惶恐、彷徨、绝望的表情在他们的脸上显露无疑
<煌>   “果然是这样,门内的大人物们丝毫不关心”
<Jane>   “朱门酒肉臭。”
<凌恩>   “想也知道,他们根本没把外面的人当回事。”
<Anacius>   三个熟悉的脸孔正在人群的最前方
<煌>   “那么协会的人应该还在把,这群人不可能没有组织”
<Anacius>   克丽丝蒂娜,布鲁斯,弥丝正和城门口的那些士兵对峙着
*   常凯申 过去拉开布鲁斯,悄悄询问
<常凯申>   “你知不知道这附近有没有安全出城的路?没时间解释了!”
<Anacius>   另外一些身上有些冒险装备的人,正在人群后方忙碌地堆砌着简陋的防御工事。
<Anacius>   “啊,你们平安回来了”
<Anacius>   布鲁斯复杂的表情看着你们
<煌>   “是的,我们回来了,而且还看出来大家的处境很不好”
<Jane>   “我们找到落脚处了。”
<Anacius>   “你们进来时也看到了……那些亡灵已经攻破了城墙,是我的失误……”
<Anacius>   “我——什么?”
<凌恩>   “虽然那个环境你们不一定能接受就是了。”
*   凌恩 摊手
<凌恩>   “以及一位新盟友。”
<煌>   “不过对于这个地方来说,应该很安全”
<Anacius>   “这个实在是个好消息,是哪里?”
*   煌 拿出一路绘制出来的地图
<煌>   “喏,是这里,大概这么远”
*   煌 指着标出来的房子标记
<凌恩>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带着人群都过去。”
<Anacius>   “这里不是爱尔梅纳斯吗?”克丽丝蒂娜看着煌的指向问道,“那里已经是被亡魂盘踞了”
<常凯申>   “布鲁斯知不知道什么秘密的出城方法?例如下水道。。。?”
<煌>   “没错,只不过这次亡魂们作为我们的盟友”
<Anacius>   “竟然……有这回事?”
<煌>   “啊,这个描述也不标准,总之亡魂不会攻击我们,但是会主动防御侵略者哦”
<煌>   “也就是说,我们掌握了能够不受攻击进入这个庇护所的方法”
<Anacius>   “我不去那个地方!”暴——咳,弥丝女士在一旁提出了抗议,“就算不会攻击我们,但是那些都是亡魂!晚上……”
<煌>   “晚上挺安静的啊,游街那是东方的鬼比较喜欢干的事情吧”
<常凯申>   “晚上的话正在攻城的那些肉兵器会更加狂暴吧?”
<Anacius>   “这个城市虽然有下水道,但是上次战争时出口处崩塌了。”
<Jane>   “不去就死在这儿吧,看看城内的大人物会不会理你。”
*   Jane 淡淡
<煌>   “那还有什么出路可以利用,如果崩塌的路段不算多的话,我们试着挖开也是可行的吧”
<Anacius>   “这样吧,我和汤姆森他们引开那些尸体”
<Anacius>   布鲁斯沉默了一会说出了他的计划
<Anacius>   “然后你们从另外一边城墙下去吧”
<Jane>   “太危险了。”
<煌>   “弃子吗,这样真的好吗?”
<Jane>   “现在内城的人不肯开门吗?”
<Anacius>   “他们更愿意我们成为诱饵。”
<Jane>   “那为什么你要去当诱饵,我有个更好的想法。”
*   Jane 指了指内城的门
<Anacius>   “已经没时间了,”布鲁斯拍了拍你们的肩膀,“广场的火熄灭后,我们就再也挡不住了”
<Jane>   “这不是有个现成的诱饵么。”
<Anacius>   “这&……”
<Jane>   “求仁得仁。”
*   Jane 冷酷无情
<Anacius>   “他们怎么诱饵……?”
<煌>   “算了吧,这种时刻,首先要考虑逃命,内城的猪猡们以后再收拾”
<凌恩>   “我对你们的决定没什么意见,不过我建议你们快点做出决定。”
<凌恩>   “外面的火再过一会就拦不住那些死肉浪潮了。”
<Jane>   “我们把内城的守卫先干了,布鲁斯你去给亡灵带个路,其他人趁亡灵进攻内城时进行转移。”
<Jane>   “这城门看着挺坚固,至少能争取一点时间。”
<Jane>   “我们把亡灵引过来这段时间,居民可以暂时躲进下水道里。”
<Anacius>   “这样没有意义的,这些亡灵似乎对活着的人有着很灵敏的嗅觉”
<Anacius>   “如果这个行动出了什么差错,到时候躲进下水道的人就先成为……”
<常凯申>   “emmmm,那还是直接做人肉诱饵吧,我这里有一发新鲜热辣的飞行术”
<煌>   “如果你们作为诱饵,应该怎么办呢,两个人真的能吸引那么肉傀儡吗?”
<Anacius>   “二个人不行,那么就十个吧。”
<煌>   “其实我想说,那些肉傀儡真的会上当吗?大部队的人类气息更加充足吧?”
<凌恩>   “门里面的气息估计也不少。”
<煌>   “门这个东西不好说啊,毕竟是个魔法物品,折断气息应该也是可以做到的”
<凌恩>   “这倒也是……”
<Jane>   “这样吧布鲁斯。”
*   Jane 摊开地图
<Jane>   “你们领着居民往城东转移,我去把城南的亡灵部队往这里引诱。”
*   Jane 简单地比划了一下路线
<煌>   “然后由我们之中的一个人带着你们去庇护所”
<Anacius>   “但是你们引了尸体后怎么办?”
<煌>   “剩下就交给我啦!”
<凌恩>   “靠我们来的方法。”
*   煌 拍拍床单!
*   凌恩 拍了拍煌的床
<Jane>   “秋名山老司机,专业飙床”
<Anacius>   “这样也太危险了!”
<Jane>   “没有不危险的方法,你以为你往城东去旧部危险了?放手一搏而已。”
<Jane>   就不*
<Anacius>   “……”
<煌>   “危险那是自然的啦,不过冒险者不就是承担危险的人嘛”
<Jane>   “况且这座城门能争取到比你们去引导更长的时间。”
<凌恩>   “风险分摊而已,毕竟建议是我们提出来的,大头由我们来处理。”
<煌>   “记得事后给足够多的酬劳哦”
<Anacius>   “哈哈哈,我现在穷得就只剩下内裤了,回头都给你们”
<煌>   “噫,就算是内裤,也要崭新的!”
<Jane>   “总之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埃斯特里拉丝就拜托你了。”
<凌恩>   “免了!”
*   Jane 拥抱了一下自己的医师
<Anacius>   “嗯,我们会保护他们的安全的”
<常凯申>   “汝妻子吾养之,汝无虑也”
<Jane>   “guna。”
<Anacius>   埃斯特里拉丝这个时候也同样用力地拥抱着Jane
<煌>   “哦对了,万一我们没回来,请不要担心,有可能是出了点小事故……”
*   Jane 于是顺带从埃斯特里拉丝的乳沟里摸出几张治疗轻伤和移除恶心/恐惧
<Anacius>   这个时候,远处传来崩塌的巨响
<凌恩>   “你非得说这种不吉利的话吗!”
*   凌恩 翻身上床
*   常凯申 对凌恩释放防护邪恶,对jane释放圣域术
<Anacius>   “布鲁斯,该行动了。”克丽丝蒂娜催促着布鲁斯
<Anacius>   “那么,到时候见了”
<煌>   “反向立FLAG才是回避死亡FLAG的正确解法啊”
<Jane>   “那你们俩呆在这儿,我去去就来。”
<常凯申>   “加油,路上小心”
<Anacius>   床缓缓地飘起,转向城门广场后便高速飞起
<Jane>   “果然机动性不论在什么时代,都是战争的宝器。”
*   Jane 眯起眼睛看着远处的尸潮
<常凯申>   “很有道理”
<Anacius>   常凯申目送着远去三人的背影,默默大声呼喊“汝妻子吾养之,汝无虑也”
<煌>   “一沾到床就想睡了……”
<Jane>   “Guna——”
<凌恩>   “你等着,回来我不把你揍成蘑菇头——”
<Anacius>   这是他们最后的对话,
<Anacius>   今天。
<Anacius>   —— —— —— ——
<Jane>   ???
<Anacius>   尸成焦炭形成了一座拱桥
<Anacius>   余下仍有着活力的尸构体践踏在同伴叠成的桥越过了燃烧中的建筑物
<Anacius>   然后又倒在前面的火海中,成为了后者的垫脚石
<Jane>   “不知道疲倦,永远不会士气崩溃,也不需要后勤,随时随地将敌人转化为兵源,完全听从指挥。”
*   Jane 感慨
<煌>   “对于人类来说,这样的肉傀儡还真是讨厌啊”
<Anacius>   很快,以被燃尽的石墙被尸体的重量压垮,碎落
<常凯申>   “那么多好处,可惜是用人的尸体做成的”
<煌>   “终于突破了吗”
<Anacius>   新的通道就这样形成了
<Anacius>   一具又一具尸构体走出了火海
<Anacius>   开始仿佛漫无目的,
<凌恩>   “好了,该干活了。”
<煌>   “要引怪就是现在了!”
*   凌恩 伸了个懒腰
<Anacius>   它们停下了前进的步伐,在空气中嗅着活人的气息
<Anacius>   浓烈的奶味,
<Anacius>   不对,
<Anacius>   浓烈的活人气息就从你们身上散发出来
<Anacius>   瞬间捕获了它们所有的注意力
*   煌 站起身来,双手交叠,一口气放出数枚火焰飞弹!
<煌>   “肉便器,这边哦!”
*   Jane 思考要不要脱下裤子对它们尿尿
<Anacius>   很快,踏出火焰的尸构体便向着你们扑来
<Anacius>   随后的尸体受到了先行者的牵引,也朝着相同的方向走去
<煌>   “接下来,就是确保这边的肉傀儡全部跟上了,千万不要脱队哦”
<Anacius>   —— —— 另外一边 —— ——
<Anacius>   强壮的男人以及冒险者们正保护着老弱妇孺偷偷的滑落城墙
<Anacius>   枯树林与荒原在这个午后显得十分的安静
<Anacius>   相较另外已经爆炸的轰鸣在这边也能感受到轻微的震动
<Anacius>   犹如死亡般的寂静
<Anacius>   这很不正常,这是常凯申的直觉
<Oicebot>    常凯申进行察觉检定: 1d20+16=7+16=23
<Anacius>   一棵枯树后躲着一只尸构体
<Anacius>   很显然它正盯着你们的行踪
<Anacius>   没过一会儿,它便转头向着枯木林的深处跑去了
<Anacius>   “凯申,怎么了?”
<常凯申>   “布鲁斯,我们好像被发现了,我看看能不能先追过去干掉那个侦查的”
<Anacius>   “已经来不及了,你快带着人去那个地方。”
<Anacius>   “我们去戒备”
<Anacius>   “弥丝,汤姆森,杰克!你们跟我来!”
*   常凯申 把治疗轻伤药水和回春卷轴递给他们
*   常凯申 带着居民沿着路线快速前进
<Anacius>   布鲁斯珍重地收下你的馈赠,然后抽出了重剑
<Anacius>   —— —— 城内 —— ——
<Anacius>   煌疯狂的火焰弹引来了尸构体疯狂的追逐
<Anacius>   即使迟缓,但当它们开始奔跑时,也让你们不时陷入了被包围的境况
*   Jane 重剑飞舞
<Anacius>   Jane与凌恩的剑洞穿了几只飞扑而来的尸体
<Anacius>   前面的路又再次打通了
<Anacius>   不远处,便是内城的入口处了
<煌>   “这里应该差不多了吧,有掉队的吗?jane?”
<Jane>   “看起来都跟上来了。”
<凌恩>   “如果你的眼睛还没坏掉的话当然是没有的。”
<Anacius>   戍守在门口的四名士兵惊慌地向着城门跑去,用力地敲打在毫无反应的巨门上
<煌>   “那么要不要来一发你期盼已久的恶作剧?”
<凌恩>   “随便啦!”
*   Jane 冷冷地看着下方的士兵
<Jane>   “我大概会不得好死。”
<煌>   “怎么又心生怜悯了,无趣”
<煌>   “既然不玩了,那我们早点收工吧”
<Anacius>   你们的床就在尸体扑来的时刻腾飞了起来,而死体的目标下一刻立马切换至那四名士兵之上
<凌恩>   “你要不要吃点药?”
*   凌恩 摸了一下JANE的额头
<Anacius>   惨叫
<Jane>   “我是变态吗?!在你们心中我是变态吗?!
<Jane>   ”
*   Jane 大叫
<Anacius>   他们已被淹没在尸构体之下
<凌恩>   “这个词大概不够形容你的度。”
<Jane>   “溜了溜了,虽然很想进内城区模点宝贝。”
<煌>   “这就是这个世界啊,他们也没有做错什么,尽忠职守,但是因为我们要活下去,所以他们只能死了”
<Anacius>   四周挥舞的手臂已经伸直僵硬,逐渐沉没下去。
<凌恩>   “这些尸体应该没有垃圾回收功能才对……回头再来捡就是了。”
<Anacius>   不过不知道是否你们的错觉,当你们升高之后,发觉最后方的死尸转变了方向
<Anacius>   那个方向是……
<煌>   “目标设定……”
*   煌 跪坐在床头,咏唱着咒文
<Jane>   “嗯?”
<Jane>   “等一下,煌。”
<煌>   “爱尔梅纳斯……teleport,启动”
<Oicebot>    Anacius进行检定: 2d20=2+20=22
<Anacius>   —— —— 爱尔梅纳斯 —— ——
<Anacius>   一天后,
<Anacius>   凌恩、Jane和煌终于在这天黄昏时看到一行人向着爱尔梅纳斯的废墟方向走来
<Anacius>   为首的是一身血污的常凯申以及克丽丝蒂娜
*   Jane 赶忙寻找埃斯特里拉丝
<Anacius>   他们身后的人憔悴疲惫,不过万幸的是受伤的主要是冒险者
*   凌恩 开始调制治疗药水
<Anacius>   埃斯特里拉丝正忙着给伤势较重的人护理着
<Anacius>   人少了不少
<Anacius>   一些熟悉的脸孔没有出现在人群之中。
*   煌 贡献出飞床帮忙搬运伤者
<Jane>   “看来世界线还是收束了。”
*   Jane 看了一圈见不到布鲁斯
*   常凯申 到地方之后开始进行医疗护理
*   Jane 走过去再次抱了一下埃斯特里拉丝,然后开始帮忙
<煌>   “所幸不是全军复没”
<Anacius>   逝者已矣,未来茫茫,至少你们现在还活着。
<Anacius>   亡灵到底什么时候会发现你们的所在?
<Anacius>   这座废墟最后能够成为你们的乐园吗?
<Anacius>   这个世界最终能迎来生者的胜利吗?
<Anacius>   布鲁斯和弥丝到底死了没?
<Anacius>   等下一季再说吧!
<Anacius>   —— —— —— 第一季end —— —— ——